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头号玩家

31.6万浏览    2159参与
人人小站——玩具屋

今日玩具推荐——千值练《钢铁巨人》1/80可动人偶,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个童年回忆顺带蹭了《头号玩家》热度的玩具,玩具高度约16cm,合金含量相当之高,胸部、裆部、大臂、大腿、脚底等部分均为合金零件,拿在手里分量十足,可动性方面也十分优秀,基本可以摆出各种姿势,关节紧实度也算不错,手部链接处略松;玩具的配件略少,除了替换手型、替换头雕及下巴一外就是一个胸口的s标志,手部武器并没有附送,而是作为暴走款新出一个,这一点千值练简直丧心病狂;整体来说玩具相当适合摆拍,650元左右的价格还算合理,玩点方面可动性完全无压力,唯独合金零件太多,增加了把玩中掉漆的风险,还不如直接采用塑料材质,带出去随时外拍...

今日玩具推荐——千值练《钢铁巨人》1/80可动人偶,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个童年回忆顺带蹭了《头号玩家》热度的玩具,玩具高度约16cm,合金含量相当之高,胸部、裆部、大臂、大腿、脚底等部分均为合金零件,拿在手里分量十足,可动性方面也十分优秀,基本可以摆出各种姿势,关节紧实度也算不错,手部链接处略松;玩具的配件略少,除了替换手型、替换头雕及下巴一外就是一个胸口的s标志,手部武器并没有附送,而是作为暴走款新出一个,这一点千值练简直丧心病狂;整体来说玩具相当适合摆拍,650元左右的价格还算合理,玩点方面可动性完全无压力,唯独合金零件太多,增加了把玩中掉漆的风险,还不如直接采用塑料材质,带出去随时外拍,轻便还省心。

貂子鲨

【看电影的时候就想搞的反派top3】

8012年了 还是想搞帝国白孔雀

本叔双杀了

【看电影的时候就想搞的反派top3】

8012年了 还是想搞帝国白孔雀

本叔双杀了

风化雨

大型同人剧

原作者都亲自跑去给正主看同人剧 最高层次的同人了

今晚激动得无法入睡

同样的卷毛控制狂



2045年有人后悔了

另一种HE的方式 25美分硬币


哈利迪眼睛上盖着两枚25美分硬币 莫罗作为馆长扔给男主一枚 那另外一枚呢?

原作者都亲自跑去给正主看同人剧 最高层次的同人了

今晚激动得无法入睡

同样的卷毛控制狂




2045年有人后悔了

另一种HE的方式 25美分硬币


哈利迪眼睛上盖着两枚25美分硬币 莫罗作为馆长扔给男主一枚 那另外一枚呢?





风化雨

头号玩家原作者Cilne给Facebook高管们放映了《头号玩家》,放映结束拍照环节Mark Zuckerberg看起来有一点"reserved",“仍然沉浸在电影中”
Cline猜测是电影中的IOI广告模式影射Facebook ,而且片中绿洲创始人哈利迪赶走合伙人的情节似乎是借鉴于Facebook早期Zuckerberg赶走了合作伙伴Eduardo Saverin

翻译自 TheTimes(UK)


真马看了头号玩家啊啊还被触动了啊啊这部船长亲自操刀的同人剧啊啊啊(尖叫到变形

为什么原作者要跑去给facebook放这部片子,还是首映第二天就去放映了……

以...

头号玩家原作者Cilne给Facebook高管们放映了《头号玩家》,放映结束拍照环节Mark Zuckerberg看起来有一点"reserved",“仍然沉浸在电影中”
Cline猜测是电影中的IOI广告模式影射Facebook ,而且片中绿洲创始人哈利迪赶走合伙人的情节似乎是借鉴于Facebook早期Zuckerberg赶走了合作伙伴Eduardo Saverin

翻译自 TheTimes(UK)

 

真马看了头号玩家啊啊还被触动了啊啊这部船长亲自操刀的同人剧啊啊啊(尖叫到变形

为什么原作者要跑去给facebook放这部片子,还是首映第二天就去放映了……

以及我为什么还在划拉这艘幽灵船上的刀糖!先是隔壁微软,然后学长博文,头号玩家哭得满地找头!

一鲸

【对刀组】金鱼花火

“我想养只金鱼,让它做锦鲤!”

“我想养只金鱼,让它做锦鲤!”

Alex•K
突然想要肝 (万恶的小组ppt...

突然想要肝

(万恶的小组ppt啊)

突然想要肝

(万恶的小组ppt啊)

Curiosity

在我痛苦的那段时间里,游戏是唯一能让我快乐得了,幸运还是不幸呢。

在我痛苦的那段时间里,游戏是唯一能让我快乐得了,幸运还是不幸呢。

措

【玫瑰花蕾组】Lost On You 【1】

是《头号玩家》的玫瑰花蕾组,詹姆斯.哈利迪和奥格登.莫罗,好久没写他们啦。设定的话两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后莫罗成了哈利迪的经理人(关于经理人和经纪人,在国外区别还是挺大的,查了一些资料后决定设定成经理人)。应该不会太长,慢慢写叭,题目听起来是bad ending,其实是he来哒~


      哈利迪从凯伦手中接过奖杯的时候莫罗抿了一口酒,他瘦了,他想。望着哈利迪似乎从未褪去的黑眼圈,莫罗毫不怀疑直到进场前化妆师还在极力劝说他多少遮一下,不过他也比任何人都清楚哈利迪有多固执。他像此前多次出席颁奖典礼时一样坐在靠后的位...

是《头号玩家》的玫瑰花蕾组,詹姆斯.哈利迪和奥格登.莫罗,好久没写他们啦。设定的话两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后莫罗成了哈利迪的经理人(关于经理人和经纪人,在国外区别还是挺大的,查了一些资料后决定设定成经理人)。应该不会太长,慢慢写叭,题目听起来是bad ending,其实是he来哒~






      哈利迪从凯伦手中接过奖杯的时候莫罗抿了一口酒,他瘦了,他想。望着哈利迪似乎从未褪去的黑眼圈,莫罗毫不怀疑直到进场前化妆师还在极力劝说他多少遮一下,不过他也比任何人都清楚哈利迪有多固执。他像此前多次出席颁奖典礼时一样坐在靠后的位置,如果一切都没变,他应该还会仔细观察哈利迪有些僵硬的笑容,回去后带着善意的幽默对他略带夸张地描述一番,最终以两人愉快的笑声收场。颁奖嘉宾凯伦念出哈利迪的名字前莫罗就猜到了结果,提名的几部电影他都看过,对哈利迪拿下最佳男主角奖毫不意外。看到哈利迪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起来的纸条,莫罗脸上礼节性的笑容不由得多了几分戏谑,詹姆向来准备万全。然而哈利迪开始讲话时他仿佛突然坠入迷雾,对方说出的每一个词都在他耳中激起一串模糊的回音,让他有些恍惚。哈利迪好像说了什么有趣的事,可他根本没听进去,只是后知后觉地跟着众人鼓掌,盯着面前的酒杯看,好像它上面有着什么新奇的花纹。“感谢我的… …”台上的最佳男主角打了个磕绊,莫罗下意识地抬头,正撞上哈利迪的目光。“... …我的助理。”哈利迪说完后半句话,他们几乎同时看向别处。莫罗知道,他差一点就说成了“我的经理人”,这样说本来是没问题的——如果他还是詹姆的经理人的话。他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莫罗问自己,这一切又是如何开始的,他又是为什么成为詹姆的经理人的?在如雷的掌声中,奥格登.莫罗的思绪一点点回到了十几年前,他们都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时候。

 

 

 

 

 

    “奥格登!”莫罗正把最后一本书装进包里,就听见吉米喊他,“今晚要不要去看戏剧社的表演?是《哈姆雷特》!”哦,莫罗确实喜欢莎士比亚的作品,这也许跟他的英国血统有关。他拎起包:“不去,想想上次他们排的是什么玩意儿,一群人忘词愣在台上?!”吉米摆摆手,“我承认上次真的很糟,不过那是新社员,这次可不一样,”他故作神秘地凑近了小声说,“这次戏剧社的台柱子要出场了!”
    虽然对吉米的保证没什么信心,莫罗最后还是去了,不过迟到了很久——为论文润色花费的时间比想象中要长。他一边在心里抱怨自己的金融学教授一边往学生活动中心跑,吉米在前排给他留了位子,他到得太迟了,入座时引起后排人的一阵抱怨。他本已经不打算来了,看吧,剧情已经过半,他望向台上表演的学生,吉米戳了他一下:“他就是戏剧社的顶梁柱!”那是个又高又瘦的男生,有着一头卷发,正在台上来回走动,边说边做着手势。他看起来很激动,这也确实是一个精彩的部分,莫罗想,听着戏剧社的骄傲道出一段经典的独白:“When we are free from this mortal coin, what dreams will appear in our sleep of death which makes us falter and even makes us prepare to suffer the long-term agony so willingly?If not, who is willing to bear the all sorts of pain?”莫罗愣住了,这确实是不同的,和他上一次看到的表演等级完全不同,坐在前排果然有好处,他甚至能看清那个男孩的手在颤抖。“……If it can be solved by a quick sword, and who would work and bear the pain in his whole life instead of fleeing away this?”他太投入了,以至于看起来真的非常痛苦,莫罗看着台上人泛红的眼眶想,他突然有点想知道这个人的名字,或许还可以和他讨论一下莎翁的作品。
    演出圆满落幕,演员们出来谢幕时莫罗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吉米又用胳膊肘捅他:“嘿,待会儿要不要去后台看看?你好像蛮钟意那个主角嘛。”“哦他是演的不错,我是说非常棒……等等什么叫做'钟意'?”他还没说完就被拖着直接往后台走,他的朋友好像非常熟悉这里,轻车熟路地推开了化妆间的门。莫罗看见刚刚在台上表演时激动得满脸通红的那个男孩正把自己的卷发拨弄回原本乱糟糟的样子。“哈利迪!这是我的朋友奥格登,他刚刚可是被你的表演彻底迷住啦!”……莫罗真是恨死了吉米的大嗓门,他觉得自己的脸红了。他对上哈利迪的目光:“呃……我是奥格登.莫罗,这家伙说的没错,你的表演简直太棒了。”戏剧社的骄傲此时却完全没了在台上的游刃有余,他以一种古怪的方式推了推眼镜,莫罗觉得他好像有点害羞。“我……我叫詹姆斯.哈利迪,很高兴认识你,莫罗。”
    一句再平淡不过的开场白,完全没有刚刚表演时的惊艳,却神奇地让莫罗放下心来。“其实我跟他不熟……就帮你到这儿了。”刚刚还在大声嚷嚷的吉米小声对他说,随即逃也似地出了门,留他们两个人在化妆间里。莫罗愣了一下,看哈利迪没有再开口的意思,只好自己开启下一个话题:“我想你也非常喜欢戏剧,也许我们可以聊一聊各自最爱的作品……对了,你喜欢电影吗?”哈利迪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后缓慢又肯定地点了点头,露出了见面到现在的第一个笑容。



    交谈,这对哈利迪来说不是件容易的事,和在舞台上流利地说出大段台词不同,每当他想要和谁普通地聊天时就会开始卡壳,虽然他也不常有这样的念头。可是奥格登.莫罗出现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他可以说出他没说完的半句话,会在一个话题结束后有点尴尬的几秒钟内顺利开启下一段谈话,他对自己沉迷的那些电影和戏剧同样耳熟能详,会和他玩台词接龙然后一起哈哈大笑。哈利迪发现莫罗也许很有表演天分,至少他陪他对台词时的状态不亚于很多戏剧社的成员。他不是没对他说过,“要不要来戏剧社试试看”这样的。将这个提议说出口着实耗费了他不少勇气,他真心觉得莫罗是合适的,他的幽默感、丰富的表情和肢体语言,他读剧本时游刃有余的状态无一不显示着他有这个能力。不过莫罗没答应,而是拿出教授列的书单给他看了看:“你可饶了我吧,史密斯教授昨天还一副要训我的样子,看看我的黑眼圈!”莫罗笑了,浅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有些晃眼,“再说了,你才是真正适合表演的那个,我学这个专业将来搞不好还能当你的经纪人呢。”他拍拍他的肩膀,语气带点戏谑意味。“不过帮你对台词超级开心的,这可是我的一大享受。”像是要让他安心一样,莫罗又补了一句。
 



   “也许我会做你的经纪人呢”,这不算是约定,仅仅是一句无心的话,谁知道却在几年后成真。“一次幸运的一语成谶”,在采访中被问到时他们都这么形容。在大学余下的一年半里莫罗陪伴哈利迪排练了无数次,可他的名字从未出现在戏剧社的宣传海报上,哈利迪曾经想为他开个特别鸣谢栏,却被莫罗果断拒绝。“哦不不不,我可不想被你的学妹们各种追问!”莫罗夸张地做出投降的姿势,“再说又不是只有你得了好处,我说过我喜欢陪你排练吧?”看到哈利迪微微点头他还俏皮地眨了眨眼。他们的名字当年没能同时出现在海报上,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同时出现在报纸、杂志和电视屏幕上,被粉丝和主持人反复提及。詹姆斯.哈利迪和奥格登.莫罗曾经是那样密不可分的两个名字,而他们两人也曾同样形影不离。

 

风化雨

头号玩家与TSN的适配性

·CP脑预警 请点开看图

头号玩家,彩蛋猎人男主走进哈利迪的纪念馆

纪念馆馆长上线


他们观看了哈利迪的记忆 

坐在电脑前的卷毛宅男就是哈利迪 手持VR设备的是他的合伙人莫罗

端咖啡的是实习生 也是本电影的反派索伦托


该情景是《绿洲》游戏上线前6天 哈利迪和莫罗在调试测试


这对合伙人大获成功


合伙人嘛,总是会散伙


哈利迪恐怕也是个占有欲极强的控制狂

“是我的游戏!”


哈利迪和莫罗产生了分歧和争吵


哈利迪要把莫罗赶出公司


并且成功了


2040年,哈利迪死前,在《绿洲》游戏中埋下彩蛋,解开他的谜题...

·CP脑预警 请点开看图

头号玩家,彩蛋猎人男主走进哈利迪的纪念馆

纪念馆馆长上线


他们观看了哈利迪的记忆 

坐在电脑前的卷毛宅男就是哈利迪 手持VR设备的是他的合伙人莫罗

端咖啡的是实习生 也是本电影的反派索伦托


该情景是《绿洲》游戏上线前6天 哈利迪和莫罗在调试测试


这对合伙人大获成功





合伙人嘛,总是会散伙


哈利迪恐怕也是个占有欲极强的控制狂

“是我的游戏!”


哈利迪和莫罗产生了分歧和争吵


哈利迪要把莫罗赶出公司


并且成功了


2040年,哈利迪死前,在《绿洲》游戏中埋下彩蛋,解开他的谜题,拿到三把钥匙的人,将会获得他的巨额财产。

无数玩家蜂拥而至,研究哈利迪的一生,期望发现线索。

彩蛋猎人男主多次探索哈利迪博物馆,得到一个女孩的名字,基拉。


馆长说,基拉对哈利迪很重要,她的名字不应该只出现一次

男主坚持说,只有这一次,我敢打赌

馆长检索全部信息,表示愿赌服输,扔给男主一枚25美分的硬币

男主一行人还尝试探索哈利迪彩蛋的隐喻


基拉真的是关键吗?玫瑰花蕾?


你会把喜欢的女孩扔给僵尸跳舞吗?



最后混战中反派使用了核武器级的爆炸道具,和所有彩蛋猎人同归于尽,只有男主活了下来,因为馆长扔给他的,其实是开挂道具一般的“额外生命”





男主终于来到最终关卡


一份合同摆在他面前


“那是他一生最大的错误”

签合同的笔被扔掉



获得一切的男主回到现实世界,第一个见到的居然是老去的莫罗,他为男主带来律师团





“You were the rosebud.” 



------几句题外话

2011年奥斯卡,斯皮尔伯格导演是最佳影片的开奖人

《社交网络》提名最佳影片,最终未能获奖。一时间舆论指责奥斯卡评委过于迂腐,口味顽固。

斯皮尔伯格本人极为欣赏《社交网络》,可惜《社交网络》没能装在那个获奖信封里,由他本人念出来这个名字


2018年,斯庇尔伯格导演的《头号玩家》上映

有人发现主角帕西法尔的脸部建模高度相似Mark Zuckerberg的扮演者,杰西·艾森伯格



老年哈利迪演员扮演者同样叫Mark,同样的卷毛

斯皮尔伯格,幽灵船船长

雨白  天弓

只有现实能吃饱饭

残酷包含充实

                       _头号玩家

只有现实能吃饱饭

残酷包含充实

                       _头号玩家

败犬汉斯。

自己印的Nolan小挂件!!

非商用,图源汤不热,没要授权,作者ID忘记了orz

私心加韦兰tag!!

自己印的Nolan小挂件!!

非商用,图源汤不热,没要授权,作者ID忘记了orz

私心加韦兰tag!!

Berry左丘斑斑

是漫展的返图
出镜原po
感谢三位摄影的返图 大家辛苦啦❤

是漫展的返图
出镜原po
感谢三位摄影的返图 大家辛苦啦❤

叶子君233

大东你看这篇文(修东,年下,含肉)

一篇很长很长拖了很久很久很难看很难看史前三轮车

欠了很久的债终于还上了

可以安心白嫖了

修东 年下 车 

ooc我的(可能有,甚至可能蛮多的)

车门在这

一篇很长很长拖了很久很久很难看很难看史前三轮车

欠了很久的债终于还上了

可以安心白嫖了

修东 年下 车 

ooc我的(可能有,甚至可能蛮多的)

车门在这

段均賢
Since most peop...

Since most people spend most of their time inthe Oasis,losing your shit means,well,losing your shit. By Parzival

Since most people spend most of their time inthe Oasis,losing your shit means,well,losing your shit. By Parzival

胖得像个二百斤的鼠子

【韦兰】凛冬

失踪人口回归

06

“他肯定是受了什么心理创伤。”韦德局促地双手交握,他满怀期待地看着对面的医生,“他……他晚上不能关门,”他一点点地叙述着。

“你是说他对空间的封闭很敏感还是对黑暗?”

“对……呃……两者都有?”他挠了挠头,“他有的时候白天也关门,就是一定要开窗户……虽然可能是不想看见我……”他支支吾吾地说,感觉自己被这个理由打击得无比挫败,“但是他晚上老是做噩梦……而且,在夜里他的呼吸会比较急促,晚上都是开着灯睡觉。”

“好……我大致了解了。”医生写了点什么,“他需要心理治疗,”他抬起头,“你下周能带他来治疗吗?光凭你的描述我们无法做到治疗,药物带来的效果太小了而且副作用很大。”...

失踪人口回归

06

“他肯定是受了什么心理创伤。”韦德局促地双手交握,他满怀期待地看着对面的医生,“他……他晚上不能关门,”他一点点地叙述着。

“你是说他对空间的封闭很敏感还是对黑暗?”

“对……呃……两者都有?”他挠了挠头,“他有的时候白天也关门,就是一定要开窗户……虽然可能是不想看见我……”他支支吾吾地说,感觉自己被这个理由打击得无比挫败,“但是他晚上老是做噩梦……而且,在夜里他的呼吸会比较急促,晚上都是开着灯睡觉。”

“好……我大致了解了。”医生写了点什么,“他需要心理治疗,”他抬起头,“你下周能带他来治疗吗?光凭你的描述我们无法做到治疗,药物带来的效果太小了而且副作用很大。”

“……”

“……他不愿意来。”韦德悄声说,他看着医生,目光里满是无助——他根本不像是掌管绿洲的那个统治者,他太脆弱,手足无措地像是抓着救世主一样。

“他不能来。”

韦德垂头丧气地出来了。

医生的回复十分肯定——她见不到诺兰,就无法治疗。

“他的反应不是特别强烈,状态不好。”

“先生,我做不到,如果您真的担心病人,就尽力说服他来就医。”

担心是真担心,说不服也是真的说不服。男孩挫败地提拉着鞋子往回走,他拉开了车门,把自己塞进去,心不在焉地开着车打道回府。

“诺兰……”韦德有点踌躇地跟着男人套近乎,看着对方正在收拾厨具的样子,心里又有点不忍心。

“怎么了?”

“呃……”韦德有点被看穿的错觉,他有点难堪,甚至是难以启齿——可是这些事总拖着就会更糟糕。
他干脆横下一条心,“我今天去找了心理医生。”

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上,韦德想诺兰也该明白了,他为此感到不舒服,无论是再次掀开对方身心上还渗着血的伤疤,还是这种并不直接,也无法直接的说话方式。

既残忍又虚伪。

诺兰的脸立马就白了,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别过头去躲避韦德的注视,以此来掩盖自己本身的无措,韦德看着他脸上那些深深浅浅的皱纹,那些隐藏在这些皱纹下的疤痕,刀一样让他心里绞痛得一滴一滴地流血。

“我不去。”他干净利落地回绝了。

“诺兰……我知道……”韦德结结巴巴地说,“可……”

“……我不去。”男人执拗道。

“你需要这个!你需要!”韦德突然大吼起来,他无法坐视,坐视他的养父这样崩溃,这个创伤会毁了他。

“哈,然后呢?你让我跟他说什么?”诺兰反唇相讥,“跟他说我被按在水里差点淹死,被人一遍一遍殴打,被压着——跪下来求饶?”他说的有些喘不过气,可是诺兰知道自己无法承受这些了,他撕开了自己的伤口,把那里拽的血淋淋的,就是为了让韦德后悔!愧疚!

他凭什么做这些事情,补偿吗?懊悔吗?

……太晚了,这一切都太晚了。

“……对不起。”韦德又哭了起来,他绝望地看着男人上了楼,这些天缓和的气氛像是泡沫一样蒸发掉了。



诺兰在第二天等韦德去了公司就收拾东西出了门。

“你约我出来干什么?”他不耐烦地拿手指敲了敲桌面,斜斜地瞟了一眼对面的英俊男人。

“不干什么,”对方耸了耸肩,摆明了一张无赖脸,“我只是来庆祝你出狱的,这么长时间,也只有今天才是最合适的。”

“……我宁可老死在那个地方。”诺兰收敛了神情,垂下眼睛看着艾瑞克的手指尖儿,眼神空洞地回答。

“显然在说谎,”艾瑞克尖锐地戳破他的谎言,诺兰倒也没生气,他抬起眼睛,无所谓地看着自己的“朋友”,压根没有掩饰的举动。

“你看出来了?”他漫不经心地回答,小指勾在瓷杯杯把,缓缓地拉近了自己。

诺兰这幅样子让艾瑞克显然有点沉不住气了,他试探性地问,“你是为了那个孩子?”

诺兰皱着眉头瞪他,端起杯子喝了口茶,“你为什么这么问。”他的语气里面已经带了警告。

按理说这个时候这个骷髅头应该已经畏畏缩缩地收住话头,然后他们聊一点别的——起码不是韦德,也最不应该是他。

可是今天艾瑞克就像是吃了枪药,胆子大得异乎寻常,“为什么——”他的声音里面已经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感觉,那股子焦躁顺着心脏上连接的血管蔓延到全身,艾瑞克觉得自己不该这样,他要做的是劝抚,而不是逼迫,可他就是控制不住。

诺兰开始正视他,可眼睛里都带着薄凉,“你不应该关心这个话题,”他已经明确地回绝了,“还有,收起对韦德的敌意。”


韦德打开了房门,里面没有开灯,“诺兰?”他试探地叫了一声,“你在睡觉吗?”他伸出腿够到了拖鞋,小心翼翼地踩上去。

没有人回答。

他往餐厅和客厅转了一圈,也没有人影。

“诺兰?”韦德又叫了一声,他有点慌了,声音都大了起来。

恐惧感瞬间就让韦德手足无措,他近乎是连滚带爬地跑到楼上,并且在最后一级台阶上绊了一下,脑门狠狠地磕在诺兰房门上的那个棱角上,疼痛让男孩觉得眼前发黑,控制不住地踉跄了好几步——他彻底地把养父的房门撞开了——响声震得他耳膜发麻。

还是没人。

韦德这下真的是觉得天旋地转了,他歪靠在门边儿,睁大眼睛仔细地扫了扫每一个角落,他看见了里面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少。

男孩这才放了心,看来诺兰只是出去走走——说不定待会就回来了。

韦德失魂落魄地往下走,只感觉腿软得不像话,他难以克制自己竟然丧失了诺兰的踪迹,也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安装任何的摄像工具——尽管明白这不可能——可韦德这个时候还是后悔,他太后悔了,各种极端的想法在他脑子里层出不穷。

他抓起了自己的终端,“大东,”他平静地说,“我要调去全市所有的监控。”


艾瑞克的脸色难看得要死。

“我不知道你在为那个狼崽子牺牲些什么。”他有点不甘示弱,“诺兰索伦托,容我提醒一句,你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那是我的事——”

“也是我的事!”

“你他妈的难道忘了他怎么背叛你的吗?是你抚养他长大!是你在暗中给他那个没有工作的姨妈钱让他们搬出贫民窟!是你一直虚情假意地做着戏,让所有的敌人都没有察觉到你们的关系!”

“他呢——他干了什么?”

“他再也没有试图找过你!就因为那些暗中的赃款和杀人放火,他就开始和你闹脾气甚至决裂!他以为他是谁?他以为他是政府吗?以为这个世界多干净?天天为了所谓的自由所谓的现实去反抗,却从来没有看清楚过你的付出!”艾瑞克勉强喘了口气,“诺兰,我知道你从来没对我起过心思——我也……早就不介意。”他直视着脸色惨白的男人,“绿洲的统治者违背了这个社会的丛林原则,创意永远不能作为生存的基本,他的一切注定丧失——注定毁灭。”骷髅头已经平静下来,他只是陈述事实,“那个男孩对你的爱远比你对他的爱要小。”

“你的病情已经开始有了好转,可留在他身边只是徒增痛苦。”他盯着诺兰,一字一句地说,“诺兰,你离开他吧。”

tbc


好贤渔Sagita

Sorrow is something【不知所谓/一】

Sho

#

      他从幽深的黑暗中醒来,粗粗喘着气,恍惚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深坠悬崖的孤独感和失重感几乎把他淹没。是死亡星球,还是IOI总部?

      他忽然不敢睁眼,害怕对面的透明液晶屏上就是某个人从四十三楼掉下去的录像回放。一遍,两遍,千万遍。与之同坠的还有他的心脏。他本身处人间,却几乎在地狱里走了一回。

      他呢?他死了吗?
       我呢?

       他甚至想马上起床去把所有人都吵醒,揪着...


Sho

#

      他从幽深的黑暗中醒来,粗粗喘着气,恍惚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深坠悬崖的孤独感和失重感几乎把他淹没。是死亡星球,还是IOI总部?

      他忽然不敢睁眼,害怕对面的透明液晶屏上就是某个人从四十三楼掉下去的录像回放。一遍,两遍,千万遍。与之同坠的还有他的心脏。他本身处人间,却几乎在地狱里走了一回。

      他呢?他死了吗?
       我呢?

       他甚至想马上起床去把所有人都吵醒,揪着他们的衣领盘问究竟哪个才是他的梦境。

        恐惧。无所不在的恐惧。他自11岁之后就没有再感受过的孤独一人的恐惧,在18岁的今天几乎让他悲痛到死去。他的脸颊满是冰凉的泪水,液体不受控制地从闭合的眼皮里流出,而他自己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哭泣。
        他几乎跌落着下了床,踩到无数他没有让机器人收拾的乱丢的小玩意儿,他们尖锐地磕着他的脚和手臂,他感觉不到痛或者难受,胡乱扫着书桌,书桌上的杂物噼里啪啦地哀鸣着滚落到丝毯上。

         通讯器……他需要他的通讯器......


         他的手指颤抖地几乎无法按下任何一个按键。在反应过来时他以嘶哑难听的声音亮起了声控灯。房间变成了废墟。


        “通讯播出。大东。通讯链接中.....”

       播报女声机械地重复着这句话。阿修死死盯着这钛合金制物投射在空中的电子屏。上面通话中的加载符号正在不停闪烁。每延迟一秒,他都感觉一部分的自己正在崩溃碎去。


        “通话要求已被接受。”

       

       阿修想说话,随便什么话,他张了张嘴,才发现自己竟一时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他只能尽全力憋住自己的抽噎,不让呜咽听起来过分糟糕。


       在美国时间凌晨三点,处于大洋彼岸的另一头的岛国,视讯被接起,一个干练的女声十分犹疑而试探地传来。

    “您好,我是藤原先生的秘书赵。很抱歉是下属接听了藤原先生的私人电话,我被授予接管他本人部分私人电话的权利。藤原先生刚刚被劝去办公室的里间休息。周先生有什么事的话,我可以帮您转告他。”


       这么说,那只不过是他的噩梦罢了。


        他混沌的大脑无暇纠正日本人冗长的称呼、无趣的敬语和颇带口音的英语。理智告诉他他应该送一口气,得体礼貌地结束这次对话并且继续回床上睡他的觉。但他几乎昏了头,他想见他,想跟他说话,想.....想拥抱他。想被他拥抱。而这则怎么可能发生在又一次彻夜工作到几乎昏倒到工作狂藤原敏郎身上?

      他不能。他不能这么任性,还跟11岁的他自己一样。他不能,也失去了这样做的权利。


      “没....没事,只是想问候他,麻烦您转达我的.....关心。”


       没等那边回应,他便切断了通讯,重新后退几步把自己摔到床上。


       刚刚那句话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重又委屈起来,汹涌的复杂的情绪几乎把他缠绕到不能呼吸到地步。他关了灯。在黑暗里,他放任自己软弱怯懦地流泪埋怨。

     “会好的。会好的。”他在心里一遍遍重复这句话。像是重复一个自欺欺人的谎言。


Daito

#


      “修,修.....?”

      一个声音温柔地呼唤他。他在梦中畏惧又眷恋的声音。说不定他还在做梦,否则这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像大东?一只温热的手轻柔地拨开他粘在额上的头发,缓慢仔细地逝去他黑眼圈下的泪痕。

       他本能地向寻求追赶的热源凑过去,眼皮肿胀几乎无法分开。而修终于意识到这个早上跟自己讲以往经历过的早上有一点不同......不应该有人在周日早上十点被允许进入自己的房间,除了藤原敏郎......

       他猛地睁开眼睛。


      大东疲倦地对他笑笑。他穿着长风衣,身上风尘仆仆,像是经过一次十天十夜的长途跋涉,头发蓬乱,嘴唇干裂。他还没来得及开个玩笑,修就扑过去紧紧地把他抱住,抱住这个在昨晚的梦里,他失去了千百遍的人。他把额头放在他的肩膀上——像小时候那样,泪水再一次涌出来。他无声地哭了。


     他感到大东缓慢而坚定地回报他。他抚摸他的头发和脊背,在他耳边轻声说着安慰的话。这个刚成年的男孩止不住地颤抖,他的背脊的骨锥突出,显而易见地过分瘦削。他本不该如此崩溃疲累,下巴磕得大东生疼。

    太瘦了。太轻了。


     大东揽着他的肩膀,感到他对自己的依赖,像是船舶靠海,又似候鸟归巢。他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一开始,他远离是为了隔断,现在却收获巨大的反效果。他开始思考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是否像是那些他曾经讨厌的大人一样,做出了自以为是的决定。


        “你怎么了?Sho,来,呼吸......”

        他的安慰的话语太过温柔。巨大压力积累到顶点而后崩溃的人在这样温柔的安慰下反倒更加破碎。他不知道自己抚摸他的动作是不是还是像五年前一样,“带着不该有的感情”,但是他的小男孩看起来这样脆弱,这样纤细,比任何时候都像一只受伤的幼兽。他无法说服自己抛下他,回到他遥远的东方和庞杂的工作中去。他悲哀地发现他在面对着他的时候爱意汹涌,这感情或许从未改变,连距离和时间也没有冲淡分毫。


        “放松,kid,嘘——”

       阿修抓着他背后衣服的手过于用力了,几乎要把他抓痛。这男孩看上去像从ICU里躺过一回的病人。他轻柔地把他哄回床上,阿修的手像溺水之人抓住稻草一样抓着他的衣袖。大东只得用另一只手握住他的手,才让他紧抓的拳头放松下来。


       “再睡一会儿,好吗?你看上去像昨晚在死亡星球里接了三个任务那么糟糕,big baby。”


      他的语调和称呼都无法再由自己控制,那个爱称脱口而出,就像它在他的嘴边等了整整五年。阿修只是用湿润的黑眼睛看着他,深深地看着。那是一个知道他明天就会离去然后和之前的五年一样永无止境地出差以此避开他的眼神。

      这个眼神不受伤,但也不太冷静,只有着既定的接受现实的确认,和......满足。就像他从未期望过在崩溃的夜晚过后能见到他的兄长般的伙伴一样。


       最终,他轻轻反握住大东的手,闭上眼睛。


      五年过去了,这是他第一次看着他入睡。在凌乱宽大的被褥里他几乎要被淹没,眉头微皱而不安地纠结,像是非常害怕再次沉入深深的睡眠,而又打定勇气再面对它一样。周修还处在长身体的时候。但是大东不知道,他看上去可以这么......小,他11岁的时候,大东也不曾这样觉得。




ALICE

《头号玩家》

①一个人有朋友,就不算失败。
②只有生活,才是唯一真实的东西。
③你只知道我让你知道的,你只了解我想让你了解的,而那并不是我。
④即使现实再令我恐惧,再令我痛苦,也只有在现实中,我才能真正吃顿好饭。
⑤不管你喜不喜欢,该往前的不会后退。
⑥谢谢你,谢谢你喜欢我的游戏。

《头号玩家》

①一个人有朋友,就不算失败。
②只有生活,才是唯一真实的东西。
③你只知道我让你知道的,你只了解我想让你了解的,而那并不是我。
④即使现实再令我恐惧,再令我痛苦,也只有在现实中,我才能真正吃顿好饭。
⑤不管你喜不喜欢,该往前的不会后退。
⑥谢谢你,谢谢你喜欢我的游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