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女巫审判

82浏览    5参与
你不知道我是谁

【黑暗时代AU】冈特家的梅洛普-5

前言:灵感来自重看哈利波特时,发现在梅洛普的故事旁边做了笔记《德伯家的苔丝》。

警告:1 绝不是洗白伏地魔等反面角色,拒绝三观JC。

2 时间设定在黑暗时代焚烧女巫时期,《国际保密法》颁布前。为了剧情逻辑,角色的年龄辈分和原著不完全符合,所以是AU。可以粗暴地看作有相同性格和姓名的祖先之故事。

——————正文的分割线——————

女巫POV巨石阵和霍格沃茨

赫敏·格兰杰紧紧抱住梅洛普·冈特,坐在飞天扫帚的后面。这个世界太现实,梅洛普魔法一塌糊涂,可是好像天生就会飞行,而赫敏刚好相反。

今天该是月圆之夜,可雾气很重,月光朦胧。赫敏希望梅洛普不要...

前言:灵感来自重看哈利波特时,发现在梅洛普的故事旁边做了笔记《德伯家的苔丝》。

警告:1 绝不是洗白伏地魔等反面角色,拒绝三观JC。

2 时间设定在黑暗时代焚烧女巫时期,《国际保密法》颁布前。为了剧情逻辑,角色的年龄辈分和原著不完全符合,所以是AU。可以粗暴地看作有相同性格和姓名的祖先之故事。

——————正文的分割线——————

女巫POV巨石阵和霍格沃茨

赫敏·格兰杰紧紧抱住梅洛普·冈特,坐在飞天扫帚的后面。这个世界太现实,梅洛普魔法一塌糊涂,可是好像天生就会飞行,而赫敏刚好相反。

今天该是月圆之夜,可雾气很重,月光朦胧。赫敏希望梅洛普不要飞得太远。从牢房里逃出来的时候,小汉格顿人声鼎沸,好像出了大事。梅洛普硬拉着她慌慌张张地骑上扫帚,实际上她很担心父母,想去找他们。赫敏攥紧了口袋里的铜币,她不知道送走朋友以后怎么回去,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她暗自揣测:这枚硬币可以去霍格沃茨以外的目的地吗?可以多次使用吗?

赫敏感到梅洛普在缓缓降落,最终他们落在荒野,巨石形成的怪阵出现在她们面前。还好离家并不远,村民们都传说石阵是异教徒所造,不敢接近。赫敏和梅洛普这两个女巫从不害怕,常来探险、捉迷藏,最终它们不过只是些冰冷的巨石。没有任意门,也没有地狱大门。

梅洛普冲到一块躺着的巨石旁边吐了出来,赫敏站在旁边不知所措。怀着孩子的女人回到村子里的时候,是孤独一人出现在她家的茅草屋门口,抱住她便大哭起来。好一会儿,梅洛普缓了过来,她慢慢地仰面横卧在巨石上。

“赫敏,对不起。我飞不动了。他们,要来了。”梅洛普气息微弱。

“他们?那些神职人员?他们不会……”

“不,是那些纯血巫师。他们来抓我了。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来。”梅洛普苦笑道。

“他们不是来救你的吗?你们不都是巫师吗?”赫敏觉得她的眼睛开始湿润了。

梅洛普向她露出了一个绝望的笑容,然后伸出了手。赫敏牵起了她的手,一起躺在了巨石上。她们十指紧扣,头靠着头,一起望着寥寥几颗星星费力穿透浓雾射出的光芒。

“遇见你真好。”梅洛普开始喃喃自语,“遇见你,遇见汤姆。如果马尔福从没来过里德尔府就好了。”

赫敏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德拉科·马尔福。那是在里德尔府上的草莓棚,春末的空气里弥漫着青草和草莓的味道。汤姆·里德尔带着他来到女士们身边,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头发上,花棚的青色和红粉衬托着他的服色和涨红的脸。塞西利娅被他的风趣逗得哈哈大笑,女士们立刻被他迷得神魂颠倒,兴奋地不停小声交头接耳,议论着欧洲大陆来的马尔福少爷。要不是偶然发现他阴鸷地盯着一旁不起眼的梅洛普,赫敏也要被他骗了过去。她的直觉让她立刻知道,他是个巫师,不是为了求婚而来。

“如果不是德拉科这个小混蛋故意吸引塞西利娅的注意力,我想我会一直对汤姆暗恋下去。可他的微笑是那样阳光,他的怀抱是那样温暖,他的吻是那样甜美,拥有一次便无法忘怀。赫敏,我有件事要和你坦白。对不起,我骗了你,我……真的给汤姆用了迷情剂,为了把他夺回来。”

赫敏的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她捂住嘴呜咽道:“其实我知道,或者说我猜到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五月末的社交舞会后,我们都看出来了,汤姆赢回了塞西利娅的心。你是我的朋友,我只是想救你,我……也想救救我自己。”舞会之后第二天,汤姆在里德尔府上突然向德拉科提出要比试,而塞西利娅小姐选择给汤姆骑士她的吻和祝福。德拉科是个巫师,根本不会用剑。赫敏想起德拉科狼狈的样子至今都觉得有点好笑,突然又笑出了声。

“赫敏,你在想谁?”梅洛普歪过头,看了看她的朋友,然后严肃地说,“忘了他吧,忘了德拉科·马尔福吧,赫敏。你会比我更难过。”

“你在胡说什么呢?我讨厌他。他对我的家人很好,仅此而已。”赫敏的笑容消失了。德拉科似乎对她祖先的故事很感兴趣,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一整个下午耐心地听她父亲吹嘘从圣城回来的骑士祖先。尽管如此,父亲也还不知道马尔福的伯爵头衔不是血和剑换来的,而是金子买来的。

“而他对你的家人好,是有目的的。”梅洛普没好气地说,“其实,开始我对使用迷情剂没有把握。我知道,它不会产生爱。所以,我去问了他,如果是他被使用了迷情剂,他会怎么做。因为……”

“因为,他是个男人。”赫敏觉得有时候她的朋友天真得可爱。

“对……他说,他会将错就错,一个马尔福不会抛妻弃子。我继续问他:‘就算对方是麻瓜出身的巫师也一样?’我现在都还记得他当时的表情,好像等着可怜的猎物掉进他的陷阱。他说他只认识一个这样的巫师,如果是那个人的话,真是十分有趣。纯血家族不允许和有麻瓜血统的人通婚。赫敏,他只是把你视为猎物,他绝不会真心……”

一道红光打断了梅洛普的话,赫敏被狠狠地击中了。然后她感到身体快要裂开来,从内脏到骨头,疼痛难忍,而她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第一次,赫敏切身体会到魔法能可怕到何种程度。以前德拉科对她做的那些恶作剧,完全就是孩子气的。他把她变出的水仙花打散,霸道地警告她们不准再做,因为那象征他母亲。这是他最具有攻击性的一次。五月末舞会后的晚上,在回里德尔府的路上,他把她从叫嚷着“女巫”和“怪胎”的仆人的包围之中拉了出来。她放松了警惕,觉得他可以信任,问他怎么去霍格沃茨,会不会骑飞天扫帚。不到五分钟,她就后悔了。因为尽管她快把他的袍子抓烂了,他也不肯放她下来,直到她允许他亲她一下。用魔法欺负调戏女孩子,这就是德拉科·马尔福能做的最差劲的事。虽然在树林里面有一瞬间,赫敏感到他紧握着她的脸,眼睛里起了迷雾,表情严肃似乎马上就会攻击她。可最终,他们还是藏起了扫帚,回到里德尔府,相安无事。

“贝拉!够了!”一个清亮的男声响起,疼痛终于停止了。

“哼,雷古勒斯,总有一天,你会死在你那可悲的荣誉感上。”是一个尖利的女声。

“那么我很荣幸,像个‘布莱克’一样死去,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

赫敏费力睁开眼睛,看到石阵的周围从浓雾中出现了一群穿着袍子的人。一个黑发苍白的英俊青年正站在离她们最近的地方。他甚至没有看赫敏,而是直视梅洛普,宣布道:“因为滥用魔药造成严重后果,梅洛普·冈特,你被捕了。”

两个身影默默地走了上来,没收了梅洛普的魔杖,绳子无声地绑紧了梅洛普。有人似乎想冲上来攻击梅洛普,被青年训斥了一顿,警告道“巫师不是野蛮的麻瓜”。赫敏无力地看着刚被拯救的朋友又成了囚徒。梅洛普一言不发地被带走了,原来她无家可归、无处可逃,等待她的只有审判。

“好了,让我们来看看这位又是谁?”一个红头发的男性中年注意到赫敏,也走了上来。

“啊,赫敏·格兰杰小姐,一个泥巴种。”这位赫敏认识,是卢修斯·马尔福。

“你的意思是她是个女巫。”红发男人的声音温柔了起来。穿袍子的人渐渐围了过来。

“我的意思是她是个麻瓜。亚瑟,你来参加战斗,我以为你开窍了。还是你来就是为了偷偷放走几个肮脏的麻瓜,觉得他们无辜。我告诉你,小汉格顿被夷为平地,但没有一个冤魂。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一点。”

这个消息比刚刚击中赫敏的红色咒语更加可怕,她一时不能接受,愣在了原地。

“你少来了,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霸占里德尔家拥有的一切了,不是吗?卢修斯,我们不是第一天认识。但是,如果她会使用魔法,事情是完全不同的。”巫师们似乎起了分歧。

“你们吵够了没有?”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气冲冲地走了过来,“看我发现了什么,看看我的好女儿和她的泥巴种朋友是怎么逃跑的?”男人一下子把德拉科·马尔福的飞天扫帚扔在了大家的面前。

人群中起了小声的议论,卢修斯和一直发号施令的黑发青年脸色同时变得难看。青年无奈地说道:“把德拉科叫过来。你们不会把孩子忘在小汉格顿了吧。”

赫敏看到德拉科不情愿地从巫师的外围走了进来,他看了她一眼,好像完全不认识她一样。

“怎么了?还没有结束?我快受够了。”德拉科一脸不耐烦。

梅洛普的父亲指了指地上的扫帚。德拉科很惊慌:“怎么会这样?它应该还在树林里。”

黑发青年冷静地问起了话:“德拉科,孩子,你认识她吗?”

德拉科的目光又落在了赫敏的脸上,然后他摇了摇头:“不认识。这谁啊?一个脏兮兮的女佣人?为什么我会认识她?她偷了我的东西?”

“他只是把你视为猎物”,赫敏想起梅洛普最后的话。如果这不是他的演技的话,完全装作不认识,还是让她很受伤,尽管他们也许没有过什么深刻的关系。

可是冈特显得怒不可遏:“你们联合起来耍我呢吧?!”他举起了魔杖对准德拉科。

卢修斯、黑发青年、红发男人、疯女人,还有一个黑直长发的男人几乎同时也举起了魔杖。“我必须提醒您,冈特先生,德拉科·马尔福还没有成年,还是霍格沃茨的学生。”那个男人慢悠悠地说道。

“得了吧,斯内普,现在来摆教授的架子,我唯一希望你教给我孙子的事情,就是昨晚你怎么把那些麻瓜无情地杀掉。”冈特阴险地笑了起来,看样子不打算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他转向了赫敏。

“我的意思是,任何、霍格沃茨、的学生、都在、它的、保护之下。”斯内普一字一顿,意味深长地斜视着赫敏。她恍然大悟,快速拿出了那枚铜币,念到“霍格沃茨”。

天旋地转,之后映入赫敏眼帘的是远方晨曦中的三座塔楼。她扔掉铜币,蜷缩在草地上,终于开始放声哭泣。

 ————

这就是冈特家的梅洛普如何被流放,也是格兰杰家的赫敏如何逃出生天。1649年的春末到初秋,她们在里德尔府,一个以为遇到了天使,一个以为遇到了恶魔。最终证明她们都错了。她们只是第一次遇见男人,一种不论被爱或者去爱,都难以改变本性的生物。她们也是第一次遇见人类,一种不论是巫师还是麻瓜,都自我设限、自我迫害的悲哀存在。

你不知道我是谁

【黑暗时代AU】冈特家的梅洛普-3

前言:灵感来自重看哈利波特时,发现在梅洛普的故事旁边做了笔记《德伯家的苔丝》。

警告:1 绝不是洗白伏地魔等反面角色,拒绝三观JC。

2 时间设定在黑暗时代焚烧女巫时期,《国际保密法》颁布前。为了剧情逻辑,角色的年龄辈分和原著不完全符合,所以是AU。可以粗暴地看作有相同性格和姓名的祖先之故事。

—————正文的分割线—————

孝子POV先天和后天

德拉科·马尔福讨厌父亲要求他必须和这些麻瓜的老爷们虚与委蛇。他坐在里德尔府的餐桌上,脸上挂着假笑,强压着内心的不满。三个月以前,当魔法界有人听说梅洛普·冈特跑去麻瓜的农场做工爆发丑闻,素来在麻瓜间行走...

前言:灵感来自重看哈利波特时,发现在梅洛普的故事旁边做了笔记《德伯家的苔丝》。

警告:1 绝不是洗白伏地魔等反面角色,拒绝三观JC。

2 时间设定在黑暗时代焚烧女巫时期,《国际保密法》颁布前。为了剧情逻辑,角色的年龄辈分和原著不完全符合,所以是AU。可以粗暴地看作有相同性格和姓名的祖先之故事。

—————正文的分割线—————

孝子POV先天和后天

德拉科·马尔福讨厌父亲要求他必须和这些麻瓜的老爷们虚与委蛇。他坐在里德尔府的餐桌上,脸上挂着假笑,强压着内心的不满。三个月以前,当魔法界有人听说梅洛普·冈特跑去麻瓜的农场做工爆发丑闻,素来在麻瓜间行走的马尔福就代表纯血家族来打探消息。德拉科跟着父亲拜访里德尔府,可他对他们的厌恶和蔑视与日俱增。

“卢修斯大人,真抱歉今天不得不让您看见犬子的窘况。”老里德尔穿着亚麻布的衣服,是个谨小慎微的乡绅,生怕别人觉得他不够虔诚。

“完全不会,大人。汤姆骑士展现了虔诚悔过的态度。我相信主会继续保佑他。”德拉科听出父亲在撒谎,来这里之前他还咒骂过汤姆就盼着怀着孕的妻子被火烧死好得以解脱。梅洛普·冈特是否使用过迷情剂,对于马尔福来说并不重要,一个怀孕的女人和一个将要出生的孩子显然更关键。德拉科也同意父亲的观点。

“所以,很遗憾,塞西利娅小姐现在还算是名花有主吗?”塞西利娅和她的女伴坐在餐桌的右侧,听了卢修斯的话羞红了脸,望了望德拉科,最后又痴痴地盯着汤姆。德拉科见状内心只想发笑,真是个傻姑娘。马尔福的联姻从来只是嘴上说说,而只要梅洛普活着,汤姆愚蠢的婚姻就无法宣布无效。

“我有意遵守发过的誓言。”汤姆深情地回望塞西利娅。对,聘礼就是两具烧焦的巫师尸体。德拉科觉得他快吐出来了,他很怀疑汤姆和塞西利娅是不是有那么好命,最后能在教堂接受祝福。

“更让我出乎意料的是那个女仆,叫什么格兰杰。有人说她是巫医的女儿,那太可怕了。”德拉科听见父亲把话题转向了赫敏·格兰杰,竖起了耳朵。

“哈哈哈,这个您不用担心,全是谣言。”迈克尔神父坐在左侧,笑得差点把喂进嘴里的蘑菇汤喷了出来。“格兰杰先生懂一点医术,从祖上传下来的止痛药罢了。他解决了里德尔先生的牙疼问题,我们敢肯定那绝不是什么巫术。你知道那些村民很愚昧,格兰杰先生帮助他们的时候,叫他神医,而帮不上忙的时候,就骂他巫医。”

你们这些麻瓜都很愚昧,德拉科暗地里嘲笑,嘴上却附和道:“是啊,除了力气很大,我没看出格兰杰有什么古怪。”

“她确实烧光了自家的庄稼。”塞西利娅的女仆神经质地尖声说道。

“是的,是的,但那是个意外。”里德尔老爷耐心地解释,“如果你们不要总是这么针对这家人,那可怜的女孩在这里会工作得很顺心,她是个能干的乖女孩。”

德拉科听出来了,老里德尔欠她父亲人情,然后把提供一份奴隶的工作当作给格兰杰一家的回报,把格兰杰当作家养小精灵一样,还做了回大善人。里德尔的如意算盘打起来,一点也不比马尔福差。德拉科第一次对和麻瓜打交道感到有趣。

说曹操,曹操就到。德拉科从客厅看到窗外赫敏·格兰杰鬼鬼祟祟的身影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她在干什么?

“诸位,我想我必须失陪一下,为汤姆骑士准备的贺礼,怕是忘在客房了。”说完他在众人或奇怪或信服的眼神中,出了门悄悄跟在格兰杰身后。

格兰杰竟然偷偷溜进里德尔府后面的树林,然后开始急急忙忙地找东西。德拉科知道她在找什么。他还未满十七岁,不会幻影移形。他曾无数次在半空中嘲笑她不会飞行去不了霍格沃茨,然后换来她使劲儿地往他扔石头,她知道他把飞天扫帚藏在这里。

“格兰杰,在找什么东西吗?我以为你是个飞行白痴。”德拉科出声阻止的时候,扫帚已经在她手里了。德拉科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有巫师的天赋,因为心急她不知不觉间用了显形咒。

格兰杰把扫帚紧紧地握在了手里,“我知道你不会帮忙。你能不能就当没看见。”

“我会有麻烦。”

“没人会找你麻烦,马尔福和布莱克家族的德拉科。你向我炫耀的显赫巫师家世总有点用处吧。”格兰杰耸了耸肩膀。

“这么冷血。所以你准备赤手空拳跑去劫狱吗?一个防火的咒语和装死能更快地解决问题。”

格兰杰抽出了梅洛普的魔杖,颤抖地指着德拉科,眼睛里快涌出泪水,只听她说道:“他们烧死女巫之前会把她剥光游街,然后才把她放上火刑架。我不能看着她这样死去。”

“真是感人的友情。那你知道她用没用迷情剂吗?”梅洛普骗了你,德拉科觉得格兰杰有格兰芬多的愚蠢特质。

“到底什么是迷情剂?”

“一种爱情魔药,能让人产生强烈迷恋。比如,不论你多讨厌我,它也能让你爱上我。格兰杰,你以为汤姆和梅洛普相爱,她被始乱终弃,但这并不一定是真相。据我观察,汤姆和塞西利娅毫无疑问在内心拥有彼此。”德拉科忍不住露出嘲讽的笑。

格兰杰沉默了,然后她坚定地说道:“这个世界疯了,我受够了。总有一天,同样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你我身上。”

说不定真是个格兰芬多,德拉科苦涩地想。“你找到去霍格沃茨的方法了?”又是一阵沉默。“我听说邓布利多来了。新学期会很有趣,霍格沃茨史上年纪最大的一年级新生,哈哈。”

“我还没有决定。走一步算一步。”格兰杰还没想好就贸然行动,德拉科明白她放不下父母,亲情是他们唯一可以互相理解的地方。可她一点也不了解魔法界,即使放弃一切逃过去,最终会大失所望。

德拉科慢慢地抽出魔杖,还没拿出来,就被格兰杰的“除你武器”击中。是啊,她很擅长。他狼狈地捡起了魔杖,然后转身逃出了树林,快看不见格兰杰的时候,后头大喊:“我什么也没看见!还有,别告诉任何人!”

德拉科满意地回想着格兰杰震惊的脸往里德尔的屋子走去,直到卢修斯冰冷的魔杖拦住了他的去路。“儿子,我真不敢相信,她是个女巫,而你隐瞒了一切。你不会告诉我,你爱上她了吧?”

“你们撒谎。格兰杰的父母不是巫师,她也没有任何祖先是巫师。”德拉科言语间有一丝恼怒。格兰杰是德拉科遇上的第一个麻瓜出身的巫师,现在的霍格沃茨没有一个学生和她一样,只有极个别混血。在此之前,德拉科也坚定地以为巫师乃是血统天生,而纯麻瓜出身的巫师是个赫奇帕奇式的谎言,直到赫敏·格兰杰像一个无法解释的事实站在他眼前。一开始他以为她父亲是个巫师,然后他像所有人一样发现止痛药不是魔药。之后,他以为“泥巴种”就是麻瓜偷取的巫师血脉,以为她是哪个巫师私生子的后代,可费力盘查出她的家谱也找不出半点关系。遇上她,一定程度上颠覆了他的世界。

“那她就是个‘泥巴种’。”卢修斯冷漠地说道。

“那她的魔法从何而来?”德拉科回想起三个月以来他渐渐了解到的格兰杰。当他嘲笑梅洛普是哑炮时,她很生气,却像麻瓜一样一拳打在他脸上。可不到一天,她就学会了抢过梅洛普的魔杖对他用缴械咒,绝不是泛泛之辈。难道这一切都是可以后天学习的吗?

“那并不重要!”卢修斯第一次对德拉科大吼大叫,“不要像孩子发现圣诞老人是假装的一样。你只需要记住,在魔法界你是个马尔福,在麻瓜世界也一样。纯血或是贵族,都不过是统治的方式。看见里德尔怎么把你那格兰杰变成家养小精灵了吗?你生来就是个统治者,那就像个统治者一样去思考。”

“呵,可就像他们说的,马尔福只是管家,布莱克才是王者。”德拉科不以为然地说,“妈妈对家养小精灵的观点和您可不完全一致。”

“那就看看她怎么固执己见地把布莱克那一套统治家养小精灵的方法带到马尔福庄园,同时给他们无上的荣耀和死亡。而你也是半个布莱克,你不会觉得你母亲允许你爱上格兰杰吧?”

“我对她很好奇,不代表我爱她。”德拉科心虚地辩解。布莱克总会为一件事执着,母亲把这种执着献给了家庭,贝拉姨妈是纯血,被除名的安多米达姨妈则是兼爱;长房的西里斯一生叛逆,反对家族的一切不论好坏,作为弟弟的雷古勒斯却坚守家族传统。德拉科觉得自己还是更像一个懂得审时度势的马尔福。

“很好,记住你说的话。我不指望你能和布莱克一样,我只要你活下去并且老老实实地继承家业。我会马上安排你订婚,等你明年成年从霍格沃茨毕业就完婚。”卢修斯不容置疑地下了结论,似乎已经选好了对象,“谁都不想再出一桩冈特家一样的丑闻。尤其如果丑闻的主角是你。”

“那我们还在这里给愚蠢的里德尔陪笑脸干嘛?”德拉科心情很烦躁不安。

“山雨欲来风满楼。小汉格顿要被笼罩在黑色阴影(black shadow)之下了。”



你不知道我是谁

【黑暗时代AU】冈特家的梅洛普-1

前言:灵感来自重看哈利波特时,发现在梅洛普的故事旁边做了笔记《德伯家的苔丝》。

警告:1 绝不是洗白伏地魔等反面角色,拒绝三观JC。

2 时间设定在黑暗时代焚烧女巫时期,《国际保密法》颁布前。为了剧情逻辑,角色的年龄辈分和原著不完全符合,所以是AU。可以粗暴地看作有相同性格和姓名的祖先之故事。

3 不完全是CP文。但是剧情需要,GGAD和德赫是会出现的。不能接受请绕道。

4 POV写法,是写过的最千头万绪最混乱的一个同人。

5 狂热分子会有身心不适,tag police建议点叉。

———————正文的分割线——————

伯爵POV哑炮和傻瓜

这是一个没有救世...

前言:灵感来自重看哈利波特时,发现在梅洛普的故事旁边做了笔记《德伯家的苔丝》。

警告:1 绝不是洗白伏地魔等反面角色,拒绝三观JC。

2 时间设定在黑暗时代焚烧女巫时期,《国际保密法》颁布前。为了剧情逻辑,角色的年龄辈分和原著不完全符合,所以是AU。可以粗暴地看作有相同性格和姓名的祖先之故事。

3 不完全是CP文。但是剧情需要,GGAD和德赫是会出现的。不能接受请绕道。

4 POV写法,是写过的最千头万绪最混乱的一个同人。

5 狂热分子会有身心不适,tag police建议点叉。

———————正文的分割线——————

伯爵POV哑炮和傻瓜

这是一个没有救世主的时代,举目处处是巫师,却都要装作麻瓜去生活。

当梅洛普·冈特双手捆着绳子被麻瓜的狂热分子拉倒被告席的时候,卢修斯·马尔福坐在陪审团的位置上手微微发抖。她是斯莱特林后裔,却被他们像一条可怜的狗一样对待。他看到左边的亚瑟·韦斯莱眉头紧锁,前面的阿不思·邓布利多却面无表情。

卢修斯知道,审判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十二人的陪审团,只有三个知道真实经过的巫师,这三个人还不得不装成傻瓜。而其他人因为恐惧不会跟随理性。亚瑟认为法官和陪审团可以被说服,卢修斯却觉得他太天真。亏得亚瑟爱研究麻瓜,却完全不懂这种秘密教会审判的程序。而卢修斯早就从他的“新朋友”那里知道,麻瓜教会只是询问陪审团的意见,最终还是由神职人员担任的法官圣心独裁。而那个麻瓜定会判梅洛普火刑。

“梅洛普·冈特被指控为女巫。”穿着神父模样的麻瓜法官将头埋在羊皮纸里冰冷地说道,“汤姆·里德尔坚称和她发生不正当关系时受到巫术控制。”

陪审团骚动了起来,这简直不可原谅。巫术让他们感到愤怒和害怕,而她的“寡廉鲜耻”让他们的胃里都翻腾了起来。

“你否认这些指控吗?”法官抬起了头。

梅洛普站在被告席只是低声哭泣。

亚瑟显得心烦意乱,他忍不住开口:“迈克尔神父,这没有证据。在教会法庭审判,需要神圣的证言。”韦斯莱因为复方汤剂拥有了白色的头发和棕色的眼睛,还有了鹰钩鼻子,他原本和蔼可亲的样子消失了,卢修斯觉得他长着一副上了年纪的卫道士的脸,更加令人讨厌了。

“我们当然有证人。请汤姆·里德尔爵士上来。”卢修斯望向了证人席,首先注意到的是赫敏·格兰杰那紧蹙的双眉以及抿着的嘴。这个麻瓜难道不是梅洛普的朋友吗?

汤姆·里德尔的动作打断了卢修斯的思路。年轻的汤姆是一个英俊的骑士,这点谁也没有办法否认。他的板甲在他起身时发出叮叮咚咚的刺耳声音,让卢修斯背后发毛。这个汤姆便是他“新朋友”的儿子,出生在一个固执骄傲的下级贵族家庭,生来便是要做一个完美骑士。完美到上法庭也不愿脱下珍视的盔甲吗?卢修斯心里放佛出现了一束绿光,想要帮助他看清楚华美外表之下真实的灵魂。

“汤姆爵士,你发誓在上帝面前绝对诚实吗?”

他不敢看她,卢修斯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经书,木然地说着伟大的誓言。而这一点,卢修斯可以理解。

“汤姆爵士,你和塞西利娅小姐是拥有神圣誓言的未婚夫妻,然而你却公然背誓,做出……”

“我被欺骗了,被蒙蔽了。”他像只发抖的老鼠,卢修斯明白。男人的软弱啊,让他空空如也、只剩盔甲,却能保全性命。作为贵族他们有那么一点微妙的相像,可卢修斯非常不喜欢这家人。

“梅洛普·冈特使用过巫术控制你?”

“我无法知道,我如何能知?”汤姆比刚才更加剧烈地颤抖起来,“我远离一切邪道,从未说出过如此大逆不道之话。”

“梅洛普宣称怀了你的孩子?一个私生子?”法官审判着梅洛普,但对纠问汤姆也兴趣高昂。

“为此事我愿意忏悔。”汤姆说到此事反而冷静了下来,“为此我献上了神圣的婚姻,这个孩子是个错误,是我的罪孽和劫数。”

这就是马尔福不喜欢他的地方。一个将要出生的孩子,拥有里德尔的血脉。汤姆“骑士”怎么能这样?这个肮脏愚蠢又狂热的麻瓜,他想要如何忏悔?跪在教堂然后什么也不做吗?

“很好,汤姆爵士,我相信你会得到宽恕。”法官很满意,“接着我愿意请一下赫敏·格兰杰。”

汤姆如释重负地走回到原位,盔甲撞上木椅,咣当一声。格兰杰像是受到了惊吓,跳了起来。她走向法官的时候,紧紧盯着低声哭泣的梅洛普,倒是表现得很有勇气。

“赫敏·格兰杰,你发誓在上帝面前绝对诚实吗?”

格兰杰的脸纠结在了一起,但她还是将手放在经书上,“是的。”

“梅洛普·冈特是否向你询问过巫术?你们很亲密。”

女孩咬了一下嘴唇,“我告诉她这世上没有这些东西。她只是疯狂又绝望地爱上了一个男人。”她很聪明,这是句事实,却掩盖了许多,她没有撒谎却又巧妙地为她们两人辩护。

审判席上传来了轻蔑的嘲笑:“巫医的女儿,和古怪流浪汉一家混在一起。”

法官知道不会再问出什么了,看样子也不想为难她,挥挥手让她下去了。

“我想我们已经知道的够多了。”

“迈克尔神父,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为什么不听听梅洛普和冈特家的人怎么说?”韦斯莱真是顽固。

“我想冈特家的人不愿为她作证。梅洛普,你还有什么要坦白的吗?”

梅洛普没有说话,只是低声哭泣。她的直发遮住了脸,她似乎不会说话,也不会放声大哭。

“我想这就是认罪了。没有必要继续审下去,我想各位也没有意见。”法官看向了陪审团。

几乎所有陪审团成员都出声赞同。邓布利多还是沉默不语,而亚瑟还想说什么。卢修斯没好气地偷偷狠狠踩了他一脚,韦斯莱终于闭嘴了。

“梅洛普·冈特,你向恶魔出卖灵魂,换取假借爱情名义的巫术,勾引一位有婚约的圣洁骑士,让他掉入你名为婚姻的陷阱。我,发誓全身心服务小汉格顿的迈克尔,在这里以神的名义判定你是女巫,并在下周一处以火刑。散会。”

卢修斯感到亚瑟在他身边吸了一口冷气,而所有人都满意地离开。他们目送完梅洛普被拉回牢房,匆匆忙忙跟着邓布利多进入黑暗之中。

“邓布利多,您为什么什么也不做,那我们过来干什么?即使梅洛普·冈特有罪,也不能这样审判。她应该被带回魔法界。”亚瑟·韦斯莱刚恢复如初,就开始抱怨不停。卢修斯还是觉得这张脸更舒服,至少你不会觉得他是假好心。

“巫师议会给了你任务,而我只是霍格沃茨的校长,我为格兰杰小姐而来。我只是去看看她。”邓布利多平静地像湖水一样深不可测。霍格沃茨校长特地来乡下麻瓜的审判所看一个平平无奇的麻瓜女孩?卢修斯觉得儿子和他隐瞒了什么。

“我知道他们不可能烧死一个真的女巫,对吧。只是他们甚至不去证实她是否给麻瓜用了魔法!”亚瑟十分愤怒。

“亚瑟,你不明白,光是梅洛普在男女之事上的所作所为,就足以让迈克尔神父认为她向恶魔出卖灵魂了,是不是真的女巫并不重要。”邓布利多耐心地解释道。

“还有,德拉科告诉我,她是个哑炮,你这傻瓜。亚瑟,你对麻瓜的兴趣让你盲目。”卢修斯得意地嘲讽了起来,“至少在这种事情上,我们确实有资格拥有优越感。我想你今天见识了他们的真面目。”

“我不认为这就是什么真面目,一场不公正的审判在哪里都会发生,卢修斯。你来干什么?”韦斯莱先生还真是嘴硬。

“你不会以为,纯血们会允许麻瓜的法庭拥有审判斯莱特林后裔的权力吧?你刚刚也赞同梅洛普·冈特应该交付魔法界。”

“为什么不掩盖身份?你在冒险暴露我们的世界。”

“不用担心,他们只会以为我是远方来的马尔福伯爵,拍马屁都来不及。有些事情全世界通用,比如漂亮的外表和金子。”卢修斯说完这话,即使在夜色中也能感到亚瑟·韦斯莱的白眼。

“所以现在我要去见格兰杰小姐了。恕不奉陪。”邓布利多丢下了争吵的两人面面相觑。

“你为什么带着你儿子?”韦斯莱问题真多,卢修斯不耐烦地回答:“远方的马尔福伯爵到来,需要一个借口。德拉科已经十六岁了。”

亚瑟大笑了一下,“所以我们傲慢无礼的纯血马尔福少爷是要和麻瓜谈婚论嫁了吗?”

这次轮到卢修斯内心翻起了白眼。亚瑟继续说道:“你最好看好他,不然冈特家的梅洛普将不会是这个夏天你需要处理的唯一一桩丑闻。”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不用你担心。”卢修斯嘟囔着也消失在夜色之中。

吃货红毛
忌廉苏打

一个逻辑

之前无法接受任何人的感情,也许和自我认同的冲突有关。

因为我不符合任何当下社会认知里对女性的要求,也就格外恐惧他人的期待。在恐同文化里,我对他人对本质的认知能力缺乏信任(Trust me, it's healthy)。

面对天性我无能为力。也不想否认自己来迎合别人,天生不羁?只是刚好有这样的特权。

但实际上,人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和对方的性别有个球关系。用功能来简单粗暴地区分人群,不符合结构的都是异端。性别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假命题啊。

效益主义提倡将幸福最大化(Maximum Happines),认为最大效益至善。整体利益高于部分,5人的生命重于1人。以此类推。曾经受到的教育一直是如此提...

之前无法接受任何人的感情,也许和自我认同的冲突有关。

因为我不符合任何当下社会认知里对女性的要求,也就格外恐惧他人的期待。在恐同文化里,我对他人对本质的认知能力缺乏信任(Trust me, it's healthy)。

面对天性我无能为力。也不想否认自己来迎合别人,天生不羁?只是刚好有这样的特权。

但实际上,人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和对方的性别有个球关系。用功能来简单粗暴地区分人群,不符合结构的都是异端。性别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假命题啊。

效益主义提倡将幸福最大化(Maximum Happines),认为最大效益至善。整体利益高于部分,5人的生命重于1人。以此类推。曾经受到的教育一直是如此提倡,我也欣然接受。时至今日这个逻辑突然刺痛起来。

一直以来,为了五人牺牲的那一人,我都还没来得及认识而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