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女少主

14592浏览    53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17 16:45
竹星

我好想跟天使睡觉哦…

依旧未交往设定!!但是这次双箭头的气氛有点点明显。

画的时候第八章剧情来了,虽然还没到等级,云了下剧情,但总觉得非常复杂,太苦了,不管怎么样还是画完了,请大家先恰点小甜饼,深呼吸,来平复下心情()
最后4p是随手做的表情包,开放存图权限了,欢迎大家使用x


不过希望这次没有借鉴怪了(叹气)

最后!!!还是非常渴望评论和小红心小蓝手关注x想要鼓励!!!想要跟大家玩(这次评论会尽量都回的!!)

艾特组织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我好想跟天使睡觉哦…

依旧未交往设定!!但是这次双箭头的气氛有点点明显。

画的时候第八章剧情来了,虽然还没到等级,云了下剧情,但总觉得非常复杂,太苦了,不管怎么样还是画完了,请大家先恰点小甜饼,深呼吸,来平复下心情()
最后4p是随手做的表情包,开放存图权限了,欢迎大家使用x


不过希望这次没有借鉴怪了(叹气)

最后!!!还是非常渴望评论和小红心小蓝手关注x想要鼓励!!!想要跟大家玩(这次评论会尽量都回的!!)

艾特组织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竹星

无事献殷勤。

知道啦,我也喜欢你。


【情头注意,请点开p2】【同样是1000fo点图,但被我拿来混更…600fo点图有点难产,先放放(捂心口)】

这次也渴望小红心小蓝手评论跟关注(拿出碗)【情头会跟姐妹自用,但是不介意大家存图不商用地用作头像用途✧】

无事献殷勤。

知道啦,我也喜欢你。


【情头注意,请点开p2】【同样是1000fo点图,但被我拿来混更…600fo点图有点难产,先放放(捂心口)】

这次也渴望小红心小蓝手评论跟关注(拿出碗)【情头会跟姐妹自用,但是不介意大家存图不商用地用作头像用途✧】

方山夜笛
男少主:勤俭持家靠兼职开餐厅赚...

男少主:勤俭持家靠兼职开餐厅赚生活费


女少主:哈哈哈哈哈哈鹄羹你看我钓上来个王八!



男少主:勤俭持家靠兼职开餐厅赚生活费


女少主:哈哈哈哈哈哈鹄羹你看我钓上来个王八!





竹星

想和白菜谈心这句话我已经说腻了xP1封面P2条

Lof宝贝你看这次这么健康就别屏蔽了吧

这次是白菜的请教条(我这取名水平简直跟上次的棉被条差不多x)或者说白先生ptsd条或者作者画金丝眼镜ptsd条这次的条有24格,对于平时只画14.15格的我来说,已经是在崩溃边缘跳舞,可能有些地方质量得不到保障吧(比如白先生的莎就是瞎画的)但我已尽力(;′⌒`)

同样希望这次没有借鉴怪。

不过有一说一,有两格的少主的头发和胸花画反了,其实因为是翻转画面画的,但也真的没力气改了,不太希望看见评论区抓这个,可以吗(叹气

这次也非常渴望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和关注,甚至如果可以的话能到前一条说说2019对po...

想和白菜谈心这句话我已经说腻了xP1封面P2条

Lof宝贝你看这次这么健康就别屏蔽了吧

这次是白菜的请教条(我这取名水平简直跟上次的棉被条差不多x)或者说白先生ptsd条或者作者画金丝眼镜ptsd条这次的条有24格,对于平时只画14.15格的我来说,已经是在崩溃边缘跳舞,可能有些地方质量得不到保障吧(比如白先生的莎就是瞎画的)但我已尽力(;′⌒`)

同样希望这次没有借鉴怪。

不过有一说一,有两格的少主的头发和胸花画反了,其实因为是翻转画面画的,但也真的没力气改了,不太希望看见评论区抓这个,可以吗(叹气

这次也非常渴望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和关注,甚至如果可以的话能到前一条说说2019对po主的印象吗(死了)

下次就大概放假更新了,所以下次画修罗场(?)

檐上霜

背不下去了,没能管住摸鱼的手,来看少主和锅管家偷情
(不会画画,有参考,都是为了爽的练习)

背不下去了,没能管住摸鱼的手,来看少主和锅管家偷情
(不会画画,有参考,都是为了爽的练习)

竹星

你在看哪里?倒是不知道你有偷窥的癖好,少主。


少主♀。


白菜汤里煮“白菜🥬”,为明天的池子献上祭品(划掉)

啥都没露不要屏蔽我ok吗x 谢谢lof大宝贝。(流下眼泪)

你在看哪里?倒是不知道你有偷窥的癖好,少主。


少主♀。


白菜汤里煮“白菜🥬”,为明天的池子献上祭品(划掉)

啥都没露不要屏蔽我ok吗x 谢谢lof大宝贝。(流下眼泪)

我怎么知道我TM该取什么名字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虞琬

【食物语】当你说出他们的台词

*铁ooc预警

*就是一个沙雕脑洞,假如撞梗真的抱歉

*除了锅包肉和饺子,其余都是我得不到的蓝人(猛女落泪)

*就图个爽,写的不好请包涵



锅包肉

     你最近迷上了抽卡游戏。

     虽然总是抽不到SSR,但这并没有浇灭你对游戏的热情,反而还激发了你的斗志。

     “我今天非得抽一个SSR!”

     十连,启动!...


*铁ooc预警

*就是一个沙雕脑洞,假如撞梗真的抱歉

*除了锅包肉和饺子,其余都是我得不到的蓝人(猛女落泪)

*就图个爽,写的不好请包涵



锅包肉

     你最近迷上了抽卡游戏。

     虽然总是抽不到SSR,但这并没有浇灭你对游戏的热情,反而还激发了你的斗志。

     “我今天非得抽一个SSR!”

     十连,启动!

     R,R,R,SR,N,NH,N,R,R,R

     你:“???一定是我抽卡方式不对!”

     可当你准备用钻石买许愿券的时候,钻石没有了。你深沉地想了片刻,然后果断氪金。

     望着钻石栏里的大数字,你露出了和霸总同款的邪魅狂狷笑容,然后火速冲进商城,买了个爽。

     点开许愿树,你不屑一笑,手也不抖地狂敲十连抽。“接受我的召唤吧!SSR!”

R,R,R,R,R,N,NH,NH,R,SR

SR,R,R,R,R,R,R,N,N,N

……

      喔,原来还是一个非洲酋长。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氪不改命,玄不改非”吧。

      就在这时锅包肉进来了。他朝你行礼,然后微微露出礼貌的笑:“少主,您该开始训练了。”

      你吓得手一抖,差点没把手机摔飞出去。

      锅包肉朝你走来,你感受到了某种危险的气息。就在锅包肉走到你面前时,你快速把手机往他怀里一塞,然后大喊一声:

      “请允许我将这份非酋的运气奉献给你!”

      锅包肉:“???”

      午后你坐在书房里看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锅包肉坐在一边批文件。突然,你霍地站起来朝他走去,并将一张报表拍到他面前。

      “这可是我拿来买宴仙坛的钱,你用来买酒了——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锅包肉:“???”

      晚饭后,你坐在阳台上边吹夜风边抽卡,抽得正爽时,锅包肉的身影如同鬼魅一样出现在你眼前。“少主,我这有一大叠空桑各处的文件,您是不是该工作了呢?”他露出了吓哭烤乳猪的微笑。

      你抬头瞥他一眼,然后义正言辞地说:“你真的很擅长给人添麻烦,能先让我把活动肝完吗?”

      锅包肉:“???”

      “若我能多生一只手,倒是能回应你的期待。”

      锅包肉面带微笑地没收了你的手机。

      然并卵。第二天他发现你在用麻婆豆腐的手机玩那个抽卡游戏。

      你看到他陡然僵硬的微笑,然后得意洋洋地说:“以为那样,就能阻止我吗?”

      锅包肉:“……”

 


佛跳墙

      你一睁开眼,见到的就是一双极其妩媚的鸳鸯眼。佛跳墙趴在你床上,他的脸离你的脸十分近,你都可以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拂在你的脸颊,撩得人心里酥酥麻麻的。

      “美人可是醒了。早安。不来个早安吻吗……”

      没等他话说完,趁他不注意,你立马翻身把他压在了身下,十分轻佻地勾了勾他的下巴:“我一瞧见你,就欢喜得难以自抑。你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佛跳墙:“???”

      他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一丝懵逼之色。

      “少主,您醒了吗……哦?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锅包肉推门进来,看见的就是你压在佛跳墙身上的场景。他的微笑就是在那一瞬间僵硬在嘴角,但作为一位合格的空桑管家,他很快就收拾好了表情然后以见怪不怪的样子说话。

      佛跳墙也收起了懵逼的表情,然后轻笑一声说:“我们的大管家,日日都过来打搅我与美人相处呢。”

     “佛跳墙,服侍少主起床洗漱是我作为空桑管家的职责。倒是你,日日勤勉,硬是要先我一步。”

     你看着佛跳墙和锅包肉之间突然冒起了浓浓的火药味,惊觉大事不妙。

     要想办法制止一下他们这种争宠(?)行为!

     你刚想从佛跳墙身上下去,然后和他们来一场和谐的谈话。可你说出口的话却成了:“锅包肉你这般孟浪,可是会唐突福公美人的。”

     被迫孟浪的锅包肉:“???”

     被迫……不对,是本来就很美的佛跳墙:“???”

     你:“???”

     三脸懵逼。

 

 

龙井虾仁

     要论空桑你最看不惯又舍不得干掉的,大约就是风雅的龙井虾仁了吧。

     这个整天一脸“莫挨老子”的某居士,居然有一天会主动邀你去品茶。品何茶?他亲手泡的西湖龙井,装在他宝贝得不得了的青花瓷茶具里,茶色微黄,汤色明亮,水汽氤氲。

     你应邀而去,一进门就冷冷地撇下一句话:“无事献殷勤!”

     扬州炒饭:“???”

     龙井虾仁脸一黑,握着折扇的手微微颤抖。

     最后是扬州炒饭打的圆场。你干脆利索地坐下,看着龙井虾仁给你倒了一杯龙井,然后他把茶杯推到你面前。“给我?姑且谢谢你了。”

     龙井虾仁:“你……”

     扬州炒饭:“……”感觉今天的少主很不对劲呢。

     反正一通茶喝下来,房内气氛十分压抑。你不开口,龙井虾仁自顾自煮茶,扬州炒饭突然觉得这龙井好像也没那么好喝。

     喝完茶便告辞,你脚步也不顿一下地径直走出房门。刚跨过门槛,一只手突然拽住你的袖子。“你且等等,我有东西要……”

     你回头一看,哦呵,是龙井虾仁,他此刻和平日里有些不一样。扬州炒饭在他身后面露微笑。

     不过至于哪不一样,你也不管了。

     你冲他凶道:“莫要乱碰!你若是再这般乱来,我可就不客气了!”然后你一下子拍掉他的手,扬长而去。

     房内,千年难得主动放下身段的龙井虾仁,脸黑得就像一块炭。

     “咔。”是扇子折断的声音。

     扬州炒饭:“……”

 

北京烤鸭

     被魔鬼管家挂在悬崖上做引体向上的你,远远看到北京烤鸭领着鸭一鸭二朝你这边走来。

     “爱卿,朕刚才宣你半天了!原来你在这里训练……”

     “鸭鸭你来啦!”你很开心地招呼他。

     可是原本想要像个老北京一样寒暄几句的你,下一句到嘴边的话却成了:“睁大你的眼睛,好好欣赏本少主做引体向上的英姿吧!”

      北京烤鸭愣在原地:“???”这好像是他的台词吧?!

      他低头看了一眼鸭一鸭二:“爱卿怎么了?”

      那两只鸭子瞪着绿豆眼一动不动。

      不知道是不是那句话的原因,你感觉你自己做引体向上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实在撑不住了,手一松就从树上掉了下来。

      北京烤鸭赶紧过来,作势要扶你。

     “扶本少主起来,”你语气坚定地说,“本少主要让那个魔鬼后悔!”

      北京烤鸭:“???”

      你一口气做了五十个引体向上,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你扶着树喘气,然后断断续续地和北京烤鸭说:“等、等本少主踢走那个、那个魔鬼、坐拥整个空桑时,定会给你更好的赏赐——封你做、做太子啊不是!是管家,管家!”

      北京烤鸭:“???爱卿你是被锅包肉训练傻了吗?”

   (锅包肉正在提弓赶来的路上)

 


综合

     众食魂感觉你这几天非常不对劲。且不说那四位食魂,连扬州炒饭、诗礼银杏、八仙过海闹罗汉都没想到自己会受到来自你的特殊“迫害”。开了一个简短的小会之后,他们一致决定请饺子来给你看“病”。

     你吸溜着鼻涕,躺在床上咳嗽。

     饺子给你检查完之后,大声对房内一众食魂宣布:“少主只是感染了风寒,并没有像你们说的中邪还是什么……”

     “咳咳,”你一边咳嗽一边说,“只是咳嗽而已,用不着这么紧张。”

     饺子:“……”

     然后他真诚地对一众食魂说:“这话我确实说过。”

     众食魂:“……”

     饺子给你熬了药。他端着药碗朝你走过来时,原本闭眼装睡的你闻到味道,一下子睁开眼睛跳了起来,用一种极为惊恐的声音大声说:

     “你们这些个花架子要对本少爷做什么?别毒我,我还想要更多!更多!哈哈哈哈咕噜咕噜……”

     你被忍无可忍的某些食魂摁着灌药,然后一遍被迫喝药一边猛虎落泪。

     喝完药的你仰面倒在床上,生无可恋,面如死灰。

     “我所追寻的消亡,终于要到来了吗?”

     众食魂:“……”

     “可以帮我关个灯吗?”你气若游丝地说,“或者……在我身上罩块白布,最好把我脸都盖上。”

     缩在一边用翅膀盖住自己的子推燕,燕生第一次感到迷茫:“???”

     锅包肉面露微笑:“没可能。”

     你彻底晕厥过去。



一个色

【食物语】少主说她并不是故意偷看风生水起洗澡的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文

*风生水起×少主♀

*双向暗恋要素有

*和 @桐兮衣兮 联文写的欢乐向傻屌文,她的比我甜快去看!

*感谢阅读

【一】

此时此刻,距龙宫宴会已过了一个半时辰。

东海龙宫,龙王寝殿,浴池。

空桑少主,四海龙王,四目相对。

或许应该加个前缀,脑袋一片空白趴在地板上的空桑少主,我,和身上一丝不挂泡在浴池里的四海龙王,俞生,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沉默,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我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嗓子有点发干,说出来的辩解也显得干巴巴的。

“……呃,我现在说我不是故意偷看你洗澡的,俞生你会信吗?”

毫无说服力的狡辩,换成是我自己都不信。

偷...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文

*风生水起×少主♀

*双向暗恋要素有

*和 @桐兮衣兮 联文写的欢乐向傻屌文,她的比我甜快去看!

*感谢阅读




【一】

此时此刻,距龙宫宴会已过了一个半时辰。

东海龙宫,龙王寝殿,浴池。

空桑少主,四海龙王,四目相对。

或许应该加个前缀,脑袋一片空白趴在地板上的空桑少主,我,和身上一丝不挂泡在浴池里的四海龙王,俞生,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沉默,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我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嗓子有点发干,说出来的辩解也显得干巴巴的。

“……呃,我现在说我不是故意偷看你洗澡的,俞生你会信吗?”

毫无说服力的狡辩,换成是我自己都不信。

偷看龙王洗澡在东海会被判多重的罪,我心里绝望地想,我会被喂给鲨鱼吗,鲨鱼会觉得我好吃吗?

后悔,现在就是非常后悔。


【二】

天海会武已经过去了数个月,昨日空桑收到了从东海送来的请柬,已经继位为四海龙王的风生水起邀请我们一同来龙宫宴饮一番,收到东海使者送来的信函我方才想起当初空桑与天海两族共同对抗妖怪天狗时,的确约定好事情解决了后要一起痛痛快快喝一场,只是后来我们忙于安顿“死而复生”留在空桑的飞龙汤,竟一时忘了这回事,没想到风生水起他还记得,明明他新任为龙王理应比我这个空桑少主事务更为繁忙才对。

既然收到了如此的盛情邀约,我自然没有回绝的道理,本打算带着上次一起去东海赴宴的一众食魂还有已经恢复记忆的飞龙汤就前往东海龙宫,不巧的是扬州他数日前已去往瀛洲探索,肯定是没办法赶上这次宴会的。至于冰糖湘莲,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不喜欢这种热闹的活动,甚至因为糖醋沅白缠着他实在是烦了,一头扎进莲花家具里学子推燕一样自闭了起来,谁喊都不搭理。

不过西湖醋鱼和东坡肉倒是自告奋勇说要陪我们一起去东海,表面上是说担心我们人少遇到什么危险,但我心里清楚实际上他们这对老酒友就是馋传说中的龙宫仙酿罢了,不过正好我也想着人多热闹些,倒也没有拒绝。

现在想来错误的种子在那时候就已经埋下了,那时候的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愚蠢至极的错误。

这个队伍里面,没有一个关键时刻靠谱的,正常人。

——此时此刻,距离我酒后犯下滔天大错还有,半个时辰。

大概是因为身在东海没有锅包肉那家伙管着我,难得无拘无束的我就像脱了缰的野马,放开了胆子和东坡肉他们喝起了龙宫的陈酿,不消半个时辰我就被这群不靠谱的酒鬼灌得晕头转向找不着北,大家扯开了嗓门侃天侃地。

彼时作为主人的俞生殿下却早早声称身体疲乏离了席,对于他这种扫兴的举动喝得正酣的鱼叔尤为不满意,强硬地要让他留下,拉拉扯扯之间反倒把酒水全洒在了俞生的衣服上,以至于对方不得不去沐浴更衣,最终没有把这位龙王殿下留下来。

有这么一种说法,当你和一群朋友一起喝酒吃饭的时候千万不要当提前离开的那一个,因为只要你一走,你就会成为饭桌上的话题中心。

风生水起也大抵如此。

先是喝得最嗨的飞龙汤提起了话头,我们一群人的话题从海族人需不需要洗澡开始一发不可收拾,最后竟演变成争论风生水起洗澡时是不是也会有小鱼在周围飘这种无聊到只有一群酒鬼才会争执的问题。

最后他们一致决定派我去偷看风生水起洗澡,理由竟然是如果被发现了,我是最不可能被俞生揍的那一个,说好的全空桑的珍宝呢?

如果那时候扬州他们在的话,这种荒唐的事绝对会被制止。

如果那时候我还清醒,我是绝对不可能答应这种事情,还因为受到了酒鬼们的煽动一鼓作气往俞生的寝殿冲的。

如果俞生不曾对他的侍卫们吩咐过,是空桑少主的话不必通报可直接入内,我是绝对不会这么顺利的进入俞生的浴室的。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世界上所有的巧合,回头望去都有迹可循。

对不起,锅包肉,我该听你的话的。


【三】

此时此刻,距离我落荒而逃还有,十分钟。

脸红心跳的恋爱故事,大概是不包括女主角偷窥男主角洗澡的,更何况喝得晕乎乎的我连偷窥都干的十分失败,比起恋爱小说,我觉得更高概率是我会出现在普法栏目里,会配上惊世骇俗的标题语的那种。

准确来说,刚一进浴室门的我刚兴致勃勃地往前迈出步子就被湿滑的地板给摔了一个狗啃泥。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我被这摔得不轻的一跤给摔清醒了。

听到身后动静的俞生几乎是立刻回过了头来,与我四目相对,待他看清是我后,明显愣住了。

此时此刻,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我也愣愣地看着眼前浸泡在浴池里的男人,从我现在的视角来看,只能看到他靠在浴池边上线条优美流畅的上半身。

嚯,好家伙,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清醒过来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我大概没救了。

“……呃,”我慢慢撑着身子坐起来,试探着朝还未发一言的俞生解释道,“我现在说我不是故意偷看你洗澡的,俞生你会信吗?”

我的确不是故意的。

我应该是特意的。

然而还未等我组织好语言继续解释,俞生却开口呼唤了我的名字。

“——过来。”

“好的好的我马上滚………嗯?”

听到与想象中完全相反的命令,本来坐在地板上正试图用屁股蹭蹭蹭地——我知道这样有点不雅观但是当时我的腿真的有点软——往后面的大门挪的我愣住了。

他……他是要把我在这就地正法吗?

回想起俞生曾经给我表演过的生切鱼片,我不由得身子一哆嗦。

不是,我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此吧俞生殿下!?

“你不过来吗……为什么……?”

看我傻在原地没有半点要过来的意思,俞生微微低下头,眼中的眸光黯淡了些许。

等等拜托龙王殿下为啥你要一副很委屈的表情啊?放心重要的部位我一点也没看——


——“罢了,那就我过去吧。”说着俞生就扶着身子想要站起来。

“?!!喂喂喂喂别别别别别小的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过来您别动!!”

我以生下来迄今为止这十几年最快的速度几乎是滑着地板冲过来一把摁住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的俞生的肩膀把他摁回了水里。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反应这么快的时候,哪怕是上上个月烤乳猪差点把厨房给炸了。

……真、真的差一点点就真要看到了。我在心里捏了一把又一把的汗,讲真的,和食日天狗战斗的时候我都没这么紧张过。

被我摁住的俞生倒是没有再反抗乖乖坐回了水里,只是一言不发专注地看着我,由于我现在跪在浴池边上,和他一比反而高出了约莫一个头左右,所以他要看着我只得仰起头来。

那双珊瑚红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我,这么近的距离下我能清楚地看到我微微泛红的面容牢牢地占据着这瞳孔的深处,已经被池水打湿的水蓝色发丝服服帖帖地黏在他脸颊上,更衬得他的皮肤白皙干净,浴室内热气腾腾的水雾弥漫,我摁着他光洁滑腻的肩膀的手心也不由得跟着我的脸颊一起变热发烫。

我从来没有用这种视角近距离观察过俞生,他真的好好看啊,就像童话绘本里的深海人鱼,我心想。被他这样无比认真地注视着,我也不由得心猿意马了起来。

我承认我对俞生是有那么一丢丢的非分之想,但那纯属于有贼心没贼胆。

虽然知道那次只是他为了救我而已,但毕竟眼前这人勉强也算得上是我的初吻对象,要说不在意那肯定是谎话,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就像他不会在意给我渡气这件事一样,只是我单方面心存幻想罢了。

想到这,我暗地里泄了气,同时松开了摁着他肩膀的手,然而没料到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已经被这位无意的流水反手握住了。

——?!

“原来只是喝醉……你也会出现吗,还是我最近变得越来越严重的缘故……?”

嗯这话是什么意思?等等他这意思是他现在喝醉了?意识到这个我这才发现风生水起他脸上的确有一抹不自然的酡红色,并不像是水蒸气带来的。

想来也是,虽然风生水起中途离了席,但他依然被鱼叔他们灌了不少酒,要说完全没醉才是怪事,难怪他刚刚对我做了那么些莫名其妙的事。

想到这我心中大喜过望,这不就是说眼前这位龙王殿下喝醉了明早起来今晚和我发生过什么都不会记得权当梦一场,而我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这话听起来怪像睡过一晚就不想负责的渣男发言的,但不用去喂鲨鱼还是极好的!我心里美滋滋地想。

但与这份欣喜随之而来的却是种莫名的失落感。

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我在心中默默地不断重复给自己听。

“——好奇怪,真的好奇怪。”

神游天外的我被风生水起突兀的一句话拉过神来。然而他似乎完全不在意我的回应,像是说给他自己听一样继续说道。

“你其实真的是会诱导我的剑吧?”

风生水起宽大而有力的手掌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并缓慢而坚定地将我发烫的手心……贴在了他的左胸口靠近心脏的位置。

——?!?!

“真的……很痛苦,当我看到你被他们围着簇拥着喝酒的时候,”俞生用力紧紧握住了我放在他胸口的那只手,“就会觉得,这里的浪潮压制不住。”

被他握住的微微发抖的手掌上传来的是结实紧致的触感和强有力的心跳声,与那逐渐加快的心率一同升高的是我从手心蔓延到整个脸庞乃至躯体的温度。

我靠你这胸肌有点烫手啊大哥!!

“很差劲对吧,明明和他们比起来我和你认识的时间只不过短短数月,却还是会有想要拥抱你的傲慢……”

受到了强烈冲击的我已经顾不得他嘴里说着些什么胡话了,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试图把被他紧紧握住的手抽回来。

——再听下去,再听下去,我一定会变得无法挽回的。


然而再怎么挣扎,我一个生下来双手只握过菜刀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小丫头也不可能挣脱得开海族最强的战士。

“这么抗拒……是讨厌的意思吗?以前梦里的你明明不会这样……”

俞生伸出另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脸颊,这只手有着常年习剑所留下的薄茧,让人无法忽视它的触感,我全身的感官仿佛都要被它夺走了一般,一时间连张嘴发出声音都无法做到。

“之前也是,不管对你做什么你都只会静静地看着我,不会有半点反应……”

等等这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你对梦里的我都做过些什么??

“果然,假的是代替不了真的的啊。”

他的声音太轻了,轻得仿佛马上就会化作海中的泡沫消融于深海暗流,转瞬不见踪影。

俞生的手温柔地勾勒着我脸颊的轮廓,明明没有使什么劲,却让我鬼使神差地顺着他的动作低下了头,就像温柔的潮汐般,从不会用力量淹没你,却让人忍不住踏浪去追逐。

我知道的,因为我就是这样中招了。

“——如果我现在,像这样吻你的话……?”

“!!什——”

眼前赤裸的男人缓缓直起身子向我靠近,而我只觉得我脑子里像是有一百零八只天狗到处打滚翻江倒海把我的思考能力搅成一团浆糊,完全无法动弹。

耳膜上回荡着源自胸腔让人头脑发昏的剧烈心跳声,脸上的温度已经烧得仿佛烙铁投入冷却水中,眼前的珊瑚红的瞳孔里只余自己的身影愈发放大,理智溃不成军的脑海里不知为何回荡起了鼎湖上素的讲经。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啊啊啊不行我果然还是做不到——!!!

像是用尽全身最后的气力一般,我双手猛地一使力将面前人推开。

——“你还小这种事情妈妈我不允许啊啊啊啊啊啊!!”


【四】

此时此刻,距离昨晚的我从那场闹剧里落荒而逃已经过了,五个时辰。

我打着哈欠站在海岸边上吹着清晨舒爽的海风,感觉昏昏沉沉的头脑好不容易清醒了些。

“哇噻,少主你的黑眼圈比川味火锅的花椒八角还严重诶!”

谢谢你沅白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给我闭嘴。

我在心里吐槽着宿醉之后依旧活蹦乱跳的糖醋沅白,嘴上却提不起劲说话。

昨晚我耍酒疯独闯龙王殿下的浴室偷窥,不曾想反而被酒后乱性的对方反推甚至差一点强吻,最后关头我幡然醒悟把俞生推进了池子里落荒而逃,这样戏剧化的发展已经足够让我一宿没法睡觉了。

想到这我瞟了一眼不远处的俞生,他正在对手下的铁骨将军不知吩咐着什么。今早我已经找龙宫的侍卫确认过了,昨晚龙王殿下睡在浴池里差一点着凉,幸好他们及时发现才未感染风寒。

注意到我偷偷摸摸的视线,俞生朝我微笑着走了过来,我心虚地收回视线,在心里暗地给自己鼓了鼓劲。

给我振作一点啊!你可是堂堂空桑少主不可以这么没出息!

“……抱歉,因为公务繁忙只能送你到这了,”俞生在我面前停下,与往日无异沉稳的态度昭示着他大概的确是记不清昨晚的闹剧了,“昨晚没有陪你们尽兴到最后,下次定会找个时间赔罪。”

然而还未等我答复,本在一旁站着的飞龙汤想起来什么般一拍脑袋大喊起来。

——“啊!对了!一觉睡醒差点忘了,少主你昨晚看到这条臭鱼洗澡了吗?!”

原本喧嚣的海岸一瞬间变得无比寂静。

我亲眼看着眼前的俞生殿下的神色由茫然到醒悟再到尴尬,脸色由白到青再到红再到黑,最后又变回了白,一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他大概是生平第一次露出如此精彩的脸色。

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晚做好的心理建设全部毁于一旦,此刻我脑海只余下一个念头。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俞生殿下多谢款待咱们有缘千里再相会啊啊啊——鱼叔东坡肉沅白还有飞龙汤回去再找你算账现在咱们快回家快快快!!!”

不等风生水起反应过来,我生平第二次使出了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和力量,拉着空桑一众食魂不由分说跳进了一旁的万象阵中。

或许是岸上的海风终究太过喧嚣,或许是我那刻的心跳声还是太过吵闹,跳入万象阵的我并没有听清身后被我远远落下的俞生在朝着我的背影喊了些什么。

此时此刻,距我和风生水起彼此袒露心意成为恋人还有,三天。


fin.

犬系泺
纵然万劫不复 纵然相思入骨 我...

纵然万劫不复 纵然相思入骨

我也待你眉眼如初 相思如故


纵然万劫不复 纵然相思入骨

我也待你眉眼如初 相思如故


犬系泺
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存在。

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存在。

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存在。

与猫搏斗
你猜猜让他食髓知味后会发生什么...

你猜猜让他食髓知味后会发生什么?


——————————————————

是给 @凛时营业 的扬州和她的私设女少主!是妄想的她之前那张咳咳图的后续(超级小声)

终于放假了脑子里就很多乐色倒出来(bu)


———————————————————

!谢谢小可爱关注,但是这里还是预警一下这里本体是all少主杂食,所以雷男少主受的还是谨慎关注呀……

关于合集的话,以后会把乙女向单独放一个合集的

你猜猜让他食髓知味后会发生什么?


——————————————————

是给 @凛时营业 的扬州和她的私设女少主!是妄想的她之前那张咳咳图的后续(超级小声)

终于放假了脑子里就很多乐色倒出来(bu)


———————————————————

!谢谢小可爱关注,但是这里还是预警一下这里本体是all少主杂食,所以雷男少主受的还是谨慎关注呀……

关于合集的话,以后会把乙女向单独放一个合集的

竹星



【P1滤镜加了白框P2滤镜图P3是有点喜欢的小细节P4是朋友设为壁纸的效果】


 【这次画得很用力!真的不想凉…喜欢的话想球球红心蓝手评论和关注…非常感谢】


这楼兰曼达之花,迷人心智,可令佩戴之人易容。你误入花海,而瞧?我就在其中,若我想趁乱下手,这会你早就没命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还是单纯得犯傻?



我作为整座空桑之主,这点气量和把握还是有的。我信你,我赌你不会,我不会怀疑我的家人。



哈哈,你居然变得如此狂妄,到底是长大了。那么作为奖励,我许你一件珍宝。这天下里有的任你选,如何?



………果然还是算...




【P1滤镜加了白框P2滤镜图P3是有点喜欢的小细节P4是朋友设为壁纸的效果】


 【这次画得很用力!真的不想凉…喜欢的话想球球红心蓝手评论和关注…非常感谢】


这楼兰曼达之花,迷人心智,可令佩戴之人易容。你误入花海,而瞧?我就在其中,若我想趁乱下手,这会你早就没命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还是单纯得犯傻?


 


我作为整座空桑之主,这点气量和把握还是有的。我信你,我赌你不会,我不会怀疑我的家人。


 


哈哈,你居然变得如此狂妄,到底是长大了。那么作为奖励,我许你一件珍宝。这天下里有的任你选,如何?


 


………果然还是算了。


 


我看你怕不是睡傻了?


 


这世间需要付出代价才能得到他人信任。


 可我不服气,因为阿喻陪在我身边,就能获得我信任的全部。所以这就够了,你就是我求之不得的珍宝。


 


你还真是…比楼兰曼达之花还会惑人心智。


 


好啦,这我承认。可我贪,我确实还有一个心愿。


 


说来听听?


 


把你的斗篷摘下来。


 让我看看你的脸吧。


 


【可少主坠机了,球球阿喻你来我空桑】


 【悄悄提前说,请不要评论晒卡,会删】

嘉年❀

“先别喝了吧?”

打个啵再

“小友的亲吻比酒甜”

是我得不到的菜男人1551

什么时候再出活动我肝爆!

“先别喝了吧?”

打个啵再

“小友的亲吻比酒甜”

是我得不到的菜男人1551

什么时候再出活动我肝爆!

隼
把我和你的手锁在一起 很好玩吗...

把我和你的手锁在一起

很好玩吗

没隐藏草稿因为怕盗图(

把我和你的手锁在一起

很好玩吗

没隐藏草稿因为怕盗图(

嘉年❀

“这是朕的……爱妃!不许看!!!”

摸个🐟

鸭鸭太可爱了(擦鼻血

第一个ss……御,一次十连就来了,我猜他心悦我

我不想画作业啊啊啊啊啊啊1551

啊,忘记画护额了dbq、

“这是朕的……爱妃!不许看!!!”

摸个🐟

鸭鸭太可爱了(擦鼻血

第一个ss……御,一次十连就来了,我猜他心悦我

我不想画作业啊啊啊啊啊啊1551

啊,忘记画护额了dbq、

胖哒胖哒

空桑什么的,毁灭算了






算是番外?




关于“早安我的少主”的游戏内测




截图包括看板,以及问候,收到礼物和告白语音






隔壁宴仙坛的易牙都馋哭了




结果你们都是馋我的魂芯٩(๑`^´๑)۶还有我的金玉




(有一些改模,不会ps的写手不是一条好咸鱼)



作死 
@空桑管理司




血书少主多几个动作,不然实在太不好p了



空桑什么的,毁灭算了








算是番外?





关于“早安我的少主”的游戏内测






截图包括看板,以及问候,收到礼物和告白语音








隔壁宴仙坛的易牙都馋哭了






结果你们都是馋我的魂芯٩(๑`^´๑)۶还有我的金玉





(有一些改模,不会ps的写手不是一条好咸鱼)



作死 
@空桑管理司 






血书少主多几个动作,不然实在太不好p了



我不治中二啦

惊 平时连水桶都拿不动的太极芋泥竟然大力出奇迹——(第二张才是正剧)

惊 平时连水桶都拿不动的太极芋泥竟然大力出奇迹——(第二张才是正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