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奎妮

17981浏览    124参与
叉子迷妹

【授权转载】

邪教纽特×奎妮。

这个姐姐的奎妮真的神了,很美!

她的奎妮跟詹莉是最佳。


Coser:hobbitparty和Michaelburson夫妇。(ins)

【授权转载】

邪教纽特×奎妮。

这个姐姐的奎妮真的神了,很美!

她的奎妮跟詹莉是最佳。


Coser:hobbitparty和Michaelburson夫妇。(ins)

叉子迷妹

【授权转载】

SAINT Potter!

德哈,詹莉,罗恩跟哈利,汤姆里德尔,奎妮和纽特。

Coser是hobbitparty和Michaelburson夫妇。(ins)


他们cos了很多哈利波特的人物,见合集的詹莉

【授权转载】

SAINT Potter!

德哈,詹莉,罗恩跟哈利,汤姆里德尔,奎妮和纽特。


Coser是hobbitparty和Michaelburson夫妇。(ins)


他们cos了很多哈利波特的人物,见合集的詹莉

-miruko-

【面包组甜向混剪】Love Song Mash Up
完整视频走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2646660

七夕快乐!剪了可爱面包的甜向情歌串烧!他们是天下最可爱的小甜甜

【面包组甜向混剪】Love Song Mash Up
完整视频走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2646660

七夕快乐!剪了可爱面包的甜向情歌串烧!他们是天下最可爱的小甜甜

珊瑚色的狐狸

终于入哈坑了,快乐
几张速写
p1赫敏性转

p2斯内普教受性转

p3奎妮

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入哈坑了,快乐
几张速写
p1赫敏性转

p2斯内普教受性转

p3奎妮

哈哈哈哈哈哈

楠凉木

是之前的老图X
被封号啦挪个地儿(╥ω╥`)
(啊该皮还是要皮)

是之前的老图X
被封号啦挪个地儿(╥ω╥`)
(啊该皮还是要皮)

劳德是世界珍宝

【授权翻译】他们说,是爱/love, they say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40783

作者:SiderumInCaelo

译者: @GinnySue 

作者授权:

我请人翻译这篇文章主要是为了纳吉尼的那一段


简介:

圆形剧场中的每个角色都做了选择。


如果你问起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们盯着格林德沃的蓝色火焰,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是最终都会归结到同一件事上。

克雷登斯想到了有着另一个名字和面孔的格林德沃,他为自己治疗了伤口,轻声说他很特别。他想起了那个抚养他,但却不爱他的女人,还有格林德沃如何知道他的真正家人是谁。克雷登斯不信任...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40783

作者:SiderumInCaelo

译者: @GinnySue 

作者授权:

我请人翻译这篇文章主要是为了纳吉尼的那一段


简介:

圆形剧场中的每个角色都做了选择。

 

如果你问起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们盯着格林德沃的蓝色火焰,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是最终都会归结到同一件事上。

克雷登斯想到了有着另一个名字和面孔的格林德沃,他为自己治疗了伤口,轻声说他很特别。他想起了那个抚养他,但却不爱他的女人,还有格林德沃如何知道他的真正家人是谁。克雷登斯不信任格林德沃,但是他不信任任何人,至少这样还有机会拥有归属感。

纳吉尼想到了自己刚刚离开的笼子。格林德沃或许会说一些关于自由的漂亮话,但是她知道,他与所有人一样,只感兴趣她能为他做什么。她想到了自己的身体,这是另一个笼子,笼门现在甚至也正缓慢关闭,她发誓,只要她还能掌控,她的身体和她的生命都将属于她自己。

雅各布想到了战争。这个格林德沃说要统治那些麻鸡,雅各布知道,统治别人的第一步就是与他们开战。他想到了打仗之前的生活,他的侄子侄女跑来跑去,他祖母的那些食谱,他想到了纽特和蒂娜为他展现的那个世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生物和美丽的魔咒成果。就雅各布而言,任何人把两个世界都拖进战争的恐怖之中,无论是否为了更伟大的利益,那都是十分疯狂的。

奎妮想到了雅各布。她一看进他的思想,看到他烘焙的快乐、他对周围世界的热情、他笨拙却又热切地觉得她有多漂亮,就知道他是那个人了。她也看过许多男人的思想,足以知道他有多么特别。她想要的生活十分平凡——桌上摆着美味的实物,身边有一个可爱的丈夫,头发像她而鼻子像他的孩子们跑来跑去——但是雅各布可以让她拥有这种生活,她会与任何能够帮助她达成目标的人结盟。

蒂娜记得有人问过自己为什么要做傲罗,她的回答是“为了帮助别人”。无论人们对她说多少次,她很天真,她不能拯救所有人,她都不会停止尝试,如果她现在住手,那就完蛋了。

纽特想到了他的魔法生物,社会上的人都会中伤那些不同的人,他知道格林德沃惯于把对他没有用处的人踢到一边,或者给他们更糟糕的下场。世上已经有太多苦难了,纽特知道,他会竭尽全力阻止格林德沃制造更多苦难。他想到了蒂娜,并大胆地希望,总有一天,他会看到一个他想把孩子带到这里的世界。

尤瑟夫·卡玛看着格林德沃,他很像那个破坏他家庭的男人。他没能除掉莱斯特兰奇最爱的人,但是他会拼尽全力杀死这个男人,这个充满同样傲慢和权利的人。他想到了最后一次看见他的母亲,想到了吞噬父亲的悲伤和愤怒,希望这样足以令他们的记忆得到安息。

格林德沃说他这样做是为了爱时,莉塔希望他在说谎,但是她更加清楚,人们会为爱做出最可怕的事情。她的父亲送她的弟弟远渡重洋。卡玛一生致力于杀死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人。而莉塔使考维斯溺水而亡,只是因为她想从父亲那里得到一点关注。莉塔把手从格林德沃的手中抽了出来,她想,她宁愿死,也不愿看着别人把爱扭曲成可怕的东西。



Gwenda
自调了一张。迷途羔羊奎妮。(想...

自调了一张。
迷途羔羊奎妮。
(想下次slo出)
禁二改二传。

自调了一张。
迷途羔羊奎妮。
(想下次slo出)
禁二改二传。

赩銫

闲下来一点点填好早之前印调里的请愿

没有找到奎妮在纽蒙迦德城堡里那条裙子的完整图
所以只能编一下(´ . .̫ . `)

顺便宣传一波一波钥匙扣的通贩
通贩链接

闲下来一点点填好早之前印调里的请愿

没有找到奎妮在纽蒙迦德城堡里那条裙子的完整图
所以只能编一下(´ . .̫ . `)

顺便宣传一波一波钥匙扣的通贩
通贩链接

八月既望
面包夫妇——我自己爬进锅里你们...

面包夫妇
——我自己爬进锅里你们喝我吧,凌晨了QWQ

面包夫妇
——我自己爬进锅里你们喝我吧,凌晨了QWQ

过氧化清 _

Summer Wine「夏日美酒」

CP:Vinda·RosierXQueenie·Goldstein


光看标题就知道最近沉迷打雷姐hhh

不会开ABO车,就写了不大一段,还请大家见谅

ABO设定,雷者慎入

文达A奎妮O

私设:家庭教师文达x中下等高中生奎妮



——


狭小的房间里没有窗户,一张长木桌和一把木椅互相依偎着,时不时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响声,似乎在抱怨这屋内的闷热。



以前Tina也是在这里和奎妮共同学习的。只不过自从她毕业成为傲罗工作室的一员,回家都没有几次,更别说坐在熟悉的位置重新感受当年了。



客厅的环境比这里好很多,...








CP:Vinda·RosierXQueenie·Goldstein


光看标题就知道最近沉迷打雷姐hhh

不会开ABO车,就写了不大一段,还请大家见谅

ABO设定,雷者慎入

文达A奎妮O

私设:家庭教师文达x中下等高中生奎妮






——


狭小的房间里没有窗户,一张长木桌和一把木椅互相依偎着,时不时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响声,似乎在抱怨这屋内的闷热。




以前Tina也是在这里和奎妮共同学习的。只不过自从她毕业成为傲罗工作室的一员,回家都没有几次,更别说坐在熟悉的位置重新感受当年了。




客厅的环境比这里好很多,至少有窗户,可以听到阳光洒到窗前的声音。


奎妮曾经一度想把桌子搬到客厅,只是那张长木桌又怎能被一个小姑娘撼动?每次顶多是传来一阵轻微的声音,随后陷入沉默罢了。




姐姐每个月的薪水本就不算高,工作上的支出占了大部分,寄回给妹妹虽然少,但奎妮总是能安排得七七八八,有时甚至还能留下点零花置办些新东西。


对于还在上高中的奎妮来说,赐予她阳光虽然短暂,也够她填满整颗心。可这没法弥补她在学业上的短处。




成绩不算理想,Tina即便是着急却也无可奈何。她不相信自己活泼可爱的妹妹会在学业上栽跟头。于是向斯卡曼德家的朋友求助,几经辗转后,一位研究生刚毕业的法国小姐敲响了戈德斯坦恩家的门。




奎妮趴在桌子上,俗话说“春困秋乏夏打盹”,学着学着便困意上涌想必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只不过刚刚分化为Omega的奎妮总是没法控制自己的信息素和气味,而梦境中的她更是无心去管理,索性任由满屋子的红茶信息素弥漫。


不过这就麻烦了那位小姐,但是文达并不在意,似乎还觉得很有趣,唇角微动,手指屈伸按响了门铃。




回荡在整个房间的铃声惊动了以书为枕的猫儿,奎妮踢开椅子从书桌旁跑下来,内心还想着可能是姐姐回来看她了?未加思索打开门,抬头看见的却是陌生的面容,高挑的身材,以及周围空气沾染着的Alpha独特气息。




“文达·罗齐尔,蒂娜·戈德斯坦恩聘请的家庭教师。很高兴认识你,奎妮小姐。”




文达微微向前探身,墨绿色衬衫领口处在奎妮眼前晃过。


她顿住了,虽然对姐姐为自己找家庭教师一事早有预料,可没想到居然会是个Alpha来为自己授课。




“嗯……您……您好……”




她惊慌失措,猛地后退一步,甚至连“请进”都没能说出口。




那人勾起笑容,真实意味无从知晓,可在奎妮眼里,那仿佛是墓地里的一只貂隐入夜色前的狡黠一笑,魅力和神秘令她不寒而栗。




“那么,失礼了。”鞋跟迈过门槛时产生了轻微剐蹭,奎妮则是迅速从屋内拿出学校的课本,坐到客厅的沙发上一声不吭。


她对Alpha的认知很浅薄,但文达的到来让她真正体会到这些社会顶尖阶级的气息。




她咬紧嘴唇,背对着门。


一种与屋内红茶信息素冲撞的味道涌进了奎妮的鼻腔。




是红酒的味道,奎妮不用思索就知道是谁的。她转头去看,却突然被人扼住颈部。




“甜心,我可不是什么好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将后背示人,更不能……”


文达盯着奎妮的眼睛,眼神阴冷。




“更不能将信息素暴露在一个陌生Alpha面前,如果你不想被她永久标记的话。”




语毕,文达松开那只扼在奎妮颈部的手,收回信息素,拿起奎妮双腿上的课本,坐下。仿佛刚刚一切与她无关,只是在看一场Alpha和Omega的闹剧一般。




奎妮猛地站起,头低垂着,牙关咬紧,文达盯着她的眼睛,好像猎手在静待羔羊的动作一般,眼神中看不出任何该有的情绪。


奎妮想做些什么,可她做不到。Alpha的威压令她不得不磨断棱角被迫去服从。




“请坐,奎妮小姐。”


她的身子瘫软,听话地坐下。




“闹剧到此结束,下面让我们谈谈正事吧。请通读一遍课本第265页第15题的内容,并和我说说你的想法和思路。”




——


文达是个严厉的老师,就像她的大学导师盖勒特·格林德沃一样,但她似乎对奎妮没什么办法。毕竟当奎妮因为与朋友外出闲逛而耽误做作业时,文达只是取消了她的下午茶而已。




距离奎妮的结业考试还有72个小时,文达打算来为奎妮的高中生涯画上句号。走近奎妮家时却发现早有一位“客人”在此等候。




雷德·沃特,蒂娜·戈德斯坦恩的同事,就住在奎妮家左边第三户。




“晚上好,沃特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您。”




“嗯?你……你是哪位?”沃特似乎被吓了一跳,表情渐渐不自然起来,仿佛对文达的问候很不耐烦。




“文达·罗齐尔,戈德斯坦恩小姐的家庭教师。”


“啊,我记得你……你找我有事吗?”




沃特不自主地向奎妮房间瞥了一眼,脚步开始向离开的方向挪动。




“我并没有什么要紧事,很抱歉打扰您了。”




文达回给他一个微笑,走近门口却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奎妮的信息素的味道,红茶的清香,比她们初见那次还要强烈。文达不禁心中生疑,掏出备用钥匙准备开门,眼角余光瞥见沃特还在附近徘徊,时不时还舔一下唇角。


她对沃特不肯离去的原因一清二楚。




屋内的红茶味道浓郁得呛鼻,文达皱了皱眉,来回寻摸了几圈便在客厅的沙发上发现了奎妮。


发情期的独特表现跃然与奎妮的身体上,痉挛的躯体,潮红的脸颊以及微闭的双眼无不令文达心中一颤。




该死。


一把打横抱起那人,轻轻放在床上。这并不是多余的举动,至少标记也要有个像样的地方。


文达一手托着奎妮的上身,俯身亲吻着那人,另一手开始慢慢褪去她的衣物。




奎妮整个人靠在了她的身上,文达能清楚地听到小家伙的心跳,一分钟九十八下。


她顺着奎妮的脸颊吻去,停留在她柔软的金发之间,微微蹭动了两下以示安慰。颈后的腺体在不断放射着信息素,文达的理智好似摔碎的镜子,红酒味道冲破了她的防线,贪婪地与奎妮的信息素融合着。


此刻一切思考权衡都随之破碎。


文达毫不犹豫地咬破腺体,惊得怀中人一阵颤抖。




“别怕,嘘——”




没有人真正品尝过红茶与红酒的混合物,可在这一切的中心,这种味道恰好是最适合的。




这个世界疯狂,腐败,没人性,她们却一尘不染,清醒且温柔。

过氧化清 _

浪漫的本质是不确定性。

cp:玫瑰金(Vinda RosierXQueenie Goldstein)


短篇,练笔

_



诗,美,浪漫与爱,这才是我们生存的原因。


                                                    ——《死亡诗社》


_


银色光芒闪烁在Vinda Rosier...








cp:玫瑰金(Vinda RosierXQueenie Goldstein)


短篇,练笔

_



诗,美,浪漫与爱,这才是我们生存的原因。


                                                    ——《死亡诗社》


_


银色光芒闪烁在Vinda Rosier指间。


她面前的那位是舞台的主人,是一切利益的象征。


而她愿以那位先生为信仰。




这个月第十三次,无数魔法部的走狗前来骚扰这一片安静的山脉。她很难不去想那薄薄的雪上遍布的杂乱脚印,这些木偶从来不懂得从正门进出的礼仪。


难得的是,先生这次会亲自出马。




文达低了低头,她未曾动过揣测先生心理的念头。不过,想到自己身后的猫儿可能会因自己的能力惹来麻烦,她便微微侧头,与猫儿对视着。


后者则是微微摇头,抿了下自己诱人的嘴唇。




也好,她也是时候出来看看风景了。




硝烟也只是一瞬间而已,这甚至都算不得一场战争,对文达而言可能只是等同于在路边摘朵野花的事情。


但是很明显,奎妮的表情开始变得很不自然。



回去的路上,即使罕见的阳光射进了走廊,也没能博得她浅浅一笑。




“我犯了个错误,很抱歉,我亲爱的奎妮。”




“我没事,真的。”




奎妮背过身去,在橱窗深处拿出一罐红茶,稍微用了点力气才拉开了拉环。


文达望着奎妮的背影,深色眸子中闪着微光,如同曾经自己为她买了一束纯正法兰西玫瑰的那个夜晚,星辰璀璨。




“柠檬?”



文达看着白瓷茶杯底的柠檬片,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创造出这种搭配。



“Tina经常给我调柠檬红茶,因为这是她唯一做的得心应手的饮品。”



“……我只在某些法式菜里见过它的用途。”



文达微微蹙眉,即使她对新鲜事物还需要些时间接受,却还是将茶杯凑近嘴边。



柠檬的酸味似乎盖过了红茶特有的清香,在喉咙间滑过后,口腔里的柠檬味道所剩无几,只留下那永恒不变的茶香,宛若昙花一现。




“真是个令人惊喜的创新。”


“你喜欢吗?……嗯……我的意思是,我很高兴……其实也很简单,只需——”



奎妮看着文达脸上似有似无的笑容,突然发觉这种情况下的话语是多么苍白。



她们之间不适合猛烈突然的爱意,连暧昧都是悠扬的,就像大提琴的声音,缓慢的旋律更能使人享受与爱相伴的时光。




“我很喜欢,都很喜欢。”


拥吻比往日的更加绵长。



“即使我没有足够的冰糖,却有幸能喝到纯净透明的清风和有你的桃色阳光。”


——

死回玫瑰金坑,一个练笔,三个月来除了考场作文以外从没写过什么成句的话。

果然初心还是忘不掉的,我错了。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L.W.A.Y.P
呵呵 wxz,我看是你自己zu...

呵呵

wxz,我看是你自己zuo吧

我很想问你

Quinnie怎么就zuo了

她只是一个想要结婚的人

只是因为她想结婚

而格林德沃刚好又有办法可以让她结婚

在那种情况下

Quinnie做得到去拒绝格林德沃吗

那时候

她的心早就被格林德沃给带走了

她那时候已经分辨不出是非善恶了

我只想说

你自己才是真的zuo


呵呵

wxz,我看是你自己zuo吧

我很想问你

Quinnie怎么就zuo了

她只是一个想要结婚的人

只是因为她想结婚

而格林德沃刚好又有办法可以让她结婚

在那种情况下

Quinnie做得到去拒绝格林德沃吗

那时候

她的心早就被格林德沃给带走了

她那时候已经分辨不出是非善恶了

我只想说

你自己才是真的zuo


因为我是雫雫软糖☆

[Roseglod]Undermirage

◎Vinda RoseirXQueeine Goldstein(文达x奎妮)

◎FB2时间线之后,有私设请注意避雷

◎很久没看HP,可能有错误

Summary:奎妮本不喜欢穿任何黑色的衣物。

冬季的纽蒙迦德冰冷刺骨。

文达曾好奇过一会为什么不将圣徒的据点迁至一个与现在这里稍微温暖点儿的地方,她也试图过去读格林德沃的想法,均以失败告终。作为世上首屈一指的黑巫师,格林德沃的大脑封闭术自然也得心应手。但她却偶然在格林德沃稍稍放松时,在这位圣徒首领的脑海中看到了一个平淡无奇的山谷,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她不会去过问太多,她只要完成好自己的任务便罢。

但今天的纽蒙迦德显然是个特例...

◎Vinda RoseirXQueeine Goldstein(文达x奎妮)

◎FB2时间线之后,有私设请注意避雷

◎很久没看HP,可能有错误







Summary:奎妮本不喜欢穿任何黑色的衣物。









冬季的纽蒙迦德冰冷刺骨。





文达曾好奇过一会为什么不将圣徒的据点迁至一个与现在这里稍微温暖点儿的地方,她也试图过去读格林德沃的想法,均以失败告终。作为世上首屈一指的黑巫师,格林德沃的大脑封闭术自然也得心应手。但她却偶然在格林德沃稍稍放松时,在这位圣徒首领的脑海中看到了一个平淡无奇的山谷,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她不会去过问太多,她只要完成好自己的任务便罢。





但今天的纽蒙迦德显然是个特例。





许久未使用过的壁炉被人用魔法重新点燃,柴薪的持续燃烧使得室内温度与之前相比不那么令人感到不安。刚刚烹调完成的戚风蛋糕和巧克力布朗尼在空气中弥漫出醇厚的香甜气息,几个月来都未曾拉开来的古朴窗帘也用精美的束带扎好,安分地待在窗户的两侧。





这一切都为了什么,答案自然不得而知。金发的女孩裹紧了先前穿着的粉红色外套,蜷缩在柔软床铺的一角,精心铺好的绸缎被弄得有些皱褶。





“奎妮?你已经醒了?”房间的杉木门被人从外部推开,接着就是高跟鞋与地板碰撞相发出的摩擦声,叮叮当当地有些像麻瓜们制作的那些水晶球里发出的声响。奎妮想。她并没有落锁,自然任何人都可以推门而入,但不会有不识趣的圣徒来招惹这位强大的读心者,所以她并不担心自己会有什么危险。





“早饭有些冷了,你是不爱吃吗?”进来的女孩优雅地抬了抬手里的魔杖,用了一个无声咒,原本已经凉了的甜品立马散发出缕缕热气,在空中旋转翻腾着。“亲爱的,如果你这么难过那我会困扰的。”





奎妮没有回答。她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不是正确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当成叛徒——雅各布会不会离她而去。其实从事实上来说,是她离开了雅各布更为准确,她忘了麻瓜是无法通过格林德沃的测验的。





过去的记忆再次翻涌而上,金发女孩感到自己将要被这悲伤之海吞没,五脏六腑像是被人强行拉扯开来。她想哭,却因为内心的麻木而落不下一滴泪,只好扯着自己那如同被神亲吻过的金发。





法兰西玫瑰不可觉察地叹了口气,放下那碟刚刚热好的蛋糕,走向了那位亲手被她带回来的读心者。她们都拥有这令人羡艳的才能,但文达几乎从不使用。





她轻柔地捧起了女孩的脸,替她把落到脸颊前的发丝别回脑后,然后缓慢地抱住了她。





“奎妮,这是你自己选择的道路,这也是为了你的爱人。”她说,语气温柔地与平时那位杀伐果断的高阶圣徒简直是天壤之别。





一直蜷缩在床角的金发女孩像是被打动了,从文达的怀抱中挣扎而出,起身走向衣柜想要拿出自己带来的那件衬衫,却不料将放置在桌上的那杯咖啡打翻,深褐色的液体尽数倾洒在自己的外套上。





“噢,天哪!等等...文达,我觉得你应该用‘清洁一新’,那样更快捷.....”奎妮慌乱地想要寻找自己的魔杖,把这件她心爱的外套给清洗干净,但文达却帮她把外套脱下搭在椅子上,而不是用魔杖帮助她清理一新,这多少令她有些惊讶。





“没必要。脏了就重新再换一件。”黑色的风衣落到了奎妮的肩膀上,并不算太厚,却显得格外温暖,布料上似乎还残留着淡淡的香水味。就像——就像是独自在深夜绽开的玫瑰香,夹杂了些许她无法用词语描述的迷人气味。





尽管气味都快要消散殆尽,但前调就足以让她迷醉。





“我没想到你居然也会穿这种大衣......啊对了,你的香水很好闻。”她小声说道,声音细如蚊呐,但文达还是听清了女孩的话语。





“谢谢。”









她们用幻影移形来到了巴黎一个不起眼的巷子里,位置是文达特意挑选的,不算太过偏远且不会引起麻瓜们的注意。时辰尚早,巴黎的大部分居民仍然沉醉于睡梦中,也没有人会在意这两个突然多出来的女孩。





奎妮裹紧了身上不属于她的风衣以抵御寒冷,同时饱含担忧地看了一眼旁边仅仅只穿着衬裙的圣徒。于是她掏出魔杖给对方施了一个小小的温暖咒,这她一直都很熟练——在幼年时的冬天她和蒂娜也会用这个咒语来让自己不那么冷。






“噢...其实我并不冷。倒是你,可不能着凉了,那样会很麻烦的。”文达伸手帮金发女孩扶正了衣领。“走吧,在麻瓜世界尽量别使用魔法。”





“诶?等等...文达小姐,我们要去哪儿?”女孩抬头用疑惑的眼神望向她,似乎还是没能理解她们为何要来到巴黎。





“去给你买几件衣服。”她说完便拉起奎妮的手往巷子外走去,这里离香榭丽舍大街不远,步行将近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到达了。





奎妮来的时候并未准备衣物,放在衣柜里的那件衬衫还是文达送给她作为礼物的。她之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便发现了一条精美的礼服裙,非常衬奎妮的身材,但由于时间过于紧迫而没有将它买下。而现在可以带着本人来挑选,这令文达感觉有些不受自己控制地喜悦。





她其实很羡慕奎妮,羡慕她能生活在对爱情的渴望中,羡慕她能够被人爱。她自己早已记不清上次收到礼物是何时,在何地。然后感情在时间中慢慢发酵,最终演变为错误的爱恋。





其实奎妮也不喜欢黑色,她讨厌一切与黑色有关的东西,那让她感到压抑与迷茫。但她却没有拒绝文达披在她身上的黑色风衣。





她们相顾无言,沉默地并肩而行。





时间正好,店主刚刚打开店门,而她们便是见天这家服装定制店的第一位客人。虽说店面不大,但店内的装潢却还过得去。红杉木地板几乎一尘不染,反射着微弱的光线,几件成衣挂在橱窗处展示,其中一件就是文达上次看到的礼裙。





“您好,请帮我看看这位小姐的身形是否适合那条黑色的丝绒礼裙。”奎妮被推到店主面前,在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后维持了自己最平常的微笑。她顺着店主的视线看向了那条一直被文达念叨着的裙子,惊讶地发现样式的确十分精美。





店主将裙子从橱窗中取下,对着奎妮比划,表情逐渐由一开始的商业微笑变成毫不掩饰的震惊。





“非常适合...不,倒不如说是专门为这位小姐量身定做的。”





你不会对他用了什么恶咒吧?奎妮在心里说道,而文达也能够听到她此刻的想法。





我以梅林的胡子发誓,奎妮,这只是个巧合。法兰西玫瑰平静地回答。





“那就最好了。奎妮,你去试试看穿上怎么样。请问多少钱?”文达接过礼裙,将它递给了站在一旁的奎妮,让她去穿上看是否好看。同时从衬裙胸前的口袋里拿出钞票,向店主询问价格。






“682法郎,女士。”





她抽出几张钞票递给了店主,示意他不需要补钱,剩下的那些就算做是小费。店主感激地连连道谢,不停称赞着他们店里的衣物是如何精美,如何被巴黎上流社会的贵族们所追捧。而奎妮也穿着那条礼服裙从试衣间里出来了。





没有任何一个词语能够形容眼前的这一切,留存脑海的仅仅只有冲击之后的空白。





多少人耗尽一个时代一个宇宙去追寻绝对的美,那些古帕尔米拉失传的宝石、那些未被发现的金属、那些海里的珍珠,都比不上这对着她微笑的女孩,这一切在奎妮面前,都只是失去了光泽的哀伤镜子。





她们离开了那儿,徘徊在巴黎清晨的街道上。突然,文达揽住身旁人纤细的腰,迈开了舞步,而奎妮也配合着她。





裙摆与裙摆相纠缠,爱与恨散落在交织纷乱的舞步中,这是一场无人喝彩的华尔兹。星辰破碎,散落在她们翩翩的衣裙上,点燃了不可启齿的情感,也照亮了原本黑暗的未来。





没有人用魔法。





她们将彼此埋葬在不切实际的妄想之下。

















END.


——————————————————


今天听歌时听到了“dancing in the dark”于是突发奇想摸的玫瑰金。


求红心求评论ᕙ(`▿´)ᕗ


冷冽

《與痛並存的愛》

  窗外大雨如注,男人無力地攤坐在沙發上,臉上不時滑落的水痕,令人分不清那究竟是雨珠抑或是淚水,唯一能肯定的,是男人那渙散的眼神中透露出的擔憂及恐懼。


  他無法理解,也並不認同女子那樣的做法,他明白他們之間的感情還未能公諸於世,甚至蒂娜當初也是先勸了她不少次,才漸漸的接受了他們這樣的關係,只是如今女子做出的決定,不僅影響了他們彼此,更是關係到了他們身旁的至親。


  他知道女子並非不明白加入對方的陣營代表了什麼,相反的,他相信她是提出了所有的勇氣才說服了自己應該踏入火焰,跟隨那名王者。


  他們彼此都明白,她要的並非是錢、是權,而是那最單純的——通往幸福的未來。


  回...

  窗外大雨如注,男人無力地攤坐在沙發上,臉上不時滑落的水痕,令人分不清那究竟是雨珠抑或是淚水,唯一能肯定的,是男人那渙散的眼神中透露出的擔憂及恐懼。


  他無法理解,也並不認同女子那樣的做法,他明白他們之間的感情還未能公諸於世,甚至蒂娜當初也是先勸了她不少次,才漸漸的接受了他們這樣的關係,只是如今女子做出的決定,不僅影響了他們彼此,更是關係到了他們身旁的至親。


  他知道女子並非不明白加入對方的陣營代表了什麼,相反的,他相信她是提出了所有的勇氣才說服了自己應該踏入火焰,跟隨那名王者。


  他們彼此都明白,她要的並非是錢、是權,而是那最單純的——通往幸福的未來。


  回想起與女子經歷的種種,男人不禁失笑,他們的初次相遇、他們的生死患難、他們的再次相逢,甚至是那最後一刻女子憤恨轉身的面孔,即便他的世界開始崩塌,即便他知道他的愛人是那樣的不顧一切、那樣的令人痛徹心扉,他依舊無法忘卻她那甜蜜的笑容,依舊無法將她從那不知何時開始刺痛的心房中抹滅掉。


  一切似乎都在那晚瞬間變了調,卻又像是什麼也沒有改變似的,令人感到不安及絕望。


  起初,他以為自己會焦躁地要紐特和他一起想辦法帶回她,然而事實卻是,從那晚離開墓園後,他漸漸變得寡言,不再和人說那些看似風趣的冷笑話、不再因奇獸們的互動而開懷大笑,像是遺失了靈魂的一部份似的,男人失去了他生命中的那抹光,也失去了能真心歡笑的最後一絲力量。


  他無法停止思念她,卻也無從得知她的現況,莫魔的身份不僅在他們之間形成了兩個世界所認為的隔閡,更是清楚地讓他體悟了自己的無能為力,只是即便如此,他依舊盡可能的在幫助身旁的兩位好友,他知道自己能幫上忙的地方不多,但他還是想為此出點力。


  他們要奪回的並不只是正義,那其中還包含了此生最令他動心的,他的愛人——奎妮。


  心中那隱隱作痛的悲傷,並沒有因時間的流逝而淡去,男人依舊會在想起那人時感到窒息,依舊會在午夜時分驚醒。他開始思考女子的決定是否才是正確的,他開始沒來由的幻想了女子曾經和他說過的未來及孩子,究竟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是否正確?究竟那些人們努力建立的事物,在更偉大的利益前,是否都顯得微乎其微?


  男人對於這個世界的紛爭還是有些困惑,只是如今他的愛人走向了那個看似美好,卻佈滿荊棘的道路,他得在她受傷之前將她喚醒,他得在她沈淪得更深之前,將她帶回那個被他們稱之為家的地方。


  他要她知道,無論這個世界再令人絕望,他都會是她最後的依靠,無論他們的愛情是否能茁壯,他都將永遠的守護著她。

Amelia绵羊

手写的奎妮小姐姐的名字_(:з」∠)_

手写的奎妮小姐姐的名字_(:з」∠)_

蒂娜的小獾.♡

为什么喜欢文达,奎妮,蒂娜和纽特?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终于有了一个答案.
她们和他,都太过柔软和美好.
每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仿佛黑暗和邪恶都和他们不沾边.所有的故事里都只有纯纯粹粹的清爽和幸福.我不愿意看那些把纽蒂性格撕扯得支离破碎的同人,也是一样的原因.
总是喜欢并希望所有的完美善良,美好和宝藏都能够平平安安聚在一起,像磁铁相互吸引.
每当我把目光投过去,就会想要纯粹的去寻求进取,努力像那极致的纯良靠近啊.
新年优秀.如果太难,就要快乐.
如果快乐也太难,那就一定要纯粹.
纯粹的平安,纯善,向上.
纯粹地,排斥蠢蠢欲动的所有黑暗.

雪花飘落在你的衣领,飘落在长椅之上,飘落在沉寂的坟墓之上,和扭曲的围栏,...

为什么喜欢文达,奎妮,蒂娜和纽特?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终于有了一个答案.
她们和他,都太过柔软和美好.
每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仿佛黑暗和邪恶都和他们不沾边.所有的故事里都只有纯纯粹粹的清爽和幸福.我不愿意看那些把纽蒂性格撕扯得支离破碎的同人,也是一样的原因.
总是喜欢并希望所有的完美善良,美好和宝藏都能够平平安安聚在一起,像磁铁相互吸引.
每当我把目光投过去,就会想要纯粹的去寻求进取,努力像那极致的纯良靠近啊.
新年优秀.如果太难,就要快乐.
如果快乐也太难,那就一定要纯粹.
纯粹的平安,纯善,向上.
纯粹地,排斥蠢蠢欲动的所有黑暗.

雪花飘落在你的衣领,飘落在长椅之上,飘落在沉寂的坟墓之上,和扭曲的围栏,圣诞颂歌充斥着空气,此时你的姐妹不会入眠,她们将等待黎明,这一句老套的圣诞快乐,快乐不该被束缚,沉重的钟表一刻不停,要抓住那些系着红丝带的狐狸可不容易,但人们依旧不停追寻,你那写着诗篇的手如此纤瘦,眼中映出火光,我多想去亲吻你,因为爱情不该被束缚,真理不该被掩埋,要抓住那些系着红丝带的狐狸可不容易,但人们依旧不停追寻,信仰不该被束缚,上帝不会在你的银十字中,但人们依旧不停追寻,永不停止。
A Fine Frenzy《Redribbon Foxes》
真的希望她已经走出了one cell in the sea时的因为恋爱而伤怀希望能有人完整的听这一张专 她的河流她的海她的松树她的悲伤她的航行 这些 像是她的诗 她的日记 每一次听 恍惚间都会觉得真的是有河流 时间的河.
Pinesong.Riversong.Sailingsong……

白水

【奎妮】Sunflower 太阳花

关于奎妮和一个魔力觉醒的少女

送给一个朋友,希望她喜欢


*

《太阳花》


——但爱到底,该算怎样感受?

会唇舌辛辣,怯生生颤抖?

会听见巨大枝木,疯狂燃烧生长于血肉?

会臣服折磨,脉络深红?

示弱也喜悦,直到心脏疼痛?

“如果这是爱意——“

那还不比我,对当年某某。”

                       ——《厌世者的自白》


“我希望你不会讨厌热可可。”

一片混沌之中,你听到一声柔软而甜美的问...

关于奎妮和一个魔力觉醒的少女

送给一个朋友,希望她喜欢


*

《太阳花》


——但爱到底,该算怎样感受?

会唇舌辛辣,怯生生颤抖?

会听见巨大枝木,疯狂燃烧生长于血肉?

会臣服折磨,脉络深红?

示弱也喜悦,直到心脏疼痛?

“如果这是爱意——“

那还不比我,对当年某某。”

                       ——《厌世者的自白》



“我希望你不会讨厌热可可。”

一片混沌之中,你听到一声柔软而甜美的问候。你缩在火炉边,被雨淋湿的衣服已经换成干燥柔软的丝绸睡袍,她挥了挥魔杖,一张兽绒的毯子落在你肩上,金色的流苏摩挲着你的下巴,你打了个喷嚏,听见她轻笑一声。

“我不想唐突……但实在担心你感冒……湿衣服已经替你换下来了,清洁一新。”

你昏昏欲睡,单听见这位名叫奎妮的美国女子念“清洁一新”时卷曲柔和的语调。

“如果有其他需要,摇铃就是了,这位……小小姐。”她似乎歪着脑袋,停顿了一秒。你挣扎着说了一句谢谢,她摆摆手,带走室内最后一朵太阳花。

深夜,你醒来时,巧克力仍冒着热气。你试着去够那只描绘着银粉色独角兽的马克杯,却拿不稳,滚烫的可可翻倒在地毯上。你的手腕在发抖,绷带下是红肿扭曲的骨骼,你看不见,她在黑暗中轻声叹气。那朵太阳花又回来了,一点清凉落在伤处。

 

你瑟缩着,掩藏受伤的手腕。客厅里摆放着巨大画幅,浓墨重彩,轻易蛰伤你的眼。她挥挥魔杖,一张巨大白绫将那巨幅油画遮盖起来。

“会治好的。”她声音温软又柔和,透着一股神圣的力量。你闭上眼,太阳花在那一片晃眼的金色中缓缓展开,噼里啪啦枝条抽节的裂响,“主人会有办法的。”

你不说话,点了点头,不知她看见没有。

壁炉里的火焰好似永远不会熄灭,奎妮坐在你身旁,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变出一本书来。《诗翁彼豆故事集》,你听说过。巫师小孩都会读的童话书,你的入学时间迟了十年,你不知道全世界的巫师小孩都读这个,诗翁彼豆呀,是个好心肠的英国老头。

她笑眯眯地给你介绍写童话的作者,你想到格林兄弟和他们的黑森林,糖果屋和吃小孩的巫婆。安徒生和他的小美人鱼,太阳升起就化作泡沫,这不是童话,小孩子怎么能读手指在楼梯上跳舞、公主轻盈的舞步像是走在刀刃上的残酷故事?

“……真的有能让人复活的石头吗?”你问。

奎妮撑着下巴,想了一会儿,“主人说……你相信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

 

有时你以为这一切只不过一场梦。

梦里你在瑞士泽马特的雪崩里与同伴失散,幸而性命无碍,只是摔断了手腕。她救起昏迷不醒的你,裹在绒绒兽毯里将你带了回来。你记着一些事,又忘记一些事,热可可和花香,城堡内四季如春,窗外却是绵延雪山,银白色,茫茫无边。

你望着那片银白色的雪,直到眼睛酸涩,脑袋发胀。

她每天都替你更换纱布,上药,端来热可可,给你读故事,像宠爱一个孩子。你倚在她怀里睡过去。

朦胧间你听见太阳花生长于血肉的声音,你盯着她的魔杖看了许久,想知道一个巫师能否凭借魔杖的力量重拾画笔。

 

她的主人就要回来了。她是这么跟你说的,“他总会有办法,他什么都能做到。”

他听起来像一位神祇,至少对她来说,是这样的。

你依旧抬不起手腕,红肿却已经消退了,只剩下生涩的疼,骨骼碎裂生长,血肉吞噬残骨,千寸雪落满山头,你开始习惯于城堡内如春的温度,一日内掠过四季的生活。她的热可可。《诗翁彼豆故事集》和美国纽约城金色的夏日,有时她会哼唱家乡的歌谣,关于柠檬水和起泡酒,牡蛎活像开瓶器,和着金红色的巨大幻象就这么慢悠悠地落到你梦里。

她笑起来,就像太阳花。

 

“如果我的手还好,我会替你画一张肖像的。”

“1926年纽约城夏日的街头,阳光温温柔,路边小贩冒着违背禁酒令的风险兜售酒精饮料,你是——人群中金粉色的玫瑰,最耀眼的那一朵,绽放在夏日街头。”

 


但爱到底,该算作怎样感受?

你做梦。

巨大画幅上雪山崩塌,独木成林的宏伟梦境,你看见流星陨落,星辰燃烧,创世的第二天路西法杀死一颗太阳。你看见深海闪闪发光的鱼群,海妖的歌声与天神别无二致,水手拥抱海妖犹如亲吻死神美丽的嘴唇。她站在梦醒的每一个终点,忧心忡忡地看着你,她想说些什么,你猜——会好的。

她老用这话安慰你,你听了很多遍。你的手腕仍无法提笔。她的爱人——想到这个,你的心脏开始疼痛,好似巨大树木燃烧生长于血肉,独木成林,她的爱人,她的低微的,不足外人道的普通爱人,他们无法相守,你们才得以遇见。

她读你的心,而你的心没什么好读的,全部是关于金红色的太阳和那些她回忆里的夏日时光,生长的太阳花于按捺不住的沸腾血肉,“我有一种预感。”

奎妮按住你的肩头,“你也会魔法。”

 

你静静走上前,身体里压抑不住的力量,有如银河倾泻,星辰燃烧,那张宽大的雪白画布无风而猎猎作响,你抬起手,画笔和调色盘随意念交织起舞,色块与色块激烈碰撞,好似刀剑兵戈相向。

你闭上眼,梦境流淌于血液,画布上呈现出瑰丽绚烂的深蓝夜空,恒星燃烧,刺破阒寂的深夜——纽蒙迦德城堡外刹那间一声巨响,奎妮跪倒在窗玻璃边。

你缓缓转身,雪山之巅,苍穹之下,划过天空的,是从你画布上坠落的流星群。

 

END


sunflower 这首曲子。

李佩Sweety

接上次的那张文达 懒癌没有战胜我我画完了!!!


这位美国甜心我也舔爆!!!

接上次的那张文达 懒癌没有战胜我我画完了!!!


这位美国甜心我也舔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