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妹妹

8556浏览    1304参与
月影,什么都不会
整理了一波从小到大老妹的头发...

整理了一波从小到大老妹的头发

理哭了😭

整理了一波从小到大老妹的头发

理哭了😭

太虚隐

【万圣节主题短篇】今天的魔法

  妹妹已经连着两天没有好好吃过饭了。

  长这么大以来,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她如此认真的苦恼些什么。

  她一苦闷,我便也跟着烦恼。只是这烦恼的来源,比起“兄妹连心”之类的缘由来的更为朴素。

  “别吧、还来……”

  推开门后,首先刺进我瞳仁里的,不是斜射入房间的阳光,也不是泰迪熊们阴沉的视线。

  “书上说什么都不能穿。”

  而是她那比前几日更显单薄的酮体。

  “唉……”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室内躁动的光亮和还嘴的念头一同...

  妹妹已经连着两天没有好好吃过饭了。

  长这么大以来,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她如此认真的苦恼些什么。

  她一苦闷,我便也跟着烦恼。只是这烦恼的来源,比起“兄妹连心”之类的缘由来的更为朴素。

  “别吧、还来……”

  推开门后,首先刺进我瞳仁里的,不是斜射入房间的阳光,也不是泰迪熊们阴沉的视线。

  “书上说什么都不能穿。”

  而是她那比前几日更显单薄的酮体。

  “唉……”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室内躁动的光亮和还嘴的念头一同沉寂了下来,却反倒使得眼前的景象变得更加清晰。

  太阳害羞得把全身都躲进了对面新建的高楼中。

  “这……这我倒是知道、这我倒是知道”

  但日轮的边际,还是不争气的把远处的一扇小窗染得金灿。

  “但上周不是刚做完类似的仪式么?就是那个什么驱灵?还是护身之类的魔……法?”

  上了高二,有些彻底的对起自己初中时的胡思乱想拨乱反正后,许多词就变得扎舌头了起来。

  “嗯,所以我猜这两天一直都没成功,可能就和那个仪式后叠加在我身上的效果有关。”

  大概是站累了吧,她一把将被子全掀到另一侧后,坐回了那还留有日光余温的床上。

  “万一是瞎写呢?这种书多半都是作者东拼西凑来套利的,估计连他们自己都没实际验证过。”

  从一年半前开始,她就像是把我的中二力尽数继承,又和自己固有的那部分混在一起调和催化了一般,天天都在用各种渠道了解那些玄里玄气的东西。

  只是“了解”倒还好,关键是她总喜欢像今天这样换着花样的实践。虽然也有很多文本上写得更加出格的,但那种的材料也比较难以制备,所以绝大多数都不了了之。

  “不,不太可能”

  她的语调一如既往地机械又冷淡,但摩擦着小肚子的手明显变得有些急躁了起来。

  “这本书上其他的篇目我们不是都证实过了么?”

  太阳又从楼宇的窗框间探出了脑袋,直扎的我头疼。

  “包括这个驱灵的魔法,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额……话是这么说没错。”

  我为了躲避朝门边射来的日光,和地上两片人字形的蜡烛阵,坐到了梳妆台侧的凳子上。

  废纸篓里的xx不停地传来了令人烦躁的笑声。

  “比起这个,要不还是先打扫一下房间?”

  她那被卷进床单里的内裤则在喊着什么,我听不太清。

  一切都太杂乱了,得让他们好好归位才行。

  “不要,没有比今天更合适的节点了。”

  “嗨呀、就算是号称幽灵都会跑出来游荡的今天,他们俩也不太可能出来对不对?”

  我站起身来,揉了揉她的头。

  “生前就是那么懒的两个人,死后连个梦都没托过,怕不是变得更懒了。”

  “晤……”

  她下唇顶着上唇微微撅起,眼角也跟着嘴角一同沉了下来。

  “好啦好啦,”

  我爬上床,拍了拍她那窄窄的肩膀

  “先起来一下。”

  然后整齐的把被子摊在了床上。

  “你看,只是把被子铺好而已,房间瞬间就会变得立整了许多。”

  “我自己也会收拾、”

  “嗯、嗯,今后也要继续在我看不见的时候让房间保持干净整洁哦。”

  “嘁、”

  她右手把着另一侧的胳膊,左手则用手指不停地缠着自己那已经有些打卷了的头发。今后找个时间,带她久违的去理发店做做护理吧。

  “喏、快穿上吧”

  我把被子上的内裤捡起来,递给了她。

  “睡衣……睡衣在”

  我绕到床后,失去了热度的睡衣,已经在地板上起了雾,像是缠上了XX。

  “找到了就快给我,干嘛跟个变态一样捏在手里搓来搓去的?”

  现在有点尴尬,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该看哪,只能尽力把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脸上。

  “给你给你”

  妹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从我手中接过了那团光洁的布料。

  “转过去

  “嗯?”

  “我没说什么你理解不了的语言吧?”

  原来如此,

  反倒是穿衣服的过程比较害羞(?)

  “OKOK~”

  手腕一翻,把原本和大拇指尖相连的食指指向了太阳穴

  “Bang~!”

  然后有些夸张的转身侧躺入了转暗的阳光中。

  刚铺好的被子上,又浮现出了粼粼的褶皱,麦香与沐浴露的清气,和纤尘们一同闪着波光。

  最近独自一人这样躺在房间里的时候,我经常会觉得“或许这才是人生中最惬意的时刻吧”

  “换好了么?”

  但现在。

  “嗯。”

  我坐了起来,视线尚有些模糊,不过已经能明晰的感觉到,睡裙上的雾霭已经散去了,唯有一只米白色的精灵还缠在上面,悄悄地拨弄着妹妹那有些分叉的发梢。

  别闹了——妈妈。

  “所以这个丧亲召唤的仪式该怎么办?”

  她那迎着光的瞳仁里,忽然闪过了一丝阴霾。

  “你之前做的那个仪式只对恶灵有效果啦,”

  “全书就只有这一个魔法是假的么……”

  “说不定呢。”

  我耸了耸肩,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

  “比起这个,你还记得我之前给你看过的勃拉姆斯的照片么?”

  “怎么了?”

  “我觉得你俩的发质有一拼。”

  “你!”

  虽然她多半不记得勃拉姆斯是谁,更不太可能记得他的发质究竟有多差,但在我这种句式下说出来的基本都不是什么好话、

  就算像是打了冷战一样,半年多没怎么交流过的我们,这些琐碎,却像一个个楔子那样填满了灵魂中每一个空隙的小默契,也还没有被那残酷且永恒的剃刀消磨掉。

  “作为你亲爱的好哥哥,我有必要让你认清现实的残酷,来,三,二……”

  “不要!我自己照镜子也能看到,才不要钉在你直男视角的耻辱柱上!”

  她那原本白皙无暇的脸上,忽然泛起了两抹红晕。

  “别人拍的比较丑的照片才比较接近真实的长相,快乖乖就范,镜头里做自己!三……”

  “绝——对!不行!”

  “二!”

  我突然直起了身子,伸出胳膊将她搂了过来。

  “呀!”

  她的膝盖窝在床沿的面前溃不成军,半个身子都掉在了我的身上。

  “一!”

  按下快门前的瞬间,我看了前躲在墙角的父亲。

  他先是摆了摆手,然后摇了摇头,

  随着米白色的精灵一起,消失在了烛火燃尽前耀眼的回光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看你照片上笑的好丑啊!”

  “那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现在,

  还有更值得去守护的,

        ——我们共同的幸福。

 

  “还不是被你压的嘛!整天宅在家里,小肚子都长肉了!快和我一起压马路!”

  “不要、刚来的时候就觉得这座城市的坡好多,而且你也只认识去给人上课时的那条路吧?”

  “所以明天和我一起出去探探路嘛!”

  “不——要——!”

 

  就这样,

  太阳西斜入黄昏的瞬间,我们拍摄了两年来的第一张合影。

 

                                             

                                                               2019年11月8日

                                                                     太虚隐

伊代iyo

给妹妹画的双子订做了五个钥匙扣啊啊啊啊收到了!!!

太可了!

会画画真好(๑Ő௰Ő๑)!!

其实是才知道杨总是双子座来的灵感画个现实游戏双子(。ò ∀ ó。)

给妹妹画的双子订做了五个钥匙扣啊啊啊啊收到了!!!

太可了!

会画画真好(๑Ő௰Ő๑)!!

其实是才知道杨总是双子座来的灵感画个现实游戏双子(。ò ∀ ó。)

【CY】甜甜der发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妹rua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妹rua我脸 我的尊严呢!!!(没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妹rua我脸 我的尊严呢!!!(没有)

bbirdy

刚进入到11月,还没到放暖气的时候,北京的温度已经降到只有几度了。

妹妹幼儿园班上有小朋友得了手足口,上不了课,只能在家里待着了。

哥哥放学回到家是最快乐的时候,

即使哥哥在做作业,也要凑在身边玩...

刚进入到11月,还没到放暖气的时候,北京的温度已经降到只有几度了。

妹妹幼儿园班上有小朋友得了手足口,上不了课,只能在家里待着了。

哥哥放学回到家是最快乐的时候,

即使哥哥在做作业,也要凑在身边玩...

青色鹿的酒
是战斗时在箱子里撞来撞去的妹妹...

是战斗时在箱子里撞来撞去的妹妹啊!

是战斗时在箱子里撞来撞去的妹妹啊!

辣椒炒肉放点醋
我妹刚刚拿这个远古时期的照片来...

我妹刚刚拿这个远古时期的照片来威胁我给她买皮肤,我寻思着这也不丑哇,能威胁到我嘛,除了腿粗一点,衣品奇怪了一点,其他都很nice嘛,逼装得很成功(看我多自信)
然后...........
她说,我要是不给她买皮肤她就把现场尬地一批的别人的清唱的视频发给我的队友,我立马怂了.....黑历史黑历史....
不过话说.....她哪来的录像,我买完皮肤才想起来.....
我屁颠屁颠去问了我的母上,她说她告诉我妹我小时就有一次文艺节上弹吉他话筒没收音,我给伴奏的那个人清唱了四分钟.....

我妹刚刚拿这个远古时期的照片来威胁我给她买皮肤,我寻思着这也不丑哇,能威胁到我嘛,除了腿粗一点,衣品奇怪了一点,其他都很nice嘛,逼装得很成功(看我多自信)
然后...........
她说,我要是不给她买皮肤她就把现场尬地一批的别人的清唱的视频发给我的队友,我立马怂了.....黑历史黑历史....
不过话说.....她哪来的录像,我买完皮肤才想起来.....
我屁颠屁颠去问了我的母上,她说她告诉我妹我小时就有一次文艺节上弹吉他话筒没收音,我给伴奏的那个人清唱了四分钟.....

酞青蓝
妹妹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可爱了...

妹妹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可爱了,爱了,了

妹妹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可爱了,爱了,了

挽风一叶
Sisters 可爱的妹妹和文...

Sisters

可爱的妹妹和文静的姐姐

Sisters

可爱的妹妹和文静的姐姐

【CY】甜甜der发发
论一个强迫症给自己的妹妹收拾她...

论一个强迫症给自己的妹妹收拾她的马克笔是一个多么痛苦的过程。(对图文不符我是个沙雕)

论一个强迫症给自己的妹妹收拾她的马克笔是一个多么痛苦的过程。(对图文不符我是个沙雕)

冬日搖滾

最近都不知道要寫甚麼,有想看的西批可以推薦,如果剛好也喜歡同一對西批會盡量寫!

前情:這篇只是一個突發奇想,從小到大一直相處的人,像空氣一樣自然。有天我看著他的背影,突然覺得自己都沒有認真想過,她於我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正文__

我有一個小我三歲的妹妹,我們的感情不算好,但也不差。

他出生的那一年,正好趕上我得去上學前班。於是我被接回在城市發展的父母身邊,妹妹被留在爺爺奶奶家,由爺爺奶奶撫養。

一直到我上小學前,我只依稀有個概念,自己有個妹妹,大半年兩人相處的時間也沒幾天,只是當爺爺奶奶帶著妹妹來到城市看我,我總會很開心,一直孤孤單單的我會有那麼幾天,能有個玩伴,有個小跟屁蟲在背...

最近都不知道要寫甚麼,有想看的西批可以推薦,如果剛好也喜歡同一對西批會盡量寫!

前情:這篇只是一個突發奇想,從小到大一直相處的人,像空氣一樣自然。有天我看著他的背影,突然覺得自己都沒有認真想過,她於我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正文__

我有一個小我三歲的妹妹,我們的感情不算好,但也不差。

他出生的那一年,正好趕上我得去上學前班。於是我被接回在城市發展的父母身邊,妹妹被留在爺爺奶奶家,由爺爺奶奶撫養。

一直到我上小學前,我只依稀有個概念,自己有個妹妹,大半年兩人相處的時間也沒幾天,只是當爺爺奶奶帶著妹妹來到城市看我,我總會很開心,一直孤孤單單的我會有那麼幾天,能有個玩伴,有個小跟屁蟲在背後跟著我...

所以當媽媽宣布會將妹妹接回來時,我內心是開心的,是渴望、期待的...

七歲那年,妹妹被接了回來,曾經我想像的美好卻在短短幾個月被厭惡取代。那時小小的我只知道,這個人分走了爸媽一半的關心,分走了我一半的玩具,我會被要求照顧她,不能打不能罵,不能吵架,吵架兩個都沒有好下場。曾經是家裡的小霸王,突然被這麼要求,自然討厭上了這個我認為不應該出現的妹妹...

我和妹妹的個性幾乎是相反,我外向、機靈,就是個皮孩子,三天兩頭老師會給爸媽打電話的問題兒童,她內向、看著就是一個老實樣,乖巧的模樣就是老師心中的標準三好學生。因為這樣的個性,從小我就是被揍著長大的,我妹妹有著我這樣前科累累的姐姐,自然很少被揍。我因為這樣,小時候經常覺得自己是撿回來的,但看著我妹妹跟我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臉,又放棄了這種想法...

我妹對我很好,小時候爸媽的同事若給了她餅乾,她必定會留一半給我,但我看他那呆呆的模樣,怎麼看怎麼不順眼,老是偷整她。

在我小學六年級那年,作為學校裡最大的老大姐,放學時總會叫上一群孩子一起玩耍,我妹妹總喜歡當我的跟屁蟲,但她那時才三年級,玩著遊戲老輸,輸了又總哭鼻子,我好幾次哄也哄不好,想扔下她自個兒玩去。結果那天我們玩了鬼抓人,我看一個比我妹大一點的小孩兒推了她,我記不清他是故意還是不小心,只記得當時火氣就上來了,衝過去推翻了那小孩,結果那小孩直接大哭,造就了我回家又被揍了一頓,但那次我並不後悔...

後來我畢業了,上了國中,我歸媽媽接送,妹妹歸爸爸接送,那時又剛有了手機,迷上了韓團,而妹妹還在想玩遊戲,缺心眼的階段,老是把我在房間偷用手機的事洩漏給媽媽,我怎麼教她也教不會他保守秘密,後來我就不把秘密告訴她了,大抵我和她就是在這個時期感情變淡的吧?

後來她也從國小畢業了,我推薦她去了我的國中,我覺得我國中時期的班導改變了我很多,希望她也去看看,說不定能遇到一樣的班導,結果她還真被我班導教到了。

我記得她去上學的第一天回家告訴我,幾乎所有教她的老師看到她,都問她是不是我妹妹,我上國中那會兒也是出了名的問題學生,仗著自己課業好,很多課都不怎麼聽。我那時聽到他這樣說第一個想法竟然是覺得自己的推薦是不是錯的,怕她受到我的影響,但事實證明我想多了,她也在國中學得不錯,就是理科爛的可以,我好幾次教她教到生氣,她總是不明白我為什麼這麼易怒,就像我也老不懂為什麼她連基本題也不會。

上了高中,我忙課業忙社團,就是唯獨忘了陪她,我們的感情聯繫過了近乎空白的三年...

去年,我考上了離家有點距離的學校,不常回家,這次暑假有兩個月長假,我們又像從前一樣,用一個房間,但我有時會覺得我完全不懂她,她傻而內斂,聊天總跟我聊些明星,美食...這種跟任何人都能聊的問題,我連他有幾個熟悉的朋友都不清楚,她也不主動提,被我問的煩了才會講一些學校的事...

我個性總彆扭,不會講一些膩人的話,她也是。

在逐漸長大的過程,她也懂得在我偷滑手機時,幫我留意媽媽的動向,我也慢慢被訓練出教人的方法及耐心...

在那個背影,我突然想起媽媽小時候常告訴我們的那句話 —

"爸爸媽媽會老,你們長長的人生要能互相扶持走下去"


荒阡呐
摸了个妹妹她敲可爱W! 菜鸡选...

摸了个妹妹
她敲可爱W!

菜鸡选手再次路过qaq
分辨率的问题导致了画面很糊X
下次再接再厉w!
争取摸个全员,虽然很菜x

摸了个妹妹
她敲可爱W!

菜鸡选手再次路过qaq
分辨率的问题导致了画面很糊X
下次再接再厉w!
争取摸个全员,虽然很菜x

薇纸

独角兽三连٩(๛ ˘ ³˘)۶@

独角兽三连٩(๛ ˘ ³˘)۶@

讨喜讨喜儿
「个人介绍」第五弹为了姐姐而来...

「个人介绍」第五弹
为了姐姐而来到萌学园
从小就和姐姐分离
她真的很渴望姐姐的爱
然后得知真相后她来到了萌学园
  
“因为我要找我的姐姐!”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却不知她的姐姐就在她身边,善良天真的小女孩却不知道这是她最后一点的时光。
   
喜欢熊熊,爱做饼干,热爱每一个动物,甚至为了动物可以牺牲自己的天真浪漫的女孩。
  
后来,她终于找到了姐姐
 
“姐姐!我好想你,好想好想”
    
因为姐姐的一意孤行,萌学园失守了。
  
“姐姐,...

「个人介绍」第五弹
为了姐姐而来到萌学园
从小就和姐姐分离
她真的很渴望姐姐的爱
然后得知真相后她来到了萌学园
  
“因为我要找我的姐姐!”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却不知她的姐姐就在她身边,善良天真的小女孩却不知道这是她最后一点的时光。
   
喜欢熊熊,爱做饼干,热爱每一个动物,甚至为了动物可以牺牲自己的天真浪漫的女孩。
  
后来,她终于找到了姐姐
 
“姐姐!我好想你,好想好想”
    
因为姐姐的一意孤行,萌学园失守了。
  
“姐姐,我们回萌学园吧。”
    
看到萌学园惨败,乌拉拉最终决定牺牲自己召唤索雷伊圣剑。
   
“大家保重了,这段日子和你们相处我非常的快乐,能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我真的很高兴,不要忘了,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 好伙伴!”

“姐姐,再见了。”
     
她叫乌拉拉,曾经勇敢纯真的奈亚公主。
「个人资料」
16岁 巨蟹座 夸克族
乌克娜娜的妹妹
「中等部 初级魔法士」
魔法能力是召唤五只熊熊。

长长长长安
妹妹可爱发出妹控的呐喊!

妹妹可爱
发出妹控的呐喊!

妹妹可爱
发出妹控的呐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