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女强男强

39浏览    5参与
嘉

尽头 第二章(我的亲儿子到底是谁)

  “楚辞,不要灰心,你还有我,我们约好的要在a市见面,那里有你最喜欢的枫树,要一起去看。”

  “嗯。”

  “楚辞,醒醒。”楚辞听见有人叫她,身上寒冷的感觉已经褪去,只有冲天的酒味往鼻子里钻,想翻身起来,然而只能像一条搁浅的鱼,没有力气,再不出去不是被厚厚的衣服闷死就是被呛死了。(这里是男主的声音,但女主当时没想起来,以为是老高在喊她)

  “老咳咳老高?你来了吗?拉我一把。”

  高源给误闯进来的小孩子给了一个离开的手势,小孩子很听话的转身就跑到大厅里。

  突然间听见楚辞的声音,用手慢慢的把衣服扔开,又把几床被子拿开,越靠近楚辞,酒味越浓重血腥味也越清晰的钻入鼻子,拉开最后一...

  “楚辞,不要灰心,你还有我,我们约好的要在a市见面,那里有你最喜欢的枫树,要一起去看。”



  “嗯。”



  “楚辞,醒醒。”楚辞听见有人叫她,身上寒冷的感觉已经褪去,只有冲天的酒味往鼻子里钻,想翻身起来,然而只能像一条搁浅的鱼,没有力气,再不出去不是被厚厚的衣服闷死就是被呛死了。(这里是男主的声音,但女主当时没想起来,以为是老高在喊她)



  “老咳咳老高?你来了吗?拉我一把。”



  高源给误闯进来的小孩子给了一个离开的手势,小孩子很听话的转身就跑到大厅里。



  突然间听见楚辞的声音,用手慢慢的把衣服扔开,又把几床被子拿开,越靠近楚辞,酒味越浓重血腥味也越清晰的钻入鼻子,拉开最后一床被子,就看见楚辞穿着不知道多少件衣服,最外面是件非常厚的羽绒服,奇怪的是羽绒服上全是冰渣。



  来不及思考这些是怎么回事,他仔细的查看楚辞的的脸色,比昨天还要惨白,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楚辞…不一样了。



  “发生什么了?受伤了?”高源皱着眉把楚辞轻轻的扶起,摸了摸额头,没有发烧,露在外面的皮肤也完好。



  “我只记得你们走后不久,突然冷了起来,然后我在衣柜里发现了几瓶酒,唔…之后发生什么,我记不清了。”楚辞脱下身上的厚衣服,简单的检查了身体状况,没有发现问题。



  拿起手机把壳拿掉,里面有一张年轻男人的照片,男人正在检查手里拿着的一把枪,这是一张抓拍的镜头,棱角分明的侧脸随着照片映在了楚辞的眼里。



  “怎么不喊我们?发生危险怎么办?”高源焦急的问着楚辞,声音逐渐拔高。



  楚辞拍拍他的肩膀,轻声的说:“对不起,保险起见我不能把你们的生命拿来赌,而且…”



  楚辞抬头看着高源笑的格外灿烂:“而且,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好了,休整两天,两天后出发目标不变。”



  a市



  丧尸爆发前最繁华的城市之一,诸多名胜古迹皆在此地,最出名的还是枫树林,到了秋天枫叶落下,a市也因此有了一个别名,红枫城。



  “嗷!”大片的枫树下成群结队的丧尸群在游荡,他们在永远的饥饿里寻找着新鲜的目标,他们不会感到困乏,相反夜晚才是他们的狂欢。



  远处传来一声人类的惨叫,打破了这静谧的树林,它们的眼中瞬间泛起了不详的红色,追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跑着…



  “对不起,啊!对…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老大,呜~求您饶过我。”中年男人跪在地上伤口里的鲜血随着男人不停的磕头止不住的流着。



  “不敢了?呵。”年轻男子那一双桃花眼里没有任何感情的看着跪着的人,又移开视线看到了朝他们跑来的丧尸,抬手又在中年男子身上划了一刀,更加浓厚的血味顺着风擦过丧尸群,闻到的丧尸跑的更加快速。



  中年男人听到不远处的丧尸嚎叫,脸色更加的惨白,他不过就是偷了一个角落里看着没用的包裹,里面装的什么都没看,就要把他喂了丧尸?



  男人哆哆嗦嗦的看向年轻男子,男子的侧脸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做上帝的宠儿,跑的最快的丧尸已经快到了年轻男子的面前,但年轻男子微微翘起的嘴角和温柔的眼神像是在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



  恶魔!这个人完美的皮囊下就是个恶魔!



  不过也好,他们都跑不掉了,车子被这个恶魔亲手毁了,有这个恶魔和他一起陪葬,赚了。



  男子感觉到他的视线,歪头看了看他,温柔的眼睛深处透露着满满的嘲讽,勾起的嘴角表示主人的心情很好:“要怪就怪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吧,永别了。”就在丧尸快咬到男子的脖子时,男子突然消失了,只留下中年男人声嘶力竭的惨叫。



  “老大!我回来了。”年轻男子笑嘻嘻的看着面前这个不苟言笑的人。



  从末世开始,这个以前还会时不时心情很好的男人再也没有笑过,每天都在寻找幸存者,建立保护人类的基地,出去时也是冲在第一个,年轻男子一直以为老大这样是想为了人类的延续,尽到作为军人的职责,直到他无意间看到了那不起眼的包裹里放着什么时,他只觉得老大和他就是一路人。



  真是…最不像军人的人呢。



  “嗯,去休息吧。”男人挺拔的鼻梁上带着金丝眼镜,将他一双充满野心,锐利的眼睛完美的遮挡起来,薄薄的嘴唇抿起,合身的黑色西装穿在身上,光是那样静静的坐着仔细的看着手里的文件时倒像一个年轻有为的公司老板。



  年轻男子挑了挑眉,心里疑惑自家老大明知道我偷看了,却没有说什么,摇了摇头,也许都是因为心里有个在意的人吧。



  年轻男子突然的出现和消失,男人也没有一点诧异,只是在他离开的一瞬间,看向桌子上一个灰扑扑的袋子,袋子的拉链已经坏了,露出了里面的东西,男人就那么看着,金丝眼镜后面的眼神谁也看不透。



  年轻男子来到一处研究室一样的房子外面,透过透明的玻璃眼神柔和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孩,女孩身上插着许多管子,各种在末世前都昂贵无比的仪器运转着,这些都是在维持女孩的命。



  “钟卿年?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能随便来这吗?!你看看你一身的细菌和汗味,你不能去消毒再来吗!”穿着白色医生装的女子压抑着自己的音量,声音里的怒火直指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翻了个白眼说:“我来看我妹妹,浣流念!你!管的也太多了吧,还有!我身上没有细菌和汗味!”停了一会儿钟卿年的桃花眼里盛满了悲伤,像是妥协了一样“我以后不会再随便来了,就拜托你照顾好丫头了,谢谢你了念念。”



  浣流念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抱着双臂搓了搓被雷出来的鸡皮疙瘩愤愤的说:“钟卿年,我虽然不怎么出去,但我知道你的得行,以后你可以来,但是!必须去消毒,还有!不许叫我念念,肉麻死了。”



  “好的,浣老师,哦!对了老大叫你去录音,很重要的哦。”



  浣流念转身离开,在钟卿年看不到的地方她慢慢的蹲了下来,双手捂着已经红透的脸。



  绝对不是钟卿年叫了她念念!是他太好看了,对!是美色!



  钟卿年出了研究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如果有人在房间的话那他听到的会让他大吃一惊,修长高挑的男人哼着两只老虎,利落又优雅的穿着作战衣,从床边的箱子里拿出一把狙击枪,细长的手指划过枪身,拿起另一把小巧的手枪,枪口对准了a市最高的大楼某一层。



  “真奇怪~真奇怪~”


     我想放飞自我




  


嘉

尽头(新坑,随机更新(看的人多我就更))

  生命的尽头是死亡,那…死亡的尽头是否是新的生命?

  “嘟~嘟~咔哒,喂,楚辞?你一定要活下去,等我来接你!”男子焦急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名叫楚辞的女孩坐在地上,手里拿着手机,身上绑着绳子,血迹斑斑的衣服和手机发出的光衬的女孩的脸更加惨白。

  说来也好笑,网上交流了多年的好友,第一次听见声音居然是在这个时候,这个人间成为地狱的时候。

  “楚辞!你一定不能死!我们约好在a市见面,你一定要到!嗷!嘟……嘟……”对方的声音戛然而止,楚辞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对面发生了什么,她能接起电话已经是最大的力气,她的脑袋很晕,身体忽冷忽热,她被咬了,队伍里她最信任的人隐瞒自己被咬,变异前趁没人注...

  生命的尽头是死亡,那…死亡的尽头是否是新的生命?



  “嘟~嘟~咔哒,喂,楚辞?你一定要活下去,等我来接你!”男子焦急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名叫楚辞的女孩坐在地上,手里拿着手机,身上绑着绳子,血迹斑斑的衣服和手机发出的光衬的女孩的脸更加惨白。



  说来也好笑,网上交流了多年的好友,第一次听见声音居然是在这个时候,这个人间成为地狱的时候。



  “楚辞!你一定不能死!我们约好在a市见面,你一定要到!嗷!嘟……嘟……”对方的声音戛然而止,楚辞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对面发生了什么,她能接起电话已经是最大的力气,她的脑袋很晕,身体忽冷忽热,她被咬了,队伍里她最信任的人隐瞒自己被咬,变异前趁没人注意咬上了她的脖子,楚辞刚被咬就拧断了她的脖子,但被咬就会被传染,她不想变成那样,也不想咬了其他人,队伍里不想杀了她,也不许自己结果,经过讨论,最后把她绑了起来关在这间卧室里,楚辞知道,他们在赌,赌变异前被咬是不会变丧尸,赌一个奇迹。



  好疼!像是被千万根针扎一样扎着最柔软的内脏,额头上的汗混着血流了下来,滴在地板上。



  眼皮好重,眼睛已经看不清发光的屏幕,感官也在慢慢褪去,再过一会儿就要成为另一种生物了吧,真不甘…



  不!不行!保持清醒,我不要这么简单变成那种怪物,我还没死,我还活着!我要去a市,我要去见他!



  当阳光透过铁树林照到每一家窗户里的时候,那就是黎明的来到……



  楚辞被刺眼的阳光拉回了模糊的思绪,过了多久了?我还活着啊,拿起手机按电源键查看时间,手机却早已经没电关机。



  门外传来敲门声闷闷的男声透过房门穿进来“楚辞,你还活着吗?楚辞……你说句话。”



  “我还活着……过了多久了?”



  “楚辞!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变成怪物!已经过了13小时了!呜呜呜楚辞,你活下来了。”开门声响起,一个寸头的年轻男孩推门而入,他的肩膀上方有一口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楚辞的脑袋,枪的主人是个很魁梧的男子,比男孩要高一个头,没有拿枪的手抓着男孩的肩膀,如果有异样,他可以随时把男孩护在身后,看到楚辞安然无恙的样子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一瞬,但枪口还是对着楚辞。



  “老高,方晓外面怎么样了?”楚辞也不介意枪对着她的脑袋,她知道老高是个谨慎的人,为了不再死去任何无辜的人,他不能冒险。



  “外面一切顺利,没有任何变化。”老高缓慢的放下枪,方晓走到楚辞前面要查看她的伤势。



  “诶?老高你来看,楚辞的伤口没了!”



  “嗯?……还真是。”



  “楚辞你有没有感觉不舒服的地方?”方晓看向楚辞,楚辞看着手里没电的手机。



  过了半晌“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感觉比以前的状态更好,为了安全起见,我再待一天,如果那时没有问题,咱们就准备离开这里。”



  “好。”两人都没有异议,他们绝对的信任楚辞,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孩。



  方晓用匕首把绑着楚辞的绳子割断,留下了水和吃的,还想留下来和她说几句话被楚辞用眼神制止了,只好离去。



  活动活动很久没有动过的身体,全身除了酸痛没有一点不适,仿佛昨晚上那个疼的发疯的人不是她,吃过东西,楚辞拿起手机,深邃的眼睛像是要透过手机看向某个人。



  突然一阵没由来的寒意爬上她的脊背,最热的八月哪来的寒气?



  没人能回答她,只有越来越冷的身体,皮肤上浮现出一层霜,眼睫毛上沾满了她呼吸时候冷化的水汽,冷,无边无际的冷到了骨髓里,仿佛是在开着狂欢。



  楚辞当机立断,抓起床上的被子裹在身上,拉开衣柜把里面的衣服和被子全都拉出来,厚厚的羽绒服穿在身上,裹着好几层被子,拉出来的衣服也堆在身边取暖,值得庆幸的时,她在翻衣服的时候,翻出了几瓶高度数的白酒,冻的发紫的手艰难的拧开瓶盖,喝了几口,感觉到进入嗓子的那一刻发热,热到了已经冻得没知觉的胃里,又把白酒倒在身上,双手不停的搓着身体,皮肤上的霜却越来越多,楚辞稍稍一动,就会有裂开的口子出现,不一会儿大大小小的伤口布满她的身上,楚辞感觉不到疼痛,太冷了,冷到从伤口流出来的血都是冰的。



  就这样过了很久,高源用钥匙打开门,温馨的卧室里映入眼帘的是床头一对笑的很甜的年轻夫妇照片,床上却是一片狼藉,随意堆放的衣物与厚厚的被子,还有从床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酒味,光是闻着就要醉倒在地,酒味里还混杂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心头咯噔一下,利落又轻巧的拿出了手枪,对准了隆起的地方,慢慢的走向床边…



  “楚辞姐姐?”稚嫩的声音突然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犹如平地惊雷一般,隆起的地方微微动了动,露出了长长的头发。



  高源也在那一刻紧张的情绪达到了顶峰。


灯火阑珊夜

找书

找本快穿小说,女主是木头精,有一个鸡崽(?)朋友,万年单身的那种,男主是饕餮(?),在穿越前,逮着女主吃(真的吃),为了躲他,女主选了一个万人迷系统,后来变成绿帽系统,记得女主有一个世界身份是龙,全世界为她一龙,系统任务是多生龙崽子(大概),男主是原著男配,原著女主的师尊,心怀天下,后来黑化(?)了一段时间,和女主有了蛋(在肚子里),后来女主被原著女主男主阴了,在布一个大阵的时候,被天雷劈,死了,死前把蛋剖出来。

“她什么都考虑到了,连龙蛋的去处都考虑到了,唯独没有考虑到自己”(大概意思)(记得最深的话)


求助,拜托拜托!(啊我这什么记性


找本快穿小说,女主是木头精,有一个鸡崽(?)朋友,万年单身的那种,男主是饕餮(?),在穿越前,逮着女主吃(真的吃),为了躲他,女主选了一个万人迷系统,后来变成绿帽系统,记得女主有一个世界身份是龙,全世界为她一龙,系统任务是多生龙崽子(大概),男主是原著男配,原著女主的师尊,心怀天下,后来黑化(?)了一段时间,和女主有了蛋(在肚子里),后来女主被原著女主男主阴了,在布一个大阵的时候,被天雷劈,死了,死前把蛋剖出来。

“她什么都考虑到了,连龙蛋的去处都考虑到了,唯独没有考虑到自己”(大概意思)(记得最深的话)


求助,拜托拜托!(啊我这什么记性


陛下从来不荒

【 原创 】《万朝独悠 》 短篇

🔥🔥

♦️现代女尊,男生子 (男主或许不孕)

🔷偏甜,带劲

🔶写着图个乐子

🔥男女双洁  


————————

chapter 09


多年看着,父后越发清瘦,她心疼

后来,她不要命的去秘境训练,让自己足以分担家事


父后 ,您不知道,看着母皇的你,

笑起来的样子

是我童年最刻骨的记忆

就让我,让这份笑

长时间的

一直,一直,很多个一直

持续下去


我再苦 ,都没所畏


————


需要一波热情~

🔥🔥

♦️现代女尊,男生子 (男主或许不孕)

🔷偏甜,带劲

🔶写着图个乐子

🔥男女双洁  


————————

chapter 09



多年看着,父后越发清瘦,她心疼

后来,她不要命的去秘境训练,让自己足以分担家事


父后 ,您不知道,看着母皇的你,

笑起来的样子

是我童年最刻骨的记忆

就让我,让这份笑

长时间的

一直,一直,很多个一直

持续下去



我再苦 ,都没所畏



————


需要一波热情~

玄霜

【原创】鬼四 第三十章 你终究还是回来了

见纪栎祈没有挣脱,他欣喜了,不由得收紧双臂。
谁知,纪栎祈皱起眉头“痛……”
千御绝立马放开她。
“千御绝?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纪栎祈有些讶异,毕竟兄弟不是吗?怎么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
然而千御绝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双眸子透露着迷茫,从未离开过纪栎祈的身上:“知道什么?”
“千御封和纪水清那对狗男女做的事情啊!?”
千御绝顿时杀气四溢!“原来你的一身伤是他们弄得!”
纪栎祈低下头,她快要陷下去了怎么办。
其实,她也发现了,这几个月来,自己想的最多的就是千御绝。
“坐下说吧。”
……………………………………
千御绝哪也没去,就这么陪在纪栎祈的身边,时间倒是快,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纪栎祈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她服下一...

见纪栎祈没有挣脱,他欣喜了,不由得收紧双臂。
谁知,纪栎祈皱起眉头“痛……”
千御绝立马放开她。
“千御绝?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纪栎祈有些讶异,毕竟兄弟不是吗?怎么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
然而千御绝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双眸子透露着迷茫,从未离开过纪栎祈的身上:“知道什么?”
“千御封和纪水清那对狗男女做的事情啊!?”
千御绝顿时杀气四溢!“原来你的一身伤是他们弄得!”
纪栎祈低下头,她快要陷下去了怎么办。
其实,她也发现了,这几个月来,自己想的最多的就是千御绝。
“坐下说吧。”
……………………………………
千御绝哪也没去,就这么陪在纪栎祈的身边,时间倒是快,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纪栎祈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她服下一颗华颜丹,脸上的伤痕顿时不见,身上却一直没有办法消去,不过这也无所谓。
因为华颜丹增加灵力的效果,纪栎祈的丹田处也有了久违的感觉,可是一会却停了下来,果然还是灵力不够么?
于是,她找来了千御绝,让他帮忙输送灵力到她的体内,事实证明,千御绝不仅没有生气,还很开心,他的栎儿终于肯依靠他了。
当千御绝刚开始输送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
但之后,纪栎祈只觉得全身刺痛,跟当时解毒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感觉全身的血都在叫嚣!要破体而出,这沸腾的感觉使她痛苦不已。
千御绝也感受到了异样,连忙停止了灵力输入,去扶疼到倒在地上的纪栎祈。
“栎儿,栎儿你醒醒!栎儿你怎么了?”朦朦胧胧中,纪栎祈听到千御绝的声音,没由来的一阵心安。
她的汗水打湿了衣服,整个人宛如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她此时脑袋一片空白,然后好像有个女子走出来,却看不清样子。
“小祈,你还是回来了,本以为当年换走你的魂魄便会相安无事,却没想到……诶,罢了,都是天意吧。”那女子叹气,话听的纪栎祈一阵心惊。
这女人是谁,她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人?
还没想玩,女人的声音又响起。
“小祈,不要刻意去寻找自己的身世,娘不希望你陷进这场阴谋中。我在你的身上下了封魔印,一共三层封印,这也才第一重而已。你要坚持住啊。”
纪栎祈又是疑惑,封魔印?那是什么东西?她是魔吗?娘?她是自己的娘亲吗?
“小祈,娘的时间不多了,记住,不要触碰爱情!不然你会灰飞烟灭的!”
女人说完这句话,消散在白色空间。身上的疼痛也随之消失。
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千御绝充满欣喜的脸,“栎儿你醒了?”
纪栎祈点点头。
她查了查自己的修为,暗暗心惊,八阶,简直比千御绝还要高一阶。
她现在确实在思索最后那一句,为何爱上了别人,就会灰飞烟灭?
还有,封魔印又是什么?
————
求关注辣么么么么么么亲爱哒们,感谢泥萌的支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