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奥利弗·柯克兰

12652浏览    359参与
氟拉氟拉竹
上语文课摸的Oli (不好好听...

上语文课摸的Oli (不好好听课)

上语文课摸的Oli (不好好听课)

氟拉氟拉竹
一只未完成的Oli。(第一次指...

一只未完成的Oli。
(第一次指绘人物,天呐,我太难了)

一只未完成的Oli。
(第一次指绘人物,天呐,我太难了)

树上的城堡
是我。 又是我。 …… 我又不...

是我。



又是我。

……



我又不务正业画垃圾画了orz







奥利弗天下第一!!!

是我。






又是我。















……












我又不务正业画垃圾画了orz















































奥利弗天下第一!!!

林夕圆子

突然更新

是给 @想吃肉的冕冕 《听说你们想看开虐的异色新大陆》的配图!
都是因为我太垃圾了,所以只能画柴塔

而且画完之后才发现有些地方和原文不符
QwQ

感觉上次画柴塔是很久之前了(?

突然更新

是给 @想吃肉的冕冕 《听说你们想看开虐的异色新大陆》的配图!
都是因为我太垃圾了,所以只能画柴塔

而且画完之后才发现有些地方和原文不符
QwQ

感觉上次画柴塔是很久之前了(?

曳雨
多少转多少米英的flag[3/...

多少转多少米英的flag[3/166]
上色。明天吧,)鸽言鸽语
似异色。)

多少转多少米英的flag[3/166]
上色。明天吧,)鸽言鸽语
似异色。)

菜菜酱
画了两个非常喜欢的人!我看了异...

画了两个非常喜欢的人!
我看了异色的设定后就觉得他们好像!
谁来拯救我屎一样的色感啊!
要不这组叫死亡杯糕组吧😂
喜欢欢迎来约稿哦

画了两个非常喜欢的人!
我看了异色的设定后就觉得他们好像!
谁来拯救我屎一样的色感啊!
要不这组叫死亡杯糕组吧😂
喜欢欢迎来约稿哦

看到请催我去写r18。

猩红组的合租十五题。

猩红组。内含红色组,一点点立白。异色黑三角和异色金三角。王黯视角。

1. 破烂的出租屋

爷和维克多分别是W大学历史系的教授和俄语系的老师。

一周前我们走在走廊上互相吐槽着自己租的房子有多贵,又不想跟学生和其他老师一起挤在宿舍。

于是我俩一拍即合。

合租吧。

于是今天到了房子门口。

给爷整蒙了。

这房好他妈破。

不是,维克多,你选的什么破房子。

来品一品那憨批的原话:不错,维卡很满意,这比和万尼亚与哥哥们一起住的房子好多了---。

汝闻,人言否。

你这样爷很在意你之前跟你哥过的什么生活啊!

就这样吧,爷拉着行李箱往里走,然后一脚滑倒来了个后空摔。

你妈的,试问谁家门口...

猩红组。内含红色组,一点点立白。异色黑三角和异色金三角。王黯视角。

1. 破烂的出租屋

爷和维克多分别是W大学历史系的教授和俄语系的老师。

一周前我们走在走廊上互相吐槽着自己租的房子有多贵,又不想跟学生和其他老师一起挤在宿舍。

于是我俩一拍即合。

合租吧。

于是今天到了房子门口。

给爷整蒙了。

这房好他妈破。

不是,维克多,你选的什么破房子。

来品一品那憨批的原话:不错,维卡很满意,这比和万尼亚与哥哥们一起住的房子好多了---。

汝闻,人言否。

你这样爷很在意你之前跟你哥过的什么生活啊!

就这样吧,爷拉着行李箱往里走,然后一脚滑倒来了个后空摔。

你妈的,试问谁家门口放块抹布当地毯????

房东先生,买地毯的钱爷还是有的,收了您的神通吧。

爷太担心爷和维克多以后的合租生活了。

2. 催房租的房东

催房租的房东?不存在的。

爷缺那租房的钱吗。

如果可以重来的话,爷一定不会让维克多那憨批选房子。

3. 住在对门的古怪邻居

2:00a.m.

隔壁传来了摇滚音乐的声音。

爷懂的。根据这个操蛋作者的尿性,隔壁一定住着不止两个憨憨,比维克多还憨。

当我们俩站他们门口又摁门铃又跺门还没人搭理,维克多撸起袖子准备拆人家门的时候,门开了。

哼,三流小说的尿性。

开门的是个中年大叔,啊不,准确地说是个看着像中年大叔的。

他是我们学校门口酒吧里的调酒师弗朗索瓦。平时被他老板兼哥哥弗朗西斯打扮的英俊潇洒的,现在当着爷跟维克多的面叼着烟抓着看起来两天没有打理的长发,这么大个人了衬衫扣还少了一个。

总结:对面邻居其中有个生活废物。

弗朗索瓦认得爷,爷也认得他。

他看着我,点了点头。

然后嘭的一声把门关了。

????????

给爷和维克多整懵了。

但是摇滚音乐的声音没有了。

行。大半夜的那爷也不计较了。生活不易,黯黯叹气。

爷跟维克多手牵手(划掉)回屋睡觉去了。

4. 又他妈停电了

6:00p.m.

爷正烧着水打算泡方便面,突然厨房的灯一抽,它灭了。爷眼前顿时一片漆黑。

用脚趾头想都知肯定是停电了。

3,2,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苏卡不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维克多惨叫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保存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爷嘲笑他的声音。

众所周知维克多老师是要写论文滴。

众所周知我们公寓下午六到八点最容易停电。

维克多老师您写论文可真会挑时间。

向维克多同志致敬。

5. 吵得半死的深夜

隔壁又开始吵了。

又开始了是吗。

行,这次维克多门都没敲直接把人家门拆了。

映入眼帘的是我们学校田径队琼斯老师黝黑强壮的身躯。

结实的胸肌,优美的腰部曲线,以及下面……

啊啊啊啊啊啊艾伦你个二货为什么不穿衣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操你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爷的眼睛。

爷尖叫的同时还不忘捂住了纯良维克多的眼睛。爷真伟大。

这时候我们学校那个粉毛保健室老师兼食堂甜点供应商从沙发背探出了脑袋,“嘿,王老师,这么巧,你住隔壁啊。”

是啊,真巧。

我 骂 了 隔 壁。

总之弗朗索瓦跟爷和维克多承诺不会让他们制造出噪声了,至少这个承诺今晚有效。

爷突然不困了。

6. 闷热的盛夏正午

今天维克多没课,窝在家里睡到爷回来。

一进门爷就感受到了仿佛是来自赤道正中央的一股热流。

“维克多!!!!!你为什么不开空调!!!!!”

“空 调 坏 了。”维克多一字一顿地对我说出了这能令我崩溃的话。

果然,这操蛋作者的尿性。

爷瘫在被阳光晒的发烫的黑色皮沙发上45°仰天花板捂面叹息。

“给。”维克多若无其事地从冰箱里拿出了雪糕,递给我一根。

“午饭吃什么。”他嗦着老冰棍问我。

“吃你妹。”爷一下把冰棍拆开,嘎嘣嘎嘣嘎嘣。

然后他掏出了手机给他妹打电话。

7. 来自操蛋邻居的投诉

他们房间天天大晚上传出来艾伦的叫声,奥利弗的笑声,弗朗索瓦的怒吼声,爷还没报警呢,

他们敢投诉。

就会换来一顿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混合双打。

8. 醉倒在楼梯口

维克多又跟艾伦去弗朗索瓦的店喝酒了。

年轻真好,这么闲。

等他回来一定要让他把我们俩屯了三天的衣服给洗了。

爷这么想着,突然电话响了。

电话拨通就响起了维克多的鼾声。

爷知道了,爷什么都知道了。

听到鼾声的后一秒爷就已经知道艾伦和维克多已经站在楼梯口,维克多醉倒在门口睡着了,艾伦一个人招架不住,就打电话来求助我。

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爷麻溜地挂了电话换上鞋子下了楼。

果然,艾伦正蹲在门口rua着蠢熊的头发。

哼,男人。

我们俩非常默契的把维克多抬了回去,放在地板上。

好了,没爷的事儿了,只要他到家任务就完成了。

艾伦跟爷都拍拍手各回各屋睡觉了。

留下维克多在冰凉的地板上好梦。

爷祝他天天晚上鬼压床。

9. 黄昏的屋顶

我的哥哥王耀是W高中的政治老师。

跟维克多的哥哥伊万确认了恋爱关系。

爷不想说什么了,这作者的暗示真是要多明显有多明显。

(就算我们俩的哥哥都谈恋爱了。爷也不会从了维克多的。)

真香。

6:00p.m.

维克多约我去房顶看夕阳。

看你妹啊。不对。看你妹夫啊。

然后爷想起来了今天去哥哥的高中,看见了维克多的妹妹娜塔莎,后面跟着伊万以前的小弟托里斯。

扯远了。

维克多你(和作者)的意图真的好明显啊。

爷的内心如是说。

哎呀,这玛丽苏少女小说设定。

这段能掐了吗。爷不想演了。

10.  房子惨遭失窃。

?让爷康康是哪个不要命的敢偷爷和维克多。

 

他 一 定 死 无 全 尸。

11. 狂风暴雨

好草。下雨了。

外面的雨淅沥沥哗啦啦。

闪电噼里啪啦轰嚓嚓嚓。

今天两个没课的人,也就是爷和维克多。

一人端着一碗泡面坐在沙发上看几百年前的电视剧。

《还珠格格》

里面那个名场面好好笑。

笑的爷忘了收衣服。

……

没关系,反正都是维克多的衣服。

12. 朋友来借宿

1:00a.m.

突然响起了催命似的敲门声。

爷打开了门,隔壁艾伦突然冲了进来把爷撞到在地,然后Duang的一声把门关了。

爷当时就火了。干嘛呢这是。

“嘘!奥利弗又开始迫害我了!今晚弗朗索瓦不在,我可以在这里借宿一晚吗。”

艾伦像流浪猫一样看着我。

“!不可能!绝对不行!你给爷滚回去!”

·

.

.

.

.

.

“叫地主。”

“我抢地主。”

“三带一。”

“炸弹。”

“不要。”

真好。我,艾伦,维克多我们仨斗了一夜的地主。

明天没课真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13. 废弃的地下室(划掉)洋馆

今天被隔壁的三个人拽洋馆探险去了。

吐槽一下。这破公寓旁边哪儿来的洋馆。而且还是废弃的。

我说你们大半夜的一定要这样吗。

总之到了洋馆。

太   草  了。

潮湿的气味是很好闻啦。

但是谁也不想这个时间来这种乌漆嘛黑的地方一边对瓶吹伏特加一边喊乌拉吧。

⬆️这是维克多。

爷更想去地下室住一夜。

总觉得有不好的事要发生。

14. 住在附近的熊孩子

爷家里就有个真·熊孩子。

你说的是哪种熊孩子?

如果是那种熊孩子。

方圆几百里已经被维克多杀绝了。括弧笑。

括弧笑是啥啊!

15. 公寓里的凶杀案

今天跟维克多下班回来了。

刚到家门口就受 到 雷 击。

隔壁屋门敞开着,

艾伦躺在门口,奄奄一息的。

我和维克多赶紧把他扶起来,往他们屋里一瞥。

弗朗索瓦也在地上倒地不起的。

不是,你们到底发生了啥啊。

艾伦睁开了眼睛,小声地说着。

“快。打。1。2。0。”

然后奥利弗一脸和善地端着一盘色彩缤纷的纸杯蛋糕从厨房出来,

耀哥儿说过色彩鲜艳的东西都是有毒的。

而且还是奥利弗做的。

爷觉得这时候叫FBI比较合适。

救命啊。










感谢您看到这里。(๑ `▽´๑)۶

会有后续的。咕咕咕。

中华咸鲟
是脑洞,大概就是拥有四次元军火...

是脑洞,大概就是拥有四次元军火库的爱丽丝王黯进了仙境跟疯帽子奥利弗谈恋爱顺便炮轰了整个仙境的故事,跟小熊软糖 @您有一条新短信 一起搞的剧情,听故事就戳她主页。



     异色好茶好冷啊……我又搞了什么北极点cp!



     cp只有异色好茶和异色花夫妇,柴郡猫卢恰和三月兔路德,另外还有红心皇后艾伦。



王黯女装警告⚠️艾伦女装警告⚠️疯狂ooc警告⚠️






我总得想些什么让我的初三过的不那么丧


对不起之前tag打错了!!!很抱歉!!!!平时打...

是脑洞,大概就是拥有四次元军火库的爱丽丝王黯进了仙境跟疯帽子奥利弗谈恋爱顺便炮轰了整个仙境的故事,跟小熊软糖 @您有一条新短信 一起搞的剧情,听故事就戳她主页。




     异色好茶好冷啊……我又搞了什么北极点cp!




     cp只有异色好茶和异色花夫妇,柴郡猫卢恰和三月兔路德,另外还有红心皇后艾伦。




王黯女装警告⚠️艾伦女装警告⚠️疯狂ooc警告⚠️








我总得想些什么让我的初三过的不那么丧


对不起之前tag打错了!!!很抱歉!!!!平时打顺手了一下子改不过来对不起

清尘🌊
奥利弗的摸🐟他太可爱了

奥利弗的摸🐟
他太可爱了

奥利弗的摸🐟
他太可爱了

蓝风铃的絮语

翻到了很久以前用二十分钟瞎弄的。我画画真的好丑我枯我对不起奥利弗。(跪

翻到了很久以前用二十分钟瞎弄的。我画画真的好丑我枯我对不起奥利弗。(跪

德意志男团迷妹

入坑那么多年还没怎么画。
点图的不悯,俺爱尼可拉斯
p2滤镜老师好会画
话说打tag打到傻了。

入坑那么多年还没怎么画。
点图的不悯,俺爱尼可拉斯
p2滤镜老师好会画
话说打tag打到傻了。

曳雨

之前立的多少转发多少张米英的flag。
1/166。卑微)我开始了

之前立的多少转发多少张米英的flag。
1/166。卑微)我开始了

基耀耀今天吃药药了伐?

  注:1.私设不良高中生艾伦&奥利弗,爱情向注意,同居注意,ooc注意。

       2.大半夜写的脑子不清楚。


  


   风把树叶吹的呼啦作响,残蝉还在做着最后一次声嘶力竭的挣扎。


  夏末入秋了。这种天气让我感受到了些许舒适,如果没有这扇该死的教室窗户挡着的话我现在立刻马上就会跳出去拥抱这“美丽的大自然”而不是听这说话慢的跟僵尸一样的糟老头子讲英语语法——他讲的这玩意儿老子初中就学会了。这不得不使我萌生出逃课的想法。


   我举起手,也没管糟老头子看到没有:“老师——我要上厕所。”说完大步走出了教室。那...

  注:1.私设不良高中生艾伦&奥利弗,爱情向注意,同居注意,ooc注意。

       2.大半夜写的脑子不清楚。


  


   风把树叶吹的呼啦作响,残蝉还在做着最后一次声嘶力竭的挣扎。


  夏末入秋了。这种天气让我感受到了些许舒适,如果没有这扇该死的教室窗户挡着的话我现在立刻马上就会跳出去拥抱这“美丽的大自然”而不是听这说话慢的跟僵尸一样的糟老头子讲英语语法——他讲的这玩意儿老子初中就学会了。这不得不使我萌生出逃课的想法。


   我举起手,也没管糟老头子看到没有:“老师——我要上厕所。”说完大步走出了教室。那老头子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我想他应该是见怪不怪了。我打算翻墙出去,就算是墙上的箭型刺也拦不住我——它勾住了我的裤脚试图挽留我,我直接跳了下去,于是它只得把我裤脚的一块布料紧攥在手中,像一小块破败的旗帜。


   该买一条裤子了。


   虽然我心里这么想,但是比起一个人去商场逛街我更想和奥利弗一起去,这样我还能给他买一份他心念已久的黑森林。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烟并点燃了其中一支叼在嘴里吸了一口,然后用食指和拇指捏住烟尾,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那缕浊气慢慢地朝着空中飘散,最终消融在太阳里。我又抽了几口,盯着烟头那点点火星发呆,直到手指微微发烫才在路边的垃圾桶盖上摁灭了它并把它丢进垃圾桶里。手机的屏幕显示着现在才下午两点,离奥利弗下课还有整整两个小时,如果他不介意的话我就去附近的那家酒吧消遣消遣——他当然不会介意,他根本就看不见。


   酒吧的老板是个性感火辣的美国妞,不止一个人把我和她认成亲姐弟,事实上我和她的相似点只有一头深红棕色的头发和处事风格而已。她瞧见我走进来了便叫酒保给我上了一杯我最爱的波本。“你们学校放学了?我怎么记得不是这个点?”


   “那——可不一定。”我抿了一口酒并让它在我的舌尖逗留了一会儿后才吞了下去。我的语句也绕着我的舌头转了一圈儿。平时我谁都不怂,但最招架不住的就是这位姐姐。我可没法儿在她面前耍什么滑头。“呃,今天学校放假。”


   凯西将信将疑地看了我一眼,我吞了口口水。最终她好像相信了我的说辞。“我可不记得今天是什么节日。”她嘟囔着,“除非你们开学考。那样你肯定是第一个交卷的人。”“…就是这样。”我有些心虚,“你知道我成绩有多好的。”


   这话我说的不假。只不过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刚考完试的学生不打算回家喝奶补补脑吗——?未成年就不要来这种地方撩妹子了吧。”随后是那桌人的一阵哄堂大笑。我知道说话的那人是谁,凯西众多追求者中最烦人的那个——克里曼。凯西的眼神告诉我她想动手了,我制止了她。“我的棒球棍在你这儿吧。”我小声地对凯西说,“一会儿递给我。”说完我径直走到那人面前,狠狠给了他一拳。


   那桌子人“腾”地站了起来。克里曼咒骂着爬了起来,大有一股把我生吞活剥的气势。我冷笑了一下接过凯西递给我的棒球棍:“出去打。”


   只见克里曼盯着我的棒球棍看。“你知道吗,每打赢一架我就在上面钉一颗。”我抚摸着棒球棍上密密麻麻的钉子,瞥向已经有些迟疑的克里曼,补充道,“像这样的球棍我家还有三个。不要小瞧未成年。”这下克里曼是真的不敢赤手空拳地跟我打了,他撂下一句“你等着”然后拔腿就跑,我嗤笑一声跟在他后面大喊:“怂货——别打凯西姐的主意了,人家喜欢的人可比你好看多了——”而他的那桌狐朋狗友呢?早就全跑光了。没能打个尽兴,我有些遗憾,转身看向凯西时,我发现她的脸似乎有些红。不是吧,真被我说中了…?


   “你想等到什么时候,等到那个臭小子带着家伙回来找你吗?”看来真的被我猜对了,凯西对于我刚才的大喊顶不顺。我笑嘻嘻地走到凯西面前拿起酒杯:“回来照样打,有凯西姐在我们一起打十个都不是问题。”凯西瞪了我一眼于是我连忙噤声。“得了吧。”她说,“我可不想这么早就让我的酒吧打烊。”既然凯西这么说,我只好一口气喝掉杯子里剩余的酒,提着我的棒球棍回家了。


   奥利弗不在家,他当然不在家,离他放学还有半个多钟头。可餐桌上摆着的杯糕和牛奶让我产生了他早就回来了的错觉。或许是他中午回来做的,我想,因为我中午花了两个小时在教室里打游戏,没能赶回来。现在正是我肚子饿的时候,我甚至选择性地忽略了奥利弗该死的德行,三两口就吃掉了那几个小小的杯糕。吃完杯糕后我洗了个澡,躺在沙发上一边打游戏一边等着奥利弗回家做饭,大概半个多小时后,奥利弗的恶作剧开始生效了。你绝对想不到奥利弗的杯糕(加了料的那种)威力有多大,反正我肚子疼的实在受不了,就像有人拿螺丝刀插进我的肚脐眼里来回旋转,把我的胃囊捅的千疮百孔。我勉强支撑住身体走到餐桌前才看到反扣在餐盘上的那张便签条上他妈的写了些什么,上面写着“三班下午的课很无聊,我知道你肯定不想上,所以我帮你请了假”,后面还跟着一颗浮夸的粉红色爱心。我要呕了(无论身体上的还是心理)。我攥着那张便签条低声骂着,此时此刻门外传来了钥匙旋转锁孔的声音。无论如何等他进门的时候我一定会给他来上一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