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好热

587浏览    126参与
fay

这么热的天,这大概就是爱情最初时的样子吧~

这么热的天,这大概就是爱情最初时的样子吧~

候鸟南飞,七旬未归。[南七]

热死

我就这么说,我这两天为什么没更新,因为我家断网了😊,原谅我,今天更好不好

我看着今天阴天,我说我出门玩一会找个有网的地方,在我出门的那一刻,我差点七分熟,在线汗蒸我的妈呀,我还穿的长裤……我是不收疯了,我现在浑身上下被汗水覆盖,破天气!

我就这么说,我这两天为什么没更新,因为我家断网了😊,原谅我,今天更好不好

我看着今天阴天,我说我出门玩一会找个有网的地方,在我出门的那一刻,我差点七分熟,在线汗蒸我的妈呀,我还穿的长裤……我是不收疯了,我现在浑身上下被汗水覆盖,破天气!


金毛
晚上好热偷偷喝杯冰水,喝着喝着...

晚上好热偷偷喝杯冰水,喝着喝着突然发现冰块好漂亮,拍下来留纪念

晚上好热偷偷喝杯冰水,喝着喝着突然发现冰块好漂亮,拍下来留纪念

柴火堆

大夏天穿高腰裤,热死谁?热死我🙃

大夏天穿高腰裤,热死谁?热死我🙃


sujiubai

阿云嘎的生活(一)

唯一一个小可爱点的梗hhh 青梅竹马设定!求红心蓝手和评论啦~

————————————————————————

阿云嘎在北京上了快一年学,还没去过住在北京的姑姑家。

姑姑很年轻就认识了去草原游历的姑父,第二年就嫁到北京去,成为年幼阿云嘎最崇拜的人,尽管姑姑从那时起就再没穿过蒙古裙,再没跳过顶碗舞,再没唱过天边的月亮,心底的情郎。

明天就是端午节了,大哥打电话来问阿云嘎:“要不要去姑姑家?姑姑说她想你啦,自从高中你去外面住之后就没去过姑姑家,她都伤心啦。”

阿云嘎原本是草原上被丢弃的小狼崽子,差点被冻死的时候被阿布和姑姑捡回家,一家人把他当家里的幺儿养,小学就让他进了北京城住在姑姑家...

唯一一个小可爱点的梗hhh 青梅竹马设定!求红心蓝手和评论啦~

————————————————————————

阿云嘎在北京上了快一年学,还没去过住在北京的姑姑家。

姑姑很年轻就认识了去草原游历的姑父,第二年就嫁到北京去,成为年幼阿云嘎最崇拜的人,尽管姑姑从那时起就再没穿过蒙古裙,再没跳过顶碗舞,再没唱过天边的月亮,心底的情郎。

明天就是端午节了,大哥打电话来问阿云嘎:“要不要去姑姑家?姑姑说她想你啦,自从高中你去外面住之后就没去过姑姑家,她都伤心啦。”

阿云嘎原本是草原上被丢弃的小狼崽子,差点被冻死的时候被阿布和姑姑捡回家,一家人把他当家里的幺儿养,小学就让他进了北京城住在姑姑家,他对姑姑自然情深意厚。他本来高高兴兴地想应下来,大哥在那边又说一句:“姑姑想让你去和大龙住两天。”

阿云嘎硬生生把话噎回去,他有些难过地小声对哥哥说:“可是……大龙他,他不喜欢我了呀。”

哥哥好说歹说劝了阿云嘎好久,他才答应去姑姑家。他说:“只要大龙不开心了,我就回来。”哥哥很高兴地应着:“好好好,嘎嘎最乖了,下回哥给你带牛肉干过去。”阿云嘎扁着嘴撒娇:“我想你啦哥~我还想喝奶茶。”

 

阿云嘎出了地铁站跟着导航走到姑姑家楼下,想了想又折回小区门口买了一盒巧克力奶一杯黑咖啡。大龙喜欢喝黑咖啡,曾经阿云嘎尝试过,苦苦的汁液让他直皱眉头。大龙明明笑起来那么甜,为什么喜欢这样苦的东西?阿云嘎觉得大龙长大了,心里能藏下那些说不清的忧愁郁闷,可他又不想大龙长大——他想让大龙永远做一个孩子。大龙是我专属的小朋友。阿云嘎嘟嘟囔囔在心里加了一句。

等真正敲开门对上郑云龙写满不情愿的大眼睛时,阿云嘎才明白自己被亲爱的大哥驴了。所谓想念他邀他来过节,不过是姑姑姑父去天津玩儿让他来看着郑云龙罢了。

比他小三岁,和他在同一个学校的郑云龙。他原本是我的大龙啊,阿云嘎苦笑。

 

阿云嘎挠着头把咖啡递过去:“大龙,你喝嘛?”

郑云龙耳朵红红地接过冰凉的饮料,无意蹭了蹭阿云嘎温热的手指,于是耳朵更红了。

他为了掩饰无法平静的呼吸恶声恶气地埋怨:“怎么这么凉啊?”

阿云嘎闭紧嘴不敢出声,大龙耳朵都气红了呀。他其实从小就喜欢这个弟弟,模样生得好看,一双大眼睛里面铺开草原的星空,薄唇里一口幼鲨的齿,别人觉得奇怪,他只觉得怪可爱,笑起来像个不知愁的孩子。阿云嘎见不得大龙生气,于是靠过去抚他后颈,撸猫似的一点点加力度:“对不起呀大龙~今天天气这么热,我就买了凉的……”

阿云嘎身上阳光的味道奔涌过来,他热汗淋漓,眼睛也湿漉极了,极其虔诚直白地看过来,叫郑云龙忍不住心里毛毛躁躁的小心思。他一把推开阿云嘎往沙发上躲,蜷缩成一大坨:“你,你别动我!”

大龙的耳朵好像更红了。阿云嘎一时间进退两难,只好垂头丧气站在原地,时不时偷看大龙一眼,像一只被主人骂过的大型犬。郑云龙想笑又忍住,长长的浓眉一皱,假情假意地咳嗽一声,“算了算了,你……你去做饭吧,我要吃饭。”

阿云嘎肉眼可见地有了灵魂,眼睛明朗起来,“好的大龙!大龙我给你炒胡萝卜吃呀~”

郑云龙嘬着吸管喝得飞快,一脸嫌弃地同哥哥讲话:“行行行。”

 

直到听见阿云嘎在厨房快乐地唱着蒙语歌,郑云龙才敢放松下来。他用咖啡罐冷却自己烧红的脸颊,嘴角却忍不住翘起来,刚才拽上天的小爷龇着牙笑成骆驼。他扶着脑袋叹气,谁让他看上阿云嘎这个二傻子呢。

 

从有记忆开始,郑云龙就最喜欢每年跟妈妈回草原。草原上有很多虫子,还有让他害怕的高头大马,但那里还有阿云嘎,阿云嘎让他什么都不怕。阿云嘎是孤儿,但他拉着小龙的一双小手说他一点儿都不孤独,他遇见了一群好人,让他当做眼睛爱惜的可爱的人。郑云龙无比庆幸自己是其中一个,他最喜欢和嘎子哥哥躺在蒙古包外面看星星,还有听他唱歌,看他跳舞,牵着他的手围篝火转圈。其实只要是和阿云嘎在一起,他就都喜欢。阿云嘎成为他心底的一个小宇宙,成为他的一整个世界。

等长大了,身边的兄弟都有了女朋友,阿云嘎也有了女朋友。那天阿云嘎搂着女孩子来和郑云龙介绍,郑云龙看着阿云嘎露出羞赧的笑容,心里却像被草原上的虫子咬了一样难受。他说恭喜你嘎子,回过头就抽抽搭搭哭了,为什么呢?为什么他会离开我呢?为什么他身边站的不是我呢?

阿云嘎那阵子天天背古诗词,放学时对着郑云龙念叨,“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郑云龙觉得很有道理,是他自己强说愁。走过去刚想搂过嘎子来一起回家,就被阿云嘎推开:“大龙你先走,我得等我女朋友。”大傻逼。郑云龙在心底骂,大傻逼还冲他笑,灿烂得让他挪不开眼睛。

郑云龙很委屈地想,我的世界把我推开了。

不,他才不是我的世界,他是个大傻逼。郑云龙缩在沙发上眼圈又红起来,瞪着厨房啃一根胡萝卜,用劲儿用狠了连自己下唇也咬在齿间。

“嘶——”老子牙虽然碎但还是很锋利嘛,郑云龙颇有些自豪地想。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来的阿云嘎却开始大呼小叫:“哎呀大龙!怎么吃东西还能咬到自己啊,小傻子~”阿云嘎拿纸巾来擦郑云龙唇上薄薄的血膜,“吃东西注意点儿昂~”郑云龙看着近在咫尺的兔牙,望牙兴叹。又不能亲,天天还靠这么近,存心诱惑他这个精力旺盛的大好青年。

又不能亲。

为什么不能亲?郑云龙睁大双眼幡然醒悟的样子,阿云嘎现在又没有女朋友,我为什么不能亲他?郑云龙瞬间浑身的血都沸腾,满腔的喜欢马上就要倾洒出来。他惯用眼睛骗人,先水汪汪地看着人家,然后慢慢靠近那一对兔牙,阿云嘎一看就招架不住,他眼神儿都直了,果然老子的魅力天下第一大。

还没靠近目的地郑云龙就被塞了一嘴胡萝卜,他诧异地抬起头看见阿云嘎慈祥如意的笑容:“吃吧大龙,慢点儿昂,别再咬着嘴~”蝴蝶似的飞回厨房去。

大傻逼。郑云龙狠狠地啃着胡萝卜,瞪视重新关上的厨房门和里面穿胡萝卜围裙的人影。阿云嘎是大傻逼!恨恨地吃完一根胡萝卜,郑云龙也折腾累了,在轻柔的蒙语歌背景下倚在沙发上慢慢睡过去。

阿云嘎从厨房出来就看见郑云龙张着大嘴抱着沙发抱枕昏睡,好像有晶莹的口水落下来。他极无奈地笑,一盘炒胡萝卜一盘豆角炒肉轻轻放在餐桌上,他绕过来给他的小朋友盖好小毯子。阿云嘎看着郑云龙觉得太有意思,先拿手机照一张,然后指肚靠过去温柔地抚摸大龙脸颊,摸得人闭了嘴往手掌里蹭,家猫一样可爱。阿云嘎已经笑得牙不见眼,他的笑容突然停住,趁着窗外蝉声大噪阳光正好,他凑过去偷小朋友一个吻。柔柔的凉凉的,落在嘴唇。


玫瑰干梅
夏又至,日光之下,只觉得炎炎夏...

夏又至,日光之下,只觉得炎炎夏日里,一抹绿色是唯一的清新。

夏又至,日光之下,只觉得炎炎夏日里,一抹绿色是唯一的清新。

今天瑶妹长高了吗

【暮钟】chapter9

#来自一位快要考试的鸽子的倒数更新#

#好热啊我的妈#

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到1846年的晚宴吧,各位。

斯迈尔伯爵在寻找传说中的【死亡女神】,并不是什么秘密,没人知道那位神秘的女性是否存在,对其感到荒唐至极的人们只当这是上层邪恶贵族在无聊时所寻的消遣,对其半信半疑或深信不疑的人们却仍然在费心寻找那位传说,不过看那位年轻有为的伯爵先生花费了足足十年的时间投身于如此大事,怕是他仍未达到目的吧。

身后的华乐听起来离他遥远至极,美妙的旋律中带上了朦胧。威尔顿扯了扯领结,叹了口气,愣愣地看着不远处的园圃,眼中没有焦点。

他想了很多种方法来寻找那一个人,在高昂的报酬的吸引下前来的人数不胜数,却从未...

#来自一位快要考试的鸽子的倒数更新#

#好热啊我的妈#

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到1846年的晚宴吧,各位。

斯迈尔伯爵在寻找传说中的【死亡女神】,并不是什么秘密,没人知道那位神秘的女性是否存在,对其感到荒唐至极的人们只当这是上层邪恶贵族在无聊时所寻的消遣,对其半信半疑或深信不疑的人们却仍然在费心寻找那位传说,不过看那位年轻有为的伯爵先生花费了足足十年的时间投身于如此大事,怕是他仍未达到目的吧。

身后的华乐听起来离他遥远至极,美妙的旋律中带上了朦胧。威尔顿扯了扯领结,叹了口气,愣愣地看着不远处的园圃,眼中没有焦点。

他想了很多种方法来寻找那一个人,在高昂的报酬的吸引下前来的人数不胜数,却从未有人真正地取走那些赏金。

很多人都认为她不存在,当年洛克斯找到他的时候雨势渐大,小巷虽是阴暗无比,可的的确确是只有他一个人,那位小姐没有留下任何来过的痕迹,即使是幼年相识的好友也都不由得表示对那日他记忆的准确性的怀疑。

但是——

威尔顿眼中暗淡无比,里面的阴翳遮挡了他真实的想法,只有握紧的右手暴露了他真实的情绪。

她是存在的。

他展开手,手心的琥珀散发着暖暖的光亮,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朵盛开得正艳的郁金香。

这便是,他在十年的无果寻找下仍然深信那位小姐存在的,唯一理由。

“虽然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这好歹是我的工作啦——你这样占着东西对我来说很难办啊女巫小姐——”

楼下的声音?

那声音的确是有特点,每一句末尾上调的尾音为整句话都带上了俏皮气,清亮的嗓音听起来和他自己的年纪相差无几,可是威尔顿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将它与记忆中的任何一位少爷对上号。

这场晚宴的宾客都是自己挑选的,不可能会有其他人进来,特别是在没有邀请函的情况下。威尔顿皱了皱眉,又向前移了两步,视线下移。

“走马灯的保留依吾族需要而定,这是你无法改变的事实。”

这个声音——

【世间万物自有规则,但是你们却信奉上帝,那么——】

不会有错的,这傲慢得不可一世的口吻,只是增了些任性罢了。

“嘛……这么说是没有错但是!为什么一定是我!!我才刚上任不久啊就被前辈骂还被罚加班——我只是个新人啊而且还是不加班党的新人——”

“与我何干。”

“大小姐!你是我的大小姐行吗!威廉前辈已经盯上我了啊——明明同为不加班党却罚我加班这看我是得多么不顺眼——我们死呜啊——!”

“住口吧,你太聒噪了。”

卡莱尔不知道该从她嫌弃的语气开始伤心还是该从她口中的聒噪对象是自己而感到难过,但是显然眼下的场景并不适合他以此为话题向女巫展开抱怨,他抽了抽额角,直直看向伊蕾莉娜的后上方那位把自己吓得仪态全失的罪魁祸首。

“不知今日的晚宴是否满意呢,不知名的先生与小姐。”

被打断对话的两人并没有常理之中被窥听的不满,威尔顿站在阳台边缘俯视对话的主人公,穿着一身整洁熨帖的小西服的眼镜男,身着一身波西米亚长裙的高挑女子,视线转过来之际,眼眸中也仍是一片平和。

第二次相遇也很令人愉悦,美丽的小小姐。

楼下的女子微微仰着头,露出了天鹅般细长白皙的脖颈,她的眼眸深邃,看过去的视线中带着怀念,然后这位不请自来的神秘小姐向他伸出了手。

“要一起吗,先生。”

她没有直接说明一起如何,威尔顿也没有立即回应,他垂下目光,微卷的睫毛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片细小的阴影,像是思考了许久,他稍稍抬起视线,直直地看向了询问人,紫色的双瞳里光芒流转。

1846年,25岁的威尔顿·斯迈尔伯爵向这位不知从何而来的女子伸出了手。

“我的荣幸。”

这场最后的晚宴,还请你多多指教——

郁金香小姐。


.
不想留在0759了

不想留在0759了

不想留在0759了

今天想吃腰子吗
终于可以穿裙子啦 烟台的狗逼天...

终于可以穿裙子啦

烟台的狗逼天气 跳过春天直接入夏

终于可以穿裙子啦

烟台的狗逼天气 跳过春天直接入夏

雪味今天咕了吗
这些天的感受就是--好!热!啊...

这些天的感受就是--
好!热!啊!!!
这气温起码有40℃了吧!
但,就算环境再恶劣也无法阻止我摸鱼的决心(ง •̀_•́)ง(什么你不是已经拖更了这么长时间了吗
明天继续发小可爱们的点图!
好了就这样吧我先瘫会儿(喂

这些天的感受就是--
好!热!啊!!!
这气温起码有40℃了吧!
但,就算环境再恶劣也无法阻止我摸鱼的决心(ง •̀_•́)ง(什么你不是已经拖更了这么长时间了吗
明天继续发小可爱们的点图!
好了就这样吧我先瘫会儿(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