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太郎太刀

16.8万浏览    296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6 23:35
GOR叔

[授权汉化]

持续不断的快乐源泉。

<本丸的湖不会枯萎,那些都是明石的泪>  

当——!

木质的乐器与钢铁的刀剑!

遇到了一起!

缘 ~ 妙不可言!

 为您带来三种爱的叫床法,三条养老院不需要叫床。

米太太twi走https://twitter.com/RiceNippon

[授权汉化]

持续不断的快乐源泉。

<本丸的湖不会枯萎,那些都是明石的泪>  

当——!

木质的乐器与钢铁的刀剑!

遇到了一起!

缘 ~ 妙不可言!

 为您带来三种爱的叫床法,三条养老院不需要叫床。

米太太twi走https://twitter.com/RiceNippon

GOR叔

[授权汉化]

<不良高校生狮子王>②

超帅高校不良传说的回归!

吸干婶婶爱情养分的夺心小偷们今天也在守护着校园

刀剑小坏坏是宇宙财富!

第一弹 第三弹  第四弹

p助太太p站走

[授权汉化]

<不良高校生狮子王>②

超帅高校不良传说的回归!

吸干婶婶爱情养分的夺心小偷们今天也在守护着校园

刀剑小坏坏是宇宙财富!

第一弹 第三弹  第四弹

p助太太p站走

髭切的裤裆为什么那么白

【本丸冷笑话系列】
由名字引发的瞎JB想————
【我好无聊】

【本丸冷笑话系列】
由名字引发的瞎JB想————
【我好无聊】

GOR叔

[授权汉化]

<天堂直通车> 

婶心一击必杀刀剑幼鹅园

咪酱闪华目击黄本羞愧难堪,

秋田懵懂不知成人世界危险

次郎老师引领新选组追剧班,

年轻母亲爱染撑起来派半边天

ユウラクtwi走https://twitter.com/_yurak

[授权汉化]

<天堂直通车> 

婶心一击必杀刀剑幼鹅园

咪酱闪华目击黄本羞愧难堪,

秋田懵懂不知成人世界危险

次郎老师引领新选组追剧班,

年轻母亲爱染撑起来派半边天

ユウラクtwi走https://twitter.com/_yurak

GOR叔

《~石切丸先生与毛绒绒们~》

为空巢老婶带来香甜梦乡预感——

高大之刃的宿命反差VS纤细的棉花糖心灵

白色よりtwi走 授权图


《~石切丸先生与毛绒绒们~》

为空巢老婶带来香甜梦乡预感——

高大之刃的宿命反差VS纤细的棉花糖心灵

白色よりtwi走 授权图


GOR叔

[授权汉化]

 携伊东大佬的作品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下品依旧→未成年酌情观看。

大包平全程睾能。披露本丸黑暗秘辛。

小龙虾兼桑剑齿虎兼桑团欺兼桑hin可爱

希望短刀群体为了自身安全主动与成年刀远离,

搬来与婶婶同住。


你们发现了那隐隐约约的日五虎的苗头了吗,兴奋。

伊东twi走https://twitter.com/ito_44

[授权汉化]

 携伊东大佬的作品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下品依旧→未成年酌情观看。

大包平全程睾能。披露本丸黑暗秘辛。

小龙虾兼桑剑齿虎兼桑团欺兼桑hin可爱

希望短刀群体为了自身安全主动与成年刀远离,

搬来与婶婶同住。


你们发现了那隐隐约约的日五虎的苗头了吗,兴奋。

伊东twi走https://twitter.com/ito_44

SpinelN

备州组一点不讲道理的理发故事。纯粹的ギャグ而已,画得很开心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喜欢

备州组一点不讲道理的理发故事。纯粹的ギャグ而已,画得很开心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喜欢

【光合作用】兰君

【喵咪乱舞】  始めた!!!


====11====

你所在之处

即我们的家


当太郎和次郎同时出现在画面里

总感觉画面不够大


新的小镇居民——宁宁登场

带来新情报

冲田君一直都在寻找清光喵

下一回 冲田组再会

=======

全部内容  请搜【喵咪乱舞】TAG

下一话2月6日左右 更新  因为要回家所以可能有一到两天的出入 

喜欢请推荐点赞XDDDD


【喵咪乱舞】  始めた!!!


====11====

你所在之处

即我们的家


当太郎和次郎同时出现在画面里

总感觉画面不够大


新的小镇居民——宁宁登场

带来新情报

冲田君一直都在寻找清光喵

下一回 冲田组再会

=======

全部内容  请搜【喵咪乱舞】TAG

下一话2月6日左右 更新  因为要回家所以可能有一到两天的出入 

喜欢请推荐点赞XDDDD


我不奇怪我很正常

继续八度太太的传奇!!! 長髮三日月!!! 馬尾左文字!!!

太刀秋田!和装日向正宗、蜂須賀虎徹、山伏国広、三池兄弟、山伏国広、三池兄弟、篭手切、信濃藤四郎、後藤藤四郎、平野藤四郎、前田藤四郎、包丁藤四郎、秋田藤四郎、毛利藤四郎、長船派

洋装同田貫、巴形薙刀、千子村正、太郎太刀、次郎太刀

via:twi@tuke_omio / 八度

继续八度太太的传奇!!! 長髮三日月!!! 馬尾左文字!!!

太刀秋田!和装日向正宗、蜂須賀虎徹、山伏国広、三池兄弟、山伏国広、三池兄弟、篭手切、信濃藤四郎、後藤藤四郎、平野藤四郎、前田藤四郎、包丁藤四郎、秋田藤四郎、毛利藤四郎、長船派

洋装同田貫、巴形薙刀、千子村正、太郎太刀、次郎太刀

via:twi@tuke_omio / 八度

梧桐夜子🐾

【刀剑乱舞】对他们说三次“请对我撒娇”

*终于赶在十二点之前了万岁

*日常ooc预警


—————————————————————


【药研】


—“请对我撒娇”

“嗯?”

他手头动作一顿,回过头目光平静的看了下你


—“请对我撒娇”

将配置到一半的药剂放到身侧的地面上,他推了推眼镜,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唇角略微勾了勾


—“请对我撒娇”

“知道吗大将”

药研将腿盘起,手肘撑在了大腿上,似笑非笑的朝你望来一眼,他摇头轻声感叹,声音里带着几分说不清的纵容


“你现在就是在撒娇啊……”

眉眼微展,镜片后的紫眸转瞬漾开浅浅涟漪...


*终于赶在十二点之前了万岁

*日常ooc预警



—————————————————————



【药研】


—“请对我撒娇”

“嗯?”

他手头动作一顿,回过头目光平静的看了下你

 

 

—“请对我撒娇”

将配置到一半的药剂放到身侧的地面上,他推了推眼镜,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唇角略微勾了勾

 

—“请对我撒娇”

“知道吗大将”

药研将腿盘起,手肘撑在了大腿上,似笑非笑的朝你望来一眼,他摇头轻声感叹,声音里带着几分说不清的纵容


“你现在就是在撒娇啊……”

眉眼微展,镜片后的紫眸转瞬漾开浅浅涟漪

 



【鹤丸】

 

—“请对我撒娇”

几乎没有丝毫的停顿,他猛的抬头看向你,颇为兴奋的应声

“诶是吗”

 

—“请对我撒娇”

“这可是你说的啊”

随即从地上跃起,他撩起衣袖,刻意动作夸张的摆出助跑的姿势,摩拳擦掌,似是蓄势待发。

 

—“……请对我撒娇”

“哟西!”

在高声的招呼过后,他却是在冲至你身前几步时就缓了力道,垂眼将你紧张闭眼的表情收入眼底,恶作剧得逞的付丧神忍不住扬唇轻笑

张开了怀抱将你揽入怀中,垂下的纤密眼睫依旧挡不住他眼底的清浅笑意,耀眼的金色之中,无声的晕开满目柔光

“真是的……不是你要我撒娇的吗”

 


 

【太郎】

 

—“请对我撒娇”

原本与你静默相对的神刀闻言一愣,缓了半响,他才怔怔的发出单个的音节

“……诶?”

 

—“请对我撒娇”

素来沉稳的他在确认自己并没有听错之后明显变得更为不安,腰背挺直,莫名心虚的别开视线,企图转移话题

“说起来主人最近是不是……”

 

 

—“请对我撒娇”

最后一回,他凝噎片刻,像是放弃了抵抗般无奈的低叹,覆着厚茧,惯于紧握刀柄的手犹疑着朝你的方向伸出,最终选择小幅度的扯了扯你的衣角

“……这样?”

他的声音有些僵硬

 

 

 

【鸣狐】

 

—“请对我撒娇”

“……”

很奇怪的,被提出了要求的对象反倒一脸平静,甚至来得及迅速捂住伴狐的嘴,避免震惊中的它叫嚷出会让气氛变得尴尬的话来

 

—“请对我撒娇”

他歪了歪头,看得出在很认真的思考这个突然的请求,几秒过后,眼前的人伸出没有捂住伴狐的那只手,比出那名为狐之窗的手势,边示意你摊开手掌

 

—“请对我撒娇”

手势中的狐嘴在你掌心上轻轻一点,继而自然的五指舒张,穿过指缝,同你十指扣住,隔着手套薄薄的布料,传来的是他掌心灼人的温度

你抬起头,恰好瞥见他嘴角似有若无的微小弧度

“这样……可以吗”

 




——————————————————

其实还有很多想写的【尤其是短刀】,但是时间来不及还是算了_(:з」∠)_

七夕快乐【单身狗万岁】

岚兮

为什么你没有女朋友系列

乙女向,all婶,ooc注意
既然情人节已经过了就不撒糖了,来点逗逼的。
感觉这个梗有点老了,如果撞梗的还请见谅。

へし切长谷部
“主公跟我抱怨说最近任务太多资料都要看到深夜,要是有个人能陪着就好了。”

于是心疼主公的长谷部把公文资料全都拿回了自己的房间,通宵达旦看了好几天。

一期一振
“主公告诉我出阵的时候弟弟们很无聊,都说希望有个嫂子陪他们玩。”

于是一期一振跪在审神者面前发了好几遍誓,表示绝对不会迁就弟弟们而放下任务去谈恋爱。

にっかり青江
“主公说最近她的房间好像闹鬼,一个人睡觉有点怕。”

于是青江拿着那把曾经斩杀过女鬼的胁差在审神者房间的衣橱里潜伏了一晚上,也没看到有什么鬼。

太郎太刀
“今天主公在仓库整...

乙女向,all婶,ooc注意
既然情人节已经过了就不撒糖了,来点逗逼的。
感觉这个梗有点老了,如果撞梗的还请见谅。

へし切长谷部
“主公跟我抱怨说最近任务太多资料都要看到深夜,要是有个人能陪着就好了。”

于是心疼主公的长谷部把公文资料全都拿回了自己的房间,通宵达旦看了好几天。


一期一振
“主公告诉我出阵的时候弟弟们很无聊,都说希望有个嫂子陪他们玩。”

于是一期一振跪在审神者面前发了好几遍誓,表示绝对不会迁就弟弟们而放下任务去谈恋爱。


にっかり青江
“主公说最近她的房间好像闹鬼,一个人睡觉有点怕。”

于是青江拿着那把曾经斩杀过女鬼的胁差在审神者房间的衣橱里潜伏了一晚上,也没看到有什么鬼。


太郎太刀
“今天主公在仓库整理东西,想拿柜子顶上的东西的时候够不着,问我能不能帮个忙把她抱起来。”

于是太郎太刀表示不用那么麻烦,然后自己一伸手就把东西拿了下来。


数珠丸恒次
“主公说最近战果不佳,十分烦恼,希望有人能安慰她几句。”

于是数珠丸恒次为了让审神者平心静气,给她念了一整天法华经。


加州清光
“主公说自己的指甲油总是涂不好,想让我帮她涂。”

于是加州清光表示这种事情熟能生巧,多加练习就好,并在审神者旁边一直监督着她直到涂得完美为止。


大和守安定
“主公说最近局势动荡,担心敌军夜袭,晚上一直睡不安稳。”

于是大和守安定开始给审神者进行防身术特训,将冲田总司的亲传招数都教了个遍。


三日月宗近
“主公说想见识一下天下五剑最美妙的身姿。”

于是三日月宗近便拿着本体全方位地向审神者展示了一遍,顺带讲解了一番锻造历史和刀体结构。


鶴丸国永
“主公说我的恶作剧都很小儿科,还打赌说如果我能吓到她的话就答应我一个愿望,什么都行。”

于是不服输的鹤丸国永往审神者的午饭里放了半只蟑螂后成功吓趴了她,然后提出了手下留情不要打脸的愿望。


薬研藤四郎
“大将说最近感冒发烧特别难受,连药碗都没力气端起来。”

于是药研贴心地把药汤换成了胶囊。


大典太光世
“主公让我陪她去万屋买东西。”

于是担心自己会吓到店家的大典太光世硬是说服了前田代替自己。


大俱利伽罗
“主公说她最近很寂寞,想找人聊天都找不到。”

大俱利伽罗:“哦。”


昕
☆*:。 .。.:*☆星空☆*...

☆*:。 .。.:*☆星空☆*:.。 .。:*☆

稍微细化了一丢丢

☆*:。 .。.:*☆星空☆*:.。 .。:*☆

稍微细化了一丢丢

灵魂非审阿咩

刀剑乱舞逗比向同人2 本丸里来了大太刀【太郎次郎中心】

有原创婶婶

还是逗比向


有原创婶婶

还是逗比向






  
   









 









知念一心

那些刀男们钟意的避孕套品牌

#请大家秉着认真科学的研究态度来阅读此文,若进行不正当联想,与作者无关
#这真的不是广告

————————————
烛台切光忠

Durex Air

小光忠的尺寸,其实在日本是很难买到合适的避孕套的,全民用冈本的时代,他却偏爱杜蕾斯超薄,原因当然不仅仅是因为杜蕾斯日本的那一系列江户48手广告,更多是因为——只有杜蕾斯才能满足小光忠那打破亚洲人自然生长规律的尺寸,同时大量的润滑油和超薄贴身的设计,让爱情之间没有距离,没有障碍

药研藤四郎

冈本001

冈本,以超薄,零距离触感,和没有异味感作为主打招牌,自然冈本001也完美继承了这些所有的优点,并且一跃成为了冈本系列里最薄的一款避孕套。尺寸偏小的设计非常适合药研,...

#请大家秉着认真科学的研究态度来阅读此文,若进行不正当联想,与作者无关
#这真的不是广告




————————————
烛台切光忠

Durex Air

小光忠的尺寸,其实在日本是很难买到合适的避孕套的,全民用冈本的时代,他却偏爱杜蕾斯超薄,原因当然不仅仅是因为杜蕾斯日本的那一系列江户48手广告,更多是因为——只有杜蕾斯才能满足小光忠那打破亚洲人自然生长规律的尺寸,同时大量的润滑油和超薄贴身的设计,让爱情之间没有距离,没有障碍




药研藤四郎

冈本001

冈本,以超薄,零距离触感,和没有异味感作为主打招牌,自然冈本001也完美继承了这些所有的优点,并且一跃成为了冈本系列里最薄的一款避孕套。尺寸偏小的设计非常适合药研,使用起来略微的紧绷感让他可以更好的迎接销魂入骨的瞬间,同时也不用担心尺寸过大而导致的破裂。只是,001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贵了,20元一只的价格真的可以说是土豪专用,请珍惜每一个用冈本001的药研,因为你对他而言,是愿意花重金共度春宵的人




鹤丸国永

JEX003

传说中的冈本003替代品,同样超薄的设计却比冈本长了整整7厘米,非常适合追求冈本的超薄紧绷感却尺寸过长的男士,鹤丸在使用了无数品牌的超薄以后,最终肯定了JEX003在自己心中的地位。爱她,就给她最舒适,最贴近的体验




三日月宗近

Ansell Zero

老爷爷到底是怎么发现这个澳洲品牌的,我们无法得知,毕竟他可是连skinship都知道是什么意思的时髦老人,懂点英文也不奇怪。大家都追求超薄触感时,他却喜欢上了这种中等厚度的避孕套,有效延长缴械的时间,极大提升了性生活质量。毕竟,保护你最爱的人的生活用品,只有自己使用过,才知道什么最合适




太郎太刀

HEX

太郎选择避孕套的标准,没别的,大就行,毕竟那傲人的尺寸,并不是所有避孕套都能容纳得了的。HEX惊人的20cm还有防脱螺纹设计,简直是为了大型男士的贴心设计,相对比较厚实的厚度,也能在春宵中更好的防止破裂,让意外不会发生




大俱利伽罗

Durex持久型

大俱利偏好有些香香和清凉味道的杜蕾斯,这款持久型的顶部有预装延时油,在延长缴械时间的同时,还能使x精量增大,和HEX一样20cm的长度可以满足各种大俱利的需求,但在拥有以上种种优点的同时,厚度却还保持了轻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那套却在灯火阑珊处









重弦

「刀剑乱舞」当他们发现婶婶遗忘/丢弃在卫生间里的验孕棒……(第三弹)

摸了个大鱼,摸到现在都没摸完

OOC有,不喜勿入


第一弹走这里第二弹走这里第四弹走这里


————————————————


*髭切


故意装做不知道是什么的样子,拿去问婶婶。

继而一脸无害的询问孩子父亲是谁,如果是我的话,不应该隐瞒吧。

见对方红着脸愣神,下一秒就要发火之际,迅速揽腰抱住她。

——嘛,不管怎么想,孩子父亲都是我才对。


婶婶被他抱着动不了,冷静下来表示你这个缓解气氛的理由一点都不和睦,我刚才真要气炸了。


*小狐丸


其实有一瞬间认真的想到他要有小狐狸了。

但比小狐狸重要的是婶婶。...

摸了个大鱼,摸到现在都没摸完

OOC有,不喜勿入


第一弹走这里第二弹走这里第四弹走这里


————————————————


*髭切

 

故意装做不知道是什么的样子,拿去问婶婶。

继而一脸无害的询问孩子父亲是谁,如果是我的话,不应该隐瞒吧。

见对方红着脸愣神,下一秒就要发火之际,迅速揽腰抱住她。

——嘛,不管怎么想,孩子父亲都是我才对。

 

婶婶被他抱着动不了,冷静下来表示你这个缓解气氛的理由一点都不和睦,我刚才真要气炸了。

 

*小狐丸

 

其实有一瞬间认真的想到他要有小狐狸了。

但比小狐狸重要的是婶婶。

会利用自身优势、毫无破绽的假装不知道这事情,安抚心神不宁的婶婶,并不着急点破怀孕的事情。

以后时间还多,婶婶自己说出来,或是找个适当的事情由他点明都是可以的。

 

*数珠丸恒次

 

她大概有了新的烦恼,不过这种事情又怎么能称作烦恼呢。

会拥有属于彼此血脉的子嗣在他的认知中是早晚的事情。

她的不安会由他来消除,并不需要感到慌张和犹豫,接受这个让人欣喜的事实。

 

今后的祈祷,是为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俩人。

 

*宗三左文字

 

坦率的表达自己的欣喜,直率到让婶好评。

可能太了解自己恋人,所以对于他直率的表达欣喜感到不可思议。

被反问那里奇怪,一直处于较为震惊还未回神的婶怔怔表示宗三应该是不喜欢小孩子那派的,为此还忧心忡忡不敢告诉你。

 

阿拉看来你是太不了解我了,从现在开始,再好好的重新了解我一遍好吗。

 

*龟甲贞宗

 

眼睛透过镜片亮起了光,感到兴奋和有趣。

抬手推了推眼睛,拾起洗手池边的验孕棒,唇角勾笑。

孕期也可以做,他表示有兴趣和婶尝试一下。

但前期最重要的还是尽快的安抚婶婶不安的心,让她放下心来。

 

当夜,他被婶婶踹下床了。

 

*陆奥守吉行

 

看见遗落在洗手池边的验孕棒,愣了几秒,然后傻笑了两声。

不是没想过这一天的到来,只不过有点快。

快速接受并表示非常开心,一路跑去婶婶房间,然后抱起来转圈。

本来就处于懵逼的婶婶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然后更懵。

 

非常直率却又有些笨拙的表达着自己的喜悦。

 

*大和守安定

 

他认为自己是不要孩子那派的。

但在看见验孕棒,并确认是两道杠之后,从心底漫上了喜悦。

咳,不过还是要保持冷静,现在那个笨蛋应该躲在屋子里自己发懵想着怎么和他说明吧。

光想想那个可爱的模样就让他忍不住笑。

 

安抚的工作,果然还是要交给他来呢。

 

*鲶尾藤四郎

 

觉得自己补充的一些现代相关知识还是非常有用的。

开始认真思考之前婶婶给他提的不要在浴室里唱歌的意见。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婶婶房间。

 

是时候展现他的男友力了,不能再让她觉得自己每天都在胡闹。

但是,等孩子出世后,他可以带着一起胡闹啊。

 

*太郎太刀

 

身在尘世,就会接受尘世之物。

比如谈恋爱,再比如现在……

觉得自己的接受程度可能比一直身在尘世的婶婶都要快。

虽然很开心,但表情却很平静。

正是因为这种和平时一样的神情,反倒让婶婶安下了心。

 

如今的他,好像彻底融入尘世了。

 

*乱藤四郎

 

看见验孕棒的一瞬间,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想要个女孩子呢,这样对婶婶说。

这样可以给她穿好多小裙子,留着长长的头发。

蹭进婶婶怀里,述说着未来。说的太过自然,好像一早就在期待孩子的到来。以至于这种自然的对话,让婶婶也感到安心。

 

“如果是男孩子,可以当成女孩来养吗。”

“不可以。”

 

(待续)


龟甲【沉迷婶婶,无法自拔

太郎【沉迷尘世,无法自拔

乱【穿裙子的男孩子很可爱啊,比如我,不仅可爱还是个直的


山竹切叮当
试着也玩了下那个什么测试hhh...

试着也玩了下那个什么测试hhhh

鹤丸那个打错了!!应该是〖花了三个月工资买的〗


顺便分享个测试连接→https://slot-maker.com/slot/5150/


应该是不用翻墙也可以



试着也玩了下那个什么测试hhhh

鹤丸那个打错了!!应该是〖花了三个月工资买的〗


顺便分享个测试连接→https://slot-maker.com/slot/5150/


应该是不用翻墙也可以



梧桐夜子🐾

【刀剑乱舞】生日时向刀男们要礼物【下】

*我就不该作死挖的坑

*生日明明过了还要来填这一篇心好累

上篇点这


——————————————————————


【小狐丸】


在给小狐丸梳理毛发时,我没忍住,握起了一缕顺滑的发丝,又在他无声的纵容下捏了捏他头顶状似耳朵的那两撮毛,恋恋不舍的发出感叹:“小狐丸的头发真好(wan),我也好想有这样的发型啊。”

为了方便你动作而弯下腰的小狐丸闻言,唇边挑起一抹笑来。


“有个解决的方法。”


话音未落,我感觉背后和膝间各横穿过一只手臂,接着脚下一轻,猝不及防的就被公主抱了起来,为保持平衡只好连忙环住他的脖子。

小狐丸收紧了臂,低头埋在我颈间轻笑,“我把自己送你,这样...

*我就不该作死挖的坑

*生日明明过了还要来填这一篇心好累

上篇点这


——————————————————————


【小狐丸】


在给小狐丸梳理毛发时,我没忍住,握起了一缕顺滑的发丝,又在他无声的纵容下捏了捏他头顶状似耳朵的那两撮毛,恋恋不舍的发出感叹:“小狐丸的头发真好(wan),我也好想有这样的发型啊。”

为了方便你动作而弯下腰的小狐丸闻言,唇边挑起一抹笑来。


“有个解决的方法。”


话音未落,我感觉背后和膝间各横穿过一只手臂,接着脚下一轻,猝不及防的就被公主抱了起来,为保持平衡只好连忙环住他的脖子。

小狐丸收紧了臂,低头埋在我颈间轻笑,“我把自己送你,这样算不算?”

他呼吸吐纳间,有温热的气流喷洒在皮肤上,惹来些微的痒麻感,我下意识瑟缩了下,脑子里却不合时节的蹦出另一个念头。


......


突然好想@大狸子啊......(눈△눈)

 


【平野】

   

 平野送的,是他出阵服胸前的紫藤结绳饰物。


没有提出让我弯腰的请求,站在我身前的男孩只是平静的踮起脚尖,将绕过我背后的软绳收于指缝,过程中还十分小心的没有碰到其他地方,他仰着脸,一丝不苟的绑好了绳结。

蝶状的花序似被风吹动,其上颜色由白至深,终于末尾的那抹幽紫。


完成动作后的男孩眉眼旋即舒缓开来,柔色点点侵染入他绯紫的眸中,肃穆而生辉。


“无论去往何地,我都将伴您左右。”

 


【博多】


不得不说,博多送的礼物,真的很有他的特色。


我面无表情的接过本该是沉甸甸的小判箱,盯着它空荡荡的内里,默然片刻后,瞅了瞅自信满满的博多。


“这样就可以提醒主君你少浪费多攒点钱了!”


哦。


所以你远征来的小判去哪里了呢。=  =

 


【秋田】


“秋田你知道什么叫原味丝袜吗?”仗着周围没人在,我笑眯眯的出言调戏。

算是预料之中的,有着粉色系发的男孩疑惑的歪头看着我,手在身前随着主人的心思纠在一起,眼中小心翼翼的掩着几分不安,“额....主君是想要丝袜当礼物?”


不愧是粟田口唯一的白丝天使,果然完全没get到我话中的重点。


低头看着秋田二话不说跑回房间后拿来的还没穿过的白色丝袜,我顿了顿,在他略为局促的注视下蹲身揉了揉他的脑袋,笑了笑。

“嗯,谢谢啦。”

 

【五虎退】


首先,感谢本丸。

让我在有生之年也能亲手抱到传说中土豪才养得起的老虎。


我抱起五只小老虎中最文静的那只,重量沉甸甸的像抱起了个小婴儿,它也不闹,睁着天蓝色的眼睛与我静静对视,斑纹的虎尾一下一下玩闹性质的拍扫着我的手背,有着猫科动物与生俱来的优雅与高贵。


......


o(*////▽////*)q


我默默的吞咽了下,恋恋不舍的抱着小老虎转向五虎退。

“送我好不好?QWQ”


当然只是玩笑的话语,五虎退却没有像我原以为的那样露出惊慌的表情。


身高尚不及我的男孩柔缓垂睫,涩然的抿紧了淡色的唇,有着小雀斑的脸颊上隐隐浮出薄雾般的绯色,没带护甲的那只手从对他而言过大了些的衣袖下伸出,忐忑的抓住了我的衣角。


五虎退轻声嗫嚅道:“好啊...”

“诶?”

“我的...都是主人的。”



......


糟糕。

好想犯罪。

 

 

【陆奥守吉行】


讲真。

拿到礼物的我手是颤抖着的,而内心是近乎崩溃的。


“等,等等等等等!我,我说吉行这这这这不太好吧未免太贵重了是吧?哈,哈哈哈,哈哈.....”Σ( ° △ °|||)︴

而对方的反应就是大笑着十分豪爽的拍着我的肩膀,“没关系没关系!主君要是喜欢我那里还有很多随便拿!”


“......”

我哆嗦着握紧手里被塞入的枪。


......我这算不算非法持枪?!

 


【大俱利伽罗】


“没兴趣跟你搞好关系。”

“这不是你翘掉礼物的理由。^  ^”


“..哼。”

像是不耐的拧眉,他抬手一抛,一条链子直直的落入我怀里。


深棕的链身串着一块看不出什么材质的小板块,上面刻着无法辨认的梵字,简单朴素。

“这样可以了吧。”


“......”

为什么这人送个礼物会让人莫名的火大?


 

【乱】


身为女子力高不知道多少倍的刀之一,乱正在帮我这个手残化妆。


睫毛刷精准的刷过睫毛,我下意识的一抖,刚想动作就被乱眼疾手快的按住了肩膀,他眨了眨那双青空般湛蓝清澈的眼睛,歪头嗔怪的笑道:“再稍等下哦,主人。”

为了帮我化妆,乱倾过上半身向我靠近,距离近到可以闻到他身上好闻的香甜气息,有几缕橘色的发不经意间从他耳边滑落,扫过我的脸侧,发丝交缠。


如果这时候开口向他要平角裤会不会很坏气氛?

为了摆脱不自在的感觉我努力的神游想着。


乱眯了眯眼,蓦然出声。


“可以哟。”



主人的话。

少年骤然贴近,娇软的唇瓣落在我的耳边印下痕迹。


“什么都给你。”

 

 

【江雪】


蓝雪花。

我转着花枝,细细打量着手上这刚入手的礼物。


叶色鲜绿,花色素淡,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季,也悄然的散发出几丝清凉的错意。

花语,冷淡,忧郁。


无论哪一方面,都一如它原本的持有者那般不同其他。


“别好了。”

那人宽大的袖口在收手时扫过了脸侧,我这才抬眼,目及江雪淡然如常的神色,刚想伸手去碰头顶刚拜托对方帮自己别上的花,就被他在半路反手拦下。


“会弄乱。”他微蹙起眉,不赞同道。

“...哦。”我悻悻的放弃,却发现手收不回来了。


江雪顶着满脸的超然脱俗,面不改色,顺势的就握住了我的手。

 

 

【小夜】


我还没想好要跟小夜要什么礼物。

其实我更担心的是他开口就说帮我复仇什么的。


还在沉思中,衣角被轻轻拉了几下,我刚低头看去,有什么湿软的东西从唇上擦过,迎面袭来的是若有若无的水果香气,下意识的张嘴,我愣愣的叼住了小夜递来的柿子瓣。


见我吃下了他剥好的柿子,小夜收手进怀里,掏了掏,又拿出了一个饱满的柿子,沉默的放入我的手中。


待了几秒不见我的反应,他眼中略沉,揪紧我的衣服拉着我坐下,这才低低开口。

“一起吃。”

 


【一期一振】


遇到一期时,我正抱着收集来的杂七杂八的礼物,欢快的蹦跶在回房间的路上。

也就是说。有药研的眼镜,厚的领带,骨喰的衬衣,秋田的白丝......



......


怎么办,突然有点方。Σ( ° △ °|||)︴


不过话说回来,我貌似快把粟田口一家从上到下扒完了。

难道接下来我要跟一期要裤子吗?


我自以为隐晦的扫过青年的下身,沉默着捂住了脸。

不,这个略羞耻过头了,倒不如说就是真的变态的行为了吧?!

 

幸好一期并没有注意我袋子里都是些什么玩意,他只是单纯的想来问我想要什么当礼物。

我想了想,定下了内容。


“摸摸脸就好了。”


并无多言,挺秀如竹的青年配合的俯低了身子,耳边几缕水蓝碎发随之落在他的脸侧,面带的笑容浅淡而温和,任由我缓缓碰上他的脸颊。


指下的触感凉腻而柔软,青年的皮肤简直好得不像话,在阳光下看上去几乎要发出光来,我有点羡慕的多摸了几把。

拉近的距离下,一期浅蜜色的眼眸里似乎倒映出了自己的身影。

浸润在满满一片将要化开的柔光之中,发酵出酸胀的气息萦绕在周。


正欲退离的手兀然被他反手覆住,一期略略垂下纤密的羽睫,语带笑意,“仅是这样便足够了吗,姬君?”

 


【清光】


如果不是清光在的话,大概我一年都不见得会涂几次指甲吧。

看着眼前低头正认真的为我涂着指甲的清光,我默默的想。


指甲上传来明显的凉意,柄刷扫过处,浓艳的红被依次均匀抹开。

抬起十指,在午后的阳照下,指甲上的红色泛着透亮的光泽,我不由再一次感叹着清光那令人叹为观止的指甲油技术。


“喜欢吗?”放好工具的清光撑着脸问我。

“嗯。”

“那送你好了。”

“诶?”


另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手搭在脉搏处攀附而上,他张开五指,缓慢却不容拒绝的穿过指缝,十指相扣,同色号的指甲油宛若特殊的禁锢,清光勾唇,露出一个如同猫咪般满足的笑来。


“连带着我这个涂的人,也送给你。”

 


【安定】


说完礼物的内容后,我埋下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看他。


事实证明我的厚脸皮还是分对象的,当对上一眼看上去性格温顺的安定时。

嗯,怂成狗。


一时的无言后,安定的声音在身边响起,伴随着围在脖间的柔软布料。

“这样,就可以了吗?”


戴着黑色护甲的手从眼前视线一掠而过,安定将围巾的另一头缠绕到我的脖子上,整理了几下,共同围着一条围巾的距离消除了几分平日的疏离,察觉到我偷偷摸摸的打量后,他无奈的揉了揉我的脑袋,没说什么。


我张了张口,半张脸没出息的埋入白色的围巾里,声音低弱。

“...嗯。”


超级可以的。/////

 

 

【堀川国广】


我到底在想什么呢。


口快于脑的说完那句话后,我和堀川面面相觑,气氛有些诡异。


最后还是好孩子堀川最先开口打破了寂静,看得出他启齿得十分艰难。

“...确定是,要腰带?”语调上升,明显的震惊大于疑惑。


我对着他静静的颔首。


于是堀川沉默了,我猜他大概在脑子里刷满了自家主君是不是点亮了什么奇怪的属性,但性格因素决定了他只是在内心里吐槽后,和往常一般应下了我的要求。


掀起衣服下摆,手搭上了腰间皮带,堀川迟疑的发问,“...现在就要吗?”

“你随意。”


于是他再次沉默了,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回了房。


半响,换上內番服的堀川微红着脸把自己的腰带放到我手中。

 

 

【和泉守兼定】


大概是目睹了我要来腰带的全过程,轮到和泉守时,这个明明一米八多的汉子涨红了脸,死死捂着自己腰的位置,满脸誓死不屈的看着我,咬牙开口:“这个不行!”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当我说出耳环之后,他很快又摆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震惊的望着我。

“就这样?!”


...你还想哪样哦?

 

 

【长曾弥虎彻】


“来吧,给我个大哥般温暖的怀抱。”

我面色坦然的朝长曾弥虎彻张开了双臂。


早就习惯我不按套路出牌的长曾弥倒也十分干脆,左臂一揽直接就给了我一个真汉子间的拥抱。

撞上他赤袒着的胸膛,我没忍住,悄悄的用手指戳了戳。


真结实。

 


【蜂须贺虎彻】


抱完虎哥还没走几步,一个转身,我和蜂须贺就正面对上了眼。


紫发半束,身着金色和服的青年自带贵妇气场的走近了我,目睹之前一幕的他脸色算不上好,凉薄的狭眸扫量过莫名心虚的我,他轻哼一声,到底没说什么过分的评语,只是好整以暇的从袖子里掏出一串钥匙来。


指尖一松,这小件金属物便闪着银光落入我的掌间。

“礼物,记得收好了。”


我定睛一看。


...是拖拉机的钥匙。



等等这钥匙不是是田当番轮流的吗?二姐你送给我这个真的不是因为想趁机翘掉内番吗?!!

 


【浦岛虎彻】


出于某种收集癖,我向身形相仿的浦岛提出了衣服的请求。


“唔。”

然而本以为会不假思索同意的少年却反常的皱了皱眉,他扯了扯自己敞开的衣袖,继而偷偷瞄了我一眼,苦恼道:“就算主人是平胸,穿我的衣服也不太好吧?”


......

一句话暴击。


“浦岛。”我平静的唤他。

“嗯?”

“我暂时不想跟你说话。”

“诶?我说实话而已啊?”

“出去。”

 

 

【爱染国俊】


“别乱动哦。”


爱染国俊不忘叮嘱了一句,他手上捏着的OK绷一点点的靠近我的鼻梁,在他因为过于专注而显得有些严肃的表情下,纱条压上,OK绷好好的贴在了我的鼻梁处。

因为是拜托爱染帮我把东西贴在和他同位置的地方,我一直保持着半蹲姿势,正好可以清楚的望见男孩明亮的眼中倒映出自己的样子。


两个明明没伤却贴着OK绷的家伙四目相对,接着就摸着鼻子噗嗤的笑了出来。

 


【石切丸】


眼前慈父风范的青年正弯着腰,耐心的替我理着耳畔散落的发。

他摸索着帽子旁边细细的黑色绳索,使其紧贴着脸部线条,带着厚茧的指腹滑至我的下颔,蹭过皮肤时感觉有些粗糙,同时也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


打好了结后,石切丸直起身,目光平和的注视着此刻戴着他黑色礼帽的我,像是记起了什么,嘴角带起一抹笑来。


“这么一看,真的有点像小胡子啊。”

 

 

【太郎】


朱笔点过口脂,就水化开妖艳的嫣红,在唇上不徐不缓的涂抹描摹。


绘好红唇,太郎将镜子转向我,搁笔静待我的反应。


冲着镜子看了看,不怎么涂口红的我僵硬的张着口,总觉得不太习惯,目光对上旁边人金色的瞳时,脱口而出,“太郎,抱我。”

疑惑的歪了下头,青年依言抱起了我。


没等他反应过来,我掰正他的脸凑上去,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红色的眼尾处,正义凛然。

“听好了,以后你质疑一回我能不能好好的使用你我就这么亲你一口!”


他顿了顿,手掌盖在了落下唇印的眼角默然。


几秒后,青年柔和了眉眼,低声说好。

 



——————————————————————————


终于写完了。刚好一上一下各21把刀。

憋了我至少七八个小时。生日过后再来码下篇有种莫名的心虚和羞耻,果然我不适合第一人称。

这大概也就是近段时间最后的更新了,六月高考过后订好了票,打算先去广州找我姐玩几天,等我浪回来就更新别的。


这里问一下,①刀剑喵舞第三弹;②真心话大冒险下篇;③李大砍刀后续;④找检非叔叔玩。

目前打算先把这四个补齐,想问一下大家打算让我先写哪一篇。


知らない
我的第一把大太。真想和他们永远...

我的第一把大太。真想和他们永远在一起

我的第一把大太。真想和他们永远在一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