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奈布.萨贝达

7225浏览    825参与
五岁
唉,草稿图,还没画完,先试着给...

唉,草稿图,还没画完,先试着给眼睛涂了一下颜色,还没画完就不想画下去了是怎么回事〣( ºΔº )〣……我手残,画不出那种美好呜呜呜……(这算是我入坑后的交党费吧)

唉,草稿图,还没画完,先试着给眼睛涂了一下颜色,还没画完就不想画下去了是怎么回事〣( ºΔº )〣……我手残,画不出那种美好呜呜呜……(这算是我入坑后的交党费吧)

余白

渣男梗◎ 冷暴力【奈布】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非出轨.

【奈布的场合】冷暴力

-

他似乎没怎么对你热情过。

即使是交往之后,

他也不会主动找你,

一开始你还觉得只是性格使然。

可后来他似乎没给过你一个眼神。

眼里的余光似乎也没再瞥到过你一眼。

冷淡,冷漠而无情。

像极了以前养过的蓝色妖姬,鲜艳而夺目,你花费了无数心思去抚养,最后还是被花刺刺伤。

-

“奈布。”

他难得地回到了你们同居的公寓。

他听到你的唤声,回头看了你一眼。

依旧是冰冷的眼神,

看你的眼神淡漠。

换作是旁人大概也不会认为你们是伴侣,

但事实如此。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看见他的眼神...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非出轨.

【奈布的场合】冷暴力

-

他似乎没怎么对你热情过。

即使是交往之后,

他也不会主动找你,

一开始你还觉得只是性格使然。

可后来他似乎没给过你一个眼神。

眼里的余光似乎也没再瞥到过你一眼。

冷淡,冷漠而无情。

像极了以前养过的蓝色妖姬,鲜艳而夺目,你花费了无数心思去抚养,最后还是被花刺刺伤。

-

“奈布。”

他难得地回到了你们同居的公寓。

他听到你的唤声,回头看了你一眼。

依旧是冰冷的眼神,

看你的眼神淡漠。

换作是旁人大概也不会认为你们是伴侣,

但事实如此。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看见他的眼神时,还是免不了一阵难受。

未开口的关心话语被强行哽在喉咙。

那是心脏传来的疼痛感,是将未开锋而粗钝的钝器插进心脏。

或许你该习惯了。

——

那种刺痛感是强烈的,是残忍的,也是无法被原谅的。

——

分手.

是在你们交往后的第二年的雪夜。

你发现你并没有想象般的坚强,

也完全习惯不了他对你的无视。

你没有像一开始恋情那样的依赖你的伴侣了。

或许因为他对你的轻视,

或许因为他对你的淡漠态度,

你才会开始改变,

不再依赖那原本还被视为避风港的肩膀。

-

雪花飘散,一切不过又是起起灭灭。

那日刚巧初雪,适合接吻的日子。

你把他约了出来。

那日是初雪,你竟然没有半分留恋。

他竟然后悔了,他竟然在试图挽回你。

而这一切竟然只是谎言。

-

或许是你对他告白那天,手里的巧克力被捂化了,

或许是因为他不喜欢吃甜,或许是因为你那天的妆容不够精致。

或许是你在笔记本一字一句写下的爱意不够真切,眼眶哭的不够红肿。

所以他不爱你。

-

可一切结束了。

他对你的轻视该结束了。

在雪花被你的手捻紧融化之时,

在他转身离去之时,

在你泪落之时。

当雪花飘散之际,

或许便是心死之时。

——

后记:

想学堆词了。

还有想扩列啊QWQ

余白

奈布X你 刀/如果你死了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是一把玩具刀(¦3[▓▓]

【奈布的场合】

他触碰了一下你的尸体,

似乎还能感觉到一丝余温,

可是他感觉不到你的呼吸,

你的一切生命迹象。

-

柴火还在噼噼啪啪的响着,

他抱着你的双手微微的颤抖。

微红的眼眶,

他记得和你说过雇佣兵不轻易落泪。

而你还打笑着他,

“要是我死了呢?亲爱的雇佣兵先生~”嘴角带着恶意的笑容。

“不会,不会哭的。”年轻的雇佣兵记得他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

-

他说错了,

眼角的泪水划过脸庞。

却再也听不到少女的调笑声。

“我说错了。”

“抱歉。这样也算是食言吧?”

-

年轻的雇佣...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是一把玩具刀(¦3[▓▓]

【奈布的场合】

他触碰了一下你的尸体,

似乎还能感觉到一丝余温,

可是他感觉不到你的呼吸,

你的一切生命迹象。

-

柴火还在噼噼啪啪的响着,

他抱着你的双手微微的颤抖。

微红的眼眶,

他记得和你说过雇佣兵不轻易落泪。

而你还打笑着他,

“要是我死了呢?亲爱的雇佣兵先生~”嘴角带着恶意的笑容。

“不会,不会哭的。”年轻的雇佣兵记得他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

-

他说错了,

眼角的泪水划过脸庞。

却再也听不到少女的调笑声。

“我说错了。”

“抱歉。这样也算是食言吧?”

-

年轻的雇佣兵先生啊,再也听不到心爱的姑娘的回答。

也再无法看到你的笑容。

——

后记:写刀真好,你要相信我是爱奈布的hhh

但是虐他好爽w

想找人写系列文*

跪求QWQ

我好无聊

然后我发现我好像和大佬撞梗了,有点慌

不过大佬应该不会看见的(*´◐∀◐`*)

余白

反虐/他似乎对你动过心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他有喜欢过你?”

“或许?一瞬的心动吗?”


【奈布的场合】


-


你死在了他面前。


带着你对他仅剩的一点心动逝去。


他或许有后悔过?


-


一瞬罢了


-


后来,他不知从哪里得知了你不是那个叛徒。


或许才是有一点后悔吧?


他会开始怀念起以前他受伤时,


你为他包扎的时候,


你会打上一个小小的蝴蝶结,


而他总会皱着眉头说你作为雇佣兵实在是过于幼稚。


你总会摇摇头笑着看他。


或许他有在这些瞬间对你心动过。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亲手将军刀插入你的...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他有喜欢过你?”

“或许?一瞬的心动吗?”


【奈布的场合】


-


你死在了他面前。


带着你对他仅剩的一点心动逝去。


他或许有后悔过?


-


一瞬罢了


-


后来,他不知从哪里得知了你不是那个叛徒。


或许才是有一点后悔吧?


他会开始怀念起以前他受伤时,


你为他包扎的时候,


你会打上一个小小的蝴蝶结,


而他总会皱着眉头说你作为雇佣兵实在是过于幼稚。


你总会摇摇头笑着看他。


或许他有在这些瞬间对你心动过。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亲手将军刀插入你的身躯所导致的愧疚感,


他曾经去看过你的坟墓,


甚至带着一捧风信子,


他为了这捧风信子去了平时不会去的花店。


-


风信子被放在你的坟墓前后他就走了,


他似乎有一些失神,


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


雇佣兵先生可能开始后悔了,


可是人死不能复生,


他亲手插入那把军刀,


而你嘴角笑容却丝毫不减,


或许他懂了什么?


不管是你对他日常那般奇怪的关心,


和他对你平日里的一些上心,


甚至是你在最后嘴角依旧不减的笑容。


-


他似乎明白了,


他失去了你,


永远的,真实的


失去了一个同伴。


-


你没有失言于他,


或许他才是没有遵守承诺的那个人。


-


可是,现在什么都不要紧了。


因为,你已经永远逝去了。


-


*风信子花语:永远的怀念


【麦克的场合】


-


那个男孩有时会记起以前有个特别忠实的观众,


会跟随着马戏团的巡回表演,


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去。


马戏团表演介绍后,


会给他递上一束粉玫瑰。


“麦克先生!”


“麦克先生!”


他记得你笑的很开朗,


像是见到喜欢的人一样。


他也因为这个女孩而随身带着一盒星星糖。


会习惯性在表演时寻找你的身影,


会在你找他的时候给她一些星星糖。


不知不觉被影响到的习惯。


-


可是不知道哪天之后,


你不见了。


是在某天表演之后,


你递上了一束黄玫瑰,


笑了笑就走了。


-


然而少年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


后来的表演,他还是习惯寻找你的身影。


可是再也找不着了。


可他还会带着一盒星星糖,


似乎哪一天你就会回来似的。


-


年轻开朗的少年或许从那天开始,


才算懂得了心意。


而回头却再找不着以前那个你了。


他不熟悉你,


他不认识你,


他只知道他或许对你很心动,


可是再也没有办法找到你,


或甚至是像你的人了。


——


后记:水,就是很水的反虐(?)


其实应该不算反虐。


九黎儿鸭

佣园"贪恋

#佣园


#ooc属于我


#渣渣笔文


#灵感来源:V.A. - 《打上花火》和《病名为爱》其实是一首歌


#刀子


#听这首歌总是有股钻心的疼……


-


艾玛以前最喜欢的歌是V.A. - 《打上花火》和《病名为爱》其实是一首歌,准确的来说,现在也是。


原因是她本身就很喜欢《病名为爱》这首歌,特别是高潮爆发的那一段,听的她很难受……但她还是很矛盾的喜欢。


《打上花火》是经常给她提供灵感的歌,所以她也挺喜欢的。


-


这首歌是在一年前,在那个夏天,和那个男孩一起找到的。


那天她无聊,随随便便点进一个歌单,又被歌名吸引点了这首歌,听到中间...

#佣园


#ooc属于我


#渣渣笔文


#灵感来源:V.A. - 《打上花火》和《病名为爱》其实是一首歌


#刀子


#听这首歌总是有股钻心的疼……


-


艾玛以前最喜欢的歌是V.A. - 《打上花火》和《病名为爱》其实是一首歌,准确的来说,现在也是。


原因是她本身就很喜欢《病名为爱》这首歌,特别是高潮爆发的那一段,听的她很难受……但她还是很矛盾的喜欢。


《打上花火》是经常给她提供灵感的歌,所以她也挺喜欢的。


-


这首歌是在一年前,在那个夏天,和那个男孩一起找到的。


那天她无聊,随随便便点进一个歌单,又被歌名吸引点了这首歌,听到中间的时候,她突然很想哭……


如果哭算矫情的话,那她一定是个特别特别矫情的女孩。


她每次听这首歌的时候,她都会哭,一开始就是泪水一滴一滴不自觉的流下来,后面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奈布.萨贝达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等她哭完了,就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进着冷笑话,害的艾玛总是哭着哭着突然“噗嗤”一笑。


-


一年了,那首歌一直沉淀在<我喜欢>这个歌单,艾玛她没有这个勇气去点开这首歌,也怕她哭的撕心裂肺……


-


某天,艾玛准备点歌来听,却手滑点到了那首歌。“算了吧。”她心道。


熟悉又带点陌生的钢琴声在她耳边回响,如她所料,她像以前一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但这次没有人会帮她拍背顺气,没有人会跟她讲冷笑话逗笑她。


她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幻想着奈布.萨贝达还在,幻想中弥漫着浓雾,那场车祸打破了她的幻想,可浓雾继续弥漫着,让她找不到出口……


她哭累了,沉沉浮浮的睡了。


-


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她还停留在她做的梦里


她梦到了那一天,没错,出车祸的那一天。


“我想吃蛋糕……”


“知道嘞,想让我帮你买直说。”


“嘿;-),你怎么这么了解我啊!”


“因为我是你老公啊……!”


-


“嗯知道了……买了的……我知道你馋……”


“滴滴……!!!”


砰!……


“有人出车祸了!”


“我的天……快打120!!”


“这个小伙子也是,过马路打电话……得出人命哦啊……”


-


“医生……奈布.撒贝达他……?”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


脑子里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一遍又一遍的过去,一直放到麻木


她放不下,她就是那个间接性杀人犯,她害死了自己的恋人,想去死想去死想去死……


-


近日,某女子服药自杀,警方到达现场……

-


(九黎有话说:说下为什么最后是以艾玛自杀结尾,不是敷衍,我对这个文的结尾理解是艾玛压抑了半年多的感情被这首歌激爆发了,勾起点点滴滴的回忆,一时间找不到方向,迷茫,无助,最后只能用自杀解决这一切,想着结束了解放了可以见到他了的悲痛与期待的心情去另一个世界。好的我是渣渣没错qwq)


半次元账号:九黎儿鸭


最后bb一句V.A. - 《打上花火》和《病名为爱》其实是一首歌是真的好听呜呜呜


冷酷无情萨贝达【开学失踪ing】
摸鱼来自 @蛋蛋学长⁢ 老师的...

摸鱼来自 @蛋蛋学长⁢ 老师的《吸血鬼的私有物》――真的超喜欢那篇,吹爆这个太太的文笔(敲温柔wwwwww)
抱歉擅自摸了一个奈布!⊙ω⊙

摸鱼来自 @蛋蛋学长⁢ 老师的《吸血鬼的私有物》――真的超喜欢那篇,吹爆这个太太的文笔(敲温柔wwwwww)
抱歉擅自摸了一个奈布!⊙ω⊙

鸠安

微杰佣/微佣园,欢迎回来,奈布.萨贝达(踩雷勿进)

庄园主在玛丽夫人来到庄园后便失踪了。

随之消失的还有一个碑,碑主人......

据说是病死的,但是来到庄园以后的人都不会死,这是谁都知道的,怎么会病死呢?

游戏照常进行,只是从那时候起,便再也没有一个虽然全身伤痛却依然笑得灿烂的少年了。

在深秋的时候,庄园的叶子早就败光了,乌鸦盘旋在永远不变色的天空,无助的叫着,像是亡灵之曲一般。庄园主回来了,还说这次带回来了一个新人?好歹你是出去拐人了还是咋滴?吱都不吱一声就跑了,还以为那么多工资你给不起就跑了。

“园丁,艾玛.伍兹,你明天休息,去迎接新人。”

嗯?休息一天,啥玩意?前所未闻啊(别问,问就是庄园主一直不发工资还压榨员工。)

艾玛...

庄园主在玛丽夫人来到庄园后便失踪了。

随之消失的还有一个碑,碑主人......

据说是病死的,但是来到庄园以后的人都不会死,这是谁都知道的,怎么会病死呢?

游戏照常进行,只是从那时候起,便再也没有一个虽然全身伤痛却依然笑得灿烂的少年了。

在深秋的时候,庄园的叶子早就败光了,乌鸦盘旋在永远不变色的天空,无助的叫着,像是亡灵之曲一般。庄园主回来了,还说这次带回来了一个新人?好歹你是出去拐人了还是咋滴?吱都不吱一声就跑了,还以为那么多工资你给不起就跑了。

“园丁,艾玛.伍兹,你明天休息,去迎接新人。”

嗯?休息一天,啥玩意?前所未闻啊(别问,问就是庄园主一直不发工资还压榨员工。)

艾玛看了看眼前的“新人”,终于知道为什么庄园主会亲自去接这位所谓的“新人”了。

“你好,佣兵先生,唐突了,请问能否给您讲个故事?”

“好啊。”玩世不恭的笑,和记忆里的那个少年重叠。忽然那一瞬间,大脑一片发白。

艾玛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深藏已久的故事终于找到合适的听众一样。

“很久以前啊,大概是多久呢?那时候的庄园啊,还没有这么多人呢。”

“那时候,有个雇佣兵,是个很坚强的人。”

“你大概是知道的吧,庄园分为求生者和监管者,那时候,监管者里,有个开膛手,就如所有故事的开端一样,雇佣兵在一次游戏后,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开膛手。”

“可那时候,开膛手很讨厌雇佣兵,所有人都知道,雇佣兵喜欢开膛手,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暗恋的种子在他心里埋下,生了根,发了芽,疯狂的吸取养分,却得不到结果,最后,成了他的兵荒马乱。”

“可雇佣兵还不知道的是,有一个人,在悄悄喜欢着他,只是啊,他不知道而已。”艾玛的眼睛闪了闪,一道光划过,转瞬即逝。

“没有人知道那晚后,雇佣兵去了哪里,只是,开膛手且再也没有摘下过面具。”

“几个月后,庄园得到消息,雇佣兵,已于XX年7月30日死亡。”

“有人在第二天立了个碑,就像是雇佣兵的尸体找到了一样,就安睡在那里,仿佛一直不会醒来一样。”

说完了最后一个音节,她缓缓的抬起头,对视着佣兵的眼睛,蓝色很好看,像是大海一样。

“故事讲完了,萨贝达先生。”

“能否请问,那位病故的前辈的墓碑在哪里。”

“在你到来的几个月以前消失了。”

“十分抱歉,没有去追查过吗?”

“我想,你是知道,这个庄园的人不会死的吧。”

新来的少年在人群中做着自我介绍,不知道的人,说着欢迎,知道的人,却在心里说到“欢迎回来,奈布.萨贝达。”

毕竟这个孩子以前帮了自己很多。

回来了,就好。

“今天的天很蓝呢,和那位新人的眼睛很像呢。”

叫我狐狸WuLi

我要画漫画!!!
所以跟 @汐悠的南瓜炉- 借了文
(我爱她啊啊啊💕
(还没看的人快去看她的文!!!

我画了奈布的人设先
杰克就拖着ww(我要偷他的奈布!**被打

哈哈顺便可以拖更我的那个烂文ww

我要画漫画!!!
所以跟 @汐悠的南瓜炉- 借了文
(我爱她啊啊啊💕
(还没看的人快去看她的文!!!

我画了奈布的人设先
杰克就拖着ww(我要偷他的奈布!**被打

哈哈顺便可以拖更我的那个烂文ww

小贱贱的贱夫人
不知道店里的老板娘会不会打屎我...

不知道店里的老板娘会不会打屎我哈哈
等会儿擦掉
摸个佣兵吧
随便打打今天一看上四千分了妈呀,奈布真好van♂

不知道店里的老板娘会不会打屎我哈哈
等会儿擦掉
摸个佣兵吧
随便打打今天一看上四千分了妈呀,奈布真好van♂

BM明月苓音
战损小弹簧,休息时间被同学强求...

战损小弹簧,休息时间被同学强求摸的
军训过半……
简直累死………………

战损小弹簧,休息时间被同学强求摸的
军训过半……
简直累死………………

叫我狐狸WuLi
"你好啊 ... ... 我带...

"你好啊 ... ... 我带你去见死神吧。"

"你好啊 ... ... 我带你去见死神吧。"

余白

心动的瞬间(奈布

OOC警告(巨型ooc,摸不出来那种雇佣兵的感觉

小学生文笔警告◎


还是校园pa,可能会有庄园pa(?)可以点角色,下一篇应该是卡尔!


私设:奈布是学校的校草(?)

我可能是bcy的玛丽苏帖子看多了(hhh


这章感觉特别水,以后可能会二改(因为我肝太虚弱了


-


【奈布.萨贝达的场合】


你喜欢的人总是出现在篮球比赛的场合。


他总会是比赛中最吸引目光的人。


你坐在比赛的观众席如是想到。


旁边的人在喊着他的名字,


但你压根和没听见一样。


你现在眼里只有他,


你一直喜欢他,奈布.萨贝达。


-


或许是从你刚入学开始的。...

OOC警告(巨型ooc,摸不出来那种雇佣兵的感觉

小学生文笔警告◎


还是校园pa,可能会有庄园pa(?)可以点角色,下一篇应该是卡尔!


私设:奈布是学校的校草(?)

我可能是bcy的玛丽苏帖子看多了(hhh


这章感觉特别水,以后可能会二改(因为我肝太虚弱了


-


【奈布.萨贝达的场合】


你喜欢的人总是出现在篮球比赛的场合。


他总会是比赛中最吸引目光的人。


你坐在比赛的观众席如是想到。


旁边的人在喊着他的名字,


但你压根和没听见一样。


你现在眼里只有他,


你一直喜欢他,奈布.萨贝达。


-


或许是从你刚入学开始的。


他被安排坐在你身边。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吸引你的目光,


每一次都是这样。


可能他也注意到了你每次都盯着他看。


他也只会默默侧过头看一眼你,


看到你因为他的回头而慌忙转过视角的样子。


-


“哔——”


比赛结束,在你眼中,不过是宣布冠军是他的表演而已。


看着身旁的女生们都挤过去想给他递水,你也拿起了一瓶水朝他走去。


一步一步,接近他。


只可惜人太多了,没能挤进去。


-


你看见奈布一步一步朝你靠近,伸手拿走了你紧握着的那瓶水。


“给我的?”他笑着问你。


“啊,是的。”你内心有些慌乱。


“谢谢。”他扭开瓶盖,喝了几口。


滚动的喉结吸引着你的注意力。


但他才是最吸引你的。


-


其实你不太清楚什么是喜欢,


但是接近奈布的时候,


心跳会变快,


这算是喜欢的感觉吗?


-


他还是坐在你旁边。


你还是在偷偷看他。


他还是假装没注意你在看他。


你微红的脸颊和他偷偷勾起的嘴角,


像是见证着什么。


-


暗恋可能才是最让人心动的。


心跳加速,嘴唇紧紧抿着。


只是因为他的到来。


你看见的一切瞬间消失,


世界只剩他一人。


这就是暗恋。


让人心动的季节,


遇见让自己心动的人,


这就是最美好的事情吧。


-


后记:暗恋在我眼中真的超级美好的!

我也想有甜甜的恋爱٩(ˊvˋ*)و


在云彩上钓鱼的猫

突然出现!
嘿嘿
不得不说黑杰克模式真的有点东西啊。
画风随意

突然出现!
嘿嘿
不得不说黑杰克模式真的有点东西啊。
画风随意

半卷七律

一等功勋【杰佣向】

已完结。可放心食用。

#开膛手杰克×佣兵奈布

#白刺

#私设严重

#ooc警告

他们约定,成功营救之后,于杰克安置在西北角的小船上会和。

一切按原计划进行,十分顺利。

杰克解决完监控室的人手后,与奈布会和。

奈布手里转着军刀,大摇大摆踹开了敌方老巢的大门。

“砰砰砰”几声枪响,随着肉体倒地的闷响,整个贩毒集团的临时根据地拉响了警报声。

奈布吹了吹枪口并不存在的黑烟,歪头示意杰克跟上,扭头却看不见他人。

这狗东西,雾隐还上瘾了。

却见前方走廊拐角处显现了那抹瘦高的身影。杰克举着指刀,看着他。

他们隔着大半个走廊。

军靴踩在地上,清晰坚定。奈布走向杰克...

已完结。可放心食用。

#开膛手杰克×佣兵奈布

#白刺

#私设严重

#ooc警告

他们约定,成功营救之后,于杰克安置在西北角的小船上会和。

一切按原计划进行,十分顺利。

杰克解决完监控室的人手后,与奈布会和。

奈布手里转着军刀,大摇大摆踹开了敌方老巢的大门。

“砰砰砰”几声枪响,随着肉体倒地的闷响,整个贩毒集团的临时根据地拉响了警报声。

奈布吹了吹枪口并不存在的黑烟,歪头示意杰克跟上,扭头却看不见他人。

这狗东西,雾隐还上瘾了。

却见前方走廊拐角处显现了那抹瘦高的身影。杰克举着指刀,看着他。

他们隔着大半个走廊。

军靴踩在地上,清晰坚定。奈布走向杰克。他看到杰克露出快要晃花人眼的白牙。

转角一看,一个走廊的守兵都躺在地上,地面血流成河,隐隐泛着白色的雾气。

奈布搜刮了一些子弹,却发现他们每人只配备了两三颗,手枪也极其轻小。但能将这些数目的弹药运上去这么一搜豪华客船,着实不易。为了坑害他们佣兵,这些人还真是下了不少力气。

两人相视,继续前行。

他们必须尽量多的深入敌人阵营,才能为之后的营救争取更多的胜利。

但很快他们便寸步难行了。

走廊前后,水滞不同。

黑鸦鸦的枪口指向他们,“peng peng peng”火花四溢。

杰克将走廊置于可见度并不过分高的白雾中,奈布当机立断,挥起军刀砍坏了身后房门的门锁。二人退入到房间之内。

身后陆续有哀嚎与肉体倒地的声响。门外的敌人很快便会发现他们在自相残杀,。他们又会被围堵起来。得想办法把他们引到船面上,诱他们离开老巢。

门被人粗暴的踹开,奈布朝杰克使了个眼神,杰克会意,交出了一记雾刃,二人同时一跃而出,飞速朝来时的路返回。

以退为进,诱敌深入。

枪林弹雨从身后袭来,走廊上除却花瓶摆设便再设了遮掩,绕是奈布反应灵敏,也被子弹贯穿了左肩。整个人被子弹的惯性带了个趔趄。

杰克朝身后甩出雾刃,趁前方敌人吃刀的空当。胳膊抵上奈布的后背,将他整个人拦腰抱起。

奈布僵在他怀里,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然后杰克抱着奈布跑到了红教堂 在神父的见证下结了婚,从此以后开膛手与佣兵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佣兵先生,千万别拖后腿啊。杰克哼笑,半刻不停留。虽抱着奈布,却半点儿不拖拉,反而比方才敏捷许多。奈布羞赦,深知是自己的祸。

左肩受伤,但并不影响右手的行动。他攀在杰克肩上,瞄准,射击。

杰克心情好的简直想飞上天去[呼叫红蝶。红蝶:给老娘滚。好嘞!]他甚至有心情骚扰奈布,挪逾地问道“小先生,我们算不算是,并肩作战?”

奈布手一抖,子弹偏离了预想的轨道。

并肩作战……吗?

和杰克,这个本应是自己死对头的人。

奈布呆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继续射击。 

并不多大一会儿他们出了大门,上了船面,所幸那些毒贩并不放弃追捕,像是根本不怕会有人趁机闯入。

枪林弹雨之中,杰克怀抱奈布,迎着有些腥冷的海风,风扬起他残缺一角的衣摆,好似他长久以来空荡荡的胸膛,终于圆满了。

杰克勾唇,低头便想要说两句勾不着边儿的骚话,眼瞳却猛地缩紧!

异象突生!

前方忽然冲出一大批原本应安稳睡在客房中的游客,且个个手持刃柄,刀刃泛着森冷的光,对着他们。他这才发现奈布也停了手,扭头一看,好家伙,他们竟是被满船游客包围了起来。

包围圈一环一环缩小。一位贵妇模样的女人哭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抓你们。可我……可我想活下去,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少女抱着她年幼的弟弟,抹了把眼泪,“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了。为了这满船的几百人口,跟他们走吧……又……又不一定会死……求求你们了……”

“你们不是佣兵嘛?啊!不是给钱就卖命的吗?!我给你钱!保护我!”

奈布双目圆睁,张了张口,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杰克嗤笑道:“也算我求你们,别恶心我了。”又看着奈布的眼睛,道“我们突围。”

陈述的语气。可看着这些人,奈布下不去手。

是。

他是雇佣兵,拿钱卖命,杀人不眨眼,可……可要他去杀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还真的是……做不到啊。

眼看着包围圈越发小了,杰克却不声不响,仍盯着奈布。良久,笑道:“知道了。”

“你闭上眼睛。”

“你下不了手,我替你杀。”

奈布没有闭上眼,却也没有扣动扳机。

杰克换作一只手抱着他,奈布怕掉下去,只得用未受伤的右臂紧紧环抱住他。

奈布耳朵“嗡嗡”作响,他无法说服自己朝这些与他母亲一样无能为力的人们、他虽不愿言说却一直想要保护的人们下手,但他也绝不会想看到,自己与眼前这个相识不久的男人葬身于海。

他看到杰克挥动了指刀,雾刃为他们开辟了一条血路,可凝在倒下的人们伤口上的雾气却依旧纯白,像是干净无害。

人们齐声惊呼,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般惊恐地看着他们,不自觉地为他们腾出一条路来。

杰克抱着奈布,沿着血路步履清晰地向约定的地点走去。

枪响!

毒贩偷袭杰佣二人未成,将火力转向了船上的游客们。

人们四处逃窜,像是深林里被猎人惊扰的鸟兽。

少女蹲在船面上,紧护着她年幼的弟弟时哭喊着“救命”的声音;

贵妇花容失色,大声尖叫的声音;

小孩儿恐惧无助的声音;

老人被拥挤着摔倒在地的痛呼声;

人们被子弹无情的穿透,被死神带走前最后一丝哀嚎;

以及毒贩们癫狂兴奋的笑声……

一切的一切,汇集在奈布耳中,大脑被挤撑到几乎要爆炸。

他想起英帝国攻占到他的故乡时母亲脸上无助的神情,以及初到廓尔喀雇佣兵团时孤立无援的感受。

奈布恍惚之间好像听到自己说,“帮个忙,杰克。”

杰克把他安置到大船一隅,撕下衣摆将他的肩头简易包扎,反乎常态的脸色严峻,道:“你希望,我救他们。”

“是的。我们的任务除了围剿毒贩还有,还有保护这些英国贵族……他们活着,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等功勋……”奈布舔舔唇,吞咽了下口水,语气急速地解释。

却被杰克的一个“好”字打散。

他看到杰克朝他伸出手,“奈布.萨贝达,请与我,并肩作战。”

奈布大脑空白了片刻,笑了。

真真切切的,弯了一双眉眼地,笑了。

“好。我与你并肩作战。”停顿了片刻,奈布拍了拍杰克的肩膀,道:“请务必确保自身安全。”

奈布不会说什么肉麻的话,“请确保安全”是他能给出的最热切的叮嘱。

“你站在这儿,我生成雾区的时候,用这把枪,保护好我哟小先生~”杰克搔首弄姿,走出数步远后像是忽然想到什么,转过身来,走上前,低头含住了奈布的唇。

“!!!”

奈布人还蒙着,拳头已经率先招待在了杰克身上。

“真凶呀小先生。”杰克偷了腥的猫儿般笑着,趁奈布反应还有些迟钝,在他脸上揩了一把油儿,挥了挥手向船中央走去,嘴里还嘟囔着:“我可是早就想这么干了。”

奈布没听到后面那句话,他总觉得自己的心漏了一拍,觉得杰克有哪里不一样了,像是镀了层有形的光,让他在人群之中一眼就能锁定他。

奈布回过神来,暗自唾弃自己心弦不定,甩甩脑袋将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甩出去,专注的保护人群中央的杰克。

杰克很快生成一片雾区,雾的可见度十分之低,就像是上帝往这船上撒了一杯牛奶。

奈布很快便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闭上眼睛。

他听到活力集中的枪响,却没有听到有人受伤倒地。

奈布顿了顿,凭耳力去寻找那些迷失方向的人们,一个个牵引着他们走到他所在的那片安全区域。

为着人们安全,也为了更方便杰克杀人。

什么并肩作战,奈布笑了,这分明是同流合污。

良久,混乱之中,嗅到熟悉的气息,奈布睫毛微颤,想要睁开眼,却感到有一双手覆到了他的眼睛上。

冰凉。

“奈布,雾还没散。”他将头抵在他未受伤的右肩,低声道。

奈布嗅到了血腥味儿。

“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鬼方法,在雾里也能视物……”

“他们不是想抓你,是想杀了你……”

“火力集中到你这边,我赶不过来,就都抗住了。”

“你别怕,我不会再流血了。已经流的一干二净了。”

“嗤,这死法儿真够惨的。”

奈布全身血液冰凉,他甚至恍惚觉得杰克的手是暖的。

他完全丢失自己的声音了,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

“奈布.萨贝达先生,记不记得,你还欠我一个恩情。”

奈布发现自己连点头都做不到。

“我,开膛手杰克,要求你,佣兵奈布.萨贝达,哪怕是老掉光了牙,也能清晰的记得,曾经有一个自私的变态杀人犯……”

奈布眼睛有些涩,等着下文。

却听见杰克轻笑,在他耳边说:“亲过你。”

奈布笑不出来。

“记得那个玫瑰手杖吗?那朵玫瑰是以我的心脏为养料长成的。只要它不枯不败,我就永远活着。”

“没有心的怪物,无论如何都不会死亡。”

杰克覆在奈布眼睑上的手微用力,奈布扬起了头。

两唇相碰,奈布满口血腥味儿。

杰克单手抱住他,用力地像是要把奈布揉进骨子里去。

他嘴唇贴着奈布的,威胁道:“小先生,杰克,是无处不在的。别被我发现你趁我不在有了小情人。相信我,狗男女,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人就算面临的是死亡,也风轻云淡的像是谈论吃饭一样。

奈布唇上的力道轻如鸿毛,他听到杰克笑道:“别忘了我的一等功勋,奈布先生。”

奈布猛地激灵,张开双臂想要拥抱住他,却扑了个空,实打实跪在了船面上,“砰”地一声。

束缚他眼睛的力道没有了。

奈布缓缓睁开双眸。

那是他人生中唯一一次看到血色的雾。

满天的血雾啊,染红了他周遭的世界,触目惊心。

船面上撒满了鲜血,远远看上去妖艳鲜红,像是一朵不败的血色玫瑰。

奈布心脏像是被人蹂躏,快要呼吸不上来。

他闭上眼睛,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与满天血色交融。

开膛手杰克,最后偷走了一个人的心脏。

来自于一位佣兵,鲜活热血的心。

                                       【全文完】






——半卷七律

我本人很喜欢这个故事的。
也不能说全是因为喜欢写虐文的缘故。
也不确定自己笔下的杰克奈布是不是还原到位。
可还是觉得吧。
开膛手就应该像这样偷走佣兵的心。
@蔺晏 最后感谢太太不余遗力的催更甚至追到了我的bcy呜呜呜呜可啪。我完结啦!没弃坑!!

冷酷无情萨贝达【开学失踪ing】

是临摹哒!菜鸡来了~
原图来自白斩离太太 @百斩离 已授权
原谅我背景真的尽力了。。。。errrrr
深夜放毒,肯定没人注意我⊙ω⊙

是临摹哒!菜鸡来了~
原图来自白斩离太太 @百斩离 已授权
原谅我背景真的尽力了。。。。errrrr
深夜放毒,肯定没人注意我⊙ω⊙

凰靖鸾

像极了爱情๛ก(ー̀ωー́ก) 
(完美复述白纹追妻过程(bushi))(ಡωಡ)hiahiahia

像极了爱情๛ก(ー̀ωー́ก) 
(完美复述白纹追妻过程(bushi))(ಡωಡ)hiahiahi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