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娜塔莎

27734浏览    1215参与
📎

是乌姐生贺!我赶上了!!!冬妮娅姐姐生快!
我最喜欢的女性角色!!!

是乌姐生贺!我赶上了!!!冬妮娅姐姐生快!
我最喜欢的女性角色!!!

莫道弦歌

白鹅妹妹生日快乐~🇧🇾

白鹅妹妹生日快乐~🇧🇾

巧克力

我好i娜塔qaqqq她真好

我好i娜塔qaqqq她真好

blissful YU碧濯

不知道本家怎么安排的身高于是就这样画了    
有参考√   p1改了一些细节,p2用了扫描但没有改,还是不要看p2了orz

不知道本家怎么安排的身高于是就这样画了    
有参考√   p1改了一些细节,p2用了扫描但没有改,还是不要看p2了orz

Will_

老福特好像出了一点问题,被pb之后又被解屏,结果这篇文还在但是在tag里看不见了((유∀유|||))

烦请走评论↓

老福特好像出了一点问题,被pb之后又被解屏,结果这篇文还在但是在tag里看不见了((유∀유|||))

烦请走评论↓


酷狗音乐
预告。随缘画完,生贺真的赶不到...

预告。随缘画完,生贺真的赶不到。

预告。随缘画完,生贺真的赶不到。

Mrs Romanoff.

【你用一分钟换我全部余生。】

【你用一分钟换我全部余生。】


其实入坑漫威是很晚很晚的了,大概美队三到复联三这中间罢。那时候也是单纯看剧情,就觉得娜塔莎罗曼诺夫是个特别戳我心坎的女孩子。


正正式式把自己埋在坑里可以说是,em,复联四上映之际罢,复联四一度炒的红红火火,我也就借机顺了一遍MCU的所有电影。

   

糟糕透了。我好像就这样再也走不出这个女人了。

更可怕的是喜欢,啊不,爱上她的第一周就迎来了她的死讯


有人说,小娜死的其实很释怀。我有这样想过...

【你用一分钟换我全部余生。】

   

其实入坑漫威是很晚很晚的了,大概美队三到复联三这中间罢。那时候也是单纯看剧情,就觉得娜塔莎罗曼诺夫是个特别戳我心坎的女孩子。

   

正正式式把自己埋在坑里可以说是,em,复联四上映之际罢,复联四一度炒的红红火火,我也就借机顺了一遍MCU的所有电影。

   

糟糕透了。我好像就这样再也走不出这个女人了。

更可怕的是喜欢,啊不,爱上她的第一周就迎来了她的死讯

    

    

有人说,小娜死的其实很释怀。我有这样想过,她说她要还债。但是这一切她做的还不够吗?纽约大战关传送门是她,奥创之战抢夺再生摇篮暴露奥创位置是她,帮助Steve Rogers瓦解被九头蛇渗透的神盾局是她,招募Bruce是她,坚守基地五年还是她。

为什么最后还要为了世界搭上自己的命呢?

   

所以我觉得不是释怀,而是爱,是责任。可能被冠上超英的名号以后人们就会忘记她只是个过去受过重创的姑娘。

仅谈MCU的小娜,她没有血清,没有基因改造,没有战甲,没有盾牌,没有神力,没有变异,没有弓箭,没有过人的视力。

她有的是什么呢?

我总是问自己。

    

后来我得出结论了。这个姑娘,她有的不是手枪,不是简单的寡妇蛰,不是红房训练出的杀人如麻,而是她的决心,或者说,绝心

    

    

而我又为什么爱上她,大概是因为她的刚烈与她的温柔。

说她刚烈是因为她无人匹敌的勇气与计谋。她的特工素质使她无论何时都很干练,她会随机应变,她会反击,她会防守,她更加会主动出击一发致命。

她能证明女性的优秀,绝口不提特权的优秀,凭借自己的优秀。

而即使在这么多强大的队友身边,她依然是我眼里最突出的那一个。

      

而她的温柔,是我更想说的。或许人们早就见惯了干脆利落优秀的黑寡妇,那我就来讲讲温柔周到的娜塔莎罗曼诺夫。

卸掉超英的名号与自己的代号,娜塔莎就是娜塔莎。也许会有二代黑寡妇,甚至三代,四代。但是娜塔莎永远不可能被代替,她永远是那个独一无二的,红发姑娘。

的柔是丝毫不带矫揉造作清澈如水的情。她没有什么甜甜美美的东西,但是她就是一个可爱到让人心疼的姑娘。她的柔情是一帮雄性激素中的调和剂,是抚慰浩克的力量,是带给Steve信任的月光,是给予Barton希望的温暖,是带领Wanda的明灯,是给人安心的感觉。

    

    

就是这样一个姑娘让我彻底的沦陷了,生平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敬与爱近乎疯狂的同时。而且竟是对于一个,虚构的角色。

    

说完她,再来说说死亡,与未来罢。

    

关于死亡,是我太久太久的意难平。偶尔深夜想起还会偷偷开一瓶淡酒窝在冰凉的飘窗上,哭不出来的难受,像是悲伤像水一样吞噬自己的感官直到自己无法呼吸。

  

而又是怎么走过来的呢。

如果说让我对于这个角色的结局完全放下,只有三个字,不可能。不管最后会是什么样子,她都值得更好的结束。

但是已经过去遥遥无期的四个月啦,生活总归要move on,至少我没有停留在原地明知没有结局还要苦苦坚持的等待。

我会开始期待12月的重遇,和明面五月最后充足的道别时间。

我会好好跟她说个甜甜的再见,尾音上扬,没有悲伤的那种。

   

    

即使在这之前一切的一切可能都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就过去了。

也曾有过看到课文上的一字一句都觉得与她相关字字珠玑句句扎心的时候,也会有莫名戳中了什么点开始发愣甚至流泪的时候。

每天看同人或许都会有一刻眨巴眨巴眼睛泪就掉出来,但我还是觉得我应该,move on了。

   

   

   

而未来其实很难。真的很难。

也许明年的道别之后,Marvel的这个宇宙也就与我告别了。

如果他真的选择强制性告诉我们,叶莲娜即将代替娜塔莎的黑寡妇称号与团队里的特工位置,我也许会直接和漫威说再见。

   

   

   

对我来说她是唯一的那个,是特别的那个,是需要珍藏的那个,而不是谁都能够代替的。

接班我可以,但是代替,我不接受。

    

   

   

深夜的碎碎念,我真的好想好想她。

或许这已经不是一个爱字能够衡量的了。一百二十天了,十七周零一天了,三个月二十八天了,172800分钟了。

    

   

距离那一份中真的好久好久好久了。或许你的一句一分钟后见,注定要换我的全部余生吧。

    

    

  

    

就这样,我好困了。good night,my Nat。

Sodalululala
娜塔:哥哥只有我了!哥哥身边的...

娜塔:哥哥只有我了!哥哥身边的都想害你啊!哥哥出来结婚!(?)
露: ∑ ⊙ L ⊙ ​​​

毒唯发言,很适用(并且居然是真的)

娜塔:哥哥只有我了!哥哥身边的都想害你啊!哥哥出来结婚!(?)
露: ∑ ⊙ L ⊙ ​​​

毒唯发言,很适用(并且居然是真的)

Jill
车车车车车,一辆车车车车车,冲...

车车车车车,
一辆车车车车车,
冲向露西亚※
链接请走评论↓

车车车车车,
一辆车车车车车,
冲向露西亚※
链接请走评论↓

茶薏

【铂金组】你在和谁滚床单?

非国设  沙雕向

ooc预警

是给儿砸 @咕咕咕咕阙 的生贺

  “哥哥,和我结婚吧!”清冷的白俄罗斯少女毫不犹豫地向兄长表达爱意,这次她带着势在必得的决心,不再仅仅像之前那样“温柔”地追问。她带了武器——最顺手的匕首追在后面,大有得不到满意的回答就把布拉金斯基现任家主大卸八块的意思。

  “娜塔莎,我的好姑娘。”伊万少见地没带保镖秘书,一个人狂奔在街上。他试图安抚妹妹,“这件事我们可以在商量。”

  “哥哥已经成了家主,为什么不履行应行的义务?”娜塔莉亚杀气腾腾地问,极速的追赶让她的银发飘到耳后。

  伊万扶额不语。他以为堵住家里那帮天天念叨“血统提纯”的老家伙的嘴这个...

非国设  沙雕向

ooc预警

是给儿砸 @咕咕咕咕阙 的生贺

  “哥哥,和我结婚吧!”清冷的白俄罗斯少女毫不犹豫地向兄长表达爱意,这次她带着势在必得的决心,不再仅仅像之前那样“温柔”地追问。她带了武器——最顺手的匕首追在后面,大有得不到满意的回答就把布拉金斯基现任家主大卸八块的意思。

  “娜塔莎,我的好姑娘。”伊万少见地没带保镖秘书,一个人狂奔在街上。他试图安抚妹妹,“这件事我们可以在商量。”

  “哥哥已经成了家主,为什么不履行应行的义务?”娜塔莉亚杀气腾腾地问,极速的追赶让她的银发飘到耳后。

  伊万扶额不语。他以为堵住家里那帮天天念叨“血统提纯”的老家伙的嘴这个荒谬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娜塔莉亚也会明白她哥对她根本没有亲情之外的其他情感——然而事与愿违。而且伊万还不能对她做什么,娜塔莉亚除了高贵的血统美丽的外表,还拥有盘根错节的势力和丰硕的战功。退一万步,她也是伊万的亲妹妹……所以伊万只能狼狈逃窜。是时候找个妹夫了,他脑中第五百零一次浮起这个念头。

  两个斯拉夫人在繁华的街头上演《速度与激情》不引起骚乱是不可能的。阿尔弗雷德把枪抬起又放下,对方诡异支离的逃跑路线让他始终不能准确地锁定目标。他按住无线耳机道:“亚蒂,hero打不中他。”

  那头的亚瑟叹了口气,“没事,也没指望你一下就打死布拉金斯基。”

  阿尔弗雷德一边漫不经心地听亚瑟絮絮叨叨一边把瞄准镜当望远镜用来看戏:目标在逃跑,后面追杀的倒是个难得的美人。目标仍在逃跑,目标笑起来摇了摇手,杀手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等等!布拉金斯基朝他摇了摇手?阿尔弗雷德暗道一声不好,就地一个翻滚。

  没有任何动静。

  亚瑟还在遥远的英格兰通过无线电唠叨,心中感慨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当年的傻小子终于成熟不会因为任务失败就原地跺脚,下一秒就听阿尔弗雷德在那头冷冷地说:“布拉金斯基被人追杀,身边没有保镖,正是浑水摸鱼的好机会。放心吧,hero不用狙击枪一样能打爆他。”呲啦一声便失去联络。

  阿尔弗雷德用脚把无线耳麦在地上碾碎,用射绳枪直接从楼顶跳了下去。

  

  街上的追逐战仍在继续,在娜塔莉亚的指尖堪堪碰着伊万的衣角时,一只手伸了过来,利用她那一瞬间的放松捏住了她的手腕。娜塔莉亚一惊,顺势一蹬从阿尔弗雷德头顶翻过。她重心下压挣脱束缚,另一只手成拳直冲对方面门。电光火石之间,锋利的刀刃擦着阿尔弗雷德的脸划过,在上面留下一道细长的伤口。娜塔莉亚多用手肘和膝盖,一招一式都刚劲猛烈以伤换伤活脱脱一股疯劲,即使是柯克兰家的王牌对付起来也有些吃力。

  “谁给你的胆子刺杀哥哥?”斯拉夫美人冷着一张脸逼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阿尔弗雷德明白了自己误解,却仍不动声色地回答。

  他们嘴上交锋,手上也没,乒乒乓乓地从街头打到街尾。阿尔弗雷德有射绳枪辅助,娜塔莉亚本就身轻如燕,两个人沿着楼房飞檐走壁差点要上天。最后阿尔弗雷德一脚将一扇落地窗的玻璃化为碎块,两人在室内继续打——这是一间酒店房间。

  酒店经理在听完目睹现场被吓了一跳的保洁阿姨的描述后,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伊万·布拉金斯基跑着跑着发现追兵没了,回头就看见他的妹妹和一个陌生男人纠缠着进了酒店,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她哥。伊万怀着欣慰、酸涩、怅然、狂喜的心情目送他们远去,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还没等伊万悲春伤秋经历和某个英国绅士一样复杂的心路历程,他的电话响了——某位经理诚惶诚恐地声称娜塔莉亚小姐在和一名金发男子合力拆除他的酒店,但他实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无意冒犯了布拉金斯基家……胖子捧着手机胆战心惊地等待回应,只听那位掌管大半个俄罗斯的大佬轻笑一声,用柔和的声音道:“要是娜塔莎少了一根头发,赔偿金我可以直接折算成棺材送给你。”

  伊万挂断电话,心情很好地想:和娜塔莎还有拆房子的共同爱好,不错啊。

  

  如果这位经理有胆子进房间看一眼,他就会赶紧收拾好行李做好浪迹天涯的准备——娜塔莉亚岂止少了一根头发。这并不是说她成了秃子,而是报复心极强的金发男子对自己脸上的口子耿耿于怀,又觉得在那张神造的面孔上留下疤痕实在是不hero的举动,于是他趁乱割掉了对方一缕头发。

  他看准娜塔莉亚只有两柄单薄的匕首,张开酒店里的棉被就迎了上去,顺利地将体能消耗过大的“女杀手”裹成了春卷,还别出心裁地用射绳枪里的绳子捆好后照着对方的头饰打了个蝴蝶结。

  “放开我!”娜塔莉亚气的白皙的脸上飘起一层粉红,但她毕竟出身名门,这种情况下也骂不出粗鄙之语。

  阿尔弗雷德却觉得对方像蝉茧一样的造型十分有趣,便带着玩味的表情凑近观察:哇这个紫色的眼睛!这个银色的睫毛!这个玫瑰色的嘴唇!他倒没有别的想法,只是单纯地欣赏,而在于托里斯看来就现在不是这样了——这位奶妈在伊万被追杀时就是大小姐的远程调度,现在一边处理伊万甩来的“酒店赔偿”的烂摊子一边听耳麦里传来的衣物摩擦声和呼吸声,早已在脑内将车开到了城市的最边缘。

  实际上什么都没干的阿尔弗雷德仍在继续他的“恶行”,这次他看上了娜塔莉亚的头发。它们柔顺地散在床上,某处的残缺却恰到好处地勾起人破坏的欲望。阿尔弗雷德捻起一缕,兴致勃勃地动起手来,在娜塔莉亚的两鬓编了三条歪七扭八的小辫子并马上遭到报应——他因为笑得太厉害从床上掉了下去。

  什么都不知道却以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的托里斯终于崩溃,而娜塔莉亚下颔的通讯器在一片混乱中恰好碰开了免提模式,里面传出托里斯歇斯底里的哀嚎:

  “大小姐,你在和谁滚床单??!”

  闻者落泪听者伤心,其凄厉让十里之内的鸟雀惊飞,使阿尔弗雷德又跌回地上,也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娜塔莉亚站了起来——是的,她坚强地站了起来!匕首虽然单薄,但锋利程度并不会因为切割对象是棉被而减少。她迈开长腿径自向地上的阿尔弗雷德走去——她忍辱负重,在杠铃般的笑声、脸上画星星、头印上编小辫中割了二十分钟被子就是为了这一刻!

  阿尔弗雷德被她一脚踢到墙上,嘴里泛起一股血腥味。他还没有等到第二脚的到来,便失去了意识。

  

  阿尔弗雷德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除了眼睛哪儿也动不了。他被绷带绑成木乃伊,只留了一双蓝眼睛在外面,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是对他先前行为的报复。护士见他醒了,恭敬地退出去,把空间留给大人物——那对令人闻风丧胆的兄妹已经进来了。

  布拉金斯基满怀恶意地以阿尔弗雷德为背景给亚瑟视频,不顾对方的惊怒气定神闲地打了个招呼。“他只是被娜塔莎揍了一顿而已。”伊万不紧不慢地道,轻松的语气像是在谈论今天吃什么,根本不管这会让人对阿尔弗雷德的伤势产生怎样可怖的联想。狙击手也是有苦说不出,字面意义上的说不出。“Hero只是断了两根肋骨而已,别被那头熊骗了!”他试图用自己灵动的眼睛向亚瑟传达这个意思。可惜司康维系的亲情显然没能达到让人心有灵犀的层次,阿尔弗雷德频繁的眨眼更让亚瑟认为他遭到了非人的虐待。英伦绅士终于下定决心:“上次那家公司让你5%的股份。”

  伊万没有丝毫被打动的样子,他笑弯了眼眸:“柯克兰家最近获得开采权的天然气矿……”

  “你想都别想。”亚瑟直接打断对方的话。

  “你误会了,柯克兰。”伊万眼中闪过一丝温情,他想起自己赶到现场时娜塔莉亚红着耳朵离开的模样。多少年没有见到表情那么生动的妹妹了?他很快将情绪收拾好,接着道:“我不是在要赎金。”还没等亚瑟松一口气,就听那个斯拉夫人用带着卷舌音的英语道:“我是在要聘礼。”

  

  小剧场

  “娜塔娜塔娜塔娜塔快去结婚吧!”伊万在娜塔莉亚耳朵旁碎碎念,开心地看着妹妹落荒而逃的背影。

  伊万·布拉金斯基在被催婚二十一年后,大仇得报。

  

江

出海报4(意呆、亲分、北欧区、群像合影)+明信片3(菊亚瑟阿尔、阿尔、群像合影)+贴纸1(群像)。全新,价格私聊

出海报4(意呆、亲分、北欧区、群像合影)+明信片3(菊亚瑟阿尔、阿尔、群像合影)+贴纸1(群像)。全新,价格私聊

Jill
这几天报道搞得脑壳痛,终于有时...

这几天报道搞得脑壳痛,终于有时间摸鱼😭
有点想家※
但是看着这对兄妹就觉得很治愈₍ᐢ⸝⸝›   ̫ ‹⸝⸝ᐢ₎

这几天报道搞得脑壳痛,终于有时间摸鱼😭
有点想家※
但是看着这对兄妹就觉得很治愈₍ᐢ⸝⸝›   ̫ ‹⸝⸝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