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妄想录

153浏览    14参与
苍蓝晨曦_QR
依旧是暗神光的小条漫,虽然暗神...

依旧是暗神光的小条漫,虽然暗神并没有出场XD

前情提要大概是这么个样子:法则搞事+神界动荡+毁天灭地【哪里不对

总而言之光被迫冷战、被迫吵架、被迫收拾残局

光:……等我收拾完就找你算账!

感谢家主大人友情出演XD

依旧是暗神光的小条漫,虽然暗神并没有出场XD

前情提要大概是这么个样子:法则搞事+神界动荡+毁天灭地【哪里不对

总而言之光被迫冷战、被迫吵架、被迫收拾残局

光:……等我收拾完就找你算账!

感谢家主大人友情出演XD

苍蓝晨曦_QR
画画使我快乐,画水仙使我更快乐...

画画使我快乐,画水仙使我更快乐,画双R水仙使我加倍快乐!

依旧是暗神光,最近沉迷于他俩,双瑞惨遭我冷落

是某一次交谈,想这一对的剧情时让我一度以为光有隐M属性【。不,不可以,他只是各种想撬开暗神那张紧闭的嘴而已。

画的时候没感觉,现在看惊觉光怎么看起来比暗神高半个脑袋?!我不管,光你一定是鞋跟比较高,或者是站在了台阶上【。

画画使我快乐,画水仙使我更快乐,画双R水仙使我加倍快乐!

依旧是暗神光,最近沉迷于他俩,双瑞惨遭我冷落

是某一次交谈,想这一对的剧情时让我一度以为光有隐M属性【。不,不可以,他只是各种想撬开暗神那张紧闭的嘴而已。

画的时候没感觉,现在看惊觉光怎么看起来比暗神高半个脑袋?!我不管,光你一定是鞋跟比较高,或者是站在了台阶上【。

苍蓝晨曦_QR
依旧是暗神光👌 跟某个自我封...

依旧是暗神光👌

跟某个自我封闭的对象一比,光简直不要太聒噪XD然后就被“讨厌”了

光表示委屈巴巴:为什么懿木来的时候你彬彬有礼还记得给人家驱除一下暗元素,我一来你就打我还非得把我往外赶😥

于是在某一次会面中光开始装可怜

然后就有了上面一幕

妈的为什么无论哪个R怎么都这么宠自己,我死了

依旧是暗神光👌

跟某个自我封闭的对象一比,光简直不要太聒噪XD然后就被“讨厌”了

光表示委屈巴巴:为什么懿木来的时候你彬彬有礼还记得给人家驱除一下暗元素,我一来你就打我还非得把我往外赶😥

于是在某一次会面中光开始装可怜

然后就有了上面一幕

妈的为什么无论哪个R怎么都这么宠自己,我死了

苍蓝晨曦_QR
暗神光XD肖想这一对的水仙很久...

暗神光XD
肖想这一对的水仙很久了XD,有一种别样的美味XD
暗神基础设定详见平行世界第三弹,光基础设定详见平行世界第五弹
然而他们所有平行世界的基础设定主世界完全没有介绍就是了呢XD【←被揍

暗神光XD
肖想这一对的水仙很久了XD,有一种别样的美味XD
暗神基础设定详见平行世界第三弹,光基础设定详见平行世界第五弹
然而他们所有平行世界的基础设定主世界完全没有介绍就是了呢XD【←被揍

苍蓝晨曦_QR
继(不知道多久以前的)双R亲亲...

继(不知道多久以前的)双R亲亲后,咱又一次圆满了

人体废画不了车,可以画个车尾气啊!!

某一次事后,手动结发的瑞纳森今天也是超可爱的一天(´▽`)

继(不知道多久以前的)双R亲亲后,咱又一次圆满了

人体废画不了车,可以画个车尾气啊!!

某一次事后,手动结发的瑞纳森今天也是超可爱的一天(´▽`)

苍蓝晨曦_QR

水仙双R,今天的我是阿伟乱葬岗

本来是想画亲亲抱抱的,结果最终还是画成了凹造型A爆全场

不管,帅就完事www

P1,P2是两种不同的背景色调,多方询问觉得P1更好看一点

P3是调色一不小心调到了R原来的瞳色。青瞳简直好看到炸裂!!和红瞳不是一个类型的好看[泪][泪][泪]这么一想瑞沙简直就是所有R中的宝藏qwq他可是所有平行世界里唯一保留下青瞳的R呀qwq!! 

水仙双R,今天的我是阿伟乱葬岗

本来是想画亲亲抱抱的,结果最终还是画成了凹造型A爆全场

不管,帅就完事www

P1,P2是两种不同的背景色调,多方询问觉得P1更好看一点

P3是调色一不小心调到了R原来的瞳色。青瞳简直好看到炸裂!!和红瞳不是一个类型的好看[泪][泪][泪]这么一想瑞沙简直就是所有R中的宝藏qwq他可是所有平行世界里唯一保留下青瞳的R呀qwq!! 

苍蓝晨曦_QR
顺便丢个以前摸的水仙q版呜呜呜...

顺便丢个以前摸的水仙q版
呜呜呜呜这两小只好可爱QuQ

顺便丢个以前摸的水仙q版
呜呜呜呜这两小只好可爱QuQ

苍蓝晨曦_QR
迅速草稿流,不细化不勾线了上图...

迅速草稿流,不细化不勾线了
上图后续,好吧中间其实隔了一段剧情,大致就是直接吃糖吃不出味道的瑞纳森决定从某灵的嘴里感受。
嗯,果然很甜。

啊啊啊啊啊啊我终于画出双瑞亲亲了嗷嗷嗷嗷嗷嗷嗷——————!!!!
出去跑八百圈也抑制不住我激动的心情!!!!
嗷呜呜呜呜呜嗷嗷呜呜呜噫噫噫呜呜呜嗷嗷嗷嗷—————— ​​​

迅速草稿流,不细化不勾线了
上图后续,好吧中间其实隔了一段剧情,大致就是直接吃糖吃不出味道的瑞纳森决定从某灵的嘴里感受。
嗯,果然很甜。

啊啊啊啊啊啊我终于画出双瑞亲亲了嗷嗷嗷嗷嗷嗷嗷——————!!!!
出去跑八百圈也抑制不住我激动的心情!!!!
嗷呜呜呜呜呜嗷嗷呜呜呜噫噫噫呜呜呜嗷嗷嗷嗷—————— ​​​

苍蓝晨曦_QR
曦子家水仙扛把子【。为了LOF...

曦子家水仙扛把子【。
为了LOFTER的合集画的封面,果然水仙+R才是第一生产力:D

曦子家水仙扛把子【。
为了LOFTER的合集画的封面,果然水仙+R才是第一生产力:D

苍蓝晨曦_QR

一个后续【。
接昨晚那条
千言万语汇成四个字——awslˉ﹃ˉ
论段数果然还是瑞姆纳忒比较高,瑞纳森你还是别去挑战这个了( '▿ ' )
双R真好吃,真美味
顺便承包瑞姆纳忒最后那宠溺的微笑ԅ(¯﹃¯ԅ) 

一个后续【。
接昨晚那条
千言万语汇成四个字——awslˉ﹃ˉ
论段数果然还是瑞姆纳忒比较高,瑞纳森你还是别去挑战这个了( '▿ ' )
双R真好吃,真美味
顺便承包瑞姆纳忒最后那宠溺的微笑ԅ(¯﹃¯ԅ) 

苍蓝晨曦_QR
【妄想录】一张看不太出来的双R...

【妄想录】
一张看不太出来的双R,迷之风格差和体格差
然而
水仙大法好^q^!!!!!上啊瑞纳森推到那只瑞姆纳忒!!!!吃!干!抹!净!!!
水仙太美味了简直就是双倍的快乐ԅ(¯﹃¯ԅ)

后续戳

【妄想录】
一张看不太出来的双R,迷之风格差和体格差
然而
水仙大法好^q^!!!!!上啊瑞纳森推到那只瑞姆纳忒!!!!吃!干!抹!净!!!
水仙太美味了简直就是双倍的快乐ԅ(¯﹃¯ԅ)

后续戳

苍蓝晨曦_QR
是、是修罗场!【不对【。

是、是修罗场!【不对【。

是、是修罗场!【不对【。

苍蓝晨曦_QR

【妄想录】同魂同生(节)

情人节悄咪咪的发个文【。】

忍了这么久,脑补了这么久,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始码双R水仙文1551

水仙巨特么好吃呜呜呜呜呜呜

咳。

背景是 Re世界线背景;时间线大约是 在Re新生三百多年后

链接↓

某配

所谓恋爱类妄想录总是建立在某一方的痛苦之上的,so…………奎娜我对不起你我尽量不把你拖出来鞭尸呜呜呜呜呜呜呜【土下座】

最后,不要脸的称其为 试阅节选 ↓↓↓

……

  阵法终点是一扇古朴的大门,与那座宅邸的正门如出一辙。灵体飘浮在虚空之中,伸出手轻轻一推,大门毫无阻碍的向内敞开。
   展现在他面前的,又是另一个奢华的宅邸。
 ...

情人节悄咪咪的发个文【。】

忍了这么久,脑补了这么久,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始码双R水仙文1551

水仙巨特么好吃呜呜呜呜呜呜

咳。

背景是 Re世界线背景;时间线大约是 在Re新生三百多年后

链接↓

某配

所谓恋爱类妄想录总是建立在某一方的痛苦之上的,so…………奎娜我对不起你我尽量不把你拖出来鞭尸呜呜呜呜呜呜呜【土下座】

最后,不要脸的称其为 试阅节选 ↓↓↓

……

  阵法终点是一扇古朴的大门,与那座宅邸的正门如出一辙。灵体飘浮在虚空之中,伸出手轻轻一推,大门毫无阻碍的向内敞开。
   展现在他面前的,又是另一个奢华的宅邸。
   
   他此时所在的地方似乎是一个休息厅。
   地面上铺着一层暗红色绒毯,大门正对的那面墙上嵌着一个壁炉,壁炉上方立着刀架,再往上便只能看见花纹繁复的壁纸。壁炉的前方摆着一把古典长椅和两个样式不太相同的单人椅,一个精致的米白色圆桌立在长椅左侧,上面摆着一盒只剩一半的小饼干和一个已经空空如也的茶杯。
   壁炉墙的靠左侧有一扇紧闭的门,右侧的墙边则伫立着三个书架,左侧是一系列高低错落的橱柜,以及一条不知通向何处的长廊。
   
   灵体看着已经长满黑色霉斑的饼干,无言地走到圆桌之前,伸出手似乎想要拿起一块。
   
   蓦地,这房间的墙上闪过一道暗色的光。
   灵体猛地收手转头,红瞳之内黑环乍现,警惕地注意墙壁的异常。
   光并没有因此停歇,它贴着墙壁极其快速地移动,在走过的轨迹上留下金色的残影。当灵体注意到那看起来杂乱无章的乱窜竟最终连成一道法阵时,整个编撰已经走到尽头。
   
   法阵外圈首尾相连的那一刹那,暗金色的光透墙而出,给四周的家具漆上一层亮色。随后,一缕缕黑雾从光后溢出,逐渐在房内聚集、凝缩,慢慢形成一个人形。
   当黑色褪去、雾气凝实,曾在那座宅邸里为灵体引路的人又一次出现在他面前。
   
   而这一次,那双与他一般无二的红瞳中,完完整整地倒映出了他的身影。
   
   银发红瞳的男人看着对面长发的自己,淡然道:“你来了。”
   
   “你……”暗之神代收起戒备的姿态,看着眼前的灵有些恍神。
   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是什么?
   
   “如你所见,只是一缕寄宿在这的残魂罢了。”残魂走到长椅后,斜靠着椅背双手抱臂在胸前,平淡的语调同平时的灵体一般无二,“让你到这来没别的原因,就是把通向这的‘钥匙’给你。这里是一个独立空间,最外有一层屏障,可以隔绝包括法则在内的任何探测。我不知道你们神界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有这样一个隐蔽的安全屋总不是坏事。这里的东西很多,等你拿到‘钥匙’后自然会知道能干什么。最后一点,那边的走廊内左侧第三个房间是图书室,里面各种书很全,你要是想学阵法和空间魔法的话可以去看看,能学到什么程度就看自己的造诣了,不过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就不用担心了。”
   一口气说完一长串话,残魂抬起头望着对面看起来毫无所动的灵体:“你如果不需要,门在那,请。”
   
   灵体缓缓回神,有些心不在焉地问道:“一定要你亲手给?”
   残魂:……这什么问题。
   “嗯,因为很重要。”
   “给完后,你……?”
   “‘钥匙’给你后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残魂寿命很短,离了壳很快就消散了,不用担心。”
   
   灵体一愣,将有些不集中的精神抓回,果然发现靠着椅背的那人已经比初见时虚化了不少,再仔细点还可看见不断有细小的光点从他周身弥散出,在空气中漫无目的地飘荡,越来越小。
   暗之神代眼底的光沉了沉,顺从着从灵魂内不断涌出的冲动迈开脚步。
   
   残魂见他终于向自己走来,支起有些下滑的身体,朝对面的自己伸出手,道:“手给我。”
   灵体伸出手,却并没有像残魂期望的那样放在他手上,而是一把抓住了那已经近乎透明的手腕。无视眼前灵魂疑惑的目光,在他开口前微微仰起头——
   
   一个冰冷的唇贴在了残魂的额上。
   
   那瞬间,就像大脑被一把巨锤狠狠敲击,被刻意压下的吸扯与共鸣瞬间如井喷般爆发,顷刻间将原本清晰的视野切割成一片光怪陆离。本就在这二者的影响下有些无力的残魂,此时只能靠撑在椅背上的手使自己不至于滑到地上。他努力将被搅得支离破碎的理智聚拢,思考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相似的属性会引起吸引,同源的灵魂会引发共鸣。而他和他别说属性一致,他们的灵魂从本质上根本是不分彼此、完全相同,由此引发的吸引与共鸣与寻常的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先前隔了段距离尚且可以压住,此时零距离相贴导致冲击力直接呈几何倍数上翻。而且由于主次关系,身为被分离出的残魂,他所承受的冲击力还要再往上。几番叠加下来,残魂回归本源的本能开始在这破碎灵魂的每一个角落发酵膨胀,当他终于从欲望的泥沼中挣脱出来时,他正反手抓着本源的手腕、另一只手压着灵体的后脑亲吻着。
   而眼前的强吻对象正有些茫然地和他对视。
   
   残魂:……
   残魂淡定自若地松开禁锢着灵体的手,站直身体,刚准备说些什么却突然察觉到一丝异样。当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后,残魂猛地抬起头看向近在咫尺的灵体,音调因为太过惊愕而不自觉升高:“你干了些什么?!”
   灵体摩挲着有些发麻的嘴唇,看着眼前的灵魂淡然道:“我不想让你消失。”
   
   残魂一愣,猜测到这灵体是因为什么说出此话后,一时有些啼笑皆非:“你这样做,也只是延缓了灵魂消散的速度,残魂终是要消失的。”
   暗之神代看着面前不再虚幻的身影,刚想说些什么,一股汹涌的疲惫感蓦地从体内炸开蔓延,他甚至没来得及将手完全放下,意识便已经陷入一片漆黑。
   
   眼前的灵体突然向前倾倒昏阙,对此毫不意外的残魂伸出手稳稳地接住他。注视着那张沉沉的睡脸几秒后,残魂认命般叹了口气,架起灵体走进走廊右侧第一个房间。把这个自己在床上安顿好后,残魂走到与卧室毗邻的书房内盯着书桌出神。
   
   他现在依旧是一个残魂,这个本质并没有任何变化。但在这残缺的灵魂之外,灵体耗费自己的灵魂之力为他塑造了一个肉体外壳,而且还“顺带”、完全不问他意见地将他变为了暗之神之代理者的眷属。如此一来,肉体外壳作为一个由暗之神代灵魂制造的屏障,极大地削弱了他们之间的灵魂共鸣和残魂的消散速度;同时,“眷属”的身份使他与暗之神代完全绑定,残魂这边一旦灵魂出现问题,暗之神代那边会迅速得到反馈。
   而那位灵体做出这一切的原因,很简单,仅仅是因为灵魂属性相吸罢了。
   再说得形象一点,一个行走在冰天雪地里的人会任由自己身边的火源消失吗?
   
   而且还是消耗自己的灵魂之力。残魂默然无言地想,没人教他灵魂之力不能随便损耗吗?
   
   回看了一眼床上睡得正沉的另一个自己,残魂将注意力转回眼前——面前书桌同他记忆里那般干净整洁,左侧是一叠未能来得及放入书柜的书,书的封皮上落了一层灰,书页间粘黏着的便签条让人有一种便签的主人随时都会回来再次翻开它的错觉;右侧是一个插着一支羽毛笔的墨水瓶,本应洁白的毛现在灰扑扑的,瓶里的墨水也已经干涸;墨水瓶旁边放着两个相框,相框的玻璃由于长期无人擦拭覆上了一层灰壳,将其中的内容完全遮盖。
   残魂拿起其中一个,指尖聚起细小的水流将相框表面的灰尘轻柔地洗去,使其中的内容得以重见天日——那是一张双人照。银发红瞳的俊美青年环抱着身前的女子,低着头;栗发蓝瞳的绝美少女双手环绕着在眼前男人的脖子,仰着头;从二者之间透过的阳光为两人洁白的礼服镶上一道金边,也在那两双充满爱意的瞳眸中点缀出万般星辰。
   银发红瞳的青年看着这张照片,沉默伫立。良久,他发出一声无奈的轻笑,伸手在照片内男人的面孔上轻轻一弹:
   
   “……无可救药的占有欲。”
   
   七日后,神界。
   神代馆终于因为暗之神代的失踪而炸开了锅。
   
   这倒也不能怪他们,毕竟神代之间的交集是肉眼可见的稀少,那些从现界通过考核而成的后生神代之间还有相互认识的可能,但所有新生神代的脑子里除了世界还是世界。相互认识认识时不时串个门?别了吧,有那闲功夫还不如多跑几个世界把漏洞和失衡点补补,要知道一个神代的事务单堆叠起来可是足以淹没整个属性区的。
   而暗之神代其灵体,本就因为属性原因极为低调,且由于这种支柱属性的神代有且只能有一位,以致从神界诞生以来所有堆积的暗属性事务单都只能由他完成,长期不在神界是很正常的。但再怎么忙,身为世界三大支柱——暗之神之代理者,光之神之代理者,神——之一的他每七天必须回一次神界。
   因为位于暗之殿堂深处的暗元素循环中转站——通称“池”——已经激活了,每七日必须进行一次平衡,否则因为“池”的激活而活化的暗元素会不断溢出,侵蚀所有其所到之处。
   神代馆的神代们会发现暗之神代的失踪,也正是因为暗元素已经从暗属性区溢出、开始向整个神界蔓延。
   
   “芬尔茨!”一头火红长发的火之神代踹开神殿的大门,怒气冲冲地走到神座前,“你把暗藏哪去了?!”
   斜倚在神座上看书的芬尔茨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语气淡然:“我能把他藏哪去?”
   “少在这说些废话!整个神代馆都知道你对暗图谋不轨,不是你做的还能是谁?暗那么守规矩,他难不成抛下职责自己藏起来了?”
   
   “哈!”芬尔茨“啪”的一声合上书,毫无感情的银瞳凉凉地瞥了面前的神代一眼,“我想对他做什么事,还需要把他藏起来?还是说你觉得身为支柱属性的暗之神之代理者,会这么简单的被我‘藏’起来?”
   火之神代皱了皱眉,觉得有理,于是他一边转身准备离开神殿,一边低声嘀咕:“那他去哪了……”
   
   “新生的暗之神代确实挺守规矩,但新生前的他呢?”芬尔茨看着神代的背影,突然道,“我听说从暗之神代诞生到他新生的这段时间,他可从来没来过神界。而且在四神历的时候,你们神代馆为了把他强行带回神界还去现界和他打了一场,结果人没带回来还因此损失了一名神代?”
   闻言,火之神代脚步未停,举手挥了挥:“劳烦阁下记得如此清楚,神代之间的事就不必神来操心了。”
   
   神殿外,见火之神代走出,原地打转的风之神代赶忙走过去:“26,那家伙怎么说?”
   “不是他。”26扯了扯自己的红发,“芬尔茨傲得很,藏了就是藏了,没藏就是没藏,他不会在这种地方撒谎。但是……”
   “怎么?”
   “12,你还记得四神历时你们风之神代陨落的那一个吗?”
   “你说34?他新生后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也不知道他干嘛非得一个灵体把全风属性的事务单全揽了……你想说什么?你想说暗他可能恢复记忆自己走了?不可能,转生池一视同仁,不会因为他是暗之神代就留下痕迹的。”
   26点点头,有些焦躁地掰着手指:“……最多3日,现在神代们最多还能压制暗元素3日。3日后如果暗还不回来,就只能激活光属性区里的‘池’来进行平衡了。”
   12一惊:“但是现在根本没有光之神代,光属性那边的‘池’若是激活了,之后谁去平衡它?”
   “所以说这是最终手段!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暗给找出来,不然这失衡就拉不回来了!而且等这些暗元素渗入现界,一切就都晚了!”

TBC

苍蓝晨曦_QR

【妄想录】妄想脑洞NO.2

一个水仙向妄想脑洞∠( ᐛ 」∠)_小小小小段子∠( ᐛ 」∠)_
视角为奎娜的某个转世,世界线背景是Re的世界线
止步于搂搂抱抱亲亲,没有开车的我真是太克制了【ntm【。


“我做了个噩梦。”

“嗯?发生了什么?”

“我梦见我男朋友从一个变成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两个。”

“……哦。这不是双倍的快乐吗。”

“但是他们在一起了。”

“…………”

“而且其中一个还跟我挑衅说‘他是我的’。”

“………………”

“怎么办我要成全他们吗?”

“醒醒你根本就没有男朋友。”


栗发蓝瞳的少女刚想附和友人的吐槽,却在抬眼间瞥见...

一个水仙向妄想脑洞∠( ᐛ 」∠)_小小小小段子∠( ᐛ 」∠)_
视角为奎娜的某个转世,世界线背景是Re的世界线
止步于搂搂抱抱亲亲,没有开车的我真是太克制了【ntm【。 



 

“我做了个噩梦。”

“嗯?发生了什么?”

“我梦见我男朋友从一个变成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两个。”

“……哦。这不是双倍的快乐吗。”

“但是他们在一起了。”

“…………”

“而且其中一个还跟我挑衅说‘他是我的’。”

“………………”

“怎么办我要成全他们吗?”

“醒醒你根本就没有男朋友。”


栗发蓝瞳的少女刚想附和友人的吐槽,却在抬眼间瞥见不远处的巷口内伫立着两位容貌如出一辙的俊美银发青年。

他们似乎在讨论什么。

但无论是交错的发丝或是搭在腰际的手,都在无声诉说着二者的亲密关系。


现实与梦境杂糅碰撞,少女的表情当场就裂了。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