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筠灵遥
花了四节课,和一个午眠时间,没...

花了四节课,和一个午眠时间,没有画画基础,自己觉得不错了。

花了四节课,和一个午眠时间,没有画画基础,自己觉得不错了。

当时只道是寻常

【和群里朋友玩字母表接龙时的假车一辆】

【王老师怎么在风起云涌的国际关系里维持自己和男友的关系】

【爽文注意!!有肉,能吃就吃全凭缘分】

[E]
①execrable【极为恶劣的】
②exemplary(an _ _punishment)【警戒式的惩罚】
③exclusively【唯一地】

“呼……嗯……妈的,你给我滚……嗯……”

任勇洙在两唇相碰之后的一会儿就听见了这从二人的嘴边漫溢而出的诱惑,王耀的体温正在渐渐升高,而即使如此,贪婪的韩国人也明白此时他也如自己一般正在渐入佳境。他用身下人因为舒适而不自觉放松的身体为证,王耀的每一个细胞此时都快要溶在自己的身体里了。
“大哥,你可以解释了吗?我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等待了很久。”任勇洙的...

【王老师怎么在风起云涌的国际关系里维持自己和男友的关系】

【爽文注意!!有肉,能吃就吃全凭缘分】

[E]
①execrable【极为恶劣的】
②exemplary(an _ _punishment)【警戒式的惩罚】
③exclusively【唯一地】

“呼……嗯……妈的,你给我滚……嗯……”

任勇洙在两唇相碰之后的一会儿就听见了这从二人的嘴边漫溢而出的诱惑,王耀的体温正在渐渐升高,而即使如此,贪婪的韩国人也明白此时他也如自己一般正在渐入佳境。他用身下人因为舒适而不自觉放松的身体为证,王耀的每一个细胞此时都快要溶在自己的身体里了。
“大哥,你可以解释了吗?我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等待了很久。”任勇洙的笑脸与他正在西服口袋里活动的手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副让王耀有些后背发凉的画面。
“为什么我会在宾馆看见你和其他人在一起呢?”

“诶呀,这种事情也要解释地那么清楚吗?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吧。”王耀的嘴角轻蔑地上扬,他看着任勇洙猛然间呆立在了原地,不由得在心里小小地庆幸了片刻。

“处理欲..望,还要我在说得更加清楚一点吗?”

“如果大哥想要那么做的话,我建议你以后还和从前那样来找我。”任勇洙此时再也笑不出来了,他已经将身子完全沉了下去,在黑暗的隔间里,王耀只能模模糊糊地看清任勇洙那双不再那么透亮的眼睛和那人隐隐约约地将什么东西按下的动作,瞬间,一股电流从脊柱嗖地传出,刺激着自己的大脑和渐渐开始敏感了的皮肤。

“啊……嗯……不……哈哈……混蛋……你,你在吃什么……飞醋?”

“如果我有唯一能够惩罚你的办法的话,那恐怕也只能这么做了。”任勇洙逼着自己将双手撤离王耀肌肉感明显的侧腰,他只能看着,不能给予,毕竟这是惩罚。

“呼……任勇洙,……你会输……你不是第一次输了……嗯啊……”王耀的双手被自己的领带捆着,而下身的刺激越发严重,这让他无比渴望有什么能够去抚慰一下自己已经抬起了头的柱声。他夹紧双腿磨蹭,不住地用脚尖去撩拔任勇洙的裤角。

“我保证你会……你会动我,即使你器不大活也不好。”

“哦?看来昨天的那个朋友天赋异禀极了,我还以为这世界上没有人能让你这么来对比我。”任勇洙修长的手指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他不介意王耀羞辱自己的能力,但如果是亲身对比的话……任勇洙发誓自己一定要找到那个人,无论他是人类还是化身,他属于哪个国家,自己都一定会让那混蛋付出代价。

而王耀越发粗重的喘息却总能把他拉回现实,此时我们可怜的任先生不得不面对一个艰难的抉择,他的面前现在有的是一个不住的用胯腰去摩擦他的膝盖的王耀,而那人的身下正有一个跳xx蛋在嗡嗡作响,任勇洙对于王耀的目的行知肚明。这是一场赌博,谁先下注谁就是输家。

他本来以为自己还能在忍受下去的,如果王耀没有仅仅凭借着身下的跳蛋和利用他任勇洙的膝盖就自慰就到达了第一次高潮的话。韩国人几近痴迷地听着王耀在自己耳边诱人的喘息,他最终还是再次回到了自己恋人的身边,潜下身子将他抱住,摸索到了那有着几缕碎发的耳畔,他满意地感受到了王耀脸颊上的汗水,心里同时想象着此时王耀面色的潮红。

“我不是器不大活不好吗,大哥昨天一定都爽过了不是吗?还需要我做什么?”

“活人要懂得将就,我先借你解决一下当务之急 ,完事儿了再去来一场正戏也很不错。”王耀见任勇洙态度软了下来,就顺水推舟地往人怀里靠,任勇洙似乎终于被气笑了,他无奈地解开王耀的西服,透着轻薄的衬衫轻咬王耀胸前的乳xx珠。

“抱歉了,大哥,我想,今晚你可能并没去见到别人的机会了。”

王耀发出了几声低沉的喘息当做了答复,任勇洙现在将他整个人抱离了地面,渐渐褪去了他白色的衬衫。

………………

半夜的时候,装睡的王耀终于在确定任勇洙完全睡着之后坐了起来,他微笑着看了看那大男孩儿般俊俏的面孔,悄然一吻落下。随后他从床头摸来了手机——找手机的过程非常艰难,毕竟以他现在的情况动弹下半身都非常困难。

“谢谢你们公司的员工,演技简直一流。”王耀将手机亮度调到了最低,随机打开了微信。

“谢谢客户的评价,请问你和你……唔,男朋友都关系怎么样了,你说你们之前工作公事有些不愉快。”

“我想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场s.e.x解决不了的,尤其是这种醋意四溢的s.e.x。”王耀放飞自我的回聊一句,随后就连同最近国际上所有的荒唐事件连同微信小哥的账号一起删除了个干净,他钻进被子,一个翻滚就窝进了任勇洙的怀里,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在惩罚方面,我们只有彼此的唯一,我们全都恶劣至极。

【完】





当时只道是寻常
【太极组】嚣张改图……太极总有...

【太极组】嚣张改图……太极总有一天会热闹起来

【太极组】嚣张改图……太极总有一天会热闹起来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致虛極.守靜䔍.萬物並作.吾以...

致虛極.守靜䔍.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夫物芸芸.各歸其根.歸根曰靜.是謂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則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沒身不殆

道德經上經十六
明萬曆二十四年山陽知縣何際可刊本匯古菁華卷二十二
哈佛燕京圖書館珍藏

此寫始

致虛極.守靜䔍.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夫物芸芸.各歸其根.歸根曰靜.是謂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則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沒身不殆

道德經上經十六
明萬曆二十四年山陽知縣何際可刊本匯古菁華卷二十二
哈佛燕京圖書館珍藏

此寫始

卷镜发尾__

叫你续断可好?
我想,
和你一起走下去。

叫你续断可好?
我想,
和你一起走下去。

伊祁

《天绶福箓》之【太初元始纪】节二


静转两仪,衍生阴阳。阳遁三君,阴遁三王。
首生神堂,难叙其容。赤如丹火,状如黄囊。
听之不闻,名谓鸿希。心脉灵台,次生盘夷。
龙首人面,蜿蜒逶迤。面目姣绝,施施自视。

『释』:无极世界慢慢转变为太极世界,由静到动,由无到有,这个过程出现了性质变化,逐渐的也就产生了阴阳的区别。阴与阳二者互相追逐排斥,之间也无法互相理解,这就为后来很多事情的发生埋下了伏笔。此时,世界由浮黎元皇与空域载三域构成,他们组成了两仪。从两仪中的阳遁,也即浮黎元皇身上生出了三柱神,合称为阳遁三君;而其阴遁,亦即空域载三域也分别生出了三柱神,合称为阴遁三王。首先是在浮黎元皇首级处生出一柱神,怹自浮黎元皇的神堂处跳出,样貌难以形容...


静转两仪,衍生阴阳。阳遁三君,阴遁三王。
首生神堂,难叙其容。赤如丹火,状如黄囊。
听之不闻,名谓鸿希。心脉灵台,次生盘夷。
龙首人面,蜿蜒逶迤。面目姣绝,施施自视。

『释』:无极世界慢慢转变为太极世界,由静到动,由无到有,这个过程出现了性质变化,逐渐的也就产生了阴阳的区别。阴与阳二者互相追逐排斥,之间也无法互相理解,这就为后来很多事情的发生埋下了伏笔。此时,世界由浮黎元皇与空域载三域构成,他们组成了两仪。从两仪中的阳遁,也即浮黎元皇身上生出了三柱神,合称为阳遁三君;而其阴遁,亦即空域载三域也分别生出了三柱神,合称为阴遁三王。首先是在浮黎元皇首级处生出一柱神,怹自浮黎元皇的神堂处跳出,样貌难以形容,大约浑身赤红,好像一个黄囊的模样,大概是因为怹是在浮黎元皇头上化生的缘故,所以长相非常类似大脑的模样,正因为此,怹十分自以为是,也使得对别人的劝告都不以为然,这柱神被称作鸿希。紧接着在浮黎元皇心脏处也生出一柱神,名字叫做盘夷,怹长着龙的脑袋人的面孔,仿佛蛇一样的运动行进,虽然外形很古怪,但是怹的容貌却格外出众,也因此,怹十分的高傲,自视甚高。

一千九

老顽童有自己的喜好,有自己的地盘,也有自己的秘密。

老顽童有自己的喜好,有自己的地盘,也有自己的秘密。

当时只道是寻常

【勇耀】【流年一梦】

【流年一梦】

【ooc预警,请你们当做有上文。(捂脸)】【上】

[上文剧情基本就是阿勇终于向王老板表白然后被冰冷的拒绝了,结果老王自己灌酒把自己灌晕把刚刚回到朝鲜没三天半的小天使有给叫回去,小天使有些不爽,但是没有放弃]

『接上文』

月色冰冷冷地浮在异乡人人的心上,给人的愁绪不止丁点断肠,任勇洙盯着王耀浑身上下的盔甲,那人刚刚将头上的缨盔卸下,明明就站在和自己两步多的距离,却傍若无人地甩了甩头发,眼睛里倒是一秒也没离开过那些正猛扎猛刺着稻草人的禁卫军,但就是不肯回头看他任勇洙一眼。

任勇洙觉得自己实在是找了个没趣,他想往王耀身边靠靠,但却被门口的两个侍卫拦在外面 ,他算是已经有些急了...

【流年一梦】

【ooc预警,请你们当做有上文。(捂脸)】【上】

[上文剧情基本就是阿勇终于向王老板表白然后被冰冷的拒绝了,结果老王自己灌酒把自己灌晕把刚刚回到朝鲜没三天半的小天使有给叫回去,小天使有些不爽,但是没有放弃]

『接上文』

月色冰冷冷地浮在异乡人人的心上,给人的愁绪不止丁点断肠,任勇洙盯着王耀浑身上下的盔甲,那人刚刚将头上的缨盔卸下,明明就站在和自己两步多的距离,却傍若无人地甩了甩头发,眼睛里倒是一秒也没离开过那些正猛扎猛刺着稻草人的禁卫军,但就是不肯回头看他任勇洙一眼。

任勇洙觉得自己实在是找了个没趣,他想往王耀身边靠靠,但却被门口的两个侍卫拦在外面 ,他算是已经有些急了,自己抛下国事三天三夜赶路不歇,最后确实稳扎稳打了个白跑一次的蠢称号,这么贻笑大方的事情,他不愿意做。

“不愧是中原大人您练出来的兵,我朝鲜内里可是从百年前就领教过了,若是王大人您就是要邀小人我见见这大唐的威力,那我任某今天也算是看过了,可否让我回去,家妹与我还有事商讨。”

王耀依旧是故意不往任勇洙那儿看,其实心里却已经是有些稳不住,他同任勇洙认识了不下几千年,这小子肯这么客套地和自己说话这还是第一次。

客套,听话,……这不就是他王耀心中那个理想的朝鲜国嘛?王耀心里讽刺地想着,但这也不否定自己现在心思里想得尽是些陈年老醋般的酸事儿,他不甘心地摇摇头。自己一堂堂男儿,竟在这里如个未出阁的姑娘心中扭捏?最后干脆牙一咬心一横,浑身一转,就一声喝住了正要去外面牵马的任勇洙。

“你今晚二更到我宅子里的园子里找我,我有东西托付给你。”

“大哥,竟然有话,你早说不就好了,搞得我心都凉了半截诶。”任勇洙看王耀竟然口气软了,以为是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他骄傲地朝拦人的小哥挑了挑眉毛,随后一拨将那刺枪推开,走到王耀身边挡着他的视线就要朝人伸手,结果是果不其然地被一掌推开,他也不恼,反而是绕到王耀的背后,头就往王耀的肩膀上一支,暗地里偷偷地冲着王耀的耳后吹气,那面孔便立刻红得通透。

“今晚的事情莫要忘了……那东西重要得很,”王耀冷着脸,借着任勇洙和自己极近的距离小声说道。
“需得谨慎对待。”

“大哥你都说要谨慎看待的东西我何时轻怠过,倒只是好奇,你这是要给我些什么,究竟是什么金贵的东西能叫你连夜催我到长安来。”任勇洙从王耀的身后直起腰来,手指还不忘挑过手边的一缕青丝一圈圈地打着转儿 ,却惹得王耀脸色是更加不悦,他瞪了任勇洙一脸,暗地里手掐紧了衣摆。

“我要给你什么就接什么,难不成我给你的什么东西你还要不得了?”

“大哥你可莫要这么说,加了西域剧毒的烈酒,引自楼兰大漠的尖利匕首我都能要得,但若是你往我床上扔几个美女我怕是还真不能要。”任勇洙故意话里有话地说着,随手松开了王耀的头发。王耀有些受不了直射在自己身上的那火辣辣的目光,他别过脸去看远处的骑兵,心却带着一股子劲儿地在胸腔里胡乱撞。

他该怎么说,难不成就直接告诉任勇洙自己叫他大老远的跑来就是因为自己前几天喝酒喝到了神志不清?喝酒误事,他这下恐怕是真的明白了这老话其中的含义,于是想着干脆找个理由将人哄了,大不了今晚随便给他些东西再编个慌打发走,也是挽回了自己的面子。

但王耀此时就算是骗得了任勇洙也骗不了自己,他那天晚上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他心里想着些什么,他全都知道。他王耀本来就喝不醉,就是卖醉,那也是自己情愿。他情愿把任勇洙叫来,但要是说叫来干嘛……

那的确是什么也不干,就是叫来看看,顺带着好把事情全部说清楚。

“你先走……待我事情完结了我去找你。”
“哦?你还能找我?那倒是好。”任勇洙朝王耀笑了笑,但即使这样,王耀也清楚这小子今天这番模样怕不是还在置气。他没再理他,任由他随着手下离开。

那要怎么才能让任勇洙明白自己的意思?说是说不清楚,他知道的事情那任勇洙其实也都知道,但即使这样那番话那人竟也说出来过……

王耀想到这里竟就忽的适着自己的心里猛的一软,耳根甚至都有些微微发热,意识到自己情动的男人毫不犹豫地甩了甩脑袋,快速流动的冷空气可以稍微让人清醒一点。

国家对国家动情,国家对国家示爱,多么荒唐,多么危险……这样下去除了让两人全都坠入万劫不复的黄泉之外根本就不会有别的结果。任勇洙他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王耀眼睛一眯,随后就将手里的匕首往堆放武器的地方一扔,那可怜的匕首就掉落在了一把砍刀上,[哐——]的发出了一声悲鸣,场子里的所有人一瞬间都看向了王耀,而他此时正两手空空的向场外走去,离开时拒绝了守卫让自己先脱下盔甲的建议。

再说任勇洙这里,自从他半月前被王耀一阵冷嘲热讽之后,整个人就一反常态地过度认真处理起了自家里的一大堆国事起来,每天除了把自己关在房子里看书和分析战略之外,基本连人都不怎么见。

任敏姬对于自家兄弟的这个样子充满了溢于言表地担忧,他猜的出是王耀与任勇洙说了些什么,但又不好去问任勇洙,生怕把人再给刺激得更加严重,而直到之前任勇洙一脸开心地拿着从中原而来的书件从屋子里出来时,她同样猜的出是王耀又干了些什么。这么些时日她也渐渐总结出来了,自家兄长的脸色怎样状态怎样完完全全是和那个千里之外的中原化身充满了不可分割的关系。任勇洙很在乎王耀,在乎到了让自己这个双生子都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儿。即使任勇洙不提,她其实也能感觉到任勇洙似乎在藏着一种感情,他将那种情感藏在心里最深的角落,不给任何人看见……

任勇洙确是有这份心愿,只不过他自己实在是还没意识到就是了。就像是他现在正待在王耀的卧室里,一只手支在八仙桌上,眼睛却迟迟不离门外的那条羊肠小路,天色早就见黑,但人却迟迟还是没有出现,他心里好气又好笑地掐算着自己被王耀耍了的概率——反正他也不是没有耍过自己。

但即使这样,他也从来没有离开的准备。他不信王耀今晚一晚都不回来休息,即使他不回来,那自己现在走了也毫无意义。

于是就这么又过去了半个时辰,当任勇洙终于开始在桌子上打起了盹的时候,王耀终于才悄声踱进屋子里来。他望了任勇洙一眼,伸手想去将他手边的茶水收掉,却不想竟被任勇洙瞬间拽住——他其实根本就没睡沉,但凡一点动静都是会醒的。王耀一愣,最终无奈地摇摇头,坐在了任勇洙的对面。

“这都半月有余了,眼里霜还没融?”

“没那种事情,我心情好的很。”任勇洙故意朝着眼前人勾了勾嘴角,随后拿起茶杯,一仰头一饮而尽。

王耀见他这样自然也不愿意与他再置气,两人就这么面对面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王耀开口打破了沉静。

“你那日话里的意思我也不是不明白,但是你我之间最好是将话说开,”任勇洙细细听王耀说着,自己却也只是一言不发地往肚子里灌着茶水。

“你可知自己的话有多危险嘛?朝鲜。”王耀故意将最后二字读得极重,他忧心忡忡地望着眼前看似漫不经心的男人。一字一句道。

此时任勇洙可算是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心里不舒服,却又不知道自己因何而不舒服,王耀的话里一字一句都在理,他们是国家,他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明白自己从儿时开始的那个憧憬就是错的。

但那日究竟是谁将纷飞的小虫交在自己手里,谁在盛夏的原野里只给自己留下一个背影。竟然他王耀知道自己不能拥有感情,那到底又为什么将它们种植在自己年幼的念头里?那颗种子在王朝覆灭风吹雨打里挺过了几千年,盛衰荣辱,生生死死,他全都看得明了。唯独那份感情,他私藏起来,不愿意展示给这苍茫世间的任何人……甚至是他自己。它现在已经死死地扎根在了自己的每一寸皮肤里,无从去除,唯有疯狂。

不要怪我不知这爱情将是累赘,只不过在我决定喜欢上你时,还不知道你也是个国家。

“我当时初见你时,还不知你是商。”任勇许久后终于说出一句话来,他说出话同时就搁下了茶杯,一手抓过王耀来不及收下去的手,另一只手则是紧紧捂住自己低埋下去的面孔,他眼睛已经红了,他感觉得到。

求而不得,竟是如此的教人痛苦,却又无法自拔。

王耀几乎是要因为任勇洙的表现动容了,他看不得那人这幅憔悴样子。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他走近他,却又没法挣开将自己紧握住了的手。

想起那曾经在日暮里策马向自己挥手的少年,那沙场上愿意为了自己挡三刀的竖子,那在太平年间肯陪自己在荷花池外干坐到半夜的后辈……若是说自己是丁点都没动感情那就是在信口雌黄 ,但是他得把持住,任勇洙已经决堤了,若是连自己也随心所欲那就彻底完了。

但自己真的受得了那煎熬嘛?王耀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他想要拥抱眼前这个人,他想抚摸他身上的每一道疤痕。他只要一想到任敏姬甚至就能觉出自己心里的嫉妒,但奈何他一句话都不能说啊。

“你见过舞剑嘛?”任勇洙忽然就听到了自己耳边的这么一句话,他感觉得到自己嗓子里有些哽咽,就没有出声地摇了摇头。

“那我舞给你看吧。”王耀伸手碰了碰任勇洙那根翘起来的头发,那小玩意儿的表情竟然有些戚然,他终于挣开了任勇洙的手,心里却是另一番打算。

【未完待续】【下章开车】

我不会写没有铺垫的国设肉文qwq,我错了qwq

娅绮

江南下雪了,把世界厚厚地铺了一层,满眼透白,印得心里也平实了。雪中训练,别样意境。❄️

江南下雪了,把世界厚厚地铺了一层,满眼透白,印得心里也平实了。雪中训练,别样意境。❄️

疏梦
第四十五个章太极

第四十五个章
太极

第四十五个章
太极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潘建伟(1970- ):量子物...

潘建伟(1970- ):量子物理,更重要和美妙的东西,我觉得它比较包容。你看吧,我们平时的经典世界里,你在广州就不能在上海,也不能在北京,但在量子世界里面,在特定情况下,跟微观客体相关的描述它状态的波函数,可以同时对应多个地点,地点 A 加上地点 B 加上地点 C。为什么当年量子力学鼻祖之一玻尔(Niels Bohr,1885-1962),看到中国的太极图,说这个东西很好?他说这叫白中有黑,黑中有白,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对吧,这个东西就跟量子力学非常像。所以这个世界等你慢慢长大你也知道,没有绝对的错,也没有绝对的对……详情

潘建伟(1970- ):量子物理,更重要和美妙的东西,我觉得它比较包容。你看吧,我们平时的经典世界里,你在广州就不能在上海,也不能在北京,但在量子世界里面,在特定情况下,跟微观客体相关的描述它状态的波函数,可以同时对应多个地点,地点 A 加上地点 B 加上地点 C。为什么当年量子力学鼻祖之一玻尔(Niels Bohr,1885-1962),看到中国的太极图,说这个东西很好?他说这叫白中有黑,黑中有白,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对吧,这个东西就跟量子力学非常像。所以这个世界等你慢慢长大你也知道,没有绝对的错,也没有绝对的对……详情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耷·琼培 一体的...

耷·琼培 一体的矛盾
66×86 cm
彩绘唐卡

耷·琼培 一体的矛盾
66×86 cm
彩绘唐卡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陰陽太極|2018.1.7|看...

陰陽太極|2018.1.7|看“怎么死?各种曲解 by 翁云鹏”

·
·

“你怎么看?这是我要问你和他人的。当每个个体经验对应到作品时,‘误读’、‘曲解’都在成就着作品。作品是艺术家的自言自语,不预设结果。

“影像的创作现在看来满足了我的一部分写作需求。我现在的影像编辑工作为我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写作方法,以前写出来的东西自己总是不满意。语言真的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你把脑子里的东西写出来,当你写的东西被你阅读时,它已经不是你想的那样了。我的影像创作为我找到了另一个写作通路,它有我的意外。而且这个意外是我自身的思维逻辑和知识能力做不到的。它是令人兴奋的事情。”

——翁...

陰陽太極|2018.1.7|看“怎么死?各种曲解 by 翁云鹏”

·
·

“你怎么看?这是我要问你和他人的。当每个个体经验对应到作品时,‘误读’、‘曲解’都在成就着作品。作品是艺术家的自言自语,不预设结果。

“影像的创作现在看来满足了我的一部分写作需求。我现在的影像编辑工作为我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写作方法,以前写出来的东西自己总是不满意。语言真的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你把脑子里的东西写出来,当你写的东西被你阅读时,它已经不是你想的那样了。我的影像创作为我找到了另一个写作通路,它有我的意外。而且这个意外是我自身的思维逻辑和知识能力做不到的。它是令人兴奋的事情。”

——翁云鹏(1964-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