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女装

39.8万浏览    65077参与
修喋
醉了。。。差点吐了

醉了。。。差点吐了

醉了。。。差点吐了

小穆
【Halter dress】太...

【Halter dress】
太中寫真應該是最後一本?
原本上一本應該沒想再做了
不知不覺居然喜歡到兩年了,
最近有一些新坑在籌備了
所以可能在回到這坑機率比較低一點了😢
才說是最後一本
所如果有要的人可以留言我私訊你們
太中寫真 - RMB$80
32p膠裝 / A5 / 收入中.也女裝+首領太.宰與Café雙人套裝
感謝大家
一九@九絮璃_一九 

【Halter dress】
太中寫真應該是最後一本?
原本上一本應該沒想再做了
不知不覺居然喜歡到兩年了,
最近有一些新坑在籌備了
所以可能在回到這坑機率比較低一點了😢
才說是最後一本
所如果有要的人可以留言我私訊你們
太中寫真 - RMB$80
32p膠裝 / A5 / 收入中.也女裝+首領太.宰與Café雙人套裝
感謝大家
一九@九絮璃_一九 

高牛奶童鞋
yellow系列第二套 纯棉的...

yellow系列第二套

纯棉的裙子就是超级容易皱。不爽。

求安利可以随身携带的蒸汽熨烫机?

上衣:haoduoyi

下装:no brand

鞋子:no brand

yellow系列第二套

纯棉的裙子就是超级容易皱。不爽。

求安利可以随身携带的蒸汽熨烫机?

上衣:haoduoyi

下装:no brand

鞋子:no brand

一颗鸭粒粒

Amavel

明天发售新连衣裙 魔法羽毛笔与招待信

名字超浪漫💕

Amavel

明天发售新连衣裙 魔法羽毛笔与招待信

名字超浪漫💕

一颗鸭粒粒

Georges Hobeika

来自黎巴嫩的服装品牌

Georges Hobeika

来自黎巴嫩的服装品牌

小救星小沈

猛醋


#猛醋

随笔)

1.

陆棱打小认识江在,江在生的好,一副小姑娘样子,头发点儿长还能扎起来个小辫。

陆棱不懂这些,他只知道江在好看,看的他心里喜欢。
江在喝过的水就是比别人的好喝,江在啃了一半的棒棒糖比什么都甜。
江在能把他的名字喊出一种奶味儿来,比别人喊的好听多了。

于是陆棱就在下课的时候堵住了江在,江在眨巴两下眼睛,愣生生的瞅着陆楞。
“阿棱,怎么了?”
陆棱被喊去了半个魂,鬼使神差的凑过去,他看见江在的睫毛抖了抖,瞅见江在眼角正下方的褐色小痣。
哎呀,好喜欢。好中意。
“江在,闭眼。”
江在支吾两声,又不敢不听,他怕陆棱生气。
陆棱哪儿懂什么接吻,他就狠狠的咬了下江在的嘴唇,直到嘴里有血味,才挪开。
江在疼的很,看样...


#猛醋

随笔)



1.

陆棱打小认识江在,江在生的好,一副小姑娘样子,头发点儿长还能扎起来个小辫。

陆棱不懂这些,他只知道江在好看,看的他心里喜欢。
江在喝过的水就是比别人的好喝,江在啃了一半的棒棒糖比什么都甜。
江在能把他的名字喊出一种奶味儿来,比别人喊的好听多了。

于是陆棱就在下课的时候堵住了江在,江在眨巴两下眼睛,愣生生的瞅着陆楞。
“阿棱,怎么了?”
陆棱被喊去了半个魂,鬼使神差的凑过去,他看见江在的睫毛抖了抖,瞅见江在眼角正下方的褐色小痣。
哎呀,好喜欢。好中意。
“江在,闭眼。”
江在支吾两声,又不敢不听,他怕陆棱生气。
陆棱哪儿懂什么接吻,他就狠狠的咬了下江在的嘴唇,直到嘴里有血味,才挪开。
江在疼的很,看样子要哭。

“别,我怕我咬的更狠。”






2.

陆棱蹲局子去了。


“江在?”

陆棱抬起头,嘴角被打了个淤青,眼神狠狠的扫过去。
像是不再认识这个人。

“…。”

哑言。

江在是以陆棱他监护人的身份来的。

他好久没见到陆棱了。少年的气焰是不见,不过是平增上几分清涧的成熟,褪去了年少时那般的青涩罢了。




高中江在出了国,横跨半个地球。


江在联系过陆棱,陆棱变得越来越冷漠。

能怎么办。




陆棱身边又不缺人,哪儿会吊死在江在这一棵树上。


江在被无助感包围,泥泞在距他半个地球的地方。
半夜发梦,梦到陆棱惊醒拿起手机。
亮屏。干干净净的只有时间,没有任何消息。


江在撇开手机用手捂住脸,缩在被子里。

-

你听,月亮他在悄悄哭。







3.

多年未见的人儿在局子里碰着了,你说这谁能乐意。江在心里沉淀的东西像是一股脑的翻涌出来后又被强制压制住,
陆棱只是喊了声他的名字,江在听不出任何的喜亦或是一点点自己曾期待过的任何感情。
这个重新再见的戏剧,江在这几年来每晚反反复复练习过,每天每天。
而今天被陆棱一个陌生的眼神打的支离破碎。


“啊我…陆棱?
……
你家在哪儿我打个车送你回去…”

江在想逃,他想赶紧逃离开陆棱身边。他开口,嗓子眼里不由得流淌出几滴委屈的音符,听的陆棱皱着眉头低了头干咳两声。

他去看江在,
这已经多久没见了?


江在还是那副好皮囊,着实勾人。

男孩子身上那股没法褪去的奶味儿有意无意的勾着陆棱的魂。

喉结滚动,陆棱扯上了江在的手。




4.

傍晚 那个小巷子里,有人路过踢倒了易拉罐发出声响来。
江在显是被惊到,眼神乱窜带求饶,僵直身子咬唇不敢发出声响。
陆棱却是恶劣极了,手指去触碰江在的滚烫,唇舌交锋。他偏头,能感受到怀里的人儿的颤抖,他嗤笑声,紧接着去摸索着,去摘樱桃。

陆棱贴着江在的耳朵,吻了一下又一下,江在的耳朵红的要滴血。他对着江在的耳朵吹气,一边轻声哄着。









身上满是陆棱的精 骚味儿的江在被陆棱抱上出租,陆棱嗓子沙哑,张口报了自家地址。司机应了声后便也不敢多说,空气里都是燥热和困倦。

空调哪里顶用。

伏在陆棱腿上睡的美人儿就是世界上最好用的药。
情药。



5.

“江在,我的了?”

“…你的了。”

江在拽进了衣角,小声的回复他。


呲,点儿疼。

心脏上的刺痛和身体上撕咬痕迹带来的痛感,磨人的很。

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哭吧


只能这样了。








6.


江在和陆棱又在一起了,热恋期的情侣当时是粘腻的。

狠不得随时在对方身边嚷嚷“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那种喜欢。

于是江在陆棱便过起了同居生活,在一间小出租屋里你侬我侬的,日子不要太快活。
至少江在是这样想。



江在对陆棱的感情总是手足无措的,因为被甩开过的缘故,他格外小心翼翼,生怕陆棱再次丢弃他。

他爱陆棱的温柔,爱陆棱说给他的情话,爱他的面容爱他做爱时的每个动作甚至到每个眼神。

陆棱是江在的宝贝。
藏在怀里抱着的那种宝贝。







7.




陆棱会在清晨亲吻江在的额头。会去搂住江在的腰,指尖拂过他前夜里啃咬过的痕迹。陆棱嘴角的弧度很好看,江在看着看着就凑过去亲亲他的唇。

陆棱的温柔和爱把江在软化成一只家猫。
咕噜咕噜直示好。


陆棱从小一股子标准靓仔气。
不像江在,是那种嫩生生的,女气,能掐出水的样貌,头发软绵绵。

喜欢他的人儿也不少。

可当时喜欢的江在的也不少,又何况当时陆棱打着心底里追着江在不撒手,江在不在乎。

现在不一样,热恋期出现在陆棱身边的每个人,江在都觉得扎眼。
而江在偏偏吃闷醋,酸在心底里头不说,他只会在陆棱下班回家的时候埋头做饭,在他吃完饱饱的时候和他坐在沙发上,像小猫一样往陆棱怀里缩,心里有一万个不满,抬头去索要亲亲,要阿棱抱抱。
吃完蜜糖才能把那酸味压下去。




可后来陆棱的蜜糖越来越少了。

陆棱今天穿的很好看,江在凑上去,满口都是苦涩的,他想要一个安慰性的拥抱,就算给他一点安全感也是莫大救赎。

不过陆棱只是笑笑,

“我出门 你乖乖在家。”

张口,
就像被长矛穿了喉咙,玻璃渣子塞进喉咙,石头鼓满了嘴。
话溃烂在肚里。
出口那句蹩脚的“好。”
和惯性的吃闷醋一样。
都是第一反应。








江在想听陆棱说。
说他们的喜欢是对等的。

夏天闷热,他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黏在身上,人摊在床上侧躺着艰难的呼吸。他本想缩成一团,可这天真是太他妈热了,躺在床上人命是风扇给的。
外面的蝉鸣和灼热的阳光直直打在江在身上。

这一切都在告诉他,
不过是白日做梦。

江在的脸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汗液还有泪,总之糊了一脸。


风扇吱哇吱哇的叫嚷着,吹得江在头疼,整个人都是懵的,最后晃晃悠悠的——
睡了。






8.


那女人漂亮啊,笑有梨涡,开口是黄鹂雀。

叫床也不赖。

陆棱一下又一下的鼓捣着他的新情人,最后射在了那女人身上,他对她耳语些什么,那女人便笑了,笑的一副子贱婊子样。

江在心里的弦被彻底挑断了,他本只是半夜出门去买些菜来回家等着陆棱回家给他煮东西吃,没料转头就遇见陆棱和他的新情人出现在陆棱常去的那个酒吧。
在作爱。


灯光闪的很,江在被刺的眯了眼睛,眯着眯着就红了眼眶,眼泪拱了出来。

江在逃了。

一路拉扯着手里的塑料袋子在风中胡乱发响。他一脚冲着那个散发着恶臭的垃圾桶踹去——那小巷子像极了当时陆棱和他复合前办事儿的那小巷子。
里头的苍蝇受了惊,一窝哄的跑了出来。












9.

江在是第一次喝酒。
从小到大就没碰过酒精,此时他皱着眉头,嘴唇贴着酒瓶,喉结一下又一下的滚动着。
路灯的光打的很暗,友人去拦,没人见过这位公子喝过酒,之前可是连他碰酒就死的传闻都有。大家可都是把江在当做姑娘宠,不是当兄弟,是当成宝贝。
江在那副面貌实在是美。
不过江在爱陆棱,大家都知道,陆棱是混子这事,大家也都明了。
没人说破,都只得小心护着这位美人。
不过这天还是到了。
大家都不明白,他们没见过比江在更美的女人,可陆棱偏偏,偏偏就是——
到底是为什么呢,大家想破了头也没得出个什么结论来,最后只得一口咬定。
陆棱他妈的就是一混蛋。
不过这话得小声说,怕江在听见了直对他们瞪眼。

酒精从喉咙一路滚烫道腹部,江在又灌下去几口,之后就极其难堪的全呕了出来。

他向前倾,酒罐子砸倒在地上,流淌出一地酒精液体。

头痛到江在想死。






“阿棱就是这样。”
江在扯着嘴角拼命的笑,他的胸口猛烈的撕扯着,是真的疼,深到骨子里去了。

陆棱身边的人不止他一个,江在清楚的很。
毕竟是亲眼见识过的。
江在笑的发抖,胸口发闷。

可是江在喜欢陆棱,喜欢了有小半辈子。

“陆棱他多好,所以喜欢他的人当然不止一个。”



江在咬唇,他拼命扼着喉咙,
最后还是哭了出来,豆大的泪直往下砸,生疼。

“他喜欢的人也理所应当的不止我一个”

江在声音带颤。


我哪儿能管的了他。管不着的。







江在喜欢了小半辈子辈子的人,曾赏他过几颗蜜糖。

江在心心念念到如今。

他还是贪恋着陆棱那份糖,就算陆棱不会再给他了。

陆棱的糖早就装到别的小美人口袋里去了。陆棱留给他的,只剩那罐子醋,发酸发涩。





10.

这醋猛的很。




江在跑走了,他叫了辆车,回他和陆棱的小出租屋。


顶头的风扇吱哇吱哇转悠个不停,破旧不堪的小出租屋里头有着他那么多珍宝。
江在哭,哭的眼角发红。

他从衣柜最深层里翻出一个黑色的纸盒。他指尖带颤。
是一件鲜红色的连衣裙。
它安静的躺在那儿,像是一朵绚烂而张扬的花儿。

江在一边哭,一边穿。

手背到后面去拉背后的拉链。

他又翻,

红色细高跟。

他坐在镜子前抹胭脂俗粉,镜里的人儿抿了抿嘴,
江在面色苍白,最近又消瘦了不少,身上的衣裙把他承的苍白病弱,浑身是一种病态美,他是好看,生来一副女人见了都要咂舌的面容。

上帝吝啬,是小气鬼,他亲吻江在给了他副美丽皮囊,作为回报,挥挥手就夺取了陆棱 他的陆棱。



江在起了身,手指敷在门上,颤红的指尖一使劲,伴着刺耳的吱吖声推开了门。

风大,那美人儿有点不稳,却只轻飘地撇下句苍白的

“各自寻欢。”


走了。



-
路对头是一家夜店。







5.



“陆棱你看。那妞儿,靓不靓。”









-
夜店外头是死静的夜,那枝头的鸟儿站着睡着了,偶尔能见有人从街道这儿走过。

夜店里头,是夜。

纵欲。寻欢的夜。


-迂回。















(bug极多,随笔,看着玩玩就好。)


沈骆.
2018.8.14.

付付静

微博:付付静 

服装设计:FOOING


是日搭配 / 突出同色搭配——紫色

今年最流行的颜色莫过于紫色,一套紫色系的搭配不仅时髦还十分抢眼。在配饰上使用区别于主色紫色的颜色去搭配,草帽白布鞋在夏日是百搭单品,用紫色写着少年的大大帆布袋风格与鞋子相辉映,颜色与主色相衬,这就是搭配的小技巧啦。

微博:付付静 

服装设计:FOOING


是日搭配 / 突出同色搭配——紫色

今年最流行的颜色莫过于紫色,一套紫色系的搭配不仅时髦还十分抢眼。在配饰上使用区别于主色紫色的颜色去搭配,草帽白布鞋在夏日是百搭单品,用紫色写着少年的大大帆布袋风格与鞋子相辉映,颜色与主色相衬,这就是搭配的小技巧啦。

一颗鸭粒粒

M'S GRACY

日系名媛风服装品牌 早秋新品

M'S GRACY

日系名媛风服装品牌 早秋新品

Di_SxL
虽然我也知道穿袜子很丑 但是更...

虽然我也知道穿袜子很丑 但是更惧怕磨脚

虽然我也知道穿袜子很丑 但是更惧怕磨脚

一颗鸭粒粒

Lois CRAYON

日系时尚大人感成熟风服装品牌

Lois CRAYON

日系时尚大人感成熟风服装品牌

一颗鸭粒粒

&ellecy

日系时尚潮牌

玩具总动员的孩子可以说灰常想要了

&ellecy

日系时尚潮牌

玩具总动员的孩子可以说灰常想要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