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姚麟

16129浏览    250参与
伯隐boy

【钢炼】【古利麟】浴池——精简版

  【真正的朋友,是靠灵魂联系在一起的。】


  不管是谁最先对他说的这话,起初他是不怎么信的。可是现在,他不仅信了,还如此想要双手合十感恩上苍,感恩他的灵魂。


  感谢他曾经与古利德共同奋战、共同承受痛苦、共同享乐、再度分离、共用一个身体的灵魂,让他再次看见了古利德。


  透过一面镜子,在他赤身裸体,洗澡沐浴的时候。


  姚麟刚刚在水汽缭绕的汤池坐下,突然听到在外守卫的兰芳正在跟伙伴聊着什么。


  他凝神去听,只听见兰芳叹了口气说什么,“如果可以,我再也不希望看见殿下是这幅表情了…”


  …什么表情?


  难道他的脸上一直挂着什么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愚...

  【真正的朋友,是靠灵魂联系在一起的。】


  不管是谁最先对他说的这话,起初他是不怎么信的。可是现在,他不仅信了,还如此想要双手合十感恩上苍,感恩他的灵魂。


  感谢他曾经与古利德共同奋战、共同承受痛苦、共同享乐、再度分离、共用一个身体的灵魂,让他再次看见了古利德。


  透过一面镜子,在他赤身裸体,洗澡沐浴的时候。


  姚麟刚刚在水汽缭绕的汤池坐下,突然听到在外守卫的兰芳正在跟伙伴聊着什么。


  他凝神去听,只听见兰芳叹了口气说什么,“如果可以,我再也不希望看见殿下是这幅表情了…”


  …什么表情?


  难道他的脸上一直挂着什么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愚蠢表情吗?


  他有些好奇,于是拖着沉重的身体滑到汤池有镜子的一边,才刚看一眼,就愣住了。


  镜子里的他,一头黑色的长发顺势而下,眼睛下面两道深刻的乌青,眼神黯淡,满脸是遮不住的疲惫和痛苦。


  连着好几个月没有睡好的觉都报复到了他的身上,他憔悴,迟钝,累,但是睡不着觉。


  每当闭上眼睛,古利德消失的那一幕就会不停地在他眼前出现。


  若只是这样还好,偏偏他跟古利德一起走过的路,一起吃过的饭,聊过的天,吵过的架,一起抢身体的日子,一起成为古利麟的日子,像商量好了一样,一拥而上。像这样想着一个人,还怎么睡?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


  他自嘲般的笑了,“要怪,就怪古利德…这个混蛋吧。”


  话刚说出口,突然,一种新国人独有的敏锐感令他警铃大作。


  好像,是有谁在身边一样。


  他迅速在汤池里站定了,不安地望向四周,却不见一个人影,那令人警惕的气息也没有再进一步靠近。


  难道…是这阵子太累了,出现了幻觉?


  立了半晌,没有再发现什么异常。


  姚麟叹了口气,再次坐回原位。


  可是,那在镜子里的不经意一瞥却让他瞬间再次被惊到了。


  镜子里,有个男人站在他的身旁。


  同样黑发裸体,同样身上挂满了水珠,那个男人充满嘲讽的眼神瞬间就让他明白了那是谁。


  “古利…德…?”姚麟不敢置信地问出口。


  “是我,小子。”只见镜子里的人笑着点了点头,几颗水珠顺着他的胸膛一直往下流去,在身躯上留下一道水渍。


  “你…!”姚麟迅速回头,却发现现实中自己的身边空无一人,也就是说,要想看见古利德,只能在镜子里寻找他的幻影。


  “你不是已经…!”姚麟问向镜子里的古利德。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嘛,也许就是灵魂的力量吧,在我的世界已经完全漆黑一片后,有个力量突然把我往回拽,昼夜不停,跟它交流也没反应…拽的我手都酸痛了…最终,本大爷还是大发慈悲满足了它的愿望,就从地狱里爬回来咯。”


  “那,”姚麟立刻催促,“你快试试,还能不能返回到我的身体里?”


  “没用的,”古利德摇了摇头,“我的状态已经没办法附着在肉身上去争夺使用权了。现在的我,能撑着来见你一面已经很不错了。”说着,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说法,一串咳嗽立即从他的喉咙里爬了出来。


  “原来如此…”姚麟苦涩地笑了笑,整个人不可控制地滑坐在了汤池里。


  他单手搭膝,下巴撑在膝盖上,沉默无言地看着镜子里的另外一个人。


  很久,很久,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喂喂喂…”受不住沉默的古利德无奈道,“别在眼睛里装那么多的寂寞啊,搞得跟你很不舍的我走一样。”


  姚麟听了也不恼。


  反正他就要消失了。


  说点什么呗,平时没说的,不愿意说的。


  “难道不是吗?”


  理直气壮地说呗。


  反正他现在是皇帝。反正那个人马上就又要消失了。


  再端着,再藏着掖着,有意义吗?


  “我怎么想的,你不是一向很清楚吗?不如猜猜,我现在在想什么?”姚麟挑眉,朝着镜子的那一边,伸出了手。


  镜子里的幻象,代替他,拉住了古利德。


 ———— 一段这样那样之后,已经是次日清晨。


  “喂!为什么你没有消失啊?!”姚麟崩溃地揉起头发,“而且还实体化了…昨天晚上你整我呢?”


  “哈哈哈哈,本大爷昨晚上可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想多了。”古利德一边抵挡着姚麟猛烈的攻势,一边绽放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说什么没法附肉身了,说什么见一面就不容易了,你骗谁呢?”


  “骗你啊,哈哈哈。”


  “古利德,你这个混蛋,你这是欺君!”


  “不止,我还犯上了。”古利德笑着伸出双手,并在一起,“逮捕我啊?”


  姚麟笑了,他俯身压在古利德身上,压低了嗓音,一字一句道:“逮捕就不必了。本王现在决定,要将你打入皇宫。”


       “从重发落。”


  


end

(也许会写破折号前的“这样那样”)


  


  


  


  


Ochiki

最近老坑重回

主推姚麟(古利麟)少校和大佐(`・∀・)b

我要霸占少校的光頭

最后1p是和老姐的印象绘(各种消费

最近老坑重回

主推姚麟(古利麟)少校和大佐(`・∀・)b

我要霸占少校的光頭

最后1p是和老姐的印象绘(各种消费

桀世苏
贪婪的皇子。 (双重含义)

贪婪的皇子。

(双重含义)

贪婪的皇子。

(双重含义)

W.D.海葵鱼
库拉多尼:我的兄弟怎么这个亚子...

库拉多尼:我的兄弟怎么这个亚子?

对不起古利麟真的好好磕呜呜呜好想磕古利麟,姚麟什么大宝贝,古利德什么大宝贝,暴食也好可爱,大家都好可爱呜呜呜

库拉多尼:我的兄弟怎么这个亚子?

对不起古利麟真的好好磕呜呜呜好想磕古利麟,姚麟什么大宝贝,古利德什么大宝贝,暴食也好可爱,大家都好可爱呜呜呜

胡飞飞不起来

P1配合上上一条食用更加x


P2可爱姚麟在线剪刀手(别


(大佐因为✨不够多而输掉了比赛(?


诶不太会打tag15551(私心tag启动!x

P1配合上上一条食用更加x


P2可爱姚麟在线剪刀手(别


(大佐因为✨不够多而输掉了比赛(?


诶不太会打tag15551(私心tag启动!x

伯隐boy

【钢炼】【尔梅】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的那些日子(二)

        1.cp:阿尔冯斯x张梅

  2.时间接09版结局

  3.不定时更新

        4.全名: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并且一不留神成为皇宫贵婿从此衣食无忧称霸新国吊打我哥哥的,那些日子。

(二)

“总之,就是这样。那以后,我与哥哥就各自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并努力修行着。”阿尔向张梅和姚麟解释了自己这几年来的行程,随后轻轻抿了一口新国特制的茶水,果然清香馥郁,缓解了自己连日奔波的疲劳。

坐在一旁的张梅,此时脸上写满了崇拜,目不转睛地盯着阿尔。见他话头都停了,却还是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关键词,不由地有些失望。只得沉默地伸...

        1.cp:阿尔冯斯x张梅

  2.时间接09版结局

  3.不定时更新

        4.全名: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并且一不留神成为皇宫贵婿从此衣食无忧称霸新国吊打我哥哥的,那些日子。

(二)

“总之,就是这样。那以后,我与哥哥就各自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并努力修行着。”阿尔向张梅和姚麟解释了自己这几年来的行程,随后轻轻抿了一口新国特制的茶水,果然清香馥郁,缓解了自己连日奔波的疲劳。

坐在一旁的张梅,此时脸上写满了崇拜,目不转睛地盯着阿尔。见他话头都停了,却还是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关键词,不由地有些失望。只得沉默地伸出手,轱辘轱辘转着茶盘。

姚麟在一旁笑道:“这么说,你来新国是来修行的?”

阿尔点了点头:“嗯!可能会住上一段时间。”

张梅听了立刻双眼放光:“真的吗!阿尔冯斯大哥要跟我一起住了!好耶!”

姚麟无视了张梅,转头问阿尔:“住?你要住在哪?身上带着新国的货币吗?”

“唉?这个……”

麟看着一脸单纯的阿尔,无奈地摸了摸头:“真是的,你跟你哥哥还真像啊,都是做事冲动的家伙。只好我来……”

“啊!谢谢麟!那就打扰两位了。请给我一间离贵国藏书楼最近的房间!”

“哈?我是说借你高利贷让你去民间住旅店啊,谁同意你进皇宫了?!”

“哈哈,”阿尔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那好吧。那我直说了。麟,麻烦你了,请让我住进皇宫里吧!”说完双手合起做出了个“拜托”的手势。

“想都不要想!你把我的皇宫当成什么了,你想进就可以进吗!”

“啊……这样啊……”

阿尔假装失望地提好了自己的行李,还没站起来就被张梅一个大力给按了下去。

“姚!麟!亏你还是个皇帝,这么小气我真是看错你了啊!”张梅狠狠地拍在桌子上,朝姚麟探出身去,“你有考虑过阿尔冯斯大哥的心情吗?你知道人家穿越沙漠有多困难吗?你把阿尔冯斯大哥赶出宫去,你有想过他会遭遇什么吗?!”

“啊……可怜的阿尔冯斯大哥……”张梅差点就要被自己感动了。

“把他安排在宫里事出无名,要是随便哪个人都能进皇宫,那我这个皇帝不要做了,干脆改成幼儿园算啦!”

“那个……我觉得也没有幼儿园那么夸张啦……”

“阿尔冯斯大哥,你别管!小梅,给我咬他!!”

熊猫小梅闻声,唰的一下弹了出去,一口锯齿般的牙齿即将落在姚麟的头上时,被他单手提住。

“小矮子,你再让你的熊猫到处乱飞,我就让兰芳把它炖了!”

“你敢!你不让阿尔冯斯大哥跟我一起住,我就告诉兰芳!”

“人家什么时候要跟你一起住了,小矮子倒是野心不小啊?”

“啊啊,我跟你拼了!!!!”


看着即将陷入混战的两人,阿尔轻轻勾起了嘴角,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暖的笑意。这样轻松愉快的打闹,让他想起故乡时代的爱德华和温莉,想起了那些已经远去的日子。

眼看着天色将晚,今天这架怕是也打不完了。阿尔无奈地笑了笑,无视了打成一团的两人,拿着自己的行李,准备先行离开,改日再来造访。

没曾想,刚走到门前,雕花的大门竟然自己开了。接着,眼前出现了一位熟悉的老朋友。

“唉?你是……艾力克兄弟的…阿尔冯斯·艾力克?”

“是我。好久不见,兰芳!我应该称呼你皇后殿下吗?”阿尔微笑着屈身以示敬意。

“唉?不不不,阿尔冯斯殿下,您不必如此客气。”兰芳也赶紧回了礼。

“……话说回来……陛下,公主殿下,你们两个又又又又又——在闹什么呢?!”

兰芳立刻赶过去,费了半天劲儿才把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分开,让他们俩乖乖坐在垫子上,还要把手背好 。

听了阿尔的一番叙述,兰芳表示事情不大,只要给阿尔安排一个兰芳远方亲戚的身份,派他入宫省亲即可。藏书阁旁刚好有一间空屋子,是上一任炼丹术长老徒弟住过的屋子,设施齐全,也很便利。并且再次警告了张梅,下次再打架,就让她抄写整个藏书阁的书。对于姚麟的惩罚则是,两个星期不许抱孩子。

阿尔眼看着兰芳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心下暗自佩服。但……其实眼下还有一桩要紧事。

“抱歉……其实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哦?说来听听?”

“这个请求,其实……”阿尔有些害羞,望向了张梅,“是和小梅有关的。”

张梅被点名的很突然,猛地一抬头,看见阿尔那欲说还休的可爱表情,脸色顿时就红了。

“什……什么……”难道是,难道是,终于要来了吗,难道就是那个喜欢中的……求…求…求…求求求求求婚!!

“抱歉,小梅,我现在突然开口也许很唐突,但也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阿尔一脸认真地看着小梅。

姚麟和兰芳战略性地叫唤了一个看戏的眼神,满脸姨母笑。

“阿尔冯斯大哥……”

“小梅……”

“阿尔冯斯大哥……难不成,你要说的是,那个,求……就是那个……求,求,求……”

“是的。原来小梅已经知道了吗?”阿尔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也是,小梅那么聪明,不会不知道我要说什么的。”

“啊呀……那个,怎么说呢,人家也不是不答应阿尔冯斯大哥啦……只是,唔…所以说啊,那个……”张梅支支吾吾地,脸色红透了。

“什么?”阿尔笑着挑起了一条眉毛,耐心听着。

“那个……人家现在,还有点不到年龄……所以…”

“唉?这个还有年龄限制吗?”

“当然了!阿尔冯斯大哥…所以说那个,年龄有很严格的限制…”

“哦,原来如此啊。看来贵国的炼丹术修炼真的很严格啊…”

“嗯,是啊,所以说……唉?”

唉?搞什么?

“炼丹术……修……修炼!?”

“噗。”是姚麟,喷了一口茶水出来,然后被呛了个半死。

“是啊,小梅,我这次来,就是向你求教的。我想请你教我新国的炼丹术!”阿尔脸上充满了浩然正气,端庄正坐,眼里满是坚定。

“请你收我为徒弟吧!拜托了。”


待续








伯隐boy

【钢炼】【尔梅】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的那些日子(一)

  1.cp:阿尔冯斯x张梅

  2.时间接09版结局

  3.不定时更新

       

        4.全名: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并且一不留神成为皇宫贵婿从此衣食无忧称霸新国吊打我哥哥的,那些日子。

一.  

  转眼间,张梅回到新国已经四年了。

  在这四年间,老皇帝寿终正寝,姚麟已经顺利登记成为了新国的新皇帝,在他充满雄心壮志的统治下,新国日渐繁盛,并与沙漠之外的那个已经更换了大总统的邻国建立了友好的邦交。

  姚麟很守信用,登...

  1.cp:阿尔冯斯x张梅

  2.时间接09版结局

  3.不定时更新

       

        4.全名: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并且一不留神成为皇宫贵婿从此衣食无忧称霸新国吊打我哥哥的,那些日子。

一.  

  转眼间,张梅回到新国已经四年了。

  在这四年间,老皇帝寿终正寝,姚麟已经顺利登记成为了新国的新皇帝,在他充满雄心壮志的统治下,新国日渐繁盛,并与沙漠之外的那个已经更换了大总统的邻国建立了友好的邦交。

  姚麟很守信用,登记之后善待了张家和其他家族,甚至大张旗鼓封了张梅为“梅公主”,让她住进了皇宫里第二富丽堂皇的宫殿内,第一富丽堂皇的宫殿里住着新国的新皇后,兰芳。

  这日,不知道为什么,姚麟突然十万火急召她去大殿议事,她还没反应过来呢,几个人高马大的宫女“唰唰唰”地就把她和她的熊猫提了起来,往大殿赶去。前后各五六个引路宫女,长得高高瘦瘦的,直接把她这个小不点给围在了中央,压根看不见这四周的风景。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爱德华大哥这么讨厌被人说是矮子了…”张梅十分不爽,并且她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跟在她身后的宫女们十分害怕她,害怕一个不留神把她踩到。

  “长得矮一点又怎么了,打起架来你们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她狠狠地攥起了拳头,心里不由得想起了某个在她心里异常高大的人。那人曾拖着一副伤痕累累的身体带着她经历一次次的枪林弹雨,曾经毫不犹豫的把她护在身后抵御伤害,也是在他的帮助下,她才能够顺利得到贤者之石,并回到新国,保全了家族。

  阿尔冯斯大哥…想到他,张梅不由地叹了一口气,熊猫小梅紧跟着叹了一口。自上次分离,现在已经过了四年了。这四年里,张梅总会不自觉地回忆起那段在亚美斯多利斯出生入死的日子。新国的日子总是漫长又无聊的,姚麟让她进入了皇宫,让她学习所有宫廷礼仪,一走一跪,一语一言,像一张巨大的网把她闷得头晕眼花的。

  她才不会像姚麟小子下跪呢,称他一声皇帝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说些其余的客套话,那简直就是面红耳赤到最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偏偏姚麟又是个坏心眼子,要是没有兰芳拦着,就非得逼她说出来,不然不准吃饭不准睡觉不准这个不准那个!

  唉,都已经四年了。阿尔冯斯大哥的消息再也没有听到一句。他怎么样了呢?真想见他啊。

  张梅和熊猫小梅失落地互看了一眼,再抬头时,已经看见了镀金的大殿匾额。

  “公主,到了,您快进去吧,奴婢在外面侯着。”

  “哦。”她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和小熊猫一起走了进去。

  大殿里,姚麟正随意地倚在书桌旁边,单手端着一本书,另一手随意地支在桌上,日头打在他的脸上,投下了一束温柔的光线。他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脸上浮着淡淡的笑意。

  “喂,姚家小子,叫我来干什么?”张梅站在他面前,双手叉腰,有些不爽。

  听了这话,姚麟身边的一个宫女立刻怕了,赶紧拦着说,“公主,慎言!礼数,礼数!”

  张梅听了,瘪了瘪嘴,屈身咬牙切齿道,“…拜见皇上!”

  姚麟及时“哈哈哈”的笑了一声,连说道,“吾妹请起,请起,不必如此大礼。”又让身边的宫人们都退下了。

  “喂喂喂…”张梅看着宫人们陆陆续续都离开了,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你让他们都下去干嘛?难…难道你想让我来给你端茶送水!”

  她指着姚麟,颤抖着说,“魔鬼啊,绝对是魔鬼!你想都别想!”

  姚麟摊了摊手,道:“你太矮了,都够不到我的桌子,怎么给我端茶送水?”

  “什么?!”张梅瞬间就被激怒了,那一瞬间她有了如同爱德华附身一般的愤怒和冲动,但是进入皇宫后,她的小刀都已经被炼丹术教习师傅以保护皇帝安全为由给没收了,拼体术又拼不过,再说了,在大殿里公然和皇帝干架,感觉是会被诛杀的罪名…最终,她只能口头警告姚麟一句“不许说我矮!”

  唉,真是无奈,好怀念在亚美斯多利斯说动手就动手,打死了姚麟也不会被抓起来的日子…一说到亚美斯多利斯就想到炼金术,一想到炼金术就想到艾力克兄弟,一想到艾力克兄弟就想到阿尔冯斯大哥…

  临走时还说什么要赶紧变强变高,可以站在阿尔冯斯大哥身边跟他并肩作战之类的话,这都四年了,不仅炼丹术没什么长进,身高也是丝毫没什么变化…阿尔冯斯大哥换回身体以后肯定长得飞快吧,炼金术有那么厉害,现在说不定都已经是国家一流炼金术师了…

  “要是…”张梅失落地低下了头,情不自禁喃喃出口,“要是阿尔冯斯大哥在就好了。”

  声音很轻,却足以让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到。

  “丫头…”姚麟看着张梅,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书,转身坐进了龙椅里。

  眼前这个别扭的臭丫头,除了五官长得开了些,人变得比可爱更多了一点漂亮外,四年了根本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个小矮子,别扭鬼,平板身材,还有整日整日的念叨阿尔冯斯。再过几天,他跟兰芳的第一个孩子都要与她一般高了…在他眼里,这丫头就像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一个女儿,天真,烂漫,有些暴力,是得表面上狠狠地整但是暗地里需要默默操心的人。

  阿尔冯斯…吗?

  姚麟坏心眼地笑了一下,随后假装不经意地问道:“张梅,你很喜欢阿尔冯斯吗?”

  “唉?那当然了,阿尔冯斯大哥对我最好了!”张梅炫耀般的扬了扬头,熊猫小梅也跟着点头。

  “哦?”姚麟一听,笑意更甚,为了遮盖,他只能支起了一只手来遮盖住自己脸上的笑意,另一只手假装漫不经心地拿起了桌子上的盘手核桃来把玩。“你说的喜欢,是哪种喜欢?”

  “啥?喜欢就是喜欢啊,还分很多种吗?”

  “当然了。喜欢分很多种。父母、手足、朋友、同事、君臣、爱人之前都有喜欢,你对于阿尔冯斯的感情又是哪一种呢?是只单纯的感激呢?还是像我和兰芳一样,想邀请他成为家人呢?”

  姚麟抛出了这一大堆问题,然后静静地等待着张梅的回答。张梅站在大堂里,黄昏的光线让她的脸庞多了几分惹人怜爱的色彩。她低着头,好像在冥思苦想。

  姚麟原本以为这个问题够她思考很久,但事实超乎他的预料,从听到问题到做出回答,张梅只花了半分钟,三十秒。

  “那还用说吗?我当然是想成为阿尔冯斯大哥的妻子!”张梅一脸“你怎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啊?”的表情,淡定的回复了姚麟。

  开什么玩笑,这个问题她已经不知道问了自己多少次了好吗?

  独自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发呆的时候,看着时间一天天溜走的时候,努力研习炼丹术熬夜奋战的时候,看见有从异国他乡来的使用炼金术的术师的时候,看见从外国进口的钢铁器具和玩偶的时候……她好像从茫茫的岁月里看见了一根针,这跟针把所有张梅独自一人经历的时光都缝在了一块名叫“回忆”的布上,用新国独有的刺绣手法秀出了一个名字,“阿尔冯斯”。

  所以张梅十分笃定,她告诉姚麟,“要不是你一直把我困在皇宫里让我学这学那,我早就去找阿尔冯斯大哥了…可是阿尔冯斯大哥已经去历练了,就是想找也找不到…不然你以为我还会呆在这里吗?我再给你三年时间,要是这三年里,阿尔冯斯大哥还没来新国,我就要离开了,我要去找他,你知道了吗?臭!小!子!”

  姚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忍不住笑道:“哦!很有气势很自信嘛!”

  “那当然了,你当我是什么人!”张梅说完很自豪地挺了挺根本没有的胸脯,熊猫小梅也挺了挺胸脯。

  “哦——”姚麟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朝着书房里摆放的屏风后面叫道:“听到了吗?出来吧!”

  “……哈?”

  “哟,小梅…好久不见。我是阿尔冯斯艾力克。”阿尔冯斯从屏风里慢慢地走出来,时间让他的肉身成长得飞快,原本萎缩的肌肉现在也已经饱满厚实,那张成熟稳重、棱角分明、挂着绅士般礼貌的笑容的脸庞,正泛着一片绯红。

  “阿…阿尔…”张梅结巴着,眼泪已经忍不住掉了几滴下来,她跑过去,一把抱住阿尔冯斯,然后不敢置信地在他身上拍了好几下,确认真的有触感,不是在做梦,这才喜悦地叫出声来:

  “阿尔冯斯大哥!啊啊啊,我终于不用再担心梦会醒了!”

  

  

 (待续)

  

  

BONES郑
n刷才发现大总统最后在给兰芳传...

n刷才发现
大总统最后在给兰芳传授「王的伴侣」之道

n刷才发现
大总统最后在给兰芳传授「王的伴侣」之道

肉
乱摸个姚麟(懒得画了

乱摸个姚麟(懒得画了


乱摸个姚麟(懒得画了


这里荼画的什么几把

两种版本。
【评论里有个被屏蔽的不露点傻吊煌图】

两种版本。
【评论里有个被屏蔽的不露点傻吊煌图】

吱嘎作响的刀刃
迟来的份子钱 一代谷粒多跟麟的...

迟来的份子钱


一代谷粒多跟麟的体型差真好磕.......


尝试了一下新的上色

迟来的份子钱


一代谷粒多跟麟的体型差真好磕.......


尝试了一下新的上色

白川青海

失调【十二】

*时隔不知多久的更新orz剧情的话合集里看前文哦

*依旧满是私设和ooc

*感谢还有人在等这个巨坑,爱你们,久等了

*那么,不多说了→


“快走!”

人心这种东西,很早前姚麟就知道不可靠。

没有慌乱,他绕到后门,一看就是早计划好的,驾轻就熟还不忘捎上两个包子,多鲁契得松口气。

只是他没能安心太久。军队想要搜查一个地方没人会去阻止,毕竟谁也不想惹麻烦,更何况来酒吧大多是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听说是来抓捕通缉犯,立刻就摆出了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其实却在暗处比当事人还关注,以求挖取到些谈资。

马黛尔他们终究是没能拖住军队,几乎姚麟衣角消失门后的同时,一队人闯了进来。...

*时隔不知多久的更新orz剧情的话合集里看前文哦

*依旧满是私设和ooc

*感谢还有人在等这个巨坑,爱你们,久等了

*那么,不多说了→




“快走!”

人心这种东西,很早前姚麟就知道不可靠。

没有慌乱,他绕到后门,一看就是早计划好的,驾轻就熟还不忘捎上两个包子,多鲁契得松口气。

只是他没能安心太久。军队想要搜查一个地方没人会去阻止,毕竟谁也不想惹麻烦,更何况来酒吧大多是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听说是来抓捕通缉犯,立刻就摆出了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其实却在暗处比当事人还关注,以求挖取到些谈资。

马黛尔他们终究是没能拖住军队,几乎姚麟衣角消失门后的同时,一队人闯了进来。

古利德不在,也不知那女人是否有意挑了这么个日子。姚麟站在墙旁,和外面另一列军队大眼瞪小眼。迟疑一瞬,他举起右手,“嘿。”

军队中间,雪白貂毛的女人红唇扬起一个略带嘲讽的弧度,在她还是恶魔之巢常客的那段时间就已经把这片地方摸得比自己家还熟,当里面的人无处可逃时只会去两个地方,一个是上楼,但这无异于瓮中捉鳖,另一个,自然是从后门出来了。

“就是他。”她志在必得。

雪一刻不停,虽然没有北国那般气势磅礴,缠绵悱恻的冷却也令人难以忍受。姚麟只穿了件高领毛衣,从暖洋洋的室内一下子到雪天,不免哆嗦下。他像没听到女人话一样,还是那种无谓的语气,“我说几位,别认错啊。”

“……抓起来。”

看来对方并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嫌疑人。这也怪通缉令画的太像吧,让他现在说认错都没人信。他们冲过来前姚麟在逃与不逃中衡量了会,最后还是站在原地没动。他要逃掉易如反掌,可若是如此,对方势必会找恶魔之巢的麻烦。

关着的后门被人打开,多鲁契得从里面冲出来,脸上少见有几分慌张。军队进入厨房的那一刻他便觉得不妙,这不是一时兴起的抓捕,对方显然作好了十足的准备,那么他怎么能确定后门就一定是安全的?

眼前的场景有些晃眼,可能是雪的反光,他竟然一下子不能看清对方有几个人。等到眼睛适应了一会,他才看见那个身着貂毛的女人,以及乖乖被人扣在一旁的姚麟。

“……”

“还是被你知道了。”姚麟抬起脸,无所谓笑着,“对,我就是那个通缉犯,骗了你们真不好意思,不过人总是要活着的对不对?”

“……”这小鬼打算和恶魔之巢撇清关系。

没在意多鲁契得变复杂的眼神,姚麟撇开头冲那一看就是军官级别的男人嚷嚷,“哎哎,那边的大叔,我们什么时候走?”

被点名的男人转过头,像是毒蛇盯紧猎物的眼神让姚麟一阵不舒服。

男人没回答,只是向前走了几步,在姚麟面前站定,像在审视什么般。

姚麟抬头,他总有种被看穿的错觉,就好像这男人看出了他所有的意图。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骗了恶魔之巢的所有人让他们藏着你?”

姚麟耸肩:“这种事怎么都无所谓吧?他们藏我我就能躲过抓捕,就算没藏住,他们死活也跟我没多大关系不是吗?”

“呵,他撒谎!”女人开口,声音尖利,“恶魔之巢从来不收留来历不明的人,他能留下来古利德他们一定知道些什么!”

“……我当然是给了情报作为交换。至于那到底是什么,我想你不太会想知道。”说这句话时姚麟的眼里第一次透出堪称寒凉的情绪。

男人至始至终一瞬不瞬盯着姚麟,像是在判断他话的对错,良久,他退开几步,冲着姚麟身后压制他的人道:“带回去。”

“额,上校,恶魔之巢……”

男人慢慢望着四周,最后在多鲁契得身上停留了一会,才开口,“和他们没关系。”

“!!上校!”女人可能是没料到这个结果,瞪大了眼睛,有点不可置信。只可惜男人没再理会她,说完这句话后就带着一队人离开,留下气急败坏的女人和还在回味男人最后那个以意味深长眼神的多鲁契得。

“……你们不会每次都那么好运的!”女人似乎还想说什么,多鲁契得抬头瞟了她眼,那眼神可绝非善意,如毒刺一般的目光吓得女人一下子噤了声。

多鲁契得没在意她的举动,现在他只是在想,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该怎么和古利德解释,以及,这个麻烦的女人要以何种方式消失才好。

 


“那小鬼在最后撇清了和我们的关系?”马黛尔语气中有几分意外,在说话的间隙望了眼从刚才起就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古利德,又接着道,“还算他有几分义气嘛。”

“可我总觉得军队这次来者不善,”多鲁契得斟酌着,“按理说,那女人没这么大胆子敢直接和恶魔之巢作对。”

“所以你是说,那女人背后有人指使?”

“我没这么说啊?只是猜测。”

多鲁契得连忙摆手,以示自己是真在状况外。但这的确有很大可能。他只是有点不明白,这一连串的事件太多且太巧合,又似乎都是冲着那个小鬼来的。那小鬼在来恶魔之巢前到底是惹了多少麻烦?

“但不管怎么说,这小鬼和我们撇清了关系,那这事和恶魔之巢就没……古利德先生?”

正讨论着,方才一直不出声的人却突然从椅子上起身,让马黛尔不由疑惑叫了声。

古利德没说话,顺手拿起才脱下不久连雪水都没完全烘干的大衣,“今天就别营业了。”

几人面面相觑,有点弄不清这位行色匆匆是为哪般。

“你们守好这里。”

酒吧的前门被打开又关上,风雪丝丝缕缕透进来了些,吹散了屋里好不容易营造的温度,马黛尔不由打了个寒噤。

她总觉得之前出门古利德查到了些什么,可他却又什么都不告诉他们,“多鲁契得,你觉得古利德先生这次是去做什么的?”

多鲁契得把炉火拨得更旺了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道:“看来就算古利德先生一直否认,也还是把那个小鬼当成自己人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