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

1267浏览    45参与
軟隱棘杜父魚

【洗衣粉】漿果蛋糕和絲帶,佩劍盔甲以及鮮花

生日賀文 @俚优 (塞蛋糕)

鐵與血的腥味瀰漫在屋子裡,混進那桌子上的甜美嫣紅的蛋糕裡,誘人華麗卻又十分殘酷的味道。



“這是誰的血?”娜塔莎站在托里斯卸下的那一堆盔甲前,指著上面的血跡冷冷的問道。她完全沒有像她那個年齡裡看起來該有的反應,或許要不是因為她確實還過於幼小,也許她也能穿上同樣的盔甲拿著武器跟著托里斯一起上戰場,或者和托里斯短兵相接。



“唔⋯我也不太記得,畢竟人數太多了嘛。”托里斯從屋裡走出來,卸下盔甲的他一如鐵狼卸下了兇狠,他走到娜塔莎身後彎腰把她抱了起來回到桌前把她放在比她還高一些的座位上。



“餓了吧?”托里斯一...








生日賀文 @俚优 (塞蛋糕)

鐵與血的腥味瀰漫在屋子裡,混進那桌子上的甜美嫣紅的蛋糕裡,誘人華麗卻又十分殘酷的味道。




“這是誰的血?”娜塔莎站在托里斯卸下的那一堆盔甲前,指著上面的血跡冷冷的問道。她完全沒有像她那個年齡裡看起來該有的反應,或許要不是因為她確實還過於幼小,也許她也能穿上同樣的盔甲拿著武器跟著托里斯一起上戰場,或者和托里斯短兵相接。




“唔⋯我也不太記得,畢竟人數太多了嘛。”托里斯從屋裡走出來,卸下盔甲的他一如鐵狼卸下了兇狠,他走到娜塔莎身後彎腰把她抱了起來回到桌前把她放在比她還高一些的座位上。




“餓了吧?”托里斯一邊問著一邊抬手用小刀切開了鮮紅的漿果蛋糕,烤的金黃的蛋糕上鋪了厚厚的一層嫣紅甜蜜的漿果醬,用刀切開以後裡面同樣有一層夾心的果醬。




“沒有戰利品嗎?”娜塔莎冷冰冰的問著,儘管她手裡已經握上了叉子,但是她此刻腦子裡疑問的誘惑顯然比面前的蛋糕更甚一籌。托里斯把蛋糕分好放在她面前,拿著小刀杵著下巴思考了一下娜塔莎說的戰利品是指什麼。在略過一系列重武器,上好盔甲零件,還有說不清是哪裡鑄造的銀幣和金幣以後他終於篩選出一件。




“喔當然有。”他放下小刀站起來回到房間裡,娜塔莎聽見一陣翻箱倒櫃的聲音,之後安靜了一會然後就看見托里斯重新走了出來,手裡拿著一段她沒見過的東西,另一隻手拿著一面不太光亮的鏡子和梳子,娜塔莎看著他把鏡子放在自己面前,解開了她頭上那條已經起毛的老舊緞帶。




“做什麼?”娜塔莎警惕的回過頭看著他,像是一隻短小卻鋒利的冰錐,托里斯俯下身子拿起梳子開始幫她梳理淺亞麻色的頭髮。




“做一個戰利品。”他在娜塔莎耳邊溫柔的說著,握劍的手捏著梳子穿過她的短髮,傳出說不出的溫柔。娜塔莎轉過去看著面前的鏡子,透過鏡子看著托里斯為她梳頭的樣子,她試圖在自己小小的腦子裡想像托里斯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會是什麼樣子,雖然她見過但是那也只是一瞬間,托里斯會在看見她的瞬間溫順下來,就算要騰出手抱著她衝出重圍,在回頭看她的時候那眼神依舊是溫柔的。




那條新的絲帶係到了她頭上,重新梳理過的頭髮和新的絲帶柔和了她的氣質,她盯著鏡子裡的自己,伸手去摸了摸那條絲帶,隨著她的動作那條絲帶邊緣泛出了閃爍的星光。




“你是我最珍貴的戰利品。”




托里斯端起盤子用叉子切了一塊蛋糕喂過去,娜塔莎看著他喂過來的蛋糕看了一會才張開嘴含住吃進去,嘴角留下了一抹腥紅的甜美。

芋🇨🇳

再来一次
P1:中苏
“向日葵的传递”
P2:病娇兄妹
“迷路的白桦林”
warn:不是车!真的只有打架!↓
https://shimo.im/docs/PtpvQjwt9yqkrDP6/ 《冷战组》,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再来一次
P1:中苏
“向日葵的传递”
P2:病娇兄妹
“迷路的白桦林”
warn:不是车!真的只有打架!↓
https://shimo.im/docs/PtpvQjwt9yqkrDP6/ 《冷战组》,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我————————————————就想知道名字可以起的有多长
祝娜塔莎生日快樂!!!🇧🇾...

祝娜塔莎生日快樂!!!🇧🇾
(身後的花是羽扇豆,向日葵,雪光花和百合)

祝娜塔莎生日快樂!!!🇧🇾
(身後的花是羽扇豆,向日葵,雪光花和百合)

我和小菊不能说的秘密

娜塔莎!!
我终于搞出了能看的画(?)
她好可爱啊啊啊我要再看一遍aph!!(打开小破站)

娜塔莎!!
我终于搞出了能看的画(?)
她好可爱啊啊啊我要再看一遍aph!!(打开小破站)

冬日♤暖阳

【ooc|雪肌姐妹|无明显攻受向】强迫症

我的姐姐……
她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漂亮的姐姐。
她有一头柔软的奶金色短发,一双浅蓝色的眼睛,白皙通透的肌肤。
她非常温柔,总是浅浅的微笑着。
她是完美的,尽管她有时很爱哭。
她是完美的,绝对的完美。

娜塔莎目不转睛的看着冬妮娅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娜塔莉亚,晚饭就要好了哦。”冬妮娅把刚刚熬好的罗宋汤端到了桌子上。

十几年来,无论是她的笑容,还是她的泪水。
我都看在眼里。
无论何时,她都是那么美丽。
她或许生来就是那么完美,毫无瑕疵。

娜塔莎的眼睛随着冬妮娅在厨房切面包,端汤碗的身体移动。
看着她苗条的背影,她丰满的胸部,白皙如玉的纤长手指。

她是完美的,没有什么会比我的姐姐——冬妮娅更完美了。...

我的姐姐……
她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漂亮的姐姐。
她有一头柔软的奶金色短发,一双浅蓝色的眼睛,白皙通透的肌肤。
她非常温柔,总是浅浅的微笑着。
她是完美的,尽管她有时很爱哭。
她是完美的,绝对的完美。

娜塔莎目不转睛的看着冬妮娅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娜塔莉亚,晚饭就要好了哦。”冬妮娅把刚刚熬好的罗宋汤端到了桌子上。

十几年来,无论是她的笑容,还是她的泪水。
我都看在眼里。
无论何时,她都是那么美丽。
她或许生来就是那么完美,毫无瑕疵。

娜塔莎的眼睛随着冬妮娅在厨房切面包,端汤碗的身体移动。
看着她苗条的背影,她丰满的胸部,白皙如玉的纤长手指。

她是完美的,没有什么会比我的姐姐——冬妮娅更完美了。


厨房里刀叉金属突然碰撞的响声,和冬妮娅的惊呼声唤醒了她:“姐姐!”
娜塔莎一个激灵,赶紧跑到冬妮娅身边,眼里满是担心:“刚刚怎么了?”

冬妮娅赶紧擦掉眼里泛出来的泪花,宠溺的摸了摸娜塔莎的头发,笑着说:“娜塔莉亚,我没事。就是刚才切面包的时候,不小心割到手指了。”

“让我看看。”娜塔莎拉过冬妮娅的手,左手的食指上,赫然躺着一个流着血的伤口。
血流在白皙的手指上,看上去触目惊心。
娜塔莎只觉得心疼,她皱起眉看着姐姐:“下回还是我来切吧。”

“没事。”冬妮娅说,“就是刚刚有些走神了。下回姐姐小心一点。”

没等她再说话,冬妮娅已经替她拉开了椅子:“吃晚饭了,娜塔莉亚。”
看着冬妮娅看着自己时的微笑,娜塔莎的眼睛里的担忧逐渐变成了几分饕足的神色:看吧,她的姐姐,还是那个最完美的姐姐。

这么完美的姐姐,真应该把她好好的保护起来。像保护一个易碎品一样。
保护起来。

在刀叉移动之间,娜塔莎一直紧紧的看着姐姐手上的伤口。

”姐姐,你应该累了吧,今天换我来切面包吧。”娜塔莎从卧室走进厨房。
从姐姐的手里拿过切面包的刀时,她突然注意到了冬妮娅食指上那道不深不浅的疤痕。

“姐姐,还没好吗?”娜塔莎看了看那道疤痕。

“已经好了,这是留下的疤,这样的疤痕,应该不会痊愈了。”冬妮娅无所谓的擦洗着餐具。

“…嗯。”娜塔莎点点头。

可是一整顿晚餐,她都死死的盯着冬妮娅手上的疤痕。

那并不是一道无关紧要的伤疤。
她对自己说。
我的姐姐,她就应该是完美无瑕的。
那道疤,那道疤……好狰狞,好可怕……
我的姐姐…我的姐姐!!
她可是完美的,不……她,她现在……

那道小小的,无比突兀的疤痕在娜塔莎的眼里被无限放大。

它破坏了我的姐姐。
我的姐姐,她不再是完美的了。
不要……冬妮娅…她,她应该是完美的!!

娜塔莎气喘吁吁,瞪着眼睛,狠狠的看着那道恐怖的疤痕。
好像有千百万的猫爪子狠狠的在她的心脏是刮出一道道惨白的痕迹,奇痒无比又让人愤怒。

不。
或许应该还有别的补救办法。
娜塔莎突然平静了下来。

“姐姐!姐姐,你来一下我的房间嘛!”
“我来了,怎么了?娜塔莎,我还没洗好衣服呢。”

“衣服已经无关紧要了。”

娜塔莎站在房门后面,背在背后的手里紧紧的攥着一把刀。

“伤疤那种东西,是不是多一些就不会显得太突兀了呢?”


END


某不知名地球养老据点(官
#沙雕预警#结婚证现场想象:联...

#沙雕预警#结婚证现场
想象:联五乱搞
现实:联五里的四个乱搞,老王只爱小钱钱

不明不白被安排了的阿尔和伊万,亚瑟进厨房预警,弗朗请你穿好衣服(?气氛逐渐哲学起来。

#沙雕预警#结婚证现场
想象:联五乱搞
现实:联五里的四个乱搞,老王只爱小钱钱

不明不白被安排了的阿尔和伊万,亚瑟进厨房预警,弗朗请你穿好衣服(?气氛逐渐哲学起来。

某不知名地球养老据点(官

#沙雕预警#崩皮预警#美人鱼名场面#活在台词里的伊万

p1起因

p2开启沙雕之旅,由柯克兰先生、熊二郎先生、娜塔莎女士倾情上演。/呱唧呱唧

p3群二维码,欢迎入住(顺势群宣


娜塔莎:我许愿哥哥,我要和哥哥结婚,隔壁脂肪球许愿的亚瑟都来了哥哥怎么还不来。/烦躁

王耀原话:伊万一来就给兄妹俩完婚

#沙雕预警#崩皮预警#美人鱼名场面#活在台词里的伊万

p1起因

p2开启沙雕之旅,由柯克兰先生、熊二郎先生、娜塔莎女士倾情上演。/呱唧呱唧

p3群二维码,欢迎入住(顺势群宣


娜塔莎:我许愿哥哥,我要和哥哥结婚,隔壁脂肪球许愿的亚瑟都来了哥哥怎么还不来。/烦躁

王耀原话:伊万一来就给兄妹俩完婚

軟隱棘杜父魚

印調(有意請留言,全國包郵,包括邊疆及港澳臺)

小說本《那個醫生的愛情》

印量調查

分級:R25

CP:立白,立愛立

目前字數:50000+

無插畫

目前僅招封面標題寫手

無任何小物贈品,售價60上下

內容簡介

根據暗網洛麗塔人偶衍生,有大量社會黑暗面描寫,人性探討,生命意義,以及犯す罪描寫。

小說本《那個醫生的愛情》

印量調查

分級:R25

CP:立白,立愛立

目前字數:50000+

無插畫

目前僅招封面標題寫手

無任何小物贈品,售價60上下

內容簡介

根據暗網洛麗塔人偶衍生,有大量社會黑暗面描寫,人性探討,生命意義,以及犯す罪描寫。

啊????!!!!!!!!!!!!!!!!!!!!!!!
是军装娜塔!到后来真的没有耐心...

是军装娜塔!
到后来真的没有耐心画下去了

是军装娜塔!
到后来真的没有耐心画下去了

啊????!!!!!!!!!!!!!!!!!!!!!!!
原图很灰,必须要加滤镜才能见人

原图很灰,必须要加滤镜才能见人

原图很灰,必须要加滤镜才能见人

啊????!!!!!!!!!!!!!!!!!!!!!!!
虽然完成度很低,但是感觉到这种...

虽然完成度很低,但是感觉到这种程度我已经没办法了

虽然完成度很低,但是感觉到这种程度我已经没办法了

极地雪松
把斯拉夫们放在了一起……没带维...

把斯拉夫们放在了一起……没带维克多玩。斯捷潘画太丑我以死谢罪

画完线稿才觉得好违和啊仿佛两个布拉金斯基和两个阿尔洛夫斯基下一秒就要开始吵谁才是伊万的亲兄弟……

还有画的时候我脑海里一直是尼古拉弟中弟尼古拉弟中弟……

bgm就自行脑补斯拉夫的送别吧hhhh(不)

把斯拉夫们放在了一起……没带维克多玩。斯捷潘画太丑我以死谢罪

画完线稿才觉得好违和啊仿佛两个布拉金斯基和两个阿尔洛夫斯基下一秒就要开始吵谁才是伊万的亲兄弟……

还有画的时候我脑海里一直是尼古拉弟中弟尼古拉弟中弟……

bgm就自行脑补斯拉夫的送别吧hhhh(不)

ly(学习温柔

初遇【立陶×白鹅】

初遇

【立陶×白鹅】

•非国设

•纯情小伙警告×

•乱七八糟的小短文,应该没有后续嗯。/因为我懒

      

        托里斯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或者在奢望什么。

        他喜欢上了一个漂亮的白/俄/罗/斯姑娘。

        当然,最开始只是有一点好感……好吧,他承...

初遇

【立陶×白鹅】

•非国设

•纯情小伙警告×

•乱七八糟的小短文,应该没有后续嗯。/因为我懒

      

        托里斯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或者在奢望什么。

        他喜欢上了一个漂亮的白/俄/罗/斯姑娘。

        当然,最开始只是有一点好感……好吧,他承认,是心动吧或许。

        总之,在街角和她再次相遇的时候他居然脑子一热邀请她去喝咖啡。

        然而他连姑娘的名字都不知道。不过他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一向脑子不清醒——尽管对于其他的倒是看的过去。

        于是等那个漂亮的银发姑娘坐下后,他傻乎乎地、冒昧地开口了。

        “你还记得我吗——?我们曾经在尼曼河边见过……”

        姑娘抬起头看着他微微皱眉,迟疑半晌才缓缓开口:“立/陶/宛/人?”

        托里斯愣了愣,有些不解。

        “怎么看出来的…?”

        “虽然你用的是白/俄/罗/斯/语,不过Nemunas这个单词却是立/陶/宛专属的。”姑娘低着头慢条斯理搅拌着咖啡。“尼曼河边上那么多人,你要请每一个人都喝咖啡吗?”

        “他们又不是你……!”

        托里斯突然住口了,脸涨的通红。

        这混蛋脑子和不经过脑子的嘴。他懊恼地抓了下头发。

        姑娘好像没听到一样,呷了最后一口咖啡,将杯子放下。

        “感谢你的咖啡。”

        她拿起座位上的提包,微微欠身表示谢意,然后起身欲走,托里斯慌了,下意识拉住她的手,几乎忘了自己的民族礼仪急切发问:“冒昧请求你的姓名……”

        姑娘抽回手,沉吟片刻,偏头依旧是那副不愠不火古井无波的神情。

        “先生都说是冒昧了,那还是不要问好了。”

        随后又是一个欠身,往门口走去。

        托里斯彻底傻在原地,什么风度什么稳重全都忘完了,脑袋一片空白。

       所以… 这算失恋吗?不不,还没开始呢。顶破天算个夭折的单相思。

       “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

       轻巧的声音又飘了过来,托里斯回头,那抹紫蓝色的裙摆消失在店门口。

        他们交往三年后,托里斯提到这件事,疑惑地看向娜塔莎:“为什么后来又告诉我了?”

        娜塔莎依然是没什么表情,将一块牛排放到口中。

        “我觉得看着立/陶/宛/人像个傻子一样坐在那里感觉就像我欺负了人一样——我可不需要有人回了家后跟亲友提到白/俄/罗/斯时露出一副‘他们真没礼貌’的表情。”

       

        好吧,娜塔莎承认。

        那只是一小点原因而已。她只是不想告诉托里斯——

        她也在尼曼河边注意到了他。这个举止言谈都透露着风度的青年。

       

纯霜小透明

当奇迹暖暖联动了黑塔利亚(4)——【马修/娜塔莎/罗莎篇】

P1是马修小天使呀
P2是自带魔法光环的小厨娘罗莎
P3是漂亮的白鹅妹子~
P4是穿上婚纱准备嫁人的白鹅妹子~猜猜新郎是哪位(。ò ∀ ó。)

自我感觉这期还是比较满意的_(:з」∠)_
希望大家喜欢www

当奇迹暖暖联动了黑塔利亚(4)——【马修/娜塔莎/罗莎篇】

P1是马修小天使呀
P2是自带魔法光环的小厨娘罗莎
P3是漂亮的白鹅妹子~
P4是穿上婚纱准备嫁人的白鹅妹子~猜猜新郎是哪位(。ò ∀ ó。)

自我感觉这期还是比较满意的_(:з」∠)_
希望大家喜欢w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