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太鼓钟贞宗

12.3万浏览    2642参与
秦笙

刀剑乱舞「关于我们宿舍扣分那些事」[伊达组]

#故事取材于三次真实被扣分的事,落泪

#现世paro


1.

宿舍扣分了。


这是一个月以来314第一次扣分。


「地板不干净 -1」


啊,真是太悲伤了。


扣分就评不了文明宿舍了啊。


就评不了文明宿舍了啊。


文明宿舍啊。


嗐。


“肯定又是鹤丸那家伙没认真拖地吧。”烛台切冷静分析一波,得出结论。


(此时鹤正在从食堂赶回来的路上)


“喔!光坊!今天的地板是不是很干净啊!被吓到了吧我可是来来回回拖了好几遍的……”


…………


“showkdndhrjwmwd居然扣分了!真是吓到鹤了!”


“这种事情肯定只有鹤丸才干得出来的吧?我们...

#故事取材于三次真实被扣分的事,落泪

#现世paro


1.

宿舍扣分了。


这是一个月以来314第一次扣分。


「地板不干净 -1」


啊,真是太悲伤了。


扣分就评不了文明宿舍了啊。


就评不了文明宿舍了啊。


文明宿舍啊。


嗐。


“肯定又是鹤丸那家伙没认真拖地吧。”烛台切冷静分析一波,得出结论。


(此时鹤正在从食堂赶回来的路上)


“喔!光坊!今天的地板是不是很干净啊!被吓到了吧我可是来来回回拖了好几遍的……”


…………


“showkdndhrjwmwd居然扣分了!真是吓到鹤了!”


“这种事情肯定只有鹤丸才干得出来的吧?我们几个都是很认真负责的。”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早上的时候还没有这个饼干盒和这些花花绿绿的袋子的……?”


达成成就「314灵异事件」


2.

“快!打铃了太鼓钟去关一下灯!”鹤在按下厕灯的同时朝太鼓钟喊了一声。


太鼓钟飞快地跑过去,按下了开关。


“呼……赶在铃声结束之前了……不然就要扣分了……”


“看我干嘛,并不想和你们搞好关系。”


「第二天」


“???!!怎么扣分了!”


“我看看……没有熄灯……-1”


“不行!这种事一定要去找宿管理论理论!”


「宿管的场合」


“哎呀,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看错,我们几个宿管都看到你们没关灯,你们那314,灯在窗帘后面,对不对?”


几人点了点头。


“对吧,我就说,怎么可能会看错的呢……你们快回去吧,到时候查房发现你们不在房间里,就又要扣分了。”


达成成就「委屈但不说」


XR潇染

p1是一边听sada的近侍曲一边画的,

p2贞不动cp向注意避雷

p1是一边听sada的近侍曲一边画的,

p2贞不动cp向注意避雷

社区居委会退休干部张大爷

日向正宗总是不来呢……

其他短刀都锻到了,左文字也收集齐了,我就想要个日向正宗,我怎么这么难

日向正宗总是不来呢……

其他短刀都锻到了,左文字也收集齐了,我就想要个日向正宗,我怎么这么难

lan子沐
太鼓钟贞宗和药研藤四郎♥请勿使...

太鼓钟贞宗和药研藤四郎♥请勿使用

太鼓钟贞宗和药研藤四郎♥请勿使用

麒麟太郎

[刀剑乱舞] 不乐是如何

-小贞採花的故事

没相关的前篇:马上少年过世平白发多残躯天所赦


太鼓钟贞宗是一振活泼的刀。他仿佛一台空气清新机,只要有他在,空气必定是快活的。他喜欢华丽喜庆的事,讨厌平淡稳定的气氛。


可惜,本丸的审神者是一尾甘于平庸的咸鱼。

出阵不常有,更别说特命调查、地下城等活动。每天也是种田饲马,顶多算得上有趣的只有远征,可以把摸鱼的地点从田园移至郊野。


“明明只能活一次,为什么主人不活成畅游的锦鲤?非要晒干成咸鱼呢?”


太鼓钟擡望眼仰天兴叹,身体往后倾,整个人倒在木质的缘廊上。光泽的蓝色长发散满一地,挡着歌仙...

-小贞採花的故事

没相关的前篇:马上少年过世平白发多残躯天所赦

 

太鼓钟贞宗是一振活泼的刀。他仿佛一台空气清新机,只要有他在,空气必定是快活的。他喜欢华丽喜庆的事,讨厌平淡稳定的气氛。

 

可惜,本丸的审神者是一尾甘于平庸的咸鱼。

出阵不常有,更别说特命调查、地下城等活动。每天也是种田饲马,顶多算得上有趣的只有远征,可以把摸鱼的地点从田园移至郊野。

 

 

“明明只能活一次,为什么主人不活成畅游的锦鲤?非要晒干成咸鱼呢?”

 

太鼓钟擡望眼仰天兴叹,身体往后倾,整个人倒在木质的缘廊上。光泽的蓝色长发散满一地,挡着歌仙的去路。

淡紫发的付丧神怔怔地皱着眉头说:"躺在这里的你不也是咸鱼吗?"

"之定定,我可是锦鲤啊!"太鼓钟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眨着闪亮的金瞳如此说道。

"这样啊。"歌仙地敷衍应了声,然后把手上的花瓶递给太鼓钟。"不是咸鱼的话,就干活吧。给主人的花换水去。"

太鼓钟接过花瓶,单手抓住花茎掂起。淡红色的山茶花立即抖擞立直稍稍点头。然后,啪—!的一声,头掉下来了。

 

花自何时开,却自今日落。别时亦有情,教人多思绪。

大文豪歌仙理应咏唱类似的诗句,感叹花期远去、花朵消逝。可惜,微启的薄唇吐出的竟是——海豚音的尖叫。

反倒太鼓钟的脑海中却浮现这样的诗句。在太鼓钟怀疑着是否要代替文系的歌仙去葬花之际,手中的山茶花已被夺过来。

歌仙气得面红耳赤、怒发冲冠,可是当他瞧见短刀炯炯的金眸后,歌仙还是理智地压抑愤懑。虽然歌仙有着连主人也害怕的小脾气,可并不至于会对小短刀撒气。

他只是领着差点掉头的太鼓钟和已掉头的山茶花来到审神者的房间,等待发落。

最终,作为咸鱼的主人嫌麻烦,只是惩罚太鼓钟远征时採一支花就息事。

 

太鼓钟对于远征的裁决非常高兴,双手举拳高兴地喝彩:"太好了,华丽地上吧。"

 

 

雀跃地组织队伍的太鼓钟两步一跳地奔往厨房:"小光,小光,我们一起去远征吧!"

"不行!"回应他的是在烛台切身旁正在淘米的歌仙。"烛台切是本日的厨当番。"

"抱歉了!小贞。"

"没关系!反正我已决定要去采那种花,一点难道也没有!"

黑色的付丧神已听闻事情的缘由,悄悄注视歌仙的神情。"小贞,你要采哪种花?"

"我要采最华丽的花!"太鼓钟双手叉腰挺胸,昂头一脸骄傲地说:"妙蛙花!"

 

"哈哈哈!"听到意料之外的答案,歌仙不顾优雅喷笑出来。

看到不解地歪着头的太鼓钟,烛台切露出一副我家孩子就是可爱的笑容说:"小贞,妙蛙花是不存在的。"

"因为不存在,所以才华丽啊!没找过又怎知找不到?"

漠视正组织措辞的烛台切,歌仙抢先说道:"你去试试看吧,找不到的话随意撷朵花回来就可以了。"

忽略了歌仙的那句"反正你找不到也不打紧。",太鼓钟蹦跳着返回伊达组的房间。

 

 

这次的远征队成员有3人,擅长发掘有趣事物的鹤丸、队长太鼓钟,以及一脸不愉快又没头没脑跟来的大俱利。

 

一短一打一太提着便当踏上了采集妙蛙花的旅程。

 

走在路上,鹤丸看到有趣的事物会大叫着指给两人看。太鼓钟会循着鹤丸所指的方向跑去,察看究竟。而他们身后的大俱利则不作声跟随,发现有危险的话就会拽住太鼓钟的手防止他跑远。

 

三人在美丽的山茶花田中吃过午餐,可是也没有发现妙蛙花。

 

虽然就像歌仙所说的,随意撷花回去就行,无需提升任务难度。

 

可是太鼓钟却不甘如此。

 

"贞仔!贞仔!你看!"鹤丸猛然大喊。

 

太鼓钟抬头望去,引发鹤丸大叫的是悬崖上的一枝鲜红山茶花。与崖下的淡红色山茶花截然不同,是登上舞台的红裙女主角。

 

华丽极了。

 

"赛跑看看谁最先到崖上吧!"话毕,鹤丸抢先起步跑走了。

 

 

当太鼓钟奔至崖下,看到的是驻足的鹤丸。鹤丸正昂首仰视着约莫三层高的山崖。

 

这山崖的纹理和山坡的斜度对于刀男来说虽并非不可能,可还是有一点困难。但是鹤丸并不希望沾染白色的衣服,所以才止步于此。

 

看到踌躇不决的鹤丸,太鼓钟反而大步流星地走近山崖,蹬地抬手,开始攀登。见状,鹤丸抱起太鼓钟,让他在较高的位置起步。

 

崖上的花儿呼唤着太鼓钟,蜜蜂色的眸子和血色的对过眼神,确认彼此也是华丽之人。因此,太鼓钟更想得到这枝花了。

 

太鼓钟认为这枝花华丽,并非因为她的颜色与别不同。

 

在太鼓钟漫长的刃生中,目睹过的华丽之人多不胜数。拥有夸张逸话的伊达政宗、帅气的小光、充满好奇心的鹤和一匹狼似的伽罗。

 

这些人会被认为是华丽之人,也并非他们的刀派和外貌,而是因为他们所做的努力。

 

被火焰熏黑只余独眼的小光,却依然努力地保持帅气。

半生葬送在黑暗的古墓中,还是童心未泯孜孜不倦地发掘有趣事物的鹤。

窥破缘聚缘散,理解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的伽罗,却又暗自盼望着他们四人可以永远在一起。

 

不甘平淡,以自己的努力与命运对抗。

 

而这一朵在崖上对抗采花人的山茶花亦是如此。

可惜今天她将败于太鼓钟之手。

 

在太鼓钟伸手握着崖顶时,一只古铜色的手抓紧了他,把他拉上崖顶。

大俱利抢先一步抵达顶部,太鼓钟露出好奇的眼神询问后,才知道山崖的后方有一条平稳的小路。这并非困难的悬崖,那朵山茶花只不過是随手可摘的路边小花。

 

嘛嘛!至少是鲜红色的,颜色与别不同嘛!

如此想着,太鼓钟笑着采下她返回本丸。

 



三人回到本丸,看到玄关等候的烛台切,黑色的手套正攥着一枝鲜红色的山茶花。这是歌仙害怕太鼓钟找不到妙蛙花,而预备给他完成任务的花。

 

鹤丸以他的金睛火眼比对两朵花的相异之处。

红色山茶花VS红色山茶花

并无相异

 

在鹤丸正要开口把太鼓钟逗笑之际,太鼓钟已奔往烛台切跟前说:"哇!这也是朵绽放的华丽之花。两朵也送给主人吧!"

 

"小贞,记得要向歌仙君道谢。"看着太鼓钟提着两朵花跑往政务室的烛台切在背后喊道。

 

 

在政务室的歌仙瞪大眼睛非常诧异,太鼓钟竟觅得一朵与自己悉心培育的花无异的山茶花。

"哈哈!想不到吧!"太鼓钟在脸上盛开灿烂的笑容回应。

 

世间最华丽的人以身作则教会了他,世间最华丽的事物莫过于:在与平淡的命运对抗时以达观的心态所展露出的笑容。

 

看似平淡,可是却非平凡的笑容。

 

马上少年过,世平白发多。残躯天所赦,不乐是如何?

 

青春奉献马背,蓦然回首天下已成别人囊中物,剩下的只有这副身躯,可是我还是要笑着,你奈我何!

 

不乐是如何?

这并非自我安慰的说话,也非自怨自艾。而是与平凡生人对抗的华丽宣言。

 

太鼓钟盯着手中的山茶花笑着说:"很华丽吧!"

 

---

我乱译的,伊达政宗的这句"不乐是如何",大概真的是在感叹而非宣言。

各位!久等了!嘿嘿嘿,开玩笑啦。这就是传说中的填坑、诈尸!

 


白风羽落

白风独播小剧场
——『今日信息』——
本丸幽灵事件
关于上次“假酒事件”
面对烛台切的料理同队刃的态度
——『广告』——
宣群:554594243『语C群』
——『假酒事件』——
2019年11月29日
本丸突然变成KTV,歌声四起,
远征回来的各位纷纷表示走错了本丸,
据一切资料可排除嫌疑的人员为:
鹤丸国永:远征
大和守安定:远征
加州清光:远征
堀川国广:远征
萤丸:远征
药研藤四郎:远征
膝丸:远征
次郎太刀:远征
太郎太刀:远征
山姥切长义:远征
白山吉光:远征
不动行光:远征
爱喝酒的,爱搞事的,部分都去远征了
那么这次事件是谁所做的呢?
别看我,我不知道

白风独播小剧场
——『今日信息』——
本丸幽灵事件
关于上次“假酒事件”
面对烛台切的料理同队刃的态度
——『广告』——
宣群:554594243『语C群』
——『假酒事件』——
2019年11月29日
本丸突然变成KTV,歌声四起,
远征回来的各位纷纷表示走错了本丸,
据一切资料可排除嫌疑的人员为:
鹤丸国永:远征
大和守安定:远征
加州清光:远征
堀川国广:远征
萤丸:远征
药研藤四郎:远征
膝丸:远征
次郎太刀:远征
太郎太刀:远征
山姥切长义:远征
白山吉光:远征
不动行光:远征
爱喝酒的,爱搞事的,部分都去远征了
那么这次事件是谁所做的呢?
别看我,我不知道

薄暮听风
夜晚暮色笼罩,恍惚间仿佛瞥见了...

夜晚暮色笼罩,恍惚间仿佛瞥见了梦境。
路灯下拉长的影子,仍是独自一人。

夜晚暮色笼罩,恍惚间仿佛瞥见了梦境。
路灯下拉长的影子,仍是独自一人。

喧嚣与不胜

【刀剑乱舞乙女向】震惊!审神者变成10cm了!

一直想写变小(物理)梗很久了

今天借点文满足一下心愿hhhhh

 ——————————

前情:由于领域内灵力波动,审神者变成10cm左右的小人,本丸不得不每天派出一把刀来专门照顾缩小的审神者,直到时之政府派出的专员解决这个问题为止。


乱藤四郎的场合 @包包给你比小心心★ 


毛笔杆做成支撑架,挂上山姥切们提供的布料。你掀开帘子,学着现世的那些模特一样迈着猫步走了出来。“T台”是用整个办公的矮茶几布置的,很认真地铺了一条红毯——也不知道是不是清光借的。

曾经的化妆镜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当全身镜都绰...

一直想写变小(物理)梗很久了

今天借点文满足一下心愿hhhhh

 ——————————

前情:由于领域内灵力波动,审神者变成10cm左右的小人,本丸不得不每天派出一把刀来专门照顾缩小的审神者,直到时之政府派出的专员解决这个问题为止。

 

 

 

乱藤四郎的场合 @包包给你比小心心★ 

 

毛笔杆做成支撑架,挂上山姥切们提供的布料。你掀开帘子,学着现世的那些模特一样迈着猫步走了出来。“T台”是用整个办公的矮茶几布置的,很认真地铺了一条红毯——也不知道是不是清光借的。

曾经的化妆镜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当全身镜都绰绰有余,此刻放在旁边倒像是巨大的舞台转播屏。你侧头望去,正好看到自己光裸的肩膀。

乱给你设计的露肩连衣裙。

“不愧是主上!~”乱就坐在旁边,手支在茶几上,“太好看啦!”

“是乱的眼光好。”你连忙说。

变小了之后能做的事情很少,乱怕你无聊,自告奋勇说要办一个服装秀,给你做了很多漂亮的小裙子。过长的软尺被他小心地用手指缠在你身上,却还是不小心把你绕了进去。你钻出软尺的动作太急,眼看就要摔出去,却意外跌进他手里。乱的手像精美的艺术品一般纤细,却带着一点微凉的体温……

意识到自己走神的你轻咳一声,不敢看他。

“主上……”他却不满意地凑过来,声音离你越来越近。

“乱?”你抬头,正好对上他那双蓝色的眼睛。

他的眼睛像澄澈的海水一样,里面倒映着完完整整的你。

小小的,还害羞着的,你。

“啊……服装秀果然好麻烦啊。反正已经走完啦,”乱抱怨着伸了个懒腰,“主上陪我玩些别的吧?”

“那可不行,乱好不容易做的服装秀,一定要好好彩排!晚上让大家都对乱刮目相看!”你认真道。乱做了这么多好看的衣服真的太了不起了!

乱歪头看着你,笑了一下。

主上就是个大傻瓜。一想到现在你身上穿的衣服等到晚上就要展现给全本丸的刀剑男士,他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但是,总归是主上的一片心意……

你感觉到他的食指点在脑袋上。轻轻的。

“那就拜托主上啦。”

 

 


博多藤四郎的场合 @墨锁锁 

    

其实你好久没有和博多单独相处了。为了本丸的财政流水,在经营理财方面十分擅长的博多被你单独安排了电子设备,每周的工作日在本丸专用的“理财小屋”打卡炒股。

挺不容易的,工作日都要炒股,周末得和兄弟们一起跑远征,地下城活动不得不加班……

你小心地抬头看了一眼博多,电子屏幕的光映在他的脸上,可以看到他镜片角落闪过的幽蓝光线。你把视线再次转向满屏花花绿绿的曲线,不一会就觉得昏昏欲睡。

“啊咧?”博多藤四郎的声音。

你已经睡着了,抱着腿蜷缩在惯用的手帕里。

他低下头来,镜片后的眼睛认真看着你,像是在思考什么。

他想起本丸初建的那个夏天,他刚来的时候。

你就这样抱着腿躺在榻榻米上,旁边还有几个没清点完的小判箱子。

明明这次地下城收获颇丰,你却唉声叹气,毕竟本丸连一台空调都买不起。

“什么时候要是我们的小判多的能造个金本丸就好了——”夏天热的头昏,迷迷糊糊的你拉过他的手,“像金屋藏娇那样,用小判把整个本丸都,藏起来……”

你从睡梦中醒来,忽然发现自己虽然仍然躺在自己的手帕里,但是周围的环境却完全不同。你摸索着拉到一根线绳,咔哒一声,整个空间都被照亮。

用来办派对的那种线灯被悬挂在房顶上,整座屋子都在灯光下金光暗涌。

你睁大眼睛看向四周,从专门留下的“门”跑了出去。

博多藤四郎正专注地看着屏幕,好像并没有发现你已经醒了。

你转过身,却怔在原地。

是甲州金堆成的房子。

刚刚你睡在甲州金堆成的房子里。

看外观,名副其实金本丸了。

“虽然现在还不能给主上打造一个真正的金本丸,但是我会努力的!”博多有些紧张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你还沉浸在金屋的震撼之中:“没关系啊,这个就已经很厉害了!不愧是博多!”

还不够。

远远不够……

把你藏起来。

博多看着你又一次跑进“金本丸”,无奈地笑了笑。

 

 


太鼓钟贞宗的场合 @仓庚 

    

“趁着现在小光不在,我们赶紧华丽地大干一场吧!”

等等这就是你们现在偷偷出现在厨房的理由?!

你坐在小贞的肩膀上,和他一起在空无一人的厨房视察起来。今天一早光忠他们就去远征了,这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自从变小以来你的食量缩减到连以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连主食都是就着小牙签吃几口就饱了,小零食更是一口都吃不到。

太馋了。

“哦!小光今天做了珍珠奶茶大福呢!”小贞很快有了大发现。他小心地蹲下身方便你看到料理台上拜访的几个大福,整整齐齐码好的大福中有一个不小心地露了馅,明晃晃的大颗珍珠从糯米皮中探出头来。

“就它了!”你指了指那个露馅的大福。

“OKOK!”小贞将肩膀贴在料理台旁边,你借势翻到料理台上坐好。中间那个露馅大福很快在小贞的运送下从天而降,落在你的身边。现在的珍珠奶茶大福在你旁边,就像一个软乎乎,圆滚滚的懒人沙发一样。

于是你就一头栽在这个珍珠大福里了。

可是大福是露馅的大福,不是你有弹力的懒人沙发。你陷在了糯米皮包裹的奶茶味奶油里,珍珠堆在你的脚边。你整个人像陷在了海洋球乐园的泡沫球里。

见你像个小孩子似的为难起来,一边看着的小贞笑出了声。然后他伸过手指,让你搭在上面脱离这片珍珠奶油的“苦海”。你脚上都是奶油,自觉窘迫地低下头,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怀里竟然滚进了一颗珍珠。

肯定是刚才被捞的时候!你气急败坏地抱起怀里的珍珠,正对上面前小贞的眼睛。

他眨了眨眼:“主人怀里的这颗珍珠看上去更好吃啊!”啊啊,肯定是在调侃你!

你没好气道:“啊。”

他顺从地闭眼睛,张开嘴。

你小心地把珍珠投喂进去,却有点没站稳,差点要摔。感觉到你不稳的小贞立刻睁开眼蹲下身,两只手紧紧托住了你。你跌坐在他怀里,正对上他金色的眼睛。

距离太近了,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你也下意识地,亲了一下他的眼角。

 

 


平野藤四郎的场合 @Zer0 

    

已经变小有不少时间了。其实也不多,但是对于什么也做不了的你来说就是度秒如年。你趁着黎明,天蒙蒙亮,小心地捅开和室拉门最底下的纸窗,翻了出去。近侍部屋就在隔壁,以往两步就能走到的距离现在就像一场徒步远行,还得翻山越岭。

噫,早知道就等睡醒让近侍来敲门就好了!平野的话,撒撒娇说不定也会带你出去……

天亮了。早早打理好自己的平野拉开门,却停住了脚步。

筋疲力尽的你根本没法做到再跑进近侍房间去,于是就给平野来了个猝不及防的开门送“惊喜”。你睡着了,窝在他的内番服鞋子里。

平野小心地半跪下来。作为教养良好的护卫,平野的个人卫生当然是做得很好的。但是再怎么说主君躺在自己鞋子里都于理不合,平野十分为难。所幸犹豫的当口,你醒了,睁眼就看到半跪在你身前的平野。

你后知后觉地想起清晨湿气重,因为怕冷自己躲在了门口平野的鞋子里。

平野鞋子还挺软的。

你红着脸踩在他的手心,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你想去后院看万年樱。

最开始的想法当然不可能是这么近的地方,最起码也得去万屋逛逛什么的……但是看着平野的眼睛,你忽然就说不出口了。

他可是连地狱尽头都会陪你去的啊。

但是你真的忍心吗?

本丸的樱花树比以往任何一次看起来都要高大。连它最低的一根枝丫都遥不可及。

察觉到你的目光,平野将手举过头顶,托着你碰到最低的枝丫。他本来也不高,现在还踮着脚,手却是极稳的。你原地起跳,只拽下了一片粉白的花瓣。一片花瓣有什么用啊?

完全送不出手……

最后你用这片花瓣捂住了脸。

“平野……”

“您有什么吩咐?”起风了,你还挡着脸,他有点没听清你说了什么,只能把手往脸的方向收近一点。

结果你的手一个不稳,花瓣便被风带走,贴在了平野的鼻尖上。

他两只手托着你,没有办法取下这片花瓣。于是你只好代劳,将花瓣从他鼻尖揭下。

还顺手抱了一下他的鼻子。

 

 

 



(安详.jpg)

v45v45

虽然到现在也没有锻到正宗,但我竟然有毛利了耶😁😁
而且,太鼓钟贞宗是真的爱我😂

虽然到现在也没有锻到正宗,但我竟然有毛利了耶😁😁
而且,太鼓钟贞宗是真的爱我😂

XR潇染

依旧是摸鱼,

p3贞不动cp向注意

依旧是摸鱼,

p3贞不动cp向注意

戀鳴

【刀劍亂舞】本丸物語.一

警告⚠️

這篇文章是根據作者本人

即是我自己

玩遊戲刀劍亂舞的情況以及我的腦洞寫出來的

注意各種遊戲內容現實合理化

審神者的名字真的是我遊戲裏的名字

由於當時就填了這個

所以如果看文時感到別扭的我也只能說抱歉

開始的日期和服務器也是真的

刀男人們來到本丸的日期也是真的

我只是想把我現在熱愛的事物紀錄下來

畢竟也不知道自己能愛多久

還有我對刀刀們的理解跟大家也可以有差異

如果你們看到任何一點感覺不適的地方

就請你們右上點叉離開吧

如果沒有問題就可以看了


≣≣≣≣≣✿≣≣≣≣≣≣≣≣≣≣≣≣≣≣≣≣≣≣≣≣≣≣≣≣≣≣...


警告⚠️

這篇文章是根據作者本人

即是我自己

玩遊戲刀劍亂舞的情況以及我的腦洞寫出來的

注意各種遊戲內容現實合理化

審神者的名字真的是我遊戲裏的名字

由於當時就填了這個

所以如果看文時感到別扭的我也只能說抱歉

開始的日期和服務器也是真的

刀男人們來到本丸的日期也是真的

我只是想把我現在熱愛的事物紀錄下來

畢竟也不知道自己能愛多久

還有我對刀刀們的理解跟大家也可以有差異

如果你們看到任何一點感覺不適的地方

就請你們右上點叉離開吧

如果沒有問題就可以看了


≣≣≣≣≣✿≣≣≣≣≣≣≣≣≣≣≣≣≣≣≣≣≣≣≣≣≣≣≣≣≣≣


        二〇一九年二月五日,石見國,時之政府大樓。


        「主大人,您好,我是狐之助,是時之政府委派下來專門為審神者服務的管狐,主要任務為告知審神者的工作,以及傳遞上面下達的指令和訊息,以後就是專屬您的輔助者。」


        「根據您日前上交的報表,這個就是您選擇的初期刀。」


        「主,您好。我是加州清光,以前是沖田總司先生所持有的刀,現在是您的本丸的第一把刀,我果然還是被您愛著的吧。」坐在女生對面的青年樣貌精緻,從頭髮到鞋子,無一不顯示出他對外表的重視,但是最讓人沒辦法忽視的是,那雙在說最後一句的時候帶著期待的眼睛。


        「您好,我是Emi,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主了。」女生柔和地回應。


        加州清光得不到Emi的回答,稍微有點失望,但是想到只是第一次見面,這樣追問實在有點失禮,於是調整好心情,立即就笑著提議大家先到分派到的本丸,再繼續其他的事務。


        在路上,Emi並沒有說話,眼神也四處飄著,沒有焦點。加州清光有點在意,新的主是不是不喜歡自己?是不是後悔選擇了自己?不過當他看到女生不停抓著自己的衣角反復扭磨,他當下馬上鬆一口氣,大概是在緊張而已。


        Emi到底是不是在緊張?答案是肯定的。她腦海不斷浮現剛才加州清光有點失望的表情,她有點抱歉,但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她是在一次無聊得快發霉的時候從妹妹口中得知審神者和刀劍男子的存在的,後來經過介紹,她點入政府以某職員的任職地點及日常作主題的招聘宣傳紀錄片,發現一個她兩年前就見過的美人,當時她不在意,再次見到卻忍不住想看他開心地笑起來的臉。為了這個,她才成為審神者的,而初期刀的選擇也只是因為妹妹特別提及過才確定下來的,當然她也不是不喜歡加州清光,只是跟他所期望的,似乎還有點距離。


        到達本丸之後,狐之助開始他的責任,一邊帶著Emi和加州清光參觀本丸,一邊順便解說審神者的日常工作。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出陣。安排刀劍男子入隊,結成隊伍,委任隊長,然後出陣,消滅歷史修正主義者,保護我們的歷史。」


        「其次是手入,戰鬥必定會有損傷,只要顯示身體狀況的數據報告血量在1以上就不會喪命,送入手入屋即可。不過刀劍男子通過審神者的靈力顯現之後,已經再不是只有靈體的付喪神,而是擁有肉體的人類,所以痛感以及受傷後一切可能的並發症都是存在的,雖然說按規定只要手入完畢一切就會恢復,但受傷期間的記憶仍然會存在,身體也會記得那種感覺,所以如果想要減少刀劍男子痛苦的時間,可以使用加速符使手入屋的陣術的力量大大增強,馬上完成手入。」


        「其三是鍛刀,這個是鍛刀屋,裡面有一個刀匠會負責打造刀劍,主大人只要把決定好數量的資源交托給他,他就會為您鑄造出不同的刀劍,您只要為鑄造出來的刀劍付上靈力,使其顯現即可,如果不介意,這個工作可以交由刀劍男子甚至刀匠幫忙,主大人只需要把靈力付在符紙上供他們使用即可。為了確認主大人清楚如何付上靈力,現在請您試鍛一次刀。」


        Emi靜靜地看著已經點好的四種各50個的資源,從分散的資源變成了一把短刀,她輕輕付上靈力,然後等待眼前會出現個怎樣的人。


        「我是太鼓鐘貞宗!華麗地大鬧一場吧!」


        身穿白衣、披著藍色披風的少年宛如一個小王子,從笑容和動作則明顯透露他滿滿的活力,感染力很強,讓人見到他就忍不住想要跟著一起高興起來。


        雖然由於宣傳紀錄片只看了第一季的首三集,所以並不清楚太鼓鐘貞宗是把怎樣的刀,甚至可以說是其實連他的存在也不知道,但是少年的可愛讓Emi下意識跟他親近起來,她笑著介紹了自己,又跟加州清光和太鼓鐘貞宗說了些話,她看著眼前的兩個人相談甚歡、狐之助也偶爾搭幾句話的樣子,她有點期待往後的日子了。


        「雖然我們聊得很開心,但是主還有工作的吧。要開始準備了!」加州清光輕輕提醒了一句。


        Emi立刻回過神來,請狐之助帶她去她的房間查閱任務表,準備正式開始審神者的責任。


        然而,在走過門口的那條走廊時,太鼓鐘貞宗突然停下腳步。


        「那裡是有些什麼嗎?小門旁邊掛了一個『捌』的牌子啊。」他指向本丸大門旁邊的一個小房子問道。


        「抱歉,忘了介紹,那裡是本丸的郵箱,由於本丸接收的文字訊息一律由我傳達,所以郵箱一般寄存的都是比較大型的實物包裹,例如資源、札或者未顯現人體的刀劍等,為了提供足夠的空間存放,因此特意建成比較寬闊的小倉庫式樣。」


        「那麼就是裡面有八件郵件的意思吧?我們去看看吧。」


        一行人走過去,打開門後見到編號一至八號的架子上都各自放著一把刀。


        「狐之助,這是?」Emi有點疑惑。


        「是剛才公告欄榜示的那個吧!」太鼓鐘貞宗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聽說時之政府前一段時間剛好通過了一個電影的計劃,整個審神者業界現在都處於普天歡慶的氣氛,上面更下令派遣所有審神者八把刀與眾同樂,剛剛公告欄上也有那個海報,這個大概就是那個吧。」加州清光回想一下在時之工作時聽回來的消息後回答。


        「沒錯,就是那個。那麼請主大人為這些刀付上靈力吧!」狐之助附和說。


        不久,面前出現了八個刀劍男子,有的在活動自己的身體,有的在觀察周圍的環境,有的在逗弄狐之助,有的在發呆,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


        「你們好,我是這個本丸的審神者Emi,之後就是你們的主了,請多多指教。」


        反應過來的刀劍男子也陸續開始自我介紹。


        「我名為壓切長谷部,只要是主的命令,無論是什麼我都會為您完成。」灰髮的男人右手放在胸前,微微鞠了個躬,自信地笑了笑。


        「骨喰藤四郎。抱歉。記憶幾乎全都沒有了。」銀髮的少年面無表情,眼神卻流露出他的認真。


        「山姥切國廣。⋯⋯你那是什麼眼神,介意我是仿造品嗎?」白色的布幾乎掩蓋了少年的整張臉,只是說到後面的時候,他有點緊張地抬起頭盯著主,露出一雙漂亮的碧瞳。


        「日本第一的槍,日本號。現在拜訪。你,在我來之前喝了多少杯啊?」高大的男人隨意地笑了笑,輕輕把手上的酒瓶拿高一點搖了幾下。


        「我是古備前的鶯丸。關於名字的由來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嘛總之多多關照。」綠髮的青年微笑著向主的方向歪歪頭。


        「三日月宗近。打除刃紋較多的緣故,被稱為三日月。多多指教。」藍髮青年露出矜持的笑容對主點點頭。


        「喲大將。我呢,是藥研藤四郎。和兄弟們一起,都多多關照了。」看起來十分清秀文靜的少年以低沉的聲音豪爽地向主打了個招呼。


        「……嗝。我是不動行光。織田信長公最為喜愛的刀!怎樣,認輸了嗎~!」臉色微紅的少年在提起前主的時候露出了自豪又思慕的神情。


        「不動行光⋯⋯。麻煩你不要在主面前提起那個讓人感到不快的男人可以嗎。」壓切長谷部聽到不動行光的說話後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


        「你是⋯⋯嗝。壓切⋯⋯長谷部?真是奇怪的名字呢⋯⋯不對嗝!你憑什麼這樣說信長大人啊!」不動行光衝到壓切長谷部面前怒吼。


        「好了不動,別吵了。壓切你也是。」藥研藤四郎伸手拉著不動行光的後衣領。


        「請叫我長谷部!」壓切長谷部抿抿嘴。


        「你還是那麼抗拒別人叫你壓切啊!」日本號笑著拍拍壓切長部的肩膀。


        「哈哈哈,很久沒見了骨喰。」


        「抱歉,我們以前認識?我不記得你是誰了。」


        「哦哦⋯⋯」


        「⋯⋯」


        在自我介紹之後順勢聊開的刀靈們,有些好像還是老相識啊,真是一群很有個性的刃呢!Emi露出高興的笑容,拍拍手,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然後向大家說明接下來要負責的任務。


        他們現在共有十人,而一個隊伍最多可以有六人,Emi先組織好作為主要戰力的第一部隊,初期刀加州清光擔任隊長,其餘隊員為藥研藤四郎、骨喰藤四郎、壓切長谷部、日本號和三日月宗近;至於第二部則等待第一部隊出陣時撿到的刀,還有日課緣故會在鍛刀屋出現的三振刀顯現之後再作決定。


        第一部隊在裝備好刀裝之後就一起出發去函館出陣了,留下來的就跟Emi一起去鍛刀屋迎接新的伙伴們了。由於還不清楚鍛刀的資源的分配和運用,以及擁有的資源有限,所以這三次的鍛刀同樣是各種資源50個,因此顯現的刀也很理所當然地是三把短刀。


        「我是愛染國俊!我身上可带著愛染明王的保佑咧!」紅髮的小孩健氣地笑著。


        「我是信濃藤四郎。在藤四郎兄弟中也是被秘密珍藏著的孩子哦。」紅髮的少年顯得斯文秀氣。


        「我是亂藤四郎哦。……吶,想和我一起亂來一場嗎?」是一個看起來很像女孩子的橙髮年輕人。


        「看來今天紅色系比較多啊。你們好!我是Emi,你們新一任的主,希望以後可以好好相處!」


        打過招呼後,Emi組成以太鼓鐘貞宗作為隊長所帶領的第二部隊,隊員為鶯丸、不動行光、信濃藤四郎、愛染國俊和山姥切國廣。第二部暫時主要負責遠征任務,待更多刃來到本丸的時候再作更動。


        良久,第一部隊順利完成任務歸來,六人幾次的出陣除了提高了自己的練度外,還為大家帶來了新的同伴。


        「我的名字是前田藤四郎,將永远服侍您。」棕髮的孩子溫柔認真的態度讓人不由得心底一軟。


        「我是秋田藤四郎。能到外面来我很興奮。」粉髮小孩笑容滿滿。


        「我是五虎退。那个……没有擊退。對不起,因為老虎好可憐啊。」小孩一邊頭髮遮眼,抱著老虎的手微微收緊,雙腿呈內八狀,聲音弱弱的。


        Emi安排第一部隊先去休息,然後帶著亂藤四郎和另外三個新刃走到廚房。


        由於新上任的審神者基本上光是處理工作業務已經有點手忙腳亂,所以生活上時之多少會給予幫助,食物就是其中之一。一座全新的本丸,田地理所當然也是全新沒有人動過的,連想找一株花也難,草倒是有不少,但是初期的本丸人手不足,內番方面也只能先暫且放下。因此,時之會承包新任審神者首一個月的食物,一個月過後就請自行解決。不過,一個月後本丸的一切都已經上了軌道,所以就算農田未結果,也可以到萬屋用小判購買所需的食材和物資。


        回到廚房,Emi想著大家出陣也辛苦了,不吃點東西補充一下能量真的不太行。詢問過後得知四個小孩都不會做飯之後,Emi就決定讓他們打打下手,負責切材料,Emi給他們各自示範了怎樣切各自的食材,在他們漸漸掌握之後,Emi也開始處理煮這個步驟了。Emi雖說不是完全不會做飯,但也算不上做得很好,充其量煎炒炸烤焗煮每種會點最基本的,所以她選擇做點沒什麼技術含量的——咖哩飯。咖哩飯,只要有水有米有肉有菜有調味有咖哩磚,再加上看著火不煮焦,就不可能難吃的食物,保險而且穩妥,Emi心裡為自己點了個贊。


        隨著飯菜逐漸煮熟,香氣也開始四散開去。原本坐在房間休息的第一部隊,以及剛結束遠征回來的第二部隊,在稍為收拾過自己後都迫不及待地快步走向吃飯的大廳。


        大廳裡的是已經出了廚房的審神者和四把短刀,還有些陸陸續續出現的刀劍男子們,他們一些一起搬著長飯桌,一些就負責擺放碗碟餐具,還有一些幫忙分飯菜,一切有條有理。


        在準備好一切之後,各個人都坐在飯桌前,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動。


        「我要開動了!」Emi首先動起來,雙手合十,開口道,然後就拿起匙羹開始吃飯。


        刀劍男士們看到Emi的動作之後,猶豫了一下,便陸陸續續地模仿她的行為。伴隨著散亂的「我要開動了!」,大廳裏響起了各種驚喜不已的感嘆:「好好吃啊!」、「這是什麼?!」、「很有趣的感覺啊!」、「這就是人類需要的吃飯嗎。」⋯⋯


        Emi吃完後,看了一下在添飯的一些刃,開口提醒了一下:「人類的身體會餓,所以需要吃東西來補充能量;同時,人類的身體也會飽,肚子有點漲漲的、好像撐著的感覺就是飽了。如果飽了還強行塞東西進肚子裏,會很不舒服的,嚴重的還會病呢!要是飽了,真的千萬不要勉強自己繼續吃啊!」


        聽到這段話,有些原本高舉著飯碗等添飯的短刀,都臉紅紅地拿著碗放回到桌上,有點可惜又有點害羞地笑了笑。


        午飯後,大家又重新開始早上負責的工作,不用出陣和遠征的就跟主一起收拾大廳和洗餐具。


        收拾完畢,留守番的各位又閒下來了。想起短刀們剛顯現就被自己拉去幹活的事,Emi決定餘下的時間就用來讓他們到本丸四處走走,熟悉一下環境。


        「這裡就是鍛刀屋!」


        「是有很多新人會出現的地方嗎!」


        「對啊!」


        「我們剛剛也是在這裡出來的呢。」


        「這邊是手入屋,受傷到這裡就沒事了!」


        「真的很神奇呢。」


        「畢竟我們是靠主的靈力才擁有人的身體的嘛。」


        「還有這兒就是⋯⋯」


        「這邊也⋯⋯」


        「⋯⋯」


        參觀完本丸之後,出陣的各位也回來了,他們和短刀們都一起去了休息,而Emi則獨自一人繼續在本丸瞎逛。


        再次路過公告欄的時候,Emi這次認真地看了所有的通知一遍,她發現時之正好發佈了一個額外任務——退治潛伏在都城中的鬼。她看了一下任務的介面,見到對練度並沒有特別的要求,即是任何等級都可以,她想:這樣的話,這個任務做一下也無妨吧。因此,她就安排第一部隊在一個小時後出發。


        第一部隊出陣後,剩餘的刃都在休息。冬日暖陽高照,在這悠閒的午後時光,大家都顯得懶洋洋的,本丸也因而格外寧靜。突然,輕微又急促的腳步聲逐漸接近。


        「主大人!主大人!第一部隊傳來消息,全員重傷!」是狐之助的聲音。


         「馬、馬上把他們傳送回來!!!短刀趕快準備手入用的資源和加速符,其餘的跟我到門口扶他們進手入屋!!!!!」


         一陣手忙腳亂的騷動之後,整個本丸再次恢復幾個小時前的平靜。然而,Emi的內心卻一點也不平靜。她不敢直視手和衣服上沾到的血跡,可是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想到剛剛第一部隊全員滿身鮮血、為傷痛苦難受的模樣,她宛如親身體驗那種處於瀕死邊緣的狀態,感覺自己的心臟被揪緊,隱隱發疼。


        Emi走到手入屋,深呼吸一下,輕敲幾下門。


        「我是審神者。⋯⋯可以進去嗎?」


        「主?請進來吧⋯⋯」房裏傳來有點緊張的男聲。


        Emi打開房門之後,見到他們已經完全沒有剛才傷勢嚴重的任何痕跡了,他們分散在房間的不同位置,用力拉伸自己的筋肉或者輕輕拍打、按摩自己的手腳,在Emi踏入房間的那一刻,他們都停止自己的動作,抬起頭注視著她。


        Emi跪坐在他們面前,彎下腰,沉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主???主怎麼⋯⋯該道歉的是不能完成主的命令的我們啊⋯⋯」他們有點不解又懊惱不已。


        「這次是我的疏忽大意,你們完成不了任務也是我的緣故,而且我還讓你們全隊都重傷,這是我的失誤,也是我的責任,在第一天上任就犯下這種過錯,於公於私我也應該道歉。」Emi一臉嚴肅地看著他們。


        「主,我們是刀劍,是為主人所用的物品,我們的經歷是取決於主人的。不管是被珍而重之,還是被毀壞,這些就是我們的身為物品身不由己的命運,這樣很正常。」三日月宗近淡淡地回應,其他刃也一臉贊同。


        「不!這並不正常!雖然你們本來是刀劍,可是你們在歷史和歷任主人的影響下,形成了靈體,成為了付喪神,現在還得到我的靈力支持而得到人體,你們已經不是不能控制自己命運的普通物品了!更何況,即使你們只要不碎就可以救回,但不管是什麼時候我也不可能認為你們的受傷是理所當然的⋯⋯」Emi低下頭,說話有點混亂。


        「主,雖然主剛才所說的話我們暫時還是不太能理解,但我們會努力明白主的意思的,而且全靠主願意浪費大量資源給我們手入,我們現在已經沒有事了,請主不要再自責了。」加州清光走到審神者身邊,輕輕拍了一下她的頭。


        「這怎麼一樣呢⋯⋯」Emi小聲嘀咕。


        「請主不要介意今天的事,如果如主所說主是有錯的,那我們同樣有完成不了主命的失誤,這樣我們算扯平了,好嗎?」


        「唔⋯⋯你們太狡猾了⋯⋯想忽悠我沒這麼容易,待會兒我會單獨見一下你們所有人,等著被我洗腦吧!」這樣說的Emi一邊離開房間,一邊露出從知道第一部隊重傷以來的第一個笑容。


        接下來的時間,主的房間進出了當時本丸的所有刀劍男子:初期刀加州清光、初鍛刀太鼓鐘貞宗、政 府刀日本號、政 府刀三日月宗近、政 府刀鶯丸、政 府刀山姥切國廣、政 府刀壓切長谷部、政 府刀骨喰藤四郎、政 府刀藥研藤四郞、政 府刀不動行光、鍛刀愛染國俊、鍛刀信濃藤四郎、鍛刀亂藤四郎、掉落刀五虎退、掉落刀前田藤四郎、掉落刀秋田藤四郎,共十六刃。


        這個晚上,有的先談話後休息,有的先休息後談話,有的先休息後談話再休息,也有的徹夜未眠。


≣≣≣≣≣≣≣≣≣≣≣≣≣≣≣≣≣≣≣≣≣≣≣≣≣≣

文章內容已經盡量現實合理化了

有些地方還是會顯得有點不自然

不過我已經盡力了所以不要緊了

至於故事內容的方面我也很抱歉

傻呼呼跑活動結果全員重傷這事

我是真的在玩遊戲的第一天做了

然後緊急把他們全部都給手入完

之後看著自己的手機呆了大半天

突然重傷我那時候真的挺懵逼的

雖然文裏最後笑了但現實並沒有

在那以後我就不敢胡亂玩活動了

未見過的活動一定先看攻略要求

而且還成了一個過保護系審神者

單獨談話內容之後的文章會說的

有靈感的話可能分別寫個人番外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之後再算吧

出場的太多所以Tag 就隨便打了

Dr.Esther

他对你说的五句话【乙女】01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性格,反应,是根据自家的刀来写的


药研藤四郎


“是这里,对吧。”


“不是?但大将的反应可不是这么说的。”


“看,已经完全湿透了。”


“大将应该知道的啊,我【了解】您胜过了解自己……那么您,为什么还总是对我说谎呢。”


“您不乖哦。”


『我知晓你的一切』


太鼓钟贞宗


“不行啊,嘴角的弧度要再上去一点。”


“转身时的动作也要把握好,披风扬起的弧度要恰到好处。”


“面对她时要站在最有利的位置,确保她看到的是完美无缺的自己。”


“被她注视着的时候,要控制好自己不会做出过激的举动,不可以因为一时的冲动,...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性格,反应,是根据自家的刀来写的


药研藤四郎


“是这里,对吧。”


“不是?但大将的反应可不是这么说的。”


“看,已经完全湿透了。”


“大将应该知道的啊,我【了解】您胜过了解自己……那么您,为什么还总是对我说谎呢。”


“您不乖哦。”


『我知晓你的一切』


太鼓钟贞宗


“不行啊,嘴角的弧度要再上去一点。”


“转身时的动作也要把握好,披风扬起的弧度要恰到好处。”


“面对她时要站在最有利的位置,确保她看到的是完美无缺的自己。”


“被她注视着的时候,要控制好自己不会做出过激的举动,不可以因为一时的冲动,导致自己长久以来的准备付之流水,这得不偿失。”


“OK,今天的【练习】也华丽地完成了。”


『与你相处的每分每秒都充满了心机』


信浓藤四郎


“没有比您的怀抱更温暖的地方了。”


“真希望这一辈子都能够待在您的怀里。”


“您会同意我这个小小的任性要求的,对吧?”


“毕竟我是如此地【爱恋】着您。”


“我爱着您啊,比任何一人都要深深地爱着您,我最爱您了,大将。”


『什么时候才能变成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怀抱呢』


萤丸


“放心交给我吧,我可是很厉害的。”


“不要因为我的外形就把我当成是小孩子啊!”


“都说了好多次,不要再摸我的头了,会长不高的!”


“……别哭了,我可是、很好地【保护】了你啊。”


“看、萤火虫,……很漂亮、对吧……”


『你就放心把自己交给我吧』



注:【】是段子的来源,内容是根据它来展开的,

         『』是人物的……不知道怎么说 ´_>`


关于:药研:我满脑子都是药总的R18我会说( °◅° )

          贞:我家贞就是一个心机boy

          信浓:他就是个小可爱

          萤丸:莹总意外地适合刀子呢……


PS:差点就全员黑了(●_●)


pps:学校改通知了,是下星期一,二月考→_→,我大概还会更新?


那个什么什么渊

【伊达家的小剧场——离别篇】

“所以……最后还是只留我一个人……”

鹤丸国永:沉渊

大俱利伽罗:禾页柒子

太鼓钟贞宗:子青

烛台切光忠:阿毛

妆娘:禾页柒子

摄影:之子于归工作室

后期金旭

【伊达家的小剧场——离别篇】

“所以……最后还是只留我一个人……”

鹤丸国永:沉渊

大俱利伽罗:禾页柒子

太鼓钟贞宗:子青

烛台切光忠:阿毛

妆娘:禾页柒子

摄影:之子于归工作室

后期金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