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姬饭

790浏览    21参与
滬Alfen

我的AO3來了

老福特瘋狂河蟹我。

總之我把以前很多文章都搬過去了~~

其中包含POI疑犯追蹤、Life is Strange 奇異人生、Overwatch 鬥陣特攻 、Splatoon2 噴射戰士等作品。

如果有興趣還請到我的AO3觀賞~~謝謝大家~~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alfen0201/series


老福特瘋狂河蟹我。

總之我把以前很多文章都搬過去了~~

其中包含POI疑犯追蹤、Life is Strange 奇異人生、Overwatch 鬥陣特攻 、Splatoon2 噴射戰士等作品。

如果有興趣還請到我的AO3觀賞~~謝謝大家~~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alfen0201/series


🍒reeeeeco🍒

这里是一份来自★龙门三鲜☆的摊宣!!!✧( • ̀ω•́ )✧


【成都百合only-2019.08.18-18号】


贩售信息————明日方舟—————


塞赫+星陈+双狼+闪夜CP向同人亚克力挂件

暴行+星陈CP向立牌

明日方舟多角色盲盒徽章抽抽乐

明日方舟陈中心龙门主题小贴纸

星陈CP向透卡+明信片

塞赫中心弱智漫画同人本

伊芙利特透扇+吧唧


贩售信息————其他 + 寄售————


不思议游戏同人立牌

Splatoon挂件

白七同人漫画本

碧蓝幻想彩插本

坐摊的有我/ @ATP节约主义 / @虾 欢迎大家

这里是一份来自★龙门三鲜☆的摊宣!!!✧( • ̀ω•́ )✧


【成都百合only-2019.08.18-18号】


贩售信息————明日方舟—————


塞赫+星陈+双狼+闪夜CP向同人亚克力挂件

暴行+星陈CP向立牌

明日方舟多角色盲盒徽章抽抽乐

明日方舟陈中心龙门主题小贴纸

星陈CP向透卡+明信片

塞赫中心弱智漫画同人本

伊芙利特透扇+吧唧


贩售信息————其他 + 寄售————


不思议游戏同人立牌

Splatoon挂件

白七同人漫画本

碧蓝幻想彩插本

坐摊的有我/ @ATP节约主义 / @虾 欢迎大家过来一起玩111


具体见图,部分已开通贩的周边地址会在评论中补充,谢谢朋友们的站街我们成百见(^ω^)

一个猫皮
印点点姬饭挂件送玩喷喷的朋友,...

印点点姬饭挂件送玩喷喷的朋友,多出来的份留几个通贩大概

印点点姬饭挂件送玩喷喷的朋友,多出来的份留几个通贩大概

回転幼兒饅

我爱她们
我爱姬饭
我爱屌 @白鹰纸箱 (;´༎ຶД༎ຶ`)

我爱她们
我爱姬饭
我爱屌 @白鹰纸箱 (;´༎ຶД༎ຶ`)

软壳生物
打算印点挂件放成百玩

打算印点挂件放成百玩

打算印点挂件放成百玩

回転幼兒饅
姬饭好香啊我好菜啊

姬饭好香啊
我好菜啊

姬饭好香啊
我好菜啊

裂蜩冰斗
宣宣!tb搜名字就可以搜到!

宣宣!tb搜名字就可以搜到!

宣宣!tb搜名字就可以搜到!

好多鱼好少猫

Aurora

★自嗨妄想产物

★CP:splatoon2 小姬x饭田

捏造有,直球有

有常识硬伤但是我懒得改了

★我CP超甜的,诸位水产不来吃一发安利吗😇

★别人在赶稿的时候我却在摸鱼😌死了 ​​​


————————


“饭田!跟我来!”


是和往常一样兴头上来无人能拦的住的小姬。


一头雾水的饭田跟着走到停机坪,看着为准备出发而忙碌的水母机组和直升机。


“前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


————————


是比以往的巡演路线都要长的,饭田所不知道的路途。

外面已是一片漆黑,她不安地看了一眼小姬,得到的还是一样的回答:

“到了就知道啦,你先休息一下。”...

★自嗨妄想产物

★CP:splatoon2 小姬x饭田

捏造有,直球有

有常识硬伤但是我懒得改了

★我CP超甜的,诸位水产不来吃一发安利吗😇

★别人在赶稿的时候我却在摸鱼😌死了 ​​​


————————


“饭田!跟我来!”


是和往常一样兴头上来无人能拦的住的小姬。


一头雾水的饭田跟着走到停机坪,看着为准备出发而忙碌的水母机组和直升机。


“前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


————————


是比以往的巡演路线都要长的,饭田所不知道的路途。

外面已是一片漆黑,她不安地看了一眼小姬,得到的还是一样的回答:

“到了就知道啦,你先休息一下。”


半信半疑的饭田被小姬硬塞了毯子躺下,在直升机嗡嗡的运作声中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饭田被小姬叫醒。她暼了一眼窗户,直升机似乎停在了类似水上停机坪或者船上的地方。


“我们到啦,你先穿上这些。”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身冬装的小姬丢过来一团东西,是保暖的衣物。


看着后辈穿好装备后,小姬将手放到舱门上,一脸兴奋:


“准备好了吗!”


“1、2——”


“——3!”


————————


“哇啊……”


随着舱门打开,饭田看到了在地下世界还有hicolor square都未曾有过的壮丽景象——


散发着翠绿光芒的巨大光幕直冲天际,从地平线的这头蔓延到那头,闪耀着、飘动着,让置身这片夜空下的饭田产生了仿佛漫步云端的幻觉。


“好美……”

“是极光呦,很棒吧!”

“嗯!”


“很早以前就想带你来看看了。”

“?”

“颜色,一样的吧?”小姬指了指饭田的发稍,然后轻轻笑了一声:“不过那个时候的光要更好看一些。”


“那个是——?”

“第一次见面,你不是激动的头发都发光了吗!啊啊,那真是好亮好抢眼,一眼就看到了。”


想起来了,第一次听到小姬歌声而激动的自己。


她都记得。


“啊,颜色变了。”


饭田随着小姬的目光抬起头,粉紫色的光从极光的另一端慢慢撒下,和之前的绿色交融在一起。


“是前辈的颜色呢。”

“嗯、嗯嗯。”小姬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不过果然也是前辈的颜色更好看。”


饭田转头看向小姬,两人的视线交汇到一起。


“我最喜欢了。”


滬Alfen

Splatoon姬飯、POI疑犯追蹤、OW、奇異人生等等各書本開放預購啦!!預定5/26截止

大家好~~

謝謝大家支持,讓書本有機會再次加印啦~~

這次預購預計開放到5/26,書本約6月中會寄出。

下收書本資訊,購買方式我放在最後面喔!已經確定要購買什麼的話可以直接滑到最後XD

感謝大家支持!:))))


【書本資訊】


書名:Ebb & Flow

配對:小姬x飯田

規格:A5/210P/3張插圖

特典:書籤小卡


價格:RMB.70

書本重量:420公克

書本詳細資訊請看這裡:http://alfen0201.lofter.com/post/1d61e807_12b3e2837


PERSON OF INTEREST 疑犯追蹤-SUPER...

大家好~~

謝謝大家支持,讓書本有機會再次加印啦~~

這次預購預計開放到5/26,書本約6月中會寄出。

下收書本資訊,購買方式我放在最後面喔!已經確定要購買什麼的話可以直接滑到最後XD

感謝大家支持!:))))


【書本資訊】




書名:Ebb & Flow

配對:小姬x飯田

規格:A5/210P/3張插圖

特典:書籤小卡


價格:RMB.70

書本重量:420公克

書本詳細資訊請看這裡:http://alfen0201.lofter.com/post/1d61e807_12b3e2837





PERSON OF INTEREST 疑犯追蹤-SUPER PSYCHO LOVE

配對:肖根 SHOOT

規格:A5/212P/3張插圖

特典:2張書籤小卡、2張明信片

價格:RMB.70

書本重量:420公克

書本詳細資訊請看這裡:http://alfen0201.lofter.com/post/1d61e807_9bb71d7




書名:Love The Way You Hurt
規格:A5/230P/3張插圖
封面繪師:KENJO(K9) https://www.plurk.com/kenjokaname

插花:
馬鈴薯 https://www.plurk.com/ms0770884
空豆 https://weibo.com/soramame?from=myfollow_all

價格:RMB.70

書本重量:420公克

購書即贈【特典書籤】喔!>////<







(放封面會被屏蔽,只好湊合著放這張QQ)


OVERWATCH 守望先鋒-CLOSER

配對:寡天使 mercymaker

規格:A5/188P/6張插圖

特典:1張明信片

價格:RMB.56

書本重量:360公克




LIFE IS STRANGE 奇異人生-To Another Galaxy

配對:克洛伊x麥克斯 PRICEFIELD

規格:A5/260P/14張插圖

特典:2張書籤小卡

價格:RMB.70

書本重量:460公克

書本詳細資訊請看這裡:http://alfen0201.lofter.com/post/1d61e807_c8e4ea8





PSYCHO-PASS 心靈判官-AMNESIA

配對:唐六

規格:A5/290P/11張插圖

價格:RMB.80

書本重量:510公克




Adventure Time 探險時光-別溫馴地走入那長夜

配對:瑪瑟琳x泡泡糖 MPB

規格:A5/258P/5張插圖

價格:RMB.70

書本重量:460公克




進擊的巨人-逐光者

配對:尤彌爾x克里斯塔

規格:A5/216P/9張插圖

價格:RMB.56

書本重量:420公克





原創青春校園百合-制服女孩

規格:A5/216P/13張插圖

插花繪師:內衣(Neiigal),空豆,大瑋、子夜貓,凜 Real

價格:RMB.56

書本重量:420公克


【購買方式】

1.請來信alfen0201@gmail.com,告訴我:

A.您要訂閱的本子與數量

B.收件者本名(因為是郵局寄送,需要本名)

C.郵政編碼(六位數)、地址

D.手機號碼

2.我會算好總金額告知您,您再用『微信支付』付款給我就可以了!

3.書本預計6月中發貨喔!謝謝您^^


運費參考:






之前的寡雙飛本《CONFESS》也還在淘寶販售中,

有興趣可以到淘寶購買喔~~!^^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312a.7700824.w4004-17871939538.2.74226bb1UPotj3&id=588938083530



圣代蛋黄酱

最近的触手组合!爱死ヒメ和イイダ了!!

最近的触手组合!爱死ヒメ和イイダ了!!

滬Alfen

【噴射戰士 Splatoon2同人本】Ebb & Flow (姬飯)

作者:滬Alfen

微博:http://weibo.com/alfen0201
噗浪:http://www.plurk.com/hu0201
部落格:http://thatplace.blog124.fc2.com/
個人文學網:https://episode.cc/about/irs777
書名:Ebb & Flow
尺寸:A5
頁數:210頁
等級:八篇R18(※含觸手文)

價格:RMB.70

封面繪師:空豆 https://www.plurk.com/lovemarceline

微博:https://weibo.com/n/SoramameStar?from=feed&...



作者:滬Alfen

微博:http://weibo.com/alfen0201
噗浪:http://www.plurk.com/hu0201
部落格:http://thatplace.blog124.fc2.com/
個人文學網:https://episode.cc/about/irs777
書名:Ebb & Flow
尺寸:A5
頁數:210頁
等級:八篇R18(※含觸手文)

價格:RMB.70

封面繪師:空豆 https://www.plurk.com/lovemarceline

微博:https://weibo.com/n/SoramameStar?from=feed&loc=at


購書即贈【特典書籤】喔!>////<



圖插花:
KENJO(K9) https://www.plurk.com/kenjokaname
靈鼠 https://www.plurk.com/ms0770884
媽吉 https://www.plurk.com/burn9889




書本重量:420公克


【購買方式】

1.請來信alfen0201@gmail.com,告訴我:

A.您要訂閱的本子與數量(若有訂其他書本想合併寄送也請告知我)

B.收件者本名(因為是郵局寄送,需要本名)

C.郵政編碼(六位數)、地址

D.手機號碼

2.我會算好總金額告知您,您再用『微信支付』付款給我就可以了!

3.確認收到後,預11月中後旬就會發貨嘍,謝謝您^^


運費參考:


我的其他書本(POI、AT、OW等等)還請參考此文章:

http://alfen0201.lofter.com/post/1d61e807_12a5510c9




滬Alfen

【噴射戰士/Splatoon2】09.全世界最困惑的人(姬飯)


  圖源

  抽離身體,放開自己。(X

  本篇為網路最終更新,後續將收錄在10月的同人本裡。(沒窗的話)
  謝謝大家的閱讀~~
  如果喜歡這部小說的話,屆時還請大家多多支持了w

  09.全世界最困惑的人

  在港口就可以看到她家的別墅,那是走路能夠抵達的距離。
  別墅區裡有好幾棟建築物,包括主屋、客屋、員工住屋、停車場、倉庫、涼亭等等,每一棟的外觀都相當嶄新。
  別墅區前是修整漂亮平整的草皮,西南方設有直升機的停機坪,別墅的周圍則栽種了許多玫瑰。白色、紅色、粉紅色的玫瑰,色彩鮮豔,散發著宜人的香氣,被照護得十分良好。
  主屋剛派人來整理過,裡面光亮潔淨,連家具都仔細地打過臘。
  窗戶看出去就是...




  圖源

  抽離身體,放開自己。(X

  本篇為網路最終更新,後續將收錄在10月的同人本裡。(沒窗的話)
  謝謝大家的閱讀~~
  如果喜歡這部小說的話,屆時還請大家多多支持了w


  09.全世界最困惑的人

  在港口就可以看到她家的別墅,那是走路能夠抵達的距離。
  別墅區裡有好幾棟建築物,包括主屋、客屋、員工住屋、停車場、倉庫、涼亭等等,每一棟的外觀都相當嶄新。
  別墅區前是修整漂亮平整的草皮,西南方設有直升機的停機坪,別墅的周圍則栽種了許多玫瑰。白色、紅色、粉紅色的玫瑰,色彩鮮豔,散發著宜人的香氣,被照護得十分良好。
  主屋剛派人來整理過,裡面光亮潔淨,連家具都仔細地打過臘。
  窗戶看出去就是蔚藍的海,完美的景觀。
  不過她們今天不是來玩水的,她想帶飯田去爬山,而且服裝也都準備好了。她們換成短袖上衣、方便走動的長褲以及登山鞋就再度出門。
  兩個人的旅行,不需要司機,她自己開車。雖然她不常開,不過駕駛技術還算純熟。
  車子順著沿海公路行駛,廣播正在播放ABXY的熱門歌曲《Blitz It!》,她們跟著曲子的節奏輕鬆地哼歌,暢快地兜風。
  路上滿溢著陽光,新鮮的空氣中夾帶淡淡的海水味。

  大約二十分鐘後車子抵達登山口。
  這座山沒有鋪設好的步道,只有被人行走而被踩出來的山路,路看起來還算平坦,周遭是雜亂蔥鬱的樹林。
  她們在車裡做最後準備。
  「前輩爬過這座山嗎?」飯田邊問邊把長髮紮成馬尾。
  「爬過。」她替飯田把後頸抹上防曬乳,再在身上噴防蟲液。
  「所以應該是安全的?」
  「當然。」她笑說。可是有些資訊她沒給。
  山路前段的路確實平緩,可是三十分鐘後,路就逐漸變得陡峭、荒蕪,有時候要稍微找一下才知道該往哪繼續前進,偶爾還會出現盤結交錯的樹根,讓人難以行走。
  「這邊的山路似乎還沒整理……」飯田微喘著氣說。
  「對啊。」她輕鬆地走在前頭。
  「我以為我們是來悠閒地度假……」
  「可是這樣更有趣不是嗎?」她回頭笑著說。
  「……嗯。」飯田抬頭看她,嘴巴認同,神色卻不是。
  慘了,失敗的約會行程。
  她想。
  不不,還不能灰心得太早。
  「再努力一下嘛,前面可以好好休息。」她伸出手摸摸飯田的頭。
  「好的。」飯田看起來又加滿了油。她慶幸自己的打氣還是有效的。
  空氣微熱而潮濕,又爬了二十分鐘左右,她們來到一片整理過的小平地,兩棵大樹之間懸著一個深綠色大吊床,吊床旁還有一個灰色的保溫箱,裡面裝了冷飲。這些當然也是她事先叫人準備的。
  她們拿毛巾把身上的汗水擦掉,接著就躺到吊床上喝飲料休息。
  吊床的架構讓她們的身體很自然地靠在一起,她不以為意。
  四周蟲鳴鳥叫,陽光從茂密的樹葉縫隙間散落,成了一顆顆小白點。涼爽的微風輕輕吹著,吊床微微晃動,身體很快就降溫了些。
  「這樣好舒服。」飯田放鬆地說。
  這令她覺得滿足。
  這可能是她第一次這麼認真談戀愛,她希望她不會搞砸一切。
  在飯田對她說『我愛妳』之後,她整理了好幾天,先是對無法回應的自己感到失望,然後又質疑自己是不是能夠繼續和飯田交往。她給不出飯田想要的東西,也許繼續交往就是繼續傷害,她不願意如此。
  可是分手了又如何呢?她不是放不下戀人關係,她怕的是分手後不得不面對的變異,她可沒遇過分手後還能當朋友的。就算飯田還願意和她當朋友,她也很難相信飯田有辦法正常地和她相處。
  設身處地地想,飯田肯定不想分手吧?
  她想要飯田開心,希望在她能力所及的範圍,能夠達到那最上限。
  飯田對她而言是特別的,或許無法用愛來解釋,可是她確定自己很重視飯田,不想要失去兩個人之間的連結,是非常穩固而堅定的想法。
  但是飯田那麼重視她八成是因為愛,如果沒有愛,殘存的情感是不是會脆弱地煙消雲散?如果沒有愛,誰才是會一走了之的人?
  所以她討厭飯田不能夠保證一直喜歡她,不能接受飯田不喜歡她,然而意外的是--那些不夠甜美的實話,卻也令她對飯田更加信任。
  她必須、也想要讓飯田繼續喜歡她。
  唯一解就是努力談戀愛。
  她牽起飯田的手,飯田卻猶豫似地過了幾秒才將她的手握住。
  有多少遲疑、質疑,她都不想管了,如果飯田拒絕她的示好,她就會一遍又一遍再端出來,直到消除所有的疑慮。

  兩人就這樣安靜地躺著過了二十幾分鐘,她看手機確認了一下時間。
  「該上路了。」她坐起身說。
  「……想再躺一會兒。」飯田沒有放開她的手,有些撒嬌地說。
  「回去再躺。」她摸了一下飯田的頭。「不然會來不及看夕陽喔。」
  「好。」飯田乖乖起身。
  看來似乎還挺喜歡被摸頭的。她想。
  她們重新補上防曬乳,繼續爬山。
  越後面的山路變得越加困難,有些地方甚至需要攀爬,小姬在前頭,在需要時回身拉飯田一把。
  路途辛苦,不過所幸穿的鞋子很好,兩人走了很久腳也沒有出現不適的症狀。
  大約又爬了一個小時,總算到達山頂。
  蛋黃般又圓又亮的夕陽就在眼前,飯田像是炫眼得受不了似地閉起眼精,深呼吸後再睜開。
  太陽正在緩緩地移動,天空很遠,雲朵好近,似乎就漂浮在頭頂,海面向她們展開,夕陽的光輝反射在海上,像一條閃耀的步道延伸過來。
  天空雲朵海面,皆覆蓋上鮭魚肉似的粉橘色以及橙黃色、藍色、紫色、靛色,並且還在隨著時間不斷地變換色彩,這是科技所無法複製的大自然絕妙的燈光秀。
  飯田久久盯著那畫面不能言語。
  她看著飯田被風景所感動的臉,心中十分快慰。
  「喜歡嗎?」她問。
  「非常漂亮。」飯田興奮地連連點頭。「謝謝前輩。」
  飯田說過,她的國家很少出現太陽。
  飯田還說,她的國家只有一種音樂。
  所以她想讓飯田見到更多感動的畫面。
  她還想讓飯田聽到更多感動的音樂。
  她很喜歡飯田。
  這她說得出口。
  不知道喜歡跟愛之間,又有什麼差別?

  日落之後不適合走下山,所以她們直接用超級跳回到登山口。
  用超級跳移動雖然快速,但消耗的熱量和走路一樣,身體其實不會比較輕鬆。
  飯田在回程車上累得直接睡著。
  也許是不太適應天氣的關係,所以戶外活動對飯田來說更加耗費體力。
  不過目標有達到,應該還算是個成功的行程。她想。
  回到別墅之後,她們就各自去洗澡。
  她洗澡比飯田快,短髮也很快就吹乾了,於是拿著手機到客廳。
  客廳的沙發底處可以拉開,變成一張大沙發床。她就躺在那上面玩手機。
  等到飯田出來時,她問飯田餓了嗎?
  「還不會,不過如果前輩餓了我們也可以吃。」
  「那我晚點再叫人來弄晚餐。」
  說完她展開手臂,拍拍沙發。
  「過來這裡。」她說。
  於是飯田走過去坐在她手掌附近,一條手臂遠的地方。
  「不,我是要妳躺這裡。」她拍拍自己的手臂示意。
  飯田帶著懷疑的眼神盯著她一會兒,最後還是屈服地靠過去枕著。
  她們正躺著,臉朝向天花板,沒有看著對方。
  雖然和躺在吊床時的姿勢沒有相差太多,氣氛卻不若那時自在。
  保持著這個姿勢過了十幾秒後,飯田先打破靜謐。
  「前輩……」
  「嗯?」
  「其實前輩不需要太刻意……那樣的話我反而會覺得有點不習慣。」
  「我沒有刻意啊。」
  「但前輩以前不會做這些事……」
  「我就只是現在想這麼做而已。」
  「我也不知道前輩這麼說,是不是其實是在安慰我。」
  她感覺像吃歐姆蛋時突然咬到蛋殼碎片似地焦躁起來。
  「如果是刻意的話,妳就不喜歡嗎?」
  「……我不知道。」飯田低聲說。
  「妳不知道?」
  「只是……」飯田欲言又止。
  「只是什麼?」她追問。
  「只是……如果我不能分辨的話,會有種好像受騙的感覺。」飯田像是走在敵方墨裡,舉步維艱。
  她不耐地用鼻子噴了一下氣。
  「就算我是為了討好妳,那也是我想做的事啊。」
  「為了討好別人而做的事,不能說是自己想要做的事。」飯田明確地說。
  「那妳又如何?」她把臉轉向飯田,瞪著飯田的側臉。「妳做哪些事是為了討好我?現在全都不可以了,妳辦得到?」
  「……我辦不到。」
  「妳辦不到,因為妳需要做那些事來跟我維持戀愛關係?」
  「對。」
  「所以,就算我在討好妳又有什麼關係?談戀愛難道不就是在互相討好嗎?」她用強硬的語調說。
  她不明白,難道她和別人不一樣,她的努力就要被否定?沒有同等情感,就算付出也是欺騙、是謊言?
  「……那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飯田聲音有些虛弱地說。
  「其他部分呢?妳要教我什麼是愛嗎?」她氣急敗壞地說。
  飯田忽然轉向她,將她的身子抱住。
  她愣住了,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飯田一語不發,好像很痛苦似地抓緊她。
  「妳怎麼了?」她擔心地問。
  飯田維持著那姿勢一動也不動,身體變得僵硬,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她只好用手在飯田的背上慢慢撫順著。
  過了一會兒後,飯田的身體才終於有了微弱的呼吸起伏。
  「對不起……」飯田以勉強擠出似的聲音說。
  「沒事,不用勉強說話。」她摸著飯田的頭安慰。
  飯田緩慢而深長地吸了一口氣,調整好呼吸的頻率。
  「……我沒事了。」飯田慢慢鬆開手,臉上還殘留一點冷汗。
  「剛剛是怎麼了?」
  「突然覺得無法呼吸……偶爾會這樣。」飯田輕描淡寫地說。
  「偶爾會這樣?我怎麼沒見過?這很嚴重吧?是不是要看醫生?」她連珠炮似地問。
  「沒事的……不是什麼生理疾病,前輩不要擔心。」飯田安撫地說。
  「妳怎麼知道不是生理疾病?」她擔憂地說。
  「這只是情緒影響到身體的短暫現象……總之請前輩不用擔心。」
  確實聽說過有的人會這樣子,不過她從沒親眼見過,真的嚇了一跳。
  「對不起,是因為我剛剛太激動了?」
  「不,是我自己的問題。」飯田慌忙說。「……但前輩如果能不生氣就好了。」
  「嗯,不生氣了。」她無奈地嘆口氣。「抱歉,我想我是在遷怒。」
  「……遷怒?」飯田困惑地看著她。
  「大概是搞不懂愛情這件事,讓我很煩躁。」她老實說。
  「就算是這樣也沒有關係……請不要勉強自己。」
  「明明就有關係啊,而且妳這麼勉強自己,憑什麼叫我不要勉強自己?」
  「……因為我即使勉強自己,也不會改變喜歡前輩的這件事。」
  她不禁諷刺性地乾笑一聲。
  「妳今天才說妳不能保證這件事。」
  飯田直視著她的眼,一臉不甘心的模樣,卻又將想反駁的話含在嘴裡。
  「怎樣?說不出話了?」她一邊笑著一邊伸出手逗弄似地捏住飯田的兩邊臉頰。
  「不是說不出話,是不想說。」那雙綠眼睛難得一點也沒有要屈服的意思。
  「好吧。」她把手放開,也不確定自己在好吧什麼,她只是被飯田堅決的眼神逼退了。「不如妳告訴我,愛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飯田安靜下來,對這個問題很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兒。
  「前輩對音樂是什麼感覺?」
  她想了一下。
  「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東西。」
  「嗯。」飯田點點頭。
  「這樣就是愛嗎?」她挑起短眉毛,懷疑地說。
  她當然熱愛音樂,但她不太相信這和愛人是同樣道理。
  「我認為那是其中一種解釋。」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愛飯田吧。
  她想著,但沒有輕率地說出口。
  「那對妳來說呢?愛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她又問。
  飯田轉開視線,沉默地思索了幾秒。
  「我的答案……前輩恐怕不會喜歡,所以不要知道比較好。」
  「我要聽。」她堅持地說。
  「但前輩可能會不高興……」
  「我現在就要不高興了。」她以威脅的口吻說。
  飯田的八字眉徹底曲折成一個委屈的樣貌,最後終於以一聲嘆息妥協。
  「對我來說……」飯田低著臉,艱澀地開口。「……是明知會痛,卻還是不想離開。」
  這算是什麼愛的定義?一點也不美好。
  她感到陣陣不平和酸楚。
  這段時間以來她給飯田的是什麼啊?她已經一點也搞不懂了。
  她很差勁嗎?很失敗嗎?只是讓飯田痛苦嗎?
  不行,她必須阻止自己再這樣想,因為這只會讓她想和飯田分手。
  那是飯田絕對不想要的。
  飯田擔憂地看著她。
  為什麼她在想什麼飯田好像都能知道呢?
  她安慰地將手放在飯田的頭上。
  沒事沒事,她不會就這樣逃走。
  她的決心才不只那麼一點。
  當飯田的表情稍微安心下來時,她忽然想要擁抱、想要親吻飯田,她不知道這究竟是疼惜的心情或其他的什麼。
  「想親吻一個人是愛嗎?」她望著飯田說。
  飯田迎視著她的目光,神情有些侷促,好像被這突然冒出的問題嚇到了。
  「……也許是愛的其中一種表現方式。」
  「也可能不是愛?」
  「嗯,也可能不是。」
  「那可能是什麼?」她稍微接近飯田,近到能看得清楚飯田濃密的睫毛。
  「我不知道,可以有各種動機。」飯田嚥了一口唾液,她彷彿能聽見那道緊張的聲響。
  她再靠近一點的時候,飯田表情有點緊繃地把眼睛閉上了。於是她吻了一下飯田的嘴唇。
  她的胸口彷彿瑟縮了一下,再緩緩綻開。
  奇怪的幻覺。
  但那感覺很好。
  或者比很好再好一些。
  她看著飯田,然後飯田也慢慢張開眼與她對視。
  「……我不知道我有什麼好在意前輩是不是在討好我,反正我還是會開心。」
  她感到心跳的速度變快了,不知道是不是剛剛的幻覺害的。
  「……而且前輩想要繼續被我喜歡。」飯田像是重複播放音檔,確認似地說。
  聽起來實在很彆扭。很像聽到自己走音那樣難為情。
  不過,沒有錯。
  「嗯。」她輕聲應道。
  飯田伸出一隻手摸她的頭髮,動作柔和地把她耳邊的頭髮塞到耳後,指尖輕輕地摸她的耳朵和臉頰。
  她用鼻子深深吸氣,不確定自己為什麼感到緊張,即使她覺得被飯田觸摸是舒服的。
  「前輩有點緊張?」
  她略微尷尬地抿了一下嘴唇。「大概吧。」
  「為什麼?妳從來不緊張。」飯田用著柔軟的聲調說。
  「我怎麼知道。」她才是全世界最困惑的人吧。
  還有『前輩』這個敬稱到哪兒去了?
  「不討厭我這樣子碰妳嗎?」
  「不討厭。」她說,然後又補充。「應該說,挺喜歡的。」
  飯田因此而露出了非常滿足的笑容,她感覺全世界的小鳥可能都在替飯田歡欣鼓舞了。
  「不懷疑我是在討好妳嗎?」她忍不住說。
  「不懷疑。」
  「為什麼?」
  「因為看得出來。」飯田說。
  她的臉像被賞一巴掌似地火辣,想反駁卻又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回嘴。
  「想要被我摸其他的地方嗎?」飯田的手掌貼在她的臉頰上。
  好光滑的觸感。她想。
  可是要她說想要,實在好難啟齒。
  「說『想要』,對前輩來說是一件有點困難的事吧?」
  她瞪著飯田不說話,默認了。
  而且她不懂為什麼這時候敬稱又出來了?
  「可是前輩想要被我喜歡。」
  拜託不要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她在內心痛苦地斥責。
  「所以可不可以試著對我說『想要』?」飯田請求道。
  她好像醒悟到自己為什麼緊張了,大概是因為飯田態度的轉變。
  是哪一句話,哪一秒鐘開始的呢?她現在想不起來了。
  只感覺有如身上一塊軟肋被鮭魚給咬住了,沒有人可以救援,她唯有自己開口才能脫離這個困境。
  「……想要。」
  她說起話來像個初學語言的嬰兒。
  可是當飯田對她笑,當飯田的大拇指撫摸到她的下唇時,她意識到她說出的似乎不只是語言,還是慾望。


滬Alfen

【噴射戰士/Splatoon2】08.天真的章魚(姬飯)


圖源

官圖超可愛~~
姬飯一起去旅行吧!!>///<
(幫文章包糖衣((


※本篇內含馬鈴薯的插圖唷<3


08.天真的章魚

  小姬消沉了幾天,讓她很意外。
  她以為她才是該消沉的人。
  對於小姬她不知道要安慰什麼,她不明白小姬的思維,暫時也沒有心力去體諒,所以只能在和小姬互動的時候,盡可能裝作事情沒發生過。
  連續幾天她們都沒有提起那件事,安靜,陰鬱,擁抱各自的烏雲。

  這一天,她和小姬一如往常搭著潔淨到發亮的白色禮車去工作,她看著窗外風景,車子開過熟悉的街頭,卻在意料之外的地方拐了彎。
  「嗯?」她轉過臉看向小姬。「前輩,我們不是要去錄廣播節目嗎?」
  「接下來三天的通...


圖源

官圖超可愛~~
姬飯一起去旅行吧!!>///<
(幫文章包糖衣((


※本篇內含馬鈴薯的插圖唷<3


08.天真的章魚

  小姬消沉了幾天,讓她很意外。
  她以為她才是該消沉的人。
  對於小姬她不知道要安慰什麼,她不明白小姬的思維,暫時也沒有心力去體諒,所以只能在和小姬互動的時候,盡可能裝作事情沒發生過。
  連續幾天她們都沒有提起那件事,安靜,陰鬱,擁抱各自的烏雲。

  這一天,她和小姬一如往常搭著潔淨到發亮的白色禮車去工作,她看著窗外風景,車子開過熟悉的街頭,卻在意料之外的地方拐了彎。
  「嗯?」她轉過臉看向小姬。「前輩,我們不是要去錄廣播節目嗎?」
  「接下來三天的通告我全推掉了。」
  「欸?」她詫異地盯著小姬。
  「妳放心,我都處理好了,有錢隨便都找得到人代替。」
  她好像應該要放心下來,可是她沒辦法。
  「不,問題是為什麼要把工作推掉?」
  「妳待會兒就知道了。」
  她完全無法推測小姬在打什麼主意,眼看車子遠離熱鬧的街道,一路向城外行駛,最後竟來到碼頭。
  「下車吧。」小姬說。
  下車?這裡?她不能再更驚訝了。
  「我們要去哪?」她走進烈日下,瞇起眼看著海水波光粼粼地搖晃著,好幾艘船整齊地停靠在岸邊。
  「我爸買的一座小島。」
  喔,原來爸爸有買一座島。
  還有什麼值得驚訝?
  「為什麼?」她接著又問。
  「散散心啊。」
  小姬主動把手朝著她伸過來。
  小姬幾乎沒有對她主動過,而且她也有幾天沒有牽這隻手了,她以為自己應該會迫不及待,甚至欣喜若狂,然而卻意外地,只是胸口一股窒悶。
  她牽著小姬的手時才想到了為什麼--因為她不喜歡這被彌補的感覺。

  中型的遊艇上沒有其他人。
  她本以為會有人負責開船或招待,但似乎一個人都沒有。
  「只有我們?」她問。
  「是啊,飯田比較喜歡和我獨處不是嗎?」
  而她居然高興不起來。
  如果是再早一點就好了。這種貼心的話語。
  船艙裡備有香檳,小姬幫她們各自倒了一杯,她喝了一口,冰涼而香甜,十分美味。
  她想小姬都這樣用心安排了,她真的應該打起精神。
  「來吧,飯田。」小姬向她招招手,往深處走,最前方就是駕駛座。
  駕駛座有兩個座位,外側靠窗的座位前面有船舵,裡側座位的前面則是儀錶板。
  「想學開船嗎?」小姬說。
  「欸?前輩會開船嗎?」她驚訝地說。
  「會喔。」小姬露出有些得意的神情說。
  「該不會也會開飛機吧?」她半開玩笑地說。
  「會啊,雖然還不是很熟練,不過覺得很好玩。」
  她一直在學著不花費心力去吃驚了。
  如果有那個背景優勢,有什麼理由不去多方嘗試呢?她試著把這視為理所當然。
  即使如此,這樣的小姬還是不會騎腳踏車,一旦拆了輔助輪就會翻車。
  正因為太富有,反而產生了這種荒謬又可愛的對比。
  思及此處她不禁笑了。
  「妳有興趣的話,下次我們再去開飛機。」小姬笑著說。
  她們還有下次、還有以後。
  當然。

  船在蔚藍的海面上平穩地行駛,天空偶爾飄著幾片雪白的雲朵,天氣非常好。
  她很快就學會了駕駛。掌握著船舵馳騁的感覺很舒服,身為一個機械迷能夠操縱到新的機械自然也相當開心。
  「喜歡嗎?」小姬坐在她身旁,邊喝著香檳邊看著她。
  「很喜歡,謝謝前輩。」她看向小姬,微笑著說。
  「那就好。」小姬也笑說。「船的最上面也有駕駛座喔,在那裡開船又是不同的感覺。可是現在太陽很大,飯田還是先別出去比較好。」
  她感到一股密密麻麻的輕微刺痛,像是劇烈的雨打在身上。
  她勸自己別細想這些貼心,如果還希望能保持笑容。
  教學已經結束,但小姬說還不急著去島上,她們就開著船隨意兜兜風,船艙裡有冷氣,有音樂,就是沒有人說話。
  這種時候,真的會讓人覺得音樂很重要。
  她故作輕鬆地開船,假裝沒有注意到小姬的安靜。
  在兩人之間那帶有份量而汙濁的沉默像在等待著什麼,她不想知道。
  她什麼也沒想地繼續開著船,不知道她們在哪裡,也不知道她們要去哪裡。
  當周圍一點標的物都沒有,到哪裡都一樣。
  良久之後,小姬終於開口。
  「我以為飯田會很難過。」
  以前別人會跟她說,身為一個士兵,她的情緒波動太大了。
  脆弱是被譴責的。
  所以如果想要哭,她會盡可能忍到只有一個人的時候。
  相較之下,烏賊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他們在表達情緒是如此直率,以至於相處久了,她多少也受到感染,模仿、學習著如何更自然地表現自己。
  可是想要自我保護的時候,她終究還是回歸成最原本的姿態。
  「要是前輩回應我,我恐怕會覺得意外吧。」
  她不難過,因為那是預料之內的事。
  她才不要承認她很難過,她才不要承認自己有錯誤的期待,她才不要承認是自己把美夢戳破。
  她才不要承認她臉上笑了,心裡卻快崩潰了。
  她不要這樣。
  「我希望我能夠回應妳。」小姬說。
  這種說法,代表著多麼決定性的--兩人之間的情感差異。
  因為感情對她來說可不是希不希望,僅僅是不得不。
  「前輩……回應過其他人嗎?」
  她終於、終於,在沉痛的絕望之後能夠獲得一丁點的冷靜來提出這問題,而不是被忌妒掐著不願面對真相。
  「沒有。」小姬說完,若有所思了幾秒,於是又補充。「我也許說過,但卻不是真的那個意思。」
  「那麼……前輩以前有過這種想法嗎?希望能夠回應誰。」
  「有。」小姬點了一下頭。「以前大概覺得,如果我能夠回應的話,可以省去一些麻煩吧。」
  麻煩。
  麻煩。
  麻煩。
  這個詞令她心頭一震。
  小姬話還沒說完,她已經覺得眼前一片黑。
  「可是對妳不太一樣。」小姬看著她說。
  這個話題會行進到哪,她所懷抱的只剩恐懼。
  她無法再擁有期待了,因為期待需要勇氣。
  可是話已至此,又怎能喊停。
  「……怎樣的不一樣?」
  光是說這句話她就覺得耗盡了全身的力氣。
  她希望她不必問,希望她的聲音沒有傳送出去,或者中途在哪裡被截斷了。當然這些並沒有發生。
  「就只是……很想要回應妳的期待而已。」小姬很努力地、顯得有些彆扭地說。
  可是她笑不出來,她不知道這能代表什麼,如果小姬是她所認為的那個樣子,那『想要』又能夠改變什麼。
  她說不出任何字句。
  沉默覆蓋再覆蓋,引擎聲卻聒噪的令人心煩。
  「嘿,飯田。」小姬說。「為什麼妳不會要求更多呢?」
  「什麼意思?」
  「大家都喜歡要求啊,說我不應該怎樣,說情侶應該要怎樣怎樣的。」
  所以那些人不在了。她想。
  「難道前輩會想要那樣嗎?」
  「我覺得很奇怪啊,只有妳不那麼做。」
  「可是前輩不喜歡被要求吧?」
  有一種莫名的焦躁感在她腦裡迅速地擴張、亂竄。
  「如果是飯田的話,也許可以吧。」
  那股焦躁在確認了討論的走向後,終於變成了憤怒的情緒。
  「拜託前輩不要給我機會做那些妳會討厭的事。」
  她還來不及分辨那個憤怒到底是向著小姬還是向著自己,下一刻就又變得氣餒、難過。
  「拜託前輩不要讓我以為我可以那麼做。」
  她討厭小姬輕率的許諾,她討厭看似美好的陷阱,她害怕改變小姬,也害怕小姬想為她改變。
  不知道移動的話會走到哪,也許往前一步就是懸崖,只有學著接受現況才是最安全的解法。
  「我不想給前輩帶來困擾。」
  這是她一個人的課題。她不需要小姬委屈自己。
  「我知道妳對大家都很客氣,可是對我也不能撒嬌的話,妳要對誰撒嬌呢?」
  對於她尖銳的反應,小姬一點也沒退讓,反倒毫不抗拒地將那些針刺捧在手裡。
  她不明白為什麼小姬總能自然而然地說出那些溫暖的話,總是能輕而易舉地進入她的心房,觸碰到她最柔軟脆弱的地方,讓那些堅持變得無謂。
  讓她很容易感動,很容易想哭。
  小姬把船的油門關掉,排檔打到空檔,於是船漸漸慢了下來,在海上緩緩漂浮。
  「過來。」小姬向她張開雙臂。
  她根本不可能拒絕靠進小姬的懷抱裡。



  「對不起……」她抱緊小姬。「是我太激動了,因為我不願做任何可能失去前輩的事。」
  害怕。
  好害怕。
  覺得腦子像被蛀空的樹木,再敲一下就會凹折碎裂,已經完全不能冷靜地思考了。
  「飯田,我很喜歡妳,我不想要妳難過,也不想要和妳分開。」小姬的手輕輕摸著她的頭。「所以我會努力,總有什麼事情是我可以做的吧。」
  「我也很喜歡前輩……真的很喜歡。」
  她多想不停不停地訴說,把那些喜歡一股腦地全倒出來,那麼或許她就能感到輕鬆、解脫。
  可是如果天秤兩端的重量如此不同,過多的承載就是一種破壞。
  每次她都得警惕自己,收一些、再收一些,費盡心思地去追求安定的平衡。
  「飯田。」小姬鬆開手,拉開一點距離看著她的臉。
  「嗯?」小姬正經的態度,讓她又是疑惑、又是緊張。
  「我如果一直是這樣,妳還會喜歡我嗎?」
  她愣了一會兒。沒想到是這樣的問題。
  她可以說謊,可是她不認為小姬會喜歡她說謊。
  也許小姬分不出謊言,也許分得出。
  她不願冒險。
  「……我不能夠保證這種事。」她以平穩的語氣,誠實地說。
  「那可不行。」
  「什麼?」她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
  「我不能接受妳不喜歡我,至少現在不行。」小姬明確地說。
  單論現在,她的愛就是海水全蒸發了也不可能收回。
  可是她保留著故意不說。
  「為什麼前輩在意這個?如果無法真的喜歡上誰,還在意會不會被誰喜歡嗎?」
  「不行嗎?這又沒有衝突。」
  她注視著小姬,感到無比的意外。
  簡直像海水在眼前被劈開似的驚奇。
  「這樣很自私嗎?」小姬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起來。
  想把無法愛人的小姬留在身邊的自己,恐怕是沒資格說什麼。
  既然都是在追求彼此的感情,聽起來倒是很公平,可能還比以往更樂觀一點點也不一定?
  不過,究竟能不能樂觀看待這件事,她還是持保留態度,戴著頭盔、穿著防護衣,慢慢觀察好了。
  「……我覺得沒問題,大概。」她不敢肯定地說。
  「飯田,妳是我唯一坦承這件事的人。」
  「嗯……為什麼呢?」
  「因為我覺得別人大概無法接受,可是妳在我說出口之前就察覺到了,而且依然試著去接受這樣的我。」
  這段話的前半沒有問題,可是她對後半的解讀卻有些不同。
  與其說她是試著去接受,她更覺得自己想要去理解和喜歡小姬,是一種不能夠控制的欲望和衝動。
  「因為這樣,所以前輩認為我有繼續嘗試的價值嗎?」
  「當然不是。」
  「嗯?……那是為什麼?」她困惑地問。
  「當然是因為我很喜歡妳啊。」小姬那雙淺金色的眼睛,在說肯定的話時總顯得特別閃耀。
  她認為這種回答實在是很危險。
  不過,沒有問題。
  就算砸破她的頭盔,融掉她的防護衣,因此而死掉也沒有問題。
  天真的章魚就算落得如此下場,也是心甘情願,剛好而已。

靈鼠
最近台灣在紅姬飯……我也不知道...

最近台灣在紅姬飯……
我也不知道啦其實XDD但是糧真的很多
所以被慫恿的塗了一張~
感謝大家留言,我都有看到
只是因為不太敢開老福所以錯過了最佳回覆時間,我之後會盡快!😳

最近台灣在紅姬飯……
我也不知道啦其實XDD但是糧真的很多
所以被慫恿的塗了一張~
感謝大家留言,我都有看到
只是因為不太敢開老福所以錯過了最佳回覆時間,我之後會盡快!😳

滬Alfen

【噴射戰士/Splatoon2】05.最愛的後輩(姬飯)



  圖源

  抱著最愛的前輩靠枕<3
  兩個人究竟會走到哪去呢~~~
  作者也不知道((

  吃下我高糖的每一篇!

  05.最愛的後輩

  那天飯田到她家,兩人各自創作詞曲。
  她本來就是一個專注力低落的人,往往歌詞寫沒幾分鐘就會開始滑手機、吃零食或者喝飲料,甚至站起來走一走跳一跳,有各種事情可以讓她分心。
  飯田則和她完全不同,可以幾個小時都一語不發,專注地投入創作。
  然而今天飯田卻頻頻出神,偶爾會看向她或窗外,琴鍵彈出來的聲音完全不成調子,聽得出並沒有用心在那上面。
  「如果累了就別寫了。」她躺在地上,枕著飯田標誌的靠枕玩手機遊戲。
  那靠枕是她們之前辦小型演唱會時,公司替她們兩人設計的...



  圖源

  抱著最愛的前輩靠枕<3
  兩個人究竟會走到哪去呢~~~
  作者也不知道((

  吃下我高糖的每一篇!



  05.最愛的後輩

  那天飯田到她家,兩人各自創作詞曲。
  她本來就是一個專注力低落的人,往往歌詞寫沒幾分鐘就會開始滑手機、吃零食或者喝飲料,甚至站起來走一走跳一跳,有各種事情可以讓她分心。
  飯田則和她完全不同,可以幾個小時都一語不發,專注地投入創作。
  然而今天飯田卻頻頻出神,偶爾會看向她或窗外,琴鍵彈出來的聲音完全不成調子,聽得出並沒有用心在那上面。
  「如果累了就別寫了。」她躺在地上,枕著飯田標誌的靠枕玩手機遊戲。
  那靠枕是她們之前辦小型演唱會時,公司替她們兩人設計的限量商品。飯田囤了好幾個她的標誌抱枕,連在公司和她家都各放了一個。
  飯田說到哪都想抱著,可是帶著又怕弄髒。
  那時她疑惑飯田到底是有多喜歡那個抱枕設計?雖說觸感確實是挺不錯的,但也不至於如此吧?可能飯田也有什麼娃娃依賴症,要抱著娃娃才會覺得安心。
  回想起來自己確實是有點遲鈍。
  然而後知後覺再一笑而過乃是烏賊本色,她可不覺得羞恥。
  想到這一點就會覺得飯田實在很不像烏賊,嚴謹又認真,對許多事都耿耿於懷,她經常覺得飯田要是能更放鬆就好了。
  「謝謝前輩,但我還不累。」飯田微笑著說。
  「妳就算累了也不會承認。」她從手機螢幕後抬起視線看飯田。「別把自己逼太緊,那不見得會讓妳寫出更好的曲子。」
  「前輩說的是。」飯田嘴上這麼說,表情卻絲毫沒有鬆懈下來的樣子。
  「過來這裡。」她對飯田招招手。
  於是飯田抱著靠枕走到她身旁坐下。
  「吃點洋芋片。」她把零食遞給飯田。
  飯田依言拿了一片起來吃。
  「喝點果汁。」她把杯子遞給飯田。
  飯田也依言喝了一口。
  「好點沒?」她問。
  「好多了。」飯田微微一笑。
  總覺得不對勁。
  「還不夠,多吃點。」她把整包零食塞到飯田手上。
  「好的。」飯田雖然乖乖聽話,但那慢條斯理的動作,多少顯得有些意興闌珊。
  有時候,飯田不會主動說,但就是散發著一股『求妳問』的氣氛。
  「還缺什麼?」她挑起眉毛問。
  飯田頓了一頓,支支吾吾。
  「……我想要更了解前輩。」
  對於飯田這麼說,她感到很意外。
  即使認識的時間不算很長,但她認為飯田現在已經是身邊最了解她的人了。
  「想知道前輩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妳不是都知道嗎?」她理所當然地說。
  「不是指喜歡在高處俯視別人或是討厭自動門不會打開這種事……」
  「不然呢?」
  說完之後,她才意識到大概是哪方面的事。
  不過,還是讓飯田自己提出好了。
  「……是戀愛方面的事。」飯田說。
  不出所料。
  「我並不是有所不滿,只是因為不能夠得到答案,所以有點不安。」飯田接著又說。
  當飯田摸她的頭髮,當飯田親吻她的臉,飯田問她喜歡或討厭這樣嗎?
  她總說無所謂,妳開心就好。
  開心就好--她以為這是她能做到的最好了。
  「希望前輩以不感到困擾為前提回答我就好了。」
  這種事情,要說無所謂是無所謂,要說困擾--或許也真的一直都是困擾吧?
  譬如說,她知道飯田是性感的,是雙人組中的性感擔當,可是她對所謂的『性感』似乎沒有任何感覺,對任何人都是。
  在人跟人的肢體接觸上,她也沒什麼慾望。
  不過,不清楚她怎麼想的人,頂多也只是覺得她比較被動吧?
  「好啊。」她故作輕鬆。
  可是飯田和其他人遠遠不同,她知道飯田有多敏感多聰明,可不得不繃緊神經回答了啊。
  「那前輩……嗯……有什麼不喜歡的肢體接觸嗎?」飯田態度謹慎地問。
  「我不喜歡別人摸我的頭。」因為那好像在強調她的矮。
  飯田嚇了一跳。「我不會摸前輩的頭吧?」
  「喔,我不是說妳啊。」她意會過來。「和妳的話,一件討厭的事都沒有喔。」
  「……這是因為前輩特別包容我?」
  包容?為什麼會這樣想呢?很多時候她明明說的就是好的意思,飯田卻可以往負面的方向思考,她覺得好奇怪。
  「既然不討厭的話,就不是包容吧?」
  「可是……嗯……」飯田又開始欲言又止。
  「可是什麼?」她直問。
  「可是……也並不是喜歡?」
  對於這個,她沉默了一下。
  「是喜歡吧。」她說。
  看著飯田依然沒有舒緩下來的雙眉,她想,啊--可惡,飯田果然不會因此滿意。
  可是她不懂得說謊啊。
  「妳可能不太能理解,我也不確定該怎麼解釋……」她苦惱地說。
  「我能理解。」飯田說,接著又像是怕太過自以為是而小心地補充。「……大概理解。」
  能理解?連她自己都不太理解的事情?
  也許真的能吧,因為飯田的腦子很好。
  況且不管理不理解,她知道飯田確實包容--或者說能接受她和別人的不一樣,光是這樣就很值得慶幸了。
  「我只希望前輩要是不喜歡能告訴我,因為我不想做出會讓前輩討厭的事。」飯田誠懇地說。
  「這麼配合我,會不會太辛苦?」她刻意問。
  有的人,姿態太卑微,會顯得討厭。
  有的人,太過討好,會顯得造作。
  「這個我想都沒想過。」飯田好像連自己都顯得有點意外似地說。「和前輩在一起就很快樂,只想著要怎麼一直保持下去而已。」
  飯田的特別之處在於,不會刻意用那些粗糙的手法和情緒,來博取她的同情。
  不會綁架她的情感,要求回饋。
  多難得遇見這樣的人,她願意為飯田再次淌上感情這攤渾水,可不是沒有理由的。
  「我也有些疑問。」她說。
  「請說。」
  「飯田很喜歡那些事嗎?」
  「哪些事?」
  「就是牽手,擁抱,之類的肢體接觸。」
  「喜歡。」飯田毫不猶豫地說。就連這樣說的時候,語氣都透露著一股愉快的氛圍。
  「那個--」她帶著好奇,卻又莫名無法順利地說出口。
  「哪個?」飯田疑惑地問。
  她雙手手指併攏,向前比了一個自己也不知道在幹嘛的手勢。「交配也是嗎?」
  飯田看著她的手勢安靜了幾秒。
  「我比較習慣說『性愛』。」
  「喔,隨便啦,一樣的意思嘛。」
  「嗯……那個,也喜歡。」
  她不禁想--這個世界上,是不是沒有不喜歡交配的人啊?
  「飯田果然有經驗啊。」
  「啊,我畢竟也快要十八歲了。」
  快要十八歲又如何?她挑起一邊眉毛。
  飯田看懂了那表情,於是有點著急地解釋:「在我們國家,大部分的人在十五歲之前就有經驗了……」
  十五歲?烏賊可是到十四歲身體才生長完全欸,這不是有點匆促嗎?
  「我……我本來以為想跟喜歡的人做那些事是很自然的……」飯田說話時手指有些侷促不安地揉著抱枕,雙眼仔細地觀察著她的神情。「但我現在不太確定……是因為前輩是特別的,又或者……」
  又或者?
  她在等待飯田把話說完,但話語要成形似乎變得艱難,她注意到飯田嘴唇微小的顫抖,最後放棄地垂下頭。
  「我不知道……我希望前輩是特別的。」
  她無法體會太複雜的情緒,無法猜測飯田未說出口的想法。
  她只知道飯田此刻相當沮喪,所以伸手揉了揉飯田的頭。
  「妳想要怎麼樣,我們就怎麼樣,好不好?」她說。
  飯田把臉鑽進她的肩窩裡,埋藏住表情。
  「……前輩……和別人做過嗎?」
  她愣了一下,笑說:「知道這個要幹嘛?」
  飯田的雙手轉而摟抱住她的腰。
  「……前輩知道忌妒到想死的感覺嗎?」飯田變低的嗓音聽起來像是種埋怨。
  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在這種時候感到愉悅。
  「是很痛苦的感覺嗎?」她的手指輕輕捲起飯田細滑的頭髮,那觸感很好。
  「並不只是那麼單一的感覺。」
  「那是怎麼樣?」
  「有點像自己是一條毛巾,被使勁地扭轉,擰乾,感覺整個人都變形了似的。」飯田停頓了幾秒,接著又說:「可是也有忌妒的時候,想著前輩就在我身邊,反而覺得加倍的幸福。」
  「喔。」她覺得很有趣地笑著。「所以不做也沒關係?」
  她感覺後腰上,飯田的手指相當掙扎似地揪緊了她的衣服。
  「沒關係。在前輩也想要之前,我什麼都不會做。」
  這樣的前提,她可不敢保證要等到什麼時候。
  「可是現在不要,之後我不一定會答應妳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喔。」她故意試探著說。
  她再一次感受到上衣被飯田拉緊。
  「前輩再怎麼壞心眼都無法動搖我的決心。」
  她忍不住開心地笑了。
  體貼,聰明,意志堅定。
  真不愧是她最愛的後輩。

滬Alfen

【噴射戰士/Splatoon2】04.理性的勝利(姬飯)


  圖源


  我的文跟官糧一樣甜死了<3<3
  寫姬飯時覺得角色心理轉換的落差很大((

  附帶一提我寫這篇就是私設是Shark Bytes (Off the Hook)這首歌的由來,
  感謝飯田情色的唱腔給我靈感(X

  04.理性的勝利

  交往其實並沒有讓小姬有太大的改變。
  依然會在約會的時候遲到,會一時興起就擅自更改行程,會因為沉迷打電動而一整天都忽略她傳的訊息。
  小姬會說對不起,然後下次還是做一樣的事,讓人搞不懂是不是真的有放在心上。
  小姬經常只想著自己的事,這種我行我素的性格有時真的讓她相當困擾,但她倒也不想要去改變小姬。
  並不是說不希望小姬有所改變,而是不想要由自...


  圖源


  我的文跟官糧一樣甜死了<3<3
  寫姬飯時覺得角色心理轉換的落差很大((

  附帶一提我寫這篇就是私設是Shark Bytes (Off the Hook)這首歌的由來,
  感謝飯田情色的唱腔給我靈感(X



  04.理性的勝利

  交往其實並沒有讓小姬有太大的改變。
  依然會在約會的時候遲到,會一時興起就擅自更改行程,會因為沉迷打電動而一整天都忽略她傳的訊息。
  小姬會說對不起,然後下次還是做一樣的事,讓人搞不懂是不是真的有放在心上。
  小姬經常只想著自己的事,這種我行我素的性格有時真的讓她相當困擾,但她倒也不想要去改變小姬。
  並不是說不希望小姬有所改變,而是不想要由自己做些什麼主動去改變小姬。
  她喜歡小姬,就因為小姬是小姬,而不是因為她提出要求,勉強自己成為某種樣子的小姬。
  小姬會因為交往改變也好,不改變也好,小姬變成什麼樣子,她就會喜歡那個樣子。
  也就是說,無論如何,要調適的只有自己這一邊而已。
  用理性來談戀愛。
  就像她過去做好的任何事情一樣,保持理性又不失熱情,永遠都是最佳解。
  說得好聽。
  她其實經常在討厭自己難以抑制的忌妒,討厭自己想要束縛對方的想法。
  擾人的感性。
  要是知情的人肯定會懷疑,難道這樣自我約束就能談一場成功的戀愛?
  數據分析--小姬在這世界上最喜歡的人是誰?
  八成是爸爸。
  因為小姬最常提起的人就是爸爸,而且提到時總是笑容滿面的。
  她也明白小姬為什麼這麼喜歡爸爸,很簡單,因為他從不限制小姬,他讓小姬為所欲為。

  「如果沒有姬前輩,我就無法站在這裡,真的很謝謝前輩。」
  在頒獎典禮的舞台上,她答謝了許多人,最後說到小姬。
  她的致詞本該在這裡收尾,但那時候她們正好對視著彼此,她頓了一頓,情不自禁笑著補上一句:「我最喜歡前輩了,希望我們能一直這樣下去。」
  小姬的臉部表情凝滯了幾秒,旋即浮現少見的不自在,似乎沒預料到她會突然這麼說。
  下台後她開始後悔自己是不是不該多嘴,連手都不敢牽了。
  「那個啊,」小姬走在她前頭,忽然開口說。「在台上作出告白似的發言,實在是很白癡。」
  「……對不起。」她立即道歉。
  因為一時衝動,想著這麼說的話,也許其他人會自重一點不要太接近前輩也不一定。
  微弱的宣示主權。
  然而被宣示的人肯定沒發覺她的意圖吧。
  「也不用道歉啦。」小姬回頭看她,她才注意到小姬的臉頰有點紅。「只是覺得有點彆扭而已。」
  ……喔!原來這會讓前輩感到害臊嗎?真是意想不到!
  她一下子又輕飄飄地雀躍起來,前一秒的煩惱煙消雲散。
  「而且不必說得好像都是我的功勞一樣,如果沒有妳我也無法站在那啦。」小姬又說。
  受到了肯定讓她信心大漲,她笑瞇瞇地靠上去,親暱地彎下腰挨近小姬的側臉。
  「那麼……在後台提到的事?」
  小姬思考了幾秒後說:「我得回家拿衣服。」
  「穿我的衣服就好了。」她滿臉堆歡,順勢牽起小姬的手。
  「那能看嗎?」小姬皺著眉頭說。
  「只有我看而已啊。」她彎起唇角,愉快地說。
  「妳因為這樣而開心也很白癡。」小姬仍皺著眉頭,手卻將她牽緊。
  她不知道如果連這個都不足以開心,那人生還有什麼樂事?

  對於要挑什麼睡衣她花了不少時間思考。
  最後還是決定不穿樣式太性感的睡衣,以免進入好像試圖誘惑卻又效果不彰的窘境,只選了簡單的墨綠色細肩帶背心和棉短褲。
  她借給小姬的睡衣是上下成套的居家服,蘇打冰棒般清爽的淺藍色。
  上衣毫不意外地太長了,以至於蓋過了小姬的臀部,讓小姬看起來像沒穿褲子似的。
  感覺很好,很可愛,就像小姬平常穿的那套白色長版上衣一樣。畢竟那當初也是她推薦的。
  小姬洗過澡後就躺在她的床上,蜷著身體玩手機遊戲,她拿起自己的手機湊過去,說:「前輩和我拍照。」
  和小姬做任何事,去任何地點,她都想留照片作紀念,今晚當然也不能遺漏。
  「喔。」小姬應了聲。
  她抬起手機,用內鏡頭對著兩人,小姬頭也不轉,只是忙裡抽空似地斜著視線看鏡頭,但她依然笑得心滿意足。
  喀擦。
  有點不自然的電子快門聲。
  她一向比較偏好真正機械快門的聲音,覺得手機不做這種假快門聲也無所謂。
  也許下次可以寫個程式把快門聲改成前輩的聲音。她想。
  「再一張好嗎?」她請求道。
  「等一下。」
  小姬雙眼緊盯螢幕,眼球細微而快速地轉動,遊戲似乎正進行到緊要關頭。
  她安靜乖巧地等待,二十或三十秒後,小姬興奮地歡呼,翻過手機,得意洋洋地把通關畫面展示出來。
  「來拍吧。」
  她為小姬的開心感到開心,不管是成熟還是孩子氣,那些特質在小姬身上都同樣討喜迷人。
  喀擦。第二張。
  可以的話想拍一百張,但不適可而止的話肯定會被罵。
  兩個人一起把手機放下後,她就伸手擁抱小姬。
  她邀小姬到家裡,其實沒特別想過要做什麼。
  只是兩人平常總在公眾場所見面,她希望能在私人空間更自在地獨處。
  不過,當然也沒有心靈純淨到不打算做任何肢體接觸就是了。
  她喜歡小姬那副小小的身軀,讓她能夠輕而易舉地收納在自己的懷抱裡,讓她感覺自己像高大堅固的城牆,能夠安穩地守護這份寶物。
  雖然說,寶物本身可能並沒有要安穩待著的意思,就像打塗地戰時她不得不拿著傘緊跟小姬,當個移動城堡。
  有專屬雨傘掩護的雙槍,其實挺荒謬的,這世界上恐怕只有她們這樣搭檔吧?然而想到此處卻又不免沾沾自喜。
  當小姬也回擁她時,她忍不住又問:「可以親妳嗎?」
  「嗯。」小姬抬起視線看著她。「以後不問也沒關係。」
  喔,冷靜,飯田,冷靜。她叮囑自己。
  她感覺自己的心臟緊縮著,好像許久都無法舒張開來。
  如果不克制自己的話,肯定會需索無度的。
  可是啊,小姬看起來是那麼平常那麼無謂的樣子。
  心底有個令人厭惡的聲音頑固地響起--不知道前輩以前對別人是不是也是這樣?
  她真希望只有她有這樣的待遇。
  「前輩這樣對我是不是太縱容了?」她半試探性地問。
  不知足,欠檢討。
  「那我收回。」小姬果斷地說。
  「不,前輩,等一下,我不是那個意思。」她慌了起來。
  就算跟別人一樣又怎麼樣呢?光是能夠得到就該謝天謝地了啊,蠢蛋。她自責。
  想法如此失格,就代表自己確實還不足以擁有這些吧。
  「……好吧,如果前輩想收回。」她頹喪著臉說。
  「飯田真有趣。」小姬笑嘻嘻地說。
  她當然並不想因為這樣讓小姬覺得有趣,不過至少她的小心眼沒有被察覺。
  「前輩不討厭就好。」她無奈地說。
  「那我到底該不該收回呢?」小姬那種兩邊嘴角上揚的弧度她太明白,她得謹慎回答,減少漏洞,以免更加激起小姬的壞心眼。
  「我希望前輩不要收回,但我接受前輩任何決定。」
  「好吧,那暫時不收回。」小姬笑著,保留完美的退路。
  ……真是令人困擾的說法。
  「開心點呀,飯田。」小姬逗著說,一邊玩鬧似地把腳勾上她的側腰,讓她們的身體更靠近了一些。
  要命。
  這麼一來不親上去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接吻的時候,她很克制自己不要做得太過。
  吻止於嘴唇的反覆輕碰,她只想在小姬拉開距離之前能多吻幾次就好。
  可是小姬沒有制止她,反而伸手摸了她的頭髮,讓她覺得自己好像得到某種讚賞或允諾似的。
  她遲疑了一下。
  心跳在胸口衝撞,血液彷彿在身體裡沸騰,翻滾。
  ……反正隨時可以停下來。她自我說服。
  她開始轉移位置,親吻小姬的嘴角,慢慢地再從臉頰親到耳朵。
  亢奮的情緒使呼吸變得短促,她的手握在小姬的側腰,如果不好好抓著的話可能會在不自覺中擅自往其他地方移動。
  「飯田的喘息聲聽起來好色。」
  小姬忽然開口讓她嚇一跳,馬上停止了動作。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確定是不是應該道歉的事,但她還是反射性地先道歉。
  「沒關係啊,挺好聽的。」小姬說。「用這種感覺去唱歌好像也不錯。」
  「……前輩是認真的嗎?」她有些難以置信,小姬在這種時候依然想著音樂?
  「啊,抱歉,是不是不該這樣?」小姬不好意思地說。
  「沒有關係。」她不禁微笑,她就是喜歡小姬這樣特別。「前輩覺得怎麼樣最自在就怎麼做。」
  小姬翹起短短的眉毛,大概沒想到她會這麼回答。
  「飯田真溫柔。」
  「這沒有什麼。」被小姬這麼說倒讓她有點難為情起來。
  「有的人會因此不高興呢。」
  她才不在乎『有的人』,她討厭小姬所謂的『有的人』。
  「我不會。」她篤定地說。
  她跟別人不一樣。
  --她必須跟別人不一樣。
  才不會在以後像現在這樣,成為小姬口中的過去式。
  她說完之後小姬就擁抱她,她也愉快地抱緊小姬,相信自己說出了正確的話,值得嘉獎。
  「先這樣好嗎?」小姬說。
  「好,先這樣。」她點頭答應。
  小姬的手臂,肩膀,脖子,胸部,雙腿,甚至腳指尖,她全都想撫摸。
  她當然很想知道小姬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發出怎麼樣的聲音。
  可是所有的慾望她都能置之腦後,所有的想望,都不可能比維持這份關係更重要。
  「飯田好乖,給獎勵。」小姬笑了起來,在她的額頭上親一下。
  她覺得自己幸福地快要變回章魚然後融化在床上。
  這就是理性的勝利。


滬Alfen

【噴射戰士/Splatoon2】03.這樣的快樂(姬飯)

  >>圖源

  豆畫的這張實在太可愛了!!
  很喜歡所以忍不住借用了這個橋段。>///<

  另外備註一下,本文中的小姬還不知道飯田是章魚,
  所以以她的視角來描述依然會說飯田是烏賊,並非筆誤喔XD

  那麼,讓我們繼續吃甜甜的姬飯吧<3

  03.這樣的快樂  

  為了迎合市場,唱點情歌還是必須的。
  即使她並不能產生共鳴,但情歌似乎最能打動人心,這點她也知道。
  她為了搭配情歌所寫的饒舌歌詞,經常被說不夠感性或是不夠浪漫,有時候會被飯田或合作的音樂人提出一些修改的建議。
  就算能夠參考別人的情歌而改寫出合格的歌詞,自己心中卻總覺得哪裡不對。
  一方面討厭被檢討,...



  >>圖源

  豆畫的這張實在太可愛了!!
  很喜歡所以忍不住借用了這個橋段。>///<

  另外備註一下,本文中的小姬還不知道飯田是章魚,
  所以以她的視角來描述依然會說飯田是烏賊,並非筆誤喔XD

  那麼,讓我們繼續吃甜甜的姬飯吧<3



  03.這樣的快樂  

  為了迎合市場,唱點情歌還是必須的。
  即使她並不能產生共鳴,但情歌似乎最能打動人心,這點她也知道。
  她為了搭配情歌所寫的饒舌歌詞,經常被說不夠感性或是不夠浪漫,有時候會被飯田或合作的音樂人提出一些修改的建議。
  就算能夠參考別人的情歌而改寫出合格的歌詞,自己心中卻總覺得哪裡不對。
  一方面討厭被檢討,一方面也覺得不能順著自己心意仍寫出讓別人滿意的歌詞,是自己能力不足。
  說實在,挺困擾的。

  她坐在錄音室裡,隔著一片玻璃看飯田錄音的模樣。
  投入地唱著歌,偶爾在間奏時會看向她,露出看似幸福的微笑。
  她猜想,當飯田在唱著這些情歌時,心裡想著的人是她吧?
  當飯田寫出那些愛戀著誰的歌詞,心裡想著的人也是她吧?
  可是她不管在唱情歌還是寫情歌時,心中都沒有任何人。
  偶爾把欣賞的某人的某種特質挪用過來創作,大概也是不太一樣的意思。
  --可惡。
  她忽然覺得有點羨慕。
  要是她也能懂、能體會所謂的戀愛,也許她就能成為更厲害的創作者了。

  飯田約她去看電影,自從看了那一場電影之後她們就會牽手。
  並不是電影給了什麼啟發,而是飯田趁著在影廳的黑暗中悄悄把手伸過來握住她的手。
  她老早察覺飯田的意圖,卻故意讓飯田獨自慌張,那隻手擺在兩人中間的扶手上不安分了好久,電影都快演完了才終於出動。
  她並沒有期待在這方面會有什麼驚喜,可是飯田的方法如此老套還是讓她忍不住笑出來。
  牽了一會兒後,飯田鬆開她,手指移動著小心翼翼地推移著她的手指,她理解了飯田的目的而順勢張開手掌,讓飯田能和她十指交扣。
  飯田的手掌大,手指又長,和她短小的手完全不同,那差距讓牽起來的感覺不太順暢,好像哪裡卡住還是哪裡歪了。
  於是她不禁又笑了。
  「前輩……」
  飯田低聲想抗議些什麼,但終究沒說出口。
  那因為緊張而微微汗濕的手,纖細又溫暖。
  這樣子就能讓飯田感到快樂嗎?她好奇。
  如果是的話,她就不放手。

  她們在每年秋季舉辦的音樂典禮入圍了最佳女子團體,之後又獲主辦邀請在典禮上表演一首歌。
  在後台的專屬休息室,她一如既往地止不住心頭悸動,一邊反覆橫跳一邊低聲念歌詞來讓自己冷靜。
  饒舌歌詞又長又複雜,而且幾乎每一段內容都不同,要不出錯實在不是容易的事情。
  但她一直都認為忘詞很丟臉,絕對不可以發生,她可不喜歡歌手出糗讓台下觀眾大笑的橋段。
  歌詞念完第三輪時,工作人員來開門告知她們即將上場。
  飯田和她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方式迥然不同,飯田總是很沉默地閉著眼坐在位子上,獨自思考著什麼似的。
  在被通知出場後,飯田才終於從椅子上起身。
  「前輩準備好了嗎?」
  「哪有什麼需要準備的。」她微微喘息著,好面子地說。
  飯田微笑著走到她面前,伸手替她調整領結。
  她今天的造型是白襯衫加黑色西裝外套,再配上淺色的條紋老爺褲。
  當然,還有特製的超高跟皮鞋。
  「領結有點鬆了。」飯田說。
  大概是來回橫跳動作太大的關係吧。
  「喔,謝了。」
  她低下頭,看著飯田替她調整的手的動作,發現那雙手似乎在微微顫抖著。
  原來要上台讓飯田這麼緊張啊。
  她幸災樂禍地抬起臉,才發現飯田彎下腰,臉向她靠得有點近。
  「……前輩。」
  「嗯?」
  「可不可以親妳?」飯田以相當有禮貌的語氣問,眼裡的感情幾乎要橫溢而出。
  交往也有一陣子了,但她們還沒接過吻。
  該說是飯田的侵略性非常低,還是說侵略得非常客氣呢?
  總之因為她不太主動的關係,所以飯田也把步調放得很慢,關於這個,她也不知道該不該說是寬慰,至少她覺得和飯田的交往很舒適就是了。
  當然了,她也可以理解是會想要接吻的,但--
  「為什麼是在這時候?」她疑惑地說。
  「因為……」飯田有些難為情地說。「……每次看前輩跳來跳去,都覺得好可愛。」
  「喔。」
  這句話,是不是能夠被解讀為每次她那麼做的時候,飯田都想親她?
  「所以……?」飯田忐忑不安地問。
  「可以啊。」她理所當然似地說。
  轉而放在她雙肩上的手還在微小地顫動,看著藍綠色的星球靠近,接著被掩藏在深色的眼皮底下,她跟著閉上眼,感受到飯田嘴唇的柔軟。
  再張開眼的時候,眼前是淡淡的螢綠色光芒,來自飯田的頭髮。
  這是烏賊在情緒過於高亢時會產生的共同反應。
  「喔、飯田。」她忍不住嘻笑。
  飯田既羞恥又撒嬌地把臉鑽進她的肩窩裡,不敢看著她。
  「前輩抱抱我。」飯田悶著臉低聲說。
  「好、好。」她笑著摟抱飯田,也不知道這個身高差到底是誰辛苦多一點。「冷靜點,要上台了。」
  「前輩……」
  「嗯?」
  「要是我們得獎了,前輩今天可以來我家住嗎?」
  她看著飯田頭髮上的光芒像烈焰燃燒似地晃動著。
  喂,看來好像沒有要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意思啊。
  「那又不是妳一個人的功勞,怎麼能夠要獎勵啊。」
  「……但至少有一點點功勞吧?」飯田用著軟嫩的嗓音委婉地說。
  唉唷,真受不了。
  這樣的武器,她不屑用,也討厭別人故意這麼做。
  可是飯田這樣說話就是渾然天成,就是可憐兮兮地討人喜歡。
  「……讓我考慮考慮。」她說。
  「好的!」飯田開心地點頭。
  等一下,太早開心了啦,她說的是『考慮考慮』吧?

  選擇交往這件事看起來很輕易,但她也不是沒有評估過自己能夠給予什麼。
  她對別人並沒有什麼要求,所以過往經驗來說,都是她無法達到對方的期待吧。
  如果她願意努力點的話,應該也是可以繼續經營的,可是她又沒有那個動力,她又不明白有什麼值得的,所以分手的時候,往往也並不失望留念。
  她大概不適合和人交往吧。
  交往有交往的樂趣,但要她概括而言,仍是麻煩、是付出。
  問題就在於,是否仍願意為了讓某個人快樂,而去承擔那些呢?
  在即將宣布得獎團體時,飯田緊牽著她的手。
  在聽到Off the Hook時,她們舉起雙手高聲歡呼。
  這樣的快樂多快樂,她就是不想失去這些。


滬Alfen

【噴射戰士/Splatoon2】02.百分之百的戀愛(姬飯)


 圖源


  可愛的年輕飯田章魚兵<3


  這次是飯田的角度<3

  這個故事差不多就寫到這了吧。(XXXXXXX

  02.百分之百的戀愛

  她在地下世界是天才,是受人仰慕的菁英章魚士兵,然而來到地上的世界後,她成了最謙卑的假烏賊。
  她所知道的歷史是百年前的世界大戰,烏賊打敗了擁有更高科技的章魚。
  老一輩的章魚至今依然對烏賊懷有敵意,可是她這一輩,那種憤恨早已不復存在。
  他們從出生就在地下世界,即使資源有些不足,也用高科技過著不錯的生活,地上世界究竟是怎麼樣,他們其實無從想像。
  沒有辦法比較,就沒有不平衡。
  可是章魚始終處在擔心被掠奪的備戰狀態,認為烏賊是可怕又強悍的種族...


 圖源


  可愛的年輕飯田章魚兵<3


  這次是飯田的角度<3

  這個故事差不多就寫到這了吧。(XXXXXXX



  02.百分之百的戀愛

  她在地下世界是天才,是受人仰慕的菁英章魚士兵,然而來到地上的世界後,她成了最謙卑的假烏賊。
  她所知道的歷史是百年前的世界大戰,烏賊打敗了擁有更高科技的章魚。
  老一輩的章魚至今依然對烏賊懷有敵意,可是她這一輩,那種憤恨早已不復存在。
  他們從出生就在地下世界,即使資源有些不足,也用高科技過著不錯的生活,地上世界究竟是怎麼樣,他們其實無從想像。
  沒有辦法比較,就沒有不平衡。
  可是章魚始終處在擔心被掠奪的備戰狀態,認為烏賊是可怕又強悍的種族。
  因為這樣,她也一直以為大部分的烏賊應該對章魚是帶有歧視或敵意的,所以才全副武裝地來到地面。
  然而實際上,章魚在當今的烏賊世界幾乎是被遺忘的存在,平常根本不會被提起,讓章魚的戰戰兢兢顯得可笑。
  這裡的天空沒有盡頭和接縫,遠方的海是真的海,小姬的歌喉像新世界一樣遼闊。
  她越認識小姬,就越感受到章魚和烏賊有多麼的不一樣。
  她喜愛並憧憬著她無法成為的這一切,在烏賊的世界小心翼翼地隱藏,豢養著不為人知的自卑。

  起初她還是依賴自製的語音翻譯機來和烏賊對話的,她雖然學會了幾句烏賊語,卻老是不好意思開口。
  她怕她說得不夠好,又怕有人會發現她是章魚。
  自卑。
  自卑讓她很多事情不敢做。
  「試著多直接和我說話啊,妳可以用烏賊語把歌唱得那麼棒,對話一定也沒問題的。」小姬總會鼓勵她。「何況就算說錯也沒什麼關係啊,剛開始學習誰都會犯錯的。」
  然後她馬上就為了小姬學我愛妳怎麼說,只是始終用不上。

  小姬對她而言,絕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是這輩子最大的幸運。
  照顧她、教她烏賊語,提供住所,這些就不必說了。
  小姬當時是地下音樂界有名氣的歌手,更是知名大企業的千金,甚至有為小姬特別打造的雙槍在全世界量產。
  如果她沒有遇到小姬,沒有遇到這份才華和資源,只是憑著熱忱和衝動,實在不知道自己會顛沛流離到哪裡去。
  命運的這一邊是成為地上世界的人氣偶像,命運的另一邊是回到地下世界,不忠的逃兵。

  「妳的國家在哪裡?」
  有一次,小姬這麼問她。
  她支支吾吾地答不上來,最後只說是在很遙遠的地方。
  「是因為很遠,所以妳才都不回去嗎?」
  她大可以順勢同意小姬,那就沒有什麼疑慮了,可是那時候不知怎地,她沉默了一會兒,選擇說實話。
  也許她是想訴苦,也許,只是因為對象是小姬。
  「……我為了想做音樂來到這裡,逃避了一些責任,所以事到如今也不能夠輕易回去了。」
  「這樣啊。」從小姬平淡的口吻,她聽不出小姬認為這是好是壞。
  「……偶爾我還是會懷疑這是不是正確的事。」
  「正不正確我是不知道啦,可是我認為沒有什麼事比追求夢想更重要更偉大了。」小姬直接了當地說。
  她不禁微笑。
  那當然了,因為從小就參加歌唱比賽的前輩,就是這句話的實踐者。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能像小姬那樣堅定,那樣有信心。
  「如果有一天,我必須回去我的國家……」
  「那就是我們的巡迴演唱會。」小姬打斷她消極的發言,篤定地看著她說。「到那個時候,我們要讓所有人都臣服於我們的音樂。」
  她聽了忍不住又哭又笑,害得小姬手忙腳亂,不知如何是好。
  她覺得小姬的人就像小姬的饒舌一樣,永遠都在正確的拍子上。
  如果能夠跟上那個節奏,也許她就不會再感到迷惘了吧。

  她對小姬的那些喜歡和崇拜,變成愛,自然而然,不需要任何特殊情節。
  但相處久了,她當然也察覺到小姬和一般人不太一樣。
  小姬對戀愛不感興趣,不是『這段期間不想談戀愛』的那種,而是更接近天生的絕緣體。
  她不覺得有任何人可以擁有小姬,包括她自己。
  對於這個,她倒也不覺得失望。
  反正本來就不認為自己可以脫穎而出,如此一來局面就很公平,反倒令人安心。
  但現實卻不是那麼輕鬆,當小姬和別人變得要好,她就難以自制地感到忌妒,想佔有的心情變得更加強烈,知道自己不會被愛的這件事,也變成一種痛苦。
  「那就和我交往吧。」
  能夠這麼輕易地提出交往,把交往說得像公事合作的人,也只有前輩了吧。
  苦苦勸說自己放下,反抗著不願被情感吞沒的理智,在這最後一線,苟延殘喘,懷疑往前是解脫還是受難。

  但現在她能夠牽著小姬的手,能夠擁抱小姬的身體,心中何來迷惘?
  這可是百分之百的戀愛關係。
  或許換作其他任何一個夥伴,小姬都能像對她這樣以愛為名來交往,但那個人是她,她就是唯一,排除一切可能,不需要任何假設。
  戀愛就是戀愛,誰在乎那些背後的運作?
  「我真的很喜歡前輩。」她無時無刻都想這麼訴說。「……前輩喜歡我嗎?」
  小姬仰起圓滾滾的小腦袋看她,淺金色的大眼睛,多麼可愛。
  「那當然。」小姬肯定地說。
  她開心地笑了。
  糖霜蛋糕往往做得鮮艷奪目,問題在於,吃下一口後就甜膩得讓人幾乎嚐不出其他東西的滋味。
  問題在於,她就沉溺這甜膩的麻木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