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马行空

1181浏览    257参与
太阳黑子heizi
登梦幻岛 开新稿 记录起稿的一...

登梦幻岛 开新稿 记录起稿的一天

太慢了 速度要加快才行

登梦幻岛 开新稿 记录起稿的一天

太慢了 速度要加快才行

安之若素。
赵小二

睡觉前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么一个问题:


有这么一笔交易,可以用5年的记忆,换取容颜年轻5岁,你愿意吗?


睡觉前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么一个问题:


有这么一笔交易,可以用5年的记忆,换取容颜年轻5岁,你愿意吗?



暮玖璃

透明人

 

“你做的这是什么,番茄炒蛋里面居然加了酱油,味道全部都变了,你是傻逼么?!”小光的爸爸一脸愤怒的盯着眼前的女孩,目光中的鄙夷和不屑尽显无遗。

  “爸,对不起,我太久没做番茄炒蛋了,因为害怕做错,我特意上网查了做法,视频里那人放了酱油……”小光怯弱的发声,干涩又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见自己的爸爸一直没再开口说话,小光鼓起勇气:“爸,那要怎么做才能好吃?”

  “你太不正常了,我怀疑你脑子有问题,你该去看医生了,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小光的爸爸用冰冷冷的语气回答。

  “对不起,爸,你告诉我该怎么做以后我才能改正,我下次不会再...

 

“你做的这是什么,番茄炒蛋里面居然加了酱油,味道全部都变了,你是傻逼么?!”小光的爸爸一脸愤怒的盯着眼前的女孩,目光中的鄙夷和不屑尽显无遗。

  “爸,对不起,我太久没做番茄炒蛋了,因为害怕做错,我特意上网查了做法,视频里那人放了酱油……”小光怯弱的发声,干涩又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见自己的爸爸一直没再开口说话,小光鼓起勇气:“爸,那要怎么做才能好吃?”

  “你太不正常了,我怀疑你脑子有问题,你该去看医生了,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小光的爸爸用冰冷冷的语气回答。

  “对不起,爸,你告诉我该怎么做以后我才能改正,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小光不气馁的再次开口,这次留给她的是沉默以及大力的咀嚼声。饭后,看着那盆还剩下很多的番茄炒蛋,小光眼泛泪光,明明很用心去准备的一顿晚餐,最后怎么会变成这样。


  “妈,我起来了,哇,你做的这是什么,好香啊!”小光激动的冲进厨房,对在洗漱台洗漱的妈妈喊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远处小光的妈妈黑着脸回了一句。

  “我说,你做的菜闻起来很香……”小光默默的看着妈妈的背影。

  “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清!!”小光的妈妈不耐的回应。

  小光讨好的靠近妈妈,妈妈仿佛没看到小光,自顾自的忙碌着,洗了一个碗坐在饭厅开始吃饭。

  小光见状便转身把厨房的脏碗和垃圾默默收拾了,无声无息的回到了房间,门外是妈妈吃饭的声音,门内是小光无声的抽泣。

  小光心想:是自己做的不够好么……

 

  小光平躺在床上,眼前走马灯似的浮现出过去的场景,自己做事常常不够认真,没啥毅力,从小学习就马马虎虎,做人也不够机灵,常常做出不合时宜的事情,懒惰……

  小光恍然大悟,爸妈之所以会这么对待自己,原来是因为自己有那么多的缺点啊……

  小光总想靠讨好别人以取得认同感,可现实就是小光存在感极低,常常被人忽略,从记事起就过着透明人一般的生活。

  小光睡前迷迷糊糊的想着:如果我真的消失不见了,身边的人会注意到我么,爸爸妈妈会担心我么……

  不知从哪天开始,小光惊恐的发现不止爸妈,其它所有人都看不见她了,她变成了真正的透明人。

  小光一开始很害怕,发了疯似的跑到大街上逢人就问:“请问你能看到我么?”回应她的均是沉默。

  日复一日,渐渐的,小光冷静了下来,心想:这样好像也挺好的,人们的沉默是因为我是真正的透明人,他们看不见也听不见我……

  小光站在街头,默默的注视着人来人往,她感到自己灵魂也在渐渐的变透明……

  “呼~~”一阵风吹过,小光也随之真正的消失了。



  “小光,起床吃饭了~”妈妈端着饭菜从厨房走出来,无奈的冲着还在睡懒觉的小光喊道。

  小光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凌乱的房间,门外妈妈的催促,一切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温暖,小光却感到害怕:又要开始了么……

子有余辜。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嘛(中)



*恐怖屋和惊悚的联动操作

*娱乐圈!娱乐圈!!

*(中)只让陈歌出现了一下下,很抱歉噢。

*咕咕咕咕咕咕


第一段video是来自天马流星的圣斗士星矢。


video起先一片漆黑,只是浮现了两行白色的字。

“梦不一定是指不可能。懂得梦是不可能实现的时候,已经是到了人生的终点。 ”

冰河冷淡的声线像是叙事一样,说到最后却有些难以抑制的上扬,失去了一贯的冷静。

屏幕骤然一阵刺眼的白光,星矢穿着黄金圣衣和对面激烈的打斗着,他伤痕累累,眼中的光芒从未熄灭。

这个特写伴随而来的是一段话。

“没有希望,生存就失去了意义。希望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的。”

“不要丧失信心,要努力奋斗!要突破任何恶劣环境的困难……”

“然后...



*恐怖屋和惊悚的联动操作

*娱乐圈!娱乐圈!!

*(中)只让陈歌出现了一下下,很抱歉噢。

*咕咕咕咕咕咕


第一段video是来自天马流星的圣斗士星矢。


video起先一片漆黑,只是浮现了两行白色的字。

“梦不一定是指不可能。懂得梦是不可能实现的时候,已经是到了人生的终点。 ”

冰河冷淡的声线像是叙事一样,说到最后却有些难以抑制的上扬,失去了一贯的冷静。

屏幕骤然一阵刺眼的白光,星矢穿着黄金圣衣和对面激烈的打斗着,他伤痕累累,眼中的光芒从未熄灭。

这个特写伴随而来的是一段话。

“没有希望,生存就失去了意义。希望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的。”

“不要丧失信心,要努力奋斗!要突破任何恶劣环境的困难……”

“然后产生希望!”

画面最后静止在那似乎要毁灭天地的炽烈白光里。

此时转播屏上的弹幕也正疯狂的刷屏。

“然后产生希望!”

“TATQAQQWQ呜呜呜呜”

“小马哥这股热血扑面而来,难怪会入围,每一部都会有一定的演技提升。真的是很棒了!”

……

转眼来到第四段video。

老旧的VCR最前面是一段雪花屏,刺耳的声音让人不自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然后是逐渐清晰的画面。

金发男子戴着眼镜,嘴角是一抹戏谑的笑意,他张嘴,仿佛天神降下审判。

“游戏,开始了。”

如掷地有声!画面忽然一片黑,却能从中窥见一二眉目。

这是在电梯中,有女人焦急到变调的求救声,婴孩尖锐的啼哭声,男人重重拍打电梯门的哐哐声与烦躁地低骂声。

忽然,哐的一声,电梯从上直直坠落!

“啊!”

尖叫过后的又是一堵冷白的墙,瘦弱的病患低着头扣手,漫不经心地与医生交流。

“姓名。”

“封不觉。”

“性别。”

“……你有我有全都有啊,莫非对本大爷有什么兴趣么?”

“性别。”

“好吧,男。”

“职业。”

“啊哈,你可以称我为大文豪,也可以叫我艺术家。”


“你可以称我为大文豪,也可以叫我艺术家。”

画面又切,背景音从一片寂静转成了大片的嘈杂,像是在什么公共场所。

镜头似有所感,慢慢向上抬。

画着小丑妆容的男人在那鲜红的“笑容”之下又扬起一个大大的笑。

他歪着头,对镜头无声地说了一句。

“Why so serious?”

接踵而至的是一声轰的巨响!

爆炸的火光映亮了男人最后的笑容……

和眼中意味不明的兴致盎然。

巨响过后,画面来到古堡,小男孩轻声唱诵。

“Ten little nigger boys went out to dine,”

黎若雨手持双刀,对着一匹身形巨大的野狼狠狠刺下!

“One choked his little self,and then there were nine.”

王叹之手起刀落,只见一丝人影与一抹红光,还有最后给他那双冰冷而无机质的红色双瞳的特写。

“Nine little nigger boys sat up very late.”

古小灵举着重炮朝着对面无差别扫射,精致的脸上沾了血渍。

“One overslept himself,and then there were eight.”

英俊的黑发混血青年在实验室蹙眉组装着什么,而后是他拍了拍面目丑陋的巨人,让他上阵杀敌。

“……”

“……”

小男孩本来轻快空灵的声音越来越愤怒,越来越嘶哑。画面来到小男孩身边,他拥着一个与他一般着装的小木偶,眼里是沉沉的死寂。

“One little nigger boy living all alone.”

封不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带着轻佻。

“你说你一个中国小孩儿,唱什么英文歌呢?”

画面戛然而止,大厅恢复灯光。

陈歌摸摸下巴,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只是莫名让人有些胆寒。

tbc


Commuovere

#原创——画中妖—萧尘×宁沉【番外】回忆

     你曾经问过我,不止一次,问我这颗心到底会为了谁而跳动?我便笑着答:为了父母,为了阿哥,亦或者为了阿浣,为了阿雪,为了我在意的人……更为了…我所爱之人。那时的我,定是似个情场浪子,满嘴情话,也满口谎言,谁又能想到那个叱咤风云,杀伐无道的魔尊陛下,竟如此轻易的沉浸在一个混蛋的温柔乡中。

你说,我是你黑暗无际里的一抹光辉;你说,光明是你最讨厌的地方;你说,你什么也没有,只有你自己,所以你…会用你的生命来爱我。对,哪怕后来一切都改变,唯独你这个傻瓜。

    阿哥阿浣他们离开后,我痴狂了,我好恨,恨自己没用,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

     你曾经问过我,不止一次,问我这颗心到底会为了谁而跳动?我便笑着答:为了父母,为了阿哥,亦或者为了阿浣,为了阿雪,为了我在意的人……更为了…我所爱之人。那时的我,定是似个情场浪子,满嘴情话,也满口谎言,谁又能想到那个叱咤风云,杀伐无道的魔尊陛下,竟如此轻易的沉浸在一个混蛋的温柔乡中。

你说,我是你黑暗无际里的一抹光辉;你说,光明是你最讨厌的地方;你说,你什么也没有,只有你自己,所以你…会用你的生命来爱我。对,哪怕后来一切都改变,唯独你这个傻瓜。

    阿哥阿浣他们离开后,我痴狂了,我好恨,恨自己没用,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却束手无策。于是我疯了般的修炼,希望自己能快速强大起来,甚至不惜走火入魔。我一直铭记阿哥的话,要心怀天下顾全大局…我的心其实很小,小到装下了天下苍生,却独独忘了一个你。那时的你,是唯一一个没有劝阻我的人,你知道的,我是个多么固执的人。你只是安安静静陪着我,暗地里为我调养身体。那个曾经征战沙场的至尊,如今与我偏安一隅。

   七百年那场大战后,世界荒芜不已,少了人的生机,失了万物的灵气,他们都已经离去了,可我不能,我答应过亦初会照顾好阿雪。除了执守承诺,我只剩练武。

不知何时,你也离开了,我的剑式也越挥越乱,不知乱的到底是剑式还是我的心……直到一日,你突然出现,告诉我你有办法救他们,但有个要求,希望能与我以夫妻之名相处,我当即应下,却没在意你的眼神暗了暗。这场婚礼只有你我二人知道,在城外一座简陋的竹屋,依你之前的性子应是与我闹的,但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准备,一切的一切都是你亲自布置的…

你说你想去看看黄昏,便拉着我到了山崖顶儿上。柔和的光辉为我们镀上了一层金边,画面应是唯美而浪漫的。那一日,是我这么多年来过得最舒心开怀的日子,可一天很短。你突然开口问我,我对你动过心吗?四目相对,望着那妖惑众生的精致脸庞,我恍惚间忆起多年前这张略显稚嫩却不掩倾城之姿的面容,是同样的神情同样的语调欢喜的问我:“你爱我吗?”我沉默,你却接着问:“那,要是我走了,你……会不会也思念我啊?”我还是没有开口,心却猛地一沉。是我的缄默不言伤了你那本就已支离破碎的心吧,你垂着脑袋,原是紧搂着我腰身的手缓缓松开。你忽而抬起头,绽开那颠倒众生的明媚笑容,笑着对我说:“其实阿茈最容易对阿沉动心了,也是阿茈最最最喜欢阿沉的了,要是阿沉离开了那阿茈一定会非常非常思念和难过,后来有人告诉阿茈,这是爱,阿茈不希望阿沉也经历这样的痛苦。”光芒乍现,耀眼至极,可我还未从刚才那番话中回过神来,我的心跳得很猛烈,可你却不见了。我独自走下山崖,发现世界已经变了样,一切都回到了原点,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甚至后来,我还见到了我萧家的族人们。在我心中,你一直是无所不能的神,可我却忘了你的身份。你一直未曾回来……

    后来阿浣告诉我,你回不来了,你已经下了冥與,魂飞魄散了,那是超脱于三族之外的地方,我们去不了。她还给我递了一沓未封好的信便走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我拿着信,看了一封又一封,哭了一次又一次……

    之后我整日闭门不出,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回到了那间简陋的竹屋,留了一张床,一张桌,一张椅,一张画,画上是一位女子,巧笑嫣然,一眼望去,让人再也舍不得挪开视线,那张妖媚精致的面容,仿佛是深海漩涡,将人深深吸引,愿为此容颜倾尽所有。我想我错了,才沦落到现如今只能日日抚摩你的画像。我欠你一句回答……我爱你,放在心里最深处,大概很久很久了。

    我自以为拥有了人间的太阳,

    却早已丢失了我最明澈的月光。


Miss.欣

有人喜欢这种画风吗
天马行空地瞎涂
(。・∀・)ノ゙ヾ(・ω・。)

有人喜欢这种画风吗
天马行空地瞎涂
(。・∀・)ノ゙ヾ(・ω・。)

太阳黑子heizi
今天尝月饼了吗? lofter...

今天尝月饼了吗?


lofter的朋友们中秋快乐!

今天尝月饼了吗?


lofter的朋友们中秋快乐!

暮玖璃

黑色暗流

  是夜,惊雷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地底涌现出来,带着按耐已久的不安与狂躁。

 

  林恬被外面巨大的声响所吵醒,他好奇的打开了窗户,地上涌动着黑色的暗流,暗流正以有条不紊的速度流动着。

  林恬凝神一看,不由倒吸一口气,浑身的血液仿佛被冻住,看着看着,一滴冷汗从额发间缓缓滑落,林恬被冷汗唤醒了意识。

  “这……这是什么……老鼠?!”林恬惊疑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林恬想尖叫,想呐喊,想把内心深处的不安宣泄出来。

  周围的住户也纷纷打开窗户,看向地面那条巨大的黑色暗流,密密麻麻的老鼠奔驰在街上,人们纷纷惊呼,诧异,害怕,惶恐...

  是夜,惊雷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地底涌现出来,带着按耐已久的不安与狂躁。

 

  林恬被外面巨大的声响所吵醒,他好奇的打开了窗户,地上涌动着黑色的暗流,暗流正以有条不紊的速度流动着。

  林恬凝神一看,不由倒吸一口气,浑身的血液仿佛被冻住,看着看着,一滴冷汗从额发间缓缓滑落,林恬被冷汗唤醒了意识。

  “这……这是什么……老鼠?!”林恬惊疑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林恬想尖叫,想呐喊,想把内心深处的不安宣泄出来。

  周围的住户也纷纷打开窗户,看向地面那条巨大的黑色暗流,密密麻麻的老鼠奔驰在街上,人们纷纷惊呼,诧异,害怕,惶恐,恶心……各种异样负面的情绪涌上心头。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及事情为何会发生,如雷声般的响动,整齐一致的步伐,这种生物平日里受到了太多的歧视与偏见,被视为恶心的存在的它们,如今可以光明正大出现在大街上,黑色的暗流看不见尽头也看不到源头,就黑黝黝的流动着……

  仿佛一只老鼠就是一滴黑色的水珠,数以万计的老鼠汇聚成了一条暗流,没有人知道它们想干嘛,也没人知道它们要去哪,它们似乎只是单纯上街走走。

  愤怒的人们用火烧,用水浇,用硬物打砸,迸溅的红色血液,空气中弥漫着恶臭与焦味,火花噼里啪啦,但还是烧不断那暗流,浇不灭那流动的速度,留下无数尸骨残骸,后来者踏着那些内脏血液皮毛继续向前涌动,迈着有条不紊的步伐……

  愤怒的人们开始慌了,他们不明白为何这些鼠类会源源不断,烧之不绝,毁之不断,人们的行动仿佛只是一颗小小的石头砸进水面,溅起小小的水花后趋于平静。

  一夜过去了,黑色行军仍在继续,有的人开始绝望的哀嚎,痛哭;有的人选择紧闭门窗,不停拨打电话求助,焦急等待救援;有的人还不放弃,疯狂的砸着东西,用火烧,用滚烫的热水浇……

  救援队伍来了,用大型的杀伤性武器消灭老鼠,用有毒气体喷,用大型水枪射击……黑色的暗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销毁着,那条流动不止的暗流被切断了。

  街上遍布尸体和吱吱吱的尖叫声,满目苍痍,残留的肢体,恶臭的气味,冲击着人们的感官,看到暗流终于一点一点被消灭,找回理智的人们纷纷欢呼呐喊,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兴奋激动快乐……

  林恬安静的站在窗前,看着那些烤焦的尸体,耳旁是老鼠被消灭时发出的刺耳声音,鼻子里闻到的是焦臭味,满眼的血,满眼的红,街上流动着红色的河流……

  一滴眼泪从林恬脸庞滑落,他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怎么哭了?”他不解的看着街上的一切,心脏的刺疼一瞬而逝,随即他缓缓仰起头看着远方的蓝天和白云……

  和周围感慨重获新生的人们一起,林恬缓缓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奥利奥

我的书生

  楔子


  李尚书家的儿子出了名的爱看书,是京城里有名的书痴,是个极爱读书的清俊公子。


  他爱坐在窗前读书,他读书读的倦了的时候喜欢眺望窗外。


  窗外有繁花似锦,春色无边。


  ...还有一只总是待在不远处树上傻不愣登歪着头盯着他看的燕子。


  书生十分爱看书,四书五经翻来覆去读了好几十遍,还有许多更加深奥的治国之道的书一直放在桌上,他一有空便会翻阅。


  没有人知道书生的愿望是成为当朝的丞相,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为了这个愿望,每日都在孜孜不倦的看书。


  旁人只道李家公子爱看书,是个书痴。茶余饭后想到这事时会闲聊上那么两句。


  可即便他如此...

  楔子


  李尚书家的儿子出了名的爱看书,是京城里有名的书痴,是个极爱读书的清俊公子。


  他爱坐在窗前读书,他读书读的倦了的时候喜欢眺望窗外。


  窗外有繁花似锦,春色无边。


  ...还有一只总是待在不远处树上傻不愣登歪着头盯着他看的燕子。


  书生十分爱看书,四书五经翻来覆去读了好几十遍,还有许多更加深奥的治国之道的书一直放在桌上,他一有空便会翻阅。


  没有人知道书生的愿望是成为当朝的丞相,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为了这个愿望,每日都在孜孜不倦的看书。


  旁人只道李家公子爱看书,是个书痴。茶余饭后想到这事时会闲聊上那么两句。


  可即便他如此努力,丞相又哪是那么好当的呢?


  要当上这种大官...你要么有惊人的背景,要么就脚踏实地凭着自己的真材实料,一步一步爬上去。


  礼部尚书这个官职听上去不小,但在朝中,这算不得什么大官,也算不得是什么惊人的背景。


  而且就算他有背景,他也不屑于走这种路子...他想靠着自己的真材实料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


  他知道他的愿望很遥远,也明白前方道阻且长。


  但既然这是他想要的东西,不论如何,他不想在没有为之付出努力时就轻易放弃。


  他将愿望埋在心底,他坚信...


  总有一天,梦想会开出花来。


  (一)


  此时正是春天,百花齐放的季节。


  那只燕子的窝就扎在他窗外的屋檐下,他见到她时就她就是孤孤单单的一只,这年春天,他就只见过她一只燕子,他从来未曾见过她的父母。


  从前,他这里也有住过别的燕子,但他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样的燕子。每天早晨醒来安静的飞去觅食,等觅完食了,就会飞到离他窗外最近的树上。


  等到他醒来看书时,她就会一直立在树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在每天读书读的累了的间隙里抬起头看到她,不管心情如何都会忍俊不禁的笑起来。


  有时他的心情烦闷,他看向窗外时,平时安静看着他的燕子就会对着他发出清脆的“啾啾”声,就像是在为他唱歌,逗他开心一般。


  他忍不住向她招了招手:“过来...”


  燕子站在树的枝丫上看着他愣了一会儿,像是才听懂刚刚他所说的话,拍了拍翅膀,向着他的方向飞来,堪堪停在他的窗台上。


  燕子用她黑白分明的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书生嘴角勾起笑来,站起身,弯腰,伸出手想用手去触碰这只燕子,燕子缩了缩脑袋,拍了拍翅膀又飞回了树上。


  他刚刚伸出去的手,连她的毛都没有碰到。书生摸了摸鼻子,垂眸一笑,坐回了书桌前。


  他拿起刚刚扣在书桌上的书,继续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屈指在书桌上有规律的敲击着,像是在斟酌着书里某些晦涩难懂的词语的意思。


  时间久了,他和燕子熟悉了起来。


  每当他一招手,燕子就会飞来停在他的窗前,用她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他,一点也不怕他。


  他伸出手去摸她的头,本以为他又会摸到一手空,没想到这一次燕子没有躲开,他手下摸到了她毛茸茸的脑袋,他的心上软软的。


  大部分时间燕子都很安静,许是因为知道他读书的时候喜静,又或是她害怕打扰了他。


  只有在他心情低落的看着窗外时,她才会忍不住发出“啾啾啾”的声音,拍着翅膀在他窗外飞来飞去。


  他每天都会为她准备吃的放在窗台上,有时是一堆米粒,有时是几条小虫子。


  不过这只燕子嘴巴还挺刁,只会吃他丢给她的米粒,他丢在那的虫子她基本动都不会动一条。


  (二)


  日子过的很快,春天在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转眼之间夏天已至。


  外面是此起彼伏的蝉鸣声,聒噪的叫个不停。到了夏天,燕子也蔫了,每天郁郁寡欢的瘫在他的窗台前,看起来一点食欲也没有,他投喂的食物很多,但她吃的越来越少。


  他读书的时候看到她这个样子,托家仆带了些井水来,井水打上来的时候总是冰冰凉的,他就放在窗台上,她嘬了一口后,立马就提起了些精神。


  她时不时低头嘬上两口,这个夏天真的炎热的要命,她觉得她的一条小命都要被热没了,可当她看着书生,又觉得这个夏天没有那么难熬了。


  书生在这么热的天气里,还能平心静气的坐下来看书,偶尔看到好看的诗词还会念出声来读给她听。


  书生的声音出奇的好听,像是雪山融水,听在她的耳朵里,她心头的燥热之意都被抚平了。


  这样...真好。


  虽然外面的天气炎热,但至少她有书生相伴,书生会轻轻抚过她的脑袋,念那些她听不懂的诗词给她听。


  虽然她听不懂那些诗词的意思,但她只要听到书生的声音她就已经感到很开心了。


  她只希望这样幸福的日子可以长长久久的继续下去。


  岁岁年年,春去秋来。


  而她始终可以陪伴在他身旁,直到她死去的那一天。


  她知道她的寿命不长,而他的寿命很长。即便如此,她还是想用她这短暂的一生去陪伴他,哪怕只是成为他生命里一个匆匆过客...


  哪怕只是一个注定会被他遗忘的过客。


  (三)


  她能听得懂人们说话,她在这世间游荡了许久,好不容易在误打误撞之时找到这么一片适合她久居的净土。


  这里时常能吃到软糯的米粒,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屋檐下搭个小窝。


  这里没有人来管她,也没有人来赶她走,她的日子过的十分舒坦。


  她一开始担心被发现后会被这户人家赶走,还会偷偷摸摸的早出晚归,衔来搭窝所需的草根和泥土,假装出一副没有出现过的样子...后来她发现在这里压根没人在意她。


  她在小窝建成后,住了那么几日,她发现她丝毫没有存在感,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她,她鬼使神差的想要看看这个房子下住着怎样一个人。


  她在那日清晨飞到了窗台对面的一棵树上去,一直等到他醒来,打开窗,她故作无意的飞过来飞过去打量他。


  发现他真的对她的存在毫无反应,她才定下心来,大着胆子立在了那个枝丫上,光明正大的打量起了他。


  在她眼前的是个书生,书生皮相生的极好,远远看过去他的皮肤很白,鼻子很挺,他好似看书看的倦了,一抬眼对上了她的眼睛,一双眼睛里含着笑意,笑意似三月的春风悠悠拂过她的心尖...


  扑通扑通。


  好俊俏的小公子。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


  又好看又温柔。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他还会为她准备吃的,还会轻轻的抚她的头,还会念诗予她听...


  她大概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燕子了吧。


  (四)


  秋天来了。


  呼呼。


  秋天清爽的风把夏日的燥热之气一扫而空,夏天碧绿的树叶变黄,黄色的树叶也被秋风从树上吹落,落了一地。


  到了秋天,她就懒了,连窝也不想出。


  每日吃完书生给她准备的米粒,在窗台上站着看一会儿书生写字看书就拍拍翅膀飞上了窝。


  有时她会看到有成群的同类组队飞过这所宅子上空,有时也想随着它们一起飞去温暖的南方,等到冬天过完再回来。


  可她看看书生,心中又舍不得。


  每日窝在她的小窝里,小窝里暖和又舒适。


  可随着天气一天一天凉下来,她的小窝睡的也没有之前那么暖和了,躺在里面有时缩紧了身体都感受不到温暖。


  她飞出窝来,现在枝丫上凝望着天上,她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洁白的云彩,还有...越来越少的同类。


  她站在枝丫上静静的看着远方干净的天空,又回过头来看看她的书生,她用眼睛在书生和天空中来回打转,最后拍拍翅膀回到了她的小窝里。


  她的选择已经很明确了。


  她不会和它们一起飞往南方,她要和书生在一起...她不知道代价会是什么,她只是想要和他在一起。


  谁知道这个冬天过去,春天来临,书生还会不会在这里。


  她不想浪费那么多与他的相处时光,谁让“鸟生苦短”,她不知道她会在哪日死去,她只是想在死之前再多看书生几眼。


  南方离书生太远了,她万一在回来的路上死去了,又或是她顺利的回来了,但...书生却娶了妻,她又该怎么办呢?


  (五)


  她索性眼不见心不烦,终日待在她的小窝里,这样就不会看见同伴们都在做什么了,这样她的心里也不会有那些奇怪的...怅然若失感了。


  没什么好怅然若失的,这一切不都是她的选择吗?她选择了书生,放弃了远方,所以既然是她的选择,她也没有必要在这里纠结。


  有这个功夫纠结,倒不如出窝多看看书生...谁让她是因为书生才留在这里,他得对她负责!


  得...得多喂她点柔软的小米粒,得多给她讲几个故事,得多看看她,还得...再多顺顺她的毛,摸摸她的头。


  一定得这样,她才会觉得自己没有吃亏,她才会觉得自己最后赚了。


  书生身上的书卷气越发浓,人也越发温柔,书生在她的眼里,一日胜过一日的好看。


  在她的心中,他是这个人世间最好看的人啦。


  唯一的遗憾...就是书生每天都一个人坐在窗前看书,身影看上去有些孤单。


  她如果在有朝一日能够拥有和他相等的寿命,相同的形体,她想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仔细倾听他的每一字,每一句,然后陪他说说话。


  这样他就不会那么孤单了。


  书生有个愿望...他的愿望是成为朝中的丞相。


  这是书生亲口对她说的。


  也是她所看到的。


  她跟着书生久了还学会了识字,那几个字是书生最喜欢写的字,每当书生心浮气躁时,就会来回写那几个字。


  宣纸之上,他的字力透纸背。


  他会微微皱起眉,抿着唇角,来回的在纸上写这几个字。


  她多想上去替他抚平皱起的眉,可她却只能站在窗台上看他,她试图安慰他,却没法说出他能听懂的语言,只能发出“啾啾啾”的声音。


  最后看着书生一脸好笑的模样,她无力的站在窗台上,看着他的脸。


  他轻轻摸摸她的头,看着她的眼睛,嘴角带着一点笑:“小东西,你可知道我想要什么?”


  “啾啾啾。”她怔怔的看着他,她虽然似懂非懂的看懂了他纸上写下的东西,但却还是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她知道世人们所求的是什么...不过功名利禄与美人。


  世人们终其一生都在追逐这些东西,为了这些东西耗尽心机。


  可...书生想要的也是这些吗?


  “我想成为丞相,我想有朝一日能够坐到这朝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他的语气坚定,看着她的眼神坚定而明亮。


  她的心脏处忽的跳了两下,她向后退了两小步,她看着书生,羽毛下的皮肤红了。


  书生难道也是个俗人?


  “小东西,你知道吗?”他的声音含着笑意,抚了抚他的头:“这人世间看似歌舞升平,一片太平景象...你可知道这表象之下藏着多少不平之事?”


  “或许做个闲散小官,无视掉这些不平之事,我会过的轻松且快乐,但在我年少时,我亲眼看见...那些百姓过的很苦。”


  “别说锦衣玉食了...或许吃饱肚子于他们而言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所以...我想在有朝一日,让他们的生活好起来。可若只是做个小官,根本改变不足以有能力改变这些。”他的话语声不大,但铿锵有力。


  她看着他,心底忽然就涌起了难言的激动。她知道他所说的太平表面下藏着太多不平之事是什么意思,也懂了他想要做一件什么样的事。


  原来如此...


  她的书生哪里是个书呆子?


  他的心中有天下苍生,还有一腔热血。


  她知道像书生这样的人在有朝一日一定会成大器,成为人世间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会有许多人像她现在这样...看着书生白净的脸,她苦恼的在脑中搜刮了许久,终于找到了那个词语...


  像她现在这样倾慕于他。


  若有一日他成为了那么一个大人物,他就会被天下人所知晓,会有许多人前来与他攀关系。


  书生曾给她念过的一首诗,她觉得此时用来很合适。


  等到他达成所愿的那一日...定是那样。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总有一日,他会遇到一个知音。


  总有一天,会有“人”替她做掉这些她想要做的事情。


  到那时,她或许已经入了黄土吧。


  她希望他能遇上那个知音,早日有个伴,又希望那一日不要那么快来临。


  她是个爱逃避的鸟,所以请等到她死了以后,他再遇上那么一个知己吧。


  (六)


  日子一日比一日冷,她单薄的羽毛已经不保暖了,她后来又去找了许多的草根放进她的鸟窝里...可还是敌不过天气一天比一天冷。


  这种日子只有看着书生才能使她心中暖和一点,可书生也不知道是跑到哪里去了,最近白日里很少见到他。


  所以她只好改了她的作息,在见不到他的日子里,白天也稍微眯一眯,听到了动静就立马起来看看是不是他回来了。


  书生每次回来时都很晚了,但她虽然看着疲倦了些,但他看着...很开心。


  看着他开心的脸,她也会很开心,可心里却又升起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她想保持开心飞到他的窗前看看他,可看到他都那么累了...又那么开心了。


  她看着窗户书桌前坐着傻乐的书生又拍了拍翅膀飞回了窝里,翅膀拍动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很清晰。


  书生听见了声音,抬了抬头看向窗外,没有看到它的身影,只看见几根掉下来的羽毛。


  她一直觉得书生是个书呆子,眼里除了书就是书...可她心头不详的预感却越来越强烈。


  直到某一日,他买来了一只信鸽。


  他挑着灯伏案在宣纸之上写下诗句,绑在鸽子的脚上。


  她跟着那只鸽子一起飞去了一个院子。


  那个院子里的姑娘,生的很好看。


  那个姑娘抓住鸽子,拿出里面的信,看着里面的内容,脸一点一点红了起来。


  她想笑一笑,可她做不出笑的表情,所以她的眼睛里带上了雀跃的光...眼中雀跃的光在月光之下有点反光。


  她飞回了她的小窝,这一夜她睡的很不安稳,她觉得在梦中都觉得很冷。


  从里到外。


  她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从白天到黑夜再到白天,全身没有力气,小小身体的温度越来越低。


  她强迫自己从睡梦中醒来,她睁开眼睛之时正是黎明,她看着天在一点点变亮,有没有温度的太阳自远方升起。


  她等了一会儿,书生还没有打开窗。


  她在窗台之上来回踱步,想让身体热起来。


  “吱呀”一声,书生推开窗。


  她拍了拍翅膀,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又回到了窗台上,站在窗台上用明亮的眼睛望着书生。


  “啾,啾啾啾啾啾啾。”她在旁边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像是在唱歌。


  书生正在看书,正好看到了喜欢的诗句,一抬眼,看到了昔日没精打采的它今日看起来精神异常的好,于是嘴角带着笑摸了摸它的头。


  他的视线看着外面的天亮的差不多了,合上了书,又轻轻的摸了摸它的头:“小东西,我今日还有事,等改日有空陪你玩。”


  说罢,他就随手拿了一卷书,匆匆忙忙的出了门。


  (七)


  她站在窗台上看着他的身影渐渐走远,她想拍拍翅膀追上去,却已经没了力气。


  她回想起初见时那个温润坚定中又有些孤单的少年,心中五味杂陈。


  那个孤单的少年好像已经找到了他的知音...


  那位姑娘是张家小姐,与他很相配。


  他们以后一定会过的很幸福。


  哪怕是成为他生命中注定会被遗忘的过客,她也未曾后悔,未曾怨过,


  只是...她还想再听听书生为她念念诗,摸摸她的头。


  (完)


  她一点一点把她之前建了许久的小窝一点一点叼走,她清除了所有她存在过的痕迹,最后精疲力尽的飞到了她放置小窝的墙角,躺在里面,感受着自己身体里的温度一点一点在流逝。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好像回到了这年盛夏时,书生温柔的念故事给她听,轻轻的用手抚过她的头,唤她小东西,


  那时多么岁月静好呀。


  我的书生,祝你余生无忧,早日达成心中所愿。


  此生...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啦。


  “啾,啾啾啾啾啾啾。”的意思是——


  嘿,很高兴认识你。


  (番外)


  他凝视着远方天空中成群往南飞的燕子,恍然间想起在很久很久以前有那么一个爱听他说故事的傻鸟。


  这只傻鸟在迁徙的季节懒的不肯跟着同伴一起走,却在冬日里的某一天不见了。


  也不知道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或许已经死了吧。


  想到这,他的眉头轻轻皱起,心中有点怅然若失,他轻轻抚了抚他的心口处,心口处忽的有点绞痛。


  他的背后伸出一双纤手,替他罩上披风:“丞相大人,起风了。”


  是他的夫人,张娴。


  一只鸟的寿命能有多长,一年?一年半?


  不长,但已然足够了。


  足够看这世间昼夜交替,看这世间四季变更,足够...爱上一个人。


太阳黑子heizi
🎵〰️小小少年很少烦恼,眼望...

🎵〰️小小少年很少烦恼,眼望四周阳光照,但愿永远这样好〰️

🎵〰️小小少年很少烦恼,眼望四周阳光照,但愿永远这样好〰️

音乐方块

它脱下了盛装,满身都是沧桑


藏不住的百孔千疮

星尘“为新生振翅而上”皮肤发布!

P2皮肤想抱走请告诉我哦(๑>ڡ<)☆

记得留意啦红心&蓝手

之前有人问我赤羽的皮肤怎么没做,其实在做了,但是请各位再耐心等一下,我最爱的一定要做好,正在费心处理可爱的粉毛

它脱下了盛装,满身都是沧桑


藏不住的百孔千疮

星尘“为新生振翅而上”皮肤发布!

P2皮肤想抱走请告诉我哦(๑>ڡ<)☆

记得留意啦红心&蓝手

之前有人问我赤羽的皮肤怎么没做,其实在做了,但是请各位再耐心等一下,我最爱的一定要做好,正在费心处理可爱的粉毛

音乐方块

别害怕 远方诡异笑声

别厌恶 我的阴沉表情

星尘天马行空皮肤发布

P2皮肤想抱走记得告诉我哦(´-ω-`)

开放下载 欢迎使用

记得留一个红心&拇指

别害怕 远方诡异笑声

别厌恶 我的阴沉表情

星尘天马行空皮肤发布

P2皮肤想抱走记得告诉我哦(´-ω-`)

开放下载 欢迎使用

记得留一个红心&拇指

這個人不幽默
香蕉雨下多了就回长香蕉🍌🍌

香蕉雨下多了就回长香蕉🍌🍌

香蕉雨下多了就回长香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