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娜塔莉亚

5224浏览    323参与
Jill

—“我们都输了。”

2p是动图,点开看露露哭♂泣٩(⁎ ́ი ̀⁎)۶:.✧
被大雪困在寝室,只有摸鱼👀
看着窗外那么大的雪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十二月份快到了。
但是那天竟然是难得的晴天呢,并没有下雪٩̋(๑˃́ꇴ˂̀๑)【苦笑

—“我们都输了。”

2p是动图,点开看露露哭♂泣٩(⁎ ́ი ̀⁎)۶:.✧
被大雪困在寝室,只有摸鱼👀
看着窗外那么大的雪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十二月份快到了。
但是那天竟然是难得的晴天呢,并没有下雪٩̋(๑˃́ꇴ˂̀๑)【苦笑

Jill

露白Ⅰ关于孩子随妈


结婚if

口嗨产物

孩子饿疯了,救救孩子吧_(:τ」∠)_


“所以,公主的哥哥是真的死了吗?”

女孩儿揉揉眼睛,即使困得连说话都不清楚了还是坚持发问。“亲爱的,你是怎么想的呢?”年轻的母亲为女孩盖好被子,亲了亲她软软的脸颊。“嗯……”她皱着眉,用小大人一般语气开口,“我想是的。毕竟公主已经把她的哥哥装进水晶棺里,放在她床边了呢。”

“为什么不想得乐观点?例如……向日葵的仙子突然出现,将哥哥从另一个世界带回给公主。”

“妈妈,那些都是骗人的。”

女孩咯咯笑着,嘲笑她母亲的幼稚。前不久她向母亲提问自己从哪里来,得到的回答是“舅舅在妈妈的肚子里种下了一朵花,你从花里飞出来。”几...

露白Ⅰ关于孩子随妈


结婚if

口嗨产物

孩子饿疯了,救救孩子吧_(:τ」∠)_


“所以,公主的哥哥是真的死了吗?”

女孩儿揉揉眼睛,即使困得连说话都不清楚了还是坚持发问。“亲爱的,你是怎么想的呢?”年轻的母亲为女孩盖好被子,亲了亲她软软的脸颊。“嗯……”她皱着眉,用小大人一般语气开口,“我想是的。毕竟公主已经把她的哥哥装进水晶棺里,放在她床边了呢。”

“为什么不想得乐观点?例如……向日葵的仙子突然出现,将哥哥从另一个世界带回给公主。”

“妈妈,那些都是骗人的。”

女孩咯咯笑着,嘲笑她母亲的幼稚。前不久她向母亲提问自己从哪里来,得到的回答是“舅舅在妈妈的肚子里种下了一朵花,你从花里飞出来。”几天后她用一些两性知识戳破了母亲不切实际的童话,气得母亲嚷嚷着要给她换一所幼儿园。“现在的学校给孩子教这些东西也太早了吧?难道就不能有一些浪漫的想象吗?喀秋莎,你难道不觉得我的故事更好吗?!”

“但是妈妈,肚子里是不能够种花的,种花要在花盆里。爸爸的向日葵都是种在花盆里的,对不对呀?”她望向在沙发上看书的男人。她有时候叫他舅舅,有时候叫他爸爸,都随心情。

“妈妈从小就很会讲故事,喀秋莎你就听一听吧。”男人合上书,示意小姑娘坐到他膝上。

“那妈妈你说,舅舅是怎么在你肚子里种花的?”

“嗯哼,先用剪刀把肚子剪开,种子放进去浇水……”

“现在就种!喀秋莎想要一个弟弟!”女孩兴奋地从舅舅膝盖上跳下来,去抽屉里找剪刀。

“啊啊啊啊啊啊啊!”

做父亲的尖叫着从沙发上弹起来,躲到了妻子身后。


阿尔♂卑斯

【中华沙雕学校】是改图
布拉金斯基和阿尔洛夫斯卡娅老师与王耀和本田老师为期三天的交换带班
P1娜塔,闽桂沪琼
P2伊万,黑吉(的手)
P3娜塔,沪
P4伊万,赣

【中华沙雕学校】是改图
布拉金斯基和阿尔洛夫斯卡娅老师与王耀和本田老师为期三天的交换带班
P1娜塔,闽桂沪琼
P2伊万,黑吉(的手)
P3娜塔,沪
P4伊万,赣

Jill
「 どんまい どんまい 大丈夫...

「 どんまい どんまい 大丈夫 」

【一个哄妹苏露

我记得我原本是想画兄妹的日常亲亲…?( •᷄ὤ•᷅) 后面一翻相册,咦我有个红星星可以拿来当背景耶,那画苏解好了⁽(◍˃̵͈̑ᴗ˂̵͈̑)⁽

「 どんまい どんまい 大丈夫 」

【一个哄妹苏露

我记得我原本是想画兄妹的日常亲亲…?( •᷄ὤ•᷅) 后面一翻相册,咦我有个红星星可以拿来当背景耶,那画苏解好了⁽(◍˃̵͈̑ᴗ˂̵͈̑)⁽

俚优

关于立白的售星人脑洞~
刚才的太长了刷太久,重发分了一下页。
【被pb我好惨。

关于立白的售星人脑洞~
刚才的太长了刷太久,重发分了一下页。
【被pb我好惨。

Jill
【下拉看兄妹亲情♂互动👍🏻...

【下拉看兄妹亲情♂互动👍🏻
【可能有点长😂
手是哥哥的🌝
因为是今晚的第一次所以还有力气哭😌

【下拉看兄妹亲情♂互动👍🏻
【可能有点长😂
手是哥哥的🌝
因为是今晚的第一次所以还有力气哭😌

俚优

"Nevertheless, all the misfortune I've been through...the pain I had to bear, and the agony I had to suffer...Natasha, Natashenka, you are my splendid sun." 

僵尸文学助我搞cp【不对

不很早之前脑的流亡诗人立和洗衣女工白【?说不准会写完的有缘cp无料见【没人稀罕

搞立白太苦了,我每天怀疑三次我cp到底是不是真的,打开喂鸡百科想吃口结婚粮,喂鸡:“那一次合国(结婚),立陶人和白俄人都很不高兴。”

我:*...

"Nevertheless, all the misfortune I've been through...the pain I had to bear, and the agony I had to suffer...Natasha, Natashenka, you are my splendid sun." 

僵尸文学助我搞cp【不对

不很早之前脑的流亡诗人立和洗衣女工白【?说不准会写完的有缘cp无料见【没人稀罕

搞立白太苦了,我每天怀疑三次我cp到底是不是真的,打开喂鸡百科想吃口结婚粮,喂鸡:“那一次合国(结婚),立陶人和白俄人都很不高兴。”

我:*卑微告辞

落筱拾今天填坑了吗⭐
是摸鱼。字瞎写的 衣服随便画的...


是摸鱼。字瞎写的 衣服随便画的。(挨打)


是摸鱼。字瞎写的 衣服随便画的。(挨打)

Jill

露白Ⅰ金蝴蝶

♢现代 国设

周六早上七点整,去公园晨跑一圈回来后的伊万为自己热了一杯牛奶。微波炉嗡嗡地运作着,趁着这个空档他打开手机翻看电子邮箱,助理发给他的行程表已经准时躺在了列表里。

噢,加班。

尽管这个安排并不让人意外,但伊万还是小小地低沉了一会儿。

手指划过屏幕,一行红色的字体霸道地占有他全部的注意力。

——“14:00  和娜塔申卡约会”

这句话既没有使用标准的国家名称代她,也没有称呼她的全名。那便意味着这场约会不具有外交性质并且很可能不出自于克里姆林宫本来的意愿。

伊万已经能够想象他可怜的助手还有那些官员是如何被他的妹妹威胁的。同样可怜的还有他,既然这个安排能够被列在表上那么那本来应是他...

露白Ⅰ金蝴蝶

♢现代 国设

周六早上七点整,去公园晨跑一圈回来后的伊万为自己热了一杯牛奶。微波炉嗡嗡地运作着,趁着这个空档他打开手机翻看电子邮箱,助理发给他的行程表已经准时躺在了列表里。

噢,加班。

尽管这个安排并不让人意外,但伊万还是小小地低沉了一会儿。

手指划过屏幕,一行红色的字体霸道地占有他全部的注意力。

——“14:00  和娜塔申卡约会”

这句话既没有使用标准的国家名称代她,也没有称呼她的全名。那便意味着这场约会不具有外交性质并且很可能不出自于克里姆林宫本来的意愿。

伊万已经能够想象他可怜的助手还有那些官员是如何被他的妹妹威胁的。同样可怜的还有他,既然这个安排能够被列在表上那么那本来应是他的休息时间。

“叮——”

这尖锐而短促的声音告诉他牛奶已经热好了。他收起手机,打算先享用热牛奶再考虑其他的事情。当温热甘醇的液体涌入胃里时,伊万想到了娜塔莉亚白皙细腻的皮肤。

————

下午一点四十,伊万慢慢地走在人行道上,脚下厚厚的一层落叶被踩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现在阳光很好,去公园划船或者上街逛逛都是不错的选择。

起风了,秋风毫不犹豫地刮下桦树金黄地叶子,落叶随翻飞的气流在空中起舞,总体呈下降趋势。伊万抬头看了看,觉得这些叶子很漂亮。阳光透过它们使它们变得透明,而风则教会了它们优雅地降落,乍一看就像是成群的蝴蝶。

路边花圃里的花早就枯萎了。这些花夏天还开得十分灿烂,秋天却倒伏在泥土上,只留下萎缩的,枯黄的尸体,比起夏日的张扬多了几分温顺。伊万也不讨厌。

他后知后觉地想起该给她带一束花。可惜最近的花店走路去要半个钟头,现在拜托助手开车去买也来不及了。懊恼着懊恼着,伊万来到约定见面的地方,娜塔莉亚早已经等在那里。她站在一棵桦树下,风吹得叶子簌簌往下掉,姑娘仰起头望,目光聚拢又发散。她的头发和裙摆也被风摇晃着,使她整个人像是要被风吹散了,随落叶一同飘向远方。

“哥哥!”

她很快回过神来,赶在他出声之前一路小跑着撞进他怀里。

她没有飞走。手指穿过她的长发,柔顺的发丝如流金从指尖逃走,风稍有停歇还是落回他的掌心。

她的身体不算暖和,伊万收紧手臂感受到她穿得着实有些单薄。

“这么冷的天,穿裙子很冷吧?”

所以说女孩子真是很特别的存在,纤细的身躯像是无法抵御严寒的样子,却能够在这么冷的天气里穿着单薄的裙装。

“我新买的裙子。”

娜塔莉亚拎起裙摆,很认真地在兄长面前转了一圈,小皮鞋的足尖踏着落叶发出窸窣的声响。她抬头望向伊万,眼睛里写满了期盼,显然是希望得到来自哥哥的夸奖。

“很好看哦……嗯,蝴蝶结也很好看!”

这时候伊万才感受到自己言辞的贫乏,灵活的外交辞令在此处并不适用。从心意出发他真诚地想好好赞美一番他的娜塔申卡,但除了“好看”之类的话他再也憋不出什么别的赞美之词,昔日读记过诸如普希金,阿赫玛托娃的诗歌也全然如白桦枯枝上的叶片,扑棱棱地四处飞散。

娜塔莉亚固然是美丽的,这一点在伊万眼中从没有改变过,所谓盛装打扮与平时相比,也只是更漂亮与漂亮的区别。

伊万更在意的是他的娜塔申卡很怕冷。

他脱了大衣给姑娘披上,絮絮叨叨指导她秋冬季节应该如何穿衣。娜塔莉亚满足于被包裹在充满兄长味道的大衣中,也丝毫不责怪他的不解风情。

“娜塔,你说叶子也会冷吗?”

他们沿着洒满阳光的小道并肩走着,披在娜塔莉亚身上的大衣衣角拂过些许堆积起来的落叶。

“我想是会的,所以叶子落到了泥土中,大地将它们同地心的鼓动联系在一起,落下的叶子就再也不冷了。”

伊万自顾自回答自己的问题,身侧人抬起盛着爱意的眸子看他。

“我在哥哥身边也从来不会觉得冷。”

又是一阵风,伊万·布拉金斯基的金蝴蝶拂过他的脸侧,落于脚边。轻柔得恰似一个满含深意的吻。


卡佳
炸号重发斯拉夫三兄妹乘马车飞驰...

炸号重发
斯拉夫三兄妹
乘马车飞驰在辽阔雪原呀

构图/素材来源苏版战争与和平,短时间乱涂作品,十分不细致x

炸号重发
斯拉夫三兄妹
乘马车飞驰在辽阔雪原呀

构图/素材来源苏版战争与和平,短时间乱涂作品,十分不细致x

俚优

今天的立,前两天的立,和前前两天的立白。

我已经摸鱼癌晚期没救了,让我自生自灭吧【

今天的立,前两天的立,和前前两天的立白。

我已经摸鱼癌晚期没救了,让我自生自灭吧【

俚优

就立白啦【

被白桦女神发了一堆代餐图我越吃越饿

就立白啦【

被白桦女神发了一堆代餐图我越吃越饿

Jill

开车🌞
之前很火的姿势👀
最后一P见( ͡° ͜ʖ ͡°)✧

开车🌞
之前很火的姿势👀
最后一P见( ͡° ͜ʖ ͡°)✧

巫女周眠-

PtAu铂金米白/一个魔幻设定



*有娘塔利亚


四块相互分离的大陆,用桥梁连接,关卡严格,所以偷渡也形成一条产业链。


这四块大陆以宝石名称呼,北方极寒,南方神秘,西方富裕,东方物产丰富。


北方有一支特殊的巫师血脉可以预见未来,一千年前预见将有不可抵挡的永夜降临,人类再也不见光明,西方自此灯火通明,害怕被永夜剥夺,并且在城堡中藏了一盏有魔法的灯,永远燃烧带来光明。


千年后永夜从北方蔓延,巫师一族遭遇天灾人祸,哥哥、姐姐在黑暗中消失,只剩娜塔莉亚逃出。


娜塔莉亚的预言用梦的形式传达,梦中出现黑猫就说明这是对未来的预见。但她能力不够,似乎很多事情都没准确预言过,只有黑猫始终盘旋在梦中。


自从永夜在...



*有娘塔利亚


四块相互分离的大陆,用桥梁连接,关卡严格,所以偷渡也形成一条产业链。


这四块大陆以宝石名称呼,北方极寒,南方神秘,西方富裕,东方物产丰富。


北方有一支特殊的巫师血脉可以预见未来,一千年前预见将有不可抵挡的永夜降临,人类再也不见光明,西方自此灯火通明,害怕被永夜剥夺,并且在城堡中藏了一盏有魔法的灯,永远燃烧带来光明。


千年后永夜从北方蔓延,巫师一族遭遇天灾人祸,哥哥、姐姐在黑暗中消失,只剩娜塔莉亚逃出。


娜塔莉亚的预言用梦的形式传达,梦中出现黑猫就说明这是对未来的预见。但她能力不够,似乎很多事情都没准确预言过,只有黑猫始终盘旋在梦中。


自从永夜在北方发生后人类陷入混乱,封闭关卡,各国原有的矛盾激化,关系僵持。


娜塔莉亚孤身前往西大陆想要寻找打破永夜的方法,很飒的巫女在路上遇见穷小子阿尔弗雷德。


迫于生计两个人组成临时队伍接委托挣钱,故事由此展开。


副线大概是普娘带着意呆讨生活,普爷和小少爷以及洪姐一起生活,因为一些事情普爷进了监狱。


亚瑟作为西方的巫师看不起北方的预言家,又遭遇养子阿尔弗雷德叛逆期,一个头两个大。


大概就这样,三年前想的设定到现在都没完善23333一切只为了米白并肩作战撒糖!


中间想虐,然后HE


希望我可以早点想完动笔!


咕咕咕。


俚优
忽然被老板放了一天假,睡了半天...

忽然被老板放了一天假,睡了半天摸了半天。。。

依旧是大公国立和小小白(´▽`)娜塔莎小时候真可爱啊,好喜欢她的蓝蝴蝶结

铠甲武器衣服全是乱画的,专业爱好者请不要较真【逃走

颜色比较暗,不过调亮了也没啥细节好看的【】

忽然被老板放了一天假,睡了半天摸了半天。。。

依旧是大公国立和小小白(´▽`)娜塔莎小时候真可爱啊,好喜欢她的蓝蝴蝶结

铠甲武器衣服全是乱画的,专业爱好者请不要较真【逃走

颜色比较暗,不过调亮了也没啥细节好看的【】

Jill

想来想去不知道该取什么题目就决定叫我搞我自己😃


雪停后伊万和往常一样牵着妹妹的手去林子里捡树枝,姐姐则拿着自己手织的织物去附近的集市上换取食物。冬天的林子总是寂静而安全——凶猛的动物蛰伏在巢穴中冬眠,而那些欺负他的人也忙着在冬天活下去,没有余力再来骚扰他。

伊万抬头看看白桦光秃秃的枝杈和积满云翳的天空,颇有些惬意地放慢了步伐。在屋子里闷了那么多天,虽然天气很冷,但是这样在林子里走也不错。

女孩儿没有领会到兄长的心思,她想快些完成工作然后回到他们的小木屋去堆雪人。于是她催着兄长快些走。

“别着急呀。”

伊万敷衍地应答着,这让娜塔莉亚不高兴了。她挣脱了哥哥的手向前方跑去。

“喂——别跑那么快!”

“哥...

想来想去不知道该取什么题目就决定叫我搞我自己😃


雪停后伊万和往常一样牵着妹妹的手去林子里捡树枝,姐姐则拿着自己手织的织物去附近的集市上换取食物。冬天的林子总是寂静而安全——凶猛的动物蛰伏在巢穴中冬眠,而那些欺负他的人也忙着在冬天活下去,没有余力再来骚扰他。

伊万抬头看看白桦光秃秃的枝杈和积满云翳的天空,颇有些惬意地放慢了步伐。在屋子里闷了那么多天,虽然天气很冷,但是这样在林子里走也不错。

女孩儿没有领会到兄长的心思,她想快些完成工作然后回到他们的小木屋去堆雪人。于是她催着兄长快些走。

“别着急呀。”

伊万敷衍地应答着,这让娜塔莉亚不高兴了。她挣脱了哥哥的手向前方跑去。

“喂——别跑那么快!”

“哥哥,那里有很多树枝!”

娜塔莉亚回头冲他喊,一不留神撞上从旁边窜出来的一个人,一屁股坐在雪地上。

“都让你慢点跑了……”

伊万气喘吁吁地追上来,脸颊涨得通红。他倏地停了下来,不敢贸然靠近。

使娜塔莉亚摔倒的罪魁祸首是一个高大的男人,他像一棵白桦树似的矗在那儿,两个孩子必须把头仰得很高才能看见他的脸。

他的服饰很怪异,不像是附近村落里的居民,但是看长相又与当地人相近。那人一脸迷茫,看样子也不像是坏人。伊万从来没有在这附近遇见他,猜想他或许是在林子里迷路的旅者。

“你……你是迷路了吗?”他鼓起勇气同那个男人说话,一边挪步向妹妹走去。娜塔莉亚鲜少出门,撞上这么个高大的男人自然是怕生的,这会儿坐在地上几乎要哭了,也忘记了赶紧爬起来。

“我啊……”

他说话的口音和调子都怪怪的,伊万还是能听懂。他没有放下对这个男人的戒备,但是望着这人的脸庞又无端生出一股亲切感。

男人突然蹲下身将娜塔莉亚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揽进了怀里。

“啊!”

小姑娘失声尖叫,一个劲地推他。这会儿伊万也急了。“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妹妹!”

男人抬眼打量他,紫眼睛中目光灼灼,似乎要在他身上开出个洞来。

“那你来把她夺回去吧。”

男人将娜塔莉亚转了个面,朝向伊万,双手握住女孩的胳膊,这样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也不能攻击他。

如果和那个男人打架的话,自己毫无疑问是没有胜算的。伊万的身体开始不自觉地颤抖,一方面他想要夺回自己的妹妹,另一方面那个男人的强大使他畏惧。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比自己强壮那么多的对手。

娜塔莉亚撕心裂肺的哭声像鞭子一样抽在他的心上,她还在那个男人的手中不断扭动挣扎,尽管都是徒劳。

伊万几乎要听到自己理智炸裂开的声音,使他的每一寸骨骼都发出崩坏的咔咔声。

最终他还是机械地冲了上去,试图掰开男人的手,或者对着他的脸攻击。但男人起身,抬腿就把他踢出去很远。伊万撞到一棵白桦树的树干上,感觉五脏六腑都揪心地疼。他干呕了一阵,才颤颤巍巍地勉强站起。

“喂,这样就不行了吗?你的妹妹可还在我手里哦。”男人的声音轻飘飘地散进空气里,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温柔的声线却只让伊万感到恶寒。

打不过的,肯定是打不过的。伊万垂着头看着脚下的雪,大口喘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他无论如何都没有贸然冲上去的勇气了,又想不到别的法子。

“你要放弃了?”

放弃吗?

“哥哥……!呜呜呜你这个混蛋放开我……哥哥!哥哥救我!呜呜呜呜我、我不要……呜呜呜……”

小姑娘的嗓子已经有些哭哑了,伊万听着一阵心疼,于是恶狠狠地盯着那人。

一步,两步,他缓慢而沉重地走向那个男人,突然在他脚边跪了下来。

“求求你……求求你把妹妹还给我!我什么都愿意做!”他深深地弯下腰,额头抵在他的鞋尖上。

那人没有回应,就当伊万要绝望的时候,一阵强烈的冲击将他再次踢开。

“胆小鬼!懦夫!你以为跪下来求饶就好了吗?你以为舍弃你的自尊就可以保护别人了吗?就是因为你弱得像条蠕虫,姐姐也好娜塔申卡也好,大家也好,全部……全部都……!”

一直很平静的男人突然冲他吼出一些听不懂的话,他痛苦地蜷缩起身体,口腔里一股铁锈味。

“对不起,对不起啊,我其实……我……是我不好,我明明应该保护你……”

他费力地睁开眼,看见那男人将反抗着的娜塔莉亚搂紧怀里,亲了亲她的头顶。女孩儿吓坏了,不住地颤抖,不住地哭泣,他想回头看看哥哥,但是那男人不许。

那人将脸埋进娜塔莉亚战栗的肩窝里,好半天才抬起头。伊万看到他也哭了,湿红的眼眶边一道水痕。

“我现在把她还给你。你一定要照顾好她。”

男人像提着小动物一样把他从雪地上拎起来,然后把娜塔莉亚塞进他的怀里。两个孩子抱在一起,恐惧地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虽然你肯定是做不到的吧。”

他莫名其妙地笑了,自顾自地低喃,叹息。然后他走了,消失在远处的雪雾里。

那件事之后伊万很久都不敢再去那片白桦林,生怕再遇到那个疯子。

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十二个世纪后会每天都见到那个男人,在任何能反光的平面上。


俚优

1h的单人立

和40min狂草摸鱼,大公国时期的立跟他救下的小小白。

嗯嗯……最近在准备考学,又同时在社畜,所以qq什么的都不聊了也不扩列了,也就放画上来……_(:з」∠)_但谢谢大噶lft的红心蓝手!这几天画的都是很私人爱好的东西hhh【不一直都是吗

今天也超喜欢立白【震声【我今天被人开导又狂吃了一通,感觉良好

1h的单人立

和40min狂草摸鱼,大公国时期的立跟他救下的小小白。

嗯嗯……最近在准备考学,又同时在社畜,所以qq什么的都不聊了也不扩列了,也就放画上来……_(:з」∠)_但谢谢大噶lft的红心蓝手!这几天画的都是很私人爱好的东西hhh【不一直都是吗

今天也超喜欢立白【震声【我今天被人开导又狂吃了一通,感觉良好

Jill

和昨晚的猫猫一起画的但是被pb了(ʘ̆ωʘ̥̆‖)՞
阿乎真的很严格(╯' - ')╯︵ ┻━┻ 
点我看露白🐍图( ͡° ͜ʖ ͡°)✧

和昨晚的猫猫一起画的但是被pb了(ʘ̆ωʘ̥̆‖)՞
阿乎真的很严格(╯' - ')╯︵ ┻━┻ 
点我看露白🐍图( ͡° ͜ʖ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