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妹叔

42944浏览    263参与
西伯利亚的冬泥
“黎叔叔,今晚约吗~”“……别...

“黎叔叔,今晚约吗~”
“……别闹。”

“黎叔叔,今晚约吗~”
“……别闹。”

十轶

行好嗯嗯又被屏蔽了 我就不信码成这样还能被屏蔽🙃顶风作案

行好嗯嗯又被屏蔽了 我就不信码成这样还能被屏蔽🙃顶风作案

良鹿玖

妹叔2

一文发

图片不清晰


是he 不是be

https://shimo.im/docs/9kk6yVhhQPXCTrRG/ 《candy street.2️⃣妹叔》,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一文发

图片不清晰



是he 不是be

https://shimo.im/docs/9kk6yVhhQPXCTrRG/ 《candy street.2️⃣妹叔》,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瑞拜ya
城市闪烁起直通天际的光亮,多少...

城市闪烁起直通天际的光亮,多少风姿绰约的吧厅在镜后移动,虚像实物渐次都退至远方,黎朔眼底融入一片夜霭。

  赵锦辛早早昭告天下今年庆生不再设宴,就他二人。明明是我的生日,倒是他喧宾夺主,却没一思恼,黎朔唇角不住上翘,手指微微握紧方向盘,这种攻城略池的占有让他心神皆醉。

  他在家准备了什么,怎么前面还有限速?
(9.27黎叔叔生贺图,文案@高产卫星_瓷)

城市闪烁起直通天际的光亮,多少风姿绰约的吧厅在镜后移动,虚像实物渐次都退至远方,黎朔眼底融入一片夜霭。

  赵锦辛早早昭告天下今年庆生不再设宴,就他二人。明明是我的生日,倒是他喧宾夺主,却没一思恼,黎朔唇角不住上翘,手指微微握紧方向盘,这种攻城略池的占有让他心神皆醉。

  他在家准备了什么,怎么前面还有限速?
(9.27黎叔叔生贺图,文案@高产卫星_瓷)

Sodom

[妹叔]晚饭

(啊,凝血障碍我能嗑一辈子)


今天路况出奇的好,黎朔到家时比预计的早了一些。

“锦辛,我回来了。”在玄关换鞋的时候他往屋子里唤了一声,还在奇怪今天赵锦辛怎么没有一听到开门声就过来要抱抱。

大概是在厨房里没听到吧。


半个小时前赵锦辛给他发短信,问他今晚想吃什么,他以为赵锦辛的意思是订个餐厅,没想到是想自己做。

这当然更好了,黎朔无不满意地想。

从前赵锦辛说过,他做菜的手艺会多给黎朔一个爱上他理由,这话说得真对。

虽然黎朔自己的厨艺也不错,不过他新花样没赵锦辛多,毕竟赵锦辛属于翻翻菜谱就能动手的。

至于挑战失败的时候——

黎朔不禁苦笑,其实他也没觉得哪样是失败到入不了口的,但是赵锦辛对自己要求还是...

(啊,凝血障碍我能嗑一辈子)



今天路况出奇的好,黎朔到家时比预计的早了一些。

“锦辛,我回来了。”在玄关换鞋的时候他往屋子里唤了一声,还在奇怪今天赵锦辛怎么没有一听到开门声就过来要抱抱。

大概是在厨房里没听到吧。


半个小时前赵锦辛给他发短信,问他今晚想吃什么,他以为赵锦辛的意思是订个餐厅,没想到是想自己做。

这当然更好了,黎朔无不满意地想。

从前赵锦辛说过,他做菜的手艺会多给黎朔一个爱上他理由,这话说得真对。

虽然黎朔自己的厨艺也不错,不过他新花样没赵锦辛多,毕竟赵锦辛属于翻翻菜谱就能动手的。

至于挑战失败的时候——

黎朔不禁苦笑,其实他也没觉得哪样是失败到入不了口的,但是赵锦辛对自己要求还是挺高的,稍觉不好就倒掉了,让黎朔连“为爱勉强”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时间余裕,黎朔在一个街区外的花店挑了一束晚香玉。

换好了鞋,他拿着花向厨房走去,好奇他的大宝贝今晚会给他什么惊喜。

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地鲜血。


“锦辛!”

黎朔听到自己的声音陡然拔高,几乎变调。

猩红的颜色落在瓷白色的地砖上显得更为刺眼,旁边的橱柜上,也有鲜血下滴的痕迹,再往上,就是罪魁祸首——那把锋利的料理刀。

赵锦辛听到呼声,下意识遮了遮正在潺潺流血的左手,虽然根本无济于事,“黎叔叔……你回来了。”

“你……”黎朔一瞬间感到心口疼得说不出话,散发幽香的花束被随意扔在地上,他一步跨进厨房,却又想起什么,迅速反身向外跑去。

他们家里永远不缺的就是凝血酶,赵锦辛自己住的时候还偶尔忘记备药,可是黎朔对这件事看得比什么都重,客厅,卧室和卫生间都放了,就怕有个万一。


赵锦辛看着黎朔焦急的背影,眼前一阵眩晕。

一开始切到手指的时候他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小伤口而已,虽然有些麻烦,不过应该止得住。他还想把刀丢进水槽,再把切到一半的菜转移一下。

当他发现刀口好像有点深的时候,血已经开始顺着他的手背往地上淌了,这时想出去拿药,还没迈开步就感到头有点晕,伸手撑了一下,刚好被回到家的黎朔撞见。

完了,这下有点糗,赵锦辛悄悄吐舌头。


黎朔拿着凝血酶和绷带回来时,赵锦辛已经背靠着橱柜坐下了,左手无力的搭在地上。

散乱的花束又被踩了一次,黎朔冲到他身边帮他处理伤口。

那把刀是日本最好的钢刀,削铁如泥,黎朔看着赵锦辛皮肉外翻的手指,大脑嗡嗡地响,什么温馨甜蜜的家常菜全被他抛在脑后,他只恨自己没有禁止赵锦辛靠近厨房一步。

“黎叔叔,没事的啦。”赵锦辛看着黎朔为他上药时止不住颤抖的手,忍不住反过来安慰人。

“闭嘴!”黎朔声音沙哑,下意识吼道。


这一声出来,两人都愣了一下。

黎朔知道他是冲动了,他看到一地的血,看到赵锦辛苍白的脸色,看到赵锦辛下意识反应是藏而不是好好给自己止血,根本控制不住情绪。

可是这种时候他怎么能吼赵锦辛呢?

黎朔深呼吸一口,有些歉疚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宝贝,我不是让你——”

“黎叔叔还凶我。”赵锦辛打断他,黎朔一听那带哭腔的声音就知道他委屈得不行,抬头一看,赵锦辛果然眸子里水汪汪的,“我疼。”

“锦辛……”黎朔本来就没生他气,这下更是被这声喊疼弄得心都化了,放缓动作仔仔细细帮他包扎好,看到还是隐隐约约往外渗血的纱布,叹了口气,“锦辛,黎叔叔错了,我是太担心你了。”

“我,我刚要出去拿药的。”赵锦辛小声辩解。

“以后我们在厨房也放一点好不好?”黎朔扶着赵锦辛站起来,“头还晕吗?去休息一下,我给你冲一杯阿胶吧。”

赵锦辛本来想说,流点血而已,就不用那么麻烦了吧,可转念一想,这话要是说了肯定没好果子吃,就乖乖答应了。


虽然刚刚表现得像受了大委屈,可他明白黎朔是心疼他才那样的。

他又何尝不心疼黎朔呢,他一向冷静自持的黎叔叔会紧张到手抖,还露出了害怕失去他的眼神,这都让赵锦辛觉得比自己切到手严重多了。


黎朔盯着赵锦辛喝完一大杯阿胶冲剂,在沙发上躺好之后,就到厨房里收拾“案发现场”。

清理血迹时他忍不住皱眉,这未免也流得太多了些。

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不好的画面,从未在他脑海里褪色。

砧板边上摆着赵锦辛的手机,用支架撑着立起的。

黎朔愣了一下,他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赵锦辛和他发短信是半个多小时前了,而且他们只说了两句话,之后也没有再聊,而手机摆在这边看着就像是刚才被用于播放视频之类的。

他知道赵锦辛刀工不错,而且用刀时也会小心,不然他不可能放心让赵锦辛捣腾这些,之前从来没有被划伤过。

那么,这个意外还是有一点点“人为因素”的?


刚刚把电视打开了,赵锦辛正在躺着看节目,黎朔走过去轻轻把手机放在他旁边,问道,“锦辛,告诉我,怎么會切到手?”

赵锦辛一看黎朔放下他的手机,就知道被人看穿了什么,可他还是挣扎了一下,“只是不小心的。”

“是吗?”

“其实是,那个,我在打视频通话。”赵锦辛不敢再瞒了,他可没忘记自己许诺过再也不和黎朔说谎。

“和谁?”

“……我哥。”声音更小了。

果然看到黎朔皱了皱眉,赵锦辛连忙道,“是我哥自己给我打的,我挂他电话他肯定又要爆炸……” 他顺手拿起手机,屏幕一唤醒,就看到邵群好几个未接来电,手指停在回拨键上方看着黎朔,“呃,我得给他回一个。”

黎朔并不反对,拍了拍他,“你回吧,我去订个餐。”

今晚的厨师光荣负伤,本来黎朔接手也可以,不过他想着今晚得给赵锦辛好好补一补,自己烧肯定会弄到很晚,还是直接让饭店送来吧。


回拨过去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赵锦辛你他妈还活着啊?!” 邵群的声音还是这么暴躁,视频挂断前一秒他眼睁睁看着那柄刀子往他弟弟手上扎,然后再打电话就没人接了,他都换好衣服准备冲到赵锦辛家里了。

“哥。” 赵锦辛知道邵群的脾气,换上他甜甜的声音,“没事儿,血止住了,我和黎叔叔在一块呢。”

那头骂了句听不清的,邵群无论啥事都觉得是黎朔不好,“你跟那姓黎的在一起就是倒霉。”

“哥!这关黎叔叔什么事,明明是你非要给我打电话……”

“你意思是这他妈的怪我?!”

“怪我自己不小心啦,”赵锦辛适时跟他哥示弱,“哥我流了好多血,头晕死了,不和你说了。”

然后就把邵群没吼完的“你给我滚去医院”掐在电话里。


黎朔订好餐过来就听到他最后一句,顿时又担心起来,“还难受?”

“没有,我吓唬我哥呢。”赵锦辛把手机一扔,笑眯眯地躺进黎朔怀里。

黎朔用手摸了摸他额头,动作很温柔,语气却很认真,“锦辛,我问你一件事,你要老实告诉我。”

上次黎朔用这么严肃的语气问他话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赵锦辛顿时想挺直腰坐好,可是被黎朔制止了,他只能在语气上同样认真地回答,“嗯,你说。”

“你的病有没有可能会加重?”黎朔问这句时都掩饰不住浓浓的担忧,他明显感觉这一次无论是出血量还是止血难度都和以前不一样。

“啊?没有,”赵锦辛即刻否认道,“应该不会的。”

“无论怎么样,我希望你去医院做一个完完整整的检查。”

“黎叔叔,我不想去医院。”赵锦辛吸吸鼻子装可怜。

“不可以任性,锦辛,这不仅是对你自己的身体负责,也是对我、对我们的婚姻负责,你的病一旦出现意外,后果会非常严重,我们都承担不起。”黎朔把这段话说得很慢,他希望赵锦辛明白这是不容回避的事。


“承担不起?什么意思?” 赵锦辛听出一丝异样,声音冷了几度,“如果情况不妙,黎叔叔你就不要我了吗?”


“当然不会!”黎朔知道他误会了,凑过去连亲了他好几下当作安抚,“只是我们必须得了解你的状况,才能保证这种事不再发生,赵锦辛,我要你好好地跟我过一辈子。”


“黎朔……” 赵锦辛心下触动,一辈子好长,可是从黎朔嘴里说出来,又让他觉得好短,短得不足以盛放他的爱,“好,去就去,明天就去!”


黎朔见他答应了,点点头,心里转念一想,假如真的状况有变,患者自己才是最难受的那个吧,于是柔声安慰他,“锦辛,别怕,我陪着你。”


“我才不怕呢,肯定没事儿的,黎叔叔这么可口,我还要吃一辈子才够。”


“……先把这锅红豆猪血汤喝了吧。”


“怎么又是这些东……” 赵锦辛蔫儿吧唧到一半突然瞪大眼睛,“这锅?黎叔叔你没用错量词吧?锅??”


“喝完了这边还有一锅红枣桂圆汤。”




塑料人形
息を断つ事も簡単で・・・だけど...

息を断つ事も簡単で・・・だけどまだほんの少し君に触れていたい,生きる事を許してくれますか?

息を断つ事も簡単で・・・だけどまだほんの少し君に触れていたい,生きる事を許してくれますか?

卑微女孩贺七七
莫要吐槽文笔了,我知道渣。

莫要吐槽文笔了,我知道渣。

莫要吐槽文笔了,我知道渣。

-挽朽程恩-

有没有黎朔给我搞,我为你磨赵锦幸:(大哭

有没有黎朔给我搞,我为你磨赵锦幸:(大哭

在烟花的开与谢里

妹叔赛高

谁把谁当真好看

甜辛太可爱了

黎叔叔太好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


黎叔叔我流血了

这是什么撒娇绵羊攻啊

太可爱了!!!!

谁把谁当真好看

甜辛太可爱了

黎叔叔太好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


黎叔叔我流血了

这是什么撒娇绵羊攻啊

太可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