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婚后生活

716浏览    84参与
恋爱一千次

立春

二十四节气我终于下手了

全篇都是短篇的,没有链接的

宰和中也已经同居了!婚后小甜饼!

全是小甜饼


初春伊始,万物就要开始在风中醒过来了,一派生机盎然。


清晨有小小的风,悠悠然的吹开了薄薄的窗帘,阳光就着这缝隙偷偷的撒了进去,颜色像芝士蛋糕。


太宰治醒了,懒洋洋的起身,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阳光一下子全铺天盖地的漏了进来,太宰治眯着眼看了看天空,湛蓝的像中原中也的眼睛,有几朵云懒散的飘着,像奶油一样白,靠近太阳的有点像芝士奶油,太宰治这么想着,慢吞吞的去洗漱了。


“中也?”太宰治叫了一声,没有回应也不觉得意外,慢悠悠的下了楼,餐桌上已经有了早餐,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做的,太宰治走过...

二十四节气我终于下手了

全篇都是短篇的,没有链接的

宰和中也已经同居了!婚后小甜饼!

全是小甜饼








初春伊始,万物就要开始在风中醒过来了,一派生机盎然。


清晨有小小的风,悠悠然的吹开了薄薄的窗帘,阳光就着这缝隙偷偷的撒了进去,颜色像芝士蛋糕。


太宰治醒了,懒洋洋的起身,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阳光一下子全铺天盖地的漏了进来,太宰治眯着眼看了看天空,湛蓝的像中原中也的眼睛,有几朵云懒散的飘着,像奶油一样白,靠近太阳的有点像芝士奶油,太宰治这么想着,慢吞吞的去洗漱了。


“中也?”太宰治叫了一声,没有回应也不觉得意外,慢悠悠的下了楼,餐桌上已经有了早餐,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做的,太宰治走过去坐了下来,咬了口面包,有些嫌弃的看了下煎的很好的漂亮的荷包蛋。


“不吃就不要浪费。”中原中也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太宰治没有回头,继续着自己切荷包蛋的动作,流心的蛋黄被太宰治用刀涂满了面包表面,蛋白却被嫌弃的丢到了一边。


太宰治漫不经心的咬着面包转头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招了招手。


“别用这种招小狗的动作叫我。”

“可中也不就是我的狗吗?”太宰治慢悠悠的说着,温柔遣倦的语气似乎包含了什么别样的意味。


太宰治用叉子叉起一块被切割的很好的小块的蛋白喂到了走到他旁边的中原中也嘴里。

“中也,把头低下来一点。”太宰治笑眯眯的看着含着蛋白疑惑的看着他的中原中也,在他听话低头的时候亲了上去,懒洋洋的把中原中也嘴里的蛋白吃了个干净,才放开中原中也,语气有些嫌弃:“果然还是不好吃呢。”


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太宰治作妖,径直坐在了太宰治旁边,伸手拿走太宰治的叉子,慢悠悠的一点点把被太宰治嫌弃的蛋白吃掉:“你是白痴吗?不喜欢吃干嘛还吃?”


“我可没有说我不喜欢吃。”我只是想和你来一个早安吻。太宰治轻笑一声,把后半句话隐秘在唇齿见,抬手给中原中也喂了口面包,然后就着中原中也咬过的地方一点点开始吃着自己的早餐。


“装模作样。”中原中也嗤笑一声,对着太宰治的举动做下了一个结论,勾出一个张扬的笑容,两颗小虎牙露了出来,惹的太宰治眸子一深,漫不经心的咬了口面包。


“不装模作样怎么把中也拐回家呢?”太宰治咽下最后一口面包,低低的笑了,阳光暖暖的撒着,不小心漏进了太宰治鸢尾色的眸子,仿佛流动的点点星光。


“嘁。”中原中也意味不明的嗤笑,配合着太宰治俯身凑过去给了他一个吻。


今天的天气很好,像甜甜的芝士奶油蛋糕。


两个人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决定今天的午饭就是外卖了后,太宰治突然很兴奋的跑上楼。


“哈?不穿,你想死直接说,我还能不成全你吗?”中原中也看清太宰治手里拿的东西后,湛蓝色的眸子里染上怒火,语气有点不太妙。


太宰治很显然是不会看脸色的,尤其是对中原中也。


“欸?明明中也上次穿的很好看嘛~”太宰治晃了晃自己手上漂亮的印着草莓的小洋裙,笑眯眯走到中原中也身边还想说什么,就被一颗草莓塞住了嘴,有些幽怨的看着中原中也。


“安分点。”中原中也很显然懒得里他,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抱着青花鱼抱枕舒舒服服的看着电视。


“好吧。”

太宰治似乎安分了下来,一只到吃完午饭后的下午,阳光暖暖的照着,让人有点犯困,中原中也打了个哈欠,湛蓝色的眼角有些生理泪水。


“睡吧~”太宰治凑过去抱着他,笑眯眯的说,中原中也抬眼看了他一下,不太耐烦的伸手捏了一下太宰治的鼻子,扯着他的领子给了他一个吻。

因为中原中也压根没打算收什么力度,撞上了太宰治的唇,留下了一个印子。


“别太过分啊。”中原中也闭着眼睛任由太宰治抱着自己,懒洋洋的说了句。


“当然啦~”太宰治抱起中原中也还没有忘记顺上那条印着草莓的小洋裙,走向了二楼的卧室。


今天的天气好像又有点像草莓蛋糕了。

草莓芝士蛋糕,酸酸甜甜的,又带着芝士独有的甜腻,至少太宰治很喜欢吃。




第二天清晨,太宰治醒来的时候,中原中也还是不在家的,懒洋洋的走下楼,桌上的早餐没有了荷包蛋,但是多了两个漂亮的流心的蛋黄。和蛋白完全分离,一戳就会流出来诱人的流心。

太宰治拿着餐具刀戳了戳,低低的笑出了声。


兮愁虞

第二章 大婚2

过了三刻钟,江厌离已经帮魏无羡盘好发了。


“好啦,怎么样会不舒服吗?”,江厌离透过镜子,看了看魏无羡。


“没不舒服,就是有点重。。”,魏无羡扶了扶自己的头说道。


江厌离听到魏无羡的抱怨笑了笑说道,:“本来就是这样的,忍忍便好了。”


而后,江厌离拿起红盖头给魏无羡盖上。


“好啦,你就坐在这边等着吧。据通报,你的蓝二哥哥还有半个时辰就到了,到时,叫江澄背你出去。”,江厌离拍了拍魏无羡的手说道。


“什么?!我背他?!我...

过了三刻钟,江厌离已经帮魏无羡盘好发了。




 

“好啦,怎么样会不舒服吗?”,江厌离透过镜子,看了看魏无羡。

 




“没不舒服,就是有点重。。”,魏无羡扶了扶自己的头说道。




 

江厌离听到魏无羡的抱怨笑了笑说道,:“本来就是这样的,忍忍便好了。”

 





而后,江厌离拿起红盖头给魏无羡盖上。

 




“好啦,你就坐在这边等着吧。据通报,你的蓝二哥哥还有半个时辰就到了,到时,叫江澄背你出去。”,江厌离拍了拍魏无羡的手说道。




 

“什么?!我背他?!我一个大男人背他一个大男人,丢不丢脸。。。”,江澄的脸黑了黑,说道。

 




“等会儿,蓝曦臣也会来。”,江厌离一脸笑意的看着江澄说道。

 




江澄听到蓝曦臣这个名字后,就瞬间红了脸。

 




“好吧,背就背!”,江澄妥协道。

 





半个时辰后

 





蓝家的迎亲队伍到了。

 




“好啦,他们到了!走吧,江澄背师弟出去!”,江厌离拍了拍江澄说道。





江澄没办法,只好背着盖着红盖头,一切准备就绪的魏无羡出去,再把他送上花轿上。




 

“这魏婴到底吃了些啥呀,这么重。。。”,江澄把魏无羡送上花轿后,说道。




 

这时,在马背上的新郎,蓝忘机瞪了一眼江澄。



 

“江澄,切莫如此说话。”,在一旁的蓝曦臣开口说道。

 





江澄看了眼蓝曦臣,无奈,只好转头回去,上了一台马车,随着和江宗主,宗主夫人,江厌离一家人跟着迎亲大队,前往姑苏蓝氏。

 





经过两个时辰,迎亲大队终于到了姑苏蓝氏。

 




江澄扶着魏无羡下了花轿,带着他走向站在姑苏蓝氏的宗门前的蓝湛。

 





“江澄,我是不是还要爬那个阶梯上去啊。。。”,魏无羡摸了摸自己的脚问道。

 



“估计是的,好像还要爬一阶,说一句蓝氏家规。”,江澄想了想后答道。

 




魏无羡听到后,腿软了软,心里不禁为自己的腿默哀,想到:“难怪蓝家一个个都是单身狗,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然后,江澄把魏无羡的手交给蓝湛,对他说道,:“魏婴交给你了啊,好生照顾他,切莫让他受了委屈,不然我们云梦江氏不会放过你的。”

 





蓝湛看了江澄一眼,郑重其事的答道,:“我绝对不会让魏婴受委屈的!就算我豁出我的性命,也不会让魏婴受一丁点委屈。”

 





“那就好。。”,江澄看见蓝湛这么严肃的回答了他的问题,彻底放心了,拍了拍蓝湛的肩旁就走向家里的那个队伍,准备一起上山。

 





魏无羡握着蓝湛的手,委屈巴巴的问道,:“忘叽,我们不会要一阶一阶的往上爬?还要一阶说一句蓝氏家规吧。。我的腿会废的。”

 



“照理是这么说的,没事我抱着你上去。”,蓝湛哪里受得了自家小娇妻那委屈巴巴的抱怨,没办法自己要的,得宠着!

 



说完还不等魏无羡反应过来,蓝忘机就弯腰抱起魏无羡。

 




没错!是公主抱的姿势。

 




“啊啊啊!”,魏无羡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

 




“你干嘛。。。”,魏无羡平复了心情,用只能两个人听见的音量对蓝湛说道。

 




蓝湛能够想象到红盖头下,魏无羡那略带撒娇的眼神,不禁笑出了声。




(作者有话说:这边的结婚程序就别太讲究,我也不太清楚,我就依照着自己心里的样子写的,不喜勿喷)

兮愁虞

第一章 大婚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大街小巷都充斥着喜庆的气氛。


“诶,张老头,今天是那姑苏的蓝公子和云梦的魏公子喜结连理的大日子,听说还摆了长达三日的流水席,邀请了修真界和我们这些老百姓去参加,还给去的每个人备了一份大红包”,一位老婆婆从家里的窗户望出来,看街上的人们都往莲花坞上赶,对住在隔壁的老头说道。


“是的呀,我们结伴一起去吧?梅婆”,那位老爷爷说道。


“好,”,老婆婆应道。


没错!今天就是姑苏蓝氏蓝湛,字忘机,与云梦江氏魏婴,字无羡大婚的好日子。...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大街小巷都充斥着喜庆的气氛。

 



“诶,张老头,今天是那姑苏的蓝公子和云梦的魏公子喜结连理的大日子,听说还摆了长达三日的流水席,邀请了修真界和我们这些老百姓去参加,还给去的每个人备了一份大红包”,一位老婆婆从家里的窗户望出来,看街上的人们都往莲花坞上赶,对住在隔壁的老头说道。




 

“是的呀,我们结伴一起去吧?梅婆”,那位老爷爷说道。

 




“好,”,老婆婆应道。

 




没错!今天就是姑苏蓝氏蓝湛,字忘机,与云梦江氏魏婴,字无羡大婚的好日子。

 




云梦江氏莲花坞,魏婴的房间

 




“魏婴!你给我好好坐着!你这样趴在那里,叫桂姨怎么给你整理你的头发,你看看桌上还有这么多的发饰要上你的头呢!”,一旁的江澄看不下去了,对魏婴吼道。

 




“江澄,我就一男子,为什么还要这么麻烦啊。。。我不想要盘发呀。。。”,魏婴委屈巴巴地说道。




 

“我告诉你,这招对我可没有用,我可不是你的蓝二哥哥。赶紧的,麻溜的起来!”,江澄吼道,说完就拿起紫电假装要抽魏婴。




 

“好好好,我起来,别抽我呀。。。一大早脾气就那么冲。。。”,魏婴撅了噘嘴说道。

 




“哼!我去把姐姐叫来,看她治不了你!”,江澄·说完,就收起紫电,出去找江厌离去。

 




另一边

 




“姐,无羡又欠抽了,你去治治他,你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蓝家的迎亲大队怕是都到半路了吧?他还趴在那里,不要起来,说什么他是个男子,不需要盘发。。”,江澄向江厌离抱怨道。






“去去去,一边去。别和我媳妇说话,那是魏婴的事,别烦我媳妇!”,金子轩说道。

 




“子轩!别这样说话!江澄我和你去看看他。”,江厌离瞪了金子轩一眼后说道。

 




江澄听到这番话后,冲金子轩做了一个鬼脸。“略略略”

 




“别玩了,子轩一起吧。”,江厌离瞥了他们两个一眼说道。




 

说完,他们三人就这么走了。

 




“娘!我好了。”,屋里的金凌并不知道他们已经走远了,对外面喊道。

 




“娘?娘?!爹!”,金凌继续喊道。

 




过了半响,无人回应

 




金凌走出房门,一看,院子里根本没人。

 




“哎,他们又丢下我去哪里了?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儿子啊。。。”,金凌嘀咕道。

 




魏婴房间

 




“叩叩叩”,江厌离敲了敲魏无羡的房门。“无羡啊,起了没?衣服换好了没?”

 




“师姐,衣服换好了。。。头发还没搞”,魏无羡听到江厌离叫他,就回应道。

 




“那我进来了啊。”,说完,江厌离就推门进去。

 




江厌离一进门就看见魏婴已经换好衣服,趴在梳妆台那边。一边的桂姨也一脸尴尬看着江厌离,眼里诉说着:我也没办法。。他就是不要起来。

 




“桂姨,你先出去。我来给他盘发吧。”,江厌离深知自己这个宝贝师弟的性情,只好自己劝他,上手替他盘发了。

 




“师姐。。。我可不可以不要挂那么多头饰啊?”,魏无羡一看师姐来给自己盘发,知道自己躲不过了,讨价还价道。

 




“我先看吧,如果太多的话,我给你撤掉一些。”,江厌离看自己的宝贝师弟和自己撒娇,一时心软就答应了。

 




“嘻嘻,师姐最好了。。”,魏无羡看此计行得通,开心的保住了江厌离。

 




“都这么大,要成婚了,还这么孩子气,真是的。”,江厌离打趣道。

 



“魏婴!你给我放开你的手!那是我的媳妇!我允许你抱她了没有!”,一旁的金子轩对魏无羡吼道。

 


兮愁虞

开坑大日!

今天是我们忘羡婚后生活的大坑的开坑之日!


为了这个坑的开坑,我码了一晚上的字,就码了三章...(让我数数我头发还有几根..hh)


所以我就发三章叭!


希望大家会喜欢呀!


今天是我们忘羡婚后生活的大坑的开坑之日!


为了这个坑的开坑,我码了一晚上的字,就码了三章...(让我数数我头发还有几根..hh)


所以我就发三章叭!


希望大家会喜欢呀!



九个甜甜小贝壳

魔道祖师同人[小辈组][忘羡婚后生活]

“思追,小心后边,那东西又落下来了,不要让它沾到身上!”


  白色的花瓣漫天飞舞,蓝思追闻言赶忙闪避,使出一个漂亮的铁板桥,险险躲过这片花雨,刚要松口气,却因为衣角带起的劲风惊起一片将要落地的花瓣。


  蓝景仪瞪大眼睛:“思追快把衣服脱了!”


  眼看着花瓣打着旋儿,马上要沾到腰带,蓝思追瞪大眼睛,已经做好了扔掉腰带的准备,斜后里杀出一片金色的剑芒,瞬间将花瓣化为齑粉。


  蓝思追松了口气,嘴角挂上笑容,郑重说道:“多谢金公子相救。”


  金凌心中得意,面上却装的十分不在意:“举手之劳而已。”


  说完看了看后方的蓝景仪等人,略有些鄙夷的说道:“瞧瞧你们,弄...

“思追,小心后边,那东西又落下来了,不要让它沾到身上!”


  白色的花瓣漫天飞舞,蓝思追闻言赶忙闪避,使出一个漂亮的铁板桥,险险躲过这片花雨,刚要松口气,却因为衣角带起的劲风惊起一片将要落地的花瓣。


  蓝景仪瞪大眼睛:“思追快把衣服脱了!”


  眼看着花瓣打着旋儿,马上要沾到腰带,蓝思追瞪大眼睛,已经做好了扔掉腰带的准备,斜后里杀出一片金色的剑芒,瞬间将花瓣化为齑粉。


  蓝思追松了口气,嘴角挂上笑容,郑重说道:“多谢金公子相救。”


  金凌心中得意,面上却装的十分不在意:“举手之劳而已。”


  说完看了看后方的蓝景仪等人,略有些鄙夷的说道:“瞧瞧你们,弄得自己如此体面,打架还要脱衣服,没等杀完邪祟,自己先衣不蔽体了。”


  蓝景仪下巴微扬:“脱衣服怎么啦,这是我们奋勇抵抗的英勇勋章,有本事金如兰公子和我们一样从那个门进来,看看还能不能这般衣衫完整。”


  金凌瞬间变脸:“不许叫那个名字!”


  蓝景仪抱剑入怀,正要还口,蓝思追一把捂住他的嘴巴,说道:“好了,景仪,如今不是吵架的时候,咱们几个好不容易汇合,还是赶快想办法出去。”


  蓝景仪一脸委屈:“明明是他先挑衅,好吧,看来你救了的思追的份儿上,暂时不同你计较。”


  金凌冷冷的哼了一声,举目望天。


  蓝思追无奈的笑笑,开口道:“金公子,你不是和子真一起的吗,怎么没有看到他。”


  提到欧阳子真,金凌面色尴尬,过了会儿才说道:“那个家伙,我们刚进来就遇到一堆奇怪的石像,那家伙非说遇事要观察仔细,要走近去看看,我一个转身的功夫,他就不见了。”


  蓝景仪瞪大眼睛,说道:“该不会都是女子石像吧。”


  金凌的脸也不知是气是怒,泛起了一抹薄红:“就是女子的石像,我在石像那边找了好一会儿,差点被困在里面,刚绕出来就看到你们了。”


  闻言,蓝思追也尴尬挠挠头,说:“呵呵,其实子真兄想的也不错,前辈们教导,夜猎之前的确是要仔细探查,如今咱们也只能尽快想办法破解此处机关,希望子真兄无事。”


  金凌撇嘴,低声道:“哼,一个个都跟他学,出了事看你们找谁去。”


  蓝景仪正巧在他旁边,瞬间回道:“学怎么啦,魏前辈哪句话说的不对,教的不好,有本事下次你不要跟他学,你刚才的剑招明明就是。。”


  金凌脸上羞怒一片:“要你管!”


  相遇不过片刻,俩人已经掐的不分你我,蓝思追叹口气,反正劝了之后还会吵起来,不如省点力气。


  再看其他的人,也已对那俩人的相处模式见怪不怪,有年长些的已经开始招呼大家抓紧时间修整体力,准备应对接下来的变故。


  手中的风邪盘指针如同凝固了一般,一动不动,蓝思追心下觉得奇怪,刚才明明击溃了不少作怪的花瓣,按理说应该有邪气残留才对,怎么会这么安静?


  “你们快来看,这地上的草好像会动。”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话音刚落,地面突然开始剧烈晃动,不过片刻功夫,几根粗壮的绿藤从地面爬出,迅速开始对地面上东西展开攻击。


  好在众人反应迅速,迅速御剑飞到空中。


  看着地面上飞舞的绿色藤蔓,金凌瞪大眼睛:“这是什么鬼东西,我竟然没见过。”


  蓝景仪看了他一眼,脸色都变了,喊道:“那个鬼花瓣又来了。”


  这次不是花瓣雨了,密密麻麻的白色花瓣,好像毯子一样密不透风盖了下来。


  下面是绿色的藤蔓,上面是白色的花雨,上下皆不通,蓝思追双手结印,大喊一声:“结阵!”


  蓝色光华闪过,法阵堪堪盖住众人,将白色的花雨暂时拦在半空中。


  蓝景仪皱着眉头,说道:“法阵只能撑得一时,快发焰火求救!”


  各家少年赶忙祭出焰火,几簇光芒闪过,直入花雨,噗呲,灭了。。。。


  众人:“。。。。。”


  不知谁开了头:“呜呜呜,我要殉道了,好后悔出门之前还和我爹吵架。”


  “我,我也是偷跑出来的,这次会不会尸骨无存啊。”


  金凌:“。。。好了,别喊了,谁说出不去的!”


  少年们眼中一亮:“你有办法?”


  金凌:“办法,是没有。”


  少年们顿时眼泪汪汪,金凌强撑着说道:“不过,遇到你们之前,我曾经放了几只纸蝶出去,说不定能找到人来救我们。”

  蓝思追精神一振:“对!大家坚持住,一定会有办法的!”


  “没错!”


  少年们突然来了精神,连法阵都结的牢固了些,金凌欲言又止,最后只是默默往法阵输送法力,祈求那几只纸蝶可千万不要丢金家的脸!


  河水悠悠,一只小舟飘荡其中,船上的人伸了个懒腰,转为趴在船头撩拨河水,发间无风自动,那人抬眼去看,却是一只小小的金色蝴蝶抓了红色的发带,飞的颇有些费力。


  一只莹白的手挑起蝴蝶,轻声道:“金凌,出事了。”


X

我也不想冷战,实话是我不确定在出现矛盾后你是不是还想搭理我。我只知道这段时间你很辛苦,脾气和情绪也都不是很好…

反正,我很担心你每天的情况就对了。

开会去了…

我也不想冷战,实话是我不确定在出现矛盾后你是不是还想搭理我。我只知道这段时间你很辛苦,脾气和情绪也都不是很好…

反正,我很担心你每天的情况就对了。

开会去了…


彼岸🌸

【胜出】

【胜出】

(★大家都喜欢带点颜色的东西★)

*爆豪×绿谷的婚后生活

*全文沙雕警告!!!

*流水账警告(「・ω・)「


*内含作者吐槽




事情发生在同学聚会的那个晚上……

同学聚会结束,绿谷架着醉醺醺的爆豪,吃力的往家里走…




“喂,废久。”爆豪抬起通红的脸,盯着他身边的人。




“唉,你感觉好点了吗?”绿谷担心的望向爆豪。




“嗯,好多了,你挺累的吧,架了我一路了。”(爆豪内心:别这样看着我啊,我会忍不住的!!)




“不累啊,小胜很轻的!”绿谷笑着对爆豪说。




废久还是喜欢逞能啊…




爆豪叹了口气“喂,废久,不用架着我了,你看看你头上...

【胜出】

(★大家都喜欢带点颜色的东西★)

*爆豪×绿谷的婚后生活



*全文沙雕警告!!!



*流水账警告(「・ω・)「


*内含作者吐槽






事情发生在同学聚会的那个晚上……

同学聚会结束,绿谷架着醉醺醺的爆豪,吃力的往家里走…




“喂,废久。”爆豪抬起通红的脸,盯着他身边的人。




“唉,你感觉好点了吗?”绿谷担心的望向爆豪。




“嗯,好多了,你挺累的吧,架了我一路了。”(爆豪内心:别这样看着我啊,我会忍不住的!!)




“不累啊,小胜很轻的!”绿谷笑着对爆豪说。




废久还是喜欢逞能啊…




爆豪叹了口气“喂,废久,不用架着我了,你看看你头上的汗,还说不累,我自己可以走。”爆豪说完就推开了架着他的绿谷。




“唉、唉?不、不行啊,小胜还醉着,自己走会摔跤的!”绿谷鼓起脸,气冲冲的向爆豪叫道。




“噗…”




“你、你笑什么哇?”




“好久没看到这么可爱的废久了。”




“唉?什、什么?”




“废久真爱惊讶啊,这样走太慢了…”




没等绿谷反应过来,爆豪就(熟练的)抱起了绿谷。




这家伙可真轻啊,爆豪不禁感叹道。




“等、等一下,切岛回家好像也走这条路啊,会被看见的…”绿谷捂着通红的脸小声说到。




“哈?你操心的可真多啊,老子才不管呢。”




(于是爆豪便抱着绿谷在路上高速行驶着)






回到家绿谷把爆豪推进卧室,然后迅速扭过头“小胜你先在卧室休息一会,我去拿点牛奶给小胜解解酒。(牛奶是解酒的吗???)”说完便跑出了卧室。留下了没反过神的爆豪。




“噗嗤…牛奶是解酒的吗哈哈哈哈”爆豪大笑了起来。




十分钟后…




“嗯…废久慢死了啊”




突然,爆豪露出了邪魅的微笑




“去看看绿谷那家伙在磨叽什么吧”




(让我们把视角转向厨房)




“啊啊啊,刚刚好羞耻啊,明明那么多人看着的说…真是的,小胜怎么这个样子啊,我明明都没同意他抱我嘛,以后可不能让小胜喝酒了balabala(这里省略无数碎碎念)”




这时,爆豪早已站在厨房门口,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绿谷。




“这家伙这项技能什么时候升级的???( ー̀дー́ )”




爆豪走到绿谷身边,发现绿谷没有察觉到他,居然有点生气。




“喂,废久,你拿个牛奶可真慢啊。”




绿谷被吓了一跳,抖掉了牛奶,爆豪眼疾手快将杯子接住了。




“废久怎么还是这么呆啊…”




“明明是小胜的错走路没有声音,突然出现在我旁边,我怎么可能不被吓到啊!”




(难道不是你开启了屏蔽模式才听不到声音的吗???)




爆豪不再听绿谷的解释,拽着绿谷就往卧室走去。




“嘶…”绿谷小声发出痛苦的声音。




“怎么了?”爆豪下意识向绿谷脚下看,才发现绿谷的脚划破了。




“是我刚刚拽你拽的太猛了吗”




爆豪见绿谷不吭声,便默认了。




“既然这样,我背你吧”(为什么不抱着?…不好意思我闭嘴)爆豪说着便蹲下了。




“上来”




见绿谷不肯,语气更强烈的说到“你要我蹲多长时间?快点上来!”




绿谷小心翼翼的趴上爆豪的后背



「绿谷内心:啊…小胜的后背好结实啊…」





「爆豪内心:这家伙心跳好快!」





来到卧室,爆豪温柔的把绿谷放在床上,亲了上去。




“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好,弄伤你了,这算是补偿。”




“唔…小胜这个kiss太突然了啊,我都没准备好呢!”




爆豪笑道“那再来一次?”




“嗯…”绿谷红着脸说。




“kiss没有意思了啊,让我们玩点别的吧?”




“等等小胜!我们不是说好…”




“哈?说好什么?我可不记着了”




“桥…桥豆麻袋”




“痛了叫我哦”




“嗯…”




“嗯…啊…请轻一点…”




“这就受不了了吗?废久真弱呢,我明明没用力气呢。”




“啊啊…小胜这样我明天会下不了床的…”




“…好吧,你说要多厚?帮你缠个纱布而已,事真多。”




“你把我的脚捆成粽子我当然会受不了了,我怎么走路啊?”




“知道了,真麻烦啊”,这样就好了吧?”




“嗯,小胜谢谢你。”




“有什么好谢的啊…话说,废久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约定好的事…”

爆豪用余光瞥向绿谷,看到绿谷涨红的脸就有了答案。




“嗯~我知道了啊,绿谷说的是那个啊~”




“不、不是…”




“噗哈哈,我是不会相信你的解释的哦,防水创可贴带上,我刚刚把热水器打开了,先去洗个澡喽。”




说完,爆豪就快步向浴室走去,但他发现绿谷没出来,就又返回了卧室。




“废久,你在磨叽什么啊!”




“洗澡的话,小胜刚帮我缠好的纱布又要解下来…我舍不得…”




爆豪愣住了,一时语塞。




“噗嗤,废久太有趣了,我会帮你再缠回来的哦,不用担心。”




“嗯,谢谢你。”




“哎呀…都说了谢什么啊,快走吧,再晚点水就太烫了。”




“小胜你先去吧,我拿了创可贴随后就去。”




“快点哦”




“好的”




「真想一直这样下去啊…」





★~( ̄▽ ̄~)~看完了?是不是很沙雕呀哈哈哈,幸亏车没开起来,我相信如果开起来会超速的呢~(咱们咔酱多猛啊哈哈哈,绿谷多受啊哈哈哈)


悠然Yoyo

(B站搬运)【恋与制作人】野孩子采访梗(许家双宝)

up:咕咕,咕咕咕……


粉丝:再叫,就取关!!!


up:(突然噤声)


这几篇文都好没质量……


————————我是分割线————————


up:欢迎您来到恋语TV大型节目“四野那些事儿”,我是我是主持人Yoyo。今天我们的特邀嘉宾可是神秘的帅哥美女,她们的父亲,是恋语大学的著名教授许墨!没错她们就是——许晴和许朗!


晴&朗:大家好!


晴:我叫许晴,我是妹妹。我……今年5岁。


朗:我叫许朗,我是哥哥,我也是5岁。


up:好的两位可爱的小嘉宾请坐下,今天呢我们想采访采访你们,关于你们的爸妈。


晴(小声):哥哥我害怕……QAQ...

up:咕咕,咕咕咕……


粉丝:再叫,就取关!!!


up:(突然噤声)


这几篇文都好没质量……


————————我是分割线————————


up:欢迎您来到恋语TV大型节目“四野那些事儿”,我是我是主持人Yoyo。今天我们的特邀嘉宾可是神秘的帅哥美女,她们的父亲,是恋语大学的著名教授许墨!没错她们就是——许晴和许朗!


晴&朗:大家好!


晴:我叫许晴,我是妹妹。我……今年5岁。


朗:我叫许朗,我是哥哥,我也是5岁。


up:好的两位可爱的小嘉宾请坐下,今天呢我们想采访采访你们,关于你们的爸妈。


晴(小声):哥哥我害怕……QAQ


朗(大声):主持人请问你们可以快一点吗?我妹妹说她有点不舒服。


【up:妹控需要从小养成……】


up:没有问题,那我们就速战速决吧!第一个问题:爸爸妈妈是更偏爱妹妹还是哥哥?


晴:(不说话)


朗:绝对是妹妹。因为妹妹长得和妈妈很像啊,爸爸经常跟我说要对妹妹好。我觉得……(小声)主持人爸爸妈妈在看吗?


【up:可以开始搞事了/滑稽/】


up:放心,他们没有。


朗:我觉得我在家里就是个摆设,爸爸妈妈都喜欢妹妹。虽然对妹妹好是应该的,但是我还是不舒服。


up:好的。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喜欢妈妈吗?平时妈妈对你们怎么样?


晴:妈妈对我们可好了,她经常说要给我们做吃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不给。


朗:我也很喜欢妈妈,但是爸爸不给我机会。等我长大以后我要带妈妈走,离开爸爸!


【电视前许墨默默地微笑,然而心里在盘算着怎么收拾自己儿子。】


【悠然:你歇歇吧……儿子又不是你情敌。】


晴(抢着说):还有就是每天晚上都看不到爸爸妈妈。


朗:晚上总是有奇怪的声音。


up(滑稽):ermm好的我们跳过……第三个问题,你们的evol都是什么呢?


朗:我的是……我可以找到在任何地方的任何东西。比如……


【许朗伸出一只手做抓取动作,然后就把家里的一包薯片抓在了手上。】


up:这就像哈利波特里的飞来咒……那么妹妹的evol呢?


晴:我不知道。爸爸妈妈没告诉过我。


【许墨:这是下一任Queen当然不能随便说出来。】


【悠然:你怎么越来越中二了?】


【许墨:夫人要不要见识一下中♂二的威力?】


【悠然(瑟瑟发抖):不用不用。】


up(和善):好的,第四……你们觉得爸爸妈妈都是什么样的人?


晴:爸爸说妈妈是他的小蝴蝶。我觉得妈妈是我们的天使!


朗(皱眉):爸爸是坏人。


up:为什么?


朗:爸爸妈妈房间里老有奇怪的声音,我觉得是爸爸没有保护好妈妈。


【电视前许墨:下次不能让他们发现了。】


【悠然:那怎么办呢?】


【许墨:现在就把事情办了吧?(微笑)】


……


up:最后一个问题!请我们的小嘉宾现在就给爸爸妈妈打电话,说出心里最想说的话!


【电话拨打,只有嘟——嘟——的声音。】


朗(疑惑):诶,爸爸妈妈没听见吗?


【再拨,还是无人接听。】


【许墨:唔……怎么来电话了?】


【悠然(小心):接吗?】


【许墨:不接,我们忙♂我们的。】


(拉灯!表白审核菌!)


vampiress

胖了之后就没怎么拍过照,进入婚姻的坟墓之后我发现我在肥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胖了之后就没怎么拍过照,进入婚姻的坟墓之后我发现我在肥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蚊多多

跟老公斗嘴总赢不了的原因(;`O´)o

跟老公斗嘴总赢不了的原因(;`O´)o

👉💩👈

双方帮忙搞卫生 感觉不错 但是好累

双方帮忙搞卫生 感觉不错 但是好累

👉💩👈

1月1日至今 终于见面了

1月1日至今 终于见面了

👉💩👈

啊狗今晚终于要回来了 开心

啊狗今晚终于要回来了 开心

👉💩👈

本来还有2天啊狗就回来了 结果说会推迟一天

本来还有2天啊狗就回来了 结果说会推迟一天

👉💩👈

距离他回来还有3天

距离他回来还有3天

👉💩👈

距离他回来还有4天

距离他回来还有4天

👉💩👈

男人结婚后都会变成我爸那样没情趣吗


啊狗说他不会 因为他现在也没情趣 哈哈哈

男人结婚后都会变成我爸那样没情趣吗


啊狗说他不会 因为他现在也没情趣 哈哈哈

👉💩👈

给父母来一场坦白局

给父母来一场坦白局

👉💩👈

生病了想在啊狗狗身边

生病了想在啊狗狗身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