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妖刀姬

27.1万浏览    5689参与
绯月霜风

大江山日常(一)

出场角色:sp酒吞童子,sp茨木童子,sp鬼切,星熊童子,白茨球,黑茨球

客串:青行灯,花鸟卷,妖刀姬

私设鬼切重铸之后和源赖光决斗完毕回了大江山,源赖光不知道死了没反正鬼切没死。

取名废orz题目暂时这样吧_(:з」∠)_


星熊童子是大江山的保姆(划掉)管家。

因为鬼王酷爱喝酒,茨木崇尚力量,鬼切则有些呆呆的,所以星熊童子不得不担负起照顾大江山上上下下的小妖怪的大任。

山海之战结束后,土御门与大江山的各位废了很大力气收集了鬼切的断刃并送去平安京让源赖光重铸——

重铸结束后,鬼切还是回到了大江山。


看着从平安京来的贵族小少爷一样的小鬼切,恢复力量的酒吞和茨木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对他,甚至连酒都不...

出场角色:sp酒吞童子,sp茨木童子,sp鬼切,星熊童子,白茨球,黑茨球

客串:青行灯,花鸟卷,妖刀姬

私设鬼切重铸之后和源赖光决斗完毕回了大江山,源赖光不知道死了没反正鬼切没死。

取名废orz题目暂时这样吧_(:з」∠)_


星熊童子是大江山的保姆(划掉)管家。

因为鬼王酷爱喝酒,茨木崇尚力量,鬼切则有些呆呆的,所以星熊童子不得不担负起照顾大江山上上下下的小妖怪的大任。

山海之战结束后,土御门与大江山的各位废了很大力气收集了鬼切的断刃并送去平安京让源赖光重铸——

重铸结束后,鬼切还是回到了大江山。


看着从平安京来的贵族小少爷一样的小鬼切,恢复力量的酒吞和茨木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对他,甚至连酒都不让他喝了。看起来小了好几岁的鬼切很不满,可是看着把他当儿子对待的酒吞和茨木,他一时间也有些气不起来了。


但是,最让他不高兴的是,就连比重铸后的他高不了多少的星熊童子看起来也把他当儿子对待了。

甚至为他做了小刀小剑小狗小猫的木雕。

面对这样把他当小孩子哄的星熊,鬼切很生气,但也没什么办法。


结果某天,当星熊又在给茨球刻了木雕的同时给他做了个鬼兵部的木雕之后,鬼切终于爆发了。

第二天,他左手抱着白茨球,右手提着自己的行李——里面是茨球的玩具和他的打粉棒丁子油,便离开了大江山。


因为他平常都是自己去找地方练习修行的,所以他失踪了一天都没有人发现。直到晚上,当酒吞发现似乎有个总是喜欢凑在他旁边试图从他手上抢到一碗酒来喝的小家伙失踪了的时候,茨木童子也发现自家的球不见了。


看着在自己脚边蹦蹦跳跳还一直叽叽叫着的黑茨球,茨木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星熊,你见到白茨球和鬼切那家伙了吗?”酒吞问。


“咱也没看到啊,鬼王,”星熊还是那副眯眯眼的样子,“但是咱给茨球和他做的木雕都不见了!”


“这家伙,难道是绑架了白茨球之后又卷了星熊的东西跑了?!”茨木童子鬼手一握,手上立刻浮现出了来自炼狱的力量,“挚友,我们要去把茨球救回来!”


“等等,茨木,”鬼王伸手,拦住了冲动的茨木,“你知道要去哪里救茨球吗?”


茨木一愣:“难道不是源赖光家?”


酒吞童子皱眉:“鬼切已经不是源赖光的刀了,他也已经跟源赖光一决胜负,是绝对不可能回去的。”


“那我们该去哪里找鬼切?”


鬼王想了想,摇头:“我也不清楚他会去哪里。不行的话,我们就去铃鹿山找一趟吧。”


“等等,等等,鬼王,茨木,听咱一言,”星熊童子一听到铃鹿山,急忙跑了出来,“我知道鬼切去哪里了!”


茨木瞪他,手上的炼狱之力也作势要扔过去:“你知道鬼切去哪儿了怎么不早说?!”


星熊急忙摆手:“别啊,茨木,咱也是大江山的,你的炼狱之门不能对着咱开啊!”


“你倒是说!”


星熊咧嘴一笑:“只需要让鬼王去一趟土御门就可以啦!”


“土御门?”酒吞眉头一皱,“那不是晴明那家伙住的地方吗?”


“又是那个阴阳师,”茨木冷哼,“上次拐走了那个女人,这次竟然……”


“走,挚友,我们去把鬼切带回来!”茨木说,“那小子总是傻呆呆的,又被阴阳师骗了怎么办?”


星熊:“啧,真没看出来,你还挺关心鬼切的嘛。”


茨木:“闭嘴!炼狱之门!”


星熊:“听咱一言——”


酒吞揉额头:“星熊你就别听咱一言了!大江山没那么多钱修被茨木炼狱之门炸掉的地方!”


星熊:“……”

茨木:“……”


❤❤❤


远在土御门的鬼切被一群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式神姐姐们簇拥着,羞得满脸通红。


“我、我真的不是妖刀姬的儿子!”小正太被捏脸捏的话都说不清楚了,“我和她是同僚,是同僚!”


看着被花鸟卷和青行灯又是捏脸又是喂团子的变小的前同僚,一向性格内向所以并没有过去凑热闹的妖刀姬默默地别过了脸。


变小后的前辈,真的有点可爱。


脸圆圆的,想捏。


******


呜呜呜奶切的脸圆圆的真的看起来好可爱好好捏的样子qwq想捏

前两天抽到之后天天开着游戏盯着屏幕,太可爱了呜呜呜呜

这篇没有cp元素,所以全部打了单人tag,如果有问题欢迎留言告诉我~

以及,我没梗啦_(:з」∠)_所以才这么久没更新

如果有什么想看的梗欢迎留言!!我看看能不能写233


苏臩瑹

辉夜女儿与刀刀(。・ω・。)ノ♡

辉夜女儿与刀刀(。・ω・。)ノ♡

映烛
妖刀姬:我怀疑你在内涵我而且我...

妖刀姬:我怀疑你在内涵我而且我有证据:)

许久不见的题,xswl

妖刀姬:我怀疑你在内涵我而且我有证据:)

许久不见的题,xswl

海淺涛清
三十级时的寮日常。 三十了没有...

三十级时的寮日常。

三十了没有姑姑,一直是阿雪清怪,川总收尾。

后来阿刀来了,阿雪的负担也轻了些。

就是回忆一下。

三十级时的寮日常。

三十了没有姑姑,一直是阿雪清怪,川总收尾。

后来阿刀来了,阿雪的负担也轻了些。

就是回忆一下。

莫 慢 待
这次的up都献给了刀姐,我好难...

这次的up都献给了刀姐,我好难😂😂😂

这次的up都献给了刀姐,我好难😂😂😂

xiao爷非爷

“匹配”→👋
“般配”→👏
然后根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太太的建议稍微改了改对♀话😏😏😏
p4和p5是原图😇😇😇

“匹配”→👋
“般配”→👏
然后根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太太的建议稍微改了改对♀话😏😏😏
p4和p5是原图😇😇😇

sayhana

百聞牌的作品解禁了

把覺醒清姬倒過來看有不同感覺

百聞牌的作品解禁了

把覺醒清姬倒過來看有不同感覺

翔子
最近画的阴阳师活动作品。

最近画的阴阳师活动作品。

最近画的阴阳师活动作品。

灵渡白狐

【切刀】鬼切:关于我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不得不说的故事

*自述体(鬼切视觉)
*群聊天里直播码的,仓促码文,凑合看一下吧(精修是不可能的,我累了,瘫倒)
*有太太预约了画成小短漫!苍蝇搓手式等待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名字叫妖刀。从我确定入住开始,我的主人就这样告诉我。
但是,我并没有见过他。
听侍者们说,那是一把强大的刀,是主人最趁手的兵刃,因此经常被派遣外出除魔。
他真厉害啊…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认真接受主人的教诲。
只为了追赶上我上铺兄弟的步伐。
“你进步很快,想必可以超越妖刀。”主人这么评价我。
半个月后,我第一次见到了他。
他看起来挺娇小的,但是双臂的肌肉看起来相当健硕,胸肌也一样。
我看得出来,那小小的身体里,充满爆发力。
他的衣服看起来破损...

*自述体(鬼切视觉)
*群聊天里直播码的,仓促码文,凑合看一下吧(精修是不可能的,我累了,瘫倒)
*有太太预约了画成小短漫!苍蝇搓手式等待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名字叫妖刀。从我确定入住开始,我的主人就这样告诉我。
但是,我并没有见过他。
听侍者们说,那是一把强大的刀,是主人最趁手的兵刃,因此经常被派遣外出除魔。
他真厉害啊…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认真接受主人的教诲。
只为了追赶上我上铺兄弟的步伐。
“你进步很快,想必可以超越妖刀。”主人这么评价我。
半个月后,我第一次见到了他。
他看起来挺娇小的,但是双臂的肌肉看起来相当健硕,胸肌也一样。
我看得出来,那小小的身体里,充满爆发力。
他的衣服看起来破损颇多,风尘仆仆的样子。想来刚刚从战场上回来,还没来得及梳洗,就被主人叫过来见我。
“妖刀,这是我新得的利刃,名唤鬼切。”主人这么跟他介绍我。
“明日你带他去XX地(编不出来地点)历练一下,见见血。”主人同他吩咐道,“这是鬼切第一次上战场,你照看一下。”
妖刀显然是个话少的强大式神。他只是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了。
沉默了片刻。
主人终于耐不住了。
“退下吧。”他这么吩咐。
于是我们都退下了。

路上
“你就是睡在我上铺的那位大人吗?”我顶着尴尬的气氛,呐呐地问道。
我确实相当好奇。
他眼睛瞥了过来,平平淡淡的,瞳孔看起来并不很有神。
“你住进了我的房间?”他冷淡地问道。
他的声音听起来倒是相当软糯,甜甜的,有些可爱。
啊,可爱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会蹦出这种想法。
大概就是强大帅气的意思吧!我心中这么笃定。
“啊…是的,主人安排我住进去的。”他的气势很强,我忍不住低下头,不敢看他。
“哦。”他又应了一声,之后又不再说话了。

他真的很强大。从那金刀悍马一般的坐姿就能看出来。
我看见他把他那把巨大的大太刀放在大腿上,双手又随意地搭在太刀两边,同我讲那战场上的注意事项。
反观我自己,因为受主人的教诲要遵循礼仪什么的,双膝合拢着端跪坐着,倒是相当不方便起身。
说起来他的那把大太刀,看起来真重啊。比我那三把刀加起来还要重些。怕不是比我还重!
不愧是主人最强大的式神,不仅能提起这么重的刀,还能使得得心应手,我自问是做不到的。
令我不断侧目的,是他头顶那对血红的鬼角,锐利地挺立着,寒芒闪闪。
然而我还是太肤浅了。
在战场上我才真正地感受到他的强大。
他那葱白的大长腿,是如此的充满力量,一个弹跳便越到战场中间。
他那纤细的蛮腰,是这样的充满爆发力。那蛮腰折成一个漂亮的弧度,再反弹回去,带动着大太刀,直直斩下一个巨妖。
要知道,那个巨妖可是足足有一个房子那么大,竟被他就这样劈成了两半!
而最最令我心动的,是他那宽广的后背。
我第一次上战场,面对着血腥混乱的一面,我果然有些手忙脚乱了。
虽然平时训练时各种剑招都是烂熟于心,但第一次面临战场却全都化成飞灰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团浆糊的脑子。
面对突然冲过来的一只丑陋妖怪,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仓促之下,竟然招教不住,被破了剑招,还被推倒在地。
我要死了!我当时只有这么一个念头,慌乱之中刀也提不动。
这时,那妖刀直接一个飞踢踹飞了那个妖怪,又是横刀一挥,把周围清理出了一个安全的小区域。
“冷静点。”他这么冷淡地说道,“好好想想平时的训练,拿出你的实力来。”
别紧张,我会罩着你的。
他留下这句话,转身又砍死了一批妖怪。
我看着他宽广的后背,心想,这辈子,就他了。
啊不对,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心中确实涌起了一丝勇气。
我提刀的手不再颤抖,拔刀也迅速有力。
训练时的剑招我一个也没想起来,但是身体却能自己做出反应,这才是真正的得心应手。
这次的退治很成功,没有人受伤。
主人大悦,表扬了我一番,赏了我一套衣服。
我只得应下。但我很清楚这次退治的功劳不在我的身上。
我偷眼看向妖刀,他并没有什么反应。
不愧是源氏最强大的式神,遇事波澜不惊。
之后我们平静地相处了一段时间,又一同出了几次任务。
一同回到刀室时,我就会盯着他的后背看。
尤其是他梳洗完回来时,血迹和灰尘被清洗一净,只剩下光洁的皮肤。他的那些肌肉看起来相当匀称,充满力量,又很白皙。
很难想象常常裸露着的皮肤还能看起来这么白嫩,但是他做到了。
其实我也很喜欢看他的胸肌,但我觉得这样不礼貌,只会在他梳洗完回来时假装正经地瞥上一眼。
啊,充满力量的肌肉。
我觉得我很馋他身体,我下贱。
但是,我忍不住。
幸好没人知道。
再后来,主人觉得我能独当一面了,都给我们派遣了单独的退治任务。
我很少看见他了,所以我最喜欢回到源氏的宅邸,因为那里偶尔能碰上他。然后他睡在我的上铺。我平躺时,可以隔过隔层,依靠想象看见他宽广的后背。
再后来,我们一同被派遣去退治大江山。
那一次,是由主人带领着的大出征,所有阴阳师和式神都被派上了战场。
我和他作为主人最趁手的两件兵器,理所当然地并列坐在主人身后。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同我一样,合拢双腿,看起来乖巧无害。只有那双长而尖锐的双角,告诉我锋芒不减。
“你为谁而战?”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同我说话。
软糯的,娇小的,甜甜的声音,小小声的,在我耳边回荡。
“我为源氏的意志而战。”想来是他担心我害怕吧,故意这般提问我,给我加油打气。
“为何拔刀?”他又问了一句,我看见他那长而翘的睫毛颤动了一下。
“为源氏的正义拔刀。”哼哼,这些都是主人亲自教导我的,也是这次退治的主要原因。我自然相当清楚。
“你,是谁?”他还问了一句。他的眼睛垂下,目光似乎落在身前的刀刃上,可又似乎并不在看它。
我觉得不太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我是源氏的重宝,斩尽一切恶鬼的利刃。”我这样重复了主人对我的评价。
说实话,我觉得有些羞耻。但这确实是主人这样对我说的,我只好复述一遍。
忽的,我觉得可能是妖刀害怕了。他成天疲于各种任务,想来应该是累了,状态不佳,心里便生了恐惧。
“作为源氏的式神,岂可动摇!”我擅作主张地补了一句,为他加油打气。
你可是我的支柱啊。我心里这样对他说,说好的会罩着我的,可不能恐惧了,退缩了。
战场上的情况总是瞬息万变。我同他走散了,又遭遇了许多事情,最后觉醒了身为妖怪时的记忆。
我是恨那源赖光的,他欺骗了我。
我又恨我自己,没能早点发现他的阴谋,傻乎乎地唯命是从。
只有妖刀,他同别人不一样。想来他也发现自己可能被欺骗了,于是问了我三个问题。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天三次的提问,哪里是简单的动摇!这明明是问心!他企图点醒我,而我又太过愚笨,我真是个十足的笨蛋!
我恨我自己,更恨源赖光!
复仇!我要向他复仇!
为了族人,为了自己!也为了妖刀。

再之后过了很久,我去拜访那个白发阴阳师的地方遇见了他。
他换了一套装束,看起来干净整洁漂亮。鬼角也消失不见了。而他的胸肌倒是因为失去了束缚变得更加发达了。
酒吞童子的也比不过他。
当然我也大变了模样。我长出了鬼角,弯曲的有些尖锐的鬼角,和他的不太一样。头发也全白了,衣服破破烂烂的。
再次相遇的情景,却和我们最初的情况正好对调。
“鬼切?”他认出了我。
“嗯,妖刀。”我也认出了他。
真好。

我只是在晴明那里借住一段时间而已,商量一些事情。
晴明的寮里式神很多,各个都是很能闹事的,尤其是女式神。
“真热闹啊。”他端着一盘樱饼坐到我的身边,感叹了一句。
“是啊。”我应了一句。
“我发现你似乎没怎么同她们说过话。怎么变得这般冷淡了呢?”他忽的问了这个问题。
我看向他,他也看着我。他看起来活泼了许多,比在源氏时话多了不少。
难道是因为女式神多了,所以他变开朗了?
我突然感到有些酸涩,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倒不是…”我小声地回答,“只是我不曾和女式神说过话,有些不要意思。况且我还有正事在身。”
“噗…”妖刀忽的笑了起来,本就精致的脸庞因着开心的笑容而绽放出美丽的光芒。
我一时有些痴了,如沐春风大抵如此。
“我也是女孩子呀。”他这么说道。
啥?!我的脑中像是遭遇了茨木的大招,所有的思维都被炸成了碎片。
“你…你不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吗?!”我惊叫道。
我突然有些惊慌。
我之前那样馋他身体(虽然现在也一样),那在他看来岂不会觉得我是变态?
啊,不对。得改一下代词,是她。
我看着她的脸色一沉,脸颊气的鼓鼓的,胸肌也一起一伏地剧烈抖动。想来是相当生气。
“对…对不起。”我讪讪一笑,小心翼翼地道歉。
“没关系…”她冷淡地回了一句。
然后我们就一同尴尬地坐在那里,看着庭院里的那株妖樱。
“挺…好看的哈…那棵樱花树。”我干巴巴地说道。
“嗯,是啊。”她的声音仍旧有些平淡。
片刻之后,她便起身要离开了。
末了,她转身同我说道:“那盘樱饼很好吃,送给你了。”
然后她便真的走了。
我拿起一块樱饼,咬了一口。有一丝丝的甜,和她的声音很像,一样的淡淡的甜。
……
再之后又过了很久,又或者不太久。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死了,我又活了。
看到的又是那个该死的源赖光。
我想杀了他,但是很显然是他救了我。
活下去到底是好的,比如我还有机会再遇见妖刀。上次的结局并不美好,我想见她。
我并不亏欠源赖光什么,所以我可以随时离开。
我要离开了。源赖光又送了我一套衣服。
我接受得理所当然。说到底,我也算是救了他。
揽镜而照时,我终于发现了和源赖光说话时的违和感。
我!变小了!!!
小小的手,小小的脸,短短的发,还有短短的红红的小鬼角。
嘿!小鬼角。和妖刀以前的有点像,这真是大不幸中的小小幸运。真是叫刀难过又开心啊。我这么又悲又喜地想着,然后同源赖光告了一声辞。
虽然我并不想见他,但作为客人的礼仪还是有的。
那源赖光又同我说了些什么你是自由身了,今后你的路自己选的话。一派苦口良心的模样。
呵!那是自然!野心家的话听听就好,真感动了可得吃大亏。
已经死过一次了,罪恶也赎了一些。
仇恨我是暂时放下了,现在我要去找妖刀。
我不知道妖刀在哪里,但是上次见她时是在晴明那里。
于是我孤身前往晴明的庭院。
“请问妖刀在这吗?”我拿着拜帖,站在庭院门口向里面问了一句。
顿时引起了一干女式神的注意力。
“咦?哪里来的漂亮女孩?”一个女式神看着我惊讶地叫道。
“刚听她说她是来找妖刀的!”
“呀!长得和赤影时的妖刀非常相似呢!”
“不会是妖刀的女儿吧?!”
“好可爱哦!!”
“哎呀呀呀,来让阿姨们捏捏脸~”
我突然有些害怕。
“你们不要过来啊!!!”
结果她们却蜂拥扑了上来。
我的天!动手动脚!礼节呢?!都不顾了吗?妖刀都没摸过我!!
混乱中,我看见了妖刀从远处走了过来。
我像是看见了希望的曙光,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我迸发出了生命的最强音:“兄弟救我!!!”
然后,我见到妖刀顿了一下,接着转身又走了。
我,有点想哭。
我知错了。
但是很快,她又回来了。
她从轻巧地挤进人堆里,然后把我抱了出来。
感谢天皇,感谢锻刀神明的保佑。我活过来了,还被我喜欢的刀抱在怀里。
我把头埋在我垂涎许久的胸肌上,软软的,还有点香。
和想象中很不一样。果然是女孩子吗?
鬼切,我的!”我听见她坚定地对其他女式神这么说。
女孩子就女孩子吧!反正她也还像以前一样罩着我。而且我是男孩子,就更匹配了。
这么想着,我心里安慰了许多,也紧紧抱住了她。
“我很想你。”我轻声对她说,“以及,我很抱歉之前误会了你。”
“没关系。”我感觉到她吻了吻我的角和发。
“我也一样。”我听见她这样说道。
﹌﹌
end.

我苍蝇搓手等漫画版!!!吼吼吼!!!!

懿肆琬兮

是SP刀。主题是火焰。巨大的鬼面衔住她的双手,操纵她不停的杀戮,而这并非她的初心。

因为身处源氏,所以给她穿了一身较为华丽一些的衣服,头上的发饰来源于姬武士。鬼面的灵感来自火焰头盔和能面。 ​​​

是SP刀。主题是火焰。巨大的鬼面衔住她的双手,操纵她不停的杀戮,而这并非她的初心。

因为身处源氏,所以给她穿了一身较为华丽一些的衣服,头上的发饰来源于姬武士。鬼面的灵感来自火焰头盔和能面。 ​​​

KAKYUU

如今源氏的墙太难翻了,不用点手段都拐不到刀了

如今源氏的墙太难翻了,不用点手段都拐不到刀了

花七安

【灯刀】映灯百夜(1)

  1.

  我是青行灯,一个真真的妖怪。不过,呵呵,不要害怕哦。我与其他的妖怪不同,我不是茹毛饮血的低级恶鬼。我和你们人类一样也有自己特殊的爱好呢~

  我喜欢听怪谈,一切的怪谈。

  尤其是连续讲精彩的让人难忘的故事,或许我会因为太高兴,而不小心把你也变成鬼呢。不过不要担心,你不会被当成异类,被别人排挤。我会把你装进我的青灯里,永远替我讲故事呢~

  今天又有一堆孩子聚到一起互相讲着我最爱的怪谈,虽然依旧是老掉牙且真真假假的参合着,但我也不嫌弃,毕竟,我喜欢听人们讲故事呢~

  哦呵呵,这堆可爱的孩子们,用着稚嫩的声音讲着故事,真的是太可爱了,真的想不按规矩直接把他们装进我的青灯里,一直讲故事。毕竟...

  1.

  我是青行灯,一个真真的妖怪。不过,呵呵,不要害怕哦。我与其他的妖怪不同,我不是茹毛饮血的低级恶鬼。我和你们人类一样也有自己特殊的爱好呢~

  我喜欢听怪谈,一切的怪谈。

  尤其是连续讲精彩的让人难忘的故事,或许我会因为太高兴,而不小心把你也变成鬼呢。不过不要担心,你不会被当成异类,被别人排挤。我会把你装进我的青灯里,永远替我讲故事呢~

  今天又有一堆孩子聚到一起互相讲着我最爱的怪谈,虽然依旧是老掉牙且真真假假的参合着,但我也不嫌弃,毕竟,我喜欢听人们讲故事呢~

  哦呵呵,这堆可爱的孩子们,用着稚嫩的声音讲着故事,真的是太可爱了,真的想不按规矩直接把他们装进我的青灯里,一直讲故事。毕竟,如果他们现在死了,不,变成我青灯里的一丝魂火,他们的声音就会永远这么稚嫩讨喜。不过可惜,我不能。

  我一抬头,看见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姑娘。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一个高挑的女孩子,琥珀色的眼睛在阳光下流光溢彩,肤色白皙,白里透红。红润的唇,让人想咬一口,光洁笔直的腿让人浮想联翩。她的身后背着一个和身形完全不和的一把刀。

  她正趴在一棵树后,小心翼翼地不让这几个号孩子看见她,巨大的刀刃让她不容易隐藏,但她有不舍的放下,离远了又听不清。只能笨拙的向外探。

  噗,真可爱。明明这么想听呢,为什么不靠近一点呢?就这样,我一直看着她,就连最喜欢听的故事都觉得索然无味。

  在他们讲到第九十九个故事时就停下来了,他们离开了,那个小姑娘也走了。我很生气,甚至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们没有坚持到底还是因为那个小姑娘呢?

  

  2.

  我又一次看到她了,她似乎很想靠近人们,但又因为什么而拒绝别人的靠近。我决定这次主动去找她。

  我来到她的面前。她看得见我,立刻做出戒备的动作。一般人类可看不见我呢,你到底是什么?人类,阴阳师,还是,妖怪呢?

  在我疑虑之时,她跑了。

  呵,下次再见。小姑娘。

  

  3.

  今天又得到两个能讲故事的新魂魄,理应开心的。但自从那个小姑娘消失后,这几天一直觉得空荡荡的,少了点什么。可能是因为这两个人的魂魄太不堪了,我才不觉得高兴的。一定是……可能是。

  

  4.

  越来越想那个小姑娘了。想她,想见她。

  我开始四处寻找她的身影。热闹的街市,不行,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荒芜的地方,不行,她喜欢人类。

  你在哪?

  

  5.

  我终于找到她了,在一个森林里。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切开肢体时喷溅而出的血雾,妖怪的哀嚎声不绝于耳。

  我冷漠的注视着这一切,妖怪间的厮杀简直太平常了。就像人类一天吃饭一样,不管怎么样,总得整上一顿。

  我的女孩子也太棒了,只不过那些妖怪的血太脏了,怎么能留在她的脸上?我不禁对地上的妖怪产生了厌恶。用青灯将他们残留的魂魄吸走。

  我来到她的身边,我注意到了她的变化。她的瞳色变成了红色,像个小白兔一样,可爱死了。

  她用沾着献血的刀指向我,对我说:“你很强,但是不要靠近我。”

  啊啊啊,好好听的声音,我好像更喜欢她了。

  我挑起了一个尽量完美的笑容,用自己觉得最好听的声音说:“我是青行灯,百物语之主。”

  可能没有料到我会这么说,她皱眉露出疑惑的表情,血红的颜色稍微减退。“别人叫我妖刀姬”

  妖刀姬啊,我有听过关于她的传闻,是个身世悲惨的孩子呢。当时听到的时候,我也唏嘘感叹了一番。没想到现在遇到本人,不本妖了。

  我不禁轻笑出声。她因为我这一笑而变得警惕。我一看,坏事了,立刻停止了笑。

  “你想干什么?”她问我。

  “我想在我的怪谈里,增添一则独属于我们的故事。”


NN_1215✨
在作业地狱中紧赶慢赶总算赶出来...

在作业地狱中紧赶慢赶总算赶出来了......神仙太多我自卑了....

投票地址点这里 

在作业地狱中紧赶慢赶总算赶出来了......神仙太多我自卑了....

投票地址点这里 

傲娇少女_科辰

萌新跪求大佬给御魂配置

啊啊啊!各位大佬们能不能问一下sp妖刀姬带什么御魂啊?跪求

啊啊啊!各位大佬们能不能问一下sp妖刀姬带什么御魂啊?跪求

星熊童子是心头宝

我无法拥有姐姐们。。。。

为什么你们不在一框里!!!

我无法拥有姐姐们。。。。

为什么你们不在一框里!!!

鮮蝦紅腸

上周的音乐剧repo,全员向部分


神仙通路席让我整个人都黏黏糊糊迷迷糊糊了好几天……

顺便分享一些画不出来的精彩瞬间——

1.原皮切切头顶的蝴蝶结走一步能晃三下!

2.阿爸出场自带bgm极乐净土(草)

3.源赖光是不是偷偷给作曲打钱了,曲风好现代甚至还跟大舅唱起了rap(?)

4.刀妹人美声甜还会画画究竟是什么神仙!!啊——

5.大江山的两位仿佛自带固有结界,他们每聊两句我旁边的大哥都笑得好大声

6.谢幕的时候切切在偷偷地拍自己的衣摆回应!太可爱了我晕了

上周的音乐剧repo,全员向部分


神仙通路席让我整个人都黏黏糊糊迷迷糊糊了好几天……

顺便分享一些画不出来的精彩瞬间——

1.原皮切切头顶的蝴蝶结走一步能晃三下!

2.阿爸出场自带bgm极乐净土(草)

3.源赖光是不是偷偷给作曲打钱了,曲风好现代甚至还跟大舅唱起了rap(?)

4.刀妹人美声甜还会画画究竟是什么神仙!!啊——

5.大江山的两位仿佛自带固有结界,他们每聊两句我旁边的大哥都笑得好大声

6.谢幕的时候切切在偷偷地拍自己的衣摆回应!太可爱了我晕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