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女少主

15702浏览    567参与
——————

(屠苏酒×你)If I Die Young

#题目借用了美国乡村音乐乐队The Band Perry的《If I Die Young》


小时候,我以为想要的东西就得立刻得到,一旦过了时间,说不定就不再喜欢它了,所以还是尽早得到为好。

稍大一些,我觉得,既然喜欢的激情迟早会消失,那当初为什么要固执地认为非它不可?有和没有,就结果而言,都不会有太大差别。

后来我从书中了解到,“不能为了避免结束,而避免所有的开始*”;还说,“爱雨的人是不会躲开雨的”。

这大概就是我对屠苏酒有所顾虑的原因吧。

我梦见他的身躯越发轻盈透明,梦里的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让他呆在阁楼二层,不...

#题目借用了美国乡村音乐乐队The Band Perry的《If I Die Young》






小时候,我以为想要的东西就得立刻得到,一旦过了时间,说不定就不再喜欢它了,所以还是尽早得到为好。

稍大一些,我觉得,既然喜欢的激情迟早会消失,那当初为什么要固执地认为非它不可?有和没有,就结果而言,都不会有太大差别。

后来我从书中了解到,“不能为了避免结束,而避免所有的开始*”;还说,“爱雨的人是不会躲开雨的”。

这大概就是我对屠苏酒有所顾虑的原因吧。

我梦见他的身躯越发轻盈透明,梦里的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让他呆在阁楼二层,不做任何事情。可清醒之后,思来想去,还是欠妥当。我没有权利自作主张地替别人做决定,正如我厌恶外来者肆意妄为地决定我的生活轨迹,况且,这也不是屠苏酒所希望的。他若不想消亡,又怎会避世多年?

我放轻脚步,推开医馆的门,望见屠苏正倚靠在轮椅上歇息。午后的阳光不似清晨那般轻且薄,它是浓稠又闪亮的糖浆,从蜜罐子里倾倒出来,给他苍白的脸颊沾上带点甜味的金黄。这样厚重的阳光更让我感到安心,感到他不会在恍惚间变得和阳光一般透明。

我也不想轻手轻脚的,我更愿意裹挟着一阵风匆匆忙忙地闯进来,让鞋子的后跟肆意叩响地面,放开嗓子吆喝一句“医生出来营业啦!”倒不是忌惮屠苏酒的性子,而是怕吓到他,仅此而已。想想还是有些好笑,明明人就踏踏实实地在眼前,该有的吐槽一句都不会少,可我就是不知所以地对他抱有小心翼翼地态度。如同我喜欢的花瓶,不舍得放在高处,怕摇晃跌落;也不愿意放在低处,担心磕着碰着;更不愿意摆在角落——因为它是花瓶,花瓶从来都是要被观赏和赞扬的。

——正如屠苏酒。

说到消亡,其实不止屠苏酒一个食魂,可我却没有办法给他们一个明确的未来。想到这里,我放药材的动作便顿了顿。

“迟早我也会搁荒一块地,住空一幢房子,惹哭几个亲人*。”我低下头喃喃自语。

“一个人神神叨叨的,在想什么?”看不下去的屠苏酒开口,由于刚睡醒,语气还算柔和。

“在想你的后半生。”我不假思索。

“???”他纠结的眼神像是想嘲讽我一番却不知从哪个点入手,考虑到话题的实质还算沉重并且我的表情也较为严肃,所以不知要不要开口。

说实话,如果是初见屠苏酒,肯定不是这副模样。他为我做了许多让步,而我也就万分自然地不断向他靠近。

“你知道吗,书上说人的一生本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我走向前,双手撑着椅子的扶手,俯身至他耳边。在他因愠怒而变得沉重的呼吸声中,继续说道:“所以,你个人赋予它什么意义,就是什么意义。”

他笑了一声,伸出手虚抱住我的腰:“医术学的不多,乱七八糟的书倒是看的不少。”

“是呀,”我起身,“我要学的还多着呢,你可别半途而废呀。”

他哼了一声,“只看书有什么用,倒不如来我这,带你亲身体验一次。”







*出自顾城《避免》

*出自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

*出自胡适的一篇青年演讲

因为有关生存和消逝的话题过于深奥,是我贫乏的人生经历和语言所不能及的,就引用了有关联的句子啦,但愿不会太突兀。

其实少主的心境是这样的:觉得“喜欢”迟早会淡化,想要避免悲剧的发生——心里还是很喜欢屠苏酒,即使知道结局,也想飞蛾扑火——否定了自己强加给屠苏酒的保护,认为屠苏酒的一生应该由他做主。屠苏酒最后一句话意思就是,无需想太多有关未来的事情,珍惜现在,想对他做什么就尽管做(???)。

题目取名“If I Die Young”也是受到了那首歌的影响,对消逝的从容反而更让人意识到“存在”是一件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

因为很少写乙女(还不是因为我菜),所以如果有ooc的话请不要过分介意,谢谢观看啦!


黑喵子www

从未失去的后盾。


一个满身风霜的人在空桑遇见了他的火种。

从未失去的后盾。


一个满身风霜的人在空桑遇见了他的火种。

白醪
这次屠苏酒池有感,我歪了俩了,...

这次屠苏酒池有感,我歪了俩了,哈哈。

这次屠苏酒池有感,我歪了俩了,哈哈。

胖哒胖哒

【食物语】神医和猫(2)

是老中医和爱猫的日常


算是活动作品(?)

-----------------------------------------

要说神医屠苏这人虽然是深居简出,一年半载也不见他出一次门,每次出门除了捎带着给小猫买点什么以外,必然是要去山里采药呆个三五天才算完。神医之所以医术高明,并不在于其用药有多么昂贵罕见,屠苏说那不是医生,那是卖假药的江湖骗子。神医用药,讲究的是一个恰到好处,对症下药,所以其实平常用到的草药都不算很稀少,随便在城里找家草药铺子几乎都凑得齐,但是屠苏总觉得这样的药经过了别人之手,当下又是假药泛滥,如果不能保证药效,那还不如不治。所以只要是能自己得到的,他大多都不喜欢去...

是老中医和爱猫的日常


算是活动作品(?)

-----------------------------------------

要说神医屠苏这人虽然是深居简出,一年半载也不见他出一次门,每次出门除了捎带着给小猫买点什么以外,必然是要去山里采药呆个三五天才算完。神医之所以医术高明,并不在于其用药有多么昂贵罕见,屠苏说那不是医生,那是卖假药的江湖骗子。神医用药,讲究的是一个恰到好处,对症下药,所以其实平常用到的草药都不算很稀少,随便在城里找家草药铺子几乎都凑得齐,但是屠苏总觉得这样的药经过了别人之手,当下又是假药泛滥,如果不能保证药效,那还不如不治。所以只要是能自己得到的,他大多都不喜欢去药铺子。

 

而且神医出行有个特点,概况来说就是“车技不算差,脾气特别大”,超车并道一气呵成如同行云流水,就是不知道打转向灯。这个时候青丘交警就很郁闷。真的要较真的话,这个人确确实实是无证超速驾驶非机动车,但问题就在于,当初立法的那群老头子一定想破了脑袋都没想到轮椅也算非机动车。其实屠苏一年半载也不出门,所以也没必要给他单独立个法,但是可气的是这个神医不仅不收敛,这两年的车速反而越发的无影去无踪,而且偶尔轮椅上的小收音机还会被猫爪子挠开放个逮虾户什么的。

 

屠苏:敢拦我就拿针扎你。

 

神医出门还有个特点,就是在这一天,那些个飞车抢包的,调戏妇女的,小偷小摸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都会适当地停下手中的工作,当一天的安分守己好公民。毕竟谁都不想被屠苏抓住,然后扎了穴位后保持犯罪姿势直到被青丘警方当场捉获。

 

因为协助抓捕罪犯,热心市民屠苏还收到过不少青丘警局送来的锦旗。

 

——青丘派出所全体成员衷心感谢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来自昭阳区的热心人民群众屠苏先生

 

红底金字的锦旗还装饰着流苏,挂在屠苏专门用来堆放这些东西的隔间的正中央,显得格外俗气。

 

锦旗的流苏还被猫爪子挠开了线。

 

出去采药那几天,大概是小猫一年里最欢实的时候,人们都说猫是奸臣,是养不熟的。但是这只小猫不一样,每天除了屠苏让她出去办事以外,都是呆在屠苏触手可及的地方,从来都不会走远,要么趴在屠苏怀里让他摸,要么坐在神医肩膀上当吉祥物,有的时候胆大包天一点,也会尝试顺着屠苏那一头青丝向上爬,有的时候青年会任由小猫胡闹,但有的时候也会把她直接拎着后颈抓下来,

 

无论怎样,难得找到一个好地方的小猫自然是不愿意被这样抓下来的,不仅会蹬蹬短短的四肢表示不满,偶尔还会刻意拿小爪子钩住屠苏的头发试图逼着那人就范。

 

每次混战都是黑发白毛满天飞。

 

还有一次屠苏在看师傅留下的医书的时候随手撸猫,在揉毛肚皮的时候无意识地向下摸,结果就挨了小猫一爪子。

 

是了,是了,小猫是个女孩子,虽然有点胖胖的,但是还是很多地方不能随便摸呀。

 

平常的时候,神医采药,小猫就在一边打滚,扑蝴蝶,若是发现一颗狗尾巴草,那可就是不得了的大事了,

 

但是小猫从来都不让坐着轮椅的屠苏涉险。要是有什么草药生长在峭壁或者是比较高的不容易得到的地方,她就会扭着胖乎乎地身子窜过去,再把神医想要的东西叼在嘴里带回来。决不让青年做任何会带来危险的事情。

 

所以这两年屠苏也渐渐地开始和一些信得过的草药铺的合作渐渐多了起来,也不怎么独自带着小猫去那些危险的地域了,空出来的时间如果不急着回去,偶尔还会带着小猫去又很多狗尾巴草的草坡上转转。

 

虽然总是说猫有九条命,但是就算是一不小心摔下来受点伤也足够他心疼了。

 

当然他不会这么对自家小猫说,他只会告诉她,

 

“你这么胖,爬上爬下的样子实在是太傻了,所以还是好好呆在地上玩狗尾巴草顺便学学五禽戏吧。”

 

猫自然是不会跳五禽戏的,所以她会赏给神医大爷一爪子然后接着去玩自己的狗尾巴草。

 

神医明天没有别人说话,只喜欢和猫论短长,幼稚得很,

 

“你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所以才这么胖。”

 

青年白皙的手指按着拨弄草叶的小猫的白肚皮,软软的,毛茸茸的,手感好的很。

 

“喵?”

 

“所以每天早上五禽戏,安排上。”

 

青年自顾自地接着往下说。

 

“喵喵喵?”

 

“你说你是猫所以不会做五禽戏?”

 

“咪……”

 

仰面躺着的小猫被那人恶趣味地拽起两只前脚,强行摆出了一个“站立”的姿势,

 

“我看看……”

 

青年轻而易举地摆弄着小猫,像是在摆弄着什么可爱的小布偶,

 

“看我手把手教给你……”

 

不顾小猫咪咪叫着表示不满,水汪汪的蓝眼睛抬起来看着饲主,里面满是委屈。青年强行让她摆出这样奇怪的姿势,难受得很。

 

“这五禽戏第一招就是虎,你该学得会才是啊……”

 

青年的语气玩味地挑起,小猫挣扎得更厉害了。

 

“喵!!!”

 

“你看,都学会虎啸了,再学一遍应该记得住吧?”

 

……

 

终于等到自家饲主玩够了,小猫趴在轮椅扶手上怒气冲冲地舔着爪子,见那青年凑了过来,小猫怒气冲冲地把粉嫩的小肉垫按在了屠苏鼻子上。

 

小奶猫生气了,于是呲起了牙,

 

虽然不会五禽戏,

 

但是她可是很凶猛很凶猛的野兽呢哼!

不会画
.摸鱼人 555我太喜欢福公了

.摸鱼人

555我太喜欢福公了

.摸鱼人

555我太喜欢福公了

伴曲

【食物语】【all少主】空桑少主玩物丧志竟彻夜不归!?

*又名《酒是万罪之源,酒是万恶之源》《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和少主喝酒?》《少主你还记得你醉酒的那一晚吗?》《少主:我不是我没有锅包肉你别找我!》

*含大量私设,少主酒品不是很好。

*ooc注意。

*(不好那就对了,撩而不自知最为致命)

*聊天体,娱乐向,博君一笑。

——

空桑>通讯录>嗑瓜子群


佛跳墙:美人为何不在床上,你们做了什么?


符离集烧鸡:?她不在床上在哪里?还有佛跳墙你为什么又跑去少主房里了!


东壁龙珠:又跑去……看来是个惯犯。空桑竟也能放任此行为不理?


德州扒鸡:并不是,这位佛跳墙在我们空桑警署的黑名单内。


东壁龙珠:哦?


扬州炒饭:...

*又名《酒是万罪之源,酒是万恶之源》《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和少主喝酒?》《少主你还记得你醉酒的那一晚吗?》《少主:我不是我没有锅包肉你别找我!》

*含大量私设,少主酒品不是很好。

*ooc注意。

*(不好那就对了,撩而不自知最为致命)

*聊天体,娱乐向,博君一笑。

——

空桑>通讯录>嗑瓜子群


佛跳墙:美人为何不在床上,你们做了什么?


符离集烧鸡:?她不在床上在哪里?还有佛跳墙你为什么又跑去少主房里了!


东壁龙珠:又跑去……看来是个惯犯。空桑竟也能放任此行为不理?


德州扒鸡:并不是,这位佛跳墙在我们空桑警署的黑名单内。


东壁龙珠:哦?


扬州炒饭:请问少主怎么了?


松鼠鳜鱼:少主不在屋内。


锅包肉:现在是早上七点,一般这个时候少主才刚醒,这个时候她居然不在……


青团:我是赶来的青团,我看到锅包肉露出了能吓哭烤乳猪的笑容。


冰糖葫芦:我是赶来的冰糖葫芦,我看到锅包肉露出了能吓哭烤乳猪的笑容。


臭鳜鱼:我是赶来的臭鳜鱼,我看到锅包肉露出了能吓哭烤乳猪的笑容。


臭鳜鱼:我们一定要复读吗……少主她会不会是早起去工作了啊?


青团:谢谢冰糖和小鳜鱼的配合!


青团:少主她昨晚就没在她屋里啦。


飞龙汤:!什么,难不成少主也有偷偷练功的癖好?


扬州炒饭:飞龙汤,你为何这么说?


飞龙汤:那难不成去幽会了?


风生水起:幽会这个词你又是哪儿学来的。


飞龙汤:不是练功也不是幽会,难不成她受不了空桑这些累死人的工作,跑路了?


小鸡炖蘑菇:你咋个回事,怎么净说些难听的话?


云托八鲜:我觉得有必要管管。


飞龙汤:管什么?


佛跳墙:那么有人看到美人昨晚去了哪吗?青团你是在哪发现的少主?


青团:昨晚凌晨三点的时候我看到少主从书房里出来了。


一品锅:她竟工作到丑时才去睡觉?


青团:不是,少主她看起来醉醺醺的,而且走的地方好像是树林。


锅包肉:谁给她喝酒了?


春卷:郭管家的笑容好可怕。


青团:我本来想着去找少主问问她怎么了,然后我就看到东坡肉从书房里走出来了。


云托八鲜:什么!


佛跳墙:什么!


龙井虾仁:嗯!?


扬州炒饭:青团你确定没有看错?


子推燕:……为什么?


虾饺:大半夜的少主书房出现了个男人,少主还醉醺醺的?


德州扒鸡:闭嘴


符离集烧鸡:话不能乱说


虾饺:你两魂穿了?


东璧龙珠:看来这事有待一步观察,@东坡肉 出来


符离集烧鸡: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拿错手机了。


德州扒鸡:对。


煲仔饭:这系怎么回事啊,我刚刚还看到东坡肉被西湖醋鱼追着打。


青团:我还没说完,醉酒的少主后来把追上来的东坡肉打趴了,然后就又换了个方向走了。


东坡肉:我来了我来了,刚才被鱼叔追着打所以没看到。我昨晚只是偶然看到少主大半夜的还在工作,于是想催催少主快去睡觉。


德州扒鸡:根据青团所证,少主是喝醉了出来的,你怎么解释。


东坡肉:酒吧……就是我的酒……我本来也没想到少主会真喝啊。


锅包肉:哦?


云托八鲜:请把你的罪状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符离集烧鸡:我劝你最好都说出来,不然我和德州三步之内就能逮捕你。


东坡肉:!?


锅包肉:不用他们,我也能。


东坡肉:各位好汉请冷静,是这样的。


东坡肉:我昨晚突然想起少主前些日子跟我说的埋酒地,听说那块地里埋的酒我都能取,于是我昨晚就突发奇想去了那地取酒,这一取啊,我就发现这地里的酒全是我心爱的酒,于是我一不小心就拿多了,但我又不想再放回去,于是我就拿着这酒想回屋慢慢喝。


东璧龙珠:你再长篇大论些没用的,你清誉可就没了。


西湖醋鱼:东坡兄,我们人不都在这,你为什么还要打字。


龙井虾仁:我不在他那。


一品锅:我也不在。


太极芋泥:哦?空桑可真有意思。


东坡肉:然后我回屋时刚好看到少主书房的灯还亮着,就有点好奇少主不会还在工作吧就进去看了看她。然后少主看到我……手里的酒,眼睛就亮了。我没法子,就答应让她喝一口,真的就一口……我哪知道少主喝了一口就醉了。


东坡肉:后来就是青团看到的场景了,我着实没想到少主醉酒后会打人……虽然也不是很痛吧就是我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春卷:可青团说你被打趴了啊。


东坡肉:啊,是被少主给绊倒了,等我一起来少主就跑没影了。


虾饺:你确定就这些?


东坡肉:是啊,千真万确。


佛跳墙:那么美人到底去了哪儿这一事还是个迷。


符离集烧鸡:就还没有人看到过的吗?


蟹黄汤包:呵,就靠你们能找到少主?真是没得本事。


虾饺:你知道?


片儿川:那你来找啊,嘴倒是挺毒。


蟹黄汤包:我昨儿晚瞅见少主去了隔壁麻婆豆腐屋去了。


蟹黄汤包:我这是看你们在这闲扯七七八八的还没扯干净,才来说的,哼。


麻婆豆腐:少主昨晚被我赶出去了。


麻婆豆腐:没看到全过程可莫要乱说,少主她虽然昨晚醉醺醺的跑到我屋里头,可我那时候还在打游戏呢,没怎么去理她,然后她就走了。


锅包肉:你说你在打游戏,你怎么知道她醉了。


麻婆豆腐:……她酒品不太好你们不知道吗?


一品锅:酒品不太好?


青团:啊,麻婆豆腐说的是少主醉了会撒泼打滚还见人就黏%&*!……


锅包肉:没说完倒是个明智之举。


春卷:实在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


一品锅:?


子推燕:?


龙井虾仁:?


扬州炒饭:?


扬州炒饭:青团是不是知道些少主的事?


冰糖葫芦:青团说他不能说!


德州扒鸡:可还有人知道少主的行踪?


饺子:少主在我这。


虾饺:啊?


鹄羹:少主在焦医师你那?为何不早说。


饺子:少主是被抱到我这里的。


饺子:是谁抱的,那人不让我说,抱我这里也只是为了解酒。


饺子:过会少主就该醒了。


饺子:你们不如猜一猜是谁?




少主:不是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醉酒!!!我不要引体向上啊!

单川
搞到了(*^▽^)/★*☆ 少...

搞到了(*^▽^)/★*☆

少主我的

搞到了(*^▽^)/★*☆

少主我的

易

占tag问一下,有没有老师愿意产屠苏×少主舌吻(?)的粮啊!


那种带着较劲又难舍难分的缠绵长吻,吻得面色潮红双鬓濡湿。喘不过气了再分开,唇角舌尖拉出涎液


少主说最毒的是屠苏的舌头,然而我们少主舌头也不差,怼天怼地怼易牙不在话下啊!


我想看他们舌吻尝尝对方谁舌头更毒啊!!!!(混乱发言)

占tag问一下,有没有老师愿意产屠苏×少主舌吻(?)的粮啊!


那种带着较劲又难舍难分的缠绵长吻,吻得面色潮红双鬓濡湿。喘不过气了再分开,唇角舌尖拉出涎液


少主说最毒的是屠苏的舌头,然而我们少主舌头也不差,怼天怼地怼易牙不在话下啊!


我想看他们舌吻尝尝对方谁舌头更毒啊!!!!(混乱发言)

易
写作空桑少主读作芳心纵火犯(?...

写作空桑少主读作芳心纵火犯(?)

有了尾巴怎么能没有耳朵呢!

少主+旗袍+兔儿毛茸茸=无药可医级别的可爱

写作空桑少主读作芳心纵火犯(?)

有了尾巴怎么能没有耳朵呢!

少主+旗袍+兔儿毛茸茸=无药可医级别的可爱

阿誉

少主新衣服,嘶哈嘶哈嘶哈

少主新衣服,嘶哈嘶哈嘶哈

菱菱
紧急摸鱼🐠 试试玄学 40连...

紧急摸鱼🐠

试试玄学

40连抽不中

我不会画男人1551

自闭

紧急摸鱼🐠

试试玄学

40连抽不中

我不会画男人1551

自闭

胖哒胖哒

【食物语】神医和猫(1)

因为写渎神有点累所以短打一个来参加活动(虽然并没有什么年味)


大概全文五千到一万,不会太长


是he


我要评论(老实巴交

----------------------------------------


从前有一只不会死的猫,


猫儿不大,不算尾巴的话也就是成年人手掌那么长,乍一眼看上去无非是市井里常见的那种半大不大的小奶猫,没什么稀奇的。


小猫一眼看去也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和一般人家养的猫儿别无二致,硬要说的话应该是只橘猫,虽说是橘猫吧,其实浑身上下有斑纹的也只有两只耳朵和后背的几处,其他地方都是白的。硬要说那斑纹像什么的话,大...

因为写渎神有点累所以短打一个来参加活动(虽然并没有什么年味)


大概全文五千到一万,不会太长


是he


我要评论(老实巴交

----------------------------------------

 

从前有一只不会死的猫,

 

猫儿不大,不算尾巴的话也就是成年人手掌那么长,乍一眼看上去无非是市井里常见的那种半大不大的小奶猫,没什么稀奇的。

 

小猫一眼看去也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和一般人家养的猫儿别无二致,硬要说的话应该是只橘猫,虽说是橘猫吧,其实浑身上下有斑纹的也只有两只耳朵和后背的几处,其他地方都是白的。硬要说那斑纹像什么的话,大概街上乱跑的孩子会告诉你像蝴蝶,小猫眼睛是碧蓝色的,骨碌骨碌转得很有精神,小猫有点胖,再加上绒毛还没太褪下去,白雪团子似的一团,上面还有几只金色的蝴蝶在飞,瞧着倒是讨喜得很。

 

不过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活了多久,又见识过多少事情,

 

或许连它自己都记不大清了吧。

 

但猫就是最普通的猫,不是什么妖物,所以再怎么强大的捉妖师在它身上也感受不到一丝妖力。

 

猫曾经是孔府的猫,每天藏在诗礼堂前的银杏树上看着不比那讲坛高多少的小小诗老师和长得非常非常高的八仙大师兄斗嘴,这个时候要记得藏好,不然诗老师发现是要恼的。

 

猫曾是波斯帝国的猫,那些个名贵的,眼睛有两个颜色的波斯猫们虽然都有专门的仆人梳毛,但是谁都不如我们这只普通的小猫儿受宠,因为她分得清樱桃毕罗和俾路斯。

 

猫也曾是辰影阁的猫,只不过啊,那里的那些个寻欢作乐的客人,身上和后来她跟在佛跳墙身边闻到的那些胭脂俗粉的味道一样,呛得很,让猫鼻子很不舒服。

 

还有一次猫是一个叫莲花的将军的猫,他们大概在打仗吧,猫儿并不懂,但是她总是喜欢藏在将军的斗篷里,因为她喜欢那个人手心的温度,很温暖。那时的莲花将军还没有背负上满腔仇恨,一身戾气,对猫儿很温柔,每天都要从自己不多的口粮里挤出点猫食来,


所以在他们和那个叫做“文丞相”失散的时候,猫儿默默地跟上了,


大概那个时候是真的想代替他们守护这个一心想着大宋山河的人吧,

  

但一只猫说到底又能做什么呢?那天,那个人面南而拜,然后从容就义,他们都不在,只有猫儿远远地望着那片红色,那片比天上的朝霞还要鲜艳几分的红色。


据说第二天,行刑的那个人被发现死在家里,是被什么猛兽掏了心。

 

 猫曾是很多人的猫,


有王侯将相,有富家小姐,也有贫苦人家,清贫书生,

 

但是她从来都没停留过。

 

直到最后一次,猫是一个叫屠苏的神医的猫。

 

整个青丘城的人都说神医屠苏是个怪人,是个人贩子,而他养的那只猫,更了不得,是个妖物。


前半句话倒是可以随便传,神医对这些街头巷尾的传言倒是毫不在意,但是后半句话可不能随便说,要是叫那屠苏听见了,可是要骂的。

 

不过那神医也属实是个怪人,平时都是深居简出,不问世事,人们都说是医者仁心,但是这位神医可是不能包括在里面的,屠苏平日里嘴毒得很,早年他还偶尔坐着轮椅出门转转的时候,邻里街坊就没有哪个没被他那张尖牙利嘴得罪过。


 而且他行医,规矩还奇多,今日心情不好,不医;明日看着患者长得肥头大耳,污染视线,不医;后天看那街上寡母带着瘦弱的一对儿女,反而怒气冲冲地上去二话不说就把人家的一对儿女抢来,把人家母亲吓了一跳,把人带回家接着又给母子三人开了一大堆各色补药,又写了一大堆方子,反复叮嘱方才肯放人家离开。


按理说这样的医馆早该没人去了才对,可偏偏屠苏是个神医,这神医也是有三六九等的,有的神医背地里给人下药,再装作一副救人水火的模样,索要大价钱方肯治人;有的神医面慈心善,医术也说得过去,但就是药苦得无人敢喝;而屠苏,是那种,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


所以无论是脾气再怎么差,也总会有一群人眼巴巴地凑上去,只为了让神医看上一看。


神医屠苏,无妻无儿无徒,唯一与其相依为命的就是那只猫,


虽然邻里造谣说那猫儿是个妖怪,确实有些过分,但实际上却所言不虚,

 

——因为那猫儿实在太聪明了。

 

猫儿待在神医身边的时候,脖子上总是系着一条有点陈旧红布条,上面拴着一对黄铜的铃铛,是屠苏早年在古物贩子手上买下的。只是小猫被那神医养得实在是有点太胖了,根本就找不到脖子,布条子系上去就像是一个绒布球被拦腰扎起来,讨喜又可爱。


而自从神医身边有了这只猫后,索性一年到头,连门也不出几次,衣食起居,全靠这只猫。


新年要割肉,就写张纸挂在猫脖子上,那小猫三跳两蹦就出了院子,不久就会出现在王屠户的肉摊子上,喵喵叫着挠着屠夫的手心,那屠夫就会挠挠小猫的下巴,再拿起纸条,费力地辨认神医那龙飞凤舞的几个毛笔字,


是小排还是脊骨,写的是五还是三,每次都要和小猫一一确认才能去送货上门。


——大概天底下神医的字迹都是相同的放飞自我。


神医到底有多不愿意出门呢?要说日常买菜都是小事,就连送药方这种事情,他也敢放心交给这小猫,小猫每个月都要跑几家去,这家该吃什么药,那家换什么药,统统都在纸上写的明明白白,而小猫也是极争气的,这么多年了,一次都没送错过。


若是写药方的时候,屠苏的字倒是一丝不苟,方方正正,只是边角常常会有墨色的小梅花,大约是小猫玩闹的时候留下的爪印。


邻里间常怀疑小猫是不是个精怪,因为这实在已经不是寻常兽类能做出的事情了,但是神医偏偏喜欢这只小猫喜欢得不得了,平时没事的时候,小猫就在屠苏轮椅的扶手上面趴着睡觉,偶尔还翻过身来让神医拿自己的毛肚皮暖手。


也曾有大户人家以为是屠苏喜欢猫,巴巴地找了西域最名贵的波斯长毛猫送给屠苏当做交换,结果差点没被屠苏直接从医馆里赶出去。


——因为惹他家这小肥猫不高兴了


只有一种时候,神医是必定会亲力亲为的,那就是上山采药,每每街上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黑发青年在无证轮椅飙车,椅背上还有一只小肥猫迎风招展,就知道,大概是神医屠苏要出门补充药材了。

雾凛

【宣群占tag致歉】
p2二维码,p3群规,群号在评论区

欢迎加群磨皮

【宣群占tag致歉】
p2二维码,p3群规,群号在评论区

欢迎加群磨皮

你的小甜心妖颜酱

高糖大甜饼【全员x你】你有一封新年表白信

叮咚,你的表白信来了!

内含东璧龙珠,灯影牛肉,男少主,易牙

求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

上篇☞https://nidexiaotianxinyaoyanjiang.lofter.com/post/2023fdf9_1c7695d76

东壁龙珠

信纸就是普普通通的信纸,字迹苍劲有力,信封中还有一红一绿两颗珠子穿成的一条链子

内容

我来的日子并不久,可哪怕相处的并不久,身为执法之人,我自问对人心认得向来清楚。空桑少主,你有一颗值得珍视的心。

而我,也为之心动。

那日我的官帽落入暗河之中,那三鲜脱骨鱼故意次次脱钩。唯有你,在明知道我还有许多的情况下却还下水去捞。你这...

叮咚,你的表白信来了!

内含东璧龙珠,灯影牛肉,男少主,易牙

求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

上篇☞https://nidexiaotianxinyaoyanjiang.lofter.com/post/2023fdf9_1c7695d76

东壁龙珠

信纸就是普普通通的信纸,字迹苍劲有力,信封中还有一红一绿两颗珠子穿成的一条链子

内容

我来的日子并不久,可哪怕相处的并不久,身为执法之人,我自问对人心认得向来清楚。空桑少主,你有一颗值得珍视的心。

而我,也为之心动。

那日我的官帽落入暗河之中,那三鲜脱骨鱼故意次次脱钩。唯有你,在明知道我还有许多的情况下却还下水去捞。你这小姑娘……这么就如此不叫人省心呢……现在想来,我仍能记起你对我说这是东壁大人重要之物的模样。

那时我是什么样的心情呢?该是气你跳入河中就为了一顶官帽……或是担忧你为了区区一顶官帽就要受凉……我亦记不得了,可从那之后,你这空桑少主就入了我心里,再也出不去了。

你把玩我锁链之时,我偶会期待这链子能将你我二人锁在一起,直到你唤我时我才惊觉,这实非君子之念。

如今新年将至,你捞上来的那顶官帽被我拆了珠子,这链子上的吊坠便是那两颗珠子,不知这条链子,是否能在来年锁住你的心呢?

上述之言是玩笑话,我自然不会舍得拿链子来锁你,不过心意却是真的,若你也心中有我,这链子便是定情之物了,望你新年福寿安康,你的愿望,我会替你一一实现。


灯影牛肉

红艳艳的信纸,笔记倒是意外干净,没像灯影牛肉那样妖娆,除了信还有一个红色丝线绕成的吉祥结

内容

我都向你表明心意整整一年了,可你总觉得我是在诓骗你。你愿意相信佛跳墙的日久生情,却不肯信我的一见钟情。

如此种种,若说我没有不忿,那是不可能的。我可是气的很……可我仔细想来,大约是我这人惯来言行轻浮,让你没有安全感了……自然也就不信我了。

这就是普通人说的自作孽,不可活?那可真是让我心焦,早知道会遇上你这样让我动心的人,我一定谨言慎行……就是让我学德州扒鸡……

罢了,他那个样子我学不来。

我不知要如何才能让你信任我心意是真。可人间男女不是常说心有千千结,不忍吐离别吗?

如今这新年,我便赠你我的心中千千结,你不信我……也没关系,左不过是再努力一年,一年不成便多几年,我的心意总归是不会变的。你若能看着这红丝绦缠的吉祥结想起我,我这一年,也没算白过。


男少主

打电话

内容

“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姐姐啊!锅包肉是魔鬼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他又把我吊在瀑布底下了呜呜呜!”

“他根本不知道过年的冬装吸了水有多重呜呜呜呜呜!还有佛跳墙!他每天爬你的床也就算了,他用得着把我晕眩了之后踢到床底下吗啊啊啊!”

“姐姐我告诉你!那些食魂都心理变态!嘴上叫着我少主其实就是想泡你!你千万别被他们骗了!过年你的新衣服不行!我给你又买了个白色的皮草!你一定要穿上!一定要!穿上!还有安全裤!你那个安全裤太薄了!我给你买了厚的!你要穿嗷!”

“一定要穿嗷嗷!”

“你听见没!听见没啦!”

“我跟你说,这几天信箱里都是表白信,你不要觉得那是那群变态的菜给你写的,其实是我写的,我模仿笔记是不是很像?你别当真哦!……什么?!你答应了!是谁?我他妈……妈……妈妈咪呀!诶哈哈哈哈……”

“你别开玩笑吓我啊!我跟你说,女娲伏羲的故事听过吗姐姐!对对对他俩是兄妹,你终于懂了嘿嘿嘿嘿嘿嘿……不不不我不是要说女娲造人……”

“算了你开心就好……别回任何一封信你知道吗?!什么已经回了??!?”


易牙

内容:我有过儿子,但被我煮了,你想要我们可以造一个

回信:你想屁吃

一片会咕咕咕的缔叶
对8起, 又是我, 我又来拉低...

对8起,

又是我,

我又来拉低tag质量了。

是妄图喝更多的酒的女少主,

以及严父(某包肉)


对8起,

又是我,

我又来拉低tag质量了。

是妄图喝更多的酒的女少主,

以及严父(某包肉)


香辣粉

“你就是玉麟香腰么……你终于来了,这里是空桑,我是空桑少主。”你义正言辞地看着他对他说到,心里却已经按捺不住了喜悦。

“啊……你好,初次相逢,不知该奉上什么见面礼呢……少主……”他看上去有些为难。

你嘴角微微上扬,踮起脚吻向他的唇……“这个礼物就可以了……你看如何?~( ̄▽ ̄~)~”

是昨天30抽出的腰子!我爱他也爱边江老师!然后半夜摸了个鱼,不知道为啥扫描有道印子不过不管他啦~( ̄▽ ̄~)~

“你就是玉麟香腰么……你终于来了,这里是空桑,我是空桑少主。”你义正言辞地看着他对他说到,心里却已经按捺不住了喜悦。

“啊……你好,初次相逢,不知该奉上什么见面礼呢……少主……”他看上去有些为难。

你嘴角微微上扬,踮起脚吻向他的唇……“这个礼物就可以了……你看如何?~( ̄▽ ̄~)~”

是昨天30抽出的腰子!我爱他也爱边江老师!然后半夜摸了个鱼,不知道为啥扫描有道印子不过不管他啦~( ̄▽ ̄~)~

檐上霜

只是看看口红有没有涂好啦(大概?

只是看看口红有没有涂好啦(大概?

白日梦者-Afra(咕。)

女少主x你

注意避雷谢谢谢谢谢谢谢谢(突然双皮奶?)

p1用魂芯贿赂少主也是没有用的!应该吧……

p2来个兔兔包吗?

p3暴力投喂食魂乃空桑之日常。

p4礼物🎁当然少不了你的了,少主可是堪比圣诞老人的存在呢!

p5字是乱写的,应该是出自《山鬼》,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p6水手服少主(虽然完全看不出来),我就是馋她身子!!!


少主她太香了,于是就搞了√

全是摸鱼。

女少主x你

注意避雷谢谢谢谢谢谢谢谢(突然双皮奶?)

p1用魂芯贿赂少主也是没有用的!应该吧……

p2来个兔兔包吗?

p3暴力投喂食魂乃空桑之日常。

p4礼物🎁当然少不了你的了,少主可是堪比圣诞老人的存在呢!

p5字是乱写的,应该是出自《山鬼》,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p6水手服少主(虽然完全看不出来),我就是馋她身子!!!


少主她太香了,于是就搞了√

全是摸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