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婶婶

2607浏览    271参与
一个橙子

【本文日常】

一期一振一直在催我挖弟弟,但作为人群中身份是一个苦逼学生的我,在工作日的时候并没有机会和大家一起考古挖地。索性在审神者大人的不懈努力下,除了厚和毛利,藤四郎一家已经在本丸团聚了!哈哈哈,反正大阪城活动还有好几天,不急不急~


不是,一期我没说不给你挖弟弟啊!等一下你听我解释!


呼,总之,当我欺负低机动的太刀阿哥,斗智斗勇地回到久违三天的房间,看到时之政府的一封公文看到日!向!正!宗!小可爱的时候,我沸了!


不是我不喜欢毛利小甜甜,只是!啊!当永远管不住手的碰瓷王遇上限锻,我还能忍我就坠剑啦!偷偷摸摸背着堵在门外的一期,我翻窗来到了锻刀室,无比大方地掏出委托符,怀揣着期待,看到炉...

一期一振一直在催我挖弟弟,但作为人群中身份是一个苦逼学生的我,在工作日的时候并没有机会和大家一起考古挖地。索性在审神者大人的不懈努力下,除了厚和毛利,藤四郎一家已经在本丸团聚了!哈哈哈,反正大阪城活动还有好几天,不急不急~


不是,一期我没说不给你挖弟弟啊!等一下你听我解释!


呼,总之,当我欺负低机动的太刀阿哥,斗智斗勇地回到久违三天的房间,看到时之政府的一封公文看到日!向!正!宗!小可爱的时候,我沸了!


不是我不喜欢毛利小甜甜,只是!啊!当永远管不住手的碰瓷王遇上限锻,我还能忍我就坠剑啦!偷偷摸摸背着堵在门外的一期,我翻窗来到了锻刀室,无比大方地掏出委托符,怀揣着期待,看到炉子上显示出30:00!


我仿佛听到了自己在尖叫。拍飞心里那个叫嚣着甩加速符的小人,我怀揣着期待溜出锻刀室,怀揣着期待爬上水管,怀揣着期待翻进二楼的窗户,怀揣着...


我怀揣着礼貌而不失微笑的尴尬和一期一振面面相觑、萎了。准确来说,是我眼睛不知道往哪看又不知道往哪转,而对面的一期:盯——


哎,悲惨往事不堪回首。打消自己会不会就此阳倭的悲观想法,我艰难地熬过了三十分钟,怀揣着期待和无法言说的预感:我们本丸会迎来一位新人!可惜唯一煞风景的是坚持跟在我身后的粟田口大哥。倒不是说一期颜值不高,但这副凶神恶煞、宛如我嫖了他弟弟还拍拍屁股带着小判箱跑了的模样,我瞬间又萎了连激动的开箱时刻都没能兴♂奋起来。我一路频繁回头、担心着一期会不会吓到刚顺着时空门出来的小短裤。果然,直到我打开锻炉,一期一振还是那副恶人脸。


我叹了口气,将灵力注入刚刚冷却的短刀。一个黑发的严肃小正太出现在我面前。。。


“哟,我是后藤四郎。在兄弟们当中......咦,一期哥和阿鲁金,你们的表情怎么那么奇怪?”

流火&丝瓜

  太高兴了!地下城复刻了!大广间!我来了!!!

  新季节景趣也好看😭😭😆

  太高兴了!地下城复刻了!大广间!我来了!!!

  新季节景趣也好看😭😭😆


流火&丝瓜

  本丸的小判,说不清。

  一个本丸装修大概3万多小判,一套浴衣5万小判。

  浴衣真好看。

  不知道要是在时政附近一家餐馆里吃饭要花多少钱,刀剑里的饭团丸子好像还不能用小判买,目前看来只能用甲州金。

  这俩在那里怎么换算的。说不清想不通。

  难道他们那里住行这种用具布料只能用小判这种规格的货币,吃食御守这种精细小件只能用甲州金?毕竟御守应该算是有灵力很精细的吧?

  小判刀剑男士可以自己赚,饭食可以自己种,不过这种面粉都要自己磨也太艰难了吧喂..

  加州金刀剑男士自己不能得,那是不是可以假设加州金换取的东西有灵力,不...

  本丸的小判,说不清。

  一个本丸装修大概3万多小判,一套浴衣5万小判。

  浴衣真好看。

  不知道要是在时政附近一家餐馆里吃饭要花多少钱,刀剑里的饭团丸子好像还不能用小判买,目前看来只能用甲州金。

  这俩在那里怎么换算的。说不清想不通。

  难道他们那里住行这种用具布料只能用小判这种规格的货币,吃食御守这种精细小件只能用甲州金?毕竟御守应该算是有灵力很精细的吧?

  小判刀剑男士可以自己赚,饭食可以自己种,不过这种面粉都要自己磨也太艰难了吧喂..

  加州金刀剑男士自己不能得,那是不是可以假设加州金换取的东西有灵力,不然为什么只要一串团子就能迅速恢复体力,一个梅干就可以回复行动力,一个御守就可以隔开刀剑短暂的一次威胁。

  所以果然,刀剑是需要审神者养着的。怎么养呢,灵力,甲州金。

  那刀剑又为什么需要灵力来养呢?为了快速恢复,继续战斗,战斗是打着谁的名号?时之政府,为了修正历史(时之政府自己定义的)

    所以,刀剑除了被召唤出来后,假如一直让他在本丸生活养老,是不需要甲州金的,不需要修复御守加速条什么的,不需要有灵力的食物来快速回复。为了满足人的食欲他可以种田自己吃饭,洗澡本丸有水,闲暇时和不同时代的刀剑一起切磋。

  但这是不太可能得,他们被召唤出来是有目的的。时政不会养你在这儿养老的,别忘你还得自己掏甲州金。这么说时政也挺机灵啊,以情感或者什么为笼,换取源源不断的灵力,但我们也甘之若饴😂

  也不知道真正的本体和本丸里面的刀剑是什么联系。

  不想了,继续玩儿。


一个橙子
没错,就是上次那个朋友一发入魂...

没错,就是上次那个朋友一发入魂,而且你们知道吗?tm居然用的是all350欧皇公式!我是从来不相信这个公式的!!!没有任何御札!

没错,就是上次那个朋友一发入魂,而且你们知道吗?tm居然用的是all350欧皇公式!我是从来不相信这个公式的!!!没有任何御札!

史莱姆要和哈贝贝交媾(°Д°≡°Д°)

杀了她(十一)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平、平野……”

  

  “……主君?”

  

  醒来的不是麻烦的那一位平野只能说自己有些幸运,把审神者搀扶起来,他不可避免的看到了审神者身后持续生长的带血的尾刺。

  

  “平野……不要说出去……”

  

  审神者接过平野递过来的茶杯,苦涩的冰凉茶水划过干哑的喉咙。

  

  和刀剌一样。

  

  平野不常能看到审神者示弱的样子,比起一般的女性主君,审神者除了自我为是之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倔强,虽然在别人看来都是糟糕的缺点,但是這些也营造了审神者几乎完美的业绩和刀剑男士们心里比较受尊敬的形象。

  

  审神者觉得自己可能睡了几个小时,也有可是能几天,心脏...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平、平野……”

  

  “……主君?”

  

  醒来的不是麻烦的那一位平野只能说自己有些幸运,把审神者搀扶起来,他不可避免的看到了审神者身后持续生长的带血的尾刺。

  

  “平野……不要说出去……”

  

  审神者接过平野递过来的茶杯,苦涩的冰凉茶水划过干哑的喉咙。

  

  和刀剌一样。

  

  平野不常能看到审神者示弱的样子,比起一般的女性主君,审神者除了自我为是之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倔强,虽然在别人看来都是糟糕的缺点,但是這些也营造了审神者几乎完美的业绩和刀剑男士们心里比较受尊敬的形象。

  

  审神者觉得自己可能睡了几个小时,也有可是能几天,心脏跳动的声音超过了其他的一切,耳朵旁边只有单调的古典一般的搏动声。

  

  咚咚、咚咚……

  

  “平野,什么时间了?”

  

  “寅时。”

  

  审神者点点头,披着毯子艰难的坐起来,没有月的夜、没有蜡烛的漆黑房間暗的压抑。

  

  似乎有水滴地在地上的声音,但是审神者却只能隐隐约约等我听到不远的树上有夜蝉的叫声。

  

  “平野……”

  

  “主君?”平野喉头一紧,他有种莫名的恐惧,不同于上战场时面对生死的恐惧而是因为作为人形出现在现世的时间太久了,心中生出的贪婪和对不知名未来的莫名渴求而害怕失去的层层的恐惧,从指尖一路传到发顶,甚至说话都有些哽咽“主君是需要布洛芬么,我去给您取。”

  

  审神者凭着直觉拉住了平野的衣角,干涩的嗓子咔咔的发出一阵沙哑的声音,想说什么的干咳了半天也没发出声音,末了才缓缓地松开攥紧的干瘦的手指。

  

  “布洛芬……左边第四层柜子。”

  

  “主君,要不明日和歌仙殿一起去时政……”

  

  “平野!”审神者因为突然升高的语调刺激的一阵剧烈的咳嗽,最后还是扶着平野的肩膀才缓和了一些“你……有些逾越了……”

  

  平野心态复杂的握住审神者冰凉枯瘦的手掌,这双本应该被好好爱护的手居然在他有着茧子的手掌之间摩擦出了干燥的声音。

  

  “主君,请一定要爱自己”

  

  审神者呆愣的抬起头,在黑夜中看到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无论如何。”


一个橙子
除了数珠丸我就没出过一个三小时...

除了数珠丸我就没出过一个三小时以上了15551太非了吧呜呜呜朋友帮我肝了一会儿到资源的概率是三倍马德我不活了!

all999从来没出过两小时以上!我日!富士符没有屁用!万能公式大太刀公式全都是打刀我也是醉了,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还是那个朋友!随手帮我锻了一发是三小时!我日!今天肝了一整一天就只出了两个三小时,只是第三个!!!我真的服了难道脸白立体真的会影响欧气吗

除了数珠丸我就没出过一个三小时以上了15551太非了吧呜呜呜朋友帮我肝了一会儿到资源的概率是三倍马德我不活了!

all999从来没出过两小时以上!我日!富士符没有屁用!万能公式大太刀公式全都是打刀我也是醉了,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还是那个朋友!随手帮我锻了一发是三小时!我日!今天肝了一整一天就只出了两个三小时,只是第三个!!!我真的服了难道脸白立体真的会影响欧气吗

流火&丝瓜

  我以为幸运福袋,专属修行道具很容易的。

  我让清光自己抽,三个......0/3=0

  明天歌仙就要回来了,好期待。明天第二节课停了,第一节课英语课,决定了,明天出早功,吃完饭,英语课点名,然后赶紧回来接歌仙!

  我以为幸运福袋,专属修行道具很容易的。

  我让清光自己抽,三个......0/3=0

  明天歌仙就要回来了,好期待。明天第二节课停了,第一节课英语课,决定了,明天出早功,吃完饭,英语课点名,然后赶紧回来接歌仙!


流火&丝瓜

上午大概十点,6图过了迫不及待送歌仙去修行了。

有点想他,没有截图。

他修行之前,那个,能听我说句话嘛。

好啊,一路小心,期待你的归来。

用词匮乏,真的好期待你修行归来,每次点开本丸都能听到熟悉的声音。

但是,成长是必要的,无论每个人经历了什么,都比一成不变要好,至少这样才叫成长。

上午大概十点,6图过了迫不及待送歌仙去修行了。

有点想他,没有截图。

他修行之前,那个,能听我说句话嘛。

好啊,一路小心,期待你的归来。

用词匮乏,真的好期待你修行归来,每次点开本丸都能听到熟悉的声音。

但是,成长是必要的,无论每个人经历了什么,都比一成不变要好,至少这样才叫成长。


流火&丝瓜

自言自语

  其实知道本丸

  刀剑乱舞的背景就是有漏洞的,历史本就不是那么可以随意改变的,之所以说它是历史,是因为历史一环套一环,逐渐发展变化,才有了我坐在这里打字的可能。如果时空真的可以跳跃,平行世界还好,现世界的话,在空间跳跃的一瞬间,很多事情就已经改变了,我们知道的历史已经不是历史,那就是另一个想象了。

  一个时空里不能有两个人。

  刀剑跳跃回他们当初的年代,你也无法知道你在那个年代不小心撞上一个人又会触发怎样的连锁效应。

  不过刀剑是刃。

  陪伴在审神者身边的究竟是契约的束缚,时政的监控还是什么。

  有灵魂吗,有自我思想嘛,你...

  其实知道本丸

  刀剑乱舞的背景就是有漏洞的,历史本就不是那么可以随意改变的,之所以说它是历史,是因为历史一环套一环,逐渐发展变化,才有了我坐在这里打字的可能。如果时空真的可以跳跃,平行世界还好,现世界的话,在空间跳跃的一瞬间,很多事情就已经改变了,我们知道的历史已经不是历史,那就是另一个想象了。

  一个时空里不能有两个人。

  刀剑跳跃回他们当初的年代,你也无法知道你在那个年代不小心撞上一个人又会触发怎样的连锁效应。

  不过刀剑是刃。

  陪伴在审神者身边的究竟是契约的束缚,时政的监控还是什么。

  有灵魂吗,有自我思想嘛,你们会消失嘛,会离我而去嘛。

  如果真的很可怕的话,倒像是那些被关押在时空裂缝里的人,不过也不知道好不好啦。

  如果真的那么好,代价是什么?

  好喜欢那个环境,好喜欢那种轻松的氛围,好喜欢大家都这样信任尊崇我。

  好幸福。

  是梦吗,传说中一闻花香就进入幻境无法醒来的梦。

  时空不会让你轻易跳跃的,如果真的发生了,你所谓的修正历史也是篡改历史的一部分,或者说也是历史的一部分。

  在寻找自我灭亡,还是一同灭亡?

  逆行军又是怎么来的?检非违使又是怎样诞生的呢?

  稍稍都是一个物种呢。

  好巧哦,还有组织有纪律。

  这样一来,本丸里的各位如果一直听从时政的命令,往好的方面想,倒是和新选组一样地位置呢,命运呢?

  花这么大力气,真的只是修正历史嘛,只有这一个办法嘛,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要花这么大的力气去跳跃去修正呢,未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胡言乱语,歌仙,我想看看你。


流火&丝瓜

  这么喜欢本丸,可能是喜欢那个环境,气氛,距离还有位置。

  时空也是很神秘啊。未知在我的印象里是黑蓝紫色的。

  可能还有几缕飘飘的白。

  这么喜欢本丸,可能是喜欢那个环境,气氛,距离还有位置。

  时空也是很神秘啊。未知在我的印象里是黑蓝紫色的。

  可能还有几缕飘飘的白。


流火&丝瓜

文文文文文.....

  好想看那种单纯描写本丸事业线,战友情的文。

  还有那种亦师亦友长兄胞弟的上下级关系,双方都很清楚对方己方的位置,但是又有一种温情,能把握好这个度。

  反正好想看这种啊,上下级,毕竟他们喊的是大将啊大将。

  好想看那种单纯描写本丸事业线,战友情的文。

  还有那种亦师亦友长兄胞弟的上下级关系,双方都很清楚对方己方的位置,但是又有一种温情,能把握好这个度。

  反正好想看这种啊,上下级,毕竟他们喊的是大将啊大将。

小阳湖沥

收到评论好开心啊啊啊啊
2p有惊喜

收到评论好开心啊啊啊啊
2p有惊喜

小阳湖沥

毛发控的梗什么时候能画到啊
设定上婶婶是姑娘啦,但用“她”好奇怪_(:з」∠)_
•怎么和解的有埋伏笔,别猜让我画出来再说猜准了没(´ε`;)
我爱清光

毛发控的梗什么时候能画到啊
设定上婶婶是姑娘啦,但用“她”好奇怪_(:з」∠)_
•怎么和解的有埋伏笔,别猜让我画出来再说猜准了没(´ε`;)
我爱清光

腐骨长眠

刀随婶沙雕日常

     注:刀的性格会受供给灵力的婶的影响,所以是可以occ,合理放飞(¯﹃¯)(并不。cp向的话,一期三日。

  1,婶婶的梦。

     今夜一期当番,别误会,只是守夜。婶婶最过分也只有申请一个等身抱枕的胆,毕竟是cp粉也是个人厨。

      人身是睡在外间的近侍守夜专属小塌的,本体一般放于枕边或者挂于墙上,于某些主控而言最高的福利大概是抱于怀中同床共枕。

     婶婶:这个福利...

     注:刀的性格会受供给灵力的婶的影响,所以是可以occ,合理放飞(¯﹃¯)(并不。cp向的话,一期三日。

  1,婶婶的梦。

     今夜一期当番,别误会,只是守夜。婶婶最过分也只有申请一个等身抱枕的胆,毕竟是cp粉也是个人厨。

      人身是睡在外间的近侍守夜专属小塌的,本体一般放于枕边或者挂于墙上,于某些主控而言最高的福利大概是抱于怀中同床共枕。

     婶婶:这个福利,请允许我拒绝,太硌得慌了( ー̀дー́ )ง!

     这个本丸当值的刃,经常听到的三种梦话内容是:

      ①,“啊啊啊结婚结婚,你们这么配,补办婚礼的话我能当场原地爆炸,我阔以的!!!”

      当值 近侍刃,一期:这个要求办不到…真是抱歉了啊审神者大人,已经结过婚怎么补办呢?

       ②,“5555爷爷怎么这么能撩,一期你行不行啊,不行我上…”

        当值近侍刃三日月(笑):哈哈哈,主殿真是活力十足呢,梦里也在夸老爷爷我么,真是不甚荣幸啊。

       ③,“别别别,这是刀啊,我做错了什么你们要分开??别给我看刀了?我想次糖( •̥́ ˍ •̀ू )”

       当值近侍刃,药研:???…主殿这么喜欢我们的本体吗?梦里都是,,不过,糖的话,嗯,一点点应该不会蛀牙,可以考虑放松禁糖了。

  

   2,当你准备把你萌的cp放置到坑里。

       这个婶错误的以为把两个刃放到单独相处的空间有助于增进感情,这是个错误且不成功的例子,各位婶不要学。

     鹤丸(扛着铲子):嘛嘛,主殿这个提议真是吓到鹤我了呢。不过勇于面对强权也是很不错的精神,挖个坑表示支持也很符合惊吓的。

     婶(搓手手):就是这里,,等等,你说了强权是吧,强权!?不应该是我吗,一期和三日月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形象??

      鹤丸(心虚左右看):哈哈哈,这个,主殿你是真不怎么管理本丸,一期他不是经常近侍吗?…别这么好奇→_→,三日月那个刃可是和我同一时期左右的,也就面对主殿你和短刀们看着柔和点了。

      婶(无语):你把小狮子至于何地,自动化为短刀了吗?呦,可以啊,挖的这么快。不过待会怎么把他们引过来,嗯…

       鹤丸:所以年龄小的基本等于短刀的那种算法吧,啧,主殿你的目光也太明显了,一期可以最防备我的刃了,你确定派我去?

         婶:嘿嘿,你引爷爷,我引一期不就好了?好鹤丸,帮帮忙吧,这个月马当番我给你免了…

       最后?当然失败了,一期和爷爷都带了极短。

  

      3,当你带短刀出游。

        ①,一期不放心随行,然后和难得出门的爷爷渐渐走在一起。你和短刀在前面一路疯买,一路疯乐,他们在后面不放心的聊着天,像急了一家四口。

        ②,本以为是宗三跟着,没想到小夜另一位哥哥也默默跟着出了门。然后你也莫名噤声,不敢多说话,出游沦为左文字一家难得的温馨时光,你是满目慈祥那个。

      ③,顺理成章的带出来派两个宝贝刃,然而萤丸轻松拖出了满目困倦的明石,出游前你怜悯的看着拒绝后脸着地的他一眼,然后就一起踏出了愉快的步伐。

     ④,本来以为是烛台切陪游结果他要留下准备饭菜遗憾的把重任交给看着不靠谱的鹤和一脸重视的大俱利。你感觉瞬间好像带了3把短刀,肩膀上的责任感更重了点。

      

    

     

流火&丝瓜

锻刀......

  为什么就想不明白锻刀,睡觉的时候就在想我的刀,目前不想再要新刀了,就职初期刀太多对我来说并不是好事,就是这样。

  然后想到我的远征任务,有一个任务要求要有一个太刀随行,我当时就派了一个大太刀去了,刀总共6个,等级没有问题,我以为是小case(灾荒的那个任务,2-3)

  然后任务失败了,我在想应该是太刀的问题,对类别要求挺严的喔:-O

  本来没什么的,到后来没事儿翻帖子想了解一下刀剑,提醒了喔资源的问题,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蠢蠢欲动还是忧虑重重,反正我下了两个刀,结果都是130,感觉做了错事,浪费了更多的资源,我觉得资源很重要,因为我现在也做不了什么,只能...

  为什么就想不明白锻刀,睡觉的时候就在想我的刀,目前不想再要新刀了,就职初期刀太多对我来说并不是好事,就是这样。

  然后想到我的远征任务,有一个任务要求要有一个太刀随行,我当时就派了一个大太刀去了,刀总共6个,等级没有问题,我以为是小case(灾荒的那个任务,2-3)

  然后任务失败了,我在想应该是太刀的问题,对类别要求挺严的喔:-O

  本来没什么的,到后来没事儿翻帖子想了解一下刀剑,提醒了喔资源的问题,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蠢蠢欲动还是忧虑重重,反正我下了两个刀,结果都是130,感觉做了错事,浪费了更多的资源,我觉得资源很重要,因为我现在也做不了什么,只能指定策略,然后就是刀装修复各种了,现在如果资源浪费,太刀没有到手,无法远征,就没有后续资源,刀装补给跟不上....就很难受了。


  想得有点多,但真的不该言而无信,说好了暂时不要刀,凌晨又爬起来,难道我近侍不睡觉的嘛?大晚上还要听你差遣,凌晨了都,怪不得130.......


哼╯^╰


难受


三木沉林

第一章 重生

睁开眼看见的是熟悉的天花板,还有从楼下飘来的饭香,苏梧不敢相信,她这是……重生了?不然掉进丧尸潮的她此时应该是丧尸中的一员了,怎么可能四肢健全的躺在末世前的别墅里。

肚子的抗议声让苏梧不得不下楼吃饭,正好李婶端上来最后一盘菜。苏梧看着眼前熟悉的人,感觉特别的不真实,因为末世前照顾她,为她做饭的李婶被远在京城的继母辞退了。末世后苏梧连自己都自顾不暇,更是没办法寻找她。

“小姐怎么哭了?”李婶赶紧抽出面纸给她擦眼泪。结果苏梧哭的更凶了,仿佛要把末世后受的委屈都哭出来。李婶哄了好久,苏梧才止住眼泪,乖巧的坐下吃饭。苏梧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可口的饭菜了,自从末世之后……

苏梧很快就清空了桌上的菜,李...

睁开眼看见的是熟悉的天花板,还有从楼下飘来的饭香,苏梧不敢相信,她这是……重生了?不然掉进丧尸潮的她此时应该是丧尸中的一员了,怎么可能四肢健全的躺在末世前的别墅里。

肚子的抗议声让苏梧不得不下楼吃饭,正好李婶端上来最后一盘菜。苏梧看着眼前熟悉的人,感觉特别的不真实,因为末世前照顾她,为她做饭的李婶被远在京城的继母辞退了。末世后苏梧连自己都自顾不暇,更是没办法寻找她。

“小姐怎么哭了?”李婶赶紧抽出面纸给她擦眼泪。结果苏梧哭的更凶了,仿佛要把末世后受的委屈都哭出来。李婶哄了好久,苏梧才止住眼泪,乖巧的坐下吃饭。苏梧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可口的饭菜了,自从末世之后……

苏梧很快就清空了桌上的菜,李婶在旁边乐的开花。“李婶,你别笑……”苏梧难得的脸红了。“我还是头一回见小姐吃这么多,要是小姐天天这样就好了。”李婶乐呵呵的收拾残局。

送走李婶,苏梧这才有空理会一直在耳边聒噪的声音。“你是谁?你在哪儿?”“阿路几!!我是狐之助!!我在本丸啊!!”狐之助都快哭了。

狐之助?本丸?那不是……苏梧挑眉,继续问:“我要怎么才能见到你?”一个弹窗突然出现在苏梧眼前,“狐之助请求出阵,是?否?”苏梧迟疑了片刻,按下了“是”。一只黄色的光点慢慢变大,最终变成了一个黄色的小狐狸,也不是完全黄色,肚子和脚还有嘴巴都是白色。

“呀呀~我是狐之助,请多关照,主君。”

在经历过末世的苏梧看来,一只会说话的狐狸能有变异动植物可怕吗?不仅没有,还有点想吃烤狐狸。“主君?”狐之助歪头,主君的眼神怎么有点可怕。

在狐之助的解释下,苏梧知道自己的意识海里有个游戏系统叫刀剑乱舞,可以通过锻造得到刀剑,给刀剑输入灵力就能变成刀剑付丧神。但苏梧重活一世,最是清楚,末世里靠得住只有自己。既能化作人形,那自然会有想法,不会完全听从。

不得不说苏梧真相了,君不见那么多黑暗本丸、暗堕刀剑和神隐。

“主君,请选择您的初始刀!”狐之助掏出五把“大宝贝”,当然是从铃铛里。

苏梧看了眼,五把都是男的一见的好刀,拿起一把红色刀鞘的,问:“只能选一把吗?”

“是的哟~之后会锻造出的其他刀剑男士的,同一队不能出现两把一样的刀剑,主君安排出阵时要注意哟~”

苏梧拔出刀,或劈或砍,最后挽了个剑花收刀入鞘,“就这个,用起来还算顺手。”这话刚说完,苏梧就感觉到有什么被手里的刀剑吸收,猝不及防的被糊了一脸樱花。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加州清光握着苏梧的手,说着自我介绍,还不忘加一句,“我会把自己打扮可爱,所以请经常使用和爱惜我。”

苏梧看向餐桌上的狐之助,果然还是烤了吧!“主君,狐之助是式神,就算烤了也是不好吃的。”加州清光建议道。

狐之助:“!!”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苏梧在李婶面前收敛起来的杀气一下子又释放了出来。

“因为我是您的初始刀,您在想什么我是能隐约感受到的,但是再多的就不行了。”加州清光感受到杀气,立马解释。狐之助解释:“主君可以选择不让初始刀感受到您的想法。”在狐之助的讲解下,苏梧很快就学会了屏蔽的方法以及锻刀的方法。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加州,我带你去客房。”苏梧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唉~不能和主君一起睡吗?”

“不能。”

“那狐之助呢?”

“沙发。”

冷漠无情的苏梧拒绝了加州清光的陪睡邀请,并将狐之助安排的明明白白。

——————————————————————————————

大和守安定:清光你要和谁睡?[拔刀.JPG]



小阳湖沥

我在纠结这能不能标乙女向(눈_눈)
总之先标了,不可以的话下次在改
(我光影乱涂对不起_(:з」∠)_)
好了这次是对冲田念念不忘的安定和想得透彻的清光٩( 'ω' )و

我在纠结这能不能标乙女向(눈_눈)
总之先标了,不可以的话下次在改
(我光影乱涂对不起_(:з」∠)_)
好了这次是对冲田念念不忘的安定和想得透彻的清光٩( 'ω' )و

小阳湖沥
小狐丸终于远征回来了毛发控的婶...

小狐丸终于远征回来了
毛发控的婶婶可想他了(*°∀°)

小狐丸终于远征回来了
毛发控的婶婶可想他了(*°∀°)

小阳湖沥

如果我家婶婶是毛发控+颜表情狂魔3

 关于近侍

  “因为本丸现在只有我一把刀,所以,在新的刀出来前,近侍就暂时是我啦。”

  “近侍是……?”⊙ω⊙

  “简单说是负责照顾主人饮食起居的人,”走在前面的清光转过身,红眸泛着温和的笑意,耳坠微晃,“这里是您的住所。”

  “哦呼,好大……”(๑ ò▽ó)=3

  “案上有政府对新审神者的指导文案,可能对您有些帮助。”

  “好!我会加油的!”(ง •̀_•́)ง

  “我去和狐之助去政府办一下手续,待会儿就有新的刀剑男子,主人可以去找锻刀精灵。”

  “好哒。”(ง •̀_•́)ง

  “那么,我先去了。”清光转身走...

 关于近侍

  “因为本丸现在只有我一把刀,所以,在新的刀出来前,近侍就暂时是我啦。”

  “近侍是……?”⊙ω⊙

  “简单说是负责照顾主人饮食起居的人,”走在前面的清光转过身,红眸泛着温和的笑意,耳坠微晃,“这里是您的住所。”

  “哦呼,好大……”(๑ ò▽ó)=3

  “案上有政府对新审神者的指导文案,可能对您有些帮助。”

  “好!我会加油的!”(ง •̀_•́)ง

  “我去和狐之助去政府办一下手续,待会儿就有新的刀剑男子,主人可以去找锻刀精灵。”

  “好哒。”(ง •̀_•́)ง

  “那么,我先去了。”清光转身走出房间。

  “那个!清光先生!”

  少年转身。“是?”

  审神者扒着纸拉门,露出脑袋。

  “‘暂时’什么的,不会啦。”|・ω・`)

  “……是?”站在长长回廊的少年微怔。

  “刚刚、清光先生说会是暂时的近侍。”

  “不会哟。”|・ω・`)

  “……您、是指?”

  审神者扒着拉门的小爪子松了一只,比了个OK的手势:“清光先生的近侍担当,锁了!”|  ๑•̀ㅂ•́)و✧

  “那么一路小心!我会在家里努力看文案哒!清光先生也努力早点回来哟!”|*°▽°*)ノ

  脑袋缩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尽管知道对方不会听见,长长回廊里的少年还是轻轻说了一句:

  “いってきます(我出发了)。”

笙空殇笺

刀剑的语c群

这里殇笺,和另外一个婶婶一起建了一个语c群

两个不自觉的婶婶建的不自觉的本丸

有兴趣的婶婶加我哦

欢迎各位婶婶来玩

这里殇笺,和另外一个婶婶一起建了一个语c群

两个不自觉的婶婶建的不自觉的本丸

有兴趣的婶婶加我哦

欢迎各位婶婶来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