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婵娟

314浏览    18参与
Marilyn Quinlan
不是什么事都能发朋友圈,毕竟朋...

不是什么事都能发朋友圈,毕竟朋友圈里也不全是朋友
一八年十二月的时候认识她,她和我说:“我喜欢你,我们试试吧!”
一九年四月到现在,大约有一百八十天没见过她了,可能,试完了吧,我不太合身吧。如今甚至连她应该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到底是沈好,还是林好。
有时候还真的怪自己没钱,工资自己忍不住花了好多,还要留下两三万左右复读和生活,到了下一个假期才能去捞一笔不义之财以便渡过下一个学期。
有时我常常想,是不是当时我不在意复读这回事,而是买机票去青岛找她,她就会和我去游乐场了,也少一件事情。
中秋节,听着哥哥的春夏秋冬,借了一句“秋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写了这首诗。不是什么事都能发朋友圈,但是也很想碰碰运气,如果有...

不是什么事都能发朋友圈,毕竟朋友圈里也不全是朋友
一八年十二月的时候认识她,她和我说:“我喜欢你,我们试试吧!”
一九年四月到现在,大约有一百八十天没见过她了,可能,试完了吧,我不太合身吧。如今甚至连她应该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到底是沈好,还是林好。
有时候还真的怪自己没钱,工资自己忍不住花了好多,还要留下两三万左右复读和生活,到了下一个假期才能去捞一笔不义之财以便渡过下一个学期。
有时我常常想,是不是当时我不在意复读这回事,而是买机票去青岛找她,她就会和我去游乐场了,也少一件事情。
中秋节,听着哥哥的春夏秋冬,借了一句“秋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写了这首诗。不是什么事都能发朋友圈,但是也很想碰碰运气,如果有人会来读它,如果有人知道我想说什么。
她之前和我说没见过我留头发的样子,去年冬天之后就再也没让电推子靠近过我的脑袋。我也说,没见过长发的样子(当时她的头发刚刚过了肩膀,我只是想阻止她产生剪头发的欲望),然后前两天以陌生人侥幸偷偷看到了她的朋友圈,发现她的头发已经到耳根了,还捧着一束玫瑰花

Marilyn Quinlan

太清引·己亥中秋

应凉夜掩褥成韵,常有此夜圆。垂眼话良人:该很好,你若尚在。

孤奉一尊,月落星沉,烟缕霁花残。怎敢怨遥夜。雕甍光转若倾城。

应凉夜掩褥成韵,常有此夜圆。垂眼话良人:该很好,你若尚在。

孤奉一尊,月落星沉,烟缕霁花残。怎敢怨遥夜。雕甍光转若倾城。

tcy8313459



玉翼婵娟。为上海网友治印。



玉翼婵娟。为上海网友治印。

甚荒堂

【原创】塗鴉一首東坡詞(四十八)

 四尺(138×69),二〇一七年十月三日八時五十五分,三星S7手機拍攝

釋文: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蟬娟。


這首水調歌頭,宋熙寧九年(西元1076年)中秋,蘇軾作于密州太守任上,時年四十一歲。詞前小序交待寫作來由:“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此詩二〇一六年九月十...

 四尺(138×69),二〇一七年十月三日八時五十五分,三星S7手機拍攝

釋文: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蟬娟。

 

這首水調歌頭,宋熙寧九年(西元1076年)中秋,蘇軾作于密州太守任上,時年四十一歲。詞前小序交待寫作來由:“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此詩二〇一六年九月十四日曾以(85×50)的練習紙書寫,是為塗鴉系列的第十六篇,今日重寫,願證學書的進步。

来源:甚荒堂

崩溃的Roy——短篇绝赞拖更中

【中秋特刊】婵娟(三)

节日和祭典总是特别容易感染人,让人忘记自己所处的环境。

比如现在的镇守府里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一般战士在仲秋节这天自然是不可能放假的,因为他们还要负责维护整个港区以及港区周边的安稳。但是无论怎么说,今天毕竟还是仲秋节,总督府这里总该要表示一下不是?于是呢,由总督府发起,各镇守府各自负责的一场送月饼活动就开始了。每一名负责守护镇守府安全的战士都在仲秋节这天收到了三个月饼,每个月饼的饼皮上都分别印上了四个不同的大字:“听从指挥”“不怕牺牲”“能打胜仗”。

而且那些月饼还都是五仁的。

简直是灭绝人性。


当然,战舰少女们的伙食自然不会是如此可怜。虽然身为舰娘的她们并不需要如同...

节日和祭典总是特别容易感染人,让人忘记自己所处的环境。

比如现在的镇守府里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一般战士在仲秋节这天自然是不可能放假的,因为他们还要负责维护整个港区以及港区周边的安稳。但是无论怎么说,今天毕竟还是仲秋节,总督府这里总该要表示一下不是?于是呢,由总督府发起,各镇守府各自负责的一场送月饼活动就开始了。每一名负责守护镇守府安全的战士都在仲秋节这天收到了三个月饼,每个月饼的饼皮上都分别印上了四个不同的大字:“听从指挥”“不怕牺牲”“能打胜仗”。

而且那些月饼还都是五仁的。

简直是灭绝人性。

 

当然,战舰少女们的伙食自然不会是如此可怜。虽然身为舰娘的她们并不需要如同人类一般的正常进食,但是她们依然热衷于这个活动。吃饭,对于这些战舰少女来说,是享受,也是一种很重要的调情活动。

今天的渔政食堂依然繁忙。

“肇和!快把那边的包菜拿过来!”平海不停地翻炒着自己锅中的细面,头也不回地冲着肇和喊道。

“应瑞!快去把这盘菜端去!萨拉托加和突击者那一桌!”平海猛地将自己锅中的全部铝条荔枝肉盛到盘子里,然后猛地一敲锅勺,将锅和勺子放在一边,朝着一旁的洗碗间里喊道:“前卫!你锅洗好了没?”

“好了!”前卫急匆匆地从洗碗间里跑出来,把手里的黑锅和锅勺往宁海的面前一墩,然后又把宁海刚用下的锅给带进了洗碗间。

厨中有善洗锅者,其名前卫,号皇家邮轮。

“平海!宁海!列克星敦和威尔士亲王又要了一份铝丝钢条炒米粉!快点去做!”重庆急匆匆地跑进厨房,将手中的点菜单往一旁的不锈钢长桌上一拍,又急匆匆地冲了出去。

桌面上,已经堆积了十数张不同的点菜单。

渔政食堂今天也是依然和平呢。

 

 

“来,列列,啊~”威尔士亲王眯着眼,用勺子舀起一块被切成方块状,炸至金黄的年糕块,又舀起了一点儿铺在盘底的糖水,然后将勺子举到半空,对着列克星敦笑道。

“啊~”列克星敦顺从地张开了嘴,等待着自家爱人的投食。

“嗯,列列真乖。”威尔士小心地把勺子搭到了列克星敦的嘴边,然后轻轻一抬勺子,那块年糕便随着糖水一起落入了列克星敦的口中。

“好甜……”在糖水和列克星敦口腔接触的一瞬间,列克星敦便发出了一声含糊的感叹,然后又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年糕送入口中。

“不过好好吃啊!威尔士你也吃啊!”

“傻瓜,”威尔士轻笑,轻轻搂过列克星敦的肩膀将她拥入自己怀中,嘴唇贴近列克星敦耳边小声地说道:“有了你,我就不需要再吃其他的糖了。”

“因为,你就是我一生的蜜糖。”

列克星敦的脸瞬间红到了脖子。

坐在她们二人身后的萨拉托加和突击者毫不犹豫地拨通了911。

“喂……对……是的……有一个该死的英国佬在大庭广众之下想要诱拐我那个单纯可爱善良迷人温柔贤惠的姐姐列克星敦,场面已经控制不住了,你们快点过来。”

“抱歉,这种事请找FFF团。”

 

当然,正和糖水年糕鏖战甚酣的列克星敦和正沉迷于自家爱人的可爱吃相而无法自拔的威尔士亲王两人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身后发生了什么。

当列克星敦终于吞下了最后一块糖水年糕以后,她满足地向后一靠,一脸幸福表情并且毫无形象地抚摸起自己的小腹。

“啊,这糖水年糕实在是太好吃了……”列克星敦赞叹。

“等一下,列列你先不要动!”威尔士亲王突然说道,吓得列克星敦和坐在她们二人身后正在夹菜的萨拉托加和突击者都以为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一时间动也不敢动。

威尔士亲王站起身,走到列克星敦的身前,然后略微弯下腰,伸出舌头,舔掉了站在列克星敦嘴角的一粒芝麻和几点糖浆。

“你的嘴角有东西,我给你拿掉。”

Wocccccccccc!该死的英国佬你是想要再享受一次飞机轰炸的快感吗?

萨拉托加黑着脸,拨通了眼镜店的电话。

“你好,眼镜店吗?……是……对,我要订购两副墨镜,颜色越深越好,现在就要!”

 

整场宴会从早上九点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七点,酒足饭饱后的一众舰娘们纷纷离席,一边赞叹宁海平海做的饭菜实在是美味,一边两两三三结伴回自己宿舍去了。

就连先前一直在洗锅的锅卫……额,不,是前卫也带着重庆离开了渔政食堂。

一时间,整个食堂就只剩下了肇和应瑞宁海平海逸仙和提督六人。

然而宁海和平海二人已经无力地瘫倒在了后堂的沙发上了……

葛优躺,宁海平海限定版。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正站在小板凳上踮着脚洗碗的肇和抬起头,望着窗外正在缓慢升起的月亮,突然没头没脑地念了一句诗。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提督一边整理着一片狼藉的厨房,一边细细咀嚼着肇和的一番话,歪头问道:“肇和,这里难道不是你的家乡吗?”

“诶?提督你不是冈比亚来的吗?”应瑞闻言转过头,看着提督道:“你难道不想家吗?”

好嘛,我现在又成了冈比亚人了……

“好啦!提督她可是中国人!”宁海勉强的支起身子,看着应瑞说道:“只不过黑了点而已…………诶?提督去哪里了?人怎么不见了?”

提督不想和你说话,并且向你丢了一只Hakuryu。

 

今天的镇守府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啊。


崩溃的Roy——短篇绝赞拖更中

【中秋特刊】婵娟(一)

“仲秋节,就要到了啊……”提督翻了翻放在自己桌角的台历,叹了口气道。
“提督,仲秋节是什么节日啊?”正好当值秘书舰的列克星敦听到自家提督的自言自语,好奇地弯下腰,将自己垂下的金色鬓发捋到耳后,轻声问道。
“咳,太太你没听说过仲秋节吗?”提督转头,眼神下偏的同时面不改色地问道,“中秋节可是我祖国的传统节日啊!”
“没有。”列克星敦摇了摇头。“而且提督你不是来自非洲刚果共和国的吗?非洲刚果共和国这个小国家哪里有什么传统节日了?”
提督脸黑了!提督要发怒了!提督发怒了!
“我是来自中国!我是中国人好不好!不要歧视肤色黑的中国人啊!”
提督猛地一拍桌子,冲着列克星敦一阵咆哮,然后把脸用力地别向一边,用力而快速的喘...

“仲秋节,就要到了啊……”提督翻了翻放在自己桌角的台历,叹了口气道。
“提督,仲秋节是什么节日啊?”正好当值秘书舰的列克星敦听到自家提督的自言自语,好奇地弯下腰,将自己垂下的金色鬓发捋到耳后,轻声问道。
“咳,太太你没听说过仲秋节吗?”提督转头,眼神下偏的同时面不改色地问道,“中秋节可是我祖国的传统节日啊!”
“没有。”列克星敦摇了摇头。“而且提督你不是来自非洲刚果共和国的吗?非洲刚果共和国这个小国家哪里有什么传统节日了?”
提督脸黑了!提督要发怒了!提督发怒了!
“我是来自中国!我是中国人好不好!不要歧视肤色黑的中国人啊!”
提督猛地一拍桌子,冲着列克星敦一阵咆哮,然后把脸用力地别向一边,用力而快速的喘着气。
然后,列克星敦和提督就同时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咔吧”声。
“…………”
“…………那啥,列克星敦?你帮我把脖子正一下可好?”

“咳咳。”接受了列克星敦的正骨治疗的提督拿过放在桌上的白瓷茶杯,喝了口茶,继续道:“中秋节是中国最重要的几大传统节日之一,每到这一天,我祖国的人们总是会全家人一起坐在院子里,然后一边吃着月饼,一边欣赏月亮。”
提督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满是怀念的神色。
“等一下,提督。”列克星敦抬手,示意自己需要发言。“月亮不都是一个样子的吗?为什么还要专门去赏月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提督稍稍坐得端正了一些,又喝了口茶。“中国古语有云,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山水之间也。赏月的要点可不是在那个月亮上。虽然那个又圆又大的月亮很值得欣赏,而且很多古代的文(mei)人(shi)秀(gan)才(de)都很喜欢对月抒怀,留下了一堆流传千古的古诗古文来祸害现代学生,但是中秋节这天,人们真正享受的,是亲人团聚在一起的时候的那种气氛啊。”
“所以我还是无法理解啊……提督你说的太深奥了啊…………”列克星敦一脸0v0的表情看着提督。提督叹气,摘下眼睛单手扶额。“果然不应该和你们这些不是渔政组的舰娘讨论中秋这件事啊……总之,列克星敦你记住一点,中秋节这一天,你可以敞开了吃铝就是了。”
“什么?有铝可以吃?”一听到“铝”这个词,刚才还在0v0的列克星敦眼睛顿时就跟打开了两盏灯泡一样“Duang”地就亮了起来。
“没错,铝随便…………”话音未落,提督就只看到先前还站在自己身侧的列克星敦此时已经冲出了门外。“……吃……”
“喂,是武装部吗?我是提督。现在,我以提督的身份命令你们,立刻携带对舰武器去铝材仓库前防守!立刻携带反舰武器去铝材仓库前防守!列克星敦正在冲向那里,列克星敦正在冲向那里!请迅速戒备!请迅速戒备!”
放下电话,提督长出口气,整个人如同被抽掉了骨头一般地瘫倒在了椅子上。
估计这铝材,是保不住了。

是夜,提督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哼着小曲走进进了港区的食堂。港区食堂的承包者是平海宁海姐妹俩。作为食堂的两大主厨兼看板娘,她们两人每天的工作压力还是十分大的。今天提督来食堂的时间比以往要晚了许多,所以当她来到食堂的时候,宁海和平海两姐妹已经在准备打烊了。在逸仙和重庆的帮助下,她们将几张方桌拼到了一起,上面铺着白布,白布上放着一盆炒好敲碎了的坚果仁,几块冰糖,一个模具,一杯水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工具。
“这是在准备干啥呢?”提督看了看桌面上的一堆东西,惊讶地问道。
“这不是快要中仲秋了吗?”宁海道:“准备做几个月饼自己吃。对了,提督,你知道中秋节吗?”
“知道啊。”提督差异地回答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还以为来自非洲刚果共和国的国际友人不会知道我们中国的传统节日呢!”
“………………”
我的脸真的有那么黑吗?脸黑有错吗?有错吗?
提督一时间只觉得自己已经找不到未来前进的道路在哪里了。
“我是中国人啊…………”


“所以说,提督你准备在仲秋那天搞一个活动?”平海歪着头,看着已经失意到线条化无力趴在餐桌上的提督,开口问道。
“没错。”提督点点头。“资源的问题你们不要担心,我先前封港那么久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是,提督,不知道您想过没有。”坐在柜台后面埋头拨弄算盘的逸仙站起身,走出柜台,站在平海的身后说,面色忧愁地说道:“那些深海的战舰,会不会容许你开这个活动呢?您要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那些深海总是活跃得厉害。”
“希望不要出事吧。”提督皱着自己的眉头,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

秋枫

乙未中秋有感[原创]

乙未中秋有感

皓月当空桂香飘,

关山万里路途遥。

不忍他乡空思念,

击掌回归故园好!

有心邀约相聚否?

唯恐儿孙膝间绕!

月光无界传问候,

婵娟与共心相照! 


衷心祝福看到的您 中秋快乐! 国庆快乐!! 天天快乐!!! 

来源:秋枫

乙未中秋有感

皓月当空桂香飘,

关山万里路途遥。

不忍他乡空思念,

击掌回归故园好!

有心邀约相聚否?

唯恐儿孙膝间绕!

月光无界传问候,

婵娟与共心相照! 

 

衷心祝福看到的您 中秋快乐! 国庆快乐!! 天天快乐!!! 

来源:秋枫

sy84227612

【原创】相思五七言

 

想思五七言


夏日西风暖

过堂送爽早晚寒

海陆两气旋

入夜避风门窗关

睡衣配短卦

白日余温闷胸烦

锦被半床闲

思绪牵绊多辗转

难以维系此床眠

谁言千里共婵娟

 

想思五七言

 

夏日西风暖

过堂送爽早晚寒

海陆两气旋

入夜避风门窗关

睡衣配短卦

白日余温闷胸烦

锦被半床闲

思绪牵绊多辗转

难以维系此床眠

谁言千里共婵娟

暮色苍松

曲/小沙门/月下泣

《曲/小沙门/月下泣》暮色苍松 2015.4.21

呆看那一轮冷月,惹心儿脉脉情劫。

悲婵娟此时不共也,痛泣血,暗伤嗟,缘绝。



曲/小沙门/月下泣 - 暮色苍松 - 暮色苍松

 


《曲/小沙门/月下泣》暮色苍松 2015.4.21

呆看那一轮冷月,惹心儿脉脉情劫。

悲婵娟此时不共也,痛泣血,暗伤嗟,缘绝。


天涯一倦客

【原创】小重山·立春感念

羁旅琼西又一年。
江南多少树,起花烟。
谁怜柳絮在风前。
由他去,飞到白云边。

明月不偷闲。
春归无事做,洒诗笺。
害人长夜不安眠。
杯中酒,何苦映婵娟。
羁旅琼西又一年。
江南多少树,起花烟。
谁怜柳絮在风前。
由他去,飞到白云边。

明月不偷闲。
春归无事做,洒诗笺。
害人长夜不安眠。
杯中酒,何苦映婵娟。
蓝烬

【蓝烬辞笺】一剪梅.煮梦芳涯(祝各位好友新年快乐)

 

蓝烬  一剪梅.煮梦芳涯

 

月浣婵娟水浣纱,疏影衔葩,雾笼霜葭。

杜康三斛共君赊,检点瑜瑕,煮梦芳涯。

霜剑横云煊赫夸,星坠潭鸦,简束流霞。

灵心一点便生花,听品闲茶,曲落寒家。

 

谨以此篇祝各位朋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蓝烬辞笺】一剪梅.煮梦芳涯(祝各位好友新年快乐) - 蓝烬 - 初雨阁

 

蓝烬  一剪梅.煮梦芳涯

 

月浣婵娟水浣纱,疏影衔葩,雾笼霜葭。

杜康三斛共君赊,检点瑜瑕,煮梦芳涯。

霜剑横云煊赫夸,星坠潭鸦,简束流霞。

灵心一点便生花,听品闲茶,曲落寒家。

 

谨以此篇祝各位朋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牡丹亭公子

千里共婵娟【原创】

千里共婵娟

——牡丹亭公子

 

皎洁月光照亮了整个天

静静地泻在了我的脸

品尝着香甜

端起了思念

月端 是另个人的爱恋

轻抚琴弦

嫦娥仙子的下凡

将幸福美好带来人间

海上升明月

天涯共此时

不论有多远

千里共婵娟

花前月下的缠绵

你我相伴

荡漾在月亮湾

天涯海角的誓言

心手相连

牵手在西湖畔

 

月光柔柔地洒在窗前

映照着你恬静的脸

云端 是另个人的孤单

强拉弓箭

后羿王子的上天

把吉祥团圆携入天殿

海上升明月

天涯共此时

不论有多远

千里共婵娟

花前月下的缠绵

你我相伴

荡漾在月亮湾

天涯海角的誓言...

千里共婵娟

——牡丹亭公子

 

皎洁月光照亮了整个天

静静地泻在了我的脸

品尝着香甜

端起了思念

月端 是另个人的爱恋

轻抚琴弦

嫦娥仙子的下凡

将幸福美好带来人间

海上升明月

天涯共此时

不论有多远

千里共婵娟

花前月下的缠绵

你我相伴

荡漾在月亮湾

天涯海角的誓言

心手相连

牵手在西湖畔

 

月光柔柔地洒在窗前

映照着你恬静的脸

云端 是另个人的孤单

强拉弓箭

后羿王子的上天

把吉祥团圆携入天殿

海上升明月

天涯共此时

不论有多远

千里共婵娟

花前月下的缠绵

你我相伴

荡漾在月亮湾

天涯海角的誓言

心手相连

牵手在西湖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