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婚礼

21.3万浏览    76452参与
pby
人生像条大河,可能风景清丽,更...

人生像条大河,可能风景清丽,更可能惊涛骇浪。你需要的伴侣,最好是那能够和你并肩立在船头,浅斟低唱两岸风光,同时更能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握着你的手不放。换句话说,最好他本身不是你必须应付的惊涛骇浪。



致好友新婚快乐🎉

要一直幸福下去[啤酒]

人生像条大河,可能风景清丽,更可能惊涛骇浪。你需要的伴侣,最好是那能够和你并肩立在船头,浅斟低唱两岸风光,同时更能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握着你的手不放。换句话说,最好他本身不是你必须应付的惊涛骇浪。




致好友新婚快乐🎉

要一直幸福下去[啤酒]

m15812099986
m15812099986
lomosy029-33635888

结婚喜糖一般装多少颗好 买喜糖一般有哪些注意

      结婚除了要传达喜讯,摆宴席以外,购买喜糖也是必不可少的,很多年轻人觉得喜糖只不过是一个仪式,并没有太多在意,但是不同的喜糖会给人不同感觉,在喜糖数量上也是有讲究的,那么,结婚喜糖一般装多少颗好呢? 买喜糖一般有哪些注意呢?咸阳婚纱摄影就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结婚喜糖一般装多少颗好呢?

  对于喜糖一般装几颗,其实是没有固定和限制的,可以每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同,对喜糖的数量放置也不同,而且喜糖的要求也可能存在一些差异,但是不可否认所有的地方在喜糖的数量一定要是双数,寓意新人成双结对及好事成双之意,所以基本上所...

      结婚除了要传达喜讯,摆宴席以外,购买喜糖也是必不可少的,很多年轻人觉得喜糖只不过是一个仪式,并没有太多在意,但是不同的喜糖会给人不同感觉,在喜糖数量上也是有讲究的,那么,结婚喜糖一般装多少颗好呢? 买喜糖一般有哪些注意呢?咸阳婚纱摄影就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结婚喜糖一般装多少颗好呢?

  对于喜糖一般装几颗,其实是没有固定和限制的,可以每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同,对喜糖的数量放置也不同,而且喜糖的要求也可能存在一些差异,但是不可否认所有的地方在喜糖的数量一定要是双数,寓意新人成双结对及好事成双之意,所以基本上所有的地方放喜糖的数量都是以双数为主。一般情况下,结婚糖盒都会放入喜烟和喜糖两样用品,不过喜糖的数量一般是8颗、10颗等都是双数,寓意好事成双。

结婚喜糖一般装多少颗好 买喜糖一般有哪些注意(图片来源:摄图网)

  买喜糖的注意事项

  1.喜糖种类要挑选寓意美好的

  现实生活中,新人结婚一般都会选择一些枣子类的糖果,它的意思是早生贵子。同时搭配一些巧克力,意思是希望两个人甜甜蜜蜜。至于包装,一般都是选用大红色的喜糖礼盒还有一些创意的铁质礼盒。

  2.结婚喜糖的个数和喜糖的保存方法

  一般情况下,喜糖的数量都要以双数为准,并且一定要吉利的数字。一般礼盒里都是装8颗,12颗,16颗都是比较合适的,这样的寓意就是成双成对。另外就是喜糖的保存了,假如是夏天结婚,因为天气较热,所以喜糖应放在冰箱里或阴凉处,以免融化。

  3、购买喜糖的质量

  很多人在选糖果的时候都觉得选越大牌子的糖果越好,但是如果浪费过多的时间和过多的金钱去购买大牌子的喜糖,那么这样必然会造成自己在婚礼筹备上时间的不足,所以没必要花费过多的开销去购买大牌子的喜糖。虽然在婚礼上喜糖只是送给宾客们的小礼品,但是新人们最好还是在正规渠道买一些质量有保证的糖果,或者在网上正规的旗舰店购买糖果,才能对质量有保障。其实整个婚礼的钱算下来,喜糖只是筹备婚礼中很小的一部分支出,不会占用太多你的婚礼资金,所以在选购糖果的时候就不要太吝啬了。


lomosy029-33635888

国庆1号至7号那天结婚好

       结婚作为人生大事,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而在中国的传统习俗中,结婚是需要选择日子的,而现在很多上班族都因为上班而没有时间,而最近国庆节也快到了,那么,2019年国庆1号至7号那天结婚好呢?咸阳婚纱摄影就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2019年国庆1号至7号那天结婚好

  2019年国庆节期间适合结婚的日子有3个

  2019年10月01日,农历九月(小)初三,星期二,冲牛(乙丑)煞西

  2019年10月02日,农历九月(小)初四,星期三,冲虎(丙寅)煞南

  2019年10月03日,农历九月(小)初五,星期四...

       结婚作为人生大事,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而在中国的传统习俗中,结婚是需要选择日子的,而现在很多上班族都因为上班而没有时间,而最近国庆节也快到了,那么,2019年国庆1号至7号那天结婚好呢?咸阳婚纱摄影就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2019年国庆1号至7号那天结婚好

  2019年国庆节期间适合结婚的日子有3个

  2019年10月01日,农历九月(小)初三,星期二,冲牛(乙丑)煞西

  2019年10月02日,农历九月(小)初四,星期三,冲虎(丙寅)煞南

  2019年10月03日,农历九月(小)初五,星期四,冲兔(丁卯)煞东

2019年国庆1号至7号那天结婚好 (图片来源:摄图网)

  2019国庆节黄道吉日分析

  公历 2019年 10月 1日 星期二,农历 二0一九年 九月 初三日

  宜

  祈福 嫁娶 移徙 纳财 安床 作灶 启鑽纳采 招赘 纳婿 祭祀 赴任 求嗣 解除竖柱 上梁 栽种 入学 立券 出行

  忌

  修坟 安葬 入宅 安门 破土 筑堤 放水修造 盖屋 造桥 开仓 纳畜 行舟 行丧分居 动土 开市 求财

  2019年10月02日,农历九月(小)初四,星期三,冲虎(丙寅)煞南

  宜

  祭祀 裁衣 冠笄 结婚 安机械 拆卸 动土 起基 移徙 入宅 入殓 启钻 安葬 造仓 经络

  忌

  安床 开光 开市 交易

  公历 2019年 10月 3日 星期四,农历 二0一九年 九月 初五日

  宜

  修坟 纳财 藏宝 赴任 祭祀 嫁娶 移徙栽种 求医 出行 冠笄 入学 求人

  忌

  开池 置产 修造 动土 行舟 针灸 开市立券 经络 纳畜 破土 启鑽 安葬 纳采祈福 求嗣 出货 上梁 竖柱 解除


过眼芙云

同人文之过芙婚礼文段精选 神雕之再生缘

选自 @天涯无殇 《神雕之再生缘》


花好月圆,天清气朗,碧空如洗,澄静的苍穹,缀满了闪烁如钻石的繁星。微风轻吹,树影婆娑,该是有一个甜梦的花月良宵。

郭府院门之内,时而传出一片笑语之声,室内,笑语之声更浓,一切都是显得无比的美满与融洽。
郭芙傻傻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纤纤玉指抚过如火似霞的嫁衣,心中溢满说不出的欢喜与期待,玫瑰色的唇瓣总泛着浅浅笑涡。
“芙儿。”黄蓉来到女儿房间,见郭芙已换好嫁衣,心中既高兴又欣慰。
郭芙见母亲来了,转过身子对黄蓉道:“妈!你来啦。”纯真的笑靥带着一丝羞赧。
“你们都下去罢。”黄蓉命仆人散去,拿起木梳,笑道:“妈妈给芙儿梳梳头。”
郭芙仰起小脸儿看着...

选自 @天涯无殇 《神雕之再生缘》


花好月圆,天清气朗,碧空如洗,澄静的苍穹,缀满了闪烁如钻石的繁星。微风轻吹,树影婆娑,该是有一个甜梦的花月良宵。

郭府院门之内,时而传出一片笑语之声,室内,笑语之声更浓,一切都是显得无比的美满与融洽。
郭芙傻傻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纤纤玉指抚过如火似霞的嫁衣,心中溢满说不出的欢喜与期待,玫瑰色的唇瓣总泛着浅浅笑涡。
“芙儿。”黄蓉来到女儿房间,见郭芙已换好嫁衣,心中既高兴又欣慰。
郭芙见母亲来了,转过身子对黄蓉道:“妈!你来啦。”纯真的笑靥带着一丝羞赧。
“你们都下去罢。”黄蓉命仆人散去,拿起木梳,笑道:“妈妈给芙儿梳梳头。”
郭芙仰起小脸儿看着黄蓉,笑道:“妈,有什么话要对芙儿说吗?”黄蓉给女儿梳着如瀑青丝,柔声道:“芙儿,告诉妈妈你何时喜欢上过儿的?”
“芙妹,咱俩一起长大,虽然常闹别扭, 其实情若兄妹。只要你此后不再讨厌我、恨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杨过当日之言犹在耳边,郭芙轻轻一叹,低了头去,幽幽道:“芙儿以前从未明白自己心事,直到千军万马中杨哥哥的一番话,芙儿才知道心中爱的是他,可是为时已晚,芙儿只有努力将他忘记,但后来发生太多的事,芙儿始料未及,被困在半月山庄之时如果杨哥哥有不测,芙儿也不会独活……”说至情深处,双目潸然,抬起头望着母亲,郭芙微笑道:“妈,芙儿是不是很傻?”
黄蓉亦感慨良多,微微一笑,抹去郭芙眼角泪水,道:“人和人的缘分都是上天注定好的,是你的终是你的,逃也逃不掉,也许你和过儿当年都太年轻,才走了许多错路。”
郭芙扑在母亲怀里,含泪道:“妈妈,芙儿好想永远抱着你……”
黄蓉眼中涌上热泪,轻轻拍着女儿玉背,微笑道:“傻孩子,你长大了嫁人是理所应当的,再说过儿宠你爱你,妈妈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郭芙眨了眨大眼,自母亲怀里出来,娇嗔道:“妈,杨哥哥就知道欺负女儿,你以后不能不管芙儿。”
黄蓉给郭芙挽好发髻,看着镜中娇艳动人的女儿,笑道:“过儿这孩子年少时吃了不少苦,你既嫁他做妻子,要怜他惜他,多为他着想,少使些大小姐的性子,知道吗?”
“妈。”郭芙脸上带了些羞涩,低声道:“芙儿钟情于他、嫁他做妻,自然对他好。”
黄蓉为女儿戴上凤冠,盖好盖头,笑道:“吉时将至,走罢。”
“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入场。”长孙婉儿身着盛装,笑容迎人,做起了司礼之人。
一阵热烈的掌声扬起,尚夹着众人的欢呼:“新人来了!新人来了……”跟着,就是一片夸耀、赞美的声音。
杨过身着大红喜服,脸上一片喜气洋洋,牵着身姿婀娜,盖着大红鸳鸯盖头的郭芙,缓缓地仪态万方地走进大厅。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礼成!”过芙二人在长孙婉儿清脆如银铃般的招呼声中,如仪完成大礼。
郭靖满面老怀弥慰之色,道:“过儿芙儿,你们能结成夫妻得之不易,今后要互敬互爱,为儿女做好榜样,切莫再为小事伤了和气。”
杨过点点头,正色道:“岳父教诲,小婿谨记在心!”郭芙隔着盖头细声道:“女儿明白。”
黄蓉道:“过儿,你曾寄居郭家,和芙儿也是青梅竹马,应该知道这个妹妹被你岳父和我宠坏了,行事不免莽撞,你做了她的丈夫,就该好好疼惜她,遇事多让她。”
杨过想起与郭芙相识二十多年,历经波折困苦无数,才终于成为眷属,不禁感慨万千,潸然泪下。
厅中忽然响起琴萧之声,只见凌雪儿手按玉萧,真儿抚着瑶琴,款款飘来,曲调幽扬宛转,清韵绝佳,清晰如在耳边,缥缈如在天宇,真如瑶池仙乐。众人一齐静了下来,座中虽无几人精通乐律,却无不听得心醉神恰,恍如置身仙境。
黄药师、李无极夫妻均是曲中大家,不由齐声赞道:“好一曲凤求凰,幽兰飘香,馨心淡雅,已尽得曲中之妙!”三人相顾莞尔。


琴萧合奏有顷,渐低渐细而至无声,凌雪儿、真儿轻摆款挪,双双上前,异口同声道:“祝姐夫姐姐百年好合,永结同心!”空中忽然暴响几下,但见烟花炸开,绚丽斑澜,每朵烟花是一个字,合起来是“鹣鲽情深,白头偕老。”这八字在空中久久凝聚,宛如刻在天幕上,良久方落。
众人于院落中看得目眩神驰,拍掌叫好,郭芙隔着盖头只闻其声不见其字,便低声对杨过道:“杨哥哥,怎么了?”
杨过满面春风,风采照人,握着郭芙温润柔软的玉手,笑道:“烟花上有字,祝咱们早生贵子。”郭芙娇靥红了红,没有说话,心中溢满的是欢喜。
“送新娘子回新房吧,靖儿,咱们也该开席了。”柯镇恶觉得时辰差不多了,捋着长须笑着提醒道。
婉儿、真儿、雪儿三女送郭芙回了房间,杨过便为客人敬酒,敬至柯镇恶席上,道:“柯公公,过儿幼时顽劣,多次顶撞于您,望您念在过儿早逝母亲的份上,原谅过儿的无知。”柯镇恶喝下一杯酒,笑道:“往事别再提了,你杀了鞑子大汗,有功于大宋,总算没让靖儿失望,以后好好对待芙儿便是。”
“是。”杨过点头称是,又举杯对李无极夫妻道:“敬谢义母义母赠送过儿一大笔聘礼,请满饮这杯喜酒。”
“应该的,应该的。”李无极夫妻双双举杯,柳轻寒笑道:“芙儿以后若是受了委屈,义母可不饶你。”
杨过连道:“不敢,不敢。”敬至黄药师面前,黄药师饮完酒后,笑道:“过儿,咱们以前是平辈论交,现你成了黄老邪的孙女婿,好,好啊!世间少了一个神雕大侠,多了一双神雕侠侣。不说了,不说了,饮了这一杯酒。”杨过忙举杯相迎。
这时,郭破虏、战随风、韩问星、王赞,史进贤……婉儿、雪儿、真儿、史千芸等小一辈青年俊才,纷纷起身举杯,齐声道:“恭祝杨大哥(姐夫、杨大侠)新婚大喜!”
杨过目光柔和地扫过众人,心中极是感动,清声道:“谢谢你们!”言罢,与众人一起了饮喜酒。
郭芙二嫁,不愿声张,前来庆贺的宾客只有七八桌,杨过一一敬酒后,便与岳父岳母同席,聊起家常。
夜阑更深,宾客散尽。杨过也被众人灌了几十碗酒,所幸功力精湛,尚撑持得住,遂向新房内走去。

m15812099986
拉盐的小车影像工作室

特别喜欢的一对儿,很容易就能发现两个人的腻股两个人的甜,愿你们拥有最好的一天!

特别喜欢的一对儿,很容易就能发现两个人的腻股两个人的甜,愿你们拥有最好的一天!

婚礼纪
过眼芙云

同人文之过芙婚礼文段精选 绿浦荷香

摘自 @晚艳冷香  的《绿浦荷香》


一脚迈入屋中,恍若梦境的喜气直扑而来,霞光映壁,葳蕤生辉。

满室娇色染亮一双凤目,颤微微闭紧房门,杨过揣着一点点紧张,按下一波波兴奋,寻香入室。
暖阁内烟岚袅袅,丝丝入骨,一抹娇影隐在红罗斗帐中,急乱的脚步渐渐放缓,穿入层层茜纱,他驻足在床前,痴痴而望,眼花了,心颤了,骨酥了,人醉了。
郭芙似乎感受他的兴奋紧绷,局促不安的身子微微一抖,抖乱了喜帕上的彩穗,也抖乱了一颗心,不自觉向床里瑟缩着。交叠在一起的手涔着汗,忽而被温热的掌心覆住,狂跳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头稍稍转向一侧,躲避着紧挨自己而坐的身子。
“芙妹——”等了那么多年,想了...

摘自 @晚艳冷香  的《绿浦荷香》


一脚迈入屋中,恍若梦境的喜气直扑而来,霞光映壁,葳蕤生辉。

满室娇色染亮一双凤目,颤微微闭紧房门,杨过揣着一点点紧张,按下一波波兴奋,寻香入室。
暖阁内烟岚袅袅,丝丝入骨,一抹娇影隐在红罗斗帐中,急乱的脚步渐渐放缓,穿入层层茜纱,他驻足在床前,痴痴而望,眼花了,心颤了,骨酥了,人醉了。
郭芙似乎感受他的兴奋紧绷,局促不安的身子微微一抖,抖乱了喜帕上的彩穗,也抖乱了一颗心,不自觉向床里瑟缩着。交叠在一起的手涔着汗,忽而被温热的掌心覆住,狂跳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头稍稍转向一侧,躲避着紧挨自己而坐的身子。
“芙妹——”等了那么多年,想了那么多年,梦境成真的这一刻自己却不忍动手去破坏那份美好,静静在她身边坐下,细细品味甜蜜的波澜,感受着两人心与心的碰撞。
细腻的指尖若有若无搔着他的掌心,仿佛挠在心间,令人痒得春意无边。一尺深红笼绯色,一生渴望入骨血。
“芙妹。”
“嗯。”
“芙妹。”
一迭声的呼唤扫净了喜帕下的羞涩,郭芙噗嗤一声笑出来,甜蜜的滋味润入心田,“傻哥哥,你想这么坐一夜?”
“鸳梦成真情更怯。”
杨过轻轻挑起红罗一角,桃腮艳色微露,朦胧羞涩中透着诱人的风情。没有凤冠霞帔,没有香膏粉黛,素净的小脸宛若玫瑰含露,香馥馥,娇艳艳,一支冰花芙蓉玉斜入乌云,芙蓉发簪绾不住浓密秀发,几缕青丝顽皮地垂落在颊畔颈间,清雅中又添了几分柔媚。
眉眼弯弯,梨涡浅浅,十四岁的那抹微笑,撞入杨过心房再也没能离开过。
恍然间是十四岁的少女,转刹间又如二十岁的新妇,眨眼再看,她是自己的新娘,姿貌绝美宛若天仙。慢慢凑近,两瓣丰艳缓缓化入自己唇间。
浅浅一吻心中荡漾起圈圈涟漪,一双手拒在他胸前,郭芙微微后撤,“我,我,我怕……”
微垂着头喃喃低语,水灵灵的眼中汪满无助,用了一天时间说服自己,却在他靠过来的一瞬间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克服不了的恐惧感袭向全身,郭芙颤抖着躲开热情的火焰。
楚楚可怜的眼神令激情的血液慢慢平息,杨过的心猛然抽痛了一下,粗糙的指肚轻轻抚触着她的手腕,缓缓吐出三个字,“我也怕。”
“杨大哥?”抬起头望入他的眼中,她奇怪地看着他,“你怕什么?”
“怕伤到你,怕你所怕,怕……无法消除你的恶梦。”
一句话使她微微上翘的睫毛迷离地跳动了一下,轻轻咬着下唇,她强迫自己偎向他怀中,“我们…呃…我们再试试?”
“芙妹,我们有的是时间,不急于今天,今天我只抱着你好吗?”
温情款款的话语使紧张的身子放松下来,郭芙靠在他肩头点点头,一抹红霞飞上颊边,感激他对自己的真情,感激他对自己的珍爱。
“我去把烛火熄了。”
“不,我想看着你,让我看着你入睡。”
“那你先转过身去,我好更衣。”
“好,我也去更衣。”
杨过起身转出暖阁,强迫自己调匀呼吸,强迫自己冷却下来。
夜已深,人未静。
低低的娇吟伴着一声轻喘,绛纱衫子滑下肩头,粗糙的热力游走在莹莹雪肌间,一路点染出片片桃红。
“你——骗人。”
低沉的笑声是得逞后的愉悦,他的唇含住小巧的耳珠,坏坏地轻吮着,“男人的话哪能尽信?”
轻轻的痒感带着勾魂的热力,温柔的侵略带给她羞羞的悸动,浅浅的眩晕,使她一点一点融化在他怀中。
热烈的火焰烧透全身,小脸埋入软枕中,任他怎么哄郭芙就是不转头,“你先把衣服穿好。”
“我等着夫人验身呐。”
“你怎么那么没羞没臊。”
带着好奇的淘气,她轻轻掀起被子一角,伸着指尖轻戳坚实的肌肉,轻轻戳,慢慢捏,古铜色的肌肤泛着油润的光泽,郭芙的目光被强壮而精致的美吸引住。
“夫人可满意?”忍不住的大笑令他浑身抖动,锦被在剧烈的颤动下慢慢下滑至腰际。
贪恋的目光被他逮个正着,郭芙双颊一片酡红,一丝尴尬涌起,片刻后又化为一腔羞忿,“骗子,沾尽便宜还胡说。”
“我说只抱着你,可是也没承诺不做其他事,‘骗子’二字担不起。”
轻轻一哼,郭芙转过身不再理他。
肤胜雪,发如瀑,忍不住在她肩头偷香,喃喃暖语道,“好美,真的好美,芙妹?你还怕吗?你喜欢么?”
“如果,如果那天像今夜一样,我…我…就不会拒婚了。”忽而她转过身来,俯在他耳边软语轻呵道,“微痛后的甜,真的很甜。”
手指轻弹,一室红光乍灭,溶溶月色荡漾出浓浓柔情,一对幸福的人儿蜜意迭迭,相拥而眠。

过眼芙云

同人文之过芙婚礼文段精选 芙华引

选自程怡萱的《芙华引》


番外 花烛

  她全身僵硬地坐在床边,眼前被遮敝,满眼是一片的大红色,耳边的喧嚣刚刚远去。
  她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交握的手也松开了些。
  身子下面硌得很,她顶着盖头,慢吞吞将被子上的花生红枣干果向一边推开。
  再坐上去,终于轻松了一点。
  外面的喧闹,明明应该很近,听起来,又那么远。
  
  在梦里边,她好像也嫁过人。但是现在却己经想不起来那时嫁人的感觉了。那悠长的梦境中,嫁人就好像是一滴水滴落入深海,交汇进去,再也寻觅不见。
  从此以后,和这个人共度一生。
  她想着,心又怦怦跳了起来。
  再不分开。
  她摸摸自己的脸,一定是盖头太热了,让她觉得自己的脸好像...

选自程怡萱的《芙华引》


番外 花烛

  她全身僵硬地坐在床边,眼前被遮敝,满眼是一片的大红色,耳边的喧嚣刚刚远去。
  她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交握的手也松开了些。
  身子下面硌得很,她顶着盖头,慢吞吞将被子上的花生红枣干果向一边推开。
  再坐上去,终于轻松了一点。
  外面的喧闹,明明应该很近,听起来,又那么远。
  
  在梦里边,她好像也嫁过人。但是现在却己经想不起来那时嫁人的感觉了。那悠长的梦境中,嫁人就好像是一滴水滴落入深海,交汇进去,再也寻觅不见。
  从此以后,和这个人共度一生。
  她想着,心又怦怦跳了起来。
  再不分开。
  她摸摸自己的脸,一定是盖头太热了,让她觉得自己的脸好像在发烧。
  
  她舔舔干燥的嘴唇,肚子咕咕叫了一声,她想着上次,与那人假扮成婚时,自己还记得塞了一碟点心给他,可如今,反过来时,却没有点心给自己,还亏得那人说定不会让自己饿着。
  她垂下眼睫,认真地在思考,难道在路过庭院时,新来的小丫鬟们所说的,男人一旦娶了你就会改变,这件事情是真的。
  但是如果现在说悔婚的话,估计那人会拆了桃花岛吧。
  
  她在心中胡思乱想着,浑然不知时间的流逝,也不知前院的喧嚣,何时已到了院门口,听到院门被推开时,她悚然一惊,整个人都僵住了。
  院门口有人在笑,有人在喧闹,有人嚷嚷着要进来见师姐,她就只听到那人,声音低沉却坚定,一边笑着一边说,:“不成不成,今天新娘子是我一个人的。”
  她没有听到他从院门到房门口的脚步声,房门却轻轻的打开了。
  他的目光宛若实质,即使隔着盖头,也让她有些喘不过气了。
  盖头被轻轻碰了下,她也忍不住瑟缩了下,向后退了一下,下一刻,眼前瞬间明亮,她被一排大红花烛照得眼睛微微眯起。
  她揉揉眼睛,抬起眼,眸子转向面前的少年。
  眼前一身红衣的少年盯着她,脸上笑容渐渐消失,眼神变得深不见底,她被他盯着,全身僵硬,几乎连手脚都无处安放了。
  她张张嘴,话还未出口,眼前少年闭上眼,深吸口气,再睁开时,眼神又复柔和,郭芙方松了口气,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松开了些。
  杨过向被她手中被揉成一团的丝帕瞄了一眼,笑吟吟道:“芙儿可是累了?”
  郭芙点点头,想了想,又摇下头。
  杨过忍笑道,:“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是累了可以安歇了么?嗯,还是虽累但仍可以陪我?”
  郭芙口渴得说不出话,向他瞪了一眼,指指桌子。
  杨过走到桌边,倒了杯茶,倒了两杯酒,一起端了过来。
  她伸手去拿茶杯,伸出的手却被杨过空着的手握住了,她不解地看向少年。
  “茶冷了……”杨过轻轻在床边小几放下托盘,伸手在茶杯上轻轻抚了两下。
  茶杯上方腾起一缕白色的水雾,郭芙白他一眼,显功夫吗?又伸手去拿茶杯,这次,少年先一步拿走了茶杯,贴到她唇畔。
  郭芙伸手要接杯子,他不松手,她不自在地转转头,少年眼神直直盯着她,让她觉得自己像被豺狼盯上的猎物。
  她不敢抬头,心惊肉跳地埋头就着他的手将温热茶水喝了一半,总算缓解了喉咙的干渴。
  他另一只手轻轻落在她发上,郭芙将他握着杯子的手一推,:“我,我喝好了。”
  刚解了干渴,她的声音带点沙哑,杨过眼神更深了些,伸手放回茶杯,拿起了酒盏,在她耳边轻笑道:“好芙儿,还要喝合卺酒呢。”
  郭芙垂眸接过酒盏,与他一起饮干,她将杯一掷,落地声还未听到,身边少年伸手将她一抱,微一用力,直接将她推倒在大红色床单正中。
  郭芙惊呼一声,急道:“等等……杨过……”
  说了一半,嘴唇被他低头堵住了,她在他胸口推拒两下,好不容易挣开他,“疼……”
  杨过嘴角一抽,“……我还没有……你怎么会疼……”
  郭芙气得捶他两下,努力翻身从他身子下面挣出来,她只爬了两下,就被杨过在她腰上的手捏了一把,她身子一软,腰间吉服衣带也被扯开,杨过在她暴露出的后颈上咬了一口,郭芙低呼,挣扎得更加用力,“不行……”
  杨过见她挣扎不休,脸色微冷,终于还是手一松,让女孩从他身下挣出来,最后只仍握着她右边足踝,让她不能远离。
  郭芙将他一推,索性伏到他身上,愁眉苦脸地揉两下后背,“谁放了这么多花生,枣子,栗子,硌得我好疼……”
  杨过仰躺在床上,拥着怀中软玉温香,嗤得一声笑了出来:“郭女侠什么伤什么痛没受过,却怕被子下面的枣子栗子么?”
  郭芙认真道:“受伤是站着时,躺着时当然不能疼!”她在杨过胸口戳了两下,“你不觉得硌得疼么?”
  杨过落在她身后,慢慢解她衣带的手停顿了下,缓缓道:“疼,是有人可以说,有人关心时,才会称之为疼痛。”他微微一笑,“所以我一直都不觉得疼。”
  郭芙皱皱眉,压下隐隐的心痛,豪气地摸摸他头,:“以后痛了就对我说,不要忍着……有我呢……”
  杨过微微一怔,搂住她腰肢的双臂不由一紧,低低笑了起来,“我的芙儿啊……”
  他一手拥着怀里女孩,一手拉着锦被向外一抽,丟到床下,唏哩哗啦带出了一地花生枣子栗子,够喂饱两个人了。郭芙方想起自己仍饿着,己被杨过又扑倒在了软绵绵的床上。
  “……怎么办,芙儿,如果我停不下来,一定都是你的错……”
  他掩住她的双眼,微哑的声音在她耳边流转,郭芙心惊胆战,却是鼓起勇气搂着他头颈,心中念着:“有什么大不了……”
  只可惜她的勇气很快就全部流失殆尽,被他销魂蚀骨的手段折腾到崩溃大哭最后昏厥,平常惯用的撒娇耍赖威胁求饶统统没了用处。
  连到被杨过抱上船时,也没有醒过来。


番外月
  波涛汹涌的东海之上,深夜之中,一艘裹着红锻,美仑美奂的大船,正斩浪前行。  
  船身巨大,人在船上,虽偶有波浪,却几乎感觉不出海浪的翻涌。船舱中主房间入目全是一片红色,案上的龙凤双烛,燃烧时曾是圆圆润润的一团光线,不知何时也己燃尽了。  
  香炉中幽香暗吐,床帐低垂,郭芙趴伏在床上,睡梦中眉头也紧紧皱在一起,大红锦锻的被单只盖到腰间,落出雪色的脊背上点点樱花般的痕迹,散落一床的柔顺长发,此时,正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轻抚着。
    那手抚了一会儿她的长发,顺着她长发又抚上初为人妇的女子皱起的眉毛,轻按她眉头,直到她眉头在梦中无可奈何地舒展开来。  
  拇指轻抚上女子微微肿起的唇瓣,他眼光闪耀下,伸手到大红帐外拎起床边小几上的茶杯,轻啜一口,便翻过怀中的女子,低头压上唇瓣。  
  郭芙昏昏沉沉中被灌了一口茶水,微微扭了下身体,喃喃道:“……热……”  
  “热么……”有声音在她耳边低语,原本盖到她腰间的被单被人一手拽了下去,吻从唇到颈,向下延伸而去。  
  郭芙清醒了些,皱眉又翻回原地,伸出纤细的手要去撩起床帐,喃喃自语:“桃花么,天还没亮,为什么吵醒我……”  
  纤细的手腕被扣住压到床上,背上也被人压上了:“没亮,还早呢……”  
  郭芙昏乱成一团浆糊的脑子,又晚了片刻,才意识到身边人的不良企图,惊呼一声:“……不要……”  
  只可惜身上全然无力,姿势也占尽劣势,勉强爬了两步,就被轻而易举拖入原本的怀抱中。  
  被指节修长的双手钳住细细的腰肢轻轻抚摩,“还没醒吗?我们在船上,芙儿要去哪儿呢?”  
  郭芙扣住他的手,喘了几口气,“你……离我远点儿……”  
  搂着她的青年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下,:“娘子总是不乖,老让你夫君离你远点这可不行。”  
  郭芙纤手轻推青年胸膛,好半晌喘息微定,只觉床下微微摇晃,轻哼一声,:“夫君?那夫君先要好好给我交代,好端端带我离开桃花岛,是要做什么?”  
  青年笑嘻嘻道:“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省得别人打扰。”  
  郭芙怀疑地盯着他,青年笑道:“成了亲,总要有自己的家才好,总不能一直待在桃花岛。”  
  郭芙扶额道:“……你这样子带我溜走,不说一声,我爹爹娘亲多半以为我们私奔了……”  
  青年嗤得一声笑出来,:“我可是正经在你爹娘外公,还有满堂宾客面前,和你拜过了堂的。怎么能说是带你溜走……”他在她发上亲了下,“若真是私奔,芙儿跟我走么?”  
  郭芙眯眼瞧他一会儿,:“你说呢……啊呀,杨过,你手拿开,是你让我回答的,说不跟你走就是不跟……”她全身一软,杨过顺势又扑倒了她,啧啧道:“娘子看来是忘了方才答应我的,不如我们再好好探讨下……” 
  又过了不知多久,圆月之下,水波荡漾中,甲板之上,摆起了一张矮榻,上面铺着厚厚的垫子,旁边一张小几,放了四样果子,四色糕点,最中间摆着的,则是一碟子月饼。  
  杨过倚在榻上,一手拥着郭芙,一手拿起一个月饼,正递到郭芙唇边。
  郭芙靠在他怀里,小嘴撅起,扭头不去吃他拿来的月饼,“甜的,不吃。”  
  杨过捏捏她的小脸,:“你尝尝这个,是滇边的朋友带来的方子,咸味的,你吃吃看喜欢不?”  
  郭芙只得就着他手,在月饼上咬了一口,馅料酥软,一口下去,唇间是火腿味的咸香软糯,她眼前一亮,点点头,“嗯。”  
  “还要么?”  
  “嗯。”  
  杨过轻笑着,将月饼一块块喂给她,不忘用指尖轻蹭过她唇畔。  
  郭芙因成亲,从下午就未吃过东西,早饿得两眼冒金星,盖头都未揭就被杨过抱到船上酱酱酿酿到人事不醒,此时吃了两小块月饼,抬眸看向杨过:“你不要只给我吃,你也饿了吧?”  
  杨过低下头在她唇上一吻,顺便舔落她唇角饼屑,低低笑道:“我喂饱你,你也要投桃报李,喂饱我才好……”  
  郭芙立时被噎住,杨过手忙脚乱地拍她背,又忙着喂水给她,郭芙喝了一口,脸颊飞红,直接咳了出来。  
  好半晌缓过劲来,郭芙捶着杨过肩头,:“你喂给我的是酒……”  
  她眼中带着泪意,越发显得波光盈盈,娇媚万状,杨过目不转睛盯着她,翻身将她往矮榻上一推,又压到了她身上。  
  郭芙推他不动,又饿得没力气反抗,只能伸着手去够旁边几上的月饼。
  月饼好容易握到手中,她松了口气,却因杨过突然用力的动作全身一软,指尖一松,月饼从她手心跌落,掉上甲板,骨碌碌滚了出去。  
  杨过拉回她手,在纤纤指节上亲吻,低低轻笑:“芙儿……你终于是我的了……”  
  郭芙目光转向天上的圆月,张开双臂,落在他后颈上,紧紧抱住了杨过。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过眼芙云

同人文之过芙婚礼文段精选 此生

选自 此生yi经年《此生》


九十
这日清晨,便早早有人过来叫杨过新沐,换衣。
此前,郭靖,黄蓉早已收拾了一个小院让他们夫妻以后居住。
不一会,便有丫鬟过来梳头,又有喜娘子过来教杨过程式,叫杨过样样记熟,不可出半点差池。杨过不断称诺,引得丫鬟嘶笑不已。
到得吉时,便去迎亲。虽则同在府中,但黄蓉准备充分,杨过在人指引下,来到郭芙住处,房屋只贴了些囍字,挂了些红绸。
一声声传备,终于一个新娘子被两个侍女搀了出来。她满身红妆,头顶喜帕,因见不得路,便走的小心,她跨过高高的门槛时,先探出一只脚来,再轻移后一只脚,跨出来,说不出的婀娜。
到花轿的短短路程,竟似走了许久。
杨过又在人牵引下,走去大厅。大厅前早...

选自 此生yi经年《此生》


九十
这日清晨,便早早有人过来叫杨过新沐,换衣。
此前,郭靖,黄蓉早已收拾了一个小院让他们夫妻以后居住。
不一会,便有丫鬟过来梳头,又有喜娘子过来教杨过程式,叫杨过样样记熟,不可出半点差池。杨过不断称诺,引得丫鬟嘶笑不已。
到得吉时,便去迎亲。虽则同在府中,但黄蓉准备充分,杨过在人指引下,来到郭芙住处,房屋只贴了些囍字,挂了些红绸。
一声声传备,终于一个新娘子被两个侍女搀了出来。她满身红妆,头顶喜帕,因见不得路,便走的小心,她跨过高高的门槛时,先探出一只脚来,再轻移后一只脚,跨出来,说不出的婀娜。
到花轿的短短路程,竟似走了许久。
杨过又在人牵引下,走去大厅。大厅前早已铺满红绸。

宋礼新娘脚不落地,需新郎抱了她到红绸上,新娘跨过火盘,趋吉避凶后,喜娘给两人同心结,两人一人执一端,缓步走到大厅。此间不断有人向他俩身上身上撒下五谷,寓意多子多孙。


九十一
大厅里郭靖黄蓉早已端坐,黄药师做了证婚人,而后两人拜堂。
三拜之后,杨过和郭芙被送入洞房。新娘子需在房中静候,杨过出去陪众宾客。
宾客倒不甚多,只吕文焕带了家眷,朱子柳、武三通并小武一家,丐帮一些长老、弟子也尽来。襄阳难得有此喜事,大家畅饮欢怀。大家只知道郭芙嫁了郭靖侄子,今日杨过盛装,更是眉若刀裁,玉面含春,竟没几个人知他是昔年神雕侠。
众宾尽欢,按常理需去闹洞房,闹洞房便要闹到红烛燃尽,怎奈同龄亲友中竟没得几人,小武见无人回应,破虏本就耿直,也便作罢。

九十二
酒阑灯炧人散后,这红烛罗帐,佳人端坐,杨过还记得喜娘子讲过,须得掀了盖头,喝交杯酒,结发做夫妻。
他坐在她身旁,实在不知如何是好,他害怕揭开盖头后,她满面怒容,甚至有点恐慌,会不会揭开后,是别的人。
郭芙也知道他坐在一旁,便悄悄屏了呼吸。
杨过伸手试了几番,终觉不妥,他想了一会,便去把酒端来身边。
他终于下定决心,掀了盖头。只见郭芙严妆生光,华艳异常,头戴花钿金步摇,身着绣襦葳蕤色,脂粉香泽,明眸生波,朱唇微启,凝脂若雪。
他内心实喜不自胜,芙妹竟真的愿意嫁给自己,不禁看的有些发呆。

九十三
郭芙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便垂了头去。
杨过也顺着她目光低头看去,见到酒杯酒壶,才想起,便斟了酒,递一杯给郭芙。他按照喜娘所教,两人饶过手臂饮了交杯酒。
喝了交杯酒过后,还要结发。结发便是把两人头发打一个结,杨过想到此,便脱去了头冠,散下自己头发,郭芙头上戴着金步摇,绾发精致,杨过竟手无足措,其实这事若有闹洞房的人在,便有人替他们做了,郭芙见杨过如此,便自己下了花钿,解了发,让杨过把饰品放到梳妆台去。
杨过依言,两人结发后,杨过终长舒一口气。喜娘说得若有差池,影响日后夫妻和顺,故杨过十分上心。
两人相对无言,只坐在床上。郭芙眼观鼻,鼻观心,心想他虽则恼我,我也不能被他瞧扁,决不开口先同他说话。
杨哥看她如此,只道还有什么程式没完成,怕她不喜,真不知怎么办,便看着她,心想她做什么,我便做什么,便不会出错。


九十四
郭芙想了一会,便到梳妆台前理了妆容。揽镜顾盼,远处的红烛将要燃尽,烛火跳跃了几下,整个房间终于沦入黑暗。她趁着黑,解了外衫,自去床内侧躺下。她其实内心惧怕,便直直躺的远远的。
杨过见她如此,也脱去外衫,自己躺下。他侧过身,一手支头,撑起上半身,见她双目紧闭,弯弯的睫毛像扇子一般密密的。
郭芙其实并未睡着,她一直固定一个姿势,实非好受,况她不知道杨过夜能视物,便偷偷的睁开一只眼来窥,刚好被杨过抓个正着。
他轻笑了一声,便去揽她,看她眉眼依稀当年,不由得亲了过去。郭芙心下羞愧,便扭过头去不理他。
谁知外衣宽松,她扭过头去,脖子处却漏出一段红绳来,杨过从来不知女子穿着,便去拉那红绳,一解而空,连那肚兜都扯了出来。

九十五
郭芙气他孟浪,侧过身去,不理他。胸前大片却漏了出来,整个红梅落雪,杨过不由用手去握,不堪盈盈,他头脑一片空白,用手去撕她衣服,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呆立半晌,他忽扑上去,咬她肩膀,在她耳边轻喃:“芙妹,教我。”那声音似悲愤、似痛苦、似压抑。
郭芙一呆,只在内心自问,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伤了龙姑娘,害他们竟到如此地步。忽感天地之大,她已错不可赦。她内心混乱,少不得依他。
杨过初解事,怎肯轻易饶她,郭芙断断续续睡了一会,再醒来时,看了天色,也管不得身上青青紫紫,忙起身穿衣,一边去推杨过,催他快起,要去给爹爹妈妈敬茶。
郭芙先行梳妆好,见杨过还是不紧不慢的样子,忙去帮他整理衣衫,又拉他到台前束发,好不容易准备好,又催杨过去大厅,只怪他不好。杨过在后只笑不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