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奈布萨贝达

36132浏览    3091参与
我是一只无情的鸽子
咳咳是一些垃圾给群里的生贺 是...

咳咳是一些垃圾给群里的生贺

是,上个星期画完的【。


咳咳是一些垃圾给群里的生贺

是,上个星期画完的【。


Infatuation
只会线稿的咸鱼(○&acute...

只会线稿的咸鱼(○´・д・)ノ

只会线稿的咸鱼(○´・д・)ノ

准备当写手的我叫迷茫

[佣我]布丁 番外(刺客视角)

先看这里!

本篇cp:佣我

想要刀的P1~P4,想要糖的P1~P5

画质渣见谅

看完后看下面的字……

……
……

……
……
……
……

……

……

……

……

……

……
……

……

后记:

在学校连码两篇……好累……

最后ED(1)是BE,(2)是接在BE后的HE

HE部分可以理解为在某处相遇或两人最后的幻想,(本人设定是某处相遇,是开放结局自由想象)

接下来是鹰狼番外(最快下星期)

[佣我]布丁 番外(刺客视角)

先看这里!

本篇cp:佣我

想要刀的P1~P4,想要糖的P1~P5

画质渣见谅

看完后看下面的字……

……
……

……
……
……
……

……

……

……

……

……

……
……

……

后记:

在学校连码两篇……好累……

最后ED(1)是BE,(2)是接在BE后的HE

HE部分可以理解为在某处相遇或两人最后的幻想,(本人设定是某处相遇,是开放结局自由想象)

接下来是鹰狼番外(最快下星期)

吴问生

找我约稿啊!!555555...ᵕ᷄ ≀ ̠˘᷅ 
昨晚速摸了一只奈布导到手机上面指绘出来了   p3好像是透明的

找我约稿啊!!555555...ᵕ᷄ ≀ ̠˘᷅ 
昨晚速摸了一只奈布导到手机上面指绘出来了   p3好像是透明的

ITC、长安(扩列➕)
是奈布小可爱! 这样一张图3r...

是奈布小可爱!

这样一张图3r

求康!

是奈布小可爱!

这样一张图3r

求康!

莯莯妈妈打
“来玩” 是深夜摸鱼。是奈布,...

“来玩”

是深夜摸鱼。是奈布,别ky谢谢辽。
第一个lof作品

“来玩”











是深夜摸鱼。是奈布,别ky谢谢辽。
第一个lof作品

上分假象

【杰佣】The most delicate dessert

咳咳,,这是突然发现粉过百了滚的小短文,,是个非常软的奈布。。没什么可说的了,接好~




“先生!”奈布抱着一大包鼓鼓囊囊的东西一路小跑到厨房,语气十分欢快的叫道。

抱着的东西几乎挡住了他全部视线,使他直接撞到杰克怀里。杰克赶紧放下手中的锅铲把东西接了过来。

“我去。。”杰克一接住手臂明显一沉,这都是些什么东西这么沉?

“是伊莱和伊索他们送给我的!”手中一清闲下来奈布就立刻手舞足蹈起来。“满满一大包的甜食哦!”

“哦?”杰克记得奈布所说的这两人,因为关系很好所以经常一起去玩,在杰克的耳边也没少提过这两人的名字。

刚一打开包裹,有一个盒子立刻蹦了出来,幸好手疾眼快接住...

咳咳,,这是突然发现粉过百了滚的小短文,,是个非常软的奈布。。没什么可说的了,接好~




“先生!”奈布抱着一大包鼓鼓囊囊的东西一路小跑到厨房,语气十分欢快的叫道。

抱着的东西几乎挡住了他全部视线,使他直接撞到杰克怀里。杰克赶紧放下手中的锅铲把东西接了过来。

“我去。。”杰克一接住手臂明显一沉,这都是些什么东西这么沉?

“是伊莱和伊索他们送给我的!”手中一清闲下来奈布就立刻手舞足蹈起来。“满满一大包的甜食哦!”

“哦?”杰克记得奈布所说的这两人,因为关系很好所以经常一起去玩,在杰克的耳边也没少提过这两人的名字。

刚一打开包裹,有一个盒子立刻蹦了出来,幸好手疾眼快接住了,杰克呼了口气。低头一看发现是一盒小饼干,其他的。。。一大把巧克力和糖果、块状和纸杯的小蛋糕、一排小豆包。。。什么都有。

“宝贝。。怎么这么多。。。”杰克很是无奈,这么多的甜食,吃多了也对身体不好,但怕是没吃完就会放坏吧,真是太浪费了。

“我听伊莱他们说,吃甜食的男孩子会变得越来越可爱哦!”奈布一头扑在杰克怀中,在人怀里蹭来蹭去,伸手抓紧了对方的围裙。

“先生。。我吃完甜食变可爱了,先生会不会更喜欢我呀?”

“噗。”杰克笑出声来,这小傻瓜敢情是为了这个才弄了这么多甜食。“小先生已经够可爱了哦。”

“看小先生这么可爱,我都有些内疚了呢。”

“先生也要变可爱吗?”奈布抬起头,两个眼睛亮晶晶的。

“是啊,先生也想吃甜食呢。”

“给你,给你~”奈布递上了一块巧克力色的小饼干,本以为杰克会吃,结果却被杰克吻住了唇。

“唔唔。。诶。。?”短暂的吻一结束,奈布立刻羞红了脸,动作也非常慌乱。“你做什么啊。。”

“宝贝,不是你同意我吃甜食了吗?”杰克摆出十分委屈的表情。“那些东西根本抵不上你的万分之一甜啊。”

“不是不是,,我。。。”奈布已经语无伦次了,害羞得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家先生稍一挑逗就让他慌乱得不成样子。

杰克笑着用双臂把奈布禁锢在自己怀中,任凭人儿在自己怀中挣扎磨蹭。

他把嘴贴在对方细嫩的脖颈处,尖锐的虎牙在皮肤上轻轻磨蹭着。“那么,就让我好好品尝一下这最可口的甜品吧♥。”

fin.——————————————

其实我有个脑洞,,(突然想写r)咳,你们想看什么cp的,杰佣不拆不逆以外好说,其他。。像什么摄殓的。。

写个哈士奇约x犬奴殓怎么样。。咳咳。。 (太皮了会被打死)

太喜欢换名字了怎么办?

属于你的玫瑰
两人未交往前提
咳,上课画的(特别刺激)
就是想吃糖

属于你的玫瑰
两人未交往前提
咳,上课画的(特别刺激)
就是想吃糖

茶欧

【奈布x你】和平鸽

注意:战争背景,奈布中心视角

尽管我觉得我奈布把握不好,不过还是献丑了

 

 

 

“嘿妈妈,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稚嫩的童音,天真的笑脸,这是非常久远以至模糊的记忆。

 

男孩用脏兮兮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只通体洁白的鸟儿,将它展示给面前的女人看。它的羽毛沾着血污,喉咙里发出了有些嘶哑的咕咕声。黑色的双瞳澄澈透明,倒映出女人不太清晰的容颜。

 

“一只小鸟儿——它是鸽子,奈布。”

 

女人接过他手中的鸟儿,摸了摸他棕色的发,和他一同走进了屋中。

 

“我们得好好照料它。”...

注意:战争背景,奈布中心视角

尽管我觉得我奈布把握不好,不过还是献丑了

 

 

 

“嘿妈妈,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稚嫩的童音,天真的笑脸,这是非常久远以至模糊的记忆。

 

男孩用脏兮兮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只通体洁白的鸟儿,将它展示给面前的女人看。它的羽毛沾着血污,喉咙里发出了有些嘶哑的咕咕声。黑色的双瞳澄澈透明,倒映出女人不太清晰的容颜。

 

“一只小鸟儿——它是鸽子,奈布。”

 

女人接过他手中的鸟儿,摸了摸他棕色的发,和他一同走进了屋中。

 

“我们得好好照料它。”

 

“是的,妈妈!”

 

 

 

轰炸不断,炮火连天。奈布•萨贝达咬开沉甸甸的水囊。在狠狠灌了一口后,他干脆利落地抹了抹嘴,双瞳带着警觉望向壕沟之外。

 

谁知道敌方会不会突然甩个手榴弹之类的玩意儿过来,那帮家伙一个比一个狡猾歹毒。不过他自知没资格去抱怨什么,他的廓尔喀军刀也不知割破了多少敌军的喉咙。

 

是的,在战场上,奈布只能让自己冷血无情。

 

天色渐暗,敌军总算暂时撤离。号角回荡在满目疮痍的土地上空。奈布松了口气,从壕沟中起身,拍落军绿外套上的灰尘,拖着疲惫的身躯向集合地行走。

 

“奈布•萨贝达,我很高兴你还活着!”

 

奈布的余光瞥向身旁,穿着浅白色衣装的年轻女子正端着药品,欣喜地看着他。

 

“我当然会活着。”

 

回想起几个小时前在他不远处爆炸的那枚炮弹,奈布哽了哽,旋即接过了绷带,自行为受伤处包扎。

 

她的裙摆和肩部满是泥泞和血迹,奈布猜想她应当也是从外面刚回来的——去寻找那些重伤的士兵,一个个地拖进临时驻扎处。

 

“都说过多少次了,救援的工作男人来就可以,女人本应留在后方。”

 

她离去的背影一顿,忽然转身,抬脸望向奈布,目光严肃。

 

“战争面前不分性别,多一个人手就是多一份力量,说不定能因我的努力多留住一份生命,我的参与也很有必要。”

 

奈布无奈地勾起笑容,把剩余的绷带朝她丢去。

 

“那么,女士——祝您好运。”

 

 

 

二十岁的奈布并不是个新兵蛋子,自十几岁的少年时期开始,他就一直作为雇佣兵活跃在大大小小的战役中。

 

英国人总是喜欢雇佣廓尔喀人。使用童工在他们国内是违法的,可显然,出身廓尔喀,过分年轻的雇佣兵们在英国人眼里并不算是孩子,只是物美价廉的道具。

 

“夫人,您可得想清楚了,我们是给您的儿子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廓尔喀人都会有这么一天,被来访的征兵人员敲响家门。可奈布的母亲偏偏不舍得这位独子以身犯险换取金钱。

 

“你的父亲就死在战场。奈布,你要知道,你只是个普通人,生命脆弱到不值一提的普通人。”

 

奈布兴高采烈地把入伍通知书放在桌上,正一笔一划地写上自己的名字时,侍弄着小笼里白鸽的母亲却适时地给他浇了一头冷水。

 

彼时的奈布尚且不明白母亲话里的含义,只觉得母亲是瞧不起他,在说丧气话罢了。

 

“我会证明自己。”

 

怀揣出人头地这样伟大崇高的梦想,腰间佩了一柄开了刃的廓尔喀弯刀,懵懂无知的奈布挥别了母亲,走向了战场。

 

他对战场的印象起先是充满刺激的游乐园,直到他同乡某个同龄男孩的尸体呈现在他的面前。

 

血肉模糊,目眦欲裂,指甲缝里的泥土混着干涸的暗红。裤子被扯到膝盖以下,肠道有半截掉在外面,带着黄黑相间的结块黏液——他死前定然受了极为痛苦的折辱。

 

可老兵们似乎全然不知怜悯之心为何物,甚至连一个同情的眼神都没给那副凄惨的尸体。他们习以为常地挖了个坑把他埋了,顺便揶揄他是个倒霉催的,还没到一个月就死了,连军饷都没资格多拿。

 

刺入骨髓的寒意和恐惧让奈布总算从不切实际的梦想中清醒了。

 

在直面死亡之后,他买了纸和笔,拜托军队里最有学识的战友把他的口述整理成信件寄给母亲。

 

【那只白鸽还好吗?】

 

在说完自己的近况,以及表达对母亲的关怀和问候之后,他突兀地用了这样一句话做结尾。

 

 

 

充满消毒液气味的临时驻扎地与轻松悠扬的旋律并不相配,起码奈布是这么想的。

 

那位年轻的战地护士边哼着大概是来自家乡的小调,边把面前伤员的膝盖弯起,用镊子把陷在他大腿皮肉里的子弹夹出。

 

小盘的盘面与金属制的子弹方才碰撞发出脆响的瞬间,她便手脚利索地替他抹上了药,并用绷带紧紧绕住了他的创口。

 

“好好休息,很快就没事了。”

 

她的语气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仿佛蕴含治愈人心的力量。奈布站在墙角静静地望着她,待一瘸一拐的伤员离开后,他便走向了她。

 

“你也该好好休息了。”

 

奈布把攥着的小瓶塞到她的手中,一朵很小的花飘在水中。白色的瓣朵被水泡得舒展开来,随着他手部的摇晃轻轻摆动。

 

“回来的路上看见的,不知道能保存多久。你把它放在枕头下,说不定能睡个好觉。”

 

奈布别扭地把大半个脸藏在兜帽的阴影下,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他在刚入伍的时候就与她相识了,虚长他几岁的她一直只顾着别人,都不在意自己。奈布偶尔会因此觉得烦躁,却不知郁结从何而来。

 

奈布一向不擅长关心他人,可在不经意间发现这朵白色的小花后,他的第一反应是把它摘下。生怕自己粗枝大叶把花捏碎,他还把小花放在了随身带着的小瓶,往瓶中倒入了水,试图不让它失水发皱,让它以最好的姿态在她的指缝绽放。

 

他觉得没人比她更适合这种美好的事物了。战争弥漫的硝烟或许开不出多少纯洁的花儿,她大概是难得可贵的一朵。没有受到污染,在血液灰烬中生长也粘不到脏污,纯净无瑕。

 

 

 

【我亲爱的奈布,很高兴还能收到你的来信,知道你一切平安。我现在也很好,不用挂念家里。至于那只白鸽——

 

我已经把它放归了蓝天。】

 

奈布望着天空,它不复记忆中的湛蓝,反倒一片黯淡。

 

他蹲在一个背对着他,喘着粗气,发狂似的撕扯身下女子衣物的敌军士兵身后。廓尔喀弯刀狠狠地刺入了他的后脖,血液喷溅到了他不带表情的脸部。

 

“还好吗?”

 

那名施暴的士兵也歪斜地倒在了地上,奈布则踢开了他,把自己军绿色的外套脱下,丢在她的身上。他庆幸自己没有迟来,恐怕再晚一会儿,她的尸体可能就会像他当年的某个同乡一样凄惨地横在他的面前,或者有过之而不及也说不定。

 

奈布其实知道,白鸽并没有真正地回归天空,他见过许许多多白鸽的尸体,就倒在弹孔遍布的土地。曾经还有一只,就在他的眼前坠下。

 

说到底,战争就是这样残酷的东西,可惜他无法阻止。

 

“……我不是瞧不起你,觉得女人软弱无力,只是不希望你有任何危险。”

 

她还在瑟瑟发抖,奈布却用有力的臂膀抱起了她,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他坚定地朝集合地走去,像是捧着当年那只白鸽般小心翼翼。

 

 

 

战争总有落下帷幕的一天。

 

奈布所属的阵营胜利,军官们为此沾沾自喜,认为都是自己指导有方。对死于这场战争的战士们仅仅是进行了不痛不痒的表彰仪式。

 

奈布站在密密麻麻的墓坑旁,将廓尔喀弯刀取下,放在脚边,庄重地行了军礼。她站在奈布的身边,随他一道向那些士兵们弯腰鞠躬

 

“我想退役,为维护和平而奋斗。”

 

奈布把廓尔喀弯刀捡起,收入刀鞘。他直起身,背对着她,似是不经意地提及,可她看出了他的犹豫和彷徨。

 

她知道他在等待自己的答案。

 

“那,带上我吧。”

 

满目疮痍的战场上,表彰仪式的最后,象征和平的白鸽被放飞,与湛蓝的天空逐渐融为了一体。

吸德

【占佣家人向】

————————————

是和P大合作的第一个占佣小短漫的上篇,以后可能会有中篇下篇(她写文真的超好看我看的好爽(´∇`)


最近真的诸事不顺,对身体和精神都有一定影响,所以这么久才更新,真的很抱歉<(_ _)>


之后的一个月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就不能更新了ww(之后会回来的


以后也想要画一画自己的故事,希望把一些心情和体验传达给大家 (´͈ ᵕ `͈  )


如果有人想看就太好了


另:之前福利点的杰佣心理病态我已经想的差不多了,精力有限,随缘更新)


以上,感谢大家这么久来的陪伴(´ヮ`...

【占佣家人向】

————————————

是和P大合作的第一个占佣小短漫的上篇,以后可能会有中篇下篇(她写文真的超好看我看的好爽(´∇`)


最近真的诸事不顺,对身体和精神都有一定影响,所以这么久才更新,真的很抱歉<(_ _)>


之后的一个月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就不能更新了ww(之后会回来的


以后也想要画一画自己的故事,希望把一些心情和体验传达给大家 (´͈ ᵕ `͈  )


如果有人想看就太好了


另:之前福利点的杰佣心理病态我已经想的差不多了,精力有限,随缘更新)


以上,感谢大家这么久来的陪伴(´ヮ`)

Q群号:571678550

上分假象

杰佣 论人和鬼能生出个什么玩意9

[杰佣]〖论人和鬼能生出个什么玩意(9)〗


杰佣  注意避雷


真的是甜的!!!!


AO设定  杰克alpha  奈布omega


ooc有,致歉


我文笔超烂的。。。


链接评论区


可以到我微博上看ID:上分假象

[杰佣]〖论人和鬼能生出个什么玩意(9)〗


杰佣  注意避雷


真的是甜的!!!!


AO设定  杰克alpha  奈布omega


ooc有,致歉


我文笔超烂的。。。


链接评论区


可以到我微博上看ID:上分假象


准备当写手的我叫迷茫

[佣我]布丁(图片版)

P1说明 P2~6正文

字丑见谅

[佣我]布丁(图片版)

P1说明 P2~6正文

字丑见谅

Onlypain

伤 痕。

我问他,这些伤痕是从哪来的。


他调笑着道:“哪能呢,谁能知道这些伤痕,哪条还认识着哪条呢。我也记不得,它们到底是被利刃、刀枪、炮弹还是高温所伤的了。”


“那好罢,再来一瓶烈酒,让我们一醉方休,忘记疼痛,忘记战争!”


我苦笑着,咬紧牙关,免得泪水夺眶而出。

我问他,这些伤痕是从哪来的。


他调笑着道:“哪能呢,谁能知道这些伤痕,哪条还认识着哪条呢。我也记不得,它们到底是被利刃、刀枪、炮弹还是高温所伤的了。”


“那好罢,再来一瓶烈酒,让我们一醉方休,忘记疼痛,忘记战争!”


我苦笑着,咬紧牙关,免得泪水夺眶而出。


Onlypain

蕾丝裙摆。

◎晨间小甜饼


冬日的少女总喜欢穿着长袖睡裙,长度及膝,层层叠叠的蕾丝边点缀在一层又一层甜美而又细腻的精致褶皱上,那是柔和的浅粉搭配奶白,少女纤细的小腿伸出裙摆,踏着毛茸茸的棉鞋里,长长的、末端有些微卷的发丝凌乱,她的一举一动都撩动着雇佣兵的心弦,看起来湿漉漉的水色眸子一望便将视线移到了穿着围裙的雇佣兵身上。


他正穿着家居服与她的粉色围裙,时隔数月再次回到他们虽破旧却温馨的小家,他在晨间望着她睁开朦朦胧胧的睡眼,用白皙的掌心去揉她的眼皮,再发出些黏腻可爱的声音。雇佣兵认为,他连心都要为她颤动起来。


“早上好,我亲爱的奈布·萨贝达先生。”


她会笑着对他问早安,...

◎晨间小甜饼


冬日的少女总喜欢穿着长袖睡裙,长度及膝,层层叠叠的蕾丝边点缀在一层又一层甜美而又细腻的精致褶皱上,那是柔和的浅粉搭配奶白,少女纤细的小腿伸出裙摆,踏着毛茸茸的棉鞋里,长长的、末端有些微卷的发丝凌乱,她的一举一动都撩动着雇佣兵的心弦,看起来湿漉漉的水色眸子一望便将视线移到了穿着围裙的雇佣兵身上。


他正穿着家居服与她的粉色围裙,时隔数月再次回到他们虽破旧却温馨的小家,他在晨间望着她睁开朦朦胧胧的睡眼,用白皙的掌心去揉她的眼皮,再发出些黏腻可爱的声音。雇佣兵认为,他连心都要为她颤动起来。


“早上好,我亲爱的奈布·萨贝达先生。”


她会笑着对他问早安,眉眼弯成柔和的新月,嗓音甜似蜜糖,滋润他的心扉。


“早上好,我亲爱的公主殿下。”


他会在她粉嫩的唇上留下一枚吻,作为美好晨间开端的第一份礼物。


微风,微风啊,静静的吹拂起她的裙摆,层层叠叠的蕾丝边触碰她的足尖,她实在是太过香软可口,引得雇佣兵想要将她吞吃入腹。


而公主殿下却眨了眨眼,又点了点头,默许了他的想法,又踮起脚尖,试图亲吻他的脸颊了。



clumserb

晚上边聊天边摸鱼,讨论杰克的皮肤然而。。。。。。

晚上边聊天边摸鱼,讨论杰克的皮肤然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