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好想打其他cp的标签啊

包咕咕(来自鸽子的声音)

【all炭】不给糖就亲吻!!!

*超迟到的万圣节贺*


*自爽文,和平线*


*ooc,短篇*


*慎入*


在自己最喜欢的妹妹“唔姆唔姆”的反复撒娇过后,终于坐不住的炭治郎抓起身旁早就被准备好的南瓜小篮子,厚着脸皮踏上了要糖的漫漫长路。


在西方的万圣节传入鬼杀队的时候,这必然在当天掀起了扮演各种西方的鬼怪然后随口一句“不给糖就捣蛋”的热潮。


蝴蝶忍小姐捏了捏太阳穴无奈的说到身为大人和少年的你们应该成熟一点,不能在玩这种幼稚的游戏,但还是背地里准备了各式各样的糖,在蝶屋等待那些要糖的年轻鬼杀队成员的到来。


接着蝴蝶忍小姐再三强调身为柱的义勇先生向她要糖的行为会被讨厌什么的,但不...

*超迟到的万圣节贺*


*自爽文,和平线*


*ooc,短篇*


*慎入*






在自己最喜欢的妹妹“唔姆唔姆”的反复撒娇过后,终于坐不住的炭治郎抓起身旁早就被准备好的南瓜小篮子,厚着脸皮踏上了要糖的漫漫长路。



在西方的万圣节传入鬼杀队的时候,这必然在当天掀起了扮演各种西方的鬼怪然后随口一句“不给糖就捣蛋”的热潮。


蝴蝶忍小姐捏了捏太阳穴无奈的说到身为大人和少年的你们应该成熟一点,不能在玩这种幼稚的游戏,但还是背地里准备了各式各样的糖,在蝶屋等待那些要糖的年轻鬼杀队成员的到来。


接着蝴蝶忍小姐再三强调身为柱的义勇先生向她要糖的行为会被讨厌什么的,但不甘心还很憨憨的义勇在蝴蝶忍忙着招呼其他鬼杀队成员的时候偷偷抓了一大把糖扬长而去。


身为柱的家自然是要糖的圣地,甚至有些人还臭不要脸的跑去主公的府邸那里恭恭敬敬的说到“不给糖就捣蛋”这句话,竟然也收到了不少的糖果。


而且主公好像也很在乎这次万圣节,正好鼓舞士气并稍稍放松一下什么的,还命人按照西方的习惯把周围都稍加装饰了一下,显得更有万圣节的味道。


因为炼狱先生开朗爽快非常受鬼杀队成员欢迎,哪怕要完一把糖果再贪心的还要一些糖果也非常大方的行为更受到了那些成员的热情观光,已经第二次大包小包的往家里运糖的炼狱杏寿郎还特别细致的去集市上采购了各种新潮的糖果,在看到完全不知情的时透无一郎时还贴心的塞了一包糖给无一郎。


善逸也和伊之助乔装打扮后快速加入要糖的队伍,但唯一不同的是伊之助好像把“不给糖就捣蛋”这句话当真,在某个鬼杀队员不肯给他糖时还真被伊之助捣蛋了一番。



离万圣节的结束其实没有多少时间,在万圣节即将进入尾声时炭治郎默默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最少收到一篮糖果。


自认为身为长男的炭治郎觉得自己应该担起给糖果的身份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足够的钱可以购进足够的糖果。然后在妹妹的撒娇下自己也耐不住自己妹控的本质想着自己要多要一些糖果,这样就会有多余的几颗糖留给自己吃。


其实蛮喜欢甜食的炭治郎平常更是很少接触糖果,哪怕以前有拿到糖也是找着各种借口把糖果全让给自己的弟弟妹妹,但是现在却……


他尽力不去回忆往事,开始思考在这有限的时间内怎样才能快速要到糖果。 他思索片刻,灵光一闪,然后一气呵成,把自己的想法低声念出“不给糖就亲吻!!!”


至于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炭治郎自认为很有理的分析到:一,他是男生。反正自己只去找男孩子要糖,身为同性他们肯定会拒绝的。二,自己和善逸啊,义勇师兄啊都亲如家人和朋友,他们是不会对朋友和亲人做出这种事情来的。更何况自己长的不好看,也没有什么独特吸引人的魅力,他们有什么理由会为了不给糖而亲我呢?


暗暗夸奖自己的智商,装扮的像狼人一般的炭治郎很快就尝到了甜头,在出门不远就遇见了收获满满的伊之助,然后冲他喊到“不给糖就亲吻!”


伊之助愣了愣,对炭治郎的话开始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老老实的抓了一大半糖木讷的放进炭治郎的空荡荡的篮子里,接着一直盯着炭治郎。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炭治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看向格外认真的伊之助。


“嗯~~”伊之助摇摇头,与其是在看炭治郎,更应该是在思考,但思考的同时脑子依旧空荡荡的。“就是俺不希望炭治郎也对别人说这句话,感觉好奇怪”


“所以嘛!他们如果感觉奇怪的话一定会下意识给我糖吧。反正非常谢谢伊之助,我先走啦”说罢,炭治郎加快了要糖的脚步。







刚和伊之助分开没多久,炭治郎就看到了正在四处张望的金发少年,而那金发少年也注意到了自己,于是姿势奇怪的朝自己跑来。


收获满满的善逸欣喜的提着一大篮糖果打算拿给炭治郎分享,虽然要糖之路并不是那么顺利,但凭着自己一哭二闹三撒娇的方式还是非常管用的要到了很多糖。


就在准备回去时正好看见炭治郎正在朝自己走来。于是把糖果藏在身上飞快的朝炭治郎跑去想给他一个惊喜。



“炭治郎,万圣节快乐!你要到了糖吗”金发少年蹦跶的一把抱住了炭治郎,粗粗的喘气“我给你讲哦,有个口味的糖非常……”


炭治郎也礼貌性的回抱住善逸,然后在善逸放开自己开始讨论哪个糖的口味更好吃的时候炭治郎学着狼人面目逐渐狰狞,还挥舞着自己的小爪爪突然喊到“嗷,不给糖就亲吻!”


……


善逸“……”


炭治郎“?……”


周围的空气也因为他们莫名的停止了流动,善逸想起自己身上藏着的糖果,然后反复琢磨那句话的含义……四舍五入就是不给炭治郎糖就可以被他亲吻!!!


善逸的脸上突然带上了奇怪的绯红,然后扭扭捏捏的对炭治郎说到“糖我已经放回去了,身上没有一点糖,看来是不能给炭治郎了,抱歉抱歉……”


“哎?”炭治郎突然一怔,内心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笨蛋,万一他们没有糖的话不就不能给自己糖了吗,不给自己岂不是…… 要和善逸亲吻!!!


“善逸你身上真的没有糖了吗,我明明闻到你身上糖的气味特别浓。” 看着炭治郎慌张无措的模样,善逸心中开始愧疚起来,但是这是几年甚至一辈子都不能碰到的机会了啊,这次就让我任性一会吧……


“可能因为我刚刚吃了糖的缘故吧,炭治郎想尝尝我嘴里的糖是什么味道的吗”


“不了……”没等炭治郎反应过来,他的腰肢被一只手轻轻揽住,纤细冰凉的手指从炭治郎的脖子那慢慢滑下。炭治郎一个心惊,小小的缩动了一下脖子,然后看到自己的领口大开。


“!!?解扣子干什么!”炭治郎想要挣脱善逸的手,满脸通红的他红到耳朵根,接着肩膀也被善逸按住,那一刻炭治郎完全石化到原地。


用着牙齿轻轻撕磨着炭治郎的锁骨,善逸把头埋在炭治郎肩膀那眼神晦暗的满怀罪恶感的如吸吮着他的锁骨。如逆流而上的船只般朝炭治郎的脖子上游离,接着很轻很轻的小咬了一口。恋恋不舍的抬头看向止不住颤抖的炭治郎。


如果不是现在太黑,善逸可以看到炭治郎已经发红的眼眶和鼻尖,但更多是羞耻和有点害怕,他如受惊的兔子一动不动,等待捕食者的下一步动作。


善逸把炭治郎揽入怀中,一遍遍的帮他顺气,虽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只是罪恶感把自己的心脏啃食,只留下一个念头:要想办法把他夺走才行








出师不利的炭治郎心里不停抱怨着是不是自己要糖的方式不对,不仅没要到糖,还被……炭治郎再次把领子尽力的拉高撑到下巴,即使这个领子本来就很高。


他疯狂的摇了摇头,希望自己的脑子里不要在回想这件事,尽量把“亲吻就代表那种意思的喜欢”甩入脑后,虽然以前自己经常亲自己的弟弟妹妹,因为他们很可爱,脸又软又香。


但是自己又不可爱,身上也不又软又香,只是随口说说的,太过认真了吧……


他打算去柱那里要糖,毕竟是柱肯定会在这天囤积不少糖。然后自己第一个就想到炼狱先生,朝着炼狱先生的府邸走去。


在这南瓜灯点点橙色的灯光下,炭治郎看见了黑发单马尾的义勇先生,正寻思着他为什么会出现,然后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被因为拿了糖被蝴蝶忍嫌弃所以被赶出来)守夜巡逻的富冈义勇剥了一颗糖放进嘴里,把糖纸放在口袋里四处张望了一下。虽然对甜食不怎么感冒的他还是暗暗感叹这种口味的糖真的很好吃。 然后听见有人在喊自己名字于是寻身望去,炭治郎正提着篮子朝义勇跑来,说到“义勇师兄,万圣节快乐!”


“嗯”甜甜的感觉逐渐在口中融化,剩下的是口腔挥之不去的柠檬味,很平常的回复,却包含义勇对他传达的意思。


“义勇师兄实在巡逻吗?好敬职啊!”炭治郎感叹到,不愧是义勇师兄,一如既往的敬职且喜欢默默无闻的奉献呢。虽然是万圣节,本部也很安全,但因为是夜晚的原因还是多加防范。毕竟那些鬼说不定不过万圣节又惹出事端怎么办。


“嗯……” 脑补完毕,炭治郎深吸一口气,看了看自己只有少的可怜的糖 ,想着自己定的目标,仔细观察着情况打算随机应变。毕竟这句话可不能随便乱说,万一又是那种情况。


义勇身上的那个口袋鼓鼓的,应该有东西。加上在和他谈话时自己闻到清淡的柠檬味,更加确信义勇师兄身上肯定有糖,这使他充满了决心。


“嗷,不给糖就亲吻!”挥了挥自己的双手打算示威,顺便增添一些气氛,炭治郎随即像着一只小奶狗凶凶的叫嚣着。


“……”可爱……富冈义勇的心跳漏了一拍,哪怕为了维护人设,他那冷淡的如冰的脸上多了一点温柔之情,想了想知道自己只剩下三颗糖果。


“我没有糖”说罢,富冈义勇面无表情的把自己手中的糖往后面的草丛一丢,没有任何声音,轻的连炭治郎也没有捕捉到,只是感觉有一种带着汗液微酸气味的什么东西在黑暗中划过一条白色的弧线。


“没有?那义勇师兄那口袋里……”炭治郎怀揣的最后一点希望被义勇拿出的一撮挤在一起会咔啦咔啦响的塑料糖纸打破。


……我可以反悔吗


而且义勇师兄是怎么吃的这么多糖的啊!炭治郎小小的轻咳了一声,有点想打退堂鼓的意思,毕竟男孩子之间互相这样真的有点太奇怪了啊。


善逸还好,是自己的朋友。可是义勇师兄可是自己的师兄,这样子无论都有违反道德吧……


“!”炭治郎一怔,那冰冷的吻落在自己的脸颊时就好像触电般反馈至全身和大脑,他的嘴唇微张想发出一点声音,在义勇的嘴唇离开炭治郎的脸颊时却能感受到那余温。


“好了”义勇的手从炭治郎的肩膀上放下,看着他有点茫然的模样想揉揉他的头发,在那一瞬间他的手只是僵硬的放在刀柄那,转身看向别处掩饰自己心情,怕自己只要稍稍出声就会把自己对炭治郎的心意给暴露出所有。


闻到了,很幸福很满足的气味








难道和自己亲吻很开心吗……炭治郎突然一个胆颤,脊背有些发凉的抱住了自己。他并不是不知道亲吻这个含义,和自己喜欢的人亲吻的确很幸福,而且因为爱情那种方面的喜欢而亲吻还会有很多特殊的含义。


可是善逸和自己是共事的伙伴,义勇师兄是自己的师兄和前辈。真的,不会是这种喜欢吧……


在路上看到了几个满载而归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鬼杀队员从炼狱先生的府邸那方向走来。马上凌晨十二点,要糖的队伍大部分都已经回去了。连续两次都已经完全失利的炭治郎只能把自己要到糖这件事寄托在炼狱现实身上。


而且炼狱先生在队里人气一向很好,应该会在今天备很多糖。而且因为之前的无线列车事件炼狱先生最近也一直在这里疗伤,顺便去看望一下他也不错。


暖红色的灯光看起来非常舒适,柔和的灯光看起来让炼狱的脸庞少了一些棱角,看起来更加和蔼可亲。 当炼狱先生把糖发的差不多准备转身走向里屋,他因为听到炭治郎的脚步声而停下,转身看向那径直朝这里走来的炭治郎。


打扮的像狼人一样啊,灶门少年这身装扮有点意外的可爱呢。炼狱先生的眼里满盛笑意,笑着和炭治郎打招呼。 “晚上好啊!灶门少年”


仿佛只要走进他身边,整个人都会被他身边的火焰给感染和温暖,总是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一直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炭治郎自从在无线列车事件后就和炼狱寿郎关系好了很多。经常会在自己空闲时间去探望正在养伤的炼狱。


“晚上好!”炭治郎涌上心头的雀跃之情让他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走到炼狱面前冲他笑到“万圣节快乐!炼狱先生的伤怎么样了”


“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但是还需要在调养几周”炼狱先生搂了搂炭治郎的脑袋,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万圣节快乐”


“嗯嗯!”炭治郎点点头,想开口直击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可是万一又向上次那样……炭治郎瞥了眼自己几乎空荡荡的南瓜篮子,内心叹了口气。


这小小的动作被炼狱杏寿郎捕捉到,他勾起嘴角打算走进里屋把自己剩下的一大袋糖全部给炭治郎,然后他因为听见炭治郎几乎是吼出来的那句话而一瞬间怔在原地。


“不给糖就亲吻!”羞耻到几乎吼出来的炭治郎紧闭双眼的站在原地,手心只是感觉在冒汗,紧张的心跳声直冲喉咙,心里默念着一定要有糖。


看到少年僵直却微微颤抖的身体,炼狱杏寿郎的目光黯淡了几分,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炭治郎的背,动作轻柔。


“抱歉啊灶门少年,因为今天要糖的人比较多所以我这里也是一点糖也没有了,真的非常遗憾”


一个合理无法反驳的理由……他只是感觉到炼狱先生的手很温暖,抚上自己的脊背后竟然让自己安心了许多。


“所以刚刚灶门少年说的是认真的吗”


好像闻到一股非常复杂的气味……炭治郎只是那样注视着炼狱先生,看着他的身体靠近自己,那胸膛传出的心跳声却不知道是谁的。 如被太阳晒过的麦草一样的气味,暖暖的让人安心。


就这样没有一点动作的被他轻按住了脑袋,贴近的唇如鹅毛般清落在自己的额头,在那一刻炭治郎感觉整个世界都停止了。 几乎要被炼狱怀抱在怀中的炭治郎感觉自己脸上一阵火辣辣的,顿时没有底气在抬头看向那人。


心脏比前两次跳的还要快……





炭治郎摸着自己微热的脸,然后小心翼翼的触碰那炼狱杏寿郎刚刚亲过的地方,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现在已经很晚了,离凌晨也不到一个小时,他摇晃着篮子里少的可怜的糖果,打算原路返回。看来回去的时候祢豆子要失望了……炭治郎叹了口气,然后想到这里,很快振作起来“反正明年还有万圣节呢!明年我一定会要到很多糖的”


“那不是……”炭治郎看到盯着南瓜灯格外认真的时透无一郎,然后攥紧了自己手中的篮子。“时透君!”


“炭治郎啊……”绿色长发的少年随着炭治郎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心情越发变好,直到自己身边旁边冒着无形的小花。


“你在看什么呢”炭治郎站在时透无一郎身边,借着南瓜灯微弱的橙色光芒看到无一郎的脸。


“我在想,这个发光的东西好像南瓜啊”无一郎格外认真的指着那个南瓜灯,他满足的看着炭治郎的侧脸,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


“这个本来就是南瓜灯啊”炭治郎认真的说到,“这南瓜的外壳里面估计包着一根蜡烛吧?”


“唔……”


“对了,时透君万圣节快乐!”炭治郎高举着爪子欢呼着,虽然自己并没有享受多少万圣节独有的乐趣。


“今天原来是万圣节啊……”绿色长发少年抬头看向满是繁星的夜空,回想起之前炼狱杏寿郎给自己糖的原因。“不给糖就亲吻哦”


……


“……?!!”炭治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然后不可置信的看向一脸期待的无一郎。难道这就是心有灵犀!


才不是心有灵犀……无一郎的身边逐渐散发出冷冽的寒气,他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暗暗想到:要不是我看到义勇那家伙竟然……


闻到了一股非常幽怨可怕的气味啊……


“我这里还有一点糖”炭治郎把自己篮子里的糖稍稍一抓就看见了篮子里已经剩的屈指可数。可是即使这样他还是尽可能的抓了一把糖想要放进他的篮子里。


“我不要炭治郎的糖”无一郎突然抓住炭治郎的手让他把糖给放回篮子,接着又突然拉抓着他的手一瞬间拉到自己身上,他们两个相距肉眼可见的几厘米。


“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炭治郎被无一郎抓住手拉在他身上。炭治郎有点想挣扎,但是他的另一只手死死扣住自己的身体不能动弹。为什么连时透君也这样,今天他们都太奇怪了吧!


炭治郎君的身上还有别人的气味……想到这里无一郎的脸已经黑了一大片,但是感觉到正在小幅度动作的炭治郎已经明显表示他的不愿意。


“炭治郎把我当做你的什么人呢”


“?比朋友还要亲的亲人”


突然自己的身体完全靠上无一郎的胸膛,炭治郎感觉的的初吻就这么要给了一个男孩子,但是那吻只是轻轻落在了自己的嘴角,轻绵和带着一丝微涩的甜味。


[我只要炭治郎就够了]






几乎一无所获的炭治郎格外疲惫的伸了个懒腰,朝着发光的屋子那走去。


虽然自己没有收获到很多糖,但至少还是有那么几颗糖可以勉强看的过去。 嗅觉灵敏的炭治郎闻到了幸福和开心的气味,他顺着气味加快了脚步,在快要到休息的屋子里时听见了善逸和伊之助打闹的声音。


他们两个怎么来了……炭治郎推开门,里面明亮的灯光在打开门的一瞬间毫无保留的倾泻在他的身上,接着自己被突然冲来抱住自己的妹妹扑倒在地。


“唔唔,唔!” 就好像在说着欢迎回来一样。炭治郎戳了戳祢豆子软软的脸,接着把她一把揉入怀中轻轻的蹭着。


而祢豆子也很乖的一动不动,然后在炭治郎准备放下他时摸了摸他的脑袋,又“唔唔唔!”的鼓励着炭治郎。


“炭治郎~”善逸见状立马扑在炭治郎身上啜泣着“刚刚伊之助又要抢我的糖呜呜呜”


“哈啊?纹逸你的糖那么多分俺一点不行啊!”


“那是我给炭治郎的,当然还有小祢豆子酱的!”善逸把炭治郎抱住更紧了一些,炭治郎摸了摸善逸的脑袋安慰他。身旁的祢豆子看着善逸的目光逐渐尖锐起来。


“呼呼!”在善逸起身后祢豆子发出不高兴的声音,如护食般死死的抱住炭治郎的脖子。


即使伊之助多少有点不愿意但还是把糖拿出来一起分享,听着身边那两个人又开始吵嚷着什么他低垂着眉眼,把剥好的一颗糖放进自己嘴里。


是草莓味的!!!吃着炭治郎心满意足的眯上了眼睛。虽然变成鬼的祢豆子不能吃糖,但她坐在炭治郎的身边静静地看着他们三个就已经很满足了。


“请问有人吗?” 一个男声响起,炭治郎想着是谁还会在这么晚有事。他抓着一大抓糖走到门外,看见一个鬼杀队员提着几大包糖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


“万圣节快乐,呼……这一大袋霞柱吩咐我送来的糖,这一大包糖是炎柱吩咐我送来的糖,这一袋是水柱吩咐我送来的糖,他们都说一定要你收下什么的……呼”


“万圣节快乐!”炭治郎把手中的糖给那个跑腿的队员,看着那队员走远后不明所以的收下那一堆糖。


“炭治郎!哇哦……好多糖啊”善逸站在炭治郎身后,看着大包小包的糖放在那里,这些糖比那两篮子糖还要多上不少。


“嗯嗯,是炼狱先生他们送的呢”炭治郎抱起那些糖准备走向里屋。


“所以炭治郎才一直没有要到糖?”


“嗯?”


善逸发现自己发现了盲点















注:九柱里鬼杀队员只没有向义勇和无一郎要糖,无一郎是完全不记得这件事了,而义勇师兄嘛……


咕了大约两个星期的文嘿嘿嘿,这个星期先开坑all炭长篇《魔法少女炭治郎的忧伤》和《人鱼》


愿食用愉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