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女性主义

3738浏览    202参与
一只青蛙有什么错?

当你还是一个幼稚的女孩

当你还是一个幼稚的女孩

你有很多的计划,但是你没有钱

这个时候你看到一则广告,你发现你可以去代孕

你花了十个月,让你从一个小女孩变成母亲,又从母亲变成一个必须每天说服自己其实自己只是一个胎器的母亲

你的内心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痛苦,无助,茫然

没有人告诉你,有的时候卖孩子是以这么一种方式

你拿着二十万,想把孩子买回来。

但是你知道,你的孩子,只能是在梦里的孩子。

当你还是一个幼稚的女孩

你有很多的计划,但是你没有钱

这个时候你看到一则广告,你发现你可以去代孕

你花了十个月,让你从一个小女孩变成母亲,又从母亲变成一个必须每天说服自己其实自己只是一个胎器的母亲

你的内心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痛苦,无助,茫然

没有人告诉你,有的时候卖孩子是以这么一种方式

你拿着二十万,想把孩子买回来。

但是你知道,你的孩子,只能是在梦里的孩子。

一只青蛙有什么错?

让一个代孕的女人去干什么

让一个代孕的女人去干什么,你问自己

你有子宫吗?如果没有,你不会经历恐慌,但是当你有的时候,什么样的情况下你要经历这样的情况?


你会行动不便,可是你是在挣钱,用你身上的器官,

你会更加疲惫,怀孕让你仿佛老了十岁

但是你拿到手的钱只有那么一些,让你刚好可以活着然后再活久一点,

然后你可以看着自己的疲惫和世界对自己说:“我对自己是这样的。”

你被人推上产床,你臃肿得像个母猪,但是你的主妇站在外面,她说:“我想看看我的孩子是怎么样的。”

你的下面被撕裂。被用剪刀直接侧切,你漏尿,就在你去上厕所的时候,你艰难地扶着墙,你听见那个在你身体里呆过的小宝宝此时就在另一对夫妇的怀里,然后她们...

让一个代孕的女人去干什么,你问自己

你有子宫吗?如果没有,你不会经历恐慌,但是当你有的时候,什么样的情况下你要经历这样的情况?


你会行动不便,可是你是在挣钱,用你身上的器官,

你会更加疲惫,怀孕让你仿佛老了十岁

但是你拿到手的钱只有那么一些,让你刚好可以活着然后再活久一点,

然后你可以看着自己的疲惫和世界对自己说:“我对自己是这样的。”

你被人推上产床,你臃肿得像个母猪,但是你的主妇站在外面,她说:“我想看看我的孩子是怎么样的。”

你的下面被撕裂。被用剪刀直接侧切,你漏尿,就在你去上厕所的时候,你艰难地扶着墙,你听见那个在你身体里呆过的小宝宝此时就在另一对夫妇的怀里,然后她们笑着,仿佛谈论别人的孩子。

但是你知道她在你子宫里跳动的节奏,但是她不属于你,你知道这辈子都不可能。

因为你只是个代孕母亲,说母亲对你太尊重,说代孕的产机更合适。

你就在那儿一个人默默嚼烂水果,用刚刚到账的钱给自己付清住院的费用,然后看着阳光对着你洒下来,却进入不到你的世界。

你用一杯奶茶满足了口欲,然后用餐巾纸堵住自己的眼眶。你打开电视,看到了大家纷涌而至的笑声。

而你只是一个代孕的产机,你只是一个代孕的产机。你想去看看你的孩子,但是那个时候那个女人对你说:“对不起,她睡着了。”

“谢谢你照顾好我们的孩子。”如果她是个有礼貌的女人。

如果她没有礼貌又没有同情心“与你无关”

如果是他。

“那是我们的孩子。”直接宣布:“和你无关。”“钱都打清了吧。”

人为什么要对自己的情感无动于衷,谁愿意做一个酷女孩?

不过是被逼迫得走投无路之后不得不假装自己还能活下去的一个生育机器罢了。

一只青蛙有什么错?

女孩

一个女孩,对自己生而为人很抱歉。

对自己做错了哪怕一点点事很抱歉。

她就站在那条对于女孩为奴的单条单杠上,

为自己不够笔直不够迟钝而抱歉

一个女孩,对自己生而为人很抱歉。

对自己做错了哪怕一点点事很抱歉。

她就站在那条对于女孩为奴的单条单杠上,

为自己不够笔直不够迟钝而抱歉

cofeeeee

警惕名为关爱的歧视

警惕名为关爱的歧视

——从公共管理角度谈11.6日滴滴顺风车事件


文/楚昭

2019年11月6日,因乐清女孩被害一事下线的滴滴顺风车业务再度上线试运营,却因一条规定惹起轩然大波。在滴滴出行的官方微博发布的消息中,运营时间:5:00—23:00(女性5:00—20:00)赫然在列。对此规章的评价也显现出明显的两极分化,一方认为企业有权决定自己提供服务的时间与对象,而另一方则认为这只是糖衣包裹下的性别歧视与男性话语体系的体现。这背后的原因和逻辑着实值得深究。



顺风车的安全问题,从网约车行业诞生的那一天,争议就从未停歇。

没有了严格的行业资...

警惕名为关爱的歧视



——从公共管理角度谈11.6日滴滴顺风车事件


文/楚昭



  2019年11月6日,因乐清女孩被害一事下线的滴滴顺风车业务再度上线试运营,却因一条规定惹起轩然大波。在滴滴出行的官方微博发布的消息中,运营时间:5:00—23:00(女性5:00—20:00)赫然在列。对此规章的评价也显现出明显的两极分化,一方认为企业有权决定自己提供服务的时间与对象,而另一方则认为这只是糖衣包裹下的性别歧视与男性话语体系的体现。这背后的原因和逻辑着实值得深究。







  顺风车的安全问题,从网约车行业诞生的那一天,争议就从未停歇。



  没有了严格的行业资格限制,网约车的营业门槛远远低于正常的出租车。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 2017 年底,滴滴联接了超过 2100 万司机; 而据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数据显示,至 2018 年 6 月,全国共计 34 万人取得了网约车驾驶员资格,17 万台车辆取得了网约车运营证。 这意味着,如果严格要求驾驶员资格与车辆运营合规,全国网约车人车合规的比例不到 1%。



  网约车尚且如此,顺风车的“合乘”性质,就更导致了司机素质的参差。搭顺风车属于出行提供者和合乘者各方自愿的民事行为,未逾越非经营客运的范围,因此,从政府部门出发的监管和管理条例多为原则性的,只是为了禁止变相非法营运的产生。而滴滴平台呢?根据 《顺风车服务协议》,顺风车将其定位为“居间人”。也就是说,对于顺风车来说,滴滴只将自己定位为提供信息的平台,而没有承担承运责任。将法律风险和责任转移在乘客和司机身上,降低了自身的责任,也就降低了防治风险的意识。



  可见,由于网约顺风车的特殊性,政府和平台在监管上都存在着明显的缺位情况。正是这些管理上的缺位,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一桩桩惨剧的发生。







  建立在这一现实情况下,这次顺风车试运营的重新上线,似乎真能称为“充满诚意”的尝试。但事实上,若是细想,就能明确地找到其中的逻辑漏洞与这些漏洞之后的可怕的“谴责受害者”之逻辑。



  在条例引起热议之后,滴滴出行的总裁柳青以“资深女白领”的身份发声,称他们也是迫于无奈,才做了这么一款“对女性来说不太好用”的产品。仿佛他们已经被逼到山穷水尽之地步,不得不出此下策。原博之下博得不少声援,大抵都是不应过于为难企业,不该拒绝善意云云。但这一解释若要成立,起码要符合一下两条特征。



  第一,滴滴出行真被逼到了不出此策不可的地步。第二,这一政策真能对于解决问题起到帮助。可惜的是,对于前者,滴滴公司并未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一政策的必须性。在去年的温州乐清事件之后,学界出现了不在少数的有关顺风车现存安全问题的分析,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在于应急管理配备不足。滴滴的客服大多数属于外包项目,也就是说,由于外包业务的特征,必然导致信息接收的延误,当收到了求助信息,很难迅速地反映给滴滴公司,也就很难及时阻止悲剧的发生。而此次顺风车重新上线,对于问题严重的应急管理问题,滴滴并无任何整改的说明。



  而关于后者,滴滴公司更是没能拿出任何有说服力的数据和证据来证明,女性“被牺牲”的三个小时打车时间,真的能够带来足够的安全系数的提高。去年引起高度关注的温州乐清惨案,就发生在天日昭昭的中午,可见,想当然地认为减少夜间出行就能减少恶性事件是极其幼稚,甚至懒惰的想法。



  由于滴滴公司的企业性质,也的确有公司内部做了整改和调查,但未将数据公开的情况。但即使如此,即使以上两条特征都在事实上成立了,这一性别上的区别政策,也仍然是不合理的。



  由于你更可能在20点后收到伤害,因此区别地不向你提供服务,这一套“保护者”的逻辑,已远远超出了滴滴公司在《顺风车服务协议》中为自己确立的“居间人”可为的行为,一步踏进了性别分别和歧视的灰色地带中。背后的潜台词则是,“我们认为你们不合适在20点后搭乘顺风车”与“我们没有能力在20点后保证你们的安全”。



  前者的逻辑,相当于将女性放在了天然弱者的位置上,需要一个公司告诉全国的女性,什么是“该做的”而什么是“不该的”,这个场景似乎并不常常出现在平等的商业行为中,而一般出现在长辈教育小辈的时候。甚至连网上很多赞同此政策的言论,背后的逻辑也像极了家长思维。“我这是为你好,怎么不领情呢?”



  依于此,许多女性看到这条政策后,心里那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就得到了解释。“家长”或许是真站在关心的角度,但每个人仍然只有将选择和决策权握在自己手上时,才能感到是作为平等的“人”而被尊重着。



  而后者“我们没有能力在20点后保证你们的安全”,说到底只是一种害怕担责的心理。试问,万一在滴滴能够证明自己做到了所有能做的保护措施,足够迅速地作出了应急反应,接受了政府的有效监管,在一套足够负责完备的管理体系下,仍然发生了惨剧,舆论和法律真会毫无理智地一味指责滴滴?更何况,若平台认为没有能力在20点后保证女性安全,又有何能力去保证20点后男性的安全?既然如此,在这套逻辑下,岂非20点后关闭顺风车业务更为理想?



  综上所述,这一政策的出台,其包裹着糖衣的背后,其实蕴涵着的仍然是畸形的“保护者逻辑”,而这套逻辑衍生的终点,就是沙特女性的现状,是一种平权的倒退,是绝不可被接受的。







  对于网络上的支持声音,诸多反驳已于前文论述,在此不再赘述。另有一点,不少对于“这一政策会伤害女性的夜间出行自由,存在宵禁逻辑” 的反驳,大概的逻辑都是“并没有禁止女性对出租车快车等等交通形式的使用啊,不用顺风车不就好了。”但事实上,顺风车显然存在着其独有的好处,若不如此,也就不会有“顺风车终于回来了”之类的言论。而对于自由和权利的伤害,需谨记不应到了“无路可走”的时候才想起发声。敏锐地察觉到自己的权利哪怕分毫的受害,并积极理性地发言表达观点,本就是公民社会所必须但难得的素质之一。



  也许我们很难否认滴滴出行这一政策后的好意,的确,关心女性的合法权益,这已经是一种进步,无从苛责,但正如邱晨在第二季奇葩说中所说过的,“真正的进步,是允许我们挑剔这份好意。”若在一个女性话语权未曾提高的社会或国家,这场争辩也许不会发生,大家会默认这一规定的合理性。但可喜的是,在今天的社会,能够有很多人开始警惕如此糖衣之后的伤害。这是一件绝对值得讨论的事,且我们的社会,应该以开始讨论这样的事为傲,这才是社会向平等迈进的有力证据。也因此,切莫让这一迈进成了倒退,切莫让进步成了戏谑的笑话。



  警惕名为关爱的糖衣炮弹,才能够推动社会的性别意识更前一步。





参考文献:

[1] 查云飞. 国家保护义务视角下的顺风车规制——以35份地方规范性文件为分析对象[J].苏州大学学报(法学版),2019(01):9 - 11

[2] 刘晶. 共享经济问题研究——基于“滴滴顺风车”危机事件的反思 [J].西部皮革,2019(16):58 - 59


一只青蛙有什么错?

见孕

我很嫉妒我的妻子,因为她竟然拥有生育的能力。
我是就算去变性都是无法生育的。因为变性只能改变外部,但是子宫却是无法改造的。
子宫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没有谁知道它如何具体运作,只是知道它的精确可以让每一个女人有创造生命的能力。
现在我看着我的妻子腹部渐渐隆起柔软的弧度。我经常去听,那个孩子的声音,有踢动。
有的时候没有心跳了,很着急,医生检查之后说,是孩子自己掐脐带,把自己掐晕了。
“过一会儿又活过来了,你听。”她说。
我把耳朵侧着听,果然一会儿又听到这个小精灵的提提踏踏 声。
怀孕之后妻子就不愿意动了,她疲倦了。我很担心,只能更加细致地照顾她,同时更加期待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这个由她创...

我很嫉妒我的妻子,因为她竟然拥有生育的能力。
我是就算去变性都是无法生育的。因为变性只能改变外部,但是子宫却是无法改造的。
子宫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没有谁知道它如何具体运作,只是知道它的精确可以让每一个女人有创造生命的能力。
现在我看着我的妻子腹部渐渐隆起柔软的弧度。我经常去听,那个孩子的声音,有踢动。
有的时候没有心跳了,很着急,医生检查之后说,是孩子自己掐脐带,把自己掐晕了。
“过一会儿又活过来了,你听。”她说。
我把耳朵侧着听,果然一会儿又听到这个小精灵的提提踏踏 声。
怀孕之后妻子就不愿意动了,她疲倦了。我很担心,只能更加细致地照顾她,同时更加期待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这个由她创造的小生命,将会在五个月后出现在这个世界。而我也将在极度的战战兢兢中,迎接亲眼目睹TA出生的喜悦。
一个完全活生生的灵魂,一个完全活生生的肉体,一个生命,一段可以完全展开的旅程!
希望我有幸可以陪伴TA。就像一个母亲写的那样“扶上马,送一程”我希望我还可以有这个荣幸!

一只青蛙有什么错?

女人颂

一个女人是和男人不同的。她们的子宫可以孕育生命,卵子携带着比精子更多更丰富的人类基因。
毕竟融合的时候,美丽透明的卵子细胞质里还有一部分的柔软基因可以进入孩子的基因程序。
女人的身体是那么神奇。男人是永远无法孕育生命的,他们只能嫉妒地看着女人的肚子一点点隆起,一个小小的生命就那么慢慢变得坚强,直到可以来到这个世界。
然后带着胎液,分娩的强烈痛苦下女人用惊人的毅力创造出一个新的生命。
那个生命是那么的恬静,它被女人邀请来到这个崭新的世界。
女人才是真正的上帝。

一个女人是和男人不同的。她们的子宫可以孕育生命,卵子携带着比精子更多更丰富的人类基因。
毕竟融合的时候,美丽透明的卵子细胞质里还有一部分的柔软基因可以进入孩子的基因程序。
女人的身体是那么神奇。男人是永远无法孕育生命的,他们只能嫉妒地看着女人的肚子一点点隆起,一个小小的生命就那么慢慢变得坚强,直到可以来到这个世界。
然后带着胎液,分娩的强烈痛苦下女人用惊人的毅力创造出一个新的生命。
那个生命是那么的恬静,它被女人邀请来到这个崭新的世界。
女人才是真正的上帝。

一只青蛙有什么错?

卖淫合法化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买卖女人的身体合法。意味着加深了对女性的身体压迫。

  意味着当女人失业的时候不能立即获得领取救济金的资格,因为她还有资格去卖淫。

  当一个女人在身体上被压迫,社会资源分配上被压迫,人权上被压迫,她基本上在这个社会上所剩无几。

  她的歇斯底里被人嘲笑,她的痛苦无人回应。她孤独又无助,她生来就是男权的利用资源和机器。

  不要让女人变成一个卖淫的东西,不要让男人的恶在女人身上实现,不要让我们的下一代在反男权的路上更艰难,不要让更多的女人为了自己是女人哭泣!...


  意味着买卖女人的身体合法。意味着加深了对女性的身体压迫。

  意味着当女人失业的时候不能立即获得领取救济金的资格,因为她还有资格去卖淫。

  当一个女人在身体上被压迫,社会资源分配上被压迫,人权上被压迫,她基本上在这个社会上所剩无几。

  她的歇斯底里被人嘲笑,她的痛苦无人回应。她孤独又无助,她生来就是男权的利用资源和机器。

  不要让女人变成一个卖淫的东西,不要让男人的恶在女人身上实现,不要让我们的下一代在反男权的路上更艰难,不要让更多的女人为了自己是女人哭泣!

  我们,反卖淫合法化!

一只青蛙有什么错?

真女权和假女权

当生孩子的时候,真女权独自承担生孩子的痛苦,觉得这是她作为女性的责任。
但是当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她默认这是她和丈夫共同的孩子。
--------------------------------------------------------------------------
田园女权根本不给丈夫生孩子,每天让他找代孕。但是想要天价彩礼。
而且离婚的时候转移资产。男人不能满足她就出去找白脸。
所以还是田园女权爽。
做圣母太累。

当生孩子的时候,真女权独自承担生孩子的痛苦,觉得这是她作为女性的责任。
但是当这个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她默认这是她和丈夫共同的孩子。
--------------------------------------------------------------------------
田园女权根本不给丈夫生孩子,每天让他找代孕。但是想要天价彩礼。
而且离婚的时候转移资产。男人不能满足她就出去找白脸。
所以还是田园女权爽。
做圣母太累。

一只青蛙有什么错?

笑死人的女权主义者

婚姻的制度对女人的要求就是成为圣母。给男人生孩子,给男人带孩子,给男人照顾父母,最后男人老了还要照顾男人。
田园女权就是说“我不要成为圣母,我就要你付出追求成本,结婚成本。我一个孩子都不给你生,你就是要给我天价彩礼!”
所以想贱买子宫生殖器的男权们能不恨得牙痒痒吗?
然后那些所谓的真女权就跑过去安慰她们的爸爸说“对不起,那些女人都是假女权,我们对你们好,我们还会帮你分担压力呢!我们是真女权!”
真是笑死人了。

婚姻的制度对女人的要求就是成为圣母。给男人生孩子,给男人带孩子,给男人照顾父母,最后男人老了还要照顾男人。
田园女权就是说“我不要成为圣母,我就要你付出追求成本,结婚成本。我一个孩子都不给你生,你就是要给我天价彩礼!”
所以想贱买子宫生殖器的男权们能不恨得牙痒痒吗?
然后那些所谓的真女权就跑过去安慰她们的爸爸说“对不起,那些女人都是假女权,我们对你们好,我们还会帮你分担压力呢!我们是真女权!”
真是笑死人了。

一只青蛙有什么错?

女权下一步是不婚

女权是最近被炒得比较热的一个话题。关于女权究竟是什么,有的人给出了两种划分标准,一种是“田园女权”,一种是“真”女权。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划分标准是部分男人给出的,这不能不说是引人深思的。

    而最近,又出现了一种被当成是“极端女权”的“假女权”,这些人鼓励不婚。这一下可吓倒了不少渴望生子的男人。毕竟在没有能力包养女人的时候,结婚是最快也是最便捷的获得孩子的途径,更不要说接了婚之后在现在的社会舆论下,很多女孩子会自觉地独自承担起养育孩子和“照顾丈夫?”的任务。不婚女的观念动摇了很多男人的婚姻蛋糕,让他们本能地反感。...


女权是最近被炒得比较热的一个话题。关于女权究竟是什么,有的人给出了两种划分标准,一种是“田园女权”,一种是“真”女权。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划分标准是部分男人给出的,这不能不说是引人深思的。

    而最近,又出现了一种被当成是“极端女权”的“假女权”,这些人鼓励不婚。这一下可吓倒了不少渴望生子的男人。毕竟在没有能力包养女人的时候,结婚是最快也是最便捷的获得孩子的途径,更不要说接了婚之后在现在的社会舆论下,很多女孩子会自觉地独自承担起养育孩子和“照顾丈夫?”的任务。不婚女的观念动摇了很多男人的婚姻蛋糕,让他们本能地反感。

   那么,不婚女孩是怎么走到不结婚这一步上去的呢?经过我的整理和观察,有以下几步心路历程,由浅到深大概是这样。

  在童年时候就见到了女人结婚不幸福的例子,从小在家里就敏感地感受到了作为家庭主妇或者是妻奴的妈妈或者其他亲人的无助。

   在进入社会后发现女人结婚一般都会生孩子,而生了孩子会影响晋升。

  在了解婚姻后发现:女人在婚姻中生育价值是被抹去的,抚育孩子的价值是不被承认的,照顾家人的责任是天然被要求的。而在婚姻中女人唯一得到的利益是:可以住在一个家里,以及获得丈夫偶尔的关注和所谓虚无缥缈的爱情。

  在了解了这一点之后,究竟要不要结婚的结果就非常明晰了。

  更别说在婚姻中,女人天然是要取悦男人的。没有个人自由,作为奴隶的那种无助感是让人难以置信的。

  所以很多女人干脆把自己从婚姻市场中解除出来。当她们不再考虑结婚的难处,不再在乎作为婚姻买家的男人的眼光,她们意外地发现(当然大多数是很自然地感受到)一个自由的人,在这个社会中被尊重,可以想做什么就凭着自己的本事去做的感觉真好。

  不婚就是这么轻而易举。

  在下面分享一个婚姻女孩和不婚女孩的日常(故事纯属虚构)

----------------------------------------------------------------------------------------------------------------

 婚姻女孩:今天早上五点半,我就起床给我的孩子做饭了。

 孩子的爸爸昨天应酬到很晚,还在打呼噜。做好饭之后我送孩子去上学,回到家之后又要洗一家人昨天洗澡丢下的衣物。然后去买菜。

 不知道要买什么好因为昨天他们都说吃腻了。看来我要加强厨艺才行啊,但是一个人每天拖地洗衣服就已经很累了,实在是不想抽出时间去学习好纠结啊。

  因为早起所以中午睡了一觉,下午的时候去接孩子放学,然后又是做饭,辅导孩子的作业。孩子他爸还没回来我感觉好寂寞啊,但是他要养育这个家也不容易。我只能一个人忍受下去了。毕竟我可是一个好女人呢,不能做对不起男人的事。

-------------------------------------------------------------------------------------------------------------

 不婚女孩:真不想起啊。但是要上班养活自己啊。早上吃了新疆面条,就是还在减肥,感觉有些油腻。现在还有一点馕没有吃掉。

    今天同事讲的那个笑话好搞笑,那个妈妈每天早上五点半就起了。要是我的话打死也不会起那么早。

   什么时候去报个班,人生难道就要做个咸鱼了吗?学西班牙语以后有空可以去走走。

  中午点了一大堆东西。哇,好吃!下午下班要干嘛?去看电影吧。《天气之子》出了,也不知道好不好看。然后再把太宰治的《人间失格》读完。

   今天路上的云挺安静的,水也好安静啊。如果可以在上面划船就好了。

  现在在攒钱买房,准备明年出国玩一下。阿尔卑斯山的小花我来啦!


一只青蛙有什么错?

给田园女权打假的人恰恰是“假女权”

 当女孩们在追求自己的权益,并且给自己冠上"女权主义者”这种政治名号的时候,一部分的人却开始有意地给女权打起假来,并且迅速地把女权划分为真女权和假女权。

  其中假女权有一个可谓是臭名昭著的名号“田园女权”。彰显了一部分男性和所谓女权主义者对其的厌恶。

   但是就算是田园女权也是在尽力争取自己作为女孩的利益啊。也是“女权主义者”,是谁在给她们打假呢?

  我发现,给他们打假的有两种人。一部分是号称独立的女权主义者。这部分女权主义者号称自己是男人一样的生活,可以为自己挣钱。...


 当女孩们在追求自己的权益,并且给自己冠上"女权主义者”这种政治名号的时候,一部分的人却开始有意地给女权打起假来,并且迅速地把女权划分为真女权和假女权。

  其中假女权有一个可谓是臭名昭著的名号“田园女权”。彰显了一部分男性和所谓女权主义者对其的厌恶。

   但是就算是田园女权也是在尽力争取自己作为女孩的利益啊。也是“女权主义者”,是谁在给她们打假呢?

  我发现,给他们打假的有两种人。一部分是号称独立的女权主义者。这部分女权主义者号称自己是男人一样的生活,可以为自己挣钱。

  所以,吃饭的时候AA制,结婚的时候不要彩礼,带娃的时候可以独立带,号称钢铁妈妈。

  但是,她们这么做,本质上是在给男权献媚。

  因为吃饭的时候AA制本质上是承认了“如果男人请女人吃饭女人就是他的性猎物”。

  “结婚的时候不要彩礼”是在否定自己在婚姻时候付出生育价值可以获得报酬这一制度。

  带娃的时候独立带是应和了“女人就应该带娃”这一传统的男权观念。

  所以,这部分女权主义者表面上是在宣扬独立,实际上舔男权舔得不要不要的,是在给男人增添天然的权利,是在说“我们独立 了,所以你们不需要花任何代价就可以享受压榨女性的制度下我们的所有好处”。这难道不是历史的倒退,让人惋惜吗?

  反观那些所谓令人反感的“田园女权”,在男人出钱吃饭的时候毫不羞涩,在男人要孩子的时候“娇气”地表示不想生,生孩子疼,在结婚的时候大闹要彩礼。虽然样子如同泼妇,让人觉得不好看,可是本质上是踩着男性压榨女人的制度“正当”地要求再这套制度下本来应该归属给女性的利益。

  所以在这里我也想打假。那些媚俗男权不要彩礼还天天给女权打假的女权主义者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女权主义者。那些田园女权是非常淳朴的女权主义者这一点是毋庸置疑,至少在男性的话语下,她们还知道自己的权利在哪里。


吾与点

【原创】阿依土鳖公主

以前看粤剧《男亲女爱》,子华哥怼过女主这样一句话: 以为自己是公主,其实只是狗主。这句话放在女主身上不太妥当(女主其实是相当独立自主的现代女性),却相当精确地描写出了我们对一类人的愤怒与厌恶: 那种把自己私下享受的扭曲的权力结构转移到公共领域,天真地以为别人会buy it/吃这套的人。

很多女生都有公主梦,尽管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公主除了穿越在当今的社会中绝无可能。我见过很多喜欢迪士尼公主的女孩,但是她们对别人总是很尊重,她们是头脑清楚的正常人聪明人,她们知道任何一个人都是ta自己的公主/王子/国王/女王/骑士,每一个人都是主宰自己世界的王。

不幸的是我也见过一些“公主”,她们的观念似乎是被那...

以前看粤剧《男亲女爱》,子华哥怼过女主这样一句话: 以为自己是公主,其实只是狗主。这句话放在女主身上不太妥当(女主其实是相当独立自主的现代女性),却相当精确地描写出了我们对一类人的愤怒与厌恶: 那种把自己私下享受的扭曲的权力结构转移到公共领域,天真地以为别人会buy it/吃这套的人。

很多女生都有公主梦,尽管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公主除了穿越在当今的社会中绝无可能。我见过很多喜欢迪士尼公主的女孩,但是她们对别人总是很尊重,她们是头脑清楚的正常人聪明人,她们知道任何一个人都是ta自己的公主/王子/国王/女王/骑士,每一个人都是主宰自己世界的王。

不幸的是我也见过一些“公主”,她们的观念似乎是被那种狗血清宫剧塑造的,根本不是现代人应该有的观念。如果说有些女孩靠自己的努力在自己的领域内赢得“公主”称号,那些有着错误观念的“公主”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公主,觉得因为家人或男友对待自己宛如公主,所以自己的合法性必须得到更多人的承认——虽然她无法做到让所有人承认,但是在她所认识的人里,她必须要尽可能多地把自己“公主—仆役”的权力结构推广开——尽管她没有这样宣称,甚至或许没有这样的明确意识,但是从她们行为来看,她们确实是这样做的。

在封建王朝覆灭百年之后,还保持着这样做派,实在公主中的异类。与那些观念先进作风独立的现代公主比起来,就叫她阿依土鳖公主吧。

阿依土鳖公主具体的行为呢,根据我的观察,首先一定要尽可能多的指派别人做事。如果是陌生人,可以挑那些绅士受过良好教育的男性,因为他们不太好意思拒绝女性。不太好看的没有很多钱有点自卑的男生也是可以的,因为阿依土鳖公主向他们发话时已经是他们天大的荣幸了。那些在土鳖公主眼里的老头子老太婆,土鳖公主一直认为他们最好的用处是给她做仆役或老妈子,但是如果临时有事求他们的话,温柔地称他们叔叔或阿姨,他们大概就会帮助柔弱的小姑娘了。

你问帮助公主有什么好处?大胆,请你看看这四个字“帮助公主”,有没有联想起什么电影场景?你这么大人了好歹也看过不少动画片,你见过公主遇到难处动画片里的小矮人小动物仙女教母精灵神兽说过半个不字吗?再说助人为乐不是应该的吗?帮助公主有什么好处,好处就是给你下一次帮助她的机会,好了,你在旁边等着下一次指派任务吧。

在性别问题上,阿依土鳖公主把异性看做自己的资源,如果身边哪一女孩获得异性更多的关注,但这个女孩却不是她的话,土鳖公主大概要暴走。没错,土鳖公主之土在于她的两性观念维持在清朝水平,对于好看的女孩,她可以给出这样的评价:“一看就很会勾引男人”。实际上,土鳖公主对男性的关注度其实要比她口中不知廉耻的女孩对男性的关注度高多了,因为那些衣着不太保守的女孩在打扮自己的时候,有时并没有想到男性,她们仅仅在自我欣赏。而对阿依土鳖公主来说,这样频繁提及男性在女性意识中的在场,使人忍不住怀疑她自己就是那样格外在意男性的人。

然而,对于那些有男性气质的女孩,或者是性别意识还没有定型的女孩,阿依土鳖公主显示出了进步的姿态。并不是说阿依土鳖公主是什么Gay Pride的支持者——毕竟阿依土鳖公主很少关心正义这类事,而是说她很喜欢看到,自己的魅力可以征服对象又变多了,自己的可以指派更多的人——尽管她从不考虑那些对象到底愿不愿意搭理她。

因为对于自己的魅力,阿依土鳖公主很少怀疑。既然世界上存在喜欢女生的男生,她自己当然是女生,而且是很漂亮的女生,怎么会不被男生喜欢呢?

从这个逻辑上讲,是有人喜欢阿依土鳖公主的。可是,这个世界上总有贪得无厌的人,比如我,我常常想,我喜欢的女孩最好是优雅一点,但是她要是很智慧很勇敢很正义很坚韧就更好了,这样的话我宁愿她不要优雅;我喜欢的女孩能给这个世界增添希望与美好,能拯救我暗淡的人生让我活的每一天都充满意义。这些阿依土鳖公主都无法带给我,她只关心自己,当然,如果说关怀别人和世界会让她收获更多利益的话,她当然可以表演。而且当她指责别的女孩的时候,她也并不优雅。直白的讲,阿依土鳖公主的观念是土鳖的,品格是可疑的,至于美貌,是化妆品赋予的。

在阿依土鳖公主身边,我只感到自己不断地被剥夺,我拓展认知拓宽人生的尝试被不断收窄。科学,现代,平等,权利……种种我们珍视且努力为之奋斗的价值恍惚之间被刻意营造出来的高贵氛围笼罩吞噬。她轻巧的脚步忽然使人感觉重的像前朝的沉香炉,香炉里流溢出浓烈而炫耀的气味努力遮掩着中空而死灭的腔体。

我并没有什么别的话说。认识这些阿依土鳖公主们,除了给我提供了写作素材我并没有收获更多快乐,我本可以用结识她们的时间结实更多对我人生有建设意义的朋友。在土鳖公主面前,我常常陷入沉默,可我内心难道不是在大喊吗?我呼喊: 做父母的人们呐,为了公众的心神安定,不要去制造这些让人闻风丧胆的阿依土鳖公主了啊!编剧们呐,为了观众有更合理更现代的三观,不要让你们笔下的女性围绕男人打转了啊!柔弱的不懂得拒绝的人们啊,阿依土鳖公主是讨好型人格们的天然捕食者,多数情况下你无力改变她们的既定人格,快跑啊,能跑多远跑多远——这是你唯一的选择。

浮岛为舟

长风几万里——《送我上青云》

电影的名字起得巧妙。原先以为只是反讽——罹患癌症,没钱治病,父母分居,大龄剩女。家庭事业感情无论哪个方面,和团扶摇直上九万里大概都扯不上什么关系。饶是被生活摁在地上狠狠摩擦,盛男仍是笑意淡淡。送我上青云,仿佛小人物,特别是一个作为知识女性的小人物最后的尊严。

全片观后,却体会到了更多层次的意涵。“上青云”所隐喻的性高潮,正是盛男在手术前对情爱的诉求。这片子的激情戏拍得真棒。不矫饰,不造作,不刻意,严丝合缝地推进着剧情。而在这剧情里,女性再也不是被凝视的他者,摆脱了羞怯忸怩谈性色变而只会在情事上被动的男性审美想象,成为了表达和实践情欲的主体。

大姚涂着红唇,喃喃说出“我想和你做爱”的样子,连...

电影的名字起得巧妙。原先以为只是反讽——罹患癌症,没钱治病,父母分居,大龄剩女。家庭事业感情无论哪个方面,和团扶摇直上九万里大概都扯不上什么关系。饶是被生活摁在地上狠狠摩擦,盛男仍是笑意淡淡。送我上青云,仿佛小人物,特别是一个作为知识女性的小人物最后的尊严。

全片观后,却体会到了更多层次的意涵。“上青云”所隐喻的性高潮,正是盛男在手术前对情爱的诉求。这片子的激情戏拍得真棒。不矫饰,不造作,不刻意,严丝合缝地推进着剧情。而在这剧情里,女性再也不是被凝视的他者,摆脱了羞怯忸怩谈性色变而只会在情事上被动的男性审美想象,成为了表达和实践情欲的主体。

大姚涂着红唇,喃喃说出“我想和你做爱”的样子,连同她哭着对母亲说“我这么努力,却还是要死”的样子,一脸丧地躺在地上看日头的样子,近乎于贪恋地说“再说一次吧”的样子,撑起了一个仿佛就在身边的有温度的人。她独木难支的脆弱与心怀利刃的不甘,她怼天怼地的骄傲与疲于奔命的困窘。

她食髓知味流连烟火的眷恋。

而更进一层,如刘光明所说,正因为轻,可以借力使力,直上九霄。林清玄说,你必须把自己变轻,才能浮在水面上。上天(大误)也是一样的道理。在生无可计,仅有的力气也被疾病一点点抽走的时刻,这份孤渺的轻,成为了放下与和解的契机,最终大笑三声,拨云见日。

她是柳絮,却也是长风;无论于哪一个层面上,送她上青云的,其实都是她自己。

恰好正应了大观园众的词评——果然翻得好力气。

当然也喜欢老李这个通人。印象最深刻的镜头之一,是老李坐在树下笑着看盛男妈跳广场舞,眼睛亮晶晶地,笑意纯真跃动如孩童。这才是恋爱的人的眼神呀。

(真是喜欢杨新鸣老师。《战长沙》里他演的一个懦弱的知识分子和自己母亲告别,然后慷慨赴死的桥段好到我不敢再看第二遍。)

当然也不是没有槽点……许多情节能够明显体会到编剧的刻意。比如这片子涉及刘光明的对白,就都……非常尬:素昧平生的青年男女会在船上用朗读腔聊“那云离我们有一千六百公里”的吗?现在的年轻人聊起天来真是看不懂啊。小文青给盛男讲好风凭借力的时候我一脸excuse me: 虽然她读的多半是西方文学但是从谈吐和专业来判断,不像是对柳絮词一点不了解的人呀?这个科普腔是怎么回事啊。另外刘光明被逼着背圆周率的那一段我差点没忍住要笑出来。这已经不是荒诞的程度了,人物被严重脸谱化,情节成了编剧的传声筒。这个片子,每每情节不出戏的时候,都是演员们在“做”而非“说”的时候。虽说瑕不掩瑜,总感觉女性主义向的电影大可以不必像拼贴画或是考试答题一样踩着主题思想去创作。对一个好故事而言,妥帖的情节更重要。

最后想说说外景。近年来的国产片不知为何特别偏好我大云贵,不免让人隐隐察觉到中产阶级凝视下苦难奇观式的危险。对于文明的边陲,人们(错误地)同情式的目光,恐怕和我们对于非洲文化想象方面的无知与刻板庶几无差。还好这片子没有做得太煽情、太刻奇,而云山雾罩阴雨绵绵的冷调天气对情绪流还有不少加成作用。作为涉渡之舟的棺材和渡河的意象也是神来之笔,我真心想不出这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场景,放在哪里会比西南更合适。被贵州的雨浇大的我,看到这青山绿水雾气氤氲的场景,更添了说不出的亲切。

月华遮天

我是神经病?

课间和一杀比同学突然谈起择偶标准是什么了。


同学:“你不觉得咱们男体委挺好吗?长得一般了点但是人家成绩还可以。”

我:“可是之前他前女友不就是和别的男的一起放学回家,他就叫人闹出事来了吗?还天天嘴里不干不净,太社会了,我这个死宅可不敢靠近。这样小肚鸡肠的粗人你还觉得行?再说了他才年级400多,怎么能叫学习好啊……”

她:“哪个男的对自己的女人还没点独占欲了?怎么能叫小肚鸡肠,这是维护自己尊严的行为。而且又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似的,天天英语全班第一。”

我:“(笑)你下一句是不是要说女人学习不能太好了?”

她:“谁跟你想的那么封建。那咱班体委不行,你又喜欢什么样的?”

我:“我是双性...

课间和一杀比同学突然谈起择偶标准是什么了。


同学:“你不觉得咱们男体委挺好吗?长得一般了点但是人家成绩还可以。”

我:“可是之前他前女友不就是和别的男的一起放学回家,他就叫人闹出事来了吗?还天天嘴里不干不净,太社会了,我这个死宅可不敢靠近。这样小肚鸡肠的粗人你还觉得行?再说了他才年级400多,怎么能叫学习好啊……”

她:“哪个男的对自己的女人还没点独占欲了?怎么能叫小肚鸡肠,这是维护自己尊严的行为。而且又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似的,天天英语全班第一。”

我:“(笑)你下一句是不是要说女人学习不能太好了?”

她:“谁跟你想的那么封建。那咱班体委不行,你又喜欢什么样的?”

我:“我是双性恋。”

她:(惊)什么玩意儿?

我:就是能喜欢男人又能喜欢女人的都可以的生物。

她:奥(不屑的笑),你好幼稚啊哈哈哈哈,具体给我说说

我:我喜欢那种很有能力很自律帅气的女孩子,而且她一定要足够强大,可以保护我,给我安全感。可爱的温柔的男孩子,最好是会化妆会打扮自己的,但是他一定要自立,因为我也是。

她:你喜欢男人婆和娘炮?真是个女尊,女-神-经-病(重读)



真的把我气到了。

首先,

我可没有说过想把自己的择偶标准强加给你,我们是同学,我们只是在闲聊,我没有非要辩论过你,你凭么说我神经病?

其次,

自律而强大就非得是男人的特质?温柔可爱就非得是女人的特质?你还说自己不封建,不腐朽?强词夺理!笑话!

再次,

关于我们班男体委,他真的不是渣男吗?把大男子主义说成是男子气概的你才是神经病吧?

最后,

我有这这样的择偶标准,我是女尊吗?你到底是有多柯南刻板才会说我是女尊和神经病?


十月一放假这几天一直在想这破事,这个假期都是憋屈的,我想说明的只是我不是神经病吗?我想说的是,男女平等的道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不懂!刻板印象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存在?家长都是一个样?老师也都是一个样吗?





la Partida de Colin.

在当下的异性恋为主的作品里

女配,没什么戏份那种。比女主好玩儿多了,有些作者就想把女主搞得人人喜欢,不是有特别多外挂就是一厢情愿地加一些“大家都喜欢的品质”或者“喜闻乐见的萌点”。结果越搞越没意思,甚至刻板印象一堆。配角反而没这种包袱。工具人怎么能得到真心的喜欢呢?标签拼成的角色谁会尊重呢?

女配,没什么戏份那种。比女主好玩儿多了,有些作者就想把女主搞得人人喜欢,不是有特别多外挂就是一厢情愿地加一些“大家都喜欢的品质”或者“喜闻乐见的萌点”。结果越搞越没意思,甚至刻板印象一堆。配角反而没这种包袱。工具人怎么能得到真心的喜欢呢?标签拼成的角色谁会尊重呢?

姫野尘
我这几天在看Mad Men,...

我这几天在看Mad Men,一部讲60年代的纽约广告人的美剧。



很令人惊讶的是,里面有很多东西、很多职场经验,2019年的我都有经历过。(前提:60年代的美国职场,99%属于白男人,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属于政治正确。剧里只有一位顶风直上的女性,得以做只属于男人们的广告创意工作)



很有意思。我发现在负责创意工作时,不管是pitch an idea还是出整个方案,这种工作是需要强力说服客户/老板的。绝大部分生意人,他们自己并不知道在创意方面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他们知道的话,你的工作将非常非常简单);所以创意部门一大部分的工作是在presentation时,用魅力、逻...








我这几天在看Mad Men,一部讲60年代的纽约广告人的美剧。




很令人惊讶的是,里面有很多东西、很多职场经验,2019年的我都有经历过。(前提:60年代的美国职场,99%属于白男人,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属于政治正确。剧里只有一位顶风直上的女性,得以做只属于男人们的广告创意工作)




很有意思。我发现在负责创意工作时,不管是pitch an idea还是出整个方案,这种工作是需要强力说服客户/老板的。绝大部分生意人,他们自己并不知道在创意方面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他们知道的话,你的工作将非常非常简单);所以创意部门一大部分的工作是在presentation时,用魅力、逻辑、事实与illusion等各种工具、各种办法去convince客户,“这就是你想要的,而我能把它给你,我做出来的甚至比你一开始想要的都更好”。




这一步骤,需要很多自信,很多强有力的姿态。你越对你的方案自信,对方就越大概率被“洗脑”,从一开始的犹疑不决“我其实还是不太确定我到底想要什么”到听完你的presentation后心悦诚服“嗯,这个人对这幅作品这么有信心,我也想要ta的信心和charm在我的商品宣传里,我也想要我的客户们被这样感染”从而敲定一个方案,不管是设计、广告还是任何marketing方面的东西。




但是有意思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性别角色起到一个很大的影响。同样程度的confidence,在一个男人身上会让人欣赏、折服,在一个女人身上却往往更容易激起客户的反感与恐惧。因为自信,声音洪亮目光炯炯,不符合社会对于“女性”这一性别的传统定义。这一点也不女人。绝大部分人,哪怕到了今天,也非常不习惯面对一个(和男人一样)坚持自己的方案、充满自信而毫无自我怀疑也毫无软弱退让的女人。在潜意识里,人类社会认为“自信、强有力”是独属于男性的特质,一旦一个女人拥有则会被视为怪胎,甚至具有威胁性。所以,我在从前设计产品label以及负责广告创意的时候,尽管我做出的方案和产品都非常令上司们满意,但每一个创意的pitching阶段我都吃尽了完全不必要的苦头。




尽管是一位90后年轻人领导的、口口声声“新时代”的小公司,尽管在领导自己本人请求大家都更自信、更强有力地promote自己的方案的前提下,我仍然受到了特别多,一位做着同样工作的男性绝对不可能受到的压力与攻击。这非常有意思。在这一点上而言,60年代从未真正结束,保守主义不会离开我们,不管科技怎么发展、时代怎么进步。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几个人、一群人,就是”can’t stand a woman’s voice, especially when it is strong and clear.” 




至于非常管用也是非常具有传统智慧的“女性技巧”和性别优势,说白了就是play a little girl whose innocent, obedient but sexually charged with beauty and charm,这一套不论正确性(也不存在正确性),只说实用性,可以说在几乎每个场合都适用而且很管用,唯独不能用在pitch一套创意方案的时候。当你一个女人负责了一整套方案,你要把它“卖”给客户或上司,创意说白了就是一个梦,一个精细编织、却又实际上浑然一体的梦,一个alternative reality,卖它的过程其实就是洗脑,要把对方从自己的现实中引出来、拉出来,拉他们进你所创造的这个现实。这个过程,少不了“拉”这一步,不可能通过一个玛丽莲梦露式的娇羞少女微笑和一句“我不知道嘛,都听你的”来达成。当然,时代在发展,保守主义的领地每一天都处于缩小的趋势中,必然有不少真正的现代头脑汇聚的团体根本不用面对这种问题。我依然非常佩服每一位工作在创意领域,政治领域,以及其他任何需要涉及“pitching and convincing”的领域中的女性。每一天,她们每做成一个项目,都是格外了不起。




有很多人(尤其是保守主义的男性)对于我在谈论的这些都抱有比较大的疑惑与敌意,可被总结为一句“你为什么要想这些?/你已经拥有这么多了,可以和男人一起上学一起工作,已经很奢侈了;为什么还要要求更多?”对于这句话,我的回答是:和美国的黑人运动一样,不是“我还要求更多、还不知足”,而是“这些本来就是我的,请你不要夺走。”与大家共勉。

la Partida de Colin.

有些人看完流行的女性主义言论就内心一阵不平……

然后她们把这种不平转化去要挟男朋友了。

嗯,没远见也胆量去面对强者的时候,人确实喜欢去拿捏身边暂时处于弱势的他人。

有些人看完流行的女性主义言论就内心一阵不平……

然后她们把这种不平转化去要挟男朋友了。

嗯,没远见也胆量去面对强者的时候,人确实喜欢去拿捏身边暂时处于弱势的他人。


xqnj

“逆苏”与女性意识

仅为个人浅薄观点,慎入


在“逆苏”的核心定义是“将男星女体化,幻想男星是女性”的前提下


个人推测女性逆苏粉至少分两类人,一类是认为受化等于女性化、女体化,所以故意把男星描述为女性,以便于进行“第一性针对第二性”的羞辱式/弱化式意淫;另一类则是对受化不等于女性化、女体化有一定的认知,但仍然刻意将男星描述为女性,那么可能她们自身的性癖就是把男性描述成女性。


总的来说,无论逆苏粉是第一类还是第二类人,逆苏这个行为的重点和产生的影响性观念有两个:第一是男星(男性)也可以被意淫,而且是通常针对女性的羞辱式/弱化式意淫;第二是成为或被描述为女性才有、或更具备被羞辱式/弱化式意淫的资格。...

仅为个人浅薄观点,慎入


在“逆苏”的核心定义是“将男星女体化,幻想男星是女性”的前提下


个人推测女性逆苏粉至少分两类人,一类是认为受化等于女性化、女体化,所以故意把男星描述为女性,以便于进行“第一性针对第二性”的羞辱式/弱化式意淫;另一类则是对受化不等于女性化、女体化有一定的认知,但仍然刻意将男星描述为女性,那么可能她们自身的性癖就是把男性描述成女性。


总的来说,无论逆苏粉是第一类还是第二类人,逆苏这个行为的重点和产生的影响性观念有两个:第一是男星(男性)也可以被意淫,而且是通常针对女性的羞辱式/弱化式意淫;第二是成为或被描述为女性才有、或更具备被羞辱式/弱化式意淫的资格。


将这两点从提升女性群体地位的角度去看,前者是有利的、提倡两性享受平等待遇或遭受同种对待的;后者是不利的、固化女性等于“受”等于“性意识客体”等于“第二性”,男性等于“攻”等于“性意识主体”等于“第一性”的刻板印象的。


重点一的存在让逆苏这一行为对女性主体意识的产生具有启发性的作用,但重点二的存在则迅速将这一萌芽意识打回刻板的社会性别结构之中,阻止了女性进行深刻而彻底的性别地位反思与变革。


对于第一类逆苏粉,需要更正和强调的概念是:受并不等同于女性,受分为男受和女受,同理,攻也并不等同于男性,攻也分为女攻和男攻。由此基础上诞生了至少四种不同的组合,即女攻男受(非主流异性恋)、女攻女受(女同性恋)、男攻男受(男同性恋)和男攻女受(主流异性恋)。


而对于第二类逆苏粉,她们的个人性癖应当得到尊重。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性癖或者说对这种性癖的宣传,从长远和整体的角度看,并不利于女性地位和女性主体意识的提升。

月华遮天

语言与男权

如果可以,请别把女英雄叫女英雄,应该称她们为英雌。

如果可以,请别把女英雄叫女英雄,应该称她们为英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