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太空人

1421浏览    135参与
一座无名

接近生命,接近太阳


2019.10.17📷(图二下拉长图)

接近生命,接近太阳


2019.10.17📷(图二下拉长图)

江南南

记忆被人在意  才能成为回忆……

记忆被人在意  才能成为回忆……

Miko

太空人

☆其实我都不知道该打什么tag,虽然是以太空人MV为灵感,最后写出来和青峰本人好像没什么联系(笑哭)

☆不过可以理解为平行时空的阿峰去做了宇航员吧

☆我不会告诉你们这个心血来潮写宇宙题材的女子,因为不敢碰硬科幻最后还去看了哆啦A梦找灵感

☆结局我可能还有好好想想,待二改

(欢迎评论区和我讨论!)

点这里和直接读正文都可以啦

 (链接里的排版会好看一点)

Day1

我的世界是黑暗无声的。 
 光线和声响, 
 都被浩瀚的宇宙吞没。 

我来自哪里? 
 我是谁? 

「滋……滋……」 ...

☆其实我都不知道该打什么tag,虽然是以太空人MV为灵感,最后写出来和青峰本人好像没什么联系(笑哭)

☆不过可以理解为平行时空的阿峰去做了宇航员吧

☆我不会告诉你们这个心血来潮写宇宙题材的女子,因为不敢碰硬科幻最后还去看了哆啦A梦找灵感

☆结局我可能还有好好想想,待二改

(欢迎评论区和我讨论!)

点这里和直接读正文都可以啦

 (链接里的排版会好看一点)

Day1

我的世界是黑暗无声的。 
 光线和声响, 
 都被浩瀚的宇宙吞没。 

我来自哪里? 
 我是谁? 

「滋……滋……」 

寂静的舱内传来微弱的电流声。 
 两声过后归于平静,惊起的尘埃却还未落地,在半空中扬起,缓缓下落,似是期待下一次跃起。 
 于是片刻之后,微弱的电流声再一次响起,越来越多,混乱中终于连成词句。 

「雨滴在滴,月亮在亮,形成意义落在掌心……」 

女孩子清脆的歌声回荡在空间里,懒洋洋地,唱了两句又歇了下来,嘟囔了几声,又开始轻哼。 

随着下一句的开始,舱内出现了第一丝光。 
 男孩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而后是他的双眼。 
 舱内的光线并不强,但是他太久太久没有见到光了。胶囊外一圈莹白的光,阻击着眼皮下的黑暗,刺得他眼睛发麻。 
 但若不是生活在黑暗里的生物,有谁会不向往光? 
 终于适应了舱内的光线,他睁大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头顶冰冷的舱体。 

「梦境解出经验,用酒解出忘却……」 

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旅行解出能源,你应该怎么解……」 

“……喂?” 

歌声戛然而止。 
 男孩终于发出一声沙哑的音节,听到女孩的声音消失,他瞬间慌了起来。 
 “喂?有人吗?” 

「……你是谁?」 
 重新响起来的声音带着一丝怯。 

“我……”混沌的大脑再一次宕机。男孩张大嘴巴,却卡在了第一个音节上。 
 我是谁? 
 我好像睡了好久。 

「我的天啊!居然有人!」 
 女孩子又小小地惊呼了一声,顿了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开口, 
 「那……我刚才唱歌你是不是全听到了?」 

“是……是啊……” 

片刻之后女孩开始沉重地叹气。 

也许是察觉到那头的羞涩不安,男孩顿了顿,试探地开口: 
 “挺……挺好听的。” 

「真的?」 
 女孩的声音里很快掺上了一丝雀跃,她好像咧开嘴笑了,话语里都是甜甜的笑意。 
 「谢谢你啦!我明明听前辈说,这里的通讯器从来都没有人回应的,所以我还想着,对着天上的星星唱唱歌应该也没什么,结果没想到被你听到了……」 

「欸!我在地球!你在哪里?」 
 男孩对着眼前冰凉的天花板发呆,女孩喋喋不休的吐槽像背景音一样环绕在耳边。终于在她询问自己的时候,被一下子惊醒。 
 他终于扭过头看向两边,隔着胶囊透明的玻璃看出去。 
 偌大的舱内空空荡荡,胶囊外一圈莹白是整个空间里唯一的光源。 
 前方的矩形的窗口外,是漆黑的宇宙。 

「嗯?怎么不说话啦?」 

女孩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在飞船里。” 
 男孩懵懂地开口。 

「真好……我也好像想去宇宙里看看……可惜我还没毕业呢,只能在这里守通讯站。」 
 女孩似乎是撇了撇嘴,又好奇地开口, 
 「你是地球人吗?我会不会不小心和外星人通话啦?」 

“我……”男孩想要回答,一阵钝痛却开始撞击着他的大脑。他痛苦地呻吟起来。 

「喂?喂?你怎么了?」 

钝痛很快消散,他听着那边头女孩有些焦急的呼唤,疼痛后的麻木让他迷茫地摇头。 
 “对不起,我不知道。” 

「那好吧……」 
 只当男孩不愿意告诉她,她小小地失落了一下,却又很快恢复了热情。 
 「那我叫你太空人好啦!」 

「那既然这样,我也应该有个代号才对,那我叫……」 

女孩的声音戛然而止。 
 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一阵愈渐稀疏嘈杂的电流声。 
 最后归于平静。 

他呆呆地听着重新来到的一片寂静,直到眼前出现一行冰冷的文字。 

——即将重新进入休眠模式 

——倒计时三秒 

片刻过后,白色的气体充满了整个胶囊,睡意开始在脑海里蔓延。 
 进入昏睡前一刻,他突然回想起刚才女孩没来得及说出来的那个代号。 
 下一刻意识便陷入了沉睡。连同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隐隐的期待。 

Day2

你的出现是个奇迹 

「滋……滋……」 

「喂?」 

女孩清脆的呼唤声惊扰了舱内的寂静。 

「太空人你在吗?」 

休眠胶囊又一次亮了起来。 

「还是不行吗……」 

光线再一次唤醒迷迷糊糊的男孩,他睁开眼,耳边是女孩熟悉的嘟嘟囔囔。 
 “是你?” 

「欸?有回应了?」 
 女孩的声音变得雀跃起来, 
 「是我啊太空人!你还记得我吗?好久不见!」 
 「今天又是我值班哦!」 
 「上次我对前辈说,我对着星星说话,结果有人回应我,他不相信,结果我拉着他过来想联系你,却怎么都没有回应……」 
 「今天终于联系到你了!」 

男孩愣愣地听着女孩絮絮叨叨,直到她停下来,才讷讷地开口:“我又休眠了很久吗?” 

「休眠?」 
 「为什么会休眠啊,你是不是在离你的星球很远很远的地方长途旅行啊?」 

“我的星球?” 
 “我不知道……我好像已经睡了很久很久了。” 

察觉到男孩声音里的无措,女孩很快地接上话: 
 「想不起来就不要强迫自己去想了啊。」 

短暂的沉默后,男孩轻轻地笑了起来。 
 “对啊,想不起算了,继续睡就好了嘛。” 

「不能啊。」 
 女孩突然提高了音量, 
 「怎么能一直睡下去呢?那……不是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故事了吗?」 

「而且我听说,宇宙里面特别漂亮……就算是,看看风景也好啊!你知道,我还特别羡慕你能去看看宇宙里的星星呢。」 

“……星星都只是石头而已……” 

「……原来你不记得自己是谁,却记得这些?」 

“星星发光都是因为反射恒星的光啊。” 
 “那些颜色特别好看的星球也只是因为表面温度高低、成分不同造成的而已……” 

「靠腰嘞!你这个人好讨厌!」 

“你才是很奇怪吧……如果你是天文专业的学生,应该对这些都很清楚啊,就不会抱有这些奇奇怪怪的幻想吧。” 

「才不是奇奇怪怪的幻想呢!」 
 女孩反驳道。 

「如果我不会对天上的星星感到好奇,我也不会来学习天文啊。」 
 「就算我知道这些原理,我也想亲自来看看它们到底有多美。」 

「所以你现在能不能帮我看看,它们是不是特别漂亮?」 

男孩下意识看向前方。 
 矩形窗口外仍然是漆黑的宇宙,微弱的亮光嵌在其中。 
 那些光束在遥远的路途上跋涉,最后只剩下那么小小的一点。 
 渺小却倔强地亮着。 

「我们不懂这星辰,只陪伴一个人,从深夜到浮沉……」 

女孩却又开始哼起了歌。 
 很轻很轻。 
 飘飘荡荡,最后又猝不及防地断掉。 

他知道女孩看不到眼前的景象,甚至因为他的沉默,连他们之间的信号是否还连接着都可能不知道。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沉默是罪。 

男孩轻轻坐了起来。 
 他伸出手指去触碰胶囊透明的壁,一行冰冷的文字出现在眼前。 

——当前行为将终止休眠,是否继续进行? 

他张开手掌覆盖住手指触碰到的一小块壁,最后那行冰冷的文字开始变换。 

——编号574,终止休眠。 

Day3

我想你的每一次开口 
 都只像是微弱的萤火 
 但汇聚在一起 
 很难不变成一片星空 

「呐,太空人,这信号老是断断续续的,一点儿也不稳定啊怎么办。」 
 「啊……我只是想找你聊聊天。」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我看不到你的脸,就能什么都说给你听。唉唉唉,你不要嫌我烦好不好。」 

“我没有啦……” 

「那你不要不说话嘛……让我以为自己信号又断掉了……」 

男孩盘腿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背靠着休眠舱,凝视着窗外。 
 “我听你说就好啦。” 

声音软软的,似乎带着笑。 
 隔着遥远的距离,像是牵起一阵风,倏忽掠过她耳畔。 
 她想要说的话堵在了喉咙里,愣了愣,又咽了下去。 

「呐,太空人,你声音真好听。」 
 沉默了几秒,最后她轻声说。 

“啊?” 

「真的,我觉得你唱歌一定会很好听。」 
 女孩言之凿凿,却又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噗嗤笑了起来。 
 「当然如果你像前辈一样五音不全就当我没说哈哈哈哈哈哈……」 

「太空人,你多大了啊?」 
 「哦对……你不记得了……啊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 

“我没那么小气啦……” 
 “其实我也想知道。” 

对话又陷入空白。 

夹杂着微弱的电流杂音,男孩的声音有些不清晰。 
 她想开口,却萌发出一种不忍心。 
 越发觉得自己突兀。 

“欸。” 

「嗯?」 

难得男孩主动开口,她惊喜地应下,听到那边犹犹豫豫的声音。 

“上次你说,你叫我太空人,那你叫什么?” 

「哈哈是我突然的一个脑洞啦。」 
 「你看我待在这个满是通讯器的房间里,虽然之前从来没有听到过别人的声音,但是也听到各种各样宇宙的回音啦。」 
 「像不像一个收集回音的人类?」 

“回音收集员。” 
 男孩的声音里又难得地带上了笑意。 

「欸!」 
 女孩笑吟吟地应下,两秒钟之后,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太空人你今天心情很好嘛!」 
 「虽然你那边可能一直都是一个样子,可我这里已经是晚上啦。」 
 「最近天气不太好,晚上都看不到星星。」 

「我最近好喜欢一首歌!你要听听吗!」 
 「我唱给你听。」 
 「真的,我只敢对你说唱给你听,你别笑我就好啦!」 

“嗯。” 

女孩的脸突然有点发烫。 

「然若你无畏结果,我便造一座港口,你想走便走」 

「重山万岭,无论清浊都行舟」 
 她认真地回忆着歌词,却听到一个声音出现,温柔地环绕住她。 
 「假借时日无多,沿途放纵,过往不究」 

「愿我们满载一宿好梦。 」 

直到她停下,听着男孩轻轻地吟唱着尾奏。 
 她只能惋惜自己是个只会幻想的理科生。 

「啊啊啊啊太空人你唱歌太好听了!你居然会唱这首歌!」 
 「我好开心!」 

女孩的声音像麻雀一样扑棱起来,雀跃着,让他又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可惜今天已经很晚啦……我还有好多作业没有完成呢。」 
 「改天我再来找你玩!你等我哦!」 

“好。” 

「那么晚安!」 

“好梦。” 

第一次,他听到女孩手动关上通讯器的“咔哒”声。 

休眠胶囊的灯还亮着,靠在背后,带着淡淡的暖意。 
 他静默了几秒,缓缓站了起来。 
 他能想起那首歌,想起星星是石头,也许就能想到更多。 
 循着浅淡的记忆,他终于敲开了门。 
 控制台缓缓升起,连着大大小小的各种设备。太空舱里终于不再空空荡荡。 

“滴——滴——” 

提示音在脑海里放大,重重地敲击着他的神经,一瞬间他差点站不稳。 

——是否开启手动模式? 

它也不知道自己漂流了多久吧。 
 兜兜转转,一直在原地停留。 

——已终止自动驾驶。 

走吧。 
 我们一起努力回家。 

Day4

每一天不再是相同的空白 
 我的日子开始发光了 

「晚上好太空人!我又来啦!」 

“晚上好。” 

「几天没见有没有想我啊~」 

“……” 

发现得到一阵沉默的女孩撇了撇嘴。 
 「好啦好啦!不开你玩笑啦。」 

女孩突然也沉默了下来。 

「……其实我这几天过的有点糟啦……」 

“……怎么了?” 

「就是关于毕业论文的事情吧。我真的没想过,我的朋友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可能你不记得了,但是你也应该会有很好的朋友。就是初中高中的时候,每一次课间都会想要去找她,就算只是上卫生间,或者聊聊天,也一定回去找的朋友。」 
 「就算回家不顺路,也会抓住一小段同行的路,聊的特别开心。」 
 「每一次出去玩,有好玩的事情要分享,有烦恼的事情要倾诉,也会第一个想到的人。」 

「就是这样的朋友,我以为……她会和我一样想。」 
 「可是我从来没想过她会那样想我。」 

尾音颤抖着,他听到女孩顿了顿,好像吸了吸鼻子。 

“对不起……” 
 他静静地听着,最后忍不住脱口而出。 

「啊?你对不起什么啊?」 
 再次响起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哭腔,又一次变得明媚轻快。 

“你总是给我说这些事,但是我什么也做不了。” 

「害!没关系!都过去啦。」 
 「你也根本不用感到抱歉啊,我真的很感谢你能做我的树洞。」 

「而且,多亏前辈帮我,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她如果真的觉得做我的朋友不好。」 
 「那我和她就分开吧……」 

「我还有很多朋友,还有爱我的家人,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顿了零点几秒,她又笑了起来。 
 「当然还有你啊!」 

「你也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男孩终于停下了操作的手,轻轻放到一起。 
 手掌合拢,两只手的温度互相触碰着。 
 他静静发了一会儿呆。 
 然后开口。 

“嗯。是啊。” 

“欸,回音收集员。” 

「啊?」 
 女孩又一次听到他叫自己,结果因为这个有点长的怪名字而红了脸。 

“我突然,好想回家。” 

「你一定可以回去的!」 
 女孩很快地跟上一句。 
 「快回家吧!你应该也和爱你的人在一起。」 

「流浪星光,代替著那么多眼神对我说话, 
 早点回家,早点回家……」 
 轻轻哼完一句,女孩在男孩看不到的地方红了脸。 
 「早点回家!太空人!」 

“好。” 
 男孩也在女孩看不到的地方,流下了泪水。 

Day5

她只是路过一下 
 顺手点亮我茫茫夜空里的所有星星 
 只是顺手 

Day6

是我会错了意 

「太空人?」 

「太空人你去哪儿了?」 

「我这几天都联系不上你!我都快急死了!」 

“是你啊。” 
 “我还以为你忘了……” 

「你不会又休眠睡糊涂了吧!说什么傻话呢!」 
 「太空人,你是地球人吧。」 
 「你是吧!」 

“啊……” 
 相似的钝痛又一次开始撞击着他的大脑。 

「我知道你是谁了!」 

轰的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炸响。 

「译梦计划编号574宇航员,在……」 

「……进入ξ翘曲空间的时候卷入时空混乱后失联。」 
 「我们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但是太空舱应该在漫无目的地漂流了很久之后为你启动了自动休眠模式,就是为了让以后有一天我们能联系到你!」 

「我已经告诉我们研究所了,他们一定会帮助你的!」 
 「太空人!你可以回家了!你一定可以回家的!」 

「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想到的,我应该早点去求证的……」 
 女孩说着说着,声音开始不自觉地带上了哭腔。 
 「是我的错……你应该可以更早回家的……」 

“没有……不是……” 
 男孩抱住头,终于挣扎着吐出几个词语。 

“我不怪你……” 

“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还在休眠中沉睡,不会想到要醒过来……” 

「你怎么了?」 
 听到男孩一字一顿,女孩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她抹了一把眼泪,又慌乱了起来。 

“只是头痛啦……” 
 男孩撑着头,勾起了嘴角。 
 “没事的。” 

巨大的声响从那边传过来,女孩更加惊慌了。 
 「太空人你说话啊?到底怎么了?」 

“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你这几天都找不到我了。” 
 男孩扶着额头的手渐渐放下来。 
 “我已经接近那个混乱的ξ翘曲空间了。” 

「什么?太危险了!太空人你快回来啊!」 

“北七啦……我要从这里走才能回来啊。” 

那盛大的混沌迷雾将周遭的一切都掀了起来,暗蓝色的漩涡在漆黑的幕布下散发出荧荧的光。 

“你知道吗。” 
 男孩无视了女孩一遍又一遍焦急的呼唤,轻轻地开口。 
 “其实我……” 

「咔——」 

巨大的声响再次袭来。 
 一切归于宁静。 

Day7

“很想你” 

Day8

虽然只是顺手 
 但我仍感谢你为我点亮我的漆黑宇宙 
 我的世界不再黑暗了 

——本台记者报道 
 ——近日,进入太空执行译梦计划的编号574宇航员,在与地球失联十七年后终于再次获得联系,并于今日顺利返航。 

后来我才知道,她在告诉我我是谁的时候,中间那个有些突兀的空白是什么。 
 这十七年来,我一直沉睡着,一直是我当初的模样,而她说的爱我的人,我的家人朋友,都在这些年的等待中变老。 

我后来没有再见到她。 
 毕竟我真的连她是谁都不知道。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的模样,只是隔着遥远的电波听到过她的声音。 

不知道她和她的前辈有没有顺利地在一起。 

虽然我很想她。 
 很想见她。 

Day9

或许我们会再相遇 
 当你鼓起勇气飞行 

「他顺利回家了。 
     飞船返航的那天,我想拉着前辈一起去看他,结果在很远的地方就被拦下了。不能靠近。 
     就连新闻上他都没有出现过。 
     可是一想到这十七年前的他没有变化的脸庞,和身边变老的亲人朋友,我就觉得我对他的说的话听起来异常讽刺。 

    我想我也很难再见到他。」 

——阔别十七年,著名乐团主唱发表新歌《太空人》 
 ——后续将以新歌《太空人》为主题发表新专辑,开启主题巡演 

“今天要唱的第一首歌,是我的新歌。” 
 “太久不见啦,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我。” 
 “终于回来啦。有个人对我说,我应该回去见那些爱我的人。” 

“所以这首歌,送给对我说这句话的人,也送给你们。” 

灯光亮起,男孩的脸终于被照亮。 
 开口的第一句,站在人群里那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发现身边的小人儿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胳膊。 
 他低头看过去,女孩看着台上的眼睛,一点一点地,有亮晶晶的东西涌了上来。

☆每章开头的引言部分有些许借鉴工作室的微博《太空人日记》https://m.weibo.cn/6881711395/4416030611159361

念.

我永远喜欢吴青峰!!!

记得四月份听到歌颂者的时候就跟朋友说要是今年他能出一张单曲实体我就心满意足了,没想到八月初等来了太空的重新发表,紧接着等来了出实体专辑的消息,九月初真的等来了太空人555555

麻麻我搞到神仙了555555

等我再遇见你。

再遇见你们。

我永远喜欢吴青峰!!!

记得四月份听到歌颂者的时候就跟朋友说要是今年他能出一张单曲实体我就心满意足了,没想到八月初等来了太空的重新发表,紧接着等来了出实体专辑的消息,九月初真的等来了太空人555555

麻麻我搞到神仙了555555

等我再遇见你。

再遇见你们。

青色黎玥

《太空人》(吴青峰x木头姐姐)

#是关于木头姐姐和青峰的故事。

#有点长,但又很无聊,希望你们看的下去。

#我就不给木头姐姐起名字了,权当保留点不存在的神秘的美感吧。

#待二改。

#会有木头姐姐视角的番外。

0-1

记得见面,是刚刚吹起微风的四五月份。

吴青峰被公认的聪明脑子到底不是白长的,他现在可以准确的描述出甚至她当时每个细微的表情变化,眼角微弯的一颦一蹙。

那天的他被突然叫去节目当嘉宾,方式还是他最不适应的自己一人。

本是想拒绝了事,但他却突发奇想的想要试一试,自己一个走到台前的感觉。

他想来不愿意勉强自己,可是这次脑波却紊乱着给纵容漏了空隙。

答应后的他才发觉有些后悔,不过他总是坚信的——那一...

#是关于木头姐姐和青峰的故事。

#有点长,但又很无聊,希望你们看的下去。

#我就不给木头姐姐起名字了,权当保留点不存在的神秘的美感吧。

#待二改。

#会有木头姐姐视角的番外。

0-1

记得见面,是刚刚吹起微风的四五月份。

吴青峰被公认的聪明脑子到底不是白长的,他现在可以准确的描述出甚至她当时每个细微的表情变化,眼角微弯的一颦一蹙。

那天的他被突然叫去节目当嘉宾,方式还是他最不适应的自己一人。

本是想拒绝了事,但他却突发奇想的想要试一试,自己一个走到台前的感觉。

他想来不愿意勉强自己,可是这次脑波却紊乱着给纵容漏了空隙。

答应后的他才发觉有些后悔,不过他总是坚信的——那一瞬间的他答应了,就自有那一瞬间的道理,不去干涉过去的自己所做的决定是对自己的尊重。

吴青峰抵着些许不适与陌生捱过了几个小时录制,他尽力表现得坦然,却并非平日里他那个精灵的模样。

顽皮而嬉笑,逗弄的神出鬼没。

在中场休息里他贪婪的吸收着不用面对镜头片刻舒适,而微微一转眼却注意到了倚靠在音响柜边埋头写字的姑娘,安安静静的像是不存在,像是空气里的氮气一般随处可见而又没什么存在感。

导演开场前告诉过他,姑娘是这个节目的总编导。

一趟节目下来,虽然吴青峰在录制过程比较别扭,但纵观下来他不得不说……关于这场节目的安排设定,他着实非常满意。

那么,就是这个女孩子编制的。

或许是视线太过灼烈又或是太过稀松平常,轻易地感受到了不远处的人,姑娘低声笑了起来。

“吴先生,知道spiritual rescuer什么意思吗?”那天的她手持保温杯,倚靠在后台的巨大音响柜上笑咪咪地看着吴青峰,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一句极高的评价,“对他人而言,你很适合当这样的角色。”

灵魂救赎者。

他有些发愣的看着这个不起眼的女孩子。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形容他,这么正式的称号像为他加冕了一顶王冠,将他所有的话语行为都箍在了这王冠的圣光之内。

“只听几句话就草草判定一个人在生活上扮演的角色,怕不是一位合格的编导应当拥有的习性。”吴青峰凭着习惯,嘴角收不住的回怼了去。他向来讨厌一切关于捆绑的行为,哪怕是思想上的兼容并包和强硬整合。

也不知道是哪个字怼到了她的心里,她挑起的眼眉讶异的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脸旁悄悄涂上了一抹淡红色。

“吴先生真是难讲话诶,都不会和人聊天。”她言语间掺杂了些不理解的成分,占比百分之二十。她亮晶晶的眼眸看着吴青峰,缠绕的手指搓了搓手里的水杯——说到底,是因为话被堵了有些紧张。

“算了算了。”她撂下笔记本和水杯转头欲走,决定晾下这个不怎么会讲话的男人,头转到一半却又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冲着吴青峰伸了过去,“那,留个联系方式吗?”

那几年很流行在手机的一角挂上一串好看的铃铛或是什么其他的玩偶——一串叮叮当当的粉色挂件垂在手机的一角,长长的首先接触了他的手心。

“哈哈哈哈。”本来就想笑的吴青峰被挂件绳磨的手痒,忍不住真的笑了起来。

然后吗,这个笑点低的猫儿就没停下来。

她在一旁叉手看着这个男人。

明明刚刚就是一副很紧张的样子,在台上默不作声,好像某类敏感而又警惕的动物。结果自己好心想搭话让他放松一下还被回怼,在他的话里自己反倒成了个不称职的。

“吴先生,麻烦您矜持一下哦。”她也忍着要笑出来,最后一个字憋得弯出了一个弧度。

“很北七诶你这个人。”吴青峰咳了两下才憋住了笑声,好不容易说出了一句完整的句子。

依旧是吐嘈她的。

不过,那话才像是他说出来的。

吴青峰不太知道为什么,刚刚她搭话的一瞬间自己就很想笑,是那种开心的发自内心的,却又不知因果的。

就像是自己等了很久,等到她那一句话。

看着递过来的手机里那一串字符上的空白备注,她想了很久。

吴青峰看着自己手机上打过来的那个陌生号码,也思忖了半天,终于点了确认。

备注是“难搞歌手1号”。

备注是“北七编导”。

0-2

事实上那次的节目结束后,他们就不该再有交集,匆匆而错。

自然她那句“万一以后再有合作”是体面的客套话,而留下电话也只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行为。

就像每个人的列表里都会有的那一堆永远联系不到人,被称作躺列的家伙。

可是并没有人可以确切的给出他们是只有一个交汇处直线的证明,两个人脚下的墨迹于是就在坐标轴上狂妄起来。

似乎是很多年以后才能准确的表述出,他们是二的x次方和x的二次方,相遇,分离,相遇,分离,相遇,分离,但最终却难以脱离渐行渐远的正无穷。

“吴先生,好久不见!”几个星期后在音乐节的后台,累瘫的吴青峰突然被一个略微熟息的声音激灵了一下。

当然唯一让他认出的是那奇怪的称呼,全世界只有一个人会叫他吴先生。

“好久不见。”吴青峰揪揪自己t恤下摆处被团起的衣角,拍了拍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叫我名字多好,你这样叫怪怪的。”

“青峰,她是谁……?”一旁的史俊威完全一个自来熟.连人都不知道是谁,手里的零食就先伺候了出去。

“嗯就是……你记得上个月只叫了我去的一个节目吗?她是这个节目的编导。”吴青峰不太想回想那天不怎么开心的录制过程,只一句话草草带过。他推开挡在他前面的宽大“小威”,”你今天怎么在这?”

“谢谢!我赶工啦。”她笑着接过史俊威的零食咯嘣咯嘣的咬了起来,像只可爱的松鼠在啃榛子,"明天这个舞台有别的活动是我负责的。所以刚刚在处理,已经搞完咯。”

鬼使神差。

吴青峰那句要不要出去喝一杯和她的欣然答应就像是恰好契合的两块拼图,对的天依无缝。 他这个向来怕生的猫儿似乎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只见一次之人毫无抵触,团员们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挥了挥手和这位不知名的小姐一起走出了后台,连刚刚浓重的舞台妆都没卸。 “他们……很熟吗?”刘家凯凑过脑袋来看着团员们,歪着头一脸不解的看着休息室里的几个人。 “鬼啦,你都不知道还指望我们。”谢馨仪耸耸肩,同样一幅不解的表情摇了摇头。 而反观吴青峰和她这边——话匣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开的,却由着反向的引力再难以合上。两个人安然的坐着,面对面讲些有的没的的话,反而比起初见来讲格外投机。

酒吧深夜总是一样的吵闹,混乱的灯光时不时打在这个与外格格不入的小角落,吴青峰再看表的时候已经过了12:00。 “吴……青峰,你挺会聊天的。”她由于酒精而泛红的脸旁酿出一个红晕,有些掉妆的嘴唇边冒出了一句格格不入的话语。 是截然相反的,关于吴青峰的第三句评价。 “你醉了哦。”吴青峰的视线从转动的秒针上移回来,他举起桌上剩下半杯的鸡尾酒,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弯弯的猫唇咧开,“你也太不会喝酒了吧,鸡尾酒诶。” “没有人跟你一样不知道哪一辈是个酒仙,喝下一整个太平洋的酒都不会醉。”她趴在桌子上,脑袋埋在臂膀里只露出亮晶晶的眼睛,修长白净的手指还在不停拔弄着她那叮叮当当的手机挂件。

“太平洋??”吴青峰猛的瞪大了眼睛瞅着她,一脸惊奇的模样表示他的表情开关一瞬间不受了控制,随后连串的笑声从嘴里传了出来,“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形容酒量大。”

“一整个太平洋的酒量诶,你是想让我涨成气球吗哈哈哈哈哈……”吴青峰“鹅鹅鹅”的笑声越来越不受控制,有几个路过的人都一脸奇怪的表情望向了这边,“我觉得气球不够大,我可以涨成天上的星星。”

“星星,吗……?”她听到星星两个字的时候,因为笑意的缘故,鼻尖轻喷出温热的气息打在衣袖上,发出“嗤”的一声,“那我可以去天上踩踩你,然后还要在你脸上写一个‘到此一游’。”

“那你是要在我身上踩来踩去摸来摸去哦……”吴青峰也不知道怎么就能拐着拐着拐到黄段子上,最后笑的自己说不下去了,猫儿眼眯成一条缝,看好戏的神情在脸上展露无遗。

“你……”她本来还在想怎么不继续说了,听到最后才突然意识到吴青峰这话不大对,挥起拳头就想往吴青峰身上挥。

“嘘嘘嘘。”吴青峰把食指放在唇间,“意会意会。”

真欠揍啊这家伙。

她努了努嘴巴,本来就泛着红晕的脸庞更像是烧着了一样。

吴青峰眯眼看着她。

她长得并不算普遍意义上的好看,不是那种典型意义上的美女,甚至可以被划作大众脸的范畴。而且她的脸庞还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泛着淡淡的粉色,有时候吴青峰都觉得她是是不是憋的要缺氧了才这么红。

然而她却有着仿若点睛之笔的眼睛,含满了整个世界的日月星辰,吴青峰忍不住想要用矫情的惊鸿一瞥去形容。即便沾染了污垢也会被纯净反噬的“皭然泥而不滓”。

“怎……怎么了?”她被盯的有些发懵,反看着那双充满笑意而深邃的眸子,顺着那强劲的引力,她突然有种觉得自己要被吸入的感觉。

“没事。”吴青峰闭上眼睛移开视线,顺着高脚凳站了起来,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回家啦,送送你。”

吴青峰自顾自的背过身去讪笑了几声,一瞬间他有些不理解自己的行为——不是觉得盯着别人看出神太丢面子,而是他不解自己为什么会看出神,一点心理预期也没有的被万有引力吸向了对方。

“没事没事,我自己走就行!”她也走下凳子,拿起自己“叮叮当当”的手机,跟在了吴青峰的后面。

“太晚啦不安全,小心有大色鬼跟着你。”吴青峰转身笑了笑,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我看你就是!”她在吴青峰背上轻轻的呼了一巴掌,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别跟着我哦跟着我我就报警!”

两个人嬉嬉闹闹的走出酒吧,灯光照耀着这个不夜城,和两只轻车熟路夜猫子。

吴青峰觉得刚刚拍了拍她的那只右手突然有点发麻。

她被拍了拍的那只右手有点发热。

今晚的月亮也很好。

月光明耀着整个天空。

飞机拉出的线在空中交错出了鲜明的弧线。

0-3

“两个人变得熟络需要理由”——这话至少在他俩这里是不适用的。

那天一点也不深入的交谈结束之后,依旧是就着那百无聊赖的风格,两个人之间无预兆的覆上了一层新的关系——网友。

“早上好!”7:00AM 8月12日

“早安!”11:05AM 8月12日

……

“今天電視裡播的那個節目是你負責的吧!我有全程看下來哦!”15:24PM 8月15日

“真的嗎,謝謝青峰【破涕為笑】。”19:49PM 8月15日

……

“過幾天你們是有livehouse的演出嗎?”02:16AM 8月24日

“對,要來嗎?送你票!”02:16AM 8月24日

……

“今天又要趕工到三點多,我一天沒有吃飯額,好餓。”00:15AM 8月27日

“在哪?”00:15AM 8月27日

“在單位,今天不出去。”00:16 8月27日

“【鏈接】手機號1**********訂購一份蓋澆飯,預計十分鐘送達。”00:18AM 8月27日

……

凌晨四点多的天空居然有微明的迹象,城市最繁华的中心地带灯光都已经逐渐湮灭,只留下残存的几处24小时营业店铺还在喋喋不休的照耀着街路。

吴青峰没有开灯,他坐在家里的地板上翻看着两个人完全没有逻辑也没有什么连接性的聊天记录,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都什么跟什么。

他顺势侧躺在毛茸茸的地毯上,视线所及刚好看见泡泡亮晶晶的眼睛发着光,站在旁边一脸无辜的盯着躺倒的主人。

吴青峰伸手揽起泡泡,泡泡不情愿的“喵喵”叫了两声就安稳的靠在了吴青峰的怀里,它也感受到了吴青峰跳动的有些乱套的心跳。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吴青峰习惯了手机屏幕的对面,总是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可以随便的叨叨给她些不是要紧的事情,不用担心对方看不看得到,无论过多久总会有回应。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除去团员和吴妈妈,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别人身上找到这样安心的感觉了。

“叮。”吴青峰刚刚按灭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您有四條未讀信息。”他还在奇怪,凌晨四点多怎么会有人发消息给自己。

把泡泡轻轻放在身旁,他点开了微信的界面。

“我好想哭。”“我以後要怎麼辦啊。”“對不起青峰,這麼晚了。”“我情緒有點失控,對不起對不起。”04:56AM 8月30日

跃然眼中的四条消息让吴青峰的心跳瞬间断崖一般变得加倍,因为紧张而有些微微颤动的拇指在输入法的九个格子间飞速滑动,甚至还点错了几个字母。

“不用對不起我還沒有睡!”04:56AM 8月30日

“怎麼了怎麼了,沒事嗎?”04:57AM 8月30日

……

站到她面前的时候,吴青峰因为飞速奔跑过后,呼吸声还有些急促和粗重。

面前的姑娘没了之前几次见面时微弯的唇角和上扬的眉眼。哭的有些红肿的眼袋和红红的鼻尖,低声的抽泣还没有熄灭,让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轻声安慰。

“我可,不可以,等一下,再,再讲。”她抽泣着,缕着不顺的气息极小声说话,说着说着忍不住再次哭了起来,“我,我想先找个地方……”

吴青峰没有等着抽泣的姑娘把话讲完,他牵起她的手,“我带你去,你不要讲就先不要讲好吗,跟我走。”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肯定,吴青峰觉得有一个地方对于她来说现在是最好的去处。

他拉着姑娘沿着大路走了一会儿,罕见的发现了一辆五点多的出租车,“麻烦,去垦丁的海边。”

去垦丁的路说长不长,说短其实也不短。

凌晨空无一人的大马路弥漫着独属于海边的雾气,吴青峰摇开出租车的窗户,扑面而来的是海水的味道。姑娘已经哭累了,静静地依靠在椅背上无神的望着窗外。微微的抽泣声依旧在盘旋,却也被时间抽走了力气。

“对!你看!”细细盯着窗外的吴青峰突然一跃而起,险些撞到出租车的天花板,他叫了叫身边的姑娘,“走,下车。”

司机师傅是个好心的大叔,不仅截去了打车费的所有零头,还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助攻——吴青峰后来知道助攻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之后,他想起这个司机时总会连带着想起这个词汇。

“小姑娘,遇到什么事情都要看得开啊。”

“小伙子,带女朋友来垦丁散心真的很会选诶。”

吴青峰忍不住笑了起来,在冷冷的海风吹拂下耳朵却有些发热,“师傅你错啦我们不是情侣!而且我今天就有三十了哦,小伙子可真是不太适合我。”

他感觉牵着的那只手微微挣了一下,但他没有松开,而是又紧紧的抓了抓。

“哈哈哈,撒谎可不是好事哦!”师傅笑着启动了车子,也不知道他不相信吴青峰的哪句话,是前半句——还是后半句。

目送着出租车开走,吴青峰拉起她的手沿着石子路走向海边。

七点初生的太阳照在海面上,折射出一道道水晶一样的光线。

两个人坐在海边,石子隔的屁股有些不适,可是姑娘的视线却很快被海面上的光景吸引了去。

“青峰你看!是鱼,像飞起来了一样的!”姑娘的视线里充满了惊奇,被阳光反衬着再一次发出了她本有的光芒,纯净的。

远处的海面上那不知名的鱼儿跃出水面又潜入海底,它们用力的汲取着阳光的暖意一波又一波的跃动出和谐的音符。

吴青峰看着她,好像看到了十几年前的自己,也是在自己崩溃的时候,谢馨仪拉着他,看到了垦丁的海。

“看天国,看快活,看眼角耳际开出花朵……”吴青峰握住姑娘的手,唱起了那个独属于这片海的歌,独属于他内心深处的解药一般的歌。

“尽管痛苦麻痹还是那么多,就算天空……”吴青峰用力的握着姑娘的手,唱到这句的时候姑娘突然松手站了起来。

她把双手裹成大声公的模样,用力的朝着海面大喊,“难过也还要过!天空不蓝也有彩虹!”

“过……过……过……”

“彩虹……虹……虹……”

不知道声音撞击到了哪面的山脉,巨大的回音对着两个人的方向回击而来,一股清凉的海风裹满了衣袖,蹭过了每一寸肌肤。

“可是青峰,我被老板骂了。”姑娘也许是喊的愉快劲过去了,她猛的蹲下来捂住了自己的脑袋,把头埋在了臂弯里,“我也没有做错什么……我还被炒鱿鱼了。”

“对我而言你一直都是一个很棒的存在。”吴青峰顿了一下,他没有回答姑娘那终于讲出来的难过原因,而是像初次见面的时候她对他讲出的第一句话一样没头没尾,“就像是黑暗中的人不自知,直到看到光明才想要追求的心情。”

但是,却一样的恰到好处。

姑娘抖了一下,一脸不太置信的抬眼看向吴青峰,不太敢相信自己在别人那里也会有这么高的地位。

“别哭了,多大的人了还要哭鼻子。”

“跟我走。”

……

“我宣布,你们要接受一位新成员哦!”吴青峰一脚踹开练团室的大门,满脸玩笑意味的看着房间里的六个人,“伟哲老师!我自己做决定了你不能打我吼!”

“大家好。”身后的姑娘腼腆的从吴青峰身后走进来,不太好意思的看着六个人,“麻烦各位前辈多多指教。”

“接下来这段时间有关演出的编排布置方面都要她是主负责人,听我的好嘛。”吴青峰托腮看着伟哲老师,眨巴了眨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

0-4

“你看你看,这个有没有很可爱。”

“我昨天看到一个笑话超级好笑,我讲给你啊!”

“快抬头嘛……”

“啊!”

“吴青峰!”

脸颊上被失手抹了长长一道口红的吴青峰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而刚刚被叫的抬起头来的姑娘正好磕在了吴青峰身后的椅背上,张婉婷在旁边气急败坏的吼了他一声。

真是一团糟烂的场景。

“什么笑话不能画完再说吗!”张婉婷拿起一旁的卸妆巾开始擦拭吴青峰笑的合不拢的嘴角,真是被折腾得一点脾气也没有了,好不容易抹匀的妆前和粉底又要重新弄,时间已经没多久了。

“等会再讲,兔兔都生气啦。”姑娘揉了揉被磕疼的脑袋,温柔的拍了拍吴青峰的椅背,“你也等我写完这点。”

“好。”吴青峰乖乖的合上了嘴巴,闭上眼睛倚靠着椅背,任由张婉婷在他脸上摸来摸去。

张婉婷真是无奈了,她觉得现在好像只有小姑娘可以镇住这个“作恶”的小精灵,每次吴青峰都乖乖的听着姑娘的话,像是没长大的孩子。

“嗯……”远处的谢馨仪盯着这边的一点小闹剧,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你觉不觉得,他们那边有粉色泡泡在冒诶?”谢馨仪拉过其他四个人,围在桌前小声问大家。几个人都默契的围在一起,声音控制的也刚刚好——不会被那边的三个人听到。

“有。”“的确。”……

几个人纷纷点头,爱演的史俊威和龚钰祺还摸着下把做出了一副侦探的模样,“要不要撮合一下?”

自从她被吴青峰强拉硬塞进了苏打绿的工作团队,几个人觉得吴青峰就跟长在了她身上一样。只要不忙,练团的日子两个人每天中午都会一起吃饭,絮絮叨叨的聊一些有的没的的话题。

“你们觉不觉得小兔现在很亮。”何景杨傻傻的不会接话题,硬生生的把视线又拉回到了三个人身上。

“……”五张脸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似乎是感受到了这边不太平静的气流,吴青峰睁眼望了望这边聚在一起的五个脑袋,“在讲什么啦?背着我偷偷的哦!”

“在讲八卦!”史俊威没抬头的喊了一声。

说实在话,几个人的确挺想给两个人撮合一下。眼看着几个人的年龄都过了30,刘家凯率先成为了六个人里的第一个人夫,而何景扬和lulu还有史俊威和sunny也已经水到渠成,也就是差个求婚的仪式了。这边的龚钰祺和谢馨仪还有这若真若假开着玩笑的绯闻。那……真的,就只剩下吴青峰自己一个人了。

虽然吴青峰常常笑着开玩笑说——

“就算我死了,没事啦我不是有你们吗。”

“自己一个人挺好的。”……

诸如此类的话语——但是,他们太熟了。十年的朝夕让他们敏锐的捕捉到吴青峰眼底有时候存在的落寞,那不是骗人的东西。

他是寂寞的,却也是要人陪伴的寂寞。

而且团员们一致认为,姑娘来的真的很是时候。这几个星期的相处下来,几个人也熟络的打成了一片,他们感受到了两个人之间与众不同的气氛,互相牵引的气氛。

而且,小姑娘人真的很好,也很有才华,他们都很喜欢她。

“干……干嘛。”演出结束后,吴青峰被几个人拽到后台围到了墙角。

“你是不是喜欢……”

“嘭。”

吴青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这样的反应,他听到喜欢两个字的时候,完全任凭了意识。

他想逃,他想躲。

撞开了几个人的包围,他沿着长长的走廊飞奔出了场馆。他捂着脸尽量不让过路的粉丝辨认出那是刚刚在台上光芒万丈的主唱。

吴青峰凭着本能向前冲,一直冲到了不知道离着场馆多远的一个逼仄的巷口,他才缓缓的停下了脚步。

他想逃,他才明白。

那是喜欢。

他才明白他无时不刻想在她身边,想要跟她说话,想要看着她,把她拉在身边保护着的心情,那是喜欢。

明明足够聪明的脑子,果然遇到爱情,也总是会被冲散的七零八落。

——身在其中却不能够自知。

“吴青峰!”身后突然有急促的叫声传来,吴青峰转身看过去,跑的脸颊红扑扑的姑娘,正站在他的面前。

“怎,怎么啦?”吴青峰愣愣的,居然伸手一把抱住了她,或许是被吓了一跳,怀里的人有些僵住,“他们找你讲什么了?”

“没事,我就是想安静一下。”吴青峰抱着她,或许是觉得不太妥当,他松开了怀抱退到了一个合适的距离看着对方,“有你,真好。”

习惯了说话有时就是前言不搭后语的吴青峰,她笑了笑,“有你也很好啊。”

看着近在咫尺的她,那总是带在唇边的笑,吴青峰忍不住做出了不切实际的奢求——只在她一个人身上做过白日梦一般的幻想,他奢求日子如现在一般,永远都不会变,哪怕过去几年,都像现在一般。

但是,是他变了,他终究还是想逃。

即便其他五个人闭口不谈,可是他们还是感觉到了气氛的凝滞和僵硬,吴青峰原本从容絮长的话语被什么东西卡成了一个一个短小的音节无法连接。

“青峰。”这天刘家凯实在是忍不下去,看着再一次愣在会议桌前的吴青峰,“喜欢就去追啊。”

“嗯?”吴青峰愣愣的转头看着刘家凯,眼神里闪过一刹那的惊讶,随即恢复了平静,连带着吴青峰本来应有的东西一起回来了。

但是吴青峰,他就算是再厉害再聪明,在爱情面前也终究成了那卑微的人。

平日和她交谈的时候,吴青峰即便再隐瞒,那不受控制的嘴角也总会流露出一些关于自己心意的句子。

每每这时,他总会手忙脚乱的岔开话题,可是看对面那个人,她好像根本就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对。

不知道什么时候,吴青峰置顶里那个小姑娘的备注由“北七编导”变成了“木头”。 变成了一个他再怎么明显,再怎么表示却也都听不懂的榆木疙瘩。

变成了一个独属于他自己的暧昧。

……

“青峰,过几天我就走啦。”姑娘停下手里的笔,像是思考了很久才一脸郑重的看着吴青峰,“今年的巡演也结束的差不多了,最后一场济南的也就只有几天就到。”

“我觉得,我不能总是靠你。当初要不是你让我来,我就要流落街头啦哈哈哈。”姑娘托腮看着他,房间里热热的暖气扑在整个空间里,“我准备再去考研究生。你个北七可别忘了我才只有25岁诶,还是可以继续读书上学的。”

“要,要走了吗?”吴青峰从姑娘滑动的笔尖处移开视线,心跳突的变得加快,让他有些抑制不住。

”那要加油哦。“吴青峰没有挽留,他慢慢地把手按在胸口的地方试图抚平情绪,然后一副夸张的样子——“我好舍不得你哦!!!!!!!”

“又爱演了。”她笑着拍了一下吴青峰的肩膀,“哪有这么严重又不是生离死别,有事微信联系嘛。”

吴青峰有些失落的低下头,他这次还真不是爱演了,他是真的舍不得了。以前他爱演的时候姑娘总是信以为真,可是这次却反而会错了意。

他自觉是个矛盾体,有时候想逃离自己的心意,有时候却又巴不得朝着她吼出那句没有任何机会吼出的四个字。

吴青峰烦恼于她对于这份爱的不自知,烦恼于他想要表达心意却又说不出的懦弱。

人和人之间,果然还是会不理解,果然还是会有隔阂和谬误啊。

“那我,给你写歌好吗?”吴青峰突然想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激动的拍桌而起,“就,写给你的。”

“啊?给我吗?”姑娘亮晶晶的眼里一瞬间有了期待,“被人称创作天王的吴青峰送歌欸,我也太幸福了吧。”

“哪......哪有这么厉害。“吴青峰说着摸过了架子上的笔记本,但又缓缓放下。

“我要等你看不到的时候写,被你看着写丢死人欸。”

“那我記在本子上了哦!吳青峰——欠我一首歌。”

0-5

2013.1.18 吴青峰:如果注定是一葉短箋,你會如何收藏我?『圖片』

『備忘』

2013.4.13 她考上了。

2013.5.24 她說同學們都很好,不過她有特別提到一個男生呢。

2013.10.21 今天路過他們學校,已經快要一年沒見到她了。

2014.7.26 她有男朋友了欸,我是不是......該放下了?

2016.3.20 今天是她的婚禮,去不了。

2018.4.13 今天的微博她有秒回。『圖片』

2019.1.1 太空,太空人。

『微信』

*星標朋友

*『木頭』

『我上飛機咯,要去北方演出凍死啦。』12:10PM 2013年1月18日

『今天去面試,好緊張!』06:20AM 2013年3月29日

『要加油!加油加油!』06:21AM 2013年3月29日

『我考上了!』00:01AM 2013年4月13日

『這邊的同學都很好,沒人在意我這個大齡女哈哈哈哈』07:21AM 2013年5月24日

『圖片』07:21AM 2013年5月24日

『圖片』07:21AM 2013年5月24日

『圖片』07:21AM 2013年5月24日

『你看這個男生有沒有很帥!』07:22AM 2013年5月24日

『你知不知道在別的男生麵前誇另一個男生帥是很傻的行為!』07:25AM 2013年5月24日

『準備好吃狗糧了嗎?』21:36AM 2014年7月26日

『圖片』21:36AM 2014年7月26日

『默默吃掉(破涕為笑)。』21:50AM 2014年7月26日

『(鏈接)向你發出了一份邀請。』13:14PM 2016年2月14日

『青峰有空來參加我的婚禮嗎?你要不要變裝來當我的伴娘啊?』13:20PM 2016年2月14日

『3月20有演出哎(大哭),去不了了.......』13:45PM 2016年2月14日

『那你請我吃飯我就原諒你!』13:47PM 2016年2月14日

『剛剛看到你的微博,你是要自己一個人出來唱歌嗎?那我們的最強新人一定要加油喔,不要像咱們第一次......你還記得第一次嗎,就是那個節目,你緊張的不敢說話那個。那時候我就覺得這個人怎麼傻傻的,平時看演出的時候明明很機靈嘛。內個,我也不知道還要要說什麼,總之要加油哦!青峰是最棒的的歌手!』17:05PM 2018年4月13日

『我出新歌了,要聽聽嗎,是我欠你的。』00:01PM 2019年8月30日

『青峰超抱歉!最近一直在忙孩子。』 01:30PM 2019年9月1日

『嗯……歌很好聽!還有……你真的很會比喻。』01:37PM 2019年9月1日

『不過,我著陸的時候很好,我沒有踩到你啊。星球上很溫暖,還有小王子的玫瑰花。』01:42PM 2019年9月1日

关于:

1⃣️最后一张是青峰手机里的备忘录截取和聊天记录截取,我觉得这段时间段拉的太长,不太好用语言文字描写,所以就以这样的形式呈现。

2⃣️你们觉得是呼应歌词的地方就基本就是了,我的呼应埋的都不算很深……还是文笔和功力不足(无奈)。

总之,还是十分感谢你们看到这里!(鞠躬)

箱里
曾经靠的那么近 你的舞蹈 无重...

曾经靠的那么近 你的舞蹈 无重力
  在对谈如絮 彼此牵引的日子里
只是可惜 我的环境无水 无氧气

曾经靠的那么近 你的舞蹈 无重力
  在对谈如絮 彼此牵引的日子里
只是可惜 我的环境无水 无氧气

Miko

太空人☆预告

☆小预告

☆其实是还没写完的我打算一次性放出来

☆但是又害怕你们忘了我所以来刷存在感啦

Day1

「滋……滋……」

寂静的舱内传来微弱的电流声。

两声过后归于平静,惊起的尘埃却还未落地,在半空中扬起,缓缓下落,似是期待下一次跃起。

于是片刻之后,微弱的电流声再一次响起,越来越多,混乱中终于连成词句。

Day2

「所以你现在能不能帮我看看,它们是不是特别漂亮?」

男孩下意识看向前方。

矩形窗口外仍然是漆黑的宇宙,微弱的亮光嵌在其中。

那些光束在遥远的路途上跋涉,最后只剩下那么小小的一点。

渺小却倔强地亮着。

Day6

"其实我……"...

☆小预告

☆其实是还没写完的我打算一次性放出来

☆但是又害怕你们忘了我所以来刷存在感啦

Day1

「滋……滋……」

寂静的舱内传来微弱的电流声。

两声过后归于平静,惊起的尘埃却还未落地,在半空中扬起,缓缓下落,似是期待下一次跃起。

于是片刻之后,微弱的电流声再一次响起,越来越多,混乱中终于连成词句。

Day2

「所以你现在能不能帮我看看,它们是不是特别漂亮?」

男孩下意识看向前方。

矩形窗口外仍然是漆黑的宇宙,微弱的亮光嵌在其中。

那些光束在遥远的路途上跋涉,最后只剩下那么小小的一点。

渺小却倔强地亮着。

Day6

"其实我……"

「咔——」

巨大的声响袭来。

一切归于平静。

榴莲牛奶不好念
好了,现在不仅听歌上头还可以一...

好了,现在不仅听歌上头
还可以一头闷进太空了

好了,现在不仅听歌上头
还可以一头闷进太空了

阿排
笨拙且真挚的写。 不知不觉休团...

笨拙且真挚的写。


不知不觉休团三年的期限已经快要到终点,而独自成长的吴青峰已经拥有他自己的美妙光彩了✨

笨拙且真挚的写。


不知不觉休团三年的期限已经快要到终点,而独自成长的吴青峰已经拥有他自己的美妙光彩了✨

阿排
唏嘘我们曾明灭的爱情 🌘 太...

唏嘘我们曾明灭的爱情 🌘


太空人  /  吴青峰

唏嘘我们曾明灭的爱情 🌘


太空人  /  吴青峰

Yarn
【话唠日记 n'7】 专辑具体...

【话唠日记 n'7】

专辑具体repo等以后

【话唠日记 n'7】

专辑具体repo等以后

问就是蛋
某学生难得记得记手账惹大学生活...

某学生难得记得记手账惹
大学生活好精彩好丰富好喜欢!!!

大家都要努力鸭
上自己喜欢的学校
读自己热爱的专业

也很期待我的专辑
我的太空人
你什么时候来~

某学生难得记得记手账惹
大学生活好精彩好丰富好喜欢!!!

大家都要努力鸭
上自己喜欢的学校
读自己热爱的专业

也很期待我的专辑
我的太空人
你什么时候来~

一粒麦谷
那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弹着琴的你...

那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弹着琴的你
思绪在太空中漂流
这里有云朵、有飞行、有彼岸、有境地
有一片一片摊开的心
能在宇宙中的舞台一角听你唱歌
真的很幸福✨

那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弹着琴的你
思绪在太空中漂流
这里有云朵、有飞行、有彼岸、有境地
有一片一片摊开的心
能在宇宙中的舞台一角听你唱歌
真的很幸福✨

Hermit&M
吴青峰《太空人》专辑预购版到啦...

吴青峰《太空人》专辑预购版到啦!

吴青峰《太空人》专辑预购版到啦!

Hermit&M
吴青峰《太空人》专辑预购版到啦...

吴青峰《太空人》专辑预购版到啦!

吴青峰《太空人》专辑预购版到啦!

Hermit&M
吴青峰《太空人》专辑预购版到啦...

吴青峰《太空人》专辑预购版到啦!

吴青峰《太空人》专辑预购版到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