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太空旅客

3861浏览    144参与
EC婚后观测小队队长

补卡《太空旅客》🎬

★★☆☆☆ 电影完成度还算可以,但剧情实在糟糕,简直糟蹋了这么好的背景设定,把背景设定交给诺兰,让他来写剧本重拍可以吗!本来可以拍成震撼人心的太空生死恋,却拍出了俗套爱情片的既视感。前半部分节奏拖拉,后半部分的拯救飞船本该是重头戏,却时长太短并毫无亮点。最重要的是,即使后面在努力洗白,男主唤醒女主的做法也始终罪大恶极,所以这段爱情无法触动我甚至让我感到恶心。

★★☆☆☆ 电影完成度还算可以,但剧情实在糟糕,简直糟蹋了这么好的背景设定,把背景设定交给诺兰,让他来写剧本重拍可以吗!本来可以拍成震撼人心的太空生死恋,却拍出了俗套爱情片的既视感。前半部分节奏拖拉,后半部分的拯救飞船本该是重头戏,却时长太短并毫无亮点。最重要的是,即使后面在努力洗白,男主唤醒女主的做法也始终罪大恶极,所以这段爱情无法触动我甚至让我感到恶心。

绒毛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成傻子)

推上的沙雕网友是真的有才😂😂😂

*占tag致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成傻子)

推上的沙雕网友是真的有才😂😂😂

*占tag致歉

均质钢体结构

【好兆头延伸|Passengers】Just levitate (Part.2)

---


Title:Just levitate

CP:David Tennant (actor)/Arthur

Rating:G


Summary:如果《太空旅客》(Passengers)的男主角换人演,那将是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note:本篇配对算是《好兆头》(Good Omens)的延伸,是演员本人的DT配上机器人辛老师……这样乱七八糟的组合。因为前导很完整(又很多馀)的关係,没看过《太空旅客》的小伙伴们也能理解电影主轴,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来嚐嚐这滋味有点奇妙的配对。

终于来到第二集了,如果曾经有个人说『预计拆成上下集发佈』那是幻觉,吓不倒谁的。...




---



Title:Just levitate

CP:David Tennant (actor)/Arthur

Rating:G


Summary:如果《太空旅客》(Passengers)的男主角换人演,那将是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note:本篇配对算是《好兆头》(Good Omens)的延伸,是演员本人的DT配上机器人辛老师……这样乱七八糟的组合。因为前导很完整(又很多馀)的关係,没看过《太空旅客》的小伙伴们也能理解电影主轴,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来嚐嚐这滋味有点奇妙的配对。

终于来到第二集了,如果曾经有个人说『预计拆成上下集发佈』那是幻觉,吓不倒谁的。

但这故事真的会在三集完结,我以我的哈士奇发誓。


第一集在这里:

http://playuncle1925.lofter.com/post/1d85f01a_1c678c258

一定得再推荐一次的美味视频:

【迈克尔 辛】好兆头大甜辛天使演绎机器人酒保,《太空旅客》迈克尔辛个人向剪辑





---



  如果我们的诸神,和我们的希望,都已经只是科学性的存在,那麽,或许我们的爱,也是科学性的吧。

    ── Auguste Villiers de L' Isle-Adam《The Future Eve》


  

---




  「我发誓什麽都尝试过了!」


  人类大多时候,都活在一定的疆界与理解中,末日预言截至目前都是笑话,现实的堤防从未真的被洪流冲破,暴雨总会在极大的时刻转切渐小,好似所有灾难必须的结构。恐怖的不是灾难本身,而是洪水退去、阳光露脸后,那险峻难行的满地泥沼。


  他的末日已经发生了,现在就只能挣扎着前行,或乾脆一头把自己撞死。


  「嘿!你会把我的吧檯弄髒!」


  David Tennant趴在漆亮的玻璃吧台上,浑身邋遢不堪、鬍鬚拉碴,他发出凄惨兮兮的哀号声,不顾机械人酒保Arthur不时的抱怨,用侧脸印出一个个清楚明显的狰狞污渍,好像有个痛苦的灵魂被困在这精美吧檯中一样。

  

  星际荒岛生活,第七天。


  诚如David所言,他几乎什麽方法都尝试过了──联络到地球的跨星际电话收费惊人,更惊人是讯号一来一往保守估计需要55年才能顺利传送!55年!去他的!男人也从机房中找到冷冻舱的维修指南,照着步骤研究老半天,最后只是让自己被卡在裡头足足三个小时……


  「我在指南的附录中读到,冷冻舱其实并没有办法让人『冷冻』,那还需要有『专利申请』的其他仪器才能办到……」换言之,他已经失去重新回到冷冻状态的可能。David试着摸到桌上的酒杯,却硬生生的被酒保从面前收走。


  「我想上去舰桥,把睡在裡头的船长或船务人员弄醒,看看他们有没有什麽办法解决这『意外状况』……可惜,我的权限没办法进去。」电梯只会发出刺耳的提示音,告诉他最好乖乖待在乘客可使用的公共区域。男人重重叹了口气,勉强支起身子:


  「该不会你正好有什麽办法吧,Arthur。给我一点……酒保的人生建议?」


  Arthur好整以暇地将吧檯上的污渍抹去,寻思(或着在资料库中搜寻)半晌后,偏首给了David一个眼神──


  不知从哪个世代开始,人们或多或少都得累积了一些生存的资本,练习喜怒不露、娴熟应酬盘算,带着成千上万的假面目来适应世界,久而久之自然就把本来的面貌给忘了。但Arthur的凝视永远都像秋季午后的公园般让人舒心,没有越砌越厚的脸皮、没有越绞越紧的牵绳……就只是最纯粹的那种目光。酒保缓缓道出:


  「当你错过太阳而哭泣时,你也将错过群星。」David挑起眉廓,对这段诗句露出个不置可否的神色。


  「你觉得很不快乐,因为预期的一切都变了调。」Arthur放下收中的玻璃杯,轻快地滑到男人面前:「但假使有个神灯精灵,眉慈目善地出现在你面前,要实现你三个愿望,你就会变得快乐吗?」人类很难感到快乐,因为快乐的人相信自己还能更快乐,最终不知自己追求何物,无法描绘幸福的模样。


  「David,真正迷失在宇宙中的,是你的心,而不是人。」

  

  男人发觉脑中突然一片空荡,如果现在真有个神灯精灵问他三个愿望,恐怕也一无所求。


  「威士忌……不,给我一杯咖啡吧,Arthur。」



---


  

  迷失在宇宙中也不是真的那麽不可承受,尤其你还能享受星舰中那些穷极享受的享受,不必像科幻小说中的可怜主角,被迫与稀薄的氧气、不知名的外星怪物或冰冷无垠的未知搏斗。这裡拥有你能想像到的一切,当然也包含寻常脑袋无法想像的骄奢淫逸。


  David头一个礼拜都在五花八门的高档餐厅中度过,机械人厨师的手艺无可挑剔,轰炸他胃液的食物多到可以养活驻扎在蒙马特的三千多名德国士兵。然后他想起没时间学的外语,万幸的是,整座大英图书馆和家教老师都储存在星舰图书馆的电脑──


  「日本語の勉強を……始め……たばかりです!(我刚开始学日文!)」


  经过一上午的努力,男人迫不及待地跑去十四楼酒吧和机器人酒保炫耀,途中看了两次藏在手心裡的小抄,才勉强把句子完成。


  「頑張って!一生懸命勉强さえすれば、別に難しくはありません。(加油,只要努力学习,没有什麽困难的。)」Arthur以流畅的日语亲切回应,其字正腔圆彷彿跟这门语言一同演化了数千年。机械酒保正忙着将玻璃杯擦得一尘不染,乾淨到不可思议的玻璃杯,好像随手放在桌上就会消失似的透明。


  「什麽?啥……?你会说日文?」他瞠目结舌地停在酒馆入口处。


  「船上有日本旅客呀。」


  在问出Arthur精通其他三十七门语言后,David就再也没去操作过那些生硬冰冷的电脑家教了,虽然彷生人酒保声称自己并不包含语言教学机能,但有饮料喝的教室绝对比无聊的图书馆有趣。他们除了每天早上两小时的语言教学外,做为一名表演艺术家,男人更是计画把整齣《哈姆雷特》(Hamlet)排练给对方点评。几个星期的时光转眼飞逝……


  「总觉得少了些什麽……」上一秒才断气的Hamlet马上就从酒吧的地板爬起来,他渴望某些更壮丽、更史诗的元素!「我们应该一起去看电影!顶楼的剧院比西伦敦剧院还要大个两倍。」David穿着沾染道具血(葡萄汁)的长袍,手肘靠在吧檯前提议。


  「Well……我不晓得有什麽电影,能比得上世界一流的明星亲自演出还精采?」彷生人抿起双唇,漾起那个太过甜美的微笑,这一席话,就作为对演出的喝采。


  「嘿、别逗我开心了,Arthur,整天待在这儿不无聊吗?」他想用手肘顶一顶对方,却发现吧檯的距离像片令人绝望的汪洋。


  「我有很多工作得做,你知道的……那些客人。」


  「我是这裡唯一的客人!」


  「可是、可是……如果我离开了,谁来招待客人?还有调酒、清洁……」


  「如果只有一个人有可能拜访酒吧,」男人耐心的比出左手食指,「而你跟那仅有的旅客一起去看电影……」又用右手比出另一支食指,靠拢两者,蹦蹦跳跳地远走高飞──


  「那麽,就不会有第二个客人出现,好吗?」


  话毕,Arthur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和表情,发出骇人的尖税哔哔声,那一瞬间,David以为对方就要爆炸或原地分解,但幸好在短暂的空白过后,彷生人酒保旋即恢復了原来的模样,锲而不捨地重複:


  「总之……我不能离开这裡。」


  「老天,Arthur!你、你还好吗?抱歉我不应该勉强你……」也顾不得会让闪闪发亮的吧檯染上髒污,男人用双手撑起身子翻了进去,忧心忡忡地碰了碰Arthur的额头,然后才意识到机器人不会发烧或生病。


  「噢、没事的,只是我的机能没办法处理太多冲突,我的系统设定就是得待在这儿。况且,我还被锁在轨道上呢。」他的神情相当平静。彷生人是被创造出来解决问题而非製造问题,他们注定只能接受命运、拥抱命运。可是,为什麽在David眼中,他又是看起来如此悲伤呢?


  「没关係,我有个主意!」


  当晚,自助餐厅内的顶级全息投影器消失了。取而代之是赌场旁的酒吧每天都会举办『电影之夜』的活动,参与者通常只有Arthur、David还有来清洁地上爆米花的扫地机器人。他们轮流看彼此感兴趣的电影,犹若一千零一夜般永无终结,支架起人与机械间最模煳而写意的平衡。

  


---



  David已经很久没想起地球上的旧生活了。


  意识到这件事时让他有种奇妙的感觉,男人心想,一年多前的今天,自己恐怕还在追逐、怖惧、怨恨……那种『为什麽是我?』的巨大不甘,终究变成一个个片段,他失去了旧有的生活,也失去了旧有的习惯,而那些事物都已经死了,彷彿一块架上渐渐脱水的裸麦麵包,丢了吧,没多可惜,即使难免心疼。


  他现在却可以轻易回顾,回顾自己是如何被拯救、被指引,而救赎的光亮也并非璀璨斑斓的浩瀚银河,或无光无氧的空旷宇宙,只不过是一块放在玻璃柜中,太甜又太遥不可及的草莓蛋糕。


  「Arthur!你看我今天烤了蛋糕!」


  「噢、谢谢你的贴心,它看起来非常美味,可是我……」


  培养许多新兴趣的David意外擅长烹饪,而坚持自己不需要进食的彷生人酒保也意外喜爱这些甜食。抗拒的最终结果,多半是让所有点心转化为电能以外的额外燃料……于是当天日文课又是料理的单辞和餐厅礼仪,晚上他们还看了动画电影。


  他和他的关係似乎正在变得危险,男人告诉自己:Arthur就像橱窗中的蜡製模型,看起来再晶亮美味也无法下嚥,但David依旧会在纸笔课堂间凝视对方清楚发音的唇形,或微光中比电影更加精采的表情。那些不经意的碰触、陪伴的时光、叫出口的名字……不知不觉间鲜豔轰烈的难以忽视。


  「晚安,Arthur。」


  「祝你好梦,David。」

  

  男人每天都要选择一条没走过的通道回房,当作崭新的小小探险与游戏。沿着赌场走到尽头,有座专门通往Beta大区的电梯,较为广阔的设施,例如虚拟动物园、温室或运动场都在这儿,他一离开电梯就注意到右侧一块特别晦暗的区域,那是通往天文馆的道路。


  在群星之中还要透过投影来欣赏宇宙,这件事本身就充满着后现代的讽刺和荒谬,不过躺在一大片柔软的草皮上头可说相当舒适──整座天文馆模拟成夜间郊区的模样,完美的人工植被供人或坐或躺,笼罩在头顶的群星可以调整座标和季节,当然也有语音导览介绍奥秘的知识。


  而作为船上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乘客,好处是你想睡哪裡就睡哪!David双手枕着脑袋,让仪器找到自己远在苏格兰的家乡,那些认不得的星座、叫不出名字的光点,突然之间却万分熟悉,好像缓慢忘记脸孔的初恋、陪伴你骑单车越过一条条街的童年玩伴……他所失去的,似乎如此珍贵,又每过一天,就离得更远一点。


  男人最终迷迷煳煳地睡去,午夜梦迴转醒时,孤独感毫无预警地涌上,顺着灼喉撕胸的疼痛一点一滴地扩张,最后变成证据确凿的地狱。在这座地狱逐渐变成惧生惧死时的那种恐慌前,他踏着梦游者般的步伐,双脚自己回到了十四楼酒吧。


  「见到你真好,David。但这麽晚了,需要我准备温牛奶吗?」


  David离去后,Arthur始终一动也不动地伫立在吧檯后方,直到对方的到来后才重新运转,他有办法理解失眠的概念,却不晓得如何发生。当然,作为内建完美酒保程式的机械,永远不会过问对方彻夜未眠的理由。


  「嘿、不用了。」


  男人笨拙地翻过吧台,碰翻几个挂在边缘的玻璃酒杯,成群结队的扫地机器争先恐后涌上碎片,彷彿抢食的小兽。Arthur不着痕迹地向后滑去,他没办法揣测出David的行为,有种奇怪的感受在电路中蔓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演化得又人类了一些。


  「抱歉,先让我……就这样……」


  David伸出精实的双臂,将彷生人酒保揽入怀中。记忆是如此不可靠,让他已然忘却人类拥抱起来的感觉,而Arthur几可乱真的温暖与柔软,已经填上了这块认知的空白,变成新的典范或规章。两人没有声息地均匀呼吸着,他们紧紧的拥抱彼此,紧到脑中的道德部门暂停运作因为血液数据无法供应。


  「谢谢你,Arthur。」



---



  隔天一早,David在脑海中演练了两千万种解套的话语,却没有一种能搬上檯面。他早上去了趟温室,把娇贵的玫瑰捧在手中,却又认为绿植的蓊鬱和Arthur才是绝配,当在男人还在懊恼赔罪的礼物时,就已经抱着一堆盆栽,身在Arthur的酒吧中了。


  「早安,这麽美好的一天,谁会想用来睡觉呢?」


  机器人酒保擦拭着吧檯、酒杯、一切,深邃的棕色瞳孔对上David目光时,带着不太明显的犹豫。这让男人觉得很新奇,同时也更手足无措了。


  「昨天晚上的事……我……」他的手肘碰上了一本厚重的硬皮书籍,差点让礼物倾倒。吧檯上头那本手册用烫金字写着『彷生人酒保使用指南』,还有型号与规格云云的讯息印在典雅美观的封面上。「这是什麽?」David把植物全都随手放在脚边,不敢相信此刻脑海中浮现出的臆测。


  「这是让你能把我带走的方法,David。」


  而他只消露出那个美丽从容的微笑,就能让人忘怀一切忧愁。



  

__TBC.


均质钢体结构

【好兆头延伸|Passengers】Just levitate (Part.1)

---


Title:Just levitate

CP: David Tennant (actor) / Arthur

Rating:G


Summary:如果《太空旅客》(Passengers)的男主角换人演,那将是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note:本篇配对算是《好兆头》(Good Omens)的延伸,是演员本人的DT配上机器人辛老师……这样乱七八糟的组合,非常雷人的设定,不适者请绕道(下跪

预计拆成上下集发佈,因为我把前导写得很完整(又很多馀)的关係,没看过《太空旅客》的小伙伴们也能理解电影主轴,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来嚐嚐这滋味有点奇妙的配对。


但...



---


Title:Just levitate

CP: David Tennant (actor) / Arthur

Rating:G


Summary:如果《太空旅客》(Passengers)的男主角换人演,那将是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note:本篇配对算是《好兆头》(Good Omens)的延伸,是演员本人的DT配上机器人辛老师……这样乱七八糟的组合,非常雷人的设定,不适者请绕道(下跪

预计拆成上下集发佈,因为我把前导写得很完整(又很多馀)的关係,没看过《太空旅客》的小伙伴们也能理解电影主轴,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来嚐嚐这滋味有点奇妙的配对。


但无论如何,大家都一定得看看这视频有多美味:

【迈克尔 辛】好兆头大甜辛天使演绎机器人酒保,《太空旅客》迈克尔辛个人向剪辑



---


  如果我们的诸神,和我们的希望,都已经只是科学性的存在,那麽,或许我们的爱,也是科学性的吧。

    ── Auguste Villiers de L' Isle-Adam《The Future Eve》


---


Just levitate

 



  『这裡是航班AL-0037最后一次呼叫,由纽约前往家园2号(Homestead Ⅱ)的星舰即将升空。』


  过去这三百年来纽约机场没多少变化,你能想像得到的新旧好坏全都溷杂在这数十个航厦中,一窗之隔的纸箱帐篷背后有贵宾休息室,你的名牌行李箱在地下五楼辗过老鼠尸体……这地方不尽然美丽,甚至不足够让人以它自豪,唯一不变的是广播中的温婉女声,总是能让人在这一团溷乱中感到微薄的愉快。


  『请旅客尽速前往A-15登船口。』


  因为航空科技的蓬勃发展,星际旅行早已不比前往其他国家困难,甚至因为国际情势的关係,光是从美国转机到俄罗斯的时间,就已经足够你踏上月球。


  而地球作为一切文明的起源,发展至今也逐渐面临更多更新的问题,即使能源短缺已经从五花八门的太空探索中得到舒缓,但这又平又热又挤的星球过分饱和了好几千年,就像一壶煮沸的滚水,恆久处于迸发与自我毁灭的危险平衡之间。


  于是,人们开始寻找新的机会,殖民前往宇宙、前往浩瀚的无垠之中──在首次迁徙得到空前绝后的成功之后,备受瞩目的『家园2号计画』也就由此诞生。


  「嗨、这儿还有我的位置吧?」


  身形高挑的男人跨着一双长腿走入休息室,向着柜檯前的三角锥状机械人打了声招呼。他总是改不掉向无机物说话的习惯,不过即使偶尔被人嘲笑,他也觉得没有哪裡不妥。楼上的休息室一尘不染,和溷乱的机场本身不同,这裡的色调统一、设计前卫,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银色或白色,一连串舒缓、明快的音乐迴盪在旅客之间。


  在大厅中央放有五百多座休眠舱,这还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还有共计五千多名的殖民者准备登船──他们都是来自各界的精英人士,今天就要离开地球,经过长达120年的冷冻睡眠后,抵达更远更宽阔的新世界。


  男人躺入椭圆状的休眠舱中,看似胶囊状的外壳上头写有属于自己的编号。他感觉胸膛中的心跳加速,面对如此汹涌的未知,此刻的兴奋却远大于恐惧。


  「David Tennant先生,你准备好了吗?」


  服务人员推着装有仪器的檯子欺近,他点了点头,等待半透明舱盖缓缓阖上,直到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___


 


  David被从休眠舱中唤醒时,一切都符合正常程序。


  休眠舱侧盖上的电子银幕上写着他的基本资讯,职业栏位中的「演员」二字尤其醒目,就好像宇宙裡的繁星烁烁。名牌在系统确认乘客甦醒后便黯淡了下来,整个舱座开始沿着管状轨道高速滑行,穿越偌大空旷的走廊、甲板与大厅,在经过无数扇门扉后,一名浅蓝色的立体投影女性漂浮在他面前:


  「欢迎搭乘艾瓦隆号(Avalon),经过119年又8个月的航行,我们即将抵达目的地──家园2号行星。请您在接下来的四个月中,好好享受星舰上的高品质娱乐和各项服务。」


  舱盖开启后,男人首先被运送到他的客房中,虚拟服务员的温和嗓音都听起来若即若离,彷彿尚未清醒的梦境,她只是用极其礼貌恭谦的语调继续说下去:


  「为了脱离冷冻睡眠造成的后遗症,我们建议旅客饮用大量的淡水,如感到晕眩,请先站立在原地数秒……」


  David迷迷煳煳地离开了睡眠舱,浏览了一圈『黄金级』客房,那是普通客房的乘客无法想像的穷极奢华,除去挑高的楼中楼设计外,私人泳池、King size大床、全息投影银幕……甚至还有个小小的吧檯在角落待命。

 

  「天鹰座时间,晚间八点,我们将举行一次行程说明与安全逃生讲座,请务必准时抵达C区六楼301室集合。」


  「噢、好……好的,咳咳咳!谢、谢谢!」


  声音嘶哑到不像自己,男人在剧烈咳嗽的同时,吧檯边桌的杯架上自动斟满一杯水送到他面前。待强烈的虚浮感退潮,David站在落地窗前,曾经只能仰望的漫天星座此刻垂手可得,巨大的、橘红色的恆星醒目又耀眼,在无法观测到地球的光年之外,宇宙的颜色美得令人屏息──


  这也不枉此生,不枉他离乡背井,与心爱的家人朋友道别,独自踏上陌生的旅程。那是一种出于不安现状而做出的决定,他是天赋的演员、艺术家,冒险与追求本是这类人的宿命。就好像远古以前,第一个从洞穴中迈出步伐、找到火焰的智人,铁定也抱持着和自己相似的心情。


  凝视着浩瀚良久,David手腕上的多功能通行证发出了清脆的提示音,要他十分钟后前往集合地点。捞了套合身的衬衫、换去休眠前统一配给的服装,男人哼着不成调的歌,用轻快(但还有点摇晃)的身姿开始了全新的宇宙生活──


  「嗨囉,有人吗?」


  所以当他发现堪比一座完整城市的巨大船舰上空无一人时,那种渗入骨髓的惶恐与惊愕,又是多麽鲜豔张扬。


  「嘿!任何人?有人能回答我吗?」

 

  没有任何生物回答,除去各个设施前的人工智慧导览,在David经过时发出各司其职的友好招呼声。他大步流星地跑过了餐厅、剧场、健身房……撇开群聚小动物似的服务机器人以外,整艘星舰就像座死城,说死城或许不尽然准确,因为这裡还有一名男人,他漫无目的地狂奔、呐喊、吸气吐气,心脏的跳动是如此剧烈,直到整个胸腔就像是要迸裂一样的疼痛起来,他才停下脚步。


  男人缓了口气,最终驻足于放满五千个冷冻舱的地下机房内──


  所有人都还在沉睡,广阔的空间安静且孤寂。他不可置信地穿梭在冷冻舱间,透过玻璃舱盖可见的每张脸孔无比安详,像是什麽事情都没发生,然而,对于David Tennant而言,已经什麽事都发生了。


  男人绕了几圈,找到唯一开启的冷冻舱,侧盖上的编号和他手环通行证上的完全一致。


  「不是吧……我是唯一醒来的人吗?」


  那现在就只剩下两种可能:自己醒得太早,或其他人醒得太晚?(没有遇上危险的外星生物导致全灭真是万幸)他突然想起要釐清问题并不困难,于是拍了拍腕上的多功能高科技产物将之唤醒,稍早的蓝色半透明女性立刻投影在面前。


  「您好,欢迎使用AL智慧导览,如欲事先申请任何服务,本系统……」


  「我们现在到底在哪裡!」那些话语不受控制的冲了出来,他随即咳了几声,补充:「麻烦你……回答了。」


  「我们现在位于天鹰座星云NGC-6751,距离地球约6500光年处。」人工智能女士仍然流畅地把欢迎语说完,才在系统提示音乐结束后如实回答。


  「所以……」他深深吸了口气,试图冷静下来釐清问题:「我们航行了多久?」


  「我们从地球出发后,迄今经过31年5个月又22天。」她在朗诵数字时语调变成不自然的抑扬顿挫,但对于David而言,那些一点都不重要。


  「三十一年!整趟航行不是要花一百二十年吗?为什麽我……噢。」


  David被从休眠舱中唤醒时,一切都符合正常程序……问题是他提早了天杀的九十年醒来!


  男人单手按着脑袋,靠着属于自己的冷冻舱缓缓跌坐在地,仔细回想合约中的所有内容,包含那些该死的:『不故障保证』与『全自动化设备』,假使自己能够顺利和地球取得联繫,花大把钞票也绝对要给他们写一封措辞强烈的信。


  没错!跟地球取得联繫。即使全船的人都在冷冻睡眠中,但总有办法可以联繫到地球上醒着的人吧?重拾信心的David腾地而起,询问手腕上的多功能助理该怎麽前往通讯室──

  

  艾瓦隆号除去匪夷所思的不故障保证外,船舰内的所有设施就如同宣传般的穷极奢华,像把一座城市放进太空星舰内,身边居民都是所费不赀来到这儿,享受那些在地球也能享受的享受。皇宫一样的巨轮在宇宙中、漫天的星系裡航行……


  男人冷静下来后才有心思仔细欣赏,他才经过至少三种宗教的祭坛和教堂,旁边荒谬的就是赌场,纸醉金迷的气息即使在这座鬼城也毫不保留地张扬。人在喝酒后总会做出些让自己后悔的错事,所有错事又都巧妙地结合在一起,赌场和酒吧接壤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晚上好,要喝点什麽呢?」


  David才经过吧檯,便被一个温润的嗓音喊住,男人震慑地收回跨出去的前腿,跌跌撞撞地退回了酒吧中,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伫立在吧檯内的酒保怎麽看都是活生生的人类,他穿着整齐的酒红色西服,梳理服贴的黑髮显得文质彬彬。当彼此的目光对上时,对方才停下擦拭玻璃杯的动作。


  「天哪!在这裡见到人真好,我还以为……」


  他几乎要扑上前给酒保一个热情又疯狂拥抱,然而David凑近后,才发现这名『男人』在吧檯后的下半身只有繁複的黄铜色金属支架,固定在小范围的滑轨上。「噢、你是机器人。」他努力不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伤心欲绝。


  「彷生人,精准来说。」


  这名彷生人有张带了点老派韵味的脸孔,第一眼见到绝对不会让人联想到冷冰冰的机器。那微笑还饱含一种魔力,会让你在酒酣耳热之际,心一鬆就什麽话都掉出来。


  「我是Arthur,喝点什麽吗?你看起来是喜欢威士忌的人。」


  「唉……那就给我来点威士忌吧。」David重重地坐在高脚椅上,自然地翘起一条腿,随后却发觉哪都不对劲,换了几个姿势最终还是把自己挤成一团:「对了,我叫David。」


  「好了,一杯威士忌,给愁眉苦脸的David。」


  他看着Arthur流畅地滑过面前取酒、旋盖、斟至五分满,动作一气呵成,完美而优雅,就像在欣赏某种得花大把钞票才能亲见的演出。不得不说,即使在地球,也很少能碰上如此精巧细腻的彷生人,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比真人还要真。


  「让我猜……难相处的上司?会莫名其妙大吼大叫的那种?」Arthur问起。


  「不,更糟。」男人将威士忌一饮而尽:「我的整个人生恐怕完了,就像……就像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被困在荒岛上,只不过是座天杀的超级奢华荒岛。」


  「噢、听起来确实不好受。」机械酒保敛起眼神,露出充满同情心的表情。


  「我真羡慕你是个机器。」


  「是的,我的确只是块金属,所以和你们人类不同──」Arthur并没有表现出被冒犯的样子,只是温柔地把话说下去:「谁要游戏人生,注定一事无成,而假定谁不能主宰自己,他才永远是个机器。嘿、至少你没被嵌在轨道上吧?」并以逗趣的自嘲作结。


  盯着再次被斟满的酒杯,David此刻无法明白,打动他的究竟是这一席话,还是Arthur本身。



 


_TBC.



叉烧

今天也是被辛老师榨干的一天

笑场太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也是被辛老师榨干的一天

笑场太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马可菠萝

【all辛】宕机的小酒保

继续上班摸鱼

一个群里讨论时候的宕机小梗

我搞小酒保机器人快要停不下来了


“晚上好,Jim。”柜台后身穿一袭酒红色西服的人微微倾身,微笑让他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今天想喝点什么?”


Jim一屁股坐在了吧台的高椅上,没好气地咕哝了一句,“纯威士忌,加冰。”他的十个指尖快速而杂乱无章地敲击着吧台桌面,仿佛一支巨大的交响乐团在第一天排练时没了指挥,奏出一首凌乱和破碎的奏鸣曲。


“你的酒好了,Jim。”小酒保露出一个纯良无害的微笑,轻轻把酒杯放在Jim面前。


Jim仰头一饮而尽,“哐”的一声把杯子杵在桌面上,“再来一杯。”


“我猜,心情不好?”小酒保递上第二杯后,顺手拿起了一...

继续上班摸鱼

一个群里讨论时候的宕机小梗

我搞小酒保机器人快要停不下来了


“晚上好,Jim。”柜台后身穿一袭酒红色西服的人微微倾身,微笑让他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今天想喝点什么?”


Jim一屁股坐在了吧台的高椅上,没好气地咕哝了一句,“纯威士忌,加冰。”他的十个指尖快速而杂乱无章地敲击着吧台桌面,仿佛一支巨大的交响乐团在第一天排练时没了指挥,奏出一首凌乱和破碎的奏鸣曲。


“你的酒好了,Jim。”小酒保露出一个纯良无害的微笑,轻轻把酒杯放在Jim面前。


Jim仰头一饮而尽,“哐”的一声把杯子杵在桌面上,“再来一杯。”


“我猜,心情不好?”小酒保递上第二杯后,顺手拿起了一个分明很干净的空杯子,开始漫不经心地擦拭,边擦边偷偷抬眼,瞄着Jim的反应。


“你不会懂的,”Jim挥挥手,好像挥走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你只是个小机器人,不管你被造的多么像人。”


“我可以试试。”小酒保热心地提议,没留意自己已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是直直地用自己的一双大眼睛盯住了眼前的绅士,露出一个羞怯的笑,白白的小牙露了出来,在吧台的灯下闪着光。


Jim猛地凑近,威士忌的香气喷在了他的脸上,“那你知道,想要得到一个吻是什么感觉吗?”Jim的瞳孔放大了,他看着面前笑得一脸纯真的小酒保,突然觉得屋里面为什么这么热,好像空气都在抖动。他头好痛,没想什么,就低下眼看向眼前娇艳欲滴的微张的红唇,凑了上去。


“唔...”Jim 没费什么劲就撬开了他的唇,在他的口腔内肆虐。Arthur也许是怔住了,只是被动地回应着Jim的辗转掠夺。


半晌,Jim结束了这个吻,恢复了原先的坐姿,一脸迷蒙地看着面前呼吸有些急促的小酒保,“怎么样?有什么感受吗?”他忍不住伸出手,又捏了捏他圆润的小下巴。


Arthur没有回答,只是发出了一声硬盘飞速转动的声音。他的目光涣散起来,头轻轻向两边抖了抖。“哦,他宕机了。”Jim心想,不禁轻轻笑了,“好一个纯情的小酒保。”


不一会,Arthur恢复了以往的职业微笑,向Jim微微颔首,“我不知道,Jim。但那感觉还不算坏。”


马可菠萝

【all辛】执子之手(下)

下篇的三轮车开出来了...

还是那句话,处女文,多多包涵

下篇的三轮车开出来了...

还是那句话,处女文,多多包涵

马可菠萝

【all辛】执子之手(上)

男主x Arthur 太空旅客 第一人称视角 三轮车

因为没有考证所以全凭两年前看过的印象

如果男主没有唤醒女主的故事

车在下篇

有个小小私设Arthur开始一直称呼我为先生,后面才改口叫Jim,文末会说明。

处女作 请多包涵

引子

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生,就在一艘漂泊的太空船上走到了尽头。

握着他温软的手,我用尽仅剩的力气抬眼。他琥珀色的眼眸里,映出我最后的一丝微笑。


我醒来已经三周了。

诺大的太空船,空荡荡的没有人影。好吧,其实还有一个类似人的小酒保Arthur。但他毕竟不是人,也永远不会理解我此刻的复杂心情。

我拐了个弯,跑向了那个酒吧。

吧台后面的酒...

男主x Arthur 太空旅客 第一人称视角 三轮车

因为没有考证所以全凭两年前看过的印象

如果男主没有唤醒女主的故事

车在下篇

有个小小私设Arthur开始一直称呼我为先生,后面才改口叫Jim,文末会说明。

处女作 请多包涵

引子

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生,就在一艘漂泊的太空船上走到了尽头。

握着他温软的手,我用尽仅剩的力气抬眼。他琥珀色的眼眸里,映出我最后的一丝微笑。


我醒来已经三周了。

诺大的太空船,空荡荡的没有人影。好吧,其实还有一个类似人的小酒保Arthur。但他毕竟不是人,也永远不会理解我此刻的复杂心情。

我拐了个弯,跑向了那个酒吧。

吧台后面的酒红色西服莫名地让人安心。

“早上好,这么早就起来跑步了啊。今天想来点什么吗?还是你对叫醒那位女士有了新的想法?”Arthur滑了过来,眉眼间含着温柔的笑。他歪了歪头,大概是在期待我知道他一直在期待的那个回答。

人和机器人的区别大概就在此吧,他毕竟没有人类的道德意识和情感挂念,说到底,不过是一堆硬盘和代码在运作罢了。我不禁重重地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Arthur, ”我用力揉了揉眼睛,开了口:“我不准备叫醒她了。”

“为什么呢?”Arthur眨眨眼,突然咧嘴笑了,红润的嘴唇微微翘起,露出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这是开玩笑的是吗,先生。你不是说她就是你的真命天女吗?”

“可是我不能让她为了我,断送了自己的命运。她值得更好的。”我把头埋在手间,低低地说,“我只是个孤独的倒霉蛋罢了,但她不是。”

“先生,你不孤独,你还有我呢。”抬头看时,Arthur正小小的昂首,好像对自己很是骄傲。

“你不明白...你永远不会明白,我刚刚做出了一个什么样的决定,因为你只是个机器人。Android, 你自己说的。我不孤独?没有一个人可以理解我现在的感受,我被困在一个几万人的飞船上只有我一个人醒过来,我在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机器人聊我自己的人生,而我刚刚决定了要把这种孤独维持我的一生!你觉得这算不算孤独?恩?”我渐渐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段话说完,我已经站了起来,在高声吼叫,几滴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那冰凉的触感才让我意识到,我憋了这么久的眼泪,第一次决堤了。

“听起来确实很孤独,”Arthur低下了头,拿起了一个杯子开始机械的擦拭。我们沉默了一会,我看着他,他低头擦着酒杯。我生硬的打破了安静:“一杯威士忌,谢谢。”

“哦,没问题”Arthur如梦方醒,放下了手中的布和杯子,一转身手中已是酒瓶。他垂眼倒酒,突然轻声说,“虽然我是机器人,但我可以学习人类的思维,人类的情感。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机器人,你知道的,共情和学习能力也是我的程序特色之一。”他抬起头,我看到了他漂亮的琥珀色瞳仁。“您的酒已经好了,先生。”


我醒来已经五个月了。

Arthur的情商突飞猛进,现在总是在思考着自己作为一个机器人,机生的意义究竟在哪里。

“也许让他看那些深刻的剧有点太过了”我暗暗地想,抿了口手中的威士忌。

“......所以我觉得,你今天穿的很好看。”看着对面的眯眼浅笑的Arthur,我突然有些恍惚。

“今天晚上,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陪你学习,看一部电影啊什么的。”我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但是突然,我又很期待他的回答。

“乐意至极。”

我选了一部斯皮尔伯格的老片,“人工智能”。

当屏幕上出现滚动的人员名单时,我看向身边的Arthur,出乎意料的是,他哭了。晶莹剔透的泪水滚落他的圆滚滚的,光滑细嫩的脸颊,他低声抽泣着。

“嘿,没事的”我把手搭上他的肩膀,心里有一点后悔。我从来没见过一个机器人看电影就能哭出来的,他们哭一般都是早已被编入程序,在主人需要他们陪哭的时候,从眼睛里挤出一些本质为水的液体。但是Arthur不是,他动了感情,我看得出来。感情一个机器人本不该有的东西。我究竟对Arthur做了什么....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现在算是什么,一个半人不人的怪物吗?我心里一揪,一手端着酒杯,起身想要逃离这里。

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西服袖口。“学会爱,就是会爱得这么彻骨铭心,这么痛,都不会放弃吗?”低头看去,Arthur的眼睛边缘有点红了,一双大眼睛含着泪仿佛闪耀的钻石,在屏幕的细微光亮下闪着光。

我咽了口唾沫,“是的。”

“那你和那位女士,也是这样吗?”

我张口想说是的,但却没有发出声音。也许是的吧,我从心底里这样说服自己,但事实是,我不知道。也许我们可以愉快的相处,一起陪伴对方到老,在飞船上数着对方的白头发,说不定扶养一两个孩子成长,看着他们嬉戏玩耍,最后替我们到达那梦想的终点。

也许她从一开始就会恨我,恨得彻骨铭心。

毕竟我会剥夺她原本享受幸福的权利,只为了我的一己私利。

也许她根本不觉得我有多好。

也许我也不会像之前那样为她疯狂了。事实上我现在想到她,脑海中只是些模糊的画面。我应该是醉了。我看看手中的酒杯,半杯酒中细小的气泡上升,破裂在表面。也许自己最近光顾酒吧有些太频繁了。

我忍不住又看了一眼Arthur,他仍然垂着眼在抽泣。他本不该承受这些人类的痛苦的情感的,他大可以做一个天真而又永远快乐,连假话真话都分不清的小酒保,但他为了我,做出了这么大的努力和改变。我的心一下子软了。

“嘿。”我重新坐回了他的身旁,两臂环过他的身上,缓缓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他的头靠在我的肩上,湿漉漉的泪,蹭到了我的脸颊。我把手指插进他平常梳的一丝不苟的短发,把他的发型都揉乱了。但他好像并不在乎的样子,一手按着我的胸口,把头拱在我的脖颈上,眼睫毛的震颤扫在我的皮肤上,痒痒的。

我们就这样抱着,过了很久很久。

Arthur的抽泣渐渐平静了下来。他轻轻地抵着我的胸口,把我撑开了一个距离,他低下头,小声咕哝“对不起,我失态了,这不是一个机器人该做的。”

我忍不住伸手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很舒服。“没事的,”我的手从他的头顶滑到他的脸颊,软软的触感正像我之前想象的。我轻轻擦去了他脸上的泪痕,“是我不该引你走上这条路的。”

他嗫嚅着开口,“不,我不怪您。在学了这么多之后,我也想去爱一个人,即使那么难,那么痛,即使我最后如同天使堕天时烧焦的羽毛般破碎,我也不想,做一个什么感情都没有的酒保,日复一日地擦着本来就很干净的酒杯。我想去爱,去恨,去哭泣,去在阳光下拉着自己爱人的手奔跑,我想体验生老病死,我想真正的活着。”他精致的眉头皱了起来,眼泪又一次在眼眶中打转。

“然而我不能,我只是一个机器人。而你,先生,你却能拥有爱一个人的自由。我多么羡慕你啊!”Arthur抓住了我覆着他脸颊的手,两手握住,抬头注视着我的眼睛,急切的语气喷涌而出,“教教我吧,先生,教教我如何去爱,只有你能帮我了。”

“我只有你了,先生。”

我心中涌起一股热流,一下子升上来堵在我的喉咙。我同情他,我怜悯他,我心疼他,我想要捧住他的脸告诉他你现在是我唯一的同伴了,我想要狠狠地抱住他告诉他我们现在是彼此的牵挂了,我还想...

我还想吻他。

我看着他的唇,昏暗的光线下,他饱满红润的唇微微颤动着。

“如果你想学,”我的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我倾身向他,Arthur的脸上写满了惊讶,但他没有动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我们之间的距离只剩十厘米。

我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

五厘米。

“先生...”他的嘴唇是软软的,有一丝水果糖的甜味。我不禁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精致的唇瓣。他的嘴僵硬着没有动弹,在我结束这个短暂的吻,稍稍退后一点后,我看到了他的眼睛。

那是怎样一双眼睛!

他的眼神中掺杂了无数的情感,仿佛在深渊中注视着上面的天神般虔诚,又仿佛在沼泽中渐渐下沉般无助;仿佛烈火正焚烧着他的身躯般沉浸着痛苦,又仿佛无尽沙漠中看到了远方绿洲般闪烁着喜悦。

“先生...这就是爱吗?”他舔了舔嘴唇,“我感受到了。”他笑了,我的嘴角也不自觉的牵起。

这次是他慢慢靠近了我。

他试探性地啄了下我的嘴唇,然后他的头就被我的手固定住了。我延长了这个吻,逐渐加深了它。我的舌头在他的唇间挑逗,他也马上自学成才地打开了嘴唇。威士忌的香气在他的嘴里弥漫开来,我捉住他柔软灵活的小舌头,交缠逗弄,仿佛宣示着我的主权。他的双手扶上了我的胸膛,右手渐渐向上,划过我的锁骨,我的脖颈,我的下颌,停在了我的脸上,擦去了我脸上的湿润。

湿润?

我轻轻地放开了他。

“你怎么哭了?”Arthur紧张地一下下抚摸着我的脸“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不是”我顿了一下,垂下眼叹了口气。我能感到Arthur询问的目光依然停留在我的脸上。

“我只是,太高兴了。”我挤出一个不那么让人信服的微笑。

Arthur显然意识到我苍白的借口,他再也不是那个只听字面意思的小酒保了。他把脸凑近了,让我和他对视。

“你知道的,你可以不用隐瞒什么的。”

我深吸一口气,声音颤抖着,“我会去世的,Arthur,而你可以一直活下去。之前我羡慕你可以一直活下去,而你羡慕我真正的活过一生。现在看来,你学会了爱,我却依然难逃一死。我短暂的寿命,就好像浮光掠影掠过你的无穷的一生。我不值得你那宝贵得仿佛是奇迹的爱。”

“嘘...”Arthur带上了一点微笑,“先生,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学会爱?不是随便一个人的亲吻都会有这般效果的。你给我定的计划,为我选的学习视频和文献,每天陪我聊天,不厌其烦地解决我的各种奇怪问题,还有...”他突然脸红了,眨了眨眼睛仿佛不好意思说下去。

“说下去”,我看着他。

“你很英俊。”他小声说,“即使对一个机器人来说。”

注:Arthur的内心独白和“思考机生”致敬了Rick and Morty中相应桥段。

TBC

Amethyst
在博物馆拍的。虽然拍得不大好,...

在博物馆拍的。
虽然拍得不大好,但是要强调:
这两个人站在墙上!站在墙上!!!

在博物馆拍的。
虽然拍得不大好,但是要强调:
这两个人站在墙上!站在墙上!!!

松鼠Eunice
缘分让我们相遇光年之外

缘分让我们相遇光年之外

缘分让我们相遇光年之外

笑笑smile

【all辛24H 14:00】(pwp)☀他 ☀这个咩咩叫的威尔士小sheep

双圌性,注意避雷,搞了两个:

mob x Aziraphale

mob x author

很脏,放飞,有病。不做人。

双圌性,注意避雷,搞了两个:

mob x Aziraphale

mob x author

很脏,放飞,有病。不做人。

SATItic

沙雕改图(
内含有各种私心!DTT的表情包实在太多了xxx

沙雕改图(
内含有各种私心!DTT的表情包实在太多了xxx

岚九令

推荐10部电影
p1《禁闭岛》小李子作品之一,结局出乎意料
p2《肖申克的救赎》经典电影,非常好看
p3《这个杀手不太冷》大叔配萝莉,非常甜
p4《罗马假日》赫本女神经典之作,微虐慎入
p5《模仿游戏》体验天才阿兰.图灵传奇的一生
p6《x战警》这部ec又离婚了【不是】
p7《爱丽丝梦游仙境》神奇的世界,有爱的疯帽子
p8《太空旅客》未来世界的奇迹,坚贞不渝的爱情
p9《星际穿越》看一次哭一次的科幻电影

推荐10部电影
p1《禁闭岛》小李子作品之一,结局出乎意料
p2《肖申克的救赎》经典电影,非常好看
p3《这个杀手不太冷》大叔配萝莉,非常甜
p4《罗马假日》赫本女神经典之作,微虐慎入
p5《模仿游戏》体验天才阿兰.图灵传奇的一生
p6《x战警》这部ec又离婚了【不是】
p7《爱丽丝梦游仙境》神奇的世界,有爱的疯帽子
p8《太空旅客》未来世界的奇迹,坚贞不渝的爱情
p9《星际穿越》看一次哭一次的科幻电影

墨零_

(太空旅客)Jim/Arthur

一辆小破车

链接还在评论
我怂

一辆小破车

链接还在评论
我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