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3447浏览    2983参与
☄.

刚才突然递给一个小女生片绿箭

那女生乖巧的说了声谢谢

就想起姐姐

以前什么都不收 傻得可爱

什么时候开始

收东西递东西很自然很大方

第一次给姐姐过生日

买了块巧克力,两个绿箭

感觉好傻啊

刚才突然递给一个小女生片绿箭

那女生乖巧的说了声谢谢

就想起姐姐

以前什么都不收 傻得可爱

什么时候开始

收东西递东西很自然很大方

第一次给姐姐过生日

买了块巧克力,两个绿箭

感觉好傻啊


Darren

我不是在等她,
而是等爱她的心死。

我不是在等她,
而是等爱她的心死。

落宿
阴天过后, 出镜林念,摄影我自...

阴天过后, 出镜林念,摄影我自己

阴天过后, 出镜林念,摄影我自己

曾有一只猫

她说


教练,我想打篮球

她说


教练,我想打篮球


曾有一只猫

她突然就很难过,一直哭一直哭,好像有掉不完的眼泪

她突然就很难过,一直哭一直哭,好像有掉不完的眼泪

三月底

颓废一阵儿后的清醒,可怕的吓人。

颓废一阵儿后的清醒,可怕的吓人。

冥子幂

她——雨和忧伤的幻影


刻画幻想。

青色的天空,落下茫然不安的细雨

从街道的那一边,转来苍白身影

飘荡的长发与纱衣让人看不真切

灰蓝色伞下,遗失了魂魄的空壳

引得无数人仓促回头

 

就像游湖一般,微握着伞柄的

骨感的纤纤素手

遥遥远望冰凉刺骨,散发着不详之气

伞在手中随风转动,轻微撞击声

仿佛穿行在洁白莲花中的,嬉笑着的船坞

 

从人群中望到的,模糊的她

平静无波漆黑无光的瞳孔,

半隐藏在卑微下垂的眼睑之下

笑意正深,勾起的虚假弧度

礼貌性嘲讽,诱人深入又冷漠疏远

 

脚步轻轻落在一字线上

端正地如同失落的古代淑女

在明暗交错的目光中,永不抬...


刻画幻想。





青色的天空,落下茫然不安的细雨

从街道的那一边,转来苍白身影

飘荡的长发与纱衣让人看不真切

灰蓝色伞下,遗失了魂魄的空壳

引得无数人仓促回头

 

就像游湖一般,微握着伞柄的

骨感的纤纤素手

遥遥远望冰凉刺骨,散发着不详之气

伞在手中随风转动,轻微撞击声

仿佛穿行在洁白莲花中的,嬉笑着的船坞

 

从人群中望到的,模糊的她

平静无波漆黑无光的瞳孔,

半隐藏在卑微下垂的眼睑之下

笑意正深,勾起的虚假弧度

礼貌性嘲讽,诱人深入又冷漠疏远

 

脚步轻轻落在一字线上

端正地如同失落的古代淑女

在明暗交错的目光中,永不抬起双眸

忧伤庄严的神情

有如真实悲伤的哀悼

 

流动的世界在她面前停止

安静等她缓慢穿过

沉默着的盛大葬礼,每天都如期举行

撑伞的手在麻木中不着痕迹地紧握

不自知流露潸然欲泣的歌声

 

从所有人眼前飘过的难忘身影,

走进了幽暗的死路口

悠悠转身的同时旋转着把伞收起

抬眼浅笑,来不及令人惊叹的

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






cky

这一篇lofter是对梁比同事给梁比送吃的喝的这件事的一个总结。我算是纠结有一阵子了,自己的女朋友有人看上了,说不上是坏事还是好事毕竟侧面反应梁比有魅力嘛。我觉得我纠结的点可能在于我的观念,当一个人长期处在同一个环境下,是很容易被潜移默化地改变的。自己是比较难于察觉得到,毕竟潜移默化嘛。但是我还是相信梁比有自己的想法,让她自己处理好吧。








这一篇lofter是对梁比同事给梁比送吃的喝的这件事的一个总结。我算是纠结有一阵子了,自己的女朋友有人看上了,说不上是坏事还是好事毕竟侧面反应梁比有魅力嘛。我觉得我纠结的点可能在于我的观念,当一个人长期处在同一个环境下,是很容易被潜移默化地改变的。自己是比较难于察觉得到,毕竟潜移默化嘛。但是我还是相信梁比有自己的想法,让她自己处理好吧。

须倾
“……” 偷闯进你午后梦里那位...

“……”

偷闯进你午后梦里那位平淡无奇的冒失男孩
脾气有点小坏
着急想要帮你吹走飞入你眼角惹哭你的尘埃♪♪♪

“……”

偷闯进你午后梦里那位平淡无奇的冒失男孩
脾气有点小坏
着急想要帮你吹走飞入你眼角惹哭你的尘埃♪♪♪

Lyra✨

Joaquin Phoenix x Rooney Mara

"Je fais de toi mon essentiel. Celle que j'aimerais plus que personne. Si tu veux qu'on s'apprenne."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4783312/

谨献给我爱且最爱的RPS,是戛纳帝后,也是最幸福的王子与公主。

Joaquin Phoenix x Rooney Mara

"Je fais de toi mon essentiel. Celle que j'aimerais plus que personne. Si tu veux qu'on s'apprenne."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4783312/

谨献给我爱且最爱的RPS,是戛纳帝后,也是最幸福的王子与公主。

iSheraton

矫情诗二三首(记录向)

春影 (20190428)

风拂柳岸絮漫天,孤影黄昏无人怜。 

何处寻得梦中客,共饮一杯醉花间。

春影 (20190428)

风拂柳岸絮漫天,孤影黄昏无人怜。 

何处寻得梦中客,共饮一杯醉花间。

iSheraton

It's not your business.

当再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失恋33天》里,大老王在关心自己的女儿时,收到的回复。可能,我对她的感情,也有点只是像父亲对女儿的一种亲情,一种相识太久的而产生的感情罢了。

我大概开始理解我为什么当时会哭泣,“It's not your business. ”可能是这世界最伤人的话吧,因为会收到这句话的人,往往都是想敞开心扉,付出一片真心,而这句话就像利刃扎入一具脱下铠甲的身体,那一刻身体的所有者,必定是无助、失望、叹息和悔恨的。

虽然“关我屁事,关你屁事”是现代社会最简单高效的生存法则,但是之所以这句话能够实用,还是因为在人类社会仍存在的普遍的关系网络。虽然我们总是以这句话告诉自己...

当再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失恋33天》里,大老王在关心自己的女儿时,收到的回复。可能,我对她的感情,也有点只是像父亲对女儿的一种亲情,一种相识太久的而产生的感情罢了。

我大概开始理解我为什么当时会哭泣,“It's not your business. ”可能是这世界最伤人的话吧,因为会收到这句话的人,往往都是想敞开心扉,付出一片真心,而这句话就像利刃扎入一具脱下铠甲的身体,那一刻身体的所有者,必定是无助、失望、叹息和悔恨的。

虽然“关我屁事,关你屁事”是现代社会最简单高效的生存法则,但是之所以这句话能够实用,还是因为在人类社会仍存在的普遍的关系网络。虽然我们总是以这句话告诉自己远离一些会给自己造成伤害的关系,但是千百万年的烙印在我们灵魂深处的法则,让我们总是难以做到。

我慢慢意识到,所有的一切可能只是自己编织的骗局罢了。所谓共情,可能就是别人眼中的自己,能与自己心中的形象高度吻合吧。而年少时,承载着自己潮水般爱恋的标志,对于别人来说,仅仅只是生活中可有可无的一瞬罢了。其实,当时安慰我哭泣的不仅有她,还有很多人;给我礼物仅仅是给我的回礼,不想亏欠我罢了;疏远我也不是不好意思,只是对我完全没有兴趣,甚至有点恶心?社交网络上的那些文字并不是为我而作,而这些文字希望被看到的那个人也不是我。

所有的都是我的谎言罢了,这些谎言对自己说了一千次,一万遍,让我迷失在了自己的梦境中,失掉了方向。

“It's not your business.”可能意味着,无论你做了什么,不同世界,不同次元也永远不会相连。就算努力投影在更高的维度,你至多能够做到的只是成为那个次元中某个人的替代品罢了。毫无意义。

我开始相信,爱情,是两个相向而行的人,在各自旅途的中点因为缘分相遇。而能在中点开始携手前行,找到共同的方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很难能可贵了;更多的时候,我们仿佛在中点相遇,但发现我们只是站在了两条不想交的平行线上,共享了同一根中线,永远不会有交点。

我还想在中点再等一会儿吧。

也或许,独自走完接下来的路,才是自己的归宿。

瑶哥太难了、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是8月15号的凌晨,听着有共鸣的歌,写着这些文字控制不住的泪目。这个合集,只是我想存放这些事情的地方,要是未来的某天,她真的离开了我们,或许这些还可以做我的精神支柱吧!她,对于我来说是这一生最爱的女人。我很爱她,真的很爱很爱……她很好,真的很好。但是,上天和她开了个玩笑。

       看着化疗后,脆弱且难受的她,我真的很心疼她。得知病情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崩溃了,陷入了后悔和抑郁的漩涡中。为什么要和她吵架?为什么要气她?为什么那么叛逆?不断的想...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是8月15号的凌晨,听着有共鸣的歌,写着这些文字控制不住的泪目。这个合集,只是我想存放这些事情的地方,要是未来的某天,她真的离开了我们,或许这些还可以做我的精神支柱吧!她,对于我来说是这一生最爱的女人。我很爱她,真的很爱很爱……她很好,真的很好。但是,上天和她开了个玩笑。

       看着化疗后,脆弱且难受的她,我真的很心疼她。得知病情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崩溃了,陷入了后悔和抑郁的漩涡中。为什么要和她吵架?为什么要气她?为什么那么叛逆?不断的想自己要是已经成年了该有多好,这样就可以出去打工,可以赚钱,可以让她的后期治疗得到保障。但是,我不能……因为我还没有成年,没有地方愿意要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我也不敢,因为我知道他们连病情都瞒着我,这种事又怎么可能会同意。

       多希望是一场梦啊……但是这梦太长了,三个月了……为什么还不醒?梦的话,就是反的。

       刚知道病情的那段时间,总会做噩梦。梦到一些不好的事情。每天面对乐观的她和家里其他人,我总会在她背对着我的时候默默地抹眼泪。世界上是真的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请再等等……等到她老,再带她走。要是可以,把我也捎带上吧,我怕她害怕独自一个人。

Malizi-tako

靠, @清晓零 过了你生日两个小时半才画完
真的费,后面还直接偷懒没精细完
但我真的没肝了呜呜呜呜呜又丑又慢
最后就那两张是完成度比较高的我真的是非常卑微了靠靠靠靠靠靠靠
总之
生日快乐鸭我的女神٩(๑òωó๑)۶!!!

靠, @清晓零 过了你生日两个小时半才画完
真的费,后面还直接偷懒没精细完
但我真的没肝了呜呜呜呜呜又丑又慢
最后就那两张是完成度比较高的我真的是非常卑微了靠靠靠靠靠靠靠
总之
生日快乐鸭我的女神٩(๑òωó๑)۶!!!

樱意亦若周

吹散了才发现,

新的美好封了红移的无奈,

新的温热缓了湿冷的追求。

但本性的变质越发腐烂,

把疮孔翻得血肉模糊。

失了伊甸,显出空虚缥缈,

把鲜红涂得一塌糊涂。

朱砂痣、白米饭,

一地的墨色,默然流动。


貴方に捧げた心臓

いつか返して 優しくしてね


月补凌。。。。。。。。。。。。。。。。。。。。。。。。。。。。

吹散了才发现,

新的美好封了红移的无奈,

新的温热缓了湿冷的追求。

但本性的变质越发腐烂,

把疮孔翻得血肉模糊。

失了伊甸,显出空虚缥缈,

把鲜红涂得一塌糊涂。

朱砂痣、白米饭,

一地的墨色,默然流动。



貴方に捧げた心臓

いつか返して 優しくしてね























月补凌。。。。。。。。。。。。。。。。。。。。。。。。。。。。

忴小夕

公子景||一千年的求而不得

———

无人可见我,无人与我有缘

我应你心愿而来。


BGM:雪见—落入凡尘


我在找一个人。


他们说,我游走世间需满一千年。

我忘记了很多事,他们是谁我并不知道。

我不知自从何而来,只知有人要我来,踏入星辰,落在繁空,要我寻,要我心愿附属。


漫漫长河。

我时常做一个梦。


梦见血腥的红色,大片晕染在我身上,可我一点也不疼。

可,心好疼。

仿佛心尖那点血被人取走,撕心裂肺。...


———

无人可见我,无人与我有缘

我应你心愿而来。

 

 

BGM:雪见—落入凡尘

 

 

 

我在找一个人。

 

 

 

他们说,我游走世间需满一千年。

我忘记了很多事,他们是谁我并不知道。

我不知自从何而来,只知有人要我来,踏入星辰,落在繁空,要我寻,要我心愿附属。

 

 

漫漫长河。

我时常做一个梦。

 

梦见血腥的红色,大片晕染在我身上,可我一点也不疼。

可,心好疼。

仿佛心尖那点血被人取走,撕心裂肺。

 

 

有一个浅色素影是我梦里的主角。

我的视线很亮,可在她身上,我看不到一丁点面容,只有勾唇的抿嘴一笑,笑的温柔,柔和又果敢,只对我一人笑。

她的笑好干净,可我是罪孽之身啊,所以我不敢上前,不敢靠近任何人。

 

 

黑暗是我的好友。

它紧紧把我裹住,不让任何人进来,也不让我出去。

 

 

我好难过。

我好想跟她说,我很怕,怕世人皆知我罪行,一次次凌辱我为反行素材。

我很怕,无人可见我。

我很怕,无人记得我。

 

 

 

可她只是笑,还是很温柔,颜色是淡色的。

笑弧是清晰的。

 

可,她的笑又很刺人,像是失去了珍贵东西的强颜欢笑。

我好想问一句,你累吗?

可不可以别笑了,我心还是好疼。

 

嗯?

下雨了吗。

为什么我的脸上湿答答的,眼睛也很痛,好像有什么东西生生的从我眼里出来,清脆的掉在地上的水圈里。

吧嗒。

 

我看到她又笑了。

这一次,她靠近我的距离近了一步,我看见她的眼睛了。

特别好看,美若晨曦,巧笑倩兮。

怎敌她眼尾扬起。

 

那双眼睛,我见过的。

 

 

 

 

 

第一个百年。

她是茶楼老板娘。

过往人间蓑雨,迷蒙黑夜长空,我都能看见她盯着一幅画像出神。

我看到画像里的人,蓝衣飘然,灌满了风,身姿修长,一纸青伞自归尘而来,身后是通明菩提与青灯古佛。

那个背影,很瘦削,像极了一个孤独的牧羊人。

 

 

 

她磨擦着画像的质感,笑了。

笑容干净的毫无杂质,眼眸绝色神谕,是我见过她眼睛为数不多的光亮。

我转身的时候,她落泪了。

可我没看见。

 

 

 

 

 

 

第三个百年

她是行走江湖的侠女。

用一生抱不平,不甘安稳媒妁之言,一把剑一块玉一个人处处留过义胆。

 

 

我见过歹人伤她至深,血流如注,走过的步履是一片血痕。

可她没吭一声怨言,她看见孩童安稳如初的归家,发自内心的笑容让人迷了眼。

可又触了心,她的家,何时归呢?

 

 

我伸出的手僵在半空。

垂下眼睑的我错过了她挥手对孩童告别的笑。

那是她这一世,最后一次笑的温柔又情至深处。

 

 

 

 

 

第五个百年。

我没找到她。

 

我找不到那双眼睛了。

 

深夜里,我坐在寺顶处饮酒。

我不惧犯戒,也不怕谁人阻我,我只想再看看那双眼睛。

于是我醉了。

 

我又做梦了。

梦见她离我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我看见她眉间有一颗痣,红色的。

 

我眉间也有一颗,不过那是我替她挡过的血针。

黑红色的回忆,永远刻在那里。

我伸手摸了摸那颗红色,肯定是不疼了。

 

可当时,好疼。

我记得,我抓住她的衣袖不放,以为那是最后一面,我怎能留她一人世间流连。

受尽我毁天灭地救她还遭受谩骂的屈辱。

但,终究她先去了。

 

梦里的我。

无人可挡我救她的元神,我闹了天池,毁了仙殿,寻遍能让她回来的方法,可他们都在摇头。

还辱骂我是疯子。

我不生气,可他们说她坏了我。

有一股血液直冲心底,悲愤难语。

我只好掀了地府又捣了极乐,想要寻的一丝她残留的痕迹。

但,他们告诉我,她永远回不来了。

 

我杀了好多人,好多人。

后我被冠上了大逆不道,罪不可恕,又违反天道绝伦的罪名。

天劫那次,帝君看着我的眼神里,是满满的失望,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弟子,如今物是人非。

 

她护我成魔,我奔过去的时候,连衣袖都没抓住。

是天太难饶恕,还是我太过难堪。

那,真的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

 

 

 

 

 

 

第七个百年。

我遇见一个人。

她看的见我,她拉着我的手叫我小景。

 

 

小景是谁?我不知道。

她不在了,我连名字都丢了。

不过没关系的,我不记得我的名字,喊什么也没所谓。

 

她也不过是少年,清秀姣好的面容白净无暇,却不可否认是个美人。

她喊我给她讲故事。

我给她讲了一个,我找了一个人很久很久的故事。

她笑着说,那很美好。

我摸摸她的头,告诉她,其实我好累啊,我好想抱抱你。

片刻沉默,她也没有张开怀抱给我,我以为会的。

她蹲坐在台阶面上,歪着头又对我笑,我知道,这个笑是我见过的笑,那双眼睛也是我见过的明亮,眉间痣是我触手可及过的血红。

 

她说。

 

小景,我也在等一个人,也等了很久很久。

我也想抱抱他。

可,我想把第一个拥抱留给他。

 

我笑不出来了。

我觉得我的脸一点僵,虽然我看不到。

我看到她握住了我的手,特别凉,不是冰块的温度,是失去了血液的感知。

我知道了。

原来这时的她跟我一样,也无人可见。

我陪着她渡过了昏暗,送她上了黄泉,眼看着她喝了孟婆汤。

走上奈何桥的时候,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看到她的嘴在轻轻的动。

我模糊了视线,泪水掉的实在没有感情,我不想抬手去碰它的滚烫。

我只知道,她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我千秋万载最不喜欢的三个字。

 

 

 

 

 

 

 

 

第九个百年。

她是一个幸福的老人。

子孙满堂,家中和睦,一生无苦。

归西的时候,我在她身边。

 

 

她的灵魂是少年模样。

看着我的面容,多见不怪,好像我们一直见过,从未离开。

生生世世不死不灭,我真的快熬不下去了。

 

她被黑白无常带走的时候。

没有笑,没有哭,只是长长的叹息。

 

我跟上了几步,问她为何。

她抬起的那双眼睛我永远不会认错。

她没说话,轻轻的牵过我的手,划了几下,我麻木的站在原地,看着她消失殆尽。

看着她一次次离开又重来,我已经不难过了。

我的心,早已经掏空不剩一滴血。

它不疼了。

 

 

我笑了。

没由来的,我就是想笑而已。

想而已。

 

 

最后一个百年。

我没有找她,因为我睡了很久很久。

也不知道多久。

 

 

睁开眼的时候,她拥我入怀。

我等了很久很久的拥抱啊。

 

我想说些什么。

但是发出的声音只是咿呀学语。

我重新来过了。

 

我找到她了。

 

她哭了。

不对,她还是笑了。

是干净的眉眼,泪中带花。

 

我想,一千年的求而不得。

结束了。

 

 

我想起来了。

上一个百年她在我手心写的两个字。

 

 

小孩。

 

 

FIN.


忴小夕

若非小景||旺仔牛奶糖

——

好久不见


BGM:夏天-李玖哲


01.

       帝君宣见的灵符传音响彻云殿的时候,她和小景正用完早膳。

       传音很急促,看来是有要事,片刻不敢耽误,旋身便腾云入帝君殿内。

        她本不想带上小景,奈何这小孩怕她又离家半月,巴巴的抓着她衣袖跟着要来,她无奈,笑着揉了揉他的额发,由了他。...


——

好久不见


BGM:夏天-李玖哲

 

 

01.

       帝君宣见的灵符传音响彻云殿的时候,她和小景正用完早膳。

       传音很急促,看来是有要事,片刻不敢耽误,旋身便腾云入帝君殿内。

        她本不想带上小景,奈何这小孩怕她又离家半月,巴巴的抓着她衣袖跟着要来,她无奈,笑着揉了揉他的额发,由了他。

        帝君挥手示意行礼免去,背着手走下厅台,走近他们,让他们听得清楚:“临城西南方邯林有妖物作祟,整片原木生灵涂炭,现命战神已去除祟,你作为木系上仙,原木修复和精灵损灵便要你交接了,此一去应是要些时日,你需要多少帮力?本座派给你。”此难来势汹汹,帝君的语气颇为惋惜,不甘大好山水毁于妖物之手。

         天池木系仙神不少,但她是整个仙界算是顶级级别,很是厉害,不过要复原整片邯林定也会损害不少元气,帝君管辖范制很大,这点保护还是需要给她的。

         她闻言,心中有数,思虑过三,抬眼道:“帮力…倒不太需要,我有小景亦然足够,我们母子二人灵力交融已有默契,修复那片邯林倒不是难事。”说着转了头看着旁边认真听话的小景,轻轻笑了笑。

        帝君自叹她倒有这个能力,不过看了看她旁边的小景,眉头有些微皱后转瞬即逝,不经意道:“那,如此也该会有一定伤耗,小景…还小呢。”倒不是真当他是小孩,帝君心思缜密又甚疑,一向对当年之事有些芥蒂,不愿他参与仙界事务,免得留有亏欠,但无法点明,只好谎着不成文的借口。

         小景心境单纯,只是听帝君口气,可不想被看扁,昂着头给帝君行了一个礼貌的作揖,“帝君说笑了,小景已经不是小孩,可以帮衬娘亲的。”小景透着一股不服气,刺进了帝君的眼里,他看着小孩温和的眉眼瞬间清冷,不禁有些心怵。

         她眼看着事态转变有些奇怪,出来说话圆场:“无事的帝君,我会保护好他的。”脚下生风,下意识挪了脚步,微拉了一下小景护在身后,转而温和的对帝君作别:“那,臣等告退。”

         罢了,那些过往早应该销去本来面目的。帝君眯了眯眼,装作没看到她的小动作,转身走回帝君席位时郑重其事的叮嘱道:“多加小心。”

          她无有多言,拉着小景离开了帝君殿。

 

02.

         去人间之前,她带着小景去了一趟老君仙殿,取了些许复原水,可供那些成精之灵恢复,想来也不知哪等妖物如此可怖,在人间作恶。

         远瞧见邯林,她镇定的往下,站在林口,眼前一片黑色废墟,很多树木和动物尸体,雾气一阵一阵的,像是掩盖着罪恶的事实。

          她看着那些被毁坏的生灵,心疼的很,想上前一步,忽闻东南方向有异动往这边袭来,忙不迭拉开小景,化木为剑,将暗枝一剑斩断,若差一秒,小景就危险了。

          她松了口气,看着小景刚有些愣神,又不免的责怪,“哎,小景,这里偏是危险,听妈妈的话,待在云殿多好啊。”

          小景的目光正扫射暗枝攻击过来的方向,居然搞背地里偷袭。转头想关心妈妈有没有受伤,却见她的微微责怪,小脑袋一下子耷拉下来,“妈妈,可我…不想你离开小景这么久,上次你离家半月,我都吃不好睡不好~”声音渐小,只剩下委屈的尾音,完全没有在帝君殿那种笃定强势的气场。

          她最是受不了小孩这样,上次是意外急行,来不及招呼就离开,只是平日传信表达叮嘱及其思念。归家之时,小孩委屈的不行,又撒娇又哭又笑的,小家伙们站成一排跟她汇报小景那些时日因为自己不在而折磨他们上天窜地的罪状,怎知她早就被小景软乎乎的妈妈长妈妈短的呼唤迷了耳,完全不在意这个,而是带着小景游玩了好一阵,每日都开开心心的。

         小家伙们再次感受到娘不疼哥不爱的心情。自闭了。

 

 

         她软了语气,不忍心再说小景,捏了捏小景软糯白皙的脸蛋,认真道:“好啦,臭小孩,我知道你舍不得妈妈了。”说罢放下手提高警惕,环顾了周围,牵过小景的手腕,向林中走去,“妖物应该还在附近,要提防一点。”

        小景也恢复原本模样,心想着可不能让其伤了妈妈,否则定让他原地遁形大卸八块。

         林口的木植伤的极其严重,她扫视了一眼,倒是没有受伤的精灵,事态便不太糟。不过,帝君不是说已派战神来除妖吗?怎么一个人影都没瞧见,刚刚的偷袭是妖物所作的话,为何不现身?

         林中雾气过于浓郁,她怕小景跟散,松了手取出一根红带绑在小景右手腕上牵着。所到之处已经毁坏一片,她一路都难受的很,还路见很多精灵受伤,便停下来为她们救治,留下复原水安顿她们在一处隐蔽山洞。

         穿过迷蒙模糊的林中之后,终于闯入几束光亮,她拨开黑枯的树枝,映入眼帘的正是战神对峙妖物,想来已经打斗已久,附近植物与精灵都有一定损害。大片空地上是一片湖,威风凛凛的战神和妖物在湖对面打的不可开交。

         小景倒是第一次看见神仙收服妖物,场面很激烈,妖物终究不是高深道行,力量一度在战神之下,却还是不甘挣扎。

          “哎。”正看的尽兴,她扯了扯红带,将小景绕到被伤精灵所处,将其救治。小景对不远处战况流连的看了好几眼。

          这边雾气消散不少,她便解了红带,认真的为受伤的精灵治愈,小景在旁边观察有无可修复的木植一并救赎。

          小精灵们看到赶来救命的恩人,纷纷表示感谢,她给它们设了护罩,领了复原水便指路去了隐秘山洞,她再看看有没有伤亡再一并去会合,目送精灵离开,战神这边也收尾,妖物服降,被他装进了锁妖囊。

         “上仙,你们也来了。”战神将锁妖囊系在腰间,来到她身边,打声招呼,“不过来的有点早,我奉帝君之命捉拿此妖,却不料它太狡猾,对邯林很熟悉,捉弄了我好几番都未收服,你们来的时候想必还遭受到袭击了吧。”

         她打量着这个年轻魁梧的上等仙神,英姿华发,模样还算俊朗,说话声音很低沉,她很久没见过战神,有些许没印象,“嗯,是的,刚刚貌似是它偷袭了我们,不过它没有现身。”

         战神道:“我知,定是因为方才是我在追击它,我看到它偷袭你们,只管捉它,没来得及跟你们打招呼,便一路打斗过来的。”

         她明白了,恍然大悟。

         小景一直没说话,盯着战神的锁妖囊看,仿佛在想什么,战神注意到小景的目光,他下意识理了理囊袋,一瞬四目相对,“这是小景吧,好久不见啊小孩~”

          此番自来熟的语气,小景有些纳闷,他好像几乎没见过战神,“嗯?战神哥哥,你认识我?”

          战神眼尾一挑,笑了笑,“那是,我经常去酒酿上仙那讨酒喝,经常听他提起你。”当然认识了,这小孩可是云池的团宠,很是聪明伶俐,在一众仙神口中都是极好的评价,也都欢喜他,战神来来往往不知听了多少,听闻之前还和乌云神斗智斗勇,还把他送进了不轮天牢,想不认识也难。

          小景眼睛闪闪的,像个好奇宝宝似的,“酒酿伯伯怎么说我的呀?”

          战神收服了妖物,心情不错,忙里偷闲的忍不住和这小鬼搭话,道:“说你古灵精怪的,虽很乖很听话,不过是个小酒鬼,经常偷喝他的甜米酒喝。”挑了最常听到的评价,转述给小景听,看向小景的眼神是温和的。

          小景第一反应不是好奇战神和酒酿仙的交情,而是偷偷看了她一眼。心道:哎呀酒酿伯伯真是的,怎么连自己偷喝酒的事也往外说,妈妈肯定又要念叨了,不过见她正在清数复原水的数量,倒松了口气,不禁上前压低声音对战神说:“战神哥哥你不要在我妈妈面前提这个呀…”

          战神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小孩,一下会意,这小孩倒是有点可爱啊,看样子还是个妈妈的乖小孩,便点点头,转而上前几步对她作揖道:“上仙,此地便有劳你了,我回帝君殿复命了。”

          她抬头,反应过来,回以微笑,“嗯,多谢战神相助。”话音刚落,战神点点头便腾云扬长而去了。

 

          送走战神,她和小景只管先救治重伤的精灵,木植的复原还有待思量,好在精灵的损伤都是被吸取了灵力,并无性命之忧,看来那妖物算是手下留情了,不过能有这么大能耐毁了整片邯林,倒也不容小觑。

          将所有精灵救治痊愈,安顿好之后,天空已经开始要拉下黑幕。

          “小景,我们寻处客栈住下吧。”她看了看昏黄的天色,又看了看随她一直奔波的小景,叹息道。害,人间就是有点麻烦,动不动就天黑。

         小景点点头,将最后一瓶复原水喂给一个刚重伤恢复的小精灵喝,那片湖附近的木植未破坏很严重,她修复之后焕然一新,那些精灵暂时还无法回各家,只能委屈住在那边。

          她带着累瘫的小孩往临城中心走去,寻了一处客栈住下。

 

03.

          修复完整片邯林,在人间足足花了半月时间,才停下来好好休整,这段时间真是累坏了小景。从邯林出来,与林中精灵道别。

         传音已经报备给帝君了,收到回令被应允无事,她便决定留下来带小孩在人间玩一阵再回云殿。

        仔细观摩,临城是一块不错的风水宝地,灵气昌盛,也怪不得妖物会在此作祟汲取灵力增高修为。

        这天她带小景去听戏。

       小景又看上了人家做的精致小点心,吃的不亦乐乎。

        看小景爱吃,她一如既往惯例去点心师傅那里多买几包,从师傅那结账回来,戏曲已经结束,她把装有点心的油纸包扔给小景,“这么好吃的吗,给你多买了点,结束了,我们走吧。”说着伸手过去,小景正欢喜着,“谢谢妈妈~嘻嘻。”见状眼睛一眯,笑的灿烂,牵过她的手腕,抱着纸包一脸满足的离开了。

         路过一处面馆,她想起好像很久没带小景吃面了,正好晚膳时间快到了,便停留此地,进了面馆。

         刚落座,跑堂小二便殷勤的上前招呼,咧开嘴微笑服务:“两位客官来点什么呢?”

         她一向都是依小景先选,自顾的提起旁边热茶烫洗好待会要用的碗筷,干净一点。

         小景在听小二说本店特色面的同时,也在观察周边,忽地瞧见掌柜台便有一孩童正在吃着水饺,便心生馋意,指了指那边,“小二,给我来碗饺子和一碗阳春面。”

          小二闻言,看了所指方向,擦了把汗,很抱歉的模样:“不好意思客官,本店不出售饺子,那是掌柜的小儿,上私塾回来,掌柜的给他开的小灶而已…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您试试豆腐肉丝面?”

          小景不想麻烦,也就作罢,只是眼里刚闪出的光亮暗了下去,“好吧。”

          小二松了一口气,又笑起来:“好的,客官请稍等。”说完便麻溜的走了。

          她都看在眼里,推给小景一杯温茶,提议道:“小景想吃饺子了吗?要不我们换一家店?”

          小景摇摇头,乖巧的回答:“算了,点都点了呢。”

          她抿了一口茶水,心里思绪万千,看着小景神色如常的拆着纸包,取出小点心就着茶水吃着,她放下杯子,道:“哎,面怎么还没上来?小景你在这待着,我去看看吧。”

         小景抬眼,懵懵的点头,这不才刚点上吗?

          

 

04.

          她来到后厨,看到跑堂小二正等待着上面的身影,踱步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二回过头,看见是刚才一桌的女客官,相貌姣好,看着美人心脾,语气颇为温和道:“姑娘有何事?”

          她摆明不是来找他的,语气清脆响亮,气场涌过:“小二你们掌柜的在哪?”小二在轻压力下指了指不远处正在清账目的掌柜的。她颔首作揖:“多谢。”

          她走到掌柜的身边,环视四周,心生一念头:“掌柜的,帮我吩咐做一碗饺子吧。”简明来意的同时还有两锭银子放在了他面前。

          掌柜的倒是第一次见过这要求,来面馆里不来吃面,吃饺子,有些惊愕之余多问了一句:“姑娘这是为何?”

          她在外面向来都是清冷眉眼世人,此时一瞥像极了威胁,“怎么,不行吗?”

          掌柜的不是不识抬举,谁会跟钱过不去,收了钱点头哈腰道:“可以可以,姑娘稍等,我这就吩咐他们做。”

         “请尽快,我家小孩等不了你们那么久。”

         掌柜的看着眼前姑娘的眼神愈发不容拒绝,有些后怕,便屁颠颠捣蒜似点头:“是是是。”

          他看着掌柜的着手吩咐的身影,心里一下温软下来,看来不强硬一点,还不管用,不过,自己会不会太凶了。

         不管,目的达到,就没关系。

         她好心情的拍拍衣袖,步伐轻盈的略过小二,耳语了几句。

         重新坐回桌前,看到小景竟然不在位置上,她环顾四周才看到,小景拿着点心去那边掌柜柜台边逗小孩去了,见她回来,便把点心往笑的乐呵呵的孩童手里一塞,轻巧的回来坐下,喝了一大口茶水,“妈妈怎么去这么久,面也还没上来吗?”

         她见笑的乐不思蜀的小孩,心情更为愉悦,抬手把小景嘴角的甜渣温柔拭去,“快了吧,他们正做呢。”

         饺子上来的时候,跑堂小二装模作样的想起她的话,一脸歉意道:“不好意思客官,你是本店最后一位点豆腐肉丝面的,算来食料不够,也不知换成何物,作主提议让掌柜的吩咐煮了饺子,还望客官满意。”言语间偷偷和她对视了几番,小景没有注意这细微的交流,目光都被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饺子吸引。

          “满意满意,你们真好~我喜欢饺子,很久未吃了,谢谢。”小景眼睛冒着亮光,就像小孩吃到糖似的开心。

           她像是无事人一般,故作道谢,“谢谢。”小二接收到的同时也对这对年轻母子感到些许奇怪。

          跑堂小二脸色正经道:“那二位慢用。”

    

         看到如愿吃到喜欢的食物的小景开心的享用,她也很开心,拿起筷子也吃起面来。

         这里的阳春面口味还不错啊,比之前在云城的手艺更好,汤底很清淡又不失好喝,直到翻到最后,才发现卧了一个糖心蛋。

         小景其实一边吃也一边在观察着她,见她翻出了惊喜,两人抬眼相视而笑。

        “小景什么时候偷偷跟进厨房吩咐他们的?嗯,小屁孩?”她心里甜蜜的很。

        小景故意卖关子,腮帮子是满满的饺子鼓起来嘟囔着,可爱极了,“怎么会是我啊,肯定是妈妈太漂亮了,他们对你好啊~”

         她好笑的刮了刮他的鼻翼,笑道:“就你会说话。”她看了看远处的小孩,便一下明白,小景肯定是贿赂了人小孩子替他说的。

        真是她的甜心宝贝啊,彼此处处留心细微照顾她,相互守护。

        吃完东西结账,他们便离开了面馆。

 

 

05.

         在临城又待了半月有余。

         她忽然想起家里好像还有一群小家伙,出来甚久,不知如何。

          这天一早起来,她去寻了客栈老板娘,做了早膳,回房间喊小懒虫起床。

          小懒虫看到微暖的阳光晒屁股了,才翻个身裹了被子在床上打了个滚,卷成一团,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今天是要回云殿吗?”

          她摆好粥,倒出一杯热茶晾着,转眼看了看床上慵懒的鼓起:“是啊小懒虫快点起床啦,洗漱好,吃完早膳,买点好吃的就回家了。”

          小景一想到回家,倒是清醒不少,出来这么久,不知道家里小家伙们怎么样了,想着便晃了晃头坐起身,揉了揉眼睛,准备下床,“哎?我还有一只鞋呢?妈妈…”

           床边只剩下一只鞋孤零零的倒在他脚边,她看过去,果真如此,便看了看四周,在门口那里寻到另一只,她忽然想起,好像是自己起床时一脚踢的,“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小景,是妈妈没看清,就随便踢了踢,怎知就…我说是什么东西呢,原来是你的鞋。”她是有些迷糊,还以为其他什么阻碍她的东西。

         她笑着把鞋捡回来,要替小孩穿上,小景也笑的在床上打滚。

        一早上的小插曲让清晨的暮光更深几分。

       小景搅着碗里的菜粥,很是清甜,一点不腻。这段时间,真是尝遍了临城的美味吃食了,也逛遍了好看的风光。

         坐下来喝碗清粥的感觉还不赖。

          

06.

        云殿。

        一落地,小家伙们就一股脑的扑上来,全都是涌向小景的,把小孩扑在地上抱了个满怀。

        问为何不抱妈妈?

        现场为你报道。

        小云景:众所周知,小孩是个醋缸。

        小知鹤:我已经吸取教训。

        小仙鼠:附议。

        小呶:就算是第一宠,也逃不过醋运。

        

        她倒见怪不怪,取出买回来的吃食,招呼着小家伙们吃,一下子便勾起了他们的兴趣,纷纷牵扯着小景起来,一起围成一圈,盘腿坐在一起享用。

        温馨画面重现。

 

 

*

苦尽甘来

周五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