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女仆

93475浏览    2436参与
k?d.
女仆香吉作为罗罗诺亚的生日礼物...

女仆香吉作为罗罗诺亚的生日礼物吧呢

女仆香吉作为罗罗诺亚的生日礼物吧呢

泠山
上色好难,不上又觉得没画完.....

上色好难,不上又觉得没画完...o(╯□╰)o

上色好难,不上又觉得没画完...o(╯□╰)o

三哲子

今天的潞潞是个杀手


有点可爱的杀手

今天的潞潞是个杀手


有点可爱的杀手

清酌
最近在赶万圣节特典清酌要糖吃嘤...

最近在赶万圣节特典
清酌要糖吃嘤

米娜万圣节快乐!
不会咕不会咕不会咕咕咕,
一定更一定更一定更

最近在赶万圣节特典
清酌要糖吃嘤

米娜万圣节快乐!
不会咕不会咕不会咕咕咕,
一定更一定更一定更

涯侍YAS
画了捷克女仆装✓铺完色才想起来...

画了捷克女仆装✓
铺完色才想起来是粉色主题。。。

画了捷克女仆装✓
铺完色才想起来是粉色主题。。。

洋芋不是土豆

这两张是草稿吖,没画完,等画完了再把她们发上来(๑•̀ㅂ•́)و✧

这两张是草稿吖,没画完,等画完了再把她们发上来(๑•̀ㅂ•́)و✧

死宅没有肥

嘿嘿,还画了女仆装,白泽真的好美好(✪▽✪)(附赠兔耳)

嘿嘿,还画了女仆装,白泽真的好美好(✪▽✪)(附赠兔耳)

淤嗬
跑去上了網路課程,感覺自己真的...

跑去上了網路課程,感覺自己真的進步挺多的_(:з」∠)_

跑去上了網路課程,感覺自己真的進步挺多的_(:з」∠)_

淤嗬
證明我還活著

證明我還活著

證明我還活著

清酌
艾克斯佩斯,你从来没懂过她,甚...

艾克斯佩斯,你从来没懂过她,甚至都不曾在这上面用过一点心思。

摸鱼摸鱼

艾克斯佩斯,你从来没懂过她,甚至都不曾在这上面用过一点心思。

摸鱼摸鱼

小少女的日常

新合集上架!!!网站下载!!19套


新合集上架!!!网站下载!!19套


魔法橙666
看更多图,完整电子档私信微博b...

看更多图,完整电子档私信微博buy

微博 橙子饭量大

看更多图,完整电子档私信微博buy

微博 橙子饭量大

清酌

第八章

  小默俯在我耳边低语:“辣鸡作者,怎么可能会罗马语,所以我们的设定是就说中国话呀。”

  我茅塞顿开,我居然是这么辣鸡的作者笔下的角色?!

  算了,这类哲理问题先不想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等我回过神,艾克斯佩斯也接了热水回来了。

  “快,小爱,把药吃了。”小默挤出两粒胶囊给我。“谢谢。”我接过药,道了谢,仰头冲水把药吃了。

  小默看着我吃下了药,终于放下心,牵着她哥的手离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艾克斯佩斯在被牵着离开的时候眼光总是向我这边瞟。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他怎么会这么干,他的心里要是能放下谁...

  小默俯在我耳边低语:“辣鸡作者,怎么可能会罗马语,所以我们的设定是就说中国话呀。”

  我茅塞顿开,我居然是这么辣鸡的作者笔下的角色?!

  算了,这类哲理问题先不想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等我回过神,艾克斯佩斯也接了热水回来了。

  “快,小爱,把药吃了。”小默挤出两粒胶囊给我。“谢谢。”我接过药,道了谢,仰头冲水把药吃了。

  小默看着我吃下了药,终于放下心,牵着她哥的手离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艾克斯佩斯在被牵着离开的时候眼光总是向我这边瞟。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他怎么会这么干,他的心里要是能放下谁才是见了鬼。

  一觉睡到了清晨,胃疼已经好了不少,我叠好被子换好衣服就起床梳洗。

  小默工作忙,起早匆匆关心我一下就捡起一片面包叼着回了公司,偌大的城堡里又剩下我和艾克斯佩斯。

  总之,日子又那样日复一日地开始了重复。艾德罗和我私下商量好了,我们五五分成,于是这块被开垦出来的沃土就成了我们两个的共同财产。

  但这件事是万万不能被艾克斯佩斯知道的,他若是知道了自己的领地被艾德罗私下占领了一块,怕是会直接打死我和艾德罗。

  “怎么不催熟啊。”艾德罗百无聊赖地拨弄着含在嘴里的草,另一只胳膊被他枕在头下,翘着脚躺在树荫下好不自在。

  “催熟我还用你?”我又换了一垄地接着浇水。“唉,也对。”艾德罗赞同,“要是催熟的话我也不用你了。”“呵呵,去死!”我一如既往想用水滋他,他却灵活地躲了过去:“想故伎重演?你也得看看对象是谁。”“……”成了精的狐狸果真不好糊弄。

  “哎呀哎呀,我的好弟弟又过来了,我不得不走了。”艾德罗把嘴里的草吐了出去,然后又开始了那种奸坏奸坏的笑,“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接近他的,但你始终不要忘了,虽然他讨厌我这个哥哥,但我却始终把他当成我的弟弟,你要是有什么心思趁早收一收,不要让我发觉,否则我会在他之前让你死得干脆一点。”

  看着艾德罗的背影,我倒是有些惆怅。

  原来只是艾克斯佩斯单方面地和他树敌,他竟是这么在意艾克斯佩斯。

  “刚才是不是谁来过了?”艾克斯佩斯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叹了口气:“你天天就会多想。”艾克斯佩斯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找了一圈也没发现有谁来过,只好威胁了我两句,就在刚刚艾德罗躺过的地方坐下了,直到我们两个相对无言,我浇完了水,看到他已经靠着树睡过去了。

  我关了水阀,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边想把他抱回去,结果他却突然睁眼看到近在咫尺的我,下意识地拔出了腰间的剑砍向我。

  “!!”我一闪身,堪堪避过了锋利的银剑。他看清了眼前的情况,不爽地皱了皱眉:“你干什么靠近我?”“我看你睡熟了,不想吵醒你,想把你抱回去,谁知道……”我嘟嘴,把头撇向一边。“你是找死,我不喜欢有人在我熟睡的时候靠近我。”艾克斯佩斯收了剑,冷声哼道,随后起身走了。

  我讷讷地收了水管,跟着他回了城堡。

  总之艾克斯佩斯这人喜怒无常,就得一点一点地摸清他的脾气,不然随时可能被他一剑砍死。

  回了城堡,艾克斯佩斯去书房读书,我给他送牛奶,顺便擦擦书架。艾克斯佩斯在此期间时不时抬头监视,我也懒得理他,一直不动声色地擦着。

  突然觉得手感有点不对,感觉应该是什么机关,回头看一眼发现他在低头看书,没看到我的位置,我就暗暗记下了这个机关的位置,把花瓶摆回了原来的位置。

  “你右手边是禁书,别碰。”艾克斯佩斯突然打破沉寂。我一愣,然后停住了往右去的脚步,爬上梯子擦高层书架。

  等到深夜,艾克斯佩斯睡熟了,我悄悄摸进艾克斯佩斯的书房,左手提着蜡烛,右手顺着记忆摸索,摸到那块凸起就按了下去。

  “吱呀——”书架缓缓打开,露出一条暗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按照我的性格,这类隐秘的东西说什么我都不会碰的,可是本能强烈要求我必须来一探究竟,甚至必须要做点什么。

  用魔法点亮了通道里的蜡烛,本来向地下通去的路黑洞洞的深不见底,一瞬间被照亮了。

  我放轻脚步走下去,走过漫长的甬道后,突然空间变得宽敞。

  是一间储物室,可是艾克斯佩斯的城堡不缺储物室,为什么唯独这间储物室埋得这么深,还这么隐蔽?

  用魔法驱动了火光,点亮了我头上的大吊灯,储物室瞬间变得明亮起来。

  我瞬间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慑住了。

  这间储物室十分庞大,且陈列着各个家族的徽章。家族徽章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十分重要,只有徽章在才算家族在,有家族徽章的才是被公认,被异灵史册记录的,有正名的家族。而这些徽章之所以被陈列在科兰特维尔家族的城堡里,是因为这些家族已经承认归属于,服从于科兰特维尔家族,只有将徽章放在科兰特维尔家族城堡里才算真正意义上归属了科兰特维尔家族,否则只在口头上承认仍旧不属于服从。

  只是我从没有想到居然有这么多家族心甘情愿臣服于科兰特维尔家族,臣服于艾克斯佩斯。因为哪怕在国会上咄咄逼人的那几位长老的家族徽章,竟都陈列在面前的玻璃展柜里。

  艾克斯佩斯的实力果真不容小觑。

  我并没有忽视展柜里的空缺,很多展柜都是不完整的,显然有些家族明说着已经隶属于科兰特维尔家族,但是仍旧没有交出家族徽章。

  看来我的直觉在指引着我去搜集徽章,还不能让艾克斯佩斯知道,否则他肯定会知道我进入过这里,到时候就百口莫辩了。

  我摸出围裙里的记事本,记下每一处空缺底下标注的家族。

  一切完成之后,我熄灭了吊灯,一步一步走出了暗道。

  关了暗道门,回到自己房间,我借着床头烛光看着本上家族的名字,陷入沉思。

  果然柿子还是得挑软的捏,先挑实力弱的家族开始,这样即使嘴上说不过动手的时候也不会吃亏。

  伴着这样的想法,我渐渐陷入沉睡。

  在给艾克斯佩斯每天例行端牛奶的时候,我缠着他半天,要在他房间里安一个随叫随到的按铃,以免他半夜有什么需求或者身体不适,可以用按铃叫我。艾克斯佩斯起初并不同意,耐不住我的请求,也是因为这对于他来说有利,所以过一会也就答应了。

  我在他手边的床头柜敲敲打打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的墙上倚着看我安装。安好了我让他躺在床上试一下能不能够得到,他不情不愿地躺在床上试了一下,刚好可以摸到,我就直接把线引去我的房间,将铃铛挂在我的床头,做完这一切,我让一直跟在身后的艾克斯佩斯回房去试一下铃铛好不好用,艾克斯佩斯转身出了房间,铃声响起,我舒了一口气,还好不是白安的。

  “以后呢,有什么不舒服直接按下铃铛,不要硬忍着,毕竟你现在不是你自己,还有一个孩子要顾虑着,知道了吗?还有不要总是对什么都那么警惕,你要知道有时候适当信任一下别人对你自己也有好处。至少现在……你可以信任一下我。处处与人树敌也是很累的吧,这种感觉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我抬头直视他,他也毫不闪躲,茶色的眼眸也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没过多久,他好像缓过神来,冷笑一声:“你算我什么人?这些东西需要你来告诉我吗?你最近未免太抬高你自己了。另外你会觉得我会信任一个把我一切计划全部打乱的人?”然后起身走了。

  我的心里莫名有些发堵,但是我没办法反驳他,他说得对,我没有资格告诉他这些,我们的过节也不足以让他信任我。

  收拾好情绪,不再多想,我起身走下了楼。

  “咚咚——”城堡的大门被敲响,我加快了脚步去开门。

  “科兰特维尔公爵在吗?”来人不止一个,而是一列军队。

  我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