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太刀川美美

5087浏览    208参与
虹彩哟(・∀・)
《夺回CP大作战》(〃ノωノ)...

《夺回CP大作战》(〃ノωノ)
根据自己写的“和太”同人画了作为cp头粉的阿空和美美。
武之内空、太刀川美美:亲!你俩给老娘亲!
(我的手绘板终于回来了,ಥ_ಥ喜极而泣。)

《夺回CP大作战》(〃ノωノ)
根据自己写的“和太”同人画了作为cp头粉的阿空和美美。
武之内空、太刀川美美:亲!你俩给老娘亲!
(我的手绘板终于回来了,ಥ_ಥ喜极而泣。)

瓜瓜

《数码宝贝大冒险》20周年纪念

数码宝贝马戏团上新啦!

《数码宝贝大冒险》20周年纪念

数码宝贝马戏团上新啦!

鲛川河畔

因为终于开始推黑忆了所以最近都在做滴鸡梦(主要是02)

冬日贤哥真的好妹 轻飘飘软乎乎

图2:第46回stk小学生的冬日的亚麻丈

图3:原型是章鱼luka的章鱼美美哥玛桑说像J○J○迪亚波罗……

因为终于开始推黑忆了所以最近都在做滴鸡梦(主要是02)

冬日贤哥真的好妹 轻飘飘软乎乎

图2:第46回stk小学生的冬日的亚麻丈

图3:原型是章鱼luka的章鱼美美哥玛桑说像J○J○迪亚波罗……

鸭梨喜欢吃桃子
时隔多年再次画了我童年女神

时隔多年再次画了我童年女神

时隔多年再次画了我童年女神

瓜瓜
数码宝贝御台场纪念日20周年...

数码宝贝御台场纪念日20周年

官方说,除了剧场版还会说更多他们长大以后的故事。期待。

为什么总是没有一二代同框的画面。怨念。

更多数码宝贝图片,在我的子账号:瓜瓜的喜欢

图源转自某浪

数码宝贝御台场纪念日20周年

官方说,除了剧场版还会说更多他们长大以后的故事。期待。

为什么总是没有一二代同框的画面。怨念。

更多数码宝贝图片,在我的子账号:瓜瓜的喜欢

图源转自某浪

帽叽叽
20年了,帽子该还给美美了

20年了,帽子该还给美美了

20年了,帽子该还给美美了

按部就班

敬那个夏天。


翻出来很多年前的草稿

(关于为什么没有hikaru......我找出来的草稿就只有七个人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敬那个夏天。


翻出来很多年前的草稿

(关于为什么没有hikaru......我找出来的草稿就只有七个人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天坑组组员-云遮

【通贩】太刀川的甜品店物语

 通贩《太刀川的甜品店物语》

先前所说的cp24结束后的余本通贩,因为我没有租d2的摊子我也不知道会剩那么多本子,所以今天晚上整合了一下本子之后在朋友的店里挂了寄售这样子_(:з」

基本信息:
刊名:太刀川的甜品店物语
规格:A5/封面珠光/内页道林
特典:珠光明信片(是场贩的特典,通贩前三赠送,不可加购)
周边:75mm星幻膜吧唧&15cm双人爱心底座吧唧
Staff:
文/排版:云遮(原po
封面:奥利 @Olllllive 
本宣:铃子@ @千本铃子  
代理:搬砖研讨社

这次的通贩调整了价格,cp现场如果有同时购买了两件or三件的小伙伴可直接...

 通贩《太刀川的甜品店物语》

先前所说的cp24结束后的余本通贩,因为我没有租d2的摊子我也不知道会剩那么多本子,所以今天晚上整合了一下本子之后在朋友的店里挂了寄售这样子_(:з」

基本信息:
刊名:太刀川的甜品店物语
规格:A5/封面珠光/内页道林
特典:珠光明信片(是场贩的特典,通贩前三赠送,不可加购)
周边:75mm星幻膜吧唧&15cm双人爱心底座吧唧
Staff:
文/排版:云遮(原po
封面:奥利 @Olllllive 
本宣:铃子@ @千本铃子  
代理:搬砖研讨社

这次的通贩调整了价格,cp现场如果有同时购买了两件or三件的小伙伴可直接私聊我,用周边的照片找我退钱

调整价格的详情为:购买两件,如本子+吧唧、本子+立牌、吧唧+立牌的小伙伴,可获得5r的优惠;购买全套可获得10r的优惠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oq0.12575281.0.0.6df61deb283cVM&ft=t&id=596183189580

这是tb链接(跪)第一次的链接被封了就很草





天坑组组员-云遮

【光美】本宣、

这是我专门为了cp24肝出来的小料本,没错就是三天之内写完3w,其中的1w+(。


本子详情:

泉光子郎x太刀川美美;高石岳x八神光


原作:数码宝贝大冒险

规格:A5/封面珠光/内页道林

字数:1w↑

页数:30p↑↓

随本附赠珠光明信片


【staff】

文/排版:云遮 @天坑组组员-云遮 

封面:奥利 @Olllllive 

本宣:铃子 @千本铃子 


目前的计划是只参加cp的场贩,数量是10套,场贩有余会开通贩,如果有去不了cp也想要的小伙伴可以在下面留个言,如果数量到达10就会...

这是我专门为了cp24肝出来的小料本,没错就是三天之内写完3w,其中的1w+(。


本子详情:

泉光子郎x太刀川美美;高石岳x八神光


原作:数码宝贝大冒险

规格:A5/封面珠光/内页道林

字数:1w↑

页数:30p↑↓

随本附赠珠光明信片


【staff】

文/排版:云遮 @天坑组组员-云遮 

封面:奥利 @Olllllive 

本宣:铃子 @千本铃子 









目前的计划是只参加cp的场贩,数量是10套,场贩有余会开通贩,如果有去不了cp也想要的小伙伴可以在下面留个言,如果数量到达10就会加印吧唧立牌跟本子

摊位号看摊宣

芷冰月寒

对不起你们这个三角贼诡异我不知道大和和空啥时候谈的了(我以为02圣诞节那集是谈了的,现在我觉得官方在搞事情)
然后光子郎和美美
武嘉~\(≧▽≦)/~
大合照~熟悉的电车

对不起你们这个三角贼诡异我不知道大和和空啥时候谈的了(我以为02圣诞节那集是谈了的,现在我觉得官方在搞事情)
然后光子郎和美美
武嘉~\(≧▽≦)/~
大合照~熟悉的电车

芷冰月寒

巴达萌又踩阿武帽子
光子郎和美美的互动

巴达萌又踩阿武帽子
光子郎和美美的互动

芷冰月寒

02结局
这占位光美都比武嘉有可能呀
然后火田伊织的姑娘很可爱呢

02结局
这占位光美都比武嘉有可能呀
然后火田伊织的姑娘很可爱呢

-扶柳归-

【丈美】Heart Beating For You (四)

Day Three

 

       城户丈昨晚失眠了。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吻。

       当他听太刀川美美讲述小时候的趣事,得知他所暂时居住的房间亦是她曾经居住的房间时,连走进那个房间都成了一件费劲儿的事。

       整个房间都充满了美美的气息。他住在美美住过的房间里,躺在她曾睡过的床上,盖着她曾盖过的被子……那么,他也算与美美共枕了吧?城户丈为自己的这个荒诞的想...

Day Three

 

       城户丈昨晚失眠了。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吻。

       当他听太刀川美美讲述小时候的趣事,得知他所暂时居住的房间亦是她曾经居住的房间时,连走进那个房间都成了一件费劲儿的事。

       整个房间都充满了美美的气息。他住在美美住过的房间里,躺在她曾睡过的床上,盖着她曾盖过的被子……那么,他也算与美美共枕了吧?城户丈为自己的这个荒诞的想法感到可笑。他将被子盖过头顶,一片黑暗中,安静得只听见他的呼吸声与心跳声。

       他仿佛嗅到了美美的味道,竟觉得美美仿佛就在自己的身边。

       直到捂在被子里透不过气儿来,城户丈才猛地伸出头,又蹑手蹑脚地开灯,戴上眼镜坐在床上打量起这个房间来,想象着太刀川美美曾在这个房间每一个角落的一举一动。比如她曾坐在那梳妆台上漫不经心地梳着头发,又比如她曾趴在窗台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城户丈梦醒之时,发现昨夜的灯依旧亮着,自己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头睡着了。他拿起手表一看,发现时间早已过了八点钟。

       今天居然又晚起了。他睡眼惺忪地离开房间,洗漱好后经过客厅时闻到了早餐的美味,便下意识地向厨房走去。

       太刀川美美扭头见衣衫不整的城户丈还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呆呆地望着系着围裙正煎荷包蛋的自己,心想他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也不知为何,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昨天那个“意外的吻”。其实因为那个吻,她昨晚也并未睡好。太刀川美美心神不宁——自己昨天实在太不矜持了,竟对丈前辈做出那种事情。

       可是,她忽然又想,假如他们是恋人,丈前辈会不会主动吻她呢?

       太刀川美美对自己忽如其来的问题感到惊讶。刚刚还在为昨天的事不好意思,现在简直没羞没臊。她到底在想着什么呢!太刀川美美两眼瞪着锅中的荷包蛋,不断默念着“不许想这个问题”。然而机体反应太诚实,加速的心跳仿佛在宣告她止不住地想这个问题的答案的事实。自己不对劲儿。她想这个问题似乎也没有多大意义吧?反正,她和丈前辈只是朋友啊……那么,她为什么要想这个问题呢?太刀川美美觉得,在她的内心深处,有一个被掩埋的答案,一个总被她有意无意地忽略的答案。可其实,只要她稍费心思去挖掘,这个答案便一呼即出……

      “早上好,丈前辈。”

       太刀川美美扯回飘远的思绪,一如往常地面带微笑,与城户丈道早安。

      “抱歉,今天我又起晚了呢。话说——美美怎么不叫醒我呢?计划取消了吗?”

      “唔……天气预报显示今天会下大雨呢。所以我们的计划只能推迟啦。还有啊,丈前辈……”

       太刀川美美一边捞起煎好的荷包蛋,又将另一个生蛋磕破入锅,一边说到:“你的扣子没扣好……”

        城户丈听罢立即低头查看自己的扣子。果然,上一颗的扣子都扣到下一个扣洞里了。好丢脸!他下意识地解开第一个扣子,忽然听见太刀川美美的一声惊叫。而这一声惊叫终于也真正把他叫清醒了——对啊,这里不是卧室或者卫生间!而且……美美还在这里呢!

       城户丈啊城户丈,你怎么可以耍流氓呢?你今天真是太差劲了!

       城户丈连声道歉,逃也似的离开了厨房;而太刀川美美则差点儿毁了一个美味的荷包蛋。

       坐在餐桌前,城户丈无比渴望自己的脸能像鸵鸟一样深深地埋到地下。他正襟危坐,“我”了半天也未出个所以然来。

       纵然太刀川美美也仍旧为刚才的事而感到害羞,但她清楚城户丈会为此而“吾日三省吾身”。她会以为自己是流氓的吧——丈前辈一定会这么想。可是,太刀川美美认为虽然尴尬,但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还没睡醒的人做了傻事罢了。她见城户丈半天组织不出解释的话语,干脆打断了他的第不知几次的道歉:

      “丈前辈……昨天我鲁莽地吻了你,今天你粗心大意地在我面前解扣子,我们已经扯平了,不是吗?所以,刚才的事请不要放在心上。”

      “啊?”城户丈讷讷地望着笑得温柔的太刀川美美。

      “丈前辈一直都很好,真的。”

       城户丈摇了摇头,随之又窘迫地点了点头。他沉默半晌,虽然心中依旧沉郁,但面上却挂出一副释然的表情。他笑了两声,摸着肚子说到:“那个……我们还是一起来吃早餐吧。”

      “那么,丈前辈——”

       她将荷包蛋、面包和牛奶端到城户丈面前,“来试试我做的荷包蛋吧?”

       城户丈依言拾起筷子,就要夹起那荷包蛋,忽而又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想要问太刀川美美什么。

       太刀川美美见他欲言又止,好笑地解释到:“丈前辈不用担心,我给你加的是盐和胡椒。”

       啊……她还记得呢……城户丈盯着那诱人的荷包蛋发愣,忽而舍不得吃了它。

       太刀川美美将自己的早餐端至桌前,又忍不住想要打趣城户丈:“我一直都记得丈前辈对荷包蛋的口味哦。当时在数码宝贝世界,丈前辈还因为我们吃荷包蛋不加盐和胡椒而生气呢。对吧?”

       城户丈讪笑着答到:“当时毕竟还小,很幼稚。那个时候哥玛兽说我死正经其实是再正确不过的事了。”

      “那现在呢?丈前辈还是一直坚持吃加盐和胡椒的荷包蛋吗?”

        城户丈点了点头。他也记得太刀川美美对荷包蛋的口味,而且还记得当时……他想着想着笑出了声——那是一声坏笑。

      “我还记得当时美美说大家的口味很奇怪,可是大家却觉得美美的口味最奇怪了。我倒是好奇,荷包蛋加砂糖和纳豆是什么味道?美美为什么这么喜欢这种味道呢?”

      “那荷包蛋加盐和胡椒是什么味道呢?”

      “按着顺序来。我先问美美的——你告诉我,然后我才告诉你。”

       太刀川美美没想到承认自己死正经的丈前辈竟然也会打趣他人。而且,丈前辈刚刚的那一声笑竟瞬间搅得她心慌意乱,似乎连心跳也乱了节奏。

       才不要被丈前辈牵鼻子着走——

     “那不如我和丈前辈交换早餐?”

       太刀川美美心中打着小算盘。她猜想依照丈前辈的性格,他一定会为了固守什么所谓传统而不愿意交换早餐。如此一来她不仅能保住她最喜欢的砂糖纳豆荷包蛋,还能搪塞丈前辈。

       太刀川美美心中正暗自小小地得意,哪知城户丈爽快地答应下来:“好啊。”

     “我想尝尝美美喜欢的味道。”

       太刀川美美自以为她获得了胜利,正准备开吃,听到这句话手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

       丈前辈这是什么意思呢?太刀川美美忍不住咬文嚼字。“尝尝美美喜欢的味道”?因为是她喜欢的味道所以才要尝试?她不知为何如此在意这句话,心中竟有微微的甜蜜,又有一丝复杂的迟疑。她瞅了一眼城户丈,发现他的眼神中尽是认真,这才确定他并没有在开玩笑。

       今天的丈前辈,举止古怪,说话也古怪,总令她多想——真是一件恼人的事。

       就在太刀川美美迟顿的一刻间,城户丈已迅速地将两人的早餐交换,并尝了一口加了砂糖和纳豆的荷包蛋。

     “唔……奇怪的味道。果然还是传统的味道要好一点啊。”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荷包蛋被吃了,可自己又理亏,太刀川美美委屈地回应到:“我只是开玩笑,并没有打算要交换啦!丈前辈下手真快……”

     “可是,这个蛋我已经吃了一口了……”

       总不能再换回去了吧……

       太刀川美美盯着那不再完整的荷包蛋,被咬了一口的地方恍然成了属于丈前辈的印记。如果她就着那个地方咬下去……就算是间接接吻了吧?太刀川美美不仅发现自己在想着羞耻的事情,还听见自己如擂鼓般躁动的心跳。这是今天第三次了。为什么呢?她又想起了在厨房时的问题。她不停地默问自己,心脏猛然的跳动令她有些喘不过气儿来,连带着那个若隐若现的答案,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她的胸口。

       太刀川美美顷刻间明白了一件事。她早知道答案的,她只是羞于知道。仅仅是这三天里,她与丈前辈便有着不少的亲密举动。她一直以为,因为他们是要好的伙伴,就像是兄长与妹妹,所以他们之间才能那般放肆。然而,懵懂的孩提时代已经远去,现在做着这些亲密举动的,是一对正值花季的少年与少女。所以,为什么呢?

       因为,她喜欢丈前辈啊。

       太刀川美美蓦地低下了头。忽而明白此事的她羞得无法直视城户丈。她装作勉为其难、不再计较的样子,满怀心思地咬了一口那加了盐和胡椒的荷包蛋。

       她也想尝尝丈前辈喜欢的味道。

       约摸十点,外边刮起了大风,不一会儿便下起了倾盆大雨。太刀川美美与城户丈安静地待在家中,看书、清洁、午睡、谈天,这一天也就消磨了大半。除了太刀川美美独自上二楼取东西时,被风吹得忽然咯吱咯吱响的窗吓得大叫一声,以为出事了的城户丈紧张得冲上二楼抱住她,最后两人面色绯红地一起沉默着下楼这一点意外之外,一切平淡无奇。

       晚饭后城户丈正在厨房刷碗筷。美美做饭,他洗碗——今天的三餐都是如此。洗完碗筷后城户丈坐在沙发上与太刀川美美一同看电视。恰巧节目结束,进入广告时间。电视正播放着一个家居用品的广告,广告里一位丈夫和他的妻子一起勤劳地打扫卫生、洗衣做饭……

        太刀川美美不禁想起自己与城户丈。她做饭,他洗碗——宛如那对夫妻。所谓的情侣生活也就是这样的吧——平淡却温馨。

     “丈前辈,”太刀川美美拿起遥控器将当前频道切换掉,“今天也是很棒的一天对吧?”

     “当然。”

     “要是像今天这样和丈前辈在一起的日子能够多几天,那会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假如他们真的是情侣,她可以盼来那样的日子。可是丈前辈喜不喜欢她呢?如果丈前辈对他们之间的亲密举动并不抵触,她可不可以猜想,哪怕是痴心妄想,丈前辈也喜欢她呢?

       城户丈扭头要对太刀川美美说什么,忽而又转过头去捂住自己的脸。他听见她说什么了。刚刚那句话算是表白吧?那么,他可不可以对她说出那句话?他没有追过女孩子,他也害怕失败。假若友情连同那一份爱破碎了,那么他剩下的或许就只有回忆了。可是他真的好想,甚至是疯狂地渴望牵起她纤细的手、轻抚她柔顺的头、把她轻轻揽进自己怀里……还有每一个表示亲密的动作。有个声音告诉他,懦弱的城户丈永远都是失败的。

       太刀川美美以为自己的话过于唐突,令城户丈有些措手不及,她忐忑地向他靠近了一点,正要道歉,忽然被重新偏过头来的城户丈紧紧握住了双手。

       措手不及的人……其实是她吧。她感到她的手顿时黏黏腻腻的——丈前辈的手,出了很多冷汗……

     “我也是!”

       城户丈大喊一声,简直要盖过那在屋顶上狂欢的雷响,“想和美美在一起的日子多几天……”

       然而后面的一句话便泄气儿了。

       城户丈只觉得自己全身发软,握住太刀川美美的双手也在微微颤抖着。更要命的是,他压根就没法儿调整自己急促的呼吸,迅速而猛烈的心跳震得他感到几分眩晕。

       天啊,他要死了……可是,他还有句话没对心爱的女孩儿说出来呢。这个女孩儿太漂亮太纯真,太耀眼太瞩目。她是万千星辰中最亮的那一颗,而他不过是站在尘土上的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守望者。有太多人,想攀上云梯将她摘取。他希望——他希望,他不是一个站在地上的守望者,他希望他是公主的骑士。

       太刀川美美轻轻挣脱了城户丈的双手,她捂住自己的胸口,语气微弱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在空气中:“丈前辈,你听见了吗?”

     “美美,”城户丈颤巍巍地拉着太刀川美美的手抵在自己的胸口上,“你听见了吗?那是因为你。”

       太刀川美美终于抑制不住自己,泪水夺眶而出。幸福来得太突然,她说不出话。她一个劲儿地点头,生怕城户丈不理解她的意思。她原以为,她听见的心跳声只是她一个人的,可是抵在丈前辈胸前的手告诉她,丈前辈有着和她一样的心意。她知道,那个心跳在说什么。

     “丈前辈,请允许我来说这句话……”

       双手搭上城户丈的肩膀,她仰头缓缓地贴近他的脸庞。上次是左边,那么这一次,就右边吧——她小心翼翼地给了他一个轻柔的吻,就像是住在高塔上的公主给了勇敢的骑士一个荣耀的奖励。

     “我喜欢你。”

       真是的,美美怎么能抢他的话头呢……即便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心意,可该说的,他还是要说出来。既然美美向他说了他要说的,那么,换种方式也无妨——

     “1993届御台场小学生城户丈,最喜欢1995届御台场小学生太刀川美美!”

     “什么?”太刀川美美掩嘴而笑。丈前辈连告白也这么正经呢。

     “这样就能确保是我这个城户丈喜欢你这个太刀川美美啦!”城户丈如愿地将太刀川美美揽进怀里,下颌抵在她的头上,小心翼翼地用手梳着她柔顺的头发。

       对了——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他直起身子,忽而又低头,不偏不倚,恰在太刀川美美的嘴角留下一个青涩的吻。

     “右边的,留在下次……”

        太刀川美美惊奇地望着能说出令人面红心跳的话,却早已脸红耳热的城户丈。原来……

     “原来丈前辈也有不正经的时候啊!”

     “什么啊”,虽说名正言顺,可城户丈总为自己刚才的举动而感到心虚。此刻的他矜持得像个小女生,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一股不甘心的酸劲儿:“我可不是一个始终都不懂浪漫的……唔……男朋友……”

       哎呀哎呀,她的丈前辈真是再可爱不过了!现在就已经开始为了她学会变浪漫了吗……太刀川美美兴奋地扑进城户丈怀里,小猫似的往他身上蹭了蹭,不安分的手戳了戳他的胸口:“其实,丈前辈会因为我而心跳加速,就已经很浪漫了呀。”

       是的,属于城户丈与太刀川美美之间的浪漫,就是为彼此而心跳。此刻,将来,一辈子。

 

——END——

-扶柳归-

【丈美】Heart Beating For You (三)

Day Two    


      当清晨的鸟儿正飞上屋檐歌唱的时候,城户丈也已起身。他今日起得格外早,利落地收拾好了外出需要的物品。城户丈坚持要连着太刀川美美的物品一起放进自己的背包里。而他的理由是:既然美美悉心准备了野餐的食物和餐具,那我替美美背着也是应该的。

       一切准备就绪后,两人动身前往中央公园。太刀川美美戴起那顶她十分爱惜的粉色沿边宽帽,配上身着的白色缀花连衣褶裙和藕色长风衣,显得灵巧可爱。...


Day Two    


      当清晨的鸟儿正飞上屋檐歌唱的时候,城户丈也已起身。他今日起得格外早,利落地收拾好了外出需要的物品。城户丈坚持要连着太刀川美美的物品一起放进自己的背包里。而他的理由是:既然美美悉心准备了野餐的食物和餐具,那我替美美背着也是应该的。

       一切准备就绪后,两人动身前往中央公园。太刀川美美戴起那顶她十分爱惜的粉色沿边宽帽,配上身着的白色缀花连衣褶裙和藕色长风衣,显得灵巧可爱。

       儿时的太刀川美美仿佛重现了。小时候的城户丈面对漂亮的太刀川美美偶尔也会感到害羞,但那只是年少无知的小男孩儿面对感情一份纯粹的懵懂;而今他多少也明白了情为何物,面对着仿若回到童年的太刀川美美虽不再懵懂,却多了一份难以言喻的内心深处的悸动。

       城户丈心猿意马,趁着收拾物品的当儿好不容易调整了心情,这才与太刀川美美一同出发。

       途中太刀川美美对中央公园的草莓园津津乐道。此园虽名为“草莓”,但其实是个独特的大花园,有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花种。只可惜虽然四季都有花开放,但时值三月,正是初春时节,许多花尚处于含苞待放的阶段。若是百花齐放之时,园中将姿态万千,雅艳共赏,浪漫的气息盈满整个园子。然而城户丈知道“浪漫”二字怎么写,却没有门窍参透它。他所谓的“浪漫”大概就是研究花的品种与生理结构。相比之下,他更想去参观动物园——活生生的动物看着要有趣得多。

       即将到达动物园时,城户丈才发现他们走的路线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样。他倒也没有停下脚步,只是奇怪地问了一句:“美美,我们不是去草莓园吗?”

      “当然是要去动物园啦!带丈前辈出门放松——我说了就要做到。”

       昨天的事太刀川美美依旧记在心上。纵然城户丈常迁就着她,她也不能再如昨天那般只随着自己的心愿走。是她迁就丈前辈——这才是她太刀川美美应该做的。

       望着太刀川美美坚定的神情,城户丈心里窜起一股冲动——

       想要像亲密的恋人一样,轻抚她的头。可是理智不允许他那么做。他也不过是美美的前辈,随便碰女孩子的头会被认为狎邪吧。何况,美美一头柔顺的秀发,他若是拨乱了怎么办?

       两人各怀着小心思进入了动物园内。观看完海狮的表演,他们的目光又很快被极圈区的企鹅所吸引。纽约是个神奇的地方,住在天寒地冻之地的生物竟也在此处生活得如此惬意。城户丈看着那佁然不动的企鹅忽然顶着肥胖的身躯跳入水中,不自觉笑了起来。

       太刀川美美适时地举起相机,拍下了城户丈笑的模样。她满意地看了看自己拍的照片,然后又将相机递到了城户丈手里。照片中的城户丈笑得自然而灿烂,和平常拘谨的他有着明显的差异,更比此前为了拍照而刻意地笑的他要显得真实。照片里的他依旧只是平庸的面容,却因为那个笑而多了几分阳光。

     “丈前辈这样笑起来很好看。”

       城户丈自小到大听过无数夸奖,每一次都能从容有礼地应答感谢之语。可是面临太刀川美美的夸奖他却感到有些手足无措。“谢谢美美的夸奖”——不行,显得太生疏了;“哈哈,我就是这么好看”——他怎么说得出这么自恋的话啊……所有的话在脑海中转了千百回,最后却都烂在了肚子里。于是城户丈只讷讷地吐出了一句:“哦。”

       太刀川美美忍俊不禁。她望着冰上的企鹅卖力地用小短腿摇摆地前行,竟联想起丈前辈刚才害羞的模样。

     “企鹅们虽然看着笨拙,却也很可爱。丈前辈有时候也是——”

       她带着微笑的目光又转回到了城户丈身上:“比如刚才。”

       城户丈已经想不起他到底为了面前这个女孩儿心跳加速几次了——反正以后还会有很多次。他故作镇定,明明想道谢敷衍过去,脱口而出的却是“我是男生!怎么能可爱呢”。

       太刀川美美开怀大笑:“丈前辈,还是那么死正经!”

     “要不……我也帮美美拍张照吧!”

       ——心跳得太快了。赶紧转移话题吧。

       太刀川美美听话地选好位置摆了个姿势,一动不动地等着城户丈按下快门。

       天哪……他的心居然跳得更快了。

       城户丈手一抖,也不知怎么的就按下了快门。他只得重新调整,又试着拍了几次。太刀川美美觉得差不多了,便挪步上前拿走了相机要看照片。

       她撇了撇嘴,不高兴地说到:“天哪丈前辈,我真是高估了您的拍照水平!”

     “糊啦!”

     “显得我好矮!”

     “我明明很白呀!”

       太刀川美美翻过一张张照片,露出的是始终嫌弃的表情。可是,她却也始终没有按下删除键。

     “算了。”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毕竟是丈前辈。”

       然而这一秒皱着眉的太刀川美美下一秒却已然是笑嘻嘻的模样。她将相机调整为自拍模式,问城户丈:“丈前辈,我们还是合影一张吧?”

       还没等他答应,太刀川美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取下她的粉色沿边宽帽,踮起脚尖要给城户丈戴上。城户丈本能地后退一步想要闪躲,见太刀川美美激动的模样身体又不听使唤地向前倾,并稍稍低头弯腰。一顶少女的粉色大帽子就这么戴在了他的头上。

       反正丈前辈这么可爱,让他再可爱一点也不为过吧!太刀川美美赶紧趁城户丈仍未羞得摘掉帽子之际举起手中的相机——

     “丈前辈害羞什么呢!再靠近一点……”

       城户丈微微地挪动了一下。

     “再近一点才好拍啦!”

       那就再稍微挪动一下。

       咔嚓——

     “丈前辈,像刚才那样笑才好看呀。再来一次。”

       咔擦——

        ……

       连续拍了几张,太刀川美美都感到不满意。不管城户丈怎么笑,他的笑容都十分僵硬。其中一张照片里,他的笑容甚至可以用“可怕”来形容。太刀川美美放弃了继续尝试拍出一张令人满意的合照的念头,便将相机塞到城户丈手中。城户丈笑得脸都要抽搐了,然而看到照片上自己努力笑出来的效果,不禁感到失望之极——只怪自己没有擅长拍照的天赋,拉低了所有照片的质量。

       虽然他也很想要与美美的合照,但这些实在不入眼。所以……

     “美美,我把这些照片删了吧。”

     “为什么!”太刀川美美听了心下一急,下意识地夺回相机,生怕城户丈一个手快便按了删除键。

     “这些都不是好照片呀……我是说,我笑得太丑了。”

     “不行!”太刀川美美斩钉截铁地拒绝,“相机是我的,照片是我照的。我觉得丈前辈虽然笑得有些僵硬,但是还看得过去啦。一点也不丑!所以不用删了!”

       城户丈见太刀川美美将相机紧握在手里,一副怕他抢相机的模样,觉得有几分好笑。什么嘛,他哪里会做那种不道德的事情。他后退了一步,表明自己愿意听从太刀川美美的话。

     “既然如此,那就不删吧。”

       太刀川美美依旧紧紧地抓着相机,警惕地盯了城户丈一眼:“丈前辈可不许偷偷删除哦!”

       城户丈这会儿有些小恼了:“我又不是那种背地里做坏事的人啦!”

       太刀川美美想城户丈把自己拍得难看,自己也理当留着他的“黑历史”,选择性地忘记了相机属于她这回事。然而她留着照片的真正理由是什么呢?连太刀川美美自己也没有仔细留意。

       太刀川美美还想再和城户丈贫几句,一个人忽然闯进她的视线,她瞬间拉下脸,转过身去背对着来者。

     “美美!”

       城户丈尚在奇怪美美为何突然背身,便听见一个陌生男子大声喊太刀川美美的名字。他循声望去,只见那人大步流星地向他们走来——更准确地说,是冲着太刀川美美走来。他的个子竟比城户丈还高几分,皮肤白皙,棕发蓝眼,应该是个欧美人。他是美美的同学?见他如此热情地与美美打招呼,城户丈内心生起不好的预感。

       太刀川美美极不情愿地转身,敷衍地和他打了个招呼。这个人是她偶然在学校舞会认识的。最初一切都好,可后来他追求自己,在遭拒绝后仍死缠烂打,令人感到烦恼不已。太刀川美美拥有桃花体质,遇见桃花本不是稀奇之事,可她从未遇见这么一朵麻烦的烂桃花。

       那人一开始便注意到了太刀川美美身边的城户丈。单凭着城户丈头顶上那粉色的大帽子,他便断定这是个情敌。他上下打量了会眼前这个比自己矮一点儿的日本人,自觉从脸面上来说他更具有优势。他假装友好地也和城户丈打了声招呼:“你好。我叫迪克·史密斯,是美美的朋友。”

       城户丈规矩地道了声“你好”,并回报了自己的名字。

     “你们是来这里游玩的吧。算我一个怎么样?”

     “不好意思,”太刀川美美努力地朝迪克·史密斯挤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其实我们是在约会,所以你不能和我们一起了。”

       啊……原来他们是在约会吗?反应又慢了一拍的城户丈差点信以为真了。待他反应过来,他才明白原来自己刚才不好的预感是对的。

       迪克·史密斯不屑地笑了笑:“我不相信。美美,你之前已经用过这一招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既然他不相信,太刀川美美自然会想办法让他相信。她忽然双手死死挽着城户丈的手臂,依旧“友好”地微笑道:“我说的是真的呀。”

      城户丈还是第一次被女生这般挽着手臂。即便隔着厚厚的衣服,他也能感受到来自属于太刀川美美的温度。

      不论如何,美美越界了——他们明明只是朋友。

      城户丈深怕把持不住自己。可他并未甩开太刀川美美。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他居然会这么厚脸皮地想。就算只是挡箭牌,他也要帮美美甩开这个麻烦精。又或者,他根本就舍不得甩开。

       迪克·史密斯见太刀川美美如此亲密地搂着情敌,自然十分不悦,但他依旧不相信她说的是事实。太刀川美美见他还杵在原地,面上的青筋都要暴起了。她现在只想摆脱面前这个人。如果一个“证据”不够,那就摆出第二个“证据”!

     “丈前辈!”

     “嗯?”

       城户丈偏头望向太刀川美美,究竟要不要喊美美一声“亲爱的”的羞耻问题此刻竟在脑中打转。

       下一刻,他的脸颊被一个温热柔软的物体触碰了一下。那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很轻,很快。他还未开始感受那股温热与柔软,一切便已结束。像是一颗细微的火苗,一瞬一角的温热竟撩起了烈火。城户丈感到脸急剧升温,烫得似乎就要冒热气儿。他的心从未跳得这么猛烈而迅速。

       只怕全世界都听见他的心跳了吧。他的心,就要蹦出来了。

       时间似乎变得很漫长。三人之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城户丈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朝太刀川美美瞟了一眼,却发现她低着头,呡着嘴,脸好似涂了厚厚的几层胭脂一般。她依旧揽着他的手臂。或许是因为紧张,她使用的力度一下大了不少,双手甚至紧紧攥着他的外套。城户丈觉得他的手臂被缠得都要断了。不过,这能否说明美美对他的信任与依赖呢?城户丈不敢下定论。但至少,这足以说明美美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城户丈心里一会儿羞一会儿恼一会儿欣喜非常,道不明的思绪在心中绕了千百回,止不住地胡思乱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迪克·史密斯目瞪口呆。等他终于明白眼前发生了何事时,他露出了一副古怪的表情。纵使他再不相信太刀川美美有了男朋友,此刻他也不知该作何反驳。最终,他愤愤地瞪了城户丈一眼,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太刀川美美舒了一口气。可是……她又该如何向丈前辈解释刚才那一切?恍然发现她还缠着城户丈的手臂,太刀川美美低呼一声,窘迫地松开双手,这才发现城户丈的衣服都被她的手汗濡湿了。

    “唔……丈前辈……对不起!”

    “啊……没事的没事的……我可以理解哈哈……”

    “那……我们去下一个区看看吧?”

    “啊哈哈……好啊……”

      今天真是再尴尬不过了!

       不过……吻的触感还不错呢……虽然一向正经的城户丈认为不应该想一些不正经的事情,可是他发现自己已经变得越来越“流氓”了——不自觉间,方才美美吻他的画面早已被重复回想了无数次。

       尚未完全冷静下来的两人保持着一种微妙的距离,带着沉默的尴尬离开了极圈区。冰上的企鹅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不知何时又顶着肥胖的身躯笨拙地跳入了水中。城户丈远远地回头望了一眼那些逍遥自在的企鹅,忽而偷偷地笑了。

       其实,今天也算是十分美好的一天了吧。

-TBC-

芷冰月寒

美美一直很好看~
素娜一直都很好~

美美一直很好看~
素娜一直都很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