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头号玩家

29万浏览    2175参与
阿斯加德三公主家傻汉子
我又来发沙雕文了!在冷圈的挣扎...

我又来发沙雕文了!
在冷圈的挣扎. JPG

我又来发沙雕文了!
在冷圈的挣扎. JPG

夜猫--墨茉杉

【对刀组】Coffee au lait(一)

对刀组无差  敏郎25岁X周16岁

大概是互相暗恋的小甜饼,绝对HE

私设如山

第一次发文,多多指教啦

(这个坑太冷我只能画饼充饥)


以下正文:

周:

2045年,5月,绿洲,卢德斯星球。

周正百无聊赖地刷着绿洲论坛,当然,是偷偷地——他在自己的绿洲主机中装了一个小设备,可以让他在上课的时候用刷论坛来打发时间。

       是说,并不是他不好好学习。只是,对于一个曾经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十一岁,现在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十六岁并掌握GSS五分之一股份的天才少年周来说,高中的课程实在是不值...

对刀组无差  敏郎25岁X周16岁

大概是互相暗恋的小甜饼,绝对HE

私设如山

第一次发文,多多指教啦

(这个坑太冷我只能画饼充饥)


以下正文:

周:

2045年,5月,绿洲,卢德斯星球。

周正百无聊赖地刷着绿洲论坛,当然,是偷偷地——他在自己的绿洲主机中装了一个小设备,可以让他在上课的时候用刷论坛来打发时间。

       是说,并不是他不好好学习。只是,对于一个曾经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十一岁,现在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十六岁并掌握GSS五分之一股份的天才少年周来说,高中的课程实在是不值一提。更何况,拜托,现在正在上的课是高级绿洲学,他闭着眼睛都能拿A。

有趣的是,这门学科讲的是绿洲及其创造者哈利迪的历史,而自五年前五强夺得彩蛋,绿洲进入全新时代之后,这门课程自然也加入不少五强的历史。在课堂上重温自己的辉煌事迹,这可不是谁都能体验的。

“……五强之一藤原敏郎先生,是一名出生于日本新宿的二十五岁青年,在绿洲里是名为大东的武士……”

周停下了滑动论坛页面的手指。

不,他当然不是因为听到老师介绍敏郎才停下的,那种基本信息应该三岁小孩都一清二楚吧。

他只是看到了敏郎去GSS日本北海道分布办公时前线粉丝发到论坛上的照片。

今天是周二,敏郎是在上一个绿洲关闭日去的日本。照片里的敏郎穿着整整齐齐的西装,像素高得可以看清他柔软蓬松的发丝和一点点没刮干净的胡渣。该粉丝的装备应该值不少钱,周想。

其实他并不常亲眼见到敏郎穿西装。威胁索伦托那次算,夺得彩蛋后五强首次出席GSS的会议算,一年前韦德夫妇的婚礼算。婚礼那次,同样身着西装的周看着一旁的敏郎,突然发现自己竟已和他一样高了。

或许是注视得太久,敏郎转过头来,语气柔和。“怎么了,周?”

周笑得调皮而舒畅。

消息下方的评论自然是一片粉丝的尖叫。不知为什么,在夺得彩蛋以前,周一直感觉帕西法尔是五强里无可争议的人气王。但在五强身份曝光后,大东的粉丝简直来势汹汹,直逼帕总。

然而,周对所谓的“大东粉丝后援会会长”一直嗤之以鼻。因为,他一直自封为大东/敏郎的头号粉丝。

就像现在,周将那条信息划了过去。几秒后,他又划回去,把那条消息截屏并转发给了敏郎,并附上“还挺帅的。”

敏郎的消息回的很快,“为什么是‘还’?”

高级绿洲学与大东高清帅照立马被扔在一边。“你不在开会?”

“在开会间隙偷偷查看一下消息又不是不可以。你不在上课?”

“你觉得我需要再回顾一遍我们是如何夺得彩蛋的吗?”

“按你的性格回顾几次都不过分吧。”

“哈……你什么时候回来?”

“下个绿洲关闭日,怎么了?”

周想了想该怎么回,最后他想到了。

“你不在的周二周四实在是太无聊了你觉得萨曼莎和韦德会带我一起出去吗!!!”

敏郎在会议桌上直接笑出声。

 

 

 

“你今天也要出门?”周看着穿戴较平常略正式的海伦,不禁问。

“啊是的,我有一个约会。”海伦答得干脆,他们之间也一向毫无顾忌,“抱歉啊周,留你一个人在家。不过出去晒晒太阳对你也许更好。”

“可以考虑。”我可以去超市逛逛,就像以前和敏郎一起时那样,周想。“不过看你们这个速度,我怕是快将成为五强里唯一一条单身狗。”周像平时一样开了个玩笑。

海伦却歪头认真地思索了这个问题,最后她摇摇头。“说实话,我很难想象敏郎谈恋爱的样子。他和一个女生在一起……哦不,我想象不出来。我还是更习惯地想到他和你。毕竟,你们可是对刀。”

“是嘛……”周在海伦出门的声音中,也开始思索这个问题。

然而他发现,他也想不出个结果。

 

 

 

周最终决定去超市。

虽然现在购物简单到只需在屏幕上点几下,东西就会被派送到家门口。但在周二周四,敏郎和周依然常常会去哥伦布市最大的超级市场,然后满载而归。

“你也想试试吗?”敏郎看见周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坐在购物车里的小宝宝从他们身边推过去,便满怀善意地问,“我不介意推着你,只要车子不被压坏。”

结果当然是周推着车子飞快的跑走了。

从前和敏郎在一起时并不觉得不知所措,因为他们在一起时总有不断地新鲜东西被发现,但当周一个人站在超市,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他竟一时间不知从哪里开始。

他开始买饮料。家中冰箱里啤酒果汁永远不嫌多,诶,碳酸饮料是不是拿太多了,敏郎看到又要说教了吧。

至于牛奶、面包、蔬菜和水果,一定要看清楚生产日期,挑选最新鲜的。周把牛奶盒子举高,学着敏郎的样子眯着眼从盒底辨认着保质期。

结完账,周认真把账单核对了一遍,以前他每次都会嘲笑敏郎这样做像斤斤计较的家庭妇女而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最后,周一个人提着大大的购物袋走在回家的路上。袋子很沉,他两只手抓着,身子还不住地往一边倾斜。他从没感觉过自己竟然买了那么多东西,大概是之前都是他和敏郎一人拎袋子的一边的缘故吧。

于是,所以,周发现自己现在确实是在想念敏郎了


TBC

下篇写敏郎视角……

我的现实实在苦逼所以需要他们甜甜甜啊!!!我爱对刀!

一贯饭钱

【哈利迪X莫罗】Story of your Life/翡翠鸟【1】

*是一个时间线跳跃的非短篇,灵感源自《降临》的一个分析“她看到了未来,她看到了她会经历的痛苦,并且选择去经历这些痛苦,因为那些幸福的时刻值得她这样做。”题目也(懒惰地)借用了原著的题目,但因为电影有特殊的部分,所以中文名就改了(很俗气的)

*情节以小说为主线,所以不会太甜,人设从电影版来,一些感情因素也从电影版来

*考后复健,蛮狗血的,更新不定时


---------------以下正文---------------


    7岁那年,奥格登·莫罗看见一只蓝腹红喙的小鸟。那只鸟正单脚站在他房间窗...

*是一个时间线跳跃的非短篇,灵感源自《降临》的一个分析“她看到了未来,她看到了她会经历的痛苦,并且选择去经历这些痛苦,因为那些幸福的时刻值得她这样做。”题目也(懒惰地)借用了原著的题目,但因为电影有特殊的部分,所以中文名就改了(很俗气的)

*情节以小说为主线,所以不会太甜,人设从电影版来,一些感情因素也从电影版来

*考后复健,蛮狗血的,更新不定时






---------------以下正文---------------






    7岁那年,奥格登·莫罗看见一只蓝腹红喙的小鸟。那只鸟正单脚站在他房间窗户外面的白色矮围栏上,姜饼色的脚掌前沿伸出尖锐的弯钩状的指甲,牢牢地钉进新漆好的木片里。

    它拔出来的时候脚上会沾满乳白色的涂料。莫罗这样想着。在它最终飞越住着巨人的广袤平原和有感情的海洋回到荆棘交错的家里之后,那些渐渐干涸的白色斑点仍将散发着这扇小窗户上的花草香。

    这个念头让他足足兴奋了一上午。

    一上午,或者一早晨,也没准儿是一整个傍晚。

 

    其实他记不清具体是什么时间看到了那只鸟,最近一段时间尤为强烈,他感到自己的记忆逐渐变得模糊,即使那些他认为永不会褪色的片段也在不慌不忙地离他而去。从画作的边缘开始,油墨干燥碎裂,掉在地上,被清洁工随意地扫进簸箕里丢掉,直到中心也腐蚀殆尽。

 

    当时远处正在下那天的第二阵水瓶座流星雨,五月末的一个节点。天空是一大块紫罗兰色的毛玻璃,似乎有很多人仰面躺在山坡顶上,手边放着早准备好的干法棍,熏咸肉和发酵豆奶。奥格登·莫罗能够听到依稀的交谈,夹杂在温热潮湿的风里,从围栏的缝隙钻进来。当然,那也可能只是一群觅食的黑眼乌鸦,在啄天文学家们落下的面包屑。

    有一颗拖着尾巴的亮点正好从小鸟的嘴边划过,它深褐色的瞳孔立刻转过去,里面映出一道将尽的晕染的白线,消失在眼眦中央。像点了一滴湖水在翠绿的荷叶表面,滚落的轨迹将叶片轻轻压陷下去,又弹回来,荡开一圈圈涟漪。

    远处的交谈声停止了,录音机的某个磁头被结块的灰尘卡住,无力地空转。出于一种油然而生的哀悼,奥格登·莫罗为它眼中转瞬即逝的新生命感到深深的惋惜,在他的眼前,死亡近距离地触碰那样闪亮的光辉,送之以轻吻,在火焰燃尽前坠入深渊。那正是死亡,携带着轻佻的不甘和剧烈的大笑。

    他怀着他所能感知到的最高级别的虔诚和庄重,注视着鸟儿镶着白环的颈部慢慢转回来。它好像活了很多个年头,目睹过无数场流星雨,比这个年轻男孩要多得多,但在这一个静止的时刻,他们毫无成见地对视,如果具有阅读心灵的能力的话,他们一定会对彼此敞开,从此消匿一切荒谬的偏见和对未知的可笑恐惧,出于对自然奇观的纯粹惊叹和拜服,他们建立起一个独立的语种,专属于这个场合,专属于他们两位懂得分享的观众。

    他对拿报纸回来的妈妈提起这件事,不过就像以往的所有小事一样,成为了一个没头没尾的趣闻,街坊们饭后聚在一起交谈的笑料,除了离婚,丧偶,出轨,打不尽的财产分配官司,战争,和经济萧条之外。一只观赏流星的小鸟,和一个7岁孩子的幻想,再没有比这更适合蟹黄蛋奶酥的话题了。

 

 

     “究竟是什么中断了你和哈利迪之间的友谊?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终于插空把话筒戳进来,长长的电线盘踞在他身后的椅子上。比起场内其他的高端自媒体录影设备,这套器械显得相当过时。但那位记者显然为自己的问题感到自豪,没有露出丝毫困窘和难堪,他站在静默了一瞬的闪光灯丛林里,骄傲地挺着胸,手腕像一只机械臂一样直挺挺地搁在小笔记本上随时准备发动引擎。

    发布会在俄勒冈的一所会议中心里召开,离他的家很远。他们完全可以通过卫星电视进行访谈,或者用随便什么远程交流的互联网设置,这个时代已经有这个条件,有这个技术,也不需要耗费多少资金和人力。但是这场发布会由奥格登·莫罗亲自召开,他本人的要求很简单,不开放任何远程通话渠道,任何想要获取资讯的媒体只能挤在现场即时提问。

    总不能让他们一边在空调房里喝着莫吉托,一边不负责任地打字从一无所知的公众口袋里赚取难以置信的巨额利润。

    这是他的原话。

    “对此我拒绝发表评论,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不要再用类似的问题来套取信息了。”奥格登·莫罗坐在长桌子后面不耐烦地挥手,他没有找多少律师陪同,这只是一场——如果可以这样描述的话——非常私人和情绪化的记者招待会,没有多少法律和行政意义。

    “那么是哈利迪做了什么导致您想终止和他维持了长达几十年的合作吗?还是因为什么更加外在的原因呢?”那个记者仍然站得笔直,语速比先前更快了一点。

    “如果您愿意把位置让出来,格里夫先生,”莫罗眯起眼睛看了一眼记者的胸牌,“我相信门外有大批记者想要站在你现在站的地方,并且能提出更有价值的问题,你只不过是赶了个早而已,别把自己想得太特殊了。”

    记者顿时涨红了脸,扯着油腻的西装裤线站了一会儿,就被其他声音盖过了,欲言又止地颓然落座。他显然很意犹未尽,对于出场时间只有短短几秒这件事表现出不满,不过他可能更需要为今天的晚餐担忧,毕竟因为愚蠢的冒失而错失这样的提问机会是完全有理由被上司炒鱿鱼的。

    “既然您和哈利迪已经十几年没有交流,如您自己所说,那为什么他会把所有街机收藏都留给您呢?”另一位记者站起身来,他们总是源源不断,繁殖能力极强。

    那些街机收藏,是了,问题总会拐到这上面。那整整一屋子的藏品,在外界看来,市场价值不可估量,就这样轻飘飘地落在了俄勒冈,落在了他的名下。詹姆斯·哈利迪在去世前将全部藏品留给了他,而他在离开公司的时候将所有股份转给了哈利迪,这些却都建立在“他们是决裂多年的陌路朋友”这个条件上。

    听起来确实有些过于戏剧化和令人浮想联翩了,他敢说本·杨格*和亚当·麦凯*会为了拿到这个故事的版权争得头破血流。

    可你们知道什么呢?这样的电影拍出来恐怕是会拿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的,但是已经完全变质了,一部精彩绝伦的超现实商战片,一部情欲和爱欲交织的复杂人性片,一部极具漫画张力的暗黑讽刺喜剧,但没有人知道这个“最佳改编剧本”的原样是什么,没人在乎本来的情感主线,它被修饰,加以更改和扭曲,变成了更“精彩”的东西,正是因为它变得更精彩,所以“覆盖掉它的本质”就让罪魁祸首觉得没那么羞愧了。可你们知道什么呢?如果没有任何一个人找到彩蛋——正如奥格登·莫罗经常认为的那样——关于最后那八个星期的记忆就会随着他的棺木一同谢世,他会要求葬在俄勒冈的山林里,那些秘密也会埋在那儿。

    记者紧张地举着话筒,生怕又触犯了他的哪条忌讳。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闭上嘴关上镜头滚蛋吧。如果真按这样说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他怜悯地看着台下的眼睛。

    “我不知道。”莫罗轻声回答,随后象征性地笑了几声,“也许詹姆实在没有其他人可托付了吧,两害相权取其轻。”

 

 

    他应该已经模拟出了几十种备选措施,如果GSS公司面临无人可以继承的窘境,《绿洲》将何去何从。这比上市前的那一段“连雏形都没有,更看不到希望”的黑暗日子要轻松多了,毕竟他们已经在排名榜单的首位待着,只需要防备住一些别有用心的下级公司和IOI就可以繁茂而安然地存活。

    任何时候IOI都有资格被视为一个独立的竞争对手,他们的地位因经典的无原则无人性利益至上理论而显著,奥格登·莫罗曾深切地以有这样的对手为耻,认为他们玷污了虚拟行业与真实世界的美好联系,他们用现实中那一套搅乱了新秩序的和谐,不过有时候一个正在成长的新生社会多多少少需要外来的打击和驱动力来塑造它的形状,现实中的灾难并不是全无用处。至于诺兰·索伦托,则是更复杂的,虽然他仍然是才华横溢的,但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去了一些东西,在离开GSS后,莫罗不知道他是出于主动还是被迫,但他身上确实发生了令人惊愕的转变,如果莫罗愿意在生前写一本回忆录,可能会花很大的篇幅用于探讨诺兰·索伦托的性格问题,不过现在这还不是他要考虑的重点,根据医生的诊断,他的心脏还可以稳健地跳一阵子。

    时间再往后移大概五年,尘埃落幕前,他还有一些更关键的事要做,那些使命在这时达到了巅峰,首先要把散落在不同角落的五个孩子从IOI无孔不入的偷袭中解救出来。

 

    飞机在大阪机场降落时遇到了一些微小的问题,当地正下着暴雨,大部分小型机场封锁了,大阪机场只有几个通道是开放的,仅限最小型通勤工具。无穷无尽的经济开发导致那个地方的植被破坏严重,再加上本身就坐落于地震带,极端天气更加频繁。

    敏郎和周在那边道谢的声音几乎听不清楚,断断续续地被雨水砸在飞机窗户上的金属声淹没,奥格登·莫罗担心起来,他产生了一种奇特的幻觉,将自己和电锯惊魂里的戈登医生联系起来,老头托付给了他重任,而他等到吉尔被残忍地杀害以后才伸出了援手,莫罗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感到一阵寒意,但是又从任何角度都没法驳倒,他想如果老头交代过戈登医生切勿在游戏过程中插手就好了,那么就可以作为一条先决条件,老头应该交代过,不然游戏的公平性就会出问题,但这应该算是作为还是不作为呢?怎样的援助才算是公正有效的呢?哈利迪究竟希望他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这两个孩子刚刚经历过一场混战,而这场雨恰好将里外两个场景连接在一起,好像那场战役还没有结束,子弹和激光束仍然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风冰冷刺骨,他们从未远离死亡。

    他急需同韦德他们谈一谈,在竞赛结束之后。

 

    外面的世界不如想象中的美好——《安诺拉年鉴》第17章,第32段 

 

    里面也照样糟糕透顶。莫罗撇了撇嘴,如果哈利迪能听到他现在的想法大概会笑出声来。他在祈祷,事件的发展可以像所有拥有完美结局的电影一样皆大欢喜,虽然从一开始就不是完美的了。

    安诺拉由像素块构建的身影投下巨大一片影子,他的家太空旷了,有时他会觉得安诺拉就站在大厅里,站在林立的石像鬼雕塑和挂毯后面,不过在这里没有什么可做的,只有清晰流失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走,从二维到三维到更高的维度。他手里握着时间,像他的游戏角色在绿洲里能做到的那样,但是他无法止住手心里这个小水泥块坍塌的速度。

    安诺拉是永恒的,但他不是,詹姆斯哈利迪也不是。

 

    首先是直升机降落的声音,带来了阿尔忒弥斯,她是个很有神秘感的女孩,但一点都不阴郁,和她的游戏形象很一致,活泼但是隐秘,怪不得粉丝众多。莫罗迎接她进来的时候,差点又要陷进一个热情的熊抱里。 

    “你在聊天室里已经用完这个机会了,小姑娘。”莫罗不在意地大笑道,萨曼莎的脸上带上明显惋惜和崇拜的神情。

    “韦德到了吗?”萨曼莎左右看了看,迎面撞进莫罗灿烂的笑容里。

    “他和艾奇在那辆立了大功的房车里,还要一会儿,现在他们应该已经上了我在哥伦比亚准备的私人飞机了。”

    “那么我们先开始吧,”女孩略带不好意思地背着手说道,“等会儿和他们见面反而会让人分心。”

    莫罗同意了她的请求,这也是他想建议的。

 

    敏郎和周还没有到,他们的飞机在航线上失去了信号,暴风雨容易造成这样的问题,只要失联不超过一定时间就没问题,一定不会有问题,IOI的雇佣兵们不可能在这样的气候里驾驶飞机去围剿他们,这太过了。

    对吧。

 

    “看呐。”艾奇率先发出感叹,她的脸庞被照亮了,嘴角上翘,一头纤细的小辫子都停止了晃动,看起来就是个漂亮的小女孩。

    奥格登·莫罗从城堡里走出来,他依旧没有换正装,还是穿着今天早上起床时的宽大睡袍和拖鞋。他安置好萨曼莎并且把仪器的基本操作都教给她以后,回到窗户旁边站了一会儿,远远地看着后来抵达的两个年轻人们跳下飞机,停机坪上一些草皮翻了起来,又贴回地面,扬起来的尘土慢慢落下,回归原地,罩在山谷上方的朦胧穹顶变得澄清,而后就消失了。他们仿佛一群突然被饶恕的人类,盖革计数器在脚边跌碎,阴谋和外星人烟消云散,剩下一堆白骨和血迹*。

    “谢谢您,莫罗先生!谢谢您的邀请。”韦德沃兹兴奋地握住他伸出的手,“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我是说,天哪,您就是我的第一位老师!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样表达我们的谢意。这里太美了,我只在电视上见过一个小角落,一个小喷泉,好像是东边森林里的,一个在半山腰的小喷泉,和第一关里那个一模一样,天哪,这里简直就是瑞文戴尔!”他的话音颤抖,语序颠三倒四,难以掩盖满心的欣喜,即使他即将面对的是紧迫的第三道门考验和“第六人”的强劲围攻,这个年轻人表现出了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可贵的乐观,他身上的闪光点远比他自己想的要多。

 

    那个小喷泉是一个标志。他们住在同一条街上时,街道尽头的公园里就有这样一个喷泉,里面沉满大小不一的圆形镍币,但其实没有标牌注明这是一个许愿池,人们总是愿意把所有盛水的容器想象成许愿池,赋予它们神灵一般的护佑能力。

    他不知道詹姆也用了这个地标,他没有去探寻过那些关卡,更没有利用权限跳到每一关最后查看那些设置,直到他看到第一个冲过终点线的汽车,那辆回到未来里的德罗宁DMC-12的仿造品,被悬空吹奏的喇叭和长号簇拥着,转着圈停在这个他无比熟悉的喷泉的一侧时,帕西法尔从车里跳下来拿到钥匙,而他几乎握不住手里的控制面板。

    隔着图书馆厚厚的玻璃窗,安诺拉狡黠地朝他微笑。

 

    “这就像是瑞文戴尔的翻版。”艾奇眨了眨眼睛附和道,“这里太壮观了。”

    “我才是感到荣幸的那个,我很久没有客人了。”莫罗笑起来,这是实话,他尽量让所有避免不了的会面和公务都远离这座城堡,能在市中心的会议中心解决就在会议中心解决,不能解决就想办法在那里解决。

    “阿尔忒弥斯到了吗?”韦德接着问道,艾奇白了他一眼。

    “她已经进去了,她觉得在这时候见面会让人分心,你们也加快速度吧,我们去熟悉一下设备。”

 

    这里本应该是瑞文戴尔,奥格登·莫罗走在小队的最后,难以克制地向远处望了一眼。飞机已经化成一小颗亮点消失在星空里,像一颗微弱闪耀的流星。凯伦是托尔金的狂热粉丝,这个地方是为她而建,但时过境迁,时间早就改变了城堡,改变了这里的石头和空气,森林里的物种可能都换了一茬,不再有精灵,蜘蛛和蛊惑人心的迷雾,白鹿踏着落叶织锦转身离开,传信的渡鸦从远处飞来,四面悬崖高耸,战争的号角吹响,沉睡的火龙从梦中惊醒。

    这里是孤山,而他成了最后的难民。





    -TBC-


*分别是《开水房》和《大空头》的导演

*场景出自对《穹顶之下》的想象

Wenxiang

金句

也叫做格言,名句。


人们趋向死记他人的话语,没错,不是自己的话语,一定是他人的。死记,没错,即便实际理解上因人而异,但这种因人而异并非独立思考的结果,而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的结果。文章写成后,经由阅读,就不再是作者的,而更多的归读者所有,即便是遇到最愚蠢的读者。


看一部电影,人们喜欢跟阅读一样,记住一两句对白,例如阿甘他妈对他说的,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


这似乎就是一本书、一部电影存在价值最宝贵的部分了。


我想说的是:不要停下来。


就像做爱的一样……或者像玩游戏一样,不要结局,结局就是 game over ,是结束的意思,但其实也就是完蛋的意思。

也叫做格言,名句。


人们趋向死记他人的话语,没错,不是自己的话语,一定是他人的。死记,没错,即便实际理解上因人而异,但这种因人而异并非独立思考的结果,而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的结果。文章写成后,经由阅读,就不再是作者的,而更多的归读者所有,即便是遇到最愚蠢的读者。


看一部电影,人们喜欢跟阅读一样,记住一两句对白,例如阿甘他妈对他说的,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


这似乎就是一本书、一部电影存在价值最宝贵的部分了。


我想说的是:不要停下来。


就像做爱的一样……或者像玩游戏一样,不要结局,结局就是 game over ,是结束的意思,但其实也就是完蛋的意思。

玖枢

大概是一个世纪前讨来的授权了😭求太太不要打爆我狗头@执政官 
刻的不及原图万分之一美丽😭
以及...头号玩家真的好看!

大概是一个世纪前讨来的授权了😭求太太不要打爆我狗头@执政官 
刻的不及原图万分之一美丽😭
以及...头号玩家真的好看!

卡斯威爾

Easter Egg 头号玩家AU

又來灑腦洞⋯⋯快灑掉不然我要焦慮爆炸。


普通人或未來時間點設定,時間順序不變,只是霍爹死的沒那麼早,托尼出生也晚,雖然還是Bug多多就算了

『綠洲』是史塔克企業的產品,或者說是霍爾德的心血,霍爹掛掉後觸發了在綠洲的遺言機制,他向所有綠洲住民公告,他留了三個線索關於最後的彩蛋,第一個找到這個彩蛋的人可以得到綠洲與史塔克企業。

托尼當然不能認輸,他把這當成老爹又一次不認同自己有資格繼承他企業的挑戰,同時AIM與漢默企業當然虎視眈眈的等著搶奪這個機會。

當大家一窩蜂的在的模擬闖入二戰的飛機空中比賽中,企圖搶到第一個線索時,原本空白的積分排行榜上出現了第一個玩家。


美國隊長。...


又來灑腦洞⋯⋯快灑掉不然我要焦慮爆炸。


普通人或未來時間點設定,時間順序不變,只是霍爹死的沒那麼早,托尼出生也晚,雖然還是Bug多多就算了

『綠洲』是史塔克企業的產品,或者說是霍爾德的心血,霍爹掛掉後觸發了在綠洲的遺言機制,他向所有綠洲住民公告,他留了三個線索關於最後的彩蛋,第一個找到這個彩蛋的人可以得到綠洲與史塔克企業。

托尼當然不能認輸,他把這當成老爹又一次不認同自己有資格繼承他企業的挑戰,同時AIM與漢默企業當然虎視眈眈的等著搶奪這個機會。

當大家一窩蜂的在的模擬闖入二戰的飛機空中比賽中,企圖搶到第一個線索時,原本空白的積分排行榜上出現了第一個玩家。


美國隊長。


暱稱與積分都是頭號玩家的鋼鐵人,現實中的托尼史塔克,決定要去會一會(勾搭)這個隊長,到底是怎麼有人比他更了解霍爾德。


其他小設定,神盾局也積極介入這次爭奪,但是比較低調,現實中史蒂夫就是神盾方的特務,與霍爹好友沒有血清。

三個線索分別關於:

史蒂夫(朋友)、瑪麗亞(愛情)與托尼(親情)


其實讓我正在卡我目前本子的劇本橋段,結果就冒出新梗,整個有種老天爺再對我說『別想了,給你個新的啦』的無言感⋯⋯決定丟出來大家過過乾癮(


shengcaiziyuan
头号玩家1080p中英双字幕...

头号玩家1080p中英双字幕 彩蛋注释版
加微信:shengcai1213
秒发
伸手党勿扰谢谢

头号玩家1080p中英双字幕 彩蛋注释版
加微信:shengcai1213
秒发
伸手党勿扰谢谢

忆回风
头号玩家Z临摹,多多指教

头号玩家Z临摹,多多指教

头号玩家Z临摹,多多指教

A!LOHAS
向斯皮尔伯格致敬你只知道我让你...

向斯皮尔伯格致敬
你只知道我让你知道的 你只了解我想让你了解的 而那并不是我 一个人有朋友就不算失败
Reality is the only thing that is real
期待电影里的时候早点到来吧

向斯皮尔伯格致敬
你只知道我让你知道的 你只了解我想让你了解的 而那并不是我 一个人有朋友就不算失败
Reality is the only thing that is real
期待电影里的时候早点到来吧

个个个个由
头号玩家亚洲组访谈惊现荷兰弟!...

头号玩家亚洲组访谈惊现荷兰弟!
剧透丢人都丢到隔壁好莱坞剧组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头号玩家亚洲组访谈惊现荷兰弟!
剧透丢人都丢到隔壁好莱坞剧组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狼江寒

看了《头号玩家》四遍,真的很有感触,真的是部巨作(经过四次寻找自己也就只找到几个彩蛋)
那句话说出了所有游戏制作者的真心:
“谢谢你玩我的游戏”

“谢谢你看我的电影”
(彩蛋如下/自己找的:
P3是被艾琪撞翻的lol车上有个二维码,这里辣鸡像素
P4杰森
P5《鸵鸟骑士》
P6丽春(真人快打)和猎空(守望屁股)
P7《忍者神龟》

看了《头号玩家》四遍,真的很有感触,真的是部巨作(经过四次寻找自己也就只找到几个彩蛋)
那句话说出了所有游戏制作者的真心:
“谢谢你玩我的游戏”

“谢谢你看我的电影”
(彩蛋如下/自己找的:
P3是被艾琪撞翻的lol车上有个二维码,这里辣鸡像素
P4杰森
P5《鸵鸟骑士》
P6丽春(真人快打)和猎空(守望屁股)
P7《忍者神龟》

虚眼见

[BVS/Clex]如果你的脑洞大过天 之 观 头号玩家 有感

①头号玩家里幕后boss James Halliday(绿洲创始人之一)最喜欢《超人》的里莱总的话:“有些人读过《战争与和平》,只认为这是一个单纯的冒险故事。而有的人读了口香糖包装上的原料列单就能解锁宇宙的秘密。”
而谁不知道超人的宿敌是莱总(?!)

而James Halliday和Ogden Morrow的关系经常和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里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Jesse Eisenberg 饰)和埃德华多·萨瓦林一一对应

(这里可以有一个闭环)


  ②头号玩家中的Parzival和卷莱(杰西)...

①头号玩家里幕后boss James Halliday(绿洲创始人之一)最喜欢《超人》的里莱总的话:“有些人读过《战争与和平》,只认为这是一个单纯的冒险故事。而有的人读了口香糖包装上的原料列单就能解锁宇宙的秘密。”
而谁不知道超人的宿敌是莱总(?!)

而James Halliday和Ogden Morrow的关系经常和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里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Jesse Eisenberg 饰)和埃德华多·萨瓦林一一对应

(这里可以有一个闭环)


  ②头号玩家中的Parzival和卷莱(杰西)莫名相像

 




而且杰西本身的偏CG(不是我说 卷西的脸锋利到反CG)的图里(http://queshuideqiu.lofter.com/post/1d42ba77_ca51c38)(隔壁TSN的ME)也是挺像Parzival的了


而且就看看头号玩家的绿洲里Parzival弄到第一把钥匙之后被包围然后他还没成为女票的女票伪装成彪形大汉/异形要求他穿超人的伪装(就是所有人都在槽的戴个眼镜就是另一个人的设定)然后他就穿了(?!)是的就是肯特小记者,然后邪恶有钱的反派(你想到了啥没)在游戏里角色是黑超(每次认人都是标志性的小刘海)



 而且(在游戏里)Parzival在反派(黑超)搞死所有人的时候活了下来并且拯救了世界 复活然后赢了得到 James Halliday的遗产


概括一下就是,一个长得像lex饰演者Jesse Eisenberg的Parzival曾cos大超并且最后打败了一个人设仿莱总的反派 黑超 

四舍五入一下就是lex曾cos大超并且最后打败了黑超


 
别跟我说你看不出来男主和反派之间有什么,同人文都一抓一大把了你们自己瞅瞅 CP:诺兰.索兰托x韦德 简称兰韦反之····韦兰 


新版撸否你够了

空白格

【诺兰中心】幸存者偏差

前言:(真是全民热议高考作文题x)
作为一个以后要考全国二卷的学生,虽然过了很久但我还是把这篇写出来了。本来想写cp向,最后还是仅仅围绕原著(衍生线《Lacero》)诺兰心理写了一次议论。(大概是议论吧)
By the way,本文一千字。

梗概:
你所见之处皆光明,因黑暗已沉沦。

正文:

“是的,当然。我热爱绿洲,她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是拯救我们于这水深火热的现实世界之中的唯一救主。”
“绿洲,当然,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也显然地,让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谁能想到一个出自叠楼区的穷男孩如今能坐在这里,以绿洲的拥有者的身份坐在这里,在你的摄像机镜头前微笑呢?是的,我不避讳我曾经的身份,我曾拥...

前言:(真是全民热议高考作文题x)
作为一个以后要考全国二卷的学生,虽然过了很久但我还是把这篇写出来了。本来想写cp向,最后还是仅仅围绕原著(衍生线《Lacero》)诺兰心理写了一次议论。(大概是议论吧)
By the way,本文一千字。

梗概:
你所见之处皆光明,因黑暗已沉沦。

正文:

“是的,当然。我热爱绿洲,她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是拯救我们于这水深火热的现实世界之中的唯一救主。”
“绿洲,当然,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也显然地,让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谁能想到一个出自叠楼区的穷男孩如今能坐在这里,以绿洲的拥有者的身份坐在这里,在你的摄像机镜头前微笑呢?是的,我不避讳我曾经的身份,我曾拥有的一切伤害了我,也磨砺了我,让我拥有了现在的这一切。”
“下一步打算,自然是让绿洲变得更好,让她成为越来越完美的,我们全人类的——'精神绿洲'……”
电视“啪”地一声被关闭,帕西法尔得意的影像扭曲了一下消散。
诺兰·索伦托靠着坚硬的墙缓缓蹲下,双手撑住额头。
Everything is fucked up.
不是他诺兰搞砸了一切,也不是又一个被绿洲操控的木偶,韦德·沃茨,破坏了所有,而是绿洲,绿洲本身,在不断地蚕食着现实世界,让人们在美梦中放弃抵抗,逐渐陷入最深的梦魇。
“绿洲改变人们生活”,说得多么正确,生活因它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的何止韦德,何止诺兰,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因为绿洲而身价千万,因为绿洲而落入穷途末路——还有诺兰的仅剩的唯一亲人,他的姐姐,因为绿洲,堕入黑暗,最终永远地离开了现实。
最终他们都将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谁知道人类还能有多久的“历史”——或许以后称之为“游戏记录”更合适——只有韦德,只有那少数在绿洲得到了一切,走向更光明的生活的人将被记入史册,或许是作为一个名字,一个符号,或许是作为一个数字的一部分。
而那些彻底陷入黑暗中的人呢?没有人会记得,没有人会了解,更没有多余的资源让他们生存,他们就和这个腐朽的现实世界一起沉沦,与这个一团糟的现实世界一起被遗忘,无人问津。
神已弃人类,而伪神承诺幸福。
诺兰一拳打在地上,微微泛红的指节传来的疼痛向他叫嚣着:“这是现实,你输了,你什么也改变不了,你只是那些失败者中的一员,将与他们一起腐烂在这无处纯净的散发着恶臭的泥土之中,无人问津。”
不,至少还有人是知道他的,勉强作为一个还不算太失败的反派,离成功一步之遥,然后被代表正义的英雄一下子打回原形。又或者会是烘托那位大英雄的一个道具——媒体总喜欢那些曲折悲惨的故事——唯一的亲人姨妈惨死,朋友被谋杀,大英雄忍辱负重,最终取得桂冠。
没人在乎事实的原样。因为韦德才是那个胜者,因为就像韦德所说的,他有资格坐在那里,让所有人知道他,了解他所叙述的经历。
而其他人,只能在无人知晓的某个夜晚,或是破晓,烂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发臭——反正这个世界也没有鸟语花香,也不缺尸体腐臭。
而他们死的时候,还沉浸于绿洲所构建的虚幻美好,还执迷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谎言:
绿洲拯救了人类。

END

孙宇直:我叫芾昼

一个不是很成功的试妆
化完妆发现花纹不太对
蓝色高光和修容已尽力还原了

一个不是很成功的试妆
化完妆发现花纹不太对
蓝色高光和修容已尽力还原了

陈祭酒

四月份写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
然后看着它满脑子戏
但我就是不想写😂
【占tag致歉】

四月份写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
然后看着它满脑子戏
但我就是不想写😂
【占tag致歉】

叶子君233
很久没更新,发一个未完成稿水一...

很久没更新,发一个未完成稿水一下。。。很乱,成稿的时候会有删改,大家将就着看看

很久没更新,发一个未完成稿水一下。。。很乱,成稿的时候会有删改,大家将就着看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