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奈布萨贝达

32976浏览    2882参与
鱼の尾er

『杰佣』 Killer

开膛手杰克×雇佣兵奈布萨贝达   


😃短篇杰佣哦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咕咕咕


😖文笔废


😭逻辑废


😂沙雕鱼求赞求推求关注


雇佣兵奈布·萨贝达接到了一个任务,要杀死在伦敦作恶多年的开膛手杰克。


交战中雇佣兵被开膛手完全压制。但性格古怪的开膛手先生却一直没有下最后的杀手,反而饶有兴致的与他周旋,雇佣兵拿着刀不断挥舞,却在明明可以杀死他一瞬间犹疑。


仅仅一瞬间,就被开膛手钳制住了,刀也掉落在地。


膛手发出不明所以的一声轻笑,拾起了短刀并轻轻抱起了已经无法反抗却仍在挣扎的小雇佣兵...

开膛手杰克×雇佣兵奈布萨贝达   


😃短篇杰佣哦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咕咕咕


😖文笔废


😭逻辑废


😂沙雕鱼求赞求推求关注


雇佣兵奈布·萨贝达接到了一个任务,要杀死在伦敦作恶多年的开膛手杰克。


交战中雇佣兵被开膛手完全压制。但性格古怪的开膛手先生却一直没有下最后的杀手,反而饶有兴致的与他周旋,雇佣兵拿着刀不断挥舞,却在明明可以杀死他一瞬间犹疑。


仅仅一瞬间,就被开膛手钳制住了,刀也掉落在地。


膛手发出不明所以的一声轻笑,拾起了短刀并轻轻抱起了已经无法反抗却仍在挣扎的小雇佣兵。


“小先生,真是太可爱了啊。”


“滚!”


雇佣兵就这么被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屋里,开膛手将他轻手轻脚放在了床上。


随即,出乎意料的,开膛手竟然开始缓缓脱起他的衣服……


“你……你要干什么! ? 嘶……”


被开膛手扒去了沾满鲜血的衣服后,惊恐的雇佣兵不顾身上狰狞的伤口迅速向后退去,以致身上有些开始结痂的伤口又开始渗血,还有一些伤口和衣服布料粘在了一起。


经他这么一折腾,那些伤口被无情地扯开,皮肉上的撕裂感痛得他龇牙咧嘴。


该死的。要知道,雇佣兵在此之前,还从未如此狼狈过。


“我只是,要帮你包扎伤口而已,倒是小先生的脸,怎么这么红呢?”


男人挑眉,轻松地把受了伤并且由于疲惫有些脱力的雇佣兵捞回自己的面前,语气中带着几分戏谑。


雇佣兵抬眼看向近在眼前的开膛手,他不知何时褪去了面具,露出面具下那张出乎意料的有几分英俊的脸。


“你……你……”


雇佣兵的脸染上了诡异的绯红,但是被开膛手禁锢着已经无法反抗,只能看着那位开膛手不明所以的笑了,凑近到雇佣兵的面前,雇佣兵的脸几乎红得要烧起来。


      


“怎么,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嗯?”


      


“给我滚开。”


那位雇佣兵嘴上依旧不饶人,尾音却染上了颤声,脸已经红透了,连挣扎也力不从心。


      


“小先生放心。”


那开膛手礼貌的微笑着,小心翼翼轻轻褪去眼前人的衣服,常年征战沙场的雇佣兵身上不仅有尚在渗血的新伤,还有一些没有处理好的旧伤似乎也裂开了,整个人几乎可以说是浑身浴血,却仍在无力的挣扎着。


如同被剥去利爪的猫,凶狠却毫无任何威胁可言。


开膛手眯起了他如同鲜血般殷红的眸子,轻松地抓住雇佣兵不安分的手,压在身下。


     


“毕竟,我可是一名绅士啊。”


       


那天雇佣兵中得到消息,被派去暗杀开膛手杰克的雇佣兵奈布·萨贝达,暗杀不成反被开膛手活捉,一夜未归,凶多吉少。


    


      


“奈布,你要清楚,他的手上染了多少鲜血!”


      


“奈布·萨贝达,你没有资格反抗,杀了他,不然就杀了你。”


      


“奈布 ! ! !”


       


耳边是上级和一些同伴的叫喊声和滂沱的雨声,奈布手中拿着当初那把短刀。


杂乱的人纷纷扰扰,雨声纷繁,雇佣兵就站在已经跪在地上的开膛手面前,手中拿着的短刀就这么举在开膛手面前,却颤抖着,犹豫着。


他背后的人叫嚣着,妄图控制他,杀死真正的,第一个对他拿出真心的人。


       


即使他是开膛手杰克。


      


“这是你的任务。”


      


“你已经犯下大错了,还想继续错下去吗?”


      


“这是你做为雇佣兵的职责。”


       


……


      


一如当初,雇佣兵也如当时满身鲜血,开膛手也是,雨水也无法洗刷这满地的血液。


      


“不要……”


雇佣兵呜咽着,手中的短刀一如当时掉落在地,他跪倒在一摊血水之中,可却再没有了那双会将抱起并替他包扎伤口的手。


       


怎么可能呢……


    


给他一辈子,他都下不了手……


       


即使如此,那满地触目惊心的血,就已经如利刃刺入他的心脏,他知道的,这是开膛手正在逝去的,最后的时间。


     


命运的齿轮滴答转动,冰冷,无情,似乎在嘲弄着这两个可笑的灵魂。


     


终究是,痛彻心扉,无法忘却,亦不愿忆起。


      


“不要,不要……”


雇佣兵的呢喃着,如同梦呓一般。事实上,他的确期望,这是不过是一场噩梦。


      


“小先生,别哭了……别哭……”


       


大雨滂沱中,浑身浴血的开膛手,用沾满了他的鲜血的手,轻轻抚摸着雇佣兵混杂了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的脸,血色眸中的戾气在映入雇佣兵的脸庞的一瞬间烟消云散,染了血的面具掉落在不知是血水还是雨水中。


那个一直会笑着逗弄他的伪绅士,为什么声音竟然开始有些颤抖?


      


“会没事的,小先生,会没事的……”


       


有你在,就没事了。


       


开膛手的眼前逐渐模糊,堕入黑暗。他的声音也渐渐轻了下去,再听不见了。


       


人们都说,那个夜晚,那名雇佣兵紧紧抱着怀里被雨淋得已经湿透的人儿,用他冰凉的手,小心抚摸着开膛手尚有几分温存但已经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庞,紧盯着那双已经紧闭的双眸。


他就这样在雨里跪着,像是在为开膛手祈祷,又像是在为自己赎罪,口中还喃喃自语不知说着什么。或许,二者皆是吧。


后来,他几乎再没有与任何人说过话,自己离开了雇佣兵团,独自一个人依靠军人的补助费用勉强度日。


他没有工作,也没有结婚,常常待着酒吧里一泡就是一整天,每次都是一个人,只要一杯酒,独自坐在一旁,时而幸福的笑着,时而又低声抽泣起来,但大部分情况,他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安静地发着呆。


人们都说他疯魔了,但只有雇佣兵自己知道,只是因为那个人带走了他世界的全部色彩,正如他当初为他带来的那样。


       


他带走了“雇佣兵”奈布·萨贝达。


       


从此,他便只是“小先生”。


 


     


“开膛手,我那天明明是来杀你的,你为什么不杀我还反而要帮我包扎呢?”


      


“你说那个啊。”开膛手微笑着,鲜红的眸子里藏着笑意,弄乱了雇佣兵的褐色短发,“小先生当时,不也没想杀了我吗?”


沙雕鱼:


这个我个人是想打tbc的,有写番外的想法💡但是懒癌哭唧唧😭如果想看就告诉我😏毕竟如果更了没有人看也没意思😔各位看官大大既然看了就麻烦点个赞吧,写的不好但赞还是要的😏(对没错我没有脸面,我要小心心❤)希望能收获一点关注吖☺如果对文有什么问题捉虫都欢迎致电作者🤗随时恭候,看见就会马上回der私信或者评论都支持!❤接受安利接受建议☺


素颜xyws

【第五人格/佣空】焰火与烈风 15

·参考了第六赛季·精华一部分皮肤的文字说明

·略ooc,请注意

 

身上带着重重锁链,被束缚在黑暗的牢房中,等待结果的降临;但其实无论结局是什么样,对她来说,一定是机会的来临。

两位风纪委员不出所料地将她查了出来,甚至校长还在那个破广播里将她的大名报了出来。

“元系水属学生,海伦娜·亚当斯,本次石化事件的作俑者……因其家族无人为她承担本次过错,学校决定将其流放逐至东部森林。”

海伦娜似乎听到了所有人的惊呼和咒骂,但她仅仅是觉得——

“东部森林吗……倒是减去不少麻烦。”

还免得又要四处奔波,她可是吃不消的。

——...

·参考了第六赛季·精华一部分皮肤的文字说明

·略ooc,请注意

 

身上带着重重锁链,被束缚在黑暗的牢房中,等待结果的降临;但其实无论结局是什么样,对她来说,一定是机会的来临。

两位风纪委员不出所料地将她查了出来,甚至校长还在那个破广播里将她的大名报了出来。

“元系水属学生,海伦娜·亚当斯,本次石化事件的作俑者……因其家族无人为她承担本次过错,学校决定将其流放逐至东部森林。”

海伦娜似乎听到了所有人的惊呼和咒骂,但她仅仅是觉得——

“东部森林吗……倒是减去不少麻烦。”

还免得又要四处奔波,她可是吃不消的。

—————————————————————

“她走了。”薇拉看着窗外,那条押送海伦娜的破飞船似乎还在她眼里停留。

“接下来就安心研究你那些破药罐子吧,别再搞出什么大动静。”仍旧是那个令人讨厌的语气在薇拉耳边胡诌。

薇拉咬牙切齿地道:“我再说一遍,那不是破药罐子。”

“啊我知道,那是你最心爱的姐姐。”语气故意延长,明摆着要提醒薇拉什么。

……她为什么要跟这种无比欠揍的人做交易。

而且为什么一团空气可以这么嚣张?

薇拉握了握拳,就要起身去把通道关上。

“诶,别急啊,我还没说完。”他似乎有些慌张了,语气焦急了起来。

“没说完你也给我回去。”

“要注意着那几个怪异的学生啊——”

注意,注意谁呢?那几个风纪有什么好关心的呢?

通道关上了,世界清静了。薇拉又跌坐回沙发椅上,痴呆似的盯着天花板。

正中心的水晶灯无比耀眼,使得薇拉头晕目眩。

就像她一样......

—————————————————————

她看不见前面是什么景象。

“啧,可算到了。”身旁押送她的人说道。

接着,她感受到自己的衣服从背后拉住,还将她的肩扣住,把她押到了陆地上。

“快走吧,别想着逃跑,这里离学院远着呢。”

东部的森林确实是极其远离人族的地盘和学院的地盘,里面的环境也是极其恶劣。

但这些东西海伦娜都看不见。

她默默转过身,远离了海岸,踏入面前那片漆黑无比的森林。

没关系,她马上就可以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了。

—————————————————————

“……谢谢提醒。”这是奈布踌躇许久才说出的一句话。

“没什么。”

玛尔塔极其平淡。

这个人果然就是死性不改,跟她坐在长椅上吹凉风吹好久才会跟她说上那么一句。

“刚入学就有这么严重的事发生,真的没问题吗?”

“问题肯定是有的。”奈布想起那天校级会议,“但我觉得我们还是把学业做好再说,毕业了就想做什么就没问题了。”

玛尔塔低下头。

……恐怕是等不到毕业了。

她回想着自己一次次看见那具伤痕累累的尸体,抱着那件被血液浸透的法师袍,还有那封已经被血浸得看不清字迹的书信……

甚至可能和他在这里吹风的机会都没有了。

“毕业了又要做什么呢?法师是不能影响人类的生活吧。”

“最好就是留在学院混个职分什么的,如果你想也可以假装你什么都不是,就住在人类当中。”

一旦进入欧蒂利斯学院,就不能再和家人有联系。这是死规矩。

“……我倒是想去人类里面混着呢。”玛尔塔轻声说道。

“我也想。”奈布抬头看向漆黑的夜空,“这里实在太无聊了。”

学院已经好久没有新的法师入职了,天天都只有自己那个不正经的校长父亲和瑟维大法师比较常见,其他的因为学派不相通而不大常见。

“如果学院允许,我觉得你可以去学学其他学派的魔法。”

奈布一脸怪异地看向玛尔塔:“你想多了。”

风属已经格外的轻松,谁会闲着没事还要学其他?

—————————————————————

未完.

下一整章都是佣空尬聊时间,然后就要进行时间跨度稍大的跳跃,做好心理准备哦。

花爱吃虾皮
悄悄咪咪画一个甜甜的日常,我好...

悄悄咪咪画一个甜甜的日常,我好渣一女的,我会加油!155555551

悄悄咪咪画一个甜甜的日常,我好渣一女的,我会加油!155555551

花爱吃虾皮
论孩子长得像媳妇的好处

论孩子长得像媳妇的好处

论孩子长得像媳妇的好处

花果子狸

我爱狼崽

为了更清楚的欣赏宝贝的肉体 脖子上的玩意儿就不画了
绝不是因为懒(划)

我爱狼崽

为了更清楚的欣赏宝贝的肉体 脖子上的玩意儿就不画了
绝不是因为懒(划)

冥王星

我遇到了一个超级暖心的奈布啊awa

今天佛系

其他人都跑了

我抱着奈布去地窖

然后在地窖口他投降了

我在赛后问他

他说是要一直陪着我

嘤嘤嘤这个奈布是天使吧


我遇到了一个超级暖心的奈布啊awa

今天佛系

其他人都跑了

我抱着奈布去地窖

然后在地窖口他投降了

我在赛后问他

他说是要一直陪着我

嘤嘤嘤这个奈布是天使吧


废柴今天不咕咕
换种手法涂一只色块奈猫猫~!...

换种手法涂一只色块奈猫猫~!

并没有认真配色 我的手比我的脑子聪明

。-。

换种手法涂一只色块奈猫猫~!

并没有认真配色 我的手比我的脑子聪明

。-。

我不会画画

调色救我狗命。每天茶绘沙雕图。

调色救我狗命。每天茶绘沙雕图。

更新是不可能的酒御
画了嫩嫩的小弹簧尽量把嘴唇画的...

画了嫩嫩的小弹簧
尽量把嘴唇画的让人想亲的感觉了
辣鸡光效,辣鸡背景
比较用心的一幅了
我爱奈布

画了嫩嫩的小弹簧
尽量把嘴唇画的让人想亲的感觉了
辣鸡光效,辣鸡背景
比较用心的一幅了
我爱奈布

本芊。

第五略沙雕什锦糖果。
內含杰克,裘克,约瑟夫,奈布, 红夫人,小猫幸运儿,小猫卡尔,红蝶,暴躁厂长,可爱园丁和克利切,
最后一张发过的凑数,(不要脸)
以及第五张姿势有参考,这点请注意。

第五略沙雕什锦糖果。
內含杰克,裘克,约瑟夫,奈布, 红夫人,小猫幸运儿,小猫卡尔,红蝶,暴躁厂长,可爱园丁和克利切,
最后一张发过的凑数,(不要脸)
以及第五张姿势有参考,这点请注意。

MYSTERY笃汁
我爱你的10件事# 第一,我要...

我爱你的10件事#

第一,我要你陪我一起去海边,去游泳,去吃冰淇淋,买好多好多我和你喜欢的东西,然后你是我的拎包小弟。

我爱你的10件事#

第一,我要你陪我一起去海边,去游泳,去吃冰淇淋,买好多好多我和你喜欢的东西,然后你是我的拎包小弟。

歾裔

#改圖
日常爆米花(?
最近網路卡到一直按不到校準
所以......遇到黃衣就...(•ω•)

#改圖
日常爆米花(?
最近網路卡到一直按不到校準
所以......遇到黃衣就...(•ω•)

阿可不是小饼干

交党费,画的不是很好。希望喜欢(๑>؂<๑)

交党费,画的不是很好。希望喜欢(๑>؂<๑)

凉山樾

【杰佣】蓝天下的琥珀石

*私设如山

*人物官方的ooc我的

*画师杰✖️军官奈


(一)

我居住在此已经很久了。

那天夜里,这个来客稀少的旅馆突然迎来了一位不同寻常的客人。

说他不同寻常,因为那个是个年轻人,浑身上下却充满了不属于年轻人的气息。而看他的言行谈吐,又仿佛是一个落魄潦倒的贵族。

像是尘封已久,即将步入尘土的,枯朽的气息。


(二)

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极稀有而罕见的颜色。

默然的,执迷的,仿佛沉淀了太漫长的远年,终于失去原有的流光溢彩。

本来我从不会留意别人的眼睛。而小旅馆昏暗的灯光,也很难看清这么细微的颜色。

只是他,住的太久了。

他就住在这里,将自己囚禁在幽暗逼...

*私设如山

*人物官方的ooc我的

*画师杰✖️军官奈



(一)

我居住在此已经很久了。

那天夜里,这个来客稀少的旅馆突然迎来了一位不同寻常的客人。

说他不同寻常,因为那个是个年轻人,浑身上下却充满了不属于年轻人的气息。而看他的言行谈吐,又仿佛是一个落魄潦倒的贵族。

像是尘封已久,即将步入尘土的,枯朽的气息。



(二)

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极稀有而罕见的颜色。

默然的,执迷的,仿佛沉淀了太漫长的远年,终于失去原有的流光溢彩。

本来我从不会留意别人的眼睛。而小旅馆昏暗的灯光,也很难看清这么细微的颜色。

只是他,住的太久了。

他就住在这里,将自己囚禁在幽暗逼仄的旅馆客房,日复一日,几乎从不外出。

偶然一次,我看到房间里满地的画纸。

上面覆盖的唯一颜色,只有蓝。

或深或浅,或幽黯如死水,或澄澈如天穹。



(三)

今天他喝醉了。他附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问他为什么来这里。

“这里曾是战场对吗……”

是的。

那几场战役的指挥,是一个年轻的上尉。他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简直就是为战场而生。

“后来他死了……在这里......还有这里......”

他指向我们脚下的地板,笑了。

“我来这里找我的爱人。”

“他有一双蓝色的眼睛......世界上最干净的蓝色。像天空一样的,从没被污染过的蓝......”

他这么说的时候,那琥珀色的眼中好像迸发出了鎏金般的色泽,溢满怀念与不舍。

“他的眼睛......”

“埋在这里的土地里。”



(四)

这个战乱动荡的年代里,他跨越无数城市,穿过枪林弹雨,来这里找寻自己的爱人。

......

“那小子找不到的。”

我把在这个小旅店里发生的故事继续将给别人。老醉鬼们最爱听别人的故事。

旅馆就是这样,人们来了又去,去了又来。这个故事被讲了无数遍,几乎所有人都一致认为,故事中拥有琥珀色眼睛的潦倒青年,是找不到的。

但我知道,他找到了。



(五)

这个战乱动荡的年代里,他跨越无数城市,穿过枪林弹雨,直至耗尽家产。

剩下的钱只够他住在这破烂不堪的旅馆,吃着黑面包,喝着廉价的酒,萎靡颓唐地度过一日又一日。

——只是为了与他的爱人,死在同一个地方

——这个穷困的,狼狈的地方。

无望的等候最终击溃了这个末路贵族。

他病得很重,却无意治疗。他活在这世上,仿佛就是为了等死。

终于,他长眠于寒冷的冬日,再也不必醒来。

“我来这里找我的爱人。”

他说着,异常的平静。

“他的眼睛,埋在这里的泥土里。”

“我再也没见过那样的蓝色了......你知道,我这些年从没画出来过......”他顿了顿。苍白地勾了唇角,神情轻松的仿佛如释重负。

“我快死了。”

“请将我,埋在这里。”

与他的爱人一起,埋在这常年湿润的土地里。

我答应了。

他闭上眼睛。



(六)

直到将他封入地下的前一刻我才忽然想起,我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

他是谁呢……

我取下他左手无名指上他曾摩挲过无数遍的那枚银色指环。指环的内侧,细致地刻着一行斜体字——

奈布·萨贝达。



(七)

还是清晨,还在梦中。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阵嘈杂声。好像是有车停在门口,有人在交谈什么。

紧接着,旅店的门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店里昏昏暗暗看不清楚,但似乎是个年轻人。他穿着笔挺的军装,浑身上下泛着刀锋般肃杀锐利的锋芒。他周身的气氛,仿佛是要赶赴恋人的邀约,又仿佛是要奔赴一场悲凉的葬礼。

是个年轻的将领。

“打扰了。”他开口,没有一丝波澜。

“我想找一个人,不知道他是否来过贵店。”

“他叫杰克。”

我摇头。尽管叫杰克的应该有很多,但很不巧,自这家店开张以来几十年,从没住过一个叫杰克的。

“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

琥珀色的眼睛......的确来过这么一个人。



(八)

其实听他发问的语气,似乎比起找到这个人,他宁愿找不到。而且,最好永远也不用找到。

可我依然带他去了墓园。

几个月前,看守墓园的老家伙现在自己也躺在这地里了,于是就再也没人照看。现在我们眼前的土地里蔓出杂草,显得混乱不堪。唯一可喜的是,这些坟墓所在的天幕,常年碧蓝澄澈。

若如他所言,这就是他爱人眼睛的颜色。

那年轻人一路跟在我身后,听我讲着关于那个人的故事,一语不发。

我指了指面前这块碑。碑上刻的名字,是“奈布·萨贝达”。

这块地下埋着琥珀色的眼睛。

那时我并不知道这地下长眠的人的名字。这个名字,应当属于他再也找寻不到的爱人。

年轻人沉默片刻,问道:“他......有留下什么么?”

我递给他一枚指环。那是他左手无名指上曾摩挲过无数遍的那枚银色指环。指环的内侧,细致地刻着一行斜体字。

那军官就这样安静的站着,站了很久很久,却始终一语不发。

无喜无悲,不进不退;无所言语,无所行为。

他右手心中的指环,闪烁着泠泠的冷光。

......

隐隐约约间,我听见有人叫了一声“上尉”。

最终他向我毕恭毕敬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

那一瞬间,我看见他戴手套的左手无名指上一闪而过的银色指环。

以及......

一双溢满泪水的,湛蓝的眼睛。

冷W.J.

瞎画的
(没有恶意,单纯一个脑洞)
最后一张是长篇的一张草稿

瞎画的
(没有恶意,单纯一个脑洞)
最后一张是长篇的一张草稿

衍星子真的不想更新

【奈布x你】那是我想藏起来的宝藏

  关于最近有人讨论奈布的削弱。

  哦,削,都行。


  •    指挥官最近在生气。

  很生气,非常生气,超级无敌生气的那种。


  “秒倒吗?别管,先修机吧,卡死救下来,或者如果赶不及就直接卖掉吧。”

  倚在墓碑上看着佣兵修机的指挥官侧首看向场地另一端标示着队友被击倒的红影,又转过头继续提示着自家搭档的校准,满脸的冷淡。


  “...

 








  关于最近有人讨论奈布的削弱。

  哦,削,都行。







  •    指挥官最近在生气。

  很生气,非常生气,超级无敌生气的那种。

 

  “秒倒吗?别管,先修机吧,卡死救下来,或者如果赶不及就直接卖掉吧。”

  倚在墓碑上看着佣兵修机的指挥官侧首看向场地另一端标示着队友被击倒的红影,又转过头继续提示着自家搭档的校准,满脸的冷淡。

 

  “不救吗?”

  雇佣兵皱着眉看向队友发出的我需要帮助快来的信号,修机的动作却是一丝不苟的。

 

 

  “为什么要救?准备环节喊削佣兵削佣兵喊得最欢的不就是这个崽子吗?”指挥官呵笑一声,目光如飞鸟的羽翅一般掠过绑在他手腕上的护腕,又像是蜻蜓点水,又轻又快。

  “既然如此,就让他多坐一会吧,权当是休息了。”

 

 

  “......你很在意吗?”

  她的搭档顿了顿,良久从滴答作响的密码机前抬起头,凝视着他的指挥官。

  他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很在意【佣兵】有没有被削弱吗?”

 

 

  “这倒也不是。”

  指挥者很快的给出了回复。

  女人拿食指和拇指掐着下巴,抱着胳膊,目光辽远。

  “倒不如说。”

  “——削弱更好。”

 

 

  “我们搭档的时间比较晚。”指挥官冷淡的目光虚浮在显示队友被困的倒计时上,“所以你大概不知道,初期的【佣兵】所持护腕数量,是六个啊。”

 

  “要削就削,大不了我们换掉【化险为夷】,换成【破窗理论】。”

  “我已经不想让你去救人了。”

 

 

  如同疾驶的列车击穿铅灰色的天幕,血液汹涌冰凉又灼热,佣兵怔楞着抬起头,看见了指挥官脸上丝毫不掩饰的凶戾。

 

  “有本事就削啊,改回最初我们就再也不救人了,我们放弃了生存能力更强的【破窗理论】只为了为队友倾命一搏,却还要挨人白眼?你说这是个什么道理?”

 

  “不救人我可以靠着护腕不让你受伤,可救人,为了保下队友,我必须得让你挨刀,队友跑不掉还有傻逼指挥官来咒骂我们,你说这又是什么个道理?”

  “挨骂,挨刀都是我们来做了,你说,这又是个什么道理?”

 

  “你会痛的啊,萨贝达。”

 

 

  “为什么要为了他们浪费护腕?那些都是小事,真正的大火来了,能救我们只有我们自己。”

  “我一点,一点都不信他们。”

 

 

  指挥官顿了顿,扬眉看向队友上椅的位置:“差不多了,该去救这个不懂父爱如山的小崽子了。”

 

  

 

  “更何况,如果削弱了,喜欢你的人少了,那我岂不是平白少了一堆情敌?”站在他身后的指挥官压了压帽檐,满眼狡黠的笑意,“我就能把你藏起来,只留给我自己了。”

 

  “这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啊,雇佣兵。”


卡拉乌斯
辣鸡的我又开始了 长发奈❀˳꒰...

辣鸡的我又开始了

长发奈❀˳꒰*´ ㉨ `*꒱❀

辣鸡的我又开始了

长发奈❀˳꒰*´ ㉨ `*꒱❀

铃暮梨

你教会我的温柔

{八}

雪下的那么深,那么深,就像那天一样,萨贝达看着战友冰冷的墓前,回忆折磨着他快要发疯。


“臭小子,说好战争结束之后一起去喝酒的,你他妈……”萨贝达咬牙切齿,拳头紧紧攥住,力道大的像是要把人从墓里拽出来打上几拳,他偏过头,狠狠擦了擦眼睛,擦得眼眶通红,擦掉眼底的哀伤。


从墓地出来的时候萨贝达低着头,兜帽盖住脸,他慢慢地走着,雪停了。


“太阳……出来了。”爱莲娜喃喃道,腿上的旧病越来越疼了,虚弱的身体让她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她双手交叠在胸口,金色的长发不知何时散开了,冷汗顺着脸落下,真的,好疼。


“奈布……”爱莲娜再也没力气前行,倒在了地上。


萨贝达听见了那一...

{八}

雪下的那么深,那么深,就像那天一样,萨贝达看着战友冰冷的墓前,回忆折磨着他快要发疯。


“臭小子,说好战争结束之后一起去喝酒的,你他妈……”萨贝达咬牙切齿,拳头紧紧攥住,力道大的像是要把人从墓里拽出来打上几拳,他偏过头,狠狠擦了擦眼睛,擦得眼眶通红,擦掉眼底的哀伤。


从墓地出来的时候萨贝达低着头,兜帽盖住脸,他慢慢地走着,雪停了。


“太阳……出来了。”爱莲娜喃喃道,腿上的旧病越来越疼了,虚弱的身体让她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她双手交叠在胸口,金色的长发不知何时散开了,冷汗顺着脸落下,真的,好疼。


“奈布……”爱莲娜再也没力气前行,倒在了地上。


萨贝达听见了那一声呼唤,熟悉的温柔,他回头,看见那个金发女子倒下去,鬼使神差的,萨贝达向那个女子奔去,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冰凉的泪水爬满他的脸庞,萨贝达疯了一样站起身,将爱莲娜送去医院。


萨贝达坐在女子旁边,看着她金色的长发,突然很想哭。


他好像见过她,在很久很久之前。


伊莱他们和杰克接到消息,都向医院赶去。


爱莲娜的昏厥是短暂的,奈布看着她湛蓝得像天空一样的眸子慢慢睁开,努力压下心底的悲伤,慢慢勾起嘴角,将女子扶起。


“我是奈布·萨贝达,我……”话还没说完,女子突然紧紧抱住他,奈布只觉得自己的肩膀湿了,是女子的泪水。


“奈布……奈布……这是梦吗……我……我终于找到……”女子的呢喃,奈布听的不是很清楚,他轻轻抱了抱女子,随后慢慢将她推开:“我是不是……见过你?你是谁?”


女子的双手紧紧握在胸口,她抬起头,阳光将金色的长发照耀的更加圣洁,她的泪水止不住落下,还是温柔的声音,哽咽着:“我的名字是……奈芙莲……”说到这里顿了顿,看着奈布深蓝如大海一般的眸子眼眶都红了,她伸手抹去奈布的泪水,轻轻道:“萨贝达……我姓,萨贝达。”


奈布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他紧紧抱住奈芙莲,像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那些破碎的记忆终于拼凑,那颗心终于完整。


姐姐的怀抱一如当年,饱含爱意;


姐姐的双手一如当年,冰凉却温暖;


姐姐的声音一如当年,温柔且哀伤;


“姐姐……姐姐……莲……”奈芙莲抱着他,他唤的每一声姐姐与莲,都认真应答,不厌,不烦。


直到奈布在她怀里哭着睡着前,轻轻的一句话,悲伤却蔓延开来:“姐姐……我真的好冷……”


奈芙莲抱着睡熟的他,看着病房窗外的阳光:“太阳……出来了。”

~酌酒一笑戏人间

预告也不能一次性发完,绝对不是我水,怎么偏偏只能一次发十张,我正好画了十一张。。。酌某人小声逼逼。。。
奈布:玛尔塔,你给我粗来!
玛尔塔:我就知道这辣鸡导演会让我背锅。。。(瑟瑟发抖)

预告也不能一次性发完,绝对不是我水,怎么偏偏只能一次发十张,我正好画了十一张。。。酌某人小声逼逼。。。
奈布:玛尔塔,你给我粗来!
玛尔塔:我就知道这辣鸡导演会让我背锅。。。(瑟瑟发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