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娘塔利亚

17.3万浏览    6791参与
Amishit Eddy Sile

群宣


黑塔利亚语c群

群号:770212261


已有人物请看p2-4


招收常异色黑塔,常异色娘塔


本田家以齐


老王家差常异色娘塔


弗朗家差异色的两位


英国家除了常色其他三个人都差


顺带一提


露熊许愿女体


亚瑟许愿Rosa,Oliver,Olivia

群宣


黑塔利亚语c群

群号:770212261


已有人物请看p2-4


招收常异色黑塔,常异色娘塔


本田家以齐


老王家差常异色娘塔


弗朗家差异色的两位


英国家除了常色其他三个人都差


顺带一提


露熊许愿女体


亚瑟许愿Rosa,Oliver,Olivia

珞渊儿
【未完成】我不适合水彩:D

【未完成】
我不适合水彩:D

【未完成】
我不适合水彩:D

怡怡

同為南/義/大/利,我會好好幫你的。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 好像,和題目一點關係都沒有

  • 異色分兩派,弗拉的和平派和盧西的殺戮派

(咖啡廳)

弗拉維奧:來晚了。

羅維諾:我也剛到而已。

弗拉維奧:我就直接單刀直入地說了,我知道你的故事,你做任何事都不如弟弟費里西安諾,對吧?

羅維諾:就跟你說的一樣。

弗拉維奧:爺爺的寵愛也全都在他身上,對你不聞不問。

羅維諾:......

弗拉維奧:雖然不太一樣,但我的爺爺也是一樣只關注盧恰...盧西安諾。

弗拉維奧:從小,他都帶著盧恰一起,教他的總是戰鬥,休息時間就畫畫,但盧西他怎麼都畫不好,爺爺也沒誇他繼續努力,而是直接...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 好像,和題目一點關係都沒有

  • 異色分兩派,弗拉的和平派和盧西的殺戮派

(咖啡廳)

弗拉維奧:來晚了。

羅維諾:我也剛到而已。

弗拉維奧:我就直接單刀直入地說了,我知道你的故事,你做任何事都不如弟弟費里西安諾,對吧?

羅維諾:就跟你說的一樣。

弗拉維奧:爺爺的寵愛也全都在他身上,對你不聞不問。

羅維諾:......

弗拉維奧:雖然不太一樣,但我的爺爺也是一樣只關注盧恰...盧西安諾。

弗拉維奧:從小,他都帶著盧恰一起,教他的總是戰鬥,休息時間就畫畫,但盧西他怎麼都畫不好,爺爺也沒誇他繼續努力,而是直接批評了他。

弗拉維奧:我的話,我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我去畫畫了,也去做了許多自己想做的事。

弗拉維奧:但在義/大/利/戰/爭,1522~1544,你知道吧?

羅維諾:當然知道啊。

弗拉維奧:我和盧西被分開,我被奧/地/利那混球交給了西/班/牙。

弗拉維奧:他對我很好,至少比奧/地/利那混球好。但,英/西/海/戰你也知道吧?

羅維諾:不可能,不知道啊...

弗拉維奧:安德烈他輸了,輸給了我的朋友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的化身...

羅維諾:Oliver嗎?

弗拉維奧:你什麼時候知道他的名字的?

羅維諾:你的手機,剛剛跳出來了。

弗拉維奧:啊,他傳的訊息吧?晚點再看就好。

羅維諾:你和他是朋友?

弗拉維奧:是的,他是個很奇怪的人,喜歡到處交朋友。

羅維諾:這樣啊,繼續吧。

弗拉維奧:好的。安德烈他在海/戰後原本想要自我放棄,他腦子不太好,他認為一個化身死了,也會再出現新的化身,但只能狠狠地將他打醒。

弗拉維奧:看到他頹廢的樣子,我實在是沒法嚥下這口氣,一巴掌就打上去了。打他罵他什麼的,但他還是沒有反應,叫我不要管他。

弗拉維奧:在那之後,我還是很努力地想勸他振作起來。但克里特他...你還記得吧?剛剛在我旁邊那一位。

羅維諾:嗯。很像葡/萄/牙。

弗拉維奧:他問了我一個問題,「知不知道戰爭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羅維諾:你知道嗎?

弗拉維奧:從小就是和平主義的我當然不知道。

弗拉維奧:有人贏了。

羅維諾:有人輸了。

弗拉維奧:有人大肆慶祝。

羅維諾:有人失落。

弗拉維奧:有人活下來。

羅維諾:也有人死了。

弗拉維奧:哼。被問到一模一樣的問題了啊~

羅維諾:我想先問你,我們這沒有的世/界/領/袖/之/戰,還有你們的義/大/利/統/一。因為如果是要鼓勵西/班/牙,你我應該會說出一樣的話。

弗拉維奧:是啊。失去海洋算什麼啊。

羅維諾:由我來給你一個世界啊。

弗拉維奧:義/大/利/統/一和世/界/領/袖/之/戰嗎...我明白了。

(幾年前)

盧西安諾:世/界/領/袖/之/戰?甘老子屁事啊?

弗拉維奧:你就不想報復嗎?你想想奧/地/利那混帳怎麼對你的啊。

盧西安諾:我親愛的哥哥啊~像我這種不被肯定的家伙怎麼可能幫的上忙啊?

弗拉維奧: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啊!?你就不想成為世/界/的/領/袖嗎?繼承爺爺,成為世/界/領/袖啊!

盧西安諾:就我們兩?你也不想想我們今年才幾歲啊?我們才13歲诶~要和那幾個龐大的國/家/化/身打絕對不可能啊!你也不想想俄/羅/斯、美/國、中/國都是些什麼貨色!

弗拉維奧:沒錯,他們人多示眾...但是,我想要結束這世上所有的戰/爭!

盧西安諾:喂~蠢弗拉你是真的瘋了吧?

弗拉維奧:拜託了!盧恰!把義/大/利/統/一吧!只有這樣才有機會贏啊!你不懂嗎!?你不想報神/聖/羅/馬/帝/國的仇嗎!?被拿/破/崙滅掉的神/聖/羅/馬/帝/國!!

盧西安諾:...不想報,才怪。

弗拉維奧:所以得統/一啊!

盧西安諾:我只想幫他報仇!我才不想去爭什麼世/界/領/袖!

弗拉維奧:...這樣啊。原來如此,盧西安諾‧瓦爾加斯是如此弱小的人啊!甘願被他人統/治的人啊!北/義/大/利也不過如此嘛!還敢說我懼怕戰爭!你還不是一樣的家伙!

盧西安諾:你這傢伙...

弗拉維奧:膽小鬼!膽小鬼!

盧西安諾:好啊,統一是吧?可以。就明天,你我,決一死戰。義/大/利,只有一個!

弗拉維奧:(原來如此,統/一,也是得戰爭的,但...我不能輸啊。他會亂來的啊,他實在是太容易被激怒了。)我知道了。

(結束)

弗拉維奧:總之~我和盧恰都存活下來了呢~

羅維諾:所以你們,有打嗎?

弗拉維奧:當然打了,我輸了呢。因為我根本就不會戰鬥。但,明明只要將這裡用力統下去他就能當唯一的義/大/利了。他卻,選擇將刀插入地面呢。

羅維諾:兩個人,才是義大利啊。

弗拉維奧:說得真好呢。接下來你想知道世/界/領/袖/之/戰吧?

弗拉維奧:我先和安德烈、克里特還有盧西學了戰鬥,習得了極好的槍技。

弗拉維奧:我們先北上。

羅維諾:北上?

弗拉維奧:對,我們的第一目標是...東/斯/拉/夫/民/族/國/家。

羅維諾:俄/羅/斯那!?

弗拉維奧:是。我南/義/大/利弗拉維奧滅軍隊,北/義/大/利盧西安諾則是,和所有的化身打得那位。

羅維諾:你,有成功嗎?

弗拉維奧:當然~我把全部的軍隊都滅了呢~但,也不能說一個人啦。

羅維諾:你的幫手有誰?

弗拉維奧:安德烈、克里特、尼古拉斯、洛基、奧利弗。

羅維諾:世/界2到5?

弗拉維奧:是的。還有支持哥哥而來的冰/島尤彌爾。他們都沒有要求利益,就只說,朋友該做的事而已。

羅維諾:朋友啊...你朋友可真多。

弗拉維奧:謝謝誇獎。啊,終於來了。

羅維諾:還有人嗎?

弗拉維奧:其實這世界不只是兩個次元,有四個。

查瑞拉:來晚啦~ciao~羅維諾‧瓦爾加斯君~

羅維諾:妳是...

查瑞拉:查瑞拉‧瓦爾加斯,也是屬於其他世界的南/義/大/利。

弗拉維亞:我是弗拉維亞‧瓦爾加斯,請多指教。

羅維諾:請多指教。所以,這個世界分成四個次元...每個國家都有4個化身...什麼鬼啊~...

查瑞拉:哼哼~已經把可以互相聯絡的道具做好了哦~好好佩服我們吧~

弗拉維亞:小查瑞拉也真是的,太過自豪可是絕對不行的哦~

羅維諾:原來世界有四個啊~

弗拉維亞:很驚訝吧?我相信那邊也是...

查瑞拉:愛麗絲!羅莎!艾米麗!連蒂娜姐妳也在...

愛麗絲:Ve!

羅維諾:她是你們那的北/義、美/國跟...英/國嗎?

查瑞拉:是的,是三個大笨蛋。

愛麗絲:暴露了啊~怎麼辦啊~羅莎~

羅莎:不要問我啊!你這傢伙!

艾米麗:因為因為~很擔心查瑞拉一個人出來啊!

克里斯蒂娜:吶吶~查瑞拉~雖然才剛來,但我覺得還是快點回去得好哦。

查瑞拉:當然知道。這次的錢我請,下次到你們哦。

弗拉維奧:當然沒問題~

弗拉維亞:好了~小羅維,去逛街嗎?

羅維諾:蛤!?不對啊!我頭緒都沒搞清楚就突然問我要不要去逛街很奇怪啊!

弗拉維奧:好了~走吧走吧~



和一開始想的落差好大啊,我到底都在幹嘛啊?

沈长安

我又被屏蔽了,我……我不想说什么了。p1还是我家绑画茶茶画的春燕! @空声芥茶 ,p2还是我写的春燕想要变得可爱,是 @夏渔sunny 的点梗,娘塔美食组!

我又被屏蔽了,我……我不想说什么了。p1还是我家绑画茶茶画的春燕! @空声芥茶 ,p2还是我写的春燕想要变得可爱,是 @夏渔sunny 的点梗,娘塔美食组!

CITA

【冷战+Dover】我的西伯利亚狼人舍友

CP:米露(娘塔利亚),英仏

请注意攻受,米娘/露娘,米露无男体出现,有百合车,微量英仏车。
警告:有血腥暴力描写

欸欧三

这个文是为了安慰我被数学折磨的大脑,剧情逻辑已死,脑子里想了很多设定和细节,写出来就忘了还有各种bug,这里大概说明一下,米英是一伙的,露仏是一伙的,暗地有里勾结,就这样,请轻拍。
P.S.狼人变身的部分参考了美剧《铁杉树丛》

CP:米露(娘塔利亚),英仏

请注意攻受,米娘/露娘,米露无男体出现,有百合车,微量英仏车。
警告:有血腥暴力描写

欸欧三

这个文是为了安慰我被数学折磨的大脑,剧情逻辑已死,脑子里想了很多设定和细节,写出来就忘了还有各种bug,这里大概说明一下,米英是一伙的,露仏是一伙的,暗地有里勾结,就这样,请轻拍。
P.S.狼人变身的部分参考了美剧《铁杉树丛》

怡怡

常色參訪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會議廳)

阿爾:哦哦~你們的會議室長這樣啊。

艾倫:分成兩派。和平以及殺戮,殺戮在那邊,和平在那邊。

亞瑟:在兩者中間的椅子呢?

奧利弗:是奧利和中立沃斯還有伊莉絲的位置哦~因為奧利既是和平也是殺戮嘛~他們是中立~

費里西:那個,是什麼?

尼古拉斯:弗拉喜歡的彩窗而已。

路德:有任何的意義嗎?

安德烈:有。代表著和平以及殺戮。

洛基:右邊這扇是我們和平的,左邊則是殺戮的。

愛因斯:我們這坐在正中間的是盧西,站在他左邊的是我,右邊的是葵。

葵:跪在地上的分別是老狐狸和艾倫。

安德烈:我們這的話正中...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會議廳)

阿爾:哦哦~你們的會議室長這樣啊。

艾倫:分成兩派。和平以及殺戮,殺戮在那邊,和平在那邊。

亞瑟:在兩者中間的椅子呢?

奧利弗:是奧利和中立沃斯還有伊莉絲的位置哦~因為奧利既是和平也是殺戮嘛~他們是中立~

費里西:那個,是什麼?

尼古拉斯:弗拉喜歡的彩窗而已。

路德:有任何的意義嗎?

安德烈:有。代表著和平以及殺戮。

洛基:右邊這扇是我們和平的,左邊則是殺戮的。

愛因斯:我們這坐在正中間的是盧西,站在他左邊的是我,右邊的是葵。

葵:跪在地上的分別是老狐狸和艾倫。

安德烈:我們這的話正中間是弗拉,站在左邊拿著斧頭的是我,右邊拿著劍的是尼古。

洛基:跪在左邊的後面有著糖果屋的是oil,跪在右邊的後面有著許多火焰的是我~

露西亞:那個啊,兩大領袖都去哪了啊?

愛因斯:盧西8成賴床1成吃飯。

安德烈:金絲雀6成打扮2成梳洗1成晨浴。

眾:剩下的一成呢?

兩人:呆毛...(電話同時響起)

盧西/弗拉:愛因斯/安迪!一分鐘內給我過來!你個蠢貨哥哥/你個傻逼弟弟!

眾:......

兩人:...是呆毛纏在一起。

洛基:小弗拉罵粗話了...是真的生氣了。

奧利弗:啊哈哈~他也就只有這時會罵他盧西了啊~

(幾分後)

尼古拉斯:弗拉呢?

安德烈:說還有些工作沒完成,在他的工作室。

常色眾:工作室?

安德烈:嗯。他的工作室主要是做盧西打死都不做的工作,還有自己格外的工作。

費里西:格外的工作是什麼啊~?

安德烈:服裝設計,他是服裝設計師呢。

尼古拉斯:送早餐去給他吧。

(工作室)

(叩叩)

四人:請進。

尼古拉斯:四個人的聲音...弗拉你是不是又去了哪玩啊?

弗拉維奧:很早以前的事了,都...去年了。

費里西:哇~好漂亮的女孩子~Ciao~Ciao~

弗拉維亞:Ciao~謝謝你的誇獎啊。查瑞拉,那份資料給我。

查瑞拉:吶。我等等就要回去了,不然伊莎貝拉會換上軍裝戴上斧頭殺進來。

(踏踏踏踏!!)(腳步聲)

羅維諾:太晚了。

查瑞拉:我知道。

伊莎貝拉:查瑞拉!!!!!!!!!!

查瑞拉:妳他媽吵死了!!!!!

伊莎貝拉:先跟我解釋一下啊!早上突然就消失不見!我跟艾比利還有愛麗絲急得快死了啊!為什麼只跟莉迪婭說去哪啊!?

查瑞拉:我要去哪和你們無關吧?我都幾歲了啊?至少我有通知啊。

伊莎貝拉:可...可是!如果查瑞拉遇到什麼危險怎麼辦!?親分活不下去啊!!

查瑞拉:我的槍技怎麼樣妳不是最清楚的嗎?

安東尼奧:那個啊~可以解釋一下嗎?羅維~你知道什麼?

羅維諾:等等再說,看她們吵架很有趣。

弗拉維亞:真是被關心啊~烈貝爾都不管我的~

烈貝爾:誰,說,的。(瞄準脖子咬下去)

弗拉維亞:啊啦,烈貝爾妳起床了啊。

烈貝爾:抱抱。

弗拉維亞:我在工作哦。

烈貝爾:親親。

弗拉維亞:晚點~

烈貝爾:想「抱」妳。

弗拉維亞:...我要生氣囉。

烈貝爾:不生氣...

弗拉維亞:啊,那邊停下來了。轉移陣地吧。

弗拉維奧:我也這麼想。

(會議室)

弗拉維奧:總之就是這樣。有人有疑惑嗎?

伊麗莎白:我。

查瑞拉:說。

伊麗莎白:在所謂...娘塔的世界...

查瑞拉:女生是男生沒錯。我們那的匈/牙/利叫伊斯特。

費里西:Ve~腦子完全跟不上啊~

查瑞拉:我妹妹跟你弟弟完全不同啊。

羅維諾:我知道。

路德:是怎麼樣的?

查瑞拉:膽大包天,敢去狂戳羅莎,哪裡他都敢戳,敢大聲對著安娜喊,敢從後面抱住莫妮卡,毫不顧忌的撩她。

菊:那些國是...

查瑞拉:分別是...這名字真長啊,身為閨密跟她拚了跟伊莎貝拉還有克里斯蒂娜的名字比算什麼。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俄/羅/斯還有德/國。

常色眾:蛤!?

亞瑟:等等!我們有那麼弱勢嗎!?

查瑞拉:沒有啊,就是性格、實力都會有點差距,我跟羅維諾就是好例子啊。

羅維諾:閉嘴!

查瑞拉:是是~

伊莎貝拉:查瑞拉~~~回家啦~~~

查瑞拉:是是...我就先回去囉。

弗拉維奧:路上小心~今天就先散了吧。維亞,腰小心哦。

弗拉維亞:知道啦。



—丧鲸—
我又来画女孩子了,女孩子真好就...

我又来画女孩子了,女孩子真好
就假装她两在逛街
*背景图源于网络

我又来画女孩子了,女孩子真好
就假装她两在逛街
*背景图源于网络

泗绵
越画越觉得我应该改头,艾米丽不...

越画越觉得我应该改头,艾米丽不适合这身(ntm……

越画越觉得我应该改头,艾米丽不适合这身(ntm……

怡怡

會議

  • 常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番茄家就是番茄家

  • 武器:比姐:鐵指虎、荷哥:騎士劍、親分:戰斧

  • 葡哥的武器嘛...看到他後面的亞瑟了嗎?(笑)

  • 盧/森/堡?啊~也是鐵指虎,但他哄子分的戲份比較多,在我設定盧/森/堡跟子分年齡相近(子分22或23嘛)

  • 國設

  • 請各位國/家不要做死去碰子分,葡哥那除了有亞瑟可以把你變小還有可愛的死扛在等著各位哦

  • 本來前面還是番茄家,後面就莫名其妙了

  • 異色典芬太有毒了,病嬌太美好了

  • 你們番茄家真我行我素...

(會議廳)

弗朗西斯:啊~基爾~快看快看~

基爾伯德:嗯?啊~好難得啊,東尼兒沒遲到。...

  • 常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番茄家就是番茄家

  • 武器:比姐:鐵指虎、荷哥:騎士劍、親分:戰斧

  • 葡哥的武器嘛...看到他後面的亞瑟了嗎?(笑)

  • 盧/森/堡?啊~也是鐵指虎,但他哄子分的戲份比較多,在我設定盧/森/堡跟子分年齡相近(子分22或23嘛)

  • 國設

  • 請各位國/家不要做死去碰子分,葡哥那除了有亞瑟可以把你變小還有可愛的死扛在等著各位哦

  • 本來前面還是番茄家,後面就莫名其妙了

  • 異色典芬太有毒了,病嬌太美好了

  • 你們番茄家真我行我素...

(會議廳)

弗朗西斯:啊~基爾~快看快看~

基爾伯德:嗯?啊~好難得啊,東尼兒沒遲到。

弗朗西斯:不是那個是那個!

基爾伯德:啊!小義的哥哥大人也到了啊!

(這邊)

利奧斯:美/國和俄/羅/斯今天也很熱鬧啊。

貝露:诶~那個叫熱鬧嗎?是打架吧?羅維諾君~不要看哦~

羅維諾:知道啦...

弗朗西斯:喂喂~

安東尼奧:弗朗、基爾?

基爾伯德:早安~小義的哥哥大人今天也很可愛呢~(伸手打算去摸頭)

尼祿蘭:(打掉基爾的手)碰他是要錢的。

弗朗西斯:連砰一下都不行嗎!?

克里斯:沒說不行啊...兩萬歐元就可以了,很划算吧...

基爾伯德:兩萬歐元一下超不划算的啊!

克里斯:那,看在和安東尼奧感情很好這點,用另外一種貨幣算吧...

弗朗西斯:另一種?

克里斯:吃掉5個亞瑟做的司康餅就給你摸哦。

兩人:惡魔!!

克里斯:好啦,第三種。我從奧利弗他那拿到的杯子蛋糕,吃掉20個就給你摸,說不定沒有下毒哦,要試嗎?

貝露:啊哈哈~克里斯的做法我喜歡~

利奧斯:吶,你們。

眾:嗯?

利奧斯:子分要嚇死囉,從弗朗西斯出現開始。(不知道什麼時候把子分抱起來了)好乖好乖~

貝露:果然還是同齡人比較好嗎~?

利奧斯:可能吧?

貝露:換姐姐來抱吧~接手接手~好可愛~

阿爾:喂~你們在幹嘛啊?

安東尼奧:你們打完了啊。

露西亞:早打完了~

費里西:哥哥好可愛~

羅維諾:閉嘴!可以放我下來了。

貝露:沒關係啦~

克里斯:對啊~誰敢笑你就用魔法棒棒變小就好啦~

亞瑟:如果是克里斯拜託的話是沒有問題...

眾:你不要答應啊!

尼祿蘭:貝露,放他下來吧,再抱下去晚上又要離家出走了。

貝露:诶!?那可不行啊~(快速放下)做什麼都可以但絕對不行離家出走啊~~~

(幾分後)

阿爾:好!那麼就開始世界會議吧!先把網線連起來吧!

路德:早連好了!

菊:小葵、小罌、小櫻~看的到嗎?

葵:菊兄日安,畫面很清楚,後面打架的也有看到吧?

菊:日安,我這也看得很清楚。

櫻:各位日安。

罌:小女向兄上姐上請安。

菊:美/國君,可以開始會議了。

阿爾:好!那麼會議的主題是~

弗拉維亞:我有意義!憑什麼是你們主持啊?

愛麗絲:就是就是~我抗議!應該讓最~漂亮的我來主持會議啊~!

盧西安諾:說什麼啊!?明明最強的次元是我們!憑什麼是你們主持啊!信不信老子一飛刀刺死你們啊!

弗拉維奧:這沒什麼好吵的,盧恰。

本田植物園:阿爾弗雷德君/弗拉大人/愛麗絲桑/麗蓓卡大人!用猜拳決定吧!

弗拉維奧:诶?很和平我喜歡~

愛麗絲:猜拳啊,我沒意見。

阿爾:嗯嗯!

麗蓓卡:猜拳~?會議討論的事項是猜拳能決定的嗎!?

愛麗絲:我們三個人都同意~麗蓓卡,少數要服從多數!

黯:把自己那最近發生的事說說吧。

葵:真不愧是老狐狸啊,這樣所有人都能說到自己的事了。

阿爾:那就我們先來~法/國他說想問問你們有沒有類似的狀況~

弗朗西斯:就是剛剛本來想說摸一下小羅維沒事的,結果盧/森/堡他居然說想摸要花兩萬歐元,你們有這樣的狀況嗎?

盧西:你們的問題老是那麼奇怪啊。

安德烈:為什麼沒有?我們收10萬歐或被盧西砍100刀,別看他這樣,他是兄控。

愛麗絲:我姐姐既可愛又漂亮會給他們摸才怪。

艾米麗:喂喂~查瑞拉可是我和羅莎的閨密、伊莎貝拉的子分啊,動的話會死的啊~

麗蓓卡:動姐姐?我的刀吃過嗎?

烈貝爾:欠斧頭?

柏妮絲:以她的潔癖來說不太會給他人碰。

奧莉維亞:杯糕~!

洛薇:Flame~!

瑟蕾亞:操他媽吵死了。(喝酒)

弗雷德莉:瑟蕾亞醬~說粗話還有一直喝酒是不行的啦~

瑟蕾亞:啊啦,弗雷德莉妳這是在管教我嗎?是欠本小姐鞭打了是吧?

尤爾芙:真是的~!不准在姐姐面前搞這種事!我殺了妳們啊!

瑟蕾亞:殺到再說。(灌完酒)弗拉,我沒興趣了,先走了。

弗雷德莉:啊,瑟蕾亞醬~等等~

弗拉維亞:...妳們都要撤了嗎?

秋雁:飯還沒吃。

維多利亞:我想去整理我的武器庫。

麗蓓卡:訓練時間到了,罌、泰勒莎,走了。

奧莉維亞:那我們就先下啦。

盧西:...我們繼續吧...

弗拉維奧:吶,小羅維諾、小查瑞拉,你們出來喝茶嗎?維亞說她請客。

兩人:去,再見。(直接離席)

番茄家五人:(自動跟上)

眾:(你們好我行我素啊...)



軟隱棘杜父魚

【普春燕】千里之外

在那個混亂的年代,從來只有命運推導著人去走安排好的路,即使在這路上遇到了想要停留的地方,也只能歇息片刻然後繼續被命運推向下一個舞台。


他們這一生總共見過五次,而最後那一次一別就是一世。


基爾伯特跟隨著軍隊遠渡重洋來到那傳說中遍地黃金和昂貴絲綢瓷器的東方時,是他剛入伍的第二年,不得不感謝工業革命帶來的浪潮推動著這個時代更加飛速的前進,曾經要走一生才能到達的地方,現在只需要登上那漂浮在海上的巨獸,或是坐進那貼鐵軌上飛馳的長蛇就能去往那曾經窮其一生的終點。在跟隨部隊安定下來後,他從箱子裡拿出自己的便服換上在那充滿陌生和新鮮感的東方街道上閒逛。


紫禁城,那個東方天朝的首都,他從小就聽...

在那個混亂的年代,從來只有命運推導著人去走安排好的路,即使在這路上遇到了想要停留的地方,也只能歇息片刻然後繼續被命運推向下一個舞台。


他們這一生總共見過五次,而最後那一次一別就是一世。


基爾伯特跟隨著軍隊遠渡重洋來到那傳說中遍地黃金和昂貴絲綢瓷器的東方時,是他剛入伍的第二年,不得不感謝工業革命帶來的浪潮推動著這個時代更加飛速的前進,曾經要走一生才能到達的地方,現在只需要登上那漂浮在海上的巨獸,或是坐進那貼鐵軌上飛馳的長蛇就能去往那曾經窮其一生的終點。在跟隨部隊安定下來後,他從箱子裡拿出自己的便服換上在那充滿陌生和新鮮感的東方街道上閒逛。


紫禁城,那個東方天朝的首都,他從小就聽那些去過東方的人說著那裡的故事,奇幻的和略帶驚悚的,那些故事裡的東方人好像個個都會用些奇怪的法術,而且他們總是被描繪成看起來娃娃臉實際上早已有四五十歲不止的樣子。


到了之後才發現,也並不是全都像那些故事裡那樣玄幻,但是那區別於西方人的五官和面孔,看起來確實有那麼些不老的錯覺。


基爾伯特也同樣能在街上看見不少自己在歐洲就熟悉的面孔,大概是英國人或者荷蘭人之類的,不過從衣服上來看一眼就能卻分出那些人就是過來做些貿易的,那個日不落帝國確實是哪都能見得到他們的影子。


由於並沒有什麼戰事安排,所以他和其他士兵們也經常會到處閒逛,他也學了些拗口彆腳的漢語,雖然和東方人交流不多,不過他知道也知道了一些東方的娛樂場所,在這裡就叫做戲院或者戲台這類的,具體他也說不清是什麼一回事,只是在他的理解中,它們的部分性質都差不多罷了。


那天大約已是深秋,九月份的紫禁城已經清涼了不少,他換上便服又開始在四處閒逛,在那帝都的大大小小的巷子裡有著不少已經專門為他們這些外國人開設的戲台,繞了幾圈把自己弄迷路之後基爾伯特走進了一家門口種了一顆山茶的戲院。那是難得沒多少人的一個小院子,四方的內院,正前方有個高一些的大臺階,中間就坐著一位正在唱歌的女人,她穿著華貴豔麗的戲服,手裡拿著一把東方樣式的摺扇,基爾伯特走進去坐在了一個空座位上,聽著台上的女人唱著奇異腔調的曲子。時而尖銳,時而低沈。而那女人的眼神也朝他偏過來些投以一個不易察覺的關注。


旁邊一個穿著樸素些的人敲打著幾種不同的樂器配合著那女人的歌曲,基爾伯特對那人身體的協調配合感到有些驚訝。儘管完全聽不懂那複雜的曲調裡究竟說些什麼,但是從女人的神態和動作裡他能感受到這不是什麼歡快的東西,也難怪這個戲院沒什麼人光顧,台下的外國人並不多但也有些東方人,或許是熟客罷了。


最後在那女人把折扇收回後一陣略有些刺耳的樂器聲響起,這一齣戲算是結束了,稀稀拉拉的掌聲結束後從戲台側面走出一個人端著一個小盤子,走進為數不多的觀眾裡,每個人都往裡面丟了些空心的錢幣,輪到基爾伯特的時候,他在衣服裡摸索半天,也沒發現一個幣。直到對方等的有些不耐煩了,基爾伯特只好摸出了一張大額的銀票丟了進去。緊接著那個原本一臉嫌棄的人立刻露出了笑臉連連朝他點頭鞠躬表示隆重的感謝,而台上的女人看見他給了大錢也從椅子上站起來對他行了個禮。那姿勢裡有他從未見過的優美與矜持,這時他才感受到那些故事裡所說的那種東方含蓄的美感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尤物。


隨後戲院裡的人開始收拾打掃,基爾伯特也只好退了出去,他站在門口看著那個空了的戲台,隨後他看了看四周記下了來這裡的路線便回到了駐地。


他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那個東方女人朝他行禮的畫面,他很想知道更多關於她的事情,第二天趁訓練休息的時候基爾伯特就跑進駐地的小圖書館裡翻找著各種關於漢語學習的書籍,勉勉強強的學了些句子用鋼筆抄在小紙條上時不時看一眼學習著。後來基爾伯特發現部隊裡有翻譯官的時候,便用些煙草和翻譯官混熟了關係讓他教自己漢語。在有人指導的情況下加上他本身就很勤奮的自學,很快他就幾乎能聽懂很多漢語了。差不多半個月後,基爾伯特再次來到了那個偏僻的巷子裡,順利的找到了那棵山茶,一旁的門裡面還是一如既往的傳來那耳熟的曲調,他再次走進那個院子,在之前的位子上坐下,台上的女人也再次投來關注,基爾伯特朝她笑了笑,那女人卻很快就收回目光有些羞怯的避開了視線。


依舊是他不熟悉的內容,不過這一次他的關注點不再是那難懂的曲調,而是期待著這齣戲結束後的對話,基爾伯特想親自問問她的名字,聽她說話的聲音。


終於戲唱完了,上次那個人又從旁邊走出來端著那個小盤子走進觀眾席,走到他面前的時候他再次往裡面丟了一張大額的銀票然後盡可能的用自己學來的漢語說想和那位唱戲的女士說說話,那人隨即點點頭,擺了擺手示意他稍等,隨後繼續向下一位觀眾走去,基爾伯特離開觀眾席站到了一遍,看著台上的女人,那女人也再次站了起來像上次一樣行禮。


同時直起身子時多了一個微笑,毫無準備的基爾伯特心跳同時漏了一拍。


觀眾走後,那女人才走進後台,基爾伯特想著估計是去換換衣服之類的,畢竟那身衣服雖然好看但是看起來也十分沈重。他坐到座位上等著,不一會剛剛收錢的人便拉開了簾子,走出換下那套戲服穿著普通便服的女人依舊散發著一股這片土地上特有的優雅知性。


“這位客人貴安。”


“晚上好。”他努力在腦子裡搜刮著那繁雜漢語裡的各種時間和問候詞語組合著。


“多謝閣下重賞,小女才藝生疏有失厚愛。”


基爾伯特大概就聽懂了對方對自己的感謝,他有些靦腆的笑起來揮了揮手。


“你叫什麼?”


“小女名春燕,單姓王。”


“春、春燕,王?”


“王春燕。”


“王春燕。”


這時王春燕突然拉起了他的手在他手心裡比劃著,似乎是在寫她的名字,那些不熟悉的路徑在他手心遊走,對方的手指纖細溫柔就好像一塊他小時候見過那來自東方的寶石一樣。基爾伯特的心跳又快了一拍,以至於完全沒有記住王春燕寫了什麼,他只記得最後對方在自己的手心裡點了四下。


“您貴姓?”


“Gillbert。”他熟練的用德語回應了對方,王春燕又笑了起來,或許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發音語言,王春燕也跟著他模仿了幾次最後越來越奇怪,不過好在基爾伯特並不是很在意對方的中式發音,反而因為王春燕的笑容而看呆了一會。


第二次的短暫會面以那個來收錢的人再次出現為結束。


回到駐地他再一次失眠。


他們的第三次見面隔了半年,基爾伯特也沒想到自己會被指派商船的護航任務,不過好在不是回歐洲那麼遙遠,只是在亞洲的海域繼續活動,從渤海到東京然後再回來,中間幾乎沒有停留,他護送一艘船到達就坐上另一艘船回來,回到紫禁城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那個戲院。那時天已經是傍晚,他還沒來得及換下軍裝就踏進了院子,坐在戲台上的王春燕明顯被嚇了一跳,在認出是他以後似乎又放下心繼續唱戲。


唱完戲後基爾伯特照例在那碟子裡放了一張銀票,然後王春燕從後台換了衣服出來,這次時間稍早一些基爾伯特的漢語也進步了不少,徵得那位管事的允許之後,基爾伯特邀請了王春燕去附近的茶樓坐坐。


“剛剛你進來的時候嚇了我一跳,沒想到你居然是個官兵。”


“我不是官,只是個兵罷了。”


“你從哪裡來的呢?”


“很遠的地方,歐羅巴,一直往西走的地方。”


“說來可笑,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出過這紫禁城,最遠就是到城外的山上看看母親的墳。”


“我也沒想到會一下子就走那麼遠。”


“你會想家嗎?”


“偶爾會,我還有個弟弟。”


“哦,我也有,我有好幾個弟弟妹妹要養,說實話你每次給的錢都夠他們吃上一個多月的了。”


“反正我也沒什麼地方花的,駐地有吃住,出來了我也只來你這裡而已。”


“我聽他們說又要打戰了。不知道我這裡的戲還能唱多久。”


“有空我會來聽的。”


其實基爾伯特完全知道自己這次的商船護航更多的是做海路測繪,他並不是單純的普通軍人,他的對海洋的研究是他被征入軍隊最大的原因。王春燕的話讓他有些說不下去,他漸漸沈默下來聽著王春燕說,儘管有些詞語還是不大明白不過大概也能理解一些東西。


“唉⋯說到底,我也只是個唱戲的,什麼國家大事,就算跟我有關也是無能為力,只能就這麼唱唱戲給弟妹們糊口罷了。”


基爾伯特皺了皺眉頭,沒有接話,王春燕也當作對方好像並沒有聽懂,就當自己發發牢騷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了下去,一盞茶過後,基爾伯特也歇息的差不多,他從軍服的內兜裡掏出懷錶看了看時間。


“哦這是什麼?”


“錶。”


“做什麼的?”


“讓你知道現在幾時。”


“哦真有趣,你們洋人的玩意。”


“送給你吧。”說著基爾伯特摘下了錶鏈把懷錶塞進了王春燕的手裡,對方立刻對這個精緻的小玩具把玩起來,按動頂端的釦子錶蓋就彈開,三個細長的小針在透明的錶面下轉動。


“這個怎麼看的?”


“最短的那個叫時,最長的叫秒,中間的那個叫分。你看現在就是九時三十六分。”


“九時⋯啊。太晚了我要回去了。”這時王春燕才察覺的時間,她喝完了杯子裡的茶站起來,基爾伯特也跟在她身後,一起付了兩人的錢離開了茶樓。


基爾伯特把王春燕送到門口,把懷錶再次塞進了她手裡,王春燕像在台上的樣子朝他行了個禮就推門進去了。


他們的第四次見面是又隔了一年,在紫禁城的街上,基爾伯特騎在馬上跟著軍隊往城外走去,平民退到了路的兩側給他們讓出道路,而基爾伯特一眼就從人群裡看見了提著一包藥從街邊藥房走出來的王春燕,對方也看到了他,但是他們只是這麼默默地看著彼此,直到視線錯開,基爾伯特沒有回頭,就這麼跟著前面的人一路出了城。


他不知道王春燕是否還帶著他送的懷錶,是否還在那個巷子裡唱著戲,那些他沒有見過的弟弟妹妹們是否安好,一切的一切就像他們本來的命運,充滿了未知。


後來基爾伯特又回了一次紫禁城,他再次來到那個院子,門口的山茶已經枯了,只剩下幾隻頹敗的枝椏在深冬的寒風裡搖擺,裡面沒有傳出唱戲的聲音,他推開虛掩的門走進去,只見院子裡堆著寫行李,看起來像是搬家。


“快點,船要開了!”


他聽見一個熟悉的女聲從裡面傳出來,緊接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迅速靠近,他看見那個簾子被掀開,風華逝去,打扮樸素的王春燕背著一個包裹走了出來,看見基爾伯特的時候她頓時呆在了原地。


“我⋯我來看看你。”


“戲台已經收了⋯”


“沒關係,你要去坐船嗎?我可以送你一程。”


“承蒙關照了⋯”


基爾伯特幫她提上了地上的兩個箱子走了出去,走了幾步他回過頭看見王春燕站在基爾伯特曾經站著的位置看著那個戲台,他沒有催促王春燕只是默默的看著她凝視那戲台的樣子。接著他看見王春燕小小的嘆了口氣轉身朝他走來,他們一起走到街上,基爾伯特一路把她送到了碼頭。


本來碼頭的船員是禁止沒有買票的人上車的,基爾伯特大方的亮出了自己的軍官證,對方立刻就讓開了道路,他把王春燕送上船放好了行李。卻遲遲沒有離開,而王春燕也沒有馬上說出道別。他們沈默的看著彼此,突然基爾伯特開口。


“我能親你嗎?”


“⋯嗯?”


“親你一下,可以嗎?”


“只、只能親臉⋯”


基爾伯特摘下了軍帽擋在兩人的外側湊了過去,短暫的停留之後就迅速戴上軍帽離開了。留下了王春燕癱坐回船艙的座位上,她顫抖的伸出手撫摸著自己的嘴唇,心臟像是要從喉嚨蹦出來一樣。


基爾伯特站在港口邊看著那艘輪船遠去,他回味的輕舔了一下嘴唇便離開了。

Loki老是改名字
这个GIF特别喜欢专门单放一下

这个GIF特别喜欢专门单放一下

这个GIF特别喜欢专门单放一下

Loki老是改名字

是黑塔女子美食企的单图,我家漂漂亮亮的芒果泡芙安雅啊~

是黑塔女子美食企的单图,我家漂漂亮亮的芒果泡芙安雅啊~

瑟兰汀里希伯爵
Long,long ago,...

Long,long ago,


I was a girl just like you.👧


Father loved me,


kept me safe and beautiful.


Oh,how i'd love to dance around just once more.🕯️


But these cold legs.


Don't move any more👠


“我的维蕾娜小姐,您真是太美丽了……把您做成人偶,您的美丽就永远不会消逝了。”


(ipad pro试绘,没贴类纸膜线条有点抖。维蕾娜小姐姐太可爱了⁄(⁄ ⁄ ⁄ω⁄ ⁄ ⁄)⁄...

Long,long ago,


I was a girl just like you.👧


Father loved me,


kept me safe and beautiful.


Oh,how i'd love to dance around just once more.🕯️


But these cold legs.


Don't move any more👠



“我的维蕾娜小姐,您真是太美丽了……把您做成人偶,您的美丽就永远不会消逝了。”



(ipad pro试绘,没贴类纸膜线条有点抖。维蕾娜小姐姐太可爱了⁄(⁄ ⁄ ⁄ω⁄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