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娱乐

32.1万浏览    80601参与
莪程
redyellowblue-lim51
米妮ε
别人想要世界和平 我只想要世界...

别人想要世界和平

我只想要世界和你

别人想要世界和平

我只想要世界和你

轩辕霸主-铁血盛世
萌萌大丫
a3005635216
影视口碑榜

获得最佳导演的张艺谋,是巩俐成全的吗?

作者:影视口碑榜

有人认为,此次张艺谋获得最佳导演,一定是和巩俐做奖评委主席有关。然而,在小编看来,即使巩俐不做评委主席,张艺谋依然是最佳导演,毕竟大家都是靠作品说话。

影视口碑榜
影视口碑榜
影视口碑榜

《原来你还在这里》沈居安精致的用心下,权势才是最本质的缘由

作者:影视口碑榜

剧版《原来你还在这里》演出过半,韩东君饰演的程铮终于开窍,开始不再对杨子姗饰演的苏韵锦穷追猛打、步步紧逼,彼此有了空间之后两人的关系反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加上“绊脚石”沈居安转投章粤门下,撒糖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怒魂使者-天堂契约
影视口碑榜

六个地方看出《幸福一家人》里房天心多不专业!难怪王烁不待见她

作者:影视口碑榜

《幸福一家人》董洁饰演的长女房天心身为上市公司的首席董事长秘书,却在被派到总经理王烁(翟天临饰演)身边后处处以经验自居,还总是替自己的顶头上司做主,屡犯忌讳。

郑州三邦科技
autumn的窝
郑州三邦科技
idujiayingshi

《亲爱的客栈》变“解惑的客栈”,谈论现实困惑更多了些情怀

作者:idujiayingshi

在这一期的《亲爱的客栈》中,客栈不再呈现一天做了些什么了,而是用更多的时间来展示一个画面、一个问题,似乎有了主题,实在让小编惊讶。应该给这一期的剪辑师们加鸡腿。

明星大咖秀

遭于正diss耍大牌,邱泽是档期真忙还是另有隐情?

作者:明星大咖秀

11月17日晚,知名编剧于正在微博直接点名diss演员邱泽:“有些人在落魄失意的时候特地来拜访,哭着喊着要来演我的戏。”“他觉得自己快成为金马影帝了,不合适演男三号曹贵修。让经纪人发个微信来,直接说时间不行,不接了。”

三分钟看大片

《我就是演员》韩雪“青衣”惊艳全场,好演员就是要有层次感!

作者:三分钟看大片

娱乐圈被误解的演员,韩雪算是一个。作为京城四美“冰雪薇甜”之首,韩雪身上总是有有太多谜团让人看不透,直到韩雪参加《我就是演员》这档综艺节目,观众仿佛才看到了最真实的韩雪。

成瘾尘仪

你是我的【第二十五章】

  除夕的第二天,润玉、旭凤几个人一商量,决定去庙会玩玩。

  庙会很是热闹,有吹糖人的,有捏面人,有表情杂耍的,还有僧人讲经文、佛理,明明谁都听不懂,就是有一大堆人围在那,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进了寺庙,人一下子就少了不少,来往的也都是手里捏着香和红布条的。

  寺庙里有一个大广场,广场正中央长着棵歪脖子树,树枝肆意妄为的向周围生长,像是一把大伞,树上绑满了红布条,煞是喜庆。

  这棵树被称为姻缘树,灵验成度远近闻名,不少信男愿女千里迢迢过来只愿求个姻缘。

  锦觅、穗禾硬拉着旭凤,四个人去排队买红线。

  卖红线的是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和尚,穿着青色僧服,脸上挂着悲天悯人的表情...

  除夕的第二天,润玉、旭凤几个人一商量,决定去庙会玩玩。

  庙会很是热闹,有吹糖人的,有捏面人,有表情杂耍的,还有僧人讲经文、佛理,明明谁都听不懂,就是有一大堆人围在那,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进了寺庙,人一下子就少了不少,来往的也都是手里捏着香和红布条的。

  寺庙里有一个大广场,广场正中央长着棵歪脖子树,树枝肆意妄为的向周围生长,像是一把大伞,树上绑满了红布条,煞是喜庆。

  这棵树被称为姻缘树,灵验成度远近闻名,不少信男愿女千里迢迢过来只愿求个姻缘。

  锦觅、穗禾硬拉着旭凤,四个人去排队买红线。

  卖红线的是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和尚,穿着青色僧服,脸上挂着悲天悯人的表情,往往有不少妇人、小姐买的时候就愿意多买一根。

  锦觅把钱放在和尚面前的案上:“买四根红线。”

  和尚多看了眼四人,这寺庙里除了金色佛像和姻缘树怕是再没有比他们更显眼的了。

  和尚收了钱也没找钱,红线没有确定价格,全看自己心意。不过数红线的时候和尚给他们多数了两根,递给锦觅时冲她微微一笑。

  旭凤把锦觅拉到自己身后,警惕的看着和尚,同样微笑道:“多谢师父。”

  润玉好笑的看着旭凤转头就开始教导锦觅、穗禾要离和尚远远的。

  旭凤解释道:“这些和尚都还没真正得道,三根未净。”

  

  姻缘树下摆着张桌子,有笔墨,凡需要绑红线的皆可过来写上心愿。

  润玉避开旭凤,一笔一划的在红线上写了两个字:旭凤。谨慎交叠绑好,率先挂了上去,再三确定了不会被风刮下来才放心。

  旭凤拎着分给他的红线找到润玉,抱手看着他反反复复、不厌其烦的去检查他绑的红线,忍不住问道:“你求了什么?”

  润玉扭头看见旭凤还有些心虚,外表却镇定自若:“自然是姻缘。”

  旭凤狭促一笑,再塞给润玉一条红线,这是和尚多数的红线,穗禾多拿了一条去,他这里还有一条,道:“那就再绑一条。”

  润玉握着红线的手收紧:“好。”

  润玉依旧写了旭凤二字,折叠绑好,仔仔细细的与第一条挂在一起。

  旭凤皱眉冥思苦想许久,终于下笔写了一行字,点点头表示满意,挂在了润玉旁边。

  润玉问:“你求了什么。”

  旭凤:“我思来想去并无所求,就写了让你得偿所愿。”

  润玉一愣,继而笑意染上满脸,仿佛有星光在眼底流转。

  

  锦觅蹦蹦跳跳的过来,两条辫子一甩一甩,把自己的红线举到旭凤眼前,一脸求夸奖。

  只见上面写着:希望哥哥、姐姐、许公子所求皆能成真。

  旭凤笑着摸摸锦觅脑袋以示鼓励。

  过了会,穗禾也拿着红线过来给了旭凤,锦觅凑过去看:愿哥哥、锦觅、许公子得偿所愿。

  旭凤诧异挑眉,笑着把红线递给润玉:“你自己挂吧。”

  润玉接过,笑道:“谢过各位了。”

  锦觅没看见穗禾的另一条红线,便问:“姐姐,还有一条你挂了吗?”

  穗禾连忙把锦觅嘴捂住:“小点声,别让哥哥听见。”

  锦觅点头。

  

  绑了红线,一行人排队买了香,在佛前用烛火点燃,一人手里一把香,一个殿一个殿的拜过去,都拜完了还要在拜一遍,这遍空着手,合掌拜便可。

  最后在功德箱里投钱,旁边的僧人给了他们一人一串木头手链,让他们抽了一支签。

  锦觅看着旭凤:“我想抽。”

  穗禾道:“让锦觅来吧,她就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

  旭凤点头,锦觅高高兴兴的过去抽了根签,念道:“山雨欲来风满楼。”

  润玉皱眉,这句诗的意思不会是个好签。

  僧人将签收签筒中,道:“这句诗是告诉你,你的身上马上要有危难发生了,是个下下签。”

  旭凤怀疑签灵验成度,自己上前抽了一根:“山重水复疑无路。”

  僧人道:“虽有大事,最后的结果却也不是最坏的。”

  润玉上前一步也想解签。

  僧人抢在润玉开口前便道:“今日的签已抽完了,施主若还想解签,明日再来吧。”说着抱着签筒慢悠悠的走了。

  锦觅、穗禾信鬼神,脸上不禁都露出担忧之色。

  旭凤半信半疑,心中却感觉隐隐不安,道:“有哥哥在,没事的。”

  润玉也道:“还有我,别怕。”

  

  

  

  【润玉在佛前许愿:我想和旭凤在一起。】

  【众佛:夜神要吓死佛了!】

  【佛主:不可说不可说】

  【众佛:佛说不可说不可说,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不知道。】

  

  

  【月下仙人拿着凡间飞上天的显示为两情相悦的红布条,做成红线给润玉、旭凤绑上。】

  

卡耳产粮进行中

【朱白】十八线男星和盗墓圈大佬的故事 4

第四章 肉
白宇盯着突然换了人设的朱一龙震惊的后退了一步,没想到啊这老哥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外表下居然还有另一副面孔。

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此刻可是关乎人身安全,冷静,白宇心道,看来来得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朱老哥拉成一伙的,毕竟最开始自己的谎言没被拆穿,说明朱老哥人美心也美,我还有救。

“大佬!”白宇突然跪坐在地上抱紧了朱一龙的大腿。“我真不知道你们是要干什么,我就是走错路碰到你们了,我就是一普通人,只想安安分分的回到北京,大佬我看您宅心仁厚必定不会阻碍我的对吧”

朱一龙也是被白宇吓了一跳,他确实看出了白宇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没想到他真的只是个普通人,这一路上伪装的胸有成竹的样子居然把...

第四章 肉
白宇盯着突然换了人设的朱一龙震惊的后退了一步,没想到啊这老哥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外表下居然还有另一副面孔。

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此刻可是关乎人身安全,冷静,白宇心道,看来来得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朱老哥拉成一伙的,毕竟最开始自己的谎言没被拆穿,说明朱老哥人美心也美,我还有救。

“大佬!”白宇突然跪坐在地上抱紧了朱一龙的大腿。“我真不知道你们是要干什么,我就是走错路碰到你们了,我就是一普通人,只想安安分分的回到北京,大佬我看您宅心仁厚必定不会阻碍我的对吧”

朱一龙也是被白宇吓了一跳,他确实看出了白宇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没想到他真的只是个普通人,这一路上伪装的胸有成竹的样子居然把自己和其他人糊弄了过去,大意了。

“你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朱一龙单手拎起了白宇,“普通人不应该卷进来,我会帮你的。”

――黄昏
同来荆州的一伙人坐下准备吃晚饭,白宇和朱一龙姗姗来迟。

“你们这两个小白脸还在屋里亲亲我我起来了是吧,他娘的连吃饭都磨磨唧唧的。”长的最不像好人,说话也一副坏蛋模样的彪哥骂骂咧咧的。

“切,娘们兮兮的一看就没我们彪哥厉害,还吹什么大佬呢!”一旁气焰嚣张的小瘦猴应和到。
白宇听朱一龙说,这是彪哥大街上随便拐来的中二少年,还是个孩子啊,白宇按了按气到发麻的头皮,所以我们绝对不要放过他。

白宇与朱一龙坐下,同时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人,在心底与朱一龙对他说的人物信息对上号。

白天拍了他一巴掌的瘸子是这次的牵头人,俗称筷子头、铁筷子,是个盗墓多年的老手。

一直不说话很让人忽视他存在的那个人叫老李,长了张路人脸总会让每个看见他的人觉得有些熟悉。

彪哥,瘦猴,最后是朱一龙,看起来比我这个演员还要帅,还是个大好人,怎么看都跟他们混到一起呢?就是偶尔会有些可怕,也许还是为了保护自己。

“放你妈的屁,什么狗屁破旅馆连肉的没有。”彪哥一声怒喝打断了白宇的思绪。

“老板您先别生气,没有肉的不只是我们这家店,我们这小破村子方圆百里都没有吃肉的呀。”店主也很无奈,这间由废弃老屋改成的旅店很久没有迎来这么大客户了,可不能得罪。

“我们这里曾经发生过大饥荒,自那以后就没人吃过肉了。”

“哎?不对啊老板,现在生活好了很多,怎么饥荒之后反而没人吃肉了嘛,你莫不是在唬我们。”瘦猴又在挑衅地说,彪哥倒是更生气了。

“等等等等,老板,是我们这个地方啊,有鬼!”

话说1958年大跃进,全国大炼钢铁的风潮弥漫,人们疯了似的熔家里锅碗瓢盆铁锄榔头,直到三年自然灾害到来,真正的地狱降临了人间。

本来就没多少人种地,农村人家家都不干正经事了,天天高喊“赶英超美”的口号。官员为了完成指标强购农民口粮,所以基本上没有东西吃,老人家常说吃草根树皮观音土都没得吃了,死了好多人,于是接下来吃的就不止是土了。

刚死了的人被挖出来吃掉了,还是不够吃,接下来就是活人了。

乡村姓仇的一家子,一对夫妻还有有两个女儿。夫妻俩勤勤恳恳,本本分分,如果不是遇上这种时期,也是能平凡度过一生的。

因为饿,男人宰了妻子吃掉了,在生存面前,已经诞下后代的女人被舍弃了。谁都知道一个人怎么能吃的够呢。
女儿端着肉汤来到父亲面前,看到父亲麻木的目光望向自己,女儿哭着说爸爸我可以不吃饭,我还可以做饭求你不要吃我,小的那个女孩还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

后来那个家里只有一个男人了。

然而过了一段时间男人也不见了,再没人去了那边,整个村子只活了寥寥几人,荒草覆盖了道路,墙壁倒塌了半边,腐朽的气息笼罩了当时整个村子。现在的村子还是因为外来人进来才有了人烟。

只是从那以后,这里人们便再也吃不下肉了……

――――――
今天摇到的关键词是怪谈。
同学们告诉卡老师,这次的故事怎么样?

不知道百耳为什么那么执着于放图,那我就大发慈悲帮忙发一下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