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奈布

23.7万浏览    23229参与
孤眠_


p1是美化了一下上次的左下角
p2是“小”奈布【画不出那种快哭的感觉嘤嘤嘤反正我是要哭了】


p1是美化了一下上次的左下角
p2是“小”奈布【画不出那种快哭的感觉嘤嘤嘤反正我是要哭了】

拾桑桑

上课的意义在于画画?
地理课激情摸鱼,奈布……笑的太可爱了吧
。゜(ノ)´Д'(ヾ)゜。゜占tog致歉

上课的意义在于画画?
地理课激情摸鱼,奈布……笑的太可爱了吧
。゜(ノ)´Д'(ヾ)゜。゜占tog致歉

朝天歌
一只小佣兵。并不会画画乱画的。...

一只小佣兵。并不会画画乱画的。。。第一次发表qwq!!!
私心杰佣。
杰佣真好吃。。。。

一只小佣兵。并不会画画乱画的。。。第一次发表qwq!!!
私心杰佣。
杰佣真好吃。。。。

一生只爱小奶布

夜半

⚠cp杰佣,不喜勿喷

⚠初中生文笔,多多包涵


5.大男人主义


  即使经历过这种事,奈布对杰克的好感不减反增,整天就想找杰克分享他的见闻。


  有时,是奈布主动去找杰克,有时,是杰克去找奈布。爱情不就是这样吗?两人互相付出,没有一方付出的特别多,似乎达到一种平衡。


  爱情最高的境界,不是轰轰烈烈、不是甜言蜜语,而是不需言语的默契。爱情最高的境界,莫过于能有个人,只要一个眼神,就能理解你的心思,你的情绪。


  -


  “杰克,我周末要回老家一趟,团长召集我们。”


  奈布隶属的佣兵团曾解决一个恐怖组织,但部分杂碎没处理到,现在他们募集了人,蠢蠢欲动,蓄势...

⚠cp杰佣,不喜勿喷

⚠初中生文笔,多多包涵


5.大男人主义


  即使经历过这种事,奈布对杰克的好感不减反增,整天就想找杰克分享他的见闻。


  有时,是奈布主动去找杰克,有时,是杰克去找奈布。爱情不就是这样吗?两人互相付出,没有一方付出的特别多,似乎达到一种平衡。


  爱情最高的境界,不是轰轰烈烈、不是甜言蜜语,而是不需言语的默契。爱情最高的境界,莫过于能有个人,只要一个眼神,就能理解你的心思,你的情绪。


  -


  “杰克,我周末要回老家一趟,团长召集我们。”


  奈布隶属的佣兵团曾解决一个恐怖组织,但部分杂碎没处理到,现在他们募集了人,蠢蠢欲动,蓄势待发,极度危险。这次团长就是为了将其全数歼灭,召集了所有人共同对抗。


  “嗯,需要我陪你?”


  杰克隐隐觉得奈布这次出去会遇到危险,虽然想陪他,但首先得经过他的同意才行。


  “不用担心,凭我的身手,绝对不会有问题的,相信我。”


  其实奈布根本没有把握,他不知道对方现在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这次作战,可能会很吃力。


  杰克的眼眸似乎能洞悉别人的心思,他看出了奈布眼中的迟疑,暗自下了决心要跟着他。尽管他会生气,但他不能让他冒险。他只管着在自己怀里撒娇就好了。


  -


  “哈?他是内奸?”


  佣兵团团长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向他传达消息的男人,他不相信跟着自己多年的心腹居然出卖了他们。但是事实明摆在眼前,照片没有一点动过手脚的痕迹,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多年,对方到底得知了多少?


  “是,打算怎么处理?”


  “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没用的,就直接让他走吧。”


  另一边


  奈布正奋力的和敌方作战,身手敏捷的他,不仅没有受伤,还一举剷除了几十名身材比他魁梧的男人。


  “萨贝达,小心后面!”


  那个男人速度很快,从奈布背后偷袭了他,而奈布的后脑勺受到重创,意识越来越模糊,渐渐的,阖上了眼。


  杰克在那男人打算再补一枪的时候,把他拉到一旁,将他的枪抢走,并把男人踩在脚下,在男人耳边轻声说道:


  “小子,敢动我杰克的人,你不要命了?”


  杰克的语调很轻,轻到令人发毛。男人迟疑了一会,眼神流露出惊恐。


  杰克,多么残暴的一个名字,1888年在伦敦杀害多名妓女,臭名昭着的一个变态杀人魔,还有谁不认识?


  “饶命啊!我们只是受人指派的,我可以把知道的事都跟您大人讲!”


  男人贪生怕死,重要时刻是不会顾及义气的。


  “就你?你这种小杂碎会知道什么?”


  说完,杰克毫不犹豫的开枪杀了他。


  敢打他的奈布?只有死路一条!


  这男人应该感到庆幸,死的时候没有被开肠破肚,样子不算太惨,跟那些人比的话。


  杰克走向奈布,将他抱起,动作很轻很轻,好像他是易碎品,只要一不小心,他就会破掉一样。杰克将奈布放在医院床上,当奈布醒来,刺鼻的消毒水味扑鼻而来。


  他这是死了吗?死了应该不会闻到消毒水味,还有......杰克的味道?


  奈布坐直了身子,杰克正在旁边阅读报章杂志,神情专注,奈布仔细一看发现,那不正是那个恐怖组织的报导吗?


  标题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神秘男子乱入,一举歼灭恐怖组织!」


  那神秘男子怎么有点眼熟......不就是杰克吗!


  “你醒来啦?有没有不舒服?我去把医生给你找来,先喝点水,乖,等我!”杰克在奈布额上落下一吻,匆匆出去给他找医生了。


  “嗯,没有大碍,就是脑部有轻微脑震盪,近期要多加注意,别再受到撞击。”


  医生再三保证奈布没事后,杰克才走了出去。


  奇怪了,受伤的又不是他,那么紧张做什么?


  不过心里,甜甜的,这就是被关心的感觉吧。


  一出大门,杰克就把奈布抱了起来,完全不管路人的眼光,也不管奈布的抗议,迳自走他的路。


  “现在要去哪里?”


  “回庄园啊,不然想去其他地方,也可以的哦。”


  杰克带着颜色的语气,让奈布瞬间觉得眼前的人,根本是老流氓!


  “到囉。奈布?奈布?”杰克叫了他几次,但他没有回应,原来是睡着了。


  也是,经历这么多折腾,累了也很正常。


  唉,就说嘛,这种事让我操劳就好,你只管着取悦我便是。


  晚安,小先生。


求评论,求按赞👍

您的支持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


玉米的农作田
第一次在电脑画,所以风格一直在...

第一次在电脑画,所以风格一直在变

(老天,我在努力了(σ`・∀・´)σ请原谅我吧

第一次在电脑画,所以风格一直在变

(老天,我在努力了(σ`・∀・´)σ请原谅我吧

黎晗

杰佣 2

  好像还有3.4章的感觉。。。它怎么这么长。。。 忽然想起我还有篇更长的还没开始更,退缩ing...想要咕咕。。。 (;ω;`)

  话说我这个更新速度真的好tm的感人啊,真心慢。。。


  阳光明媚的一天,杰克很早就出去了,而艾米丽要外出学习,我便一个人留在了家里。


  “吱呀~”


  不知那里传来一声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循声望去,我看见了那扇一直紧闭的房门被风吹开了一条缝。


  想起杰克每天回来时总是急不可待地走进客房,我不禁感到好奇。里面究竟有什么呢?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打开了那扇房门...

  好像还有3.4章的感觉。。。它怎么这么长。。。 忽然想起我还有篇更长的还没开始更,退缩ing...想要咕咕。。。 (;ω;`)

  话说我这个更新速度真的好tm的感人啊,真心慢。。。


  阳光明媚的一天,杰克很早就出去了,而艾米丽要外出学习,我便一个人留在了家里。


  “吱呀~”


  不知那里传来一声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循声望去,我看见了那扇一直紧闭的房门被风吹开了一条缝。


  想起杰克每天回来时总是急不可待地走进客房,我不禁感到好奇。里面究竟有什么呢?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打开了那扇房门。时隔许久的我再一次看到这些照片时,惊恐地发现这些照片都是同一个人。


  虽然照片的场景多变,但我有一点非常肯定:这些照片都是偷拍的!


  我可以清楚地看出照片上的男人在与他的同伴愉快的聊天,但他的同伴大多都被杰克截去了,只有一只带着精美的戒指的手掌时不时地出现在照片中。


  房间的另一侧凌乱的摆放着几个画架,大多都用画布盖着,我发现其中一个并没有被全部遮挡住,露出了里面的内容。


  那是一副并没有被完成的画,画的是一位年轻的男人,被粗鲁地压在床上,身上的衣物凌乱不堪。。。


  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情不自禁地后退,不小心撞的了身后的桌子。桌子上摆放的几张草稿纸散落到地上,我心中暗道一声“糟糕!”


  我急忙将纸张捡起,却看到纸上潦草的写着一个词语。在我仔细地辨认后发现那纸上写的是:奈布·萨贝达,一个男人的名字!我忽然间仿佛想到了什么,匆忙地将纸张放到桌子上逃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中,杰克都浑浑噩噩的,也没有再进入过客房。我很庆幸,这样他或许就不会发现有人曾经进入过,而我只需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可以了。


  话虽是这样说,但我的内心却是越发的不安起来。直到那一天,一切都结束了。。。


  我再也不必担心会被杰克发现自己所做的坏事。


折原

有沒有人也是只用佣兵玩的玩家?但操作技術很爛的?
我就是那個只喜歡佣兵,但操作操作技術很爛的那個人。不太會溜鬼,砸板的人。
看過我的影片的人,應該知道我是個很好抓的求生者...
但我還是很愛他(傭兵),不太想換別的求生者QwQ
玩了遊戲好幾天後,我終於憋不住,跑去跟跟我玩的好的前鋒朋友哭訴。
雖然我大多碰到的玩家很有素質,不會賽後找人開罵。
但總是會有一股我拖累隊友們之類的感覺。
玩的時侯,我都先看到最近的密碼機先解決,在救人。
但沒人去救上椅的夥伴,我總是衝上去救,擋在隊友前面讓監管者打我,讓隊友跑。
但有時總會碰到不管我怎麼護隊友,擋住監管者不讓他打隊友,不讓他追隊友,但監管者就是不鳥我,就是要抓隊友,還...

有沒有人也是只用佣兵玩的玩家?但操作技術很爛的?
我就是那個只喜歡佣兵,但操作操作技術很爛的那個人。不太會溜鬼,砸板的人。
看過我的影片的人,應該知道我是個很好抓的求生者...
但我還是很愛他(傭兵),不太想換別的求生者QwQ
玩了遊戲好幾天後,我終於憋不住,跑去跟跟我玩的好的前鋒朋友哭訴。
雖然我大多碰到的玩家很有素質,不會賽後找人開罵。
但總是會有一股我拖累隊友們之類的感覺。
玩的時侯,我都先看到最近的密碼機先解決,在救人。
但沒人去救上椅的夥伴,我總是衝上去救,擋在隊友前面讓監管者打我,讓隊友跑。
但有時總會碰到不管我怎麼護隊友,擋住監管者不讓他打隊友,不讓他追隊友,但監管者就是不鳥我,就是要抓隊友,還有在我面前把隊友抓回上椅飛走了,他也不來打我,就這麼看我一下就走。(讓我感覺很諷刺)當我一直重覆的救人擋刀擋監管者...
最後就是..除了我其他隊友都飛了...監管者像是還玩不夠,才想到我,就玩起貓抓老鼠,那樣抓了放抓了放,最後不是玩膩了放上椅子,就是讓我放血死掉,當然也有好心的放我走地窖,但真的很少(只碰過3個放我走地窖)。
大多監管者對我很有意見,尤其是白紋跟理髮師.. 讓我上椅子就算了,還鞭打我QwQ
讓我覺得很委屈...什麼都沒做,就被鞭...
我跟前鋒朋友說了很多我的慘狀,他也安慰我說了一些逗我笑的事。才比較好一點。
最近是開始思考是不是我把自己帶入感太深了?總覺得自己就是要把事情扛在肩上?也知道這是遊戲玩玩就好輸贏不重要。但沒有救人或救不到人,讓我很難過。很希望上椅子的是自己不是隊友。

☆木鱼★

深夜放图
p1当你回家看到一只果体小奈布在你面前……
p2老jio克看到果体耐扑的反应(干他!!!)
p3杰克的第一反应(好吧其实是随便摸的)
p4也是随便摸的……因为以前好像从没画过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呢……

今天的杰佣糖也很甜~

深夜放图
p1当你回家看到一只果体小奈布在你面前……
p2老jio克看到果体耐扑的反应(干他!!!)
p3杰克的第一反应(好吧其实是随便摸的)
p4也是随便摸的……因为以前好像从没画过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呢……

今天的杰佣糖也很甜~

枫糖雨_我只爱佣兵
=) 改细节改到失去理智.jp...

=)
改细节改到失去理智.jpg
我喜欢草稿 =)
老子拍照的时候手都是抖的
到时候会删,等画好再放 吧

=)
改细节改到失去理智.jpg
我喜欢草稿 =)
老子拍照的时候手都是抖的
到时候会删,等画好再放 吧

沧遗鹤

宣群,第五语c群。占tag致歉。
顺便帮助寄生先生找一位左位裘克先生或杰克先生。/劳进群私聊寄生先生

宣群,第五语c群。占tag致歉。
顺便帮助寄生先生找一位左位裘克先生或杰克先生。/劳进群私聊寄生先生

夢與現實Ayano

战役恋曲4

“喂!混蛋!你在干什麽!放我下来!萨贝达你个混蛋!“玛尔塔不停挣扎。

“你能不能乖一点啊?我只是想把你抱过去火堆旁边,让你睡得安心而已!你还真的觉得我会对你感兴趣啊!“

“呜……“尽管玛尔塔已经没有挣扎,但她的脸早已红到像个番茄一样,并安安静静地躺在奈布的怀里。而奈布看怀里的人儿静了下来后,也慢慢的把他抱到一个舒适的位置。

“快睡吧!不然我就有可能对你做出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奈布坏笑地看着玛尔塔。尽管奈布只是开玩笑,但他还是把玛尔塔吓得把自己卷在一起,不敢看着他。

*我绝对不能睡!我一定要保持清醒!不能让这个混蛋……占到我的便宜……*

可玛尔塔还是睡着了)w(

第二天一早。玛尔...

“喂!混蛋!你在干什麽!放我下来!萨贝达你个混蛋!“玛尔塔不停挣扎。

“你能不能乖一点啊?我只是想把你抱过去火堆旁边,让你睡得安心而已!你还真的觉得我会对你感兴趣啊!“

“呜……“尽管玛尔塔已经没有挣扎,但她的脸早已红到像个番茄一样,并安安静静地躺在奈布的怀里。而奈布看怀里的人儿静了下来后,也慢慢的把他抱到一个舒适的位置。

“快睡吧!不然我就有可能对你做出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奈布坏笑地看着玛尔塔。尽管奈布只是开玩笑,但他还是把玛尔塔吓得把自己卷在一起,不敢看着他。

*我绝对不能睡!我一定要保持清醒!不能让这个混蛋……占到我的便宜……*

可玛尔塔还是睡着了)w(

第二天一早。玛尔塔就被奈布整理行装的声音嘈醒了。她气恼地看着若无其事的男子,产生了一种很想打他的念头。

“怎么?一直看着我,是喜欢上我啊?“奈布调戏地说。

“闭嘴,你个自恋狂。“玛尔塔瞪着奈布说。

“唉!好伤心啊!我居然要为一个不知感恩的人找食物和照顾她。呜呜……”奈布装可怜地说道。

“谁让我不能出去啊!还有,是你先开始的,关我什么事……”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乖乖等着啊!我马上回来。”说完,奈布就转身跑了。

*好……好快!*玛尔塔傻眼。

不消一会儿,奈布就带着一个满满的袋子回来了。

“你去哪儿了?”玛尔塔着急的问。

“怎么?想我了?还是,你,害怕自己一个人?”奈布坏笑地调戏玛尔塔。

“你!”

“吼!”突然,一只野兽来到了山洞。它正虎视眈眈地看着玛尔塔和奈布,想必一定是一只在找食物的家伙。

“站在我后面!萨贝达!”玛尔塔冲到奈布面前,举起旁边的一块大石头,扔向了野兽。可惜,由于玛尔塔的体力还没完全恢复,她只把石头扔中了野兽的右前脚,显然,这个举动让野兽更加愤怒了。野兽奋力一跳,冲向了玛尔塔。

就在玛尔塔以为自己即将被野兽撕成碎片时,身后的奈布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来到了玛尔塔前面,准备对抗野兽。

“萨贝达!”玛尔塔高呼。

“别动!” 奈布用他的短刀轻易地解决了野兽。


淑奇💌

什麼?我太激動了!拋了這麼多垃圾出來然後什麼也沒有説?


這AU大概就是惡劣小傭兵欺負贏弱小先知欺負到床上去囉


應該是BE了


另外以前占tag抱歉


我是不懂tag什麼的外來人


嘻嘻嘻❤

什麼?我太激動了!拋了這麼多垃圾出來然後什麼也沒有説?


這AU大概就是惡劣小傭兵欺負贏弱小先知欺負到床上去囉


應該是BE了



另外以前占tag抱歉


我是不懂tag什麼的外來人


嘻嘻嘻❤

卖报的小傻瓜不傻

【全员】荒岛救援15

第十五章


    “奈布,奈布,醒醒……”

    奈布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的艾米丽松了口气:“太好了你没事,怎么在这睡着了?会着凉……”

    不等艾米丽说完话,奈布就一把抱住她痛哭起来。艾米丽顿时感到不知所措,连忙拍着他的背问怎么了。而奈布哭嚷着,告诉她:“玛格丽莎死了。”

    艾米丽怔住了,眸晃动,却很快咬紧牙捏紧拳头将奈布紧紧抱住,附在他耳边,铁骨铮铮的说:“不许哭!我们还活着!”

     奈布哭得撕心裂肺,他上一次这样...

第十五章


    “奈布,奈布,醒醒……”

    奈布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的艾米丽松了口气:“太好了你没事,怎么在这睡着了?会着凉……”

    不等艾米丽说完话,奈布就一把抱住她痛哭起来。艾米丽顿时感到不知所措,连忙拍着他的背问怎么了。而奈布哭嚷着,告诉她:“玛格丽莎死了。”

    艾米丽怔住了,眸晃动,却很快咬紧牙捏紧拳头将奈布紧紧抱住,附在他耳边,铁骨铮铮的说:“不许哭!我们还活着!”

     奈布哭得撕心裂肺,他上一次这样痛哭,还是在第一次当兵打仗归来时。

     那场战役他永远不会忘记,那时他部队里最亲密的两个朋友都死于战争。

     后来他认识的朋友一个个死去,和他同一期进入部队的同伴也一个个远离。

    要说生命多么可贵,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才会明白。

     再后来,他成为了自由雇佣兵,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不是他难相处,只是他不愿再去尝那苦头,避开人群,躲开视线,拿钱便走,不作任何的犹豫。

     他独来独往,直到遇到威廉·艾利斯。

     那年他收到雇主的任务,去刺杀橄榄球队的前锋威廉。他不管这位雇主到底是个多么品德败坏的人,他只管拿钱办事。

    谁知深夜里才潜入威廉家就刚好碰到威廉半夜起床上厕所。

    可能是第一次暗杀的缘故,奈布没有什么经验,被抓了个现形不说,还迷迷糊糊的被威廉套出了个来龙去脉。

    “哈?他雇你来杀我?”威廉先是有些难以置信,却又很快笑出声来,“哈哈哈哈,为了赢比赛居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哈哈哈!哎,我说,你也别干这行了吧,杀人违法的呀!”

     “你哪来这么多废话……能不能尊重我一下,我是来杀你……”

    “行了吧老弟!”威廉一把揽过奈布的肩,笑嘻嘻的把脸凑过去,“我看你是第一次杀人吧?好好想想嘛,你的雇主不是个什么好人,你帮他呢,也不是干什么好事,到时候警察找上门来了你也麻烦。哎,倒不如你跟着我,我带你进橄榄球队,把你训练成一个高手,然后一起打比赛赚钱怎么样?”

     “我不知道橄榄球怎么玩……”

    “我教你嘛!我可是前锋!技术一流的,相信我!”

    几年后奈布回想起来还是会觉得威廉像个传销骗子。但威廉确确实实带着奈布进了球队还打赢了好几个比赛。

    虽然奈布没当过前锋,角色也不是很显眼,不像威廉那样比赛邀请不断,虽然不被关注,却被威廉强调着:“这家伙不去,我也不去。”

    因此奈布出现在了之后威廉的每一次比赛中。

     可是好景不长,金融危机爆发,没有人再邀请他们去比赛,他们没了收入,钱也一天天花完,他们的食物一天天减少,奈布甚至想着当回雇佣兵来补贴家用,如果是雇佣兵,接到活还是很容易的。

     但是威廉不许,甚至对他说:“我威廉就算饿死,也不会再让你去做这种危险的事!你放心,只要我有一口饭吃,就绝对不会饿到你!”

      昔日威风堂堂的前锋,如今却在街头表演杂技赚钱。这件事威廉一直瞒着奈布,说自己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可以补贴家用,结果一日奈布上街才发现真相。

     奈布决定不让威廉一人承担经济压力,瞒着威廉重新接回自由雇佣兵的活。

     在这个金融危机的时刻,企业家之间明争暗斗,奈布接到一个暗杀大企业家的任务,这一次任务非常顺利,不料他却被这个企业的其他经营人员给盯上了,派人跟踪报复。

     纸包不住火,奈布把这件事告诉了威廉,本以为威廉会生气的把他臭骂一顿,谁知威廉一把拉起他的手,道:“那还坐在这干什么?走啊!我们一起逃走!”

    那一刻,奈布心里的内疚全全包住他。

    他们踏上了那艘小轮船,来到了这座荒岛上,谢谢还未曾道上一句,恩人却生死未卜。

    “艾米丽……你答应我,一定要救活威廉,我求你……”

    “我答应你……”到底救不救得活,其实艾米丽心里也没数,可奈布抱着她的双臂都在颤抖,奈布想要的只是一个承诺,无论能否兑现,只要这一个承诺。

     过了许久,奈布终于冷静了下来,于是艾米丽扶他回到营地,开始检查他的伤势。

     艾玛凑了上来,看着艾米丽检查的动作,道了句:“奈布好像没有受什么伤呀。”

     瑟维:“你之前去哪了?”

    奈布皱起了眉:“我去找柴火,遇到怪物了。”

    瑟维一挑眉:“怪物?”

    奈布:“嗯。”

    瑟维:“长什么样?”

    奈布:“一个个子高高的,穿着一破西装,手上有爪刃,还会隐身……”

    库特忽然道了句:“是杰克!之前就是他放过我,让我把威廉带回来的!”

    奈布一怔,转头看向库特:“什么?”

    库特接着说:“之前威廉受了重伤被关在医院的地下室里,我去找他,遇到了杰克。噢,他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开膛手杰克’,奇怪的是,他不但不杀我,还让我带着威廉!”

     艾米丽放下奈布的手,确定没有任何伤势后,又说道:“以前听过他的名字。他出现在这里,又不伤害我们,难道他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甚至会是个好人?”

     会是个好人?

     奈布听艾米丽这么一说,低下了头:“我不知道……”

      明明罪孽深重,明明人鬼殊途,奈布无法理解他的所作所为。他想起那寒冷的夜里,杰克将他抱回医院,给他准备晚餐,刚才尽管他如何发怒,杰克也不显怒色,甚至还将他毫发无损的送到营地附近。

     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

     忽然天空“啪”的一声响,所有人循声望去,只见小岛的西面打响了信号枪,空中红色的信号渐渐散去,奈布忽然打起了精神:“是信号弹!那里有人!艾米丽,艾玛,特蕾西,你们留在这里,其他人跟我一起去那里看看!”


b站苟三笙
我踏马终于把奈布推演全三星了(...

我踏马终于
把奈布推演全三星了
(第三个了 我才不告诉你这是求生者第一个 监管者第一个是某开档手)

我踏马终于
把奈布推演全三星了
(第三个了 我才不告诉你这是求生者第一个 监管者第一个是某开档手)

冬眠的酸

旧图重画

冒死画的😂

再说一遍奈布女装是私设不是园丁!

旧图重画

冒死画的😂

再说一遍奈布女装是私设不是园丁!

空樱

请珍惜你遇到的每一个佛系

这是前几天的一场
因为一些原因,我是唯一一个被祭天的
刚好飞的时候,电机都解完了,我就看了一下观战
结果看到幸运儿在大门(地图是圣心医院)手里拿着一把枪,就感觉不太妙,我一下就退出观战
接下来就是这三张图了

最后,红蝶小姊姊还跟我加好友

请珍惜你遇到的每一个佛系

这是前几天的一场
因为一些原因,我是唯一一个被祭天的
刚好飞的时候,电机都解完了,我就看了一下观战
结果看到幸运儿在大门(地图是圣心医院)手里拿着一把枪,就感觉不太妙,我一下就退出观战
接下来就是这三张图了

最后,红蝶小姊姊还跟我加好友

约咕咕想日奈布呀
一个金灿灿的小弹簧呐,随便发个...

一个金灿灿的小弹簧呐,随便发个作品把参与人数推上去:-D

一个金灿灿的小弹簧呐,随便发个作品把参与人数推上去:-D

AD·奈
杰克:“儿砸,你想怎么样?!”

杰克:“儿砸,你想怎么样?!”

杰克:“儿砸,你想怎么样?!”

东方的落日

不务正业了,等会更文(。・`ω´・)

不务正业了,等会更文(。・`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