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媚者无疆

73694浏览    364参与
不允就是不允呗

媚者无疆虐到我了啊啊啊(╥ω╥`)  我命里缺长安。

媚者无疆虐到我了啊啊啊(╥ω╥`)  我命里缺长安。

宁姝

公子的手我太可以了,这个手,我死了,我吹爆这双手

公子的手我太可以了,这个手,我死了,我吹爆这双手

山今日立

最近熬夜看完了媚者无疆

强推吧

真的神仙爱情 看一集哭一集

长安在我心里属于那种可以当男友的人

他没死没死

另说一句 我好像爱上大萧了

忽略烂字

以上

最近熬夜看完了媚者无疆

强推吧

真的神仙爱情 看一集哭一集

长安在我心里属于那种可以当男友的人

他没死没死

另说一句 我好像爱上大萧了

忽略烂字

以上

SNEEZE。
“媚主子,你的影子长安回来了。...

“媚主子,你的影子长安回来了。”


被长安温柔坚定的眼神融化了~~~~~~

“媚主子,你的影子长安回来了。”



被长安温柔坚定的眼神融化了~~~~~~

hhhh看白宇
看到这幕真的忍不住媚者无疆的摄...

看到这幕真的忍不住
媚者无疆的摄影构图太厉害了
跟电影一个质感
这张反复品味 真的太美
里面有关公子的很多镜头,构图都特别美,但是长安在的我印象不深
(可能长安出来我都盯着他的脸看了吧hhhh)

看到这幕真的忍不住
媚者无疆的摄影构图太厉害了
跟电影一个质感
这张反复品味 真的太美
里面有关公子的很多镜头,构图都特别美,但是长安在的我印象不深
(可能长安出来我都盯着他的脸看了吧hhhh)

洋芋

【牵丝戏】【古装美人群像】生如蜉蝣,朝生暮死||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牵丝戏】【古装美人群像】生如蜉蝣,朝生暮死||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霖guo

荧火漫 春熙暖

一.已无岁月可回头

我赢了,赢了姹萝,赢了这任人宰割了命,赢了需要温情的心。做了姽婳城城的主人,除了长安周围的莹莹星火,伴着风吹竹林,那日午后的情景也在我心中越发清晰。

“你可愿做我一天的女儿。”

……

“夫人,您不怕我不去吗?”

“你会吗?”

她挑眉,张扬的像打焦树叶的阳光。那时她就知道我是来要她命的吧,她那如昙花般绽放的女儿,不是我……

走进这种中最隐蔽的角落——藏阁。未登城主之位之前,我不知道它存在,想来姹萝也不愿它被人发现,不愿被人发现那不堪的过往。推开青色镂着紫薇花纹的门,吱吱呀呀,映入眼的卷宗。昏黑的烛光让一切都不真实,这里不适合光明,将门关上,它们也不愿被救赎。缓步...

一.已无岁月可回头

我赢了,赢了姹萝,赢了这任人宰割了命,赢了需要温情的心。做了姽婳城城的主人,除了长安周围的莹莹星火,伴着风吹竹林,那日午后的情景也在我心中越发清晰。

“你可愿做我一天的女儿。”

……

“夫人,您不怕我不去吗?”

“你会吗?”

她挑眉,张扬的像打焦树叶的阳光。那时她就知道我是来要她命的吧,她那如昙花般绽放的女儿,不是我……

走进这种中最隐蔽的角落——藏阁。未登城主之位之前,我不知道它存在,想来姹萝也不愿它被人发现,不愿被人发现那不堪的过往。推开青色镂着紫薇花纹的门,吱吱呀呀,映入眼的卷宗。昏黑的烛光让一切都不真实,这里不适合光明,将门关上,它们也不愿被救赎。缓步走至书阁前,涂着嫩红丹蔻的手指略卷宗。姹萝卷,流光卷,姹如卷……顿了顿,摸着卷宗上的紫金——姹妩卷

不知是谁镌刻过往,亦如她们不知命在何方……烛火在暗夜跳动,染成满是微红摇曳,微弱的心跳。翻开卷宗回忆淡浅的前尘,给我继续苟活的力量。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吹杏楼

地上跪着4个女孩儿,长相各异却都美丽异常。这姽婳城也留不得闲人。未着妆容,亦是粉黛无颜色。

她静静地看着城主蓝禾给每个人赐名,从最小的开始,而 她最大,即使二八风华

“流光,姹萝,姹如…”兰禾顿了顿,似笑非笑,指着她“美人初成,妩柔无骨,便叫姹妩吧”

四人齐齐道“谢城主赐名”

皆毕恭毕敬,她们感谢他,心中敬畏,鬼门关的阎王祸神,是眼前这个美艳的人,助她们逃出地狱重返人间。她初见兰禾是在城西的乱坟岗啊,她满身血迹,依稀可见身上的瘪痕,一尺深,皮肤绽成花的样子在黑暗中绚烂,视线模糊,隐约见一人,身着玄色大氅,墨发垂散,朱唇一点,惊却夜辰叹。她手中拿着一把带着红色鲜花的白纸伞,大朵大朵的,鲜红好似血液,供奉描金的纹路,祭祀远去的自由。现在在姹妩眼里,它便是救赎……她伸出了手,伸向鲜花,伸向绚烂,伸向远去的自由,然后没了生息。

飘零的黄土已经没了她的膝盖,腰身,那时她还不叫姹妩,她有父母赐予的名姓—子君,兰泽多芳草。

她再醒来,在一间别致淡雅的屋子,雕梁画栋,层层淡蓝色的帷幔,像层层迷宫,惶惶不安,这倒很像她原来的家,未没落的家,绣闼,雕甍,像是天下的缩小图。他也曾十指,不沾阳春水。但现在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满目疮痍如裂布,走到古木刻成的梳妆台前,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苍白无色,眉目萧索。闭上眼,不想见到自己如此模样,忽然有双手抚摸他的发,然后用梳子清华,眼前人,剑眉星目,狭长的眼儿弯弯,桃花形状,她看着他的唇一张一合。

“主人,你的皮肤和发质,在这届小主中都是最差的,日后好好保养才是”

她不在乎眼前人是谁,也不在乎自己身在何方,她只是想活下去,没有其他念想。

他像是看穿了她“这是姽婳城,你是城主带回的小主,你必须通过初审,才可以活下去,入姽婳城,就出不去了,不是生就是死”

她皱眉,姽婳城她是听说过…

“你是谁”

“我照顾你的日常生活,也和你出任务,时时相随,是你的影子,顾名思义,你死我亡”

“叫什么名字”

“请您赐名”

“荧星,可好?”

“谢主子”

她浅浅一笑,我们都在追寻光亮,即使身处黑夜,无法逃离…

AudreyWw

有匪君子,如琢如磨。

有匪君子,如琢如磨。

AudreyWw

翩翩我公子,机巧乎若神。

翩翩我公子,机巧乎若神。

AudreyWw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洋芋

【牵丝戏】【古装美人群像】||生如蜉蝣,朝生暮死||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牵丝戏】【古装美人群像】||生如蜉蝣,朝生暮死||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UP主: 就是洋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387546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EB019E86E8F3A62BEE69F2DAF0F43876647&ts=1565879416121

【牵丝戏】【古装美人群像】||生如蜉蝣,朝生暮死||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UP主: 就是洋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387546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EB019E86E8F3A62BEE69F2DAF0F43876647&ts=1565879416121


Snow-oww

思安【1】

        晚媚已是姽婳城新主,坐在大殿上的城主宝座,怀中抱着那只旧主为姹萝的黑猫。

        姹萝留下的东西,晚媚是一个不收,一件不留。只因她一看见那些装饰妖媚张扬的物件,便自然而然地想到它们妖媚张扬的主人。那位主人死前带着怨恨与不甘,咒天下有情人像她和邢风,像晚媚和长安,不得善终。

        晚媚把姹萝的东西烧掉,把姹萝的装饰换掉,把姹萝的宅院封存。姹萝的墓碑坐落姽婳城的...

        晚媚已是姽婳城新主,坐在大殿上的城主宝座,怀中抱着那只旧主为姹萝的黑猫。

        姹萝留下的东西,晚媚是一个不收,一件不留。只因她一看见那些装饰妖媚张扬的物件,便自然而然地想到它们妖媚张扬的主人。那位主人死前带着怨恨与不甘,咒天下有情人像她和邢风,像晚媚和长安,不得善终。

        晚媚把姹萝的东西烧掉,把姹萝的装饰换掉,把姹萝的宅院封存。姹萝的墓碑坐落姽婳城的荒山,新城主明令姽婳城中人生生世世不得前去祭拜,这位罪孽满身的旧主,应兀自腐烂,永生永世无人再记起。

        但唯独那只姹萝养的黑猫,晚媚不曾至它死地,反是日日夜夜抱在手边,一下一下地顺着它的皮毛,看上去像是个爱猫的样子。

       


        



        今日新城主亦是抱着黑猫,危坐在殿座上,俯瞰殿下跪了一地的女杀。

        “叫你们来,是让你们知晓新城规。二月,你来。”晚媚手也不抬,对着二月的方位偏了偏头。

         “是,城主。”二月急急拜谢,得意之余还不忘一副谄媚嘴脸,探头耸肩地跨步上前,摸到卷轴,作势对着跪着的众人挺了挺前胸,才大声道,

         “姽婳城从此不接江湖生意,为朝廷所用”

         “女杀任务设局,不得殃及妻小”

         “除城主外女杀不得对影子使用极刑极蛊”

         “这第四条…城主您看…” 二月的声音小了下来

         “照念 ”

         “是 ”

         “第四,女杀与影子不得互生情愫、相互爱慕,违者极刑加身,死罪不免”

          话声掷地,殿下晚香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寻找晚媚的眼睛欲问究竟。

          可晚媚不与她,不与任何人对视,望向殿门,眸子无光。






           是夜,晚媚无法入眠。

           自长安死后,她夜夜如此,长安走了七日,她便这样了七夜。

           偶尔入眠也被梦寐魇住,四面八方都是长安对她最后的一笑。

           她那时候不明白,只知道那一笑的鼓励令她生出莫大勇气。

           而后她明白了,那是长安留给她最后的模样。

           可是已经晚了。

           痛苦又隐忍,决绝又不舍,希望且绝望。是长安的那一笑,是晚媚的梦靥。

           梦中惊醒,身侧无人,床前无人,屋内无人,院里也无人。

           院中唯一散发着热气的,是自己的身体。

           满目凄凉之下,仿佛有长安陪伴的日日夜夜才是美好梦境,仿佛长安未曾出现,仿佛自己从头到尾,独自一人,孤独一生。

           仿佛那句 “ 我不会负你 ”  只是自己安慰自己的承诺。

            今夜是长安的头七,不知长安受过这么多折磨,承过这么多苦痛,魂魄是否还记得回家的路?

            “长安,今夜我不去刑堂,不去树林,也不去悬崖,我就在这里,我在这里等你。若是你回来了,让我知道,好不好?”

            我今夜只在这里,守着媚杀院,守着秋千,守着团扇,守着萤蛊,守着你。

            “长安,不是说好我的影子回来了,不是说好影子任我差遣,不是说好…”

            “我好想你。”

             夜色如墨,万籁俱寂。只得晚媚一人喃喃自语,空无回音。

             四下一点一点地变得更暗,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有云遮月,从天到地,姽婳城下不见一点光明。

           



             晚媚不知道在秋千上坐了多久,等了多久。她坐到最远处的天边开始泛白,白色一寸一寸驱赶黑夜,她的心,也一点一点慢慢下沉。

             那天也是这样的天色,长安眼中银河璀璨,满目坚定,指尖萤蛊停留,他侧过脸来看晚媚,他说,“我不会负你。”

             萤蛊未走。

            “你说,他还会回来吗?如果会,请不要飞走。”

            萤蛊尾部的蓝色荧光闪动两下,嗡嗡地从晚媚指尖离开。毫无停留。

            “别走!”晚媚急急伸手去抓,如她所料,抓了个空。

            她的眼眶又控制不住地湿润了,她明白,她都明白,长安是不会再回来了。

            这夜头七夜,晚媚守了一夜,一夜无事。就连风也很少有,所以她连假装风声是长安回来的知会都不行,她连假装地安慰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头七夜平静如水,她媚杀院似万物灭尽,不起一丝波澜。

           长安,你是不会再回来了。


ano

【晚安夫妇】后续同人◎我定不负你

        今日是长安的祭日...

       媚杀院里的杏树已经开花,晚媚望着这杏花,想起很多年前,那个总是低眉顺眼的人,看着她的眼睛,真诚而又恳切地说:“反正,我不会负你。”那些日子,应该是她最快乐的时候了,尽管身处黑暗之中,身边有他。

      可是如今...长安这一走,她所有的欢愉也都没有了,她现在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她看着手中那把人皮扇,眼中蓄满了泪。

   ...

        今日是长安的祭日...

       媚杀院里的杏树已经开花,晚媚望着这杏花,想起很多年前,那个总是低眉顺眼的人,看着她的眼睛,真诚而又恳切地说:“反正,我不会负你。”那些日子,应该是她最快乐的时候了,尽管身处黑暗之中,身边有他。

      可是如今...长安这一走,她所有的欢愉也都没有了,她现在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她看着手中那把人皮扇,眼中蓄满了泪。

      如果...如果长安现在还活着,该有多好啊...晚媚轻抚着怀里的黑猫,那猫也格外应景地叫了一声。

       晚媚回头,是公子。她用手随意擦了擦眼睛,回头淡淡说道“公子。”

       公子站在她身后,叹了口气,嘴唇贴近她耳边:“晚媚,我给你最后一个任务,完成了,你就可以离开,去过你想过的日子,做回苏七雪。当然,我还可以帮你照顾好姽婳城的姐妹。”

       晚媚冷哼一声:“公子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她始终信不过公子。

       公子只笑道:“你如今还在怪我么?也罢,我不说废话,这次任务,凶险万分,你千万小心。”

      “到底...是什么任务?”

      “刺杀一个人。”

       ……

       晚媚处理好姽婳城事宜,把事务暂且交给了流炽,一切安排妥当后,她才出发。

       凉州,安定?

       晚媚望着这座小城,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与长安聊天,她问以后如果逃出去了,他想去哪。

       那时,长安只是看着她,说:“凉州安定。我听说那里最是安定。我会...买一个小院子,里面...种上一颗杏树,会酿一坛杏花酒。最重要的,是有你。”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次的任务有问题。公子让她杀的,是一个富商,叫张远。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可是公子为什么说这次任务很是凶险呢?

       果然,在某处最为繁华的的地方找到了张府。她躲在对面的茶楼暗暗观察,半天也没见一个人影出来。晚媚忍不住问小二:“这张富商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小二倒是很警惕:“小姐问这个做什么?”

       晚媚谄笑道:“这不是我一个表弟在张府做工嘛,有点担心他,不晓得这家主人怎么样。”

       小二笑道:“张富商吗?人可好了呢,老是做善事,时不时接济一些穷人。小姐你可以放心了,你家表弟不会受委屈的。”

      “啊,那我就放心了。谢谢了。”晚媚掏出一点碎银放在小二的手上。

       晚媚慢慢地喝着茶,看来这张富商还真是表里不一呢,这明面上是个大善人,可背地里...呵呵,却是个人贩子。公子给她的资料上写的却是张远派人拐卖小孩子,把他们卖给一些有特殊需求的人。

       晚媚平生最是恨这种人。

       不如,今晚就去探探这张富商的虚实?趁着夜色,晚媚偷偷潜了进去,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安静得有些异常。

       晚媚心一颤,心中有了一个猜测。她眨了眨眼睛,屏住呼吸,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出来吧!”

       果然,不远处出现了一道人影。呵,八成是张远早就知道有人要来杀他,所以请来了一个高手。

       那人一句话也没说,径直向晚媚冲来,晚媚偏过身,躲了过去,很快就与那人打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晚媚逐渐感到体力不支,嘴角渗出丝丝血迹。

       一掌过来,晚媚倒在地上,眼睛即将闭上之时,她似乎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人死之前,都会看到自己最想看到的东西吗?她慢慢闭上了双眼。

       ……

       晚媚睁开眼睛,是完全陌生的环境,她没死么?

       “我这是,在哪?”

       “欢园。”一道声音回答了她。

        床前坐着一个人,她望着那人,轻声问道:“长安?”

       真的是他!

      “长安!”她挣扎着坐起身,紧紧地抱住了他。长安也反抱住了她。

      “长安。”

      “我在。”

      “长安。”

      “我在。”

        良久,他们才将彼此松开,相顾无言。晚媚抓着他的手,问道:“你怎么...我还以为你死了!太好了,你还活着!”

      “当时我与邢风赌,赌他会不会留给我们一条生路。我醒来后,便在这了,邢风让我在这等,等你在姽婳城安定后,你会来找我。”

      “那公子...”

      “没想到,我竟然等来了公子。前几日,他找到了我。”

       几日前

       一辆马车在欢园门前停下,从马车里出来的,是一位身着绿衣的公子,走进了欢园。

       公子看见了长安:“你果然没死。”

       长安也看见了公子,一点也不意外,道:“公子请坐,长安去给公子倒杯茶。”

      “你应该猜到我来找你的目的了。”

      “合作。”长安坐下,抓住了朝他扔来的茶杯。

      “你恢复内力了? ”

      “长安这三年来,可光不是一直在养病。如此,长安有了和公子合作的资本了吗?”长安淡笑道,“长安可以再次起义,帮公子重掌兵权,如何?”

      “你倒是淡定,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答应你我合作呢?”

      “如果公子不是来找我合作,又为什么来找我呢?”

      “……”

      “对了,晚媚三日后会去刺杀张远,恐怕有危险。”说完,公子起身离开。

       “你信得过他?”

       “公子倒不是背信弃义的小人。”

       “嗯...”

        长安背起晚媚,带着她向院里走去。

       “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家?”

       “嗯!我要喝杏花酒!”

       “不可以,你伤还没好呢。”

       “喝一点不要紧的嘛。”

       “好吧……只准喝一点点哦。”

       “长安”

       “嗯?”

       “有你真好。”

       “嗯。”

        不管前路如何,有长安在身边,足够了。而这里,永远是他们的家。晚媚这样想到。

       犹记,她十八岁的那天夜晚,那个隐忍内敛的少年对她的承诺。

花照梦影
去年夏天和今年夏天。上头了上头...

去年夏天和今年夏天。
上头了上头了(⌒▽⌒)(;´༎ຶД༎ຶ`)

去年夏天和今年夏天。
上头了上头了(⌒▽⌒)(;´༎ຶД༎ຶ`)

无端华年

陈卷



薄云之上是展翅而飞的海东青,它的翼尖破开温润薄云,将沧州的腥咸海风带入姽婳城内。

“于沧州发现蓝城主,城主留下一信后不知其踪。”

晚媚见公子蹙眉,用诡秘的手法打开封漆的信件,她悄然退出。

这封信既可是灵药,亦可是鸩酒。

叹碧叶半衰,念秋分又至。

公子将信展开,不让所料,只一张薄纸

却载着数载的母子之情。

“三载将尽,杯雪埋骨。”

只八个字,便道尽余生。

他将信捏成一团,哭笑着掷入火中。

不必看了,那是一张催命符。

它有如惊雷炸开心扉,将苦痛与血泪灌入其中,把他的悲欢吞噬殆尽。

何为贪嗔痴?皆在此中矣。

室内寂静了许久,熏香袅袅,凝于鼻端。

早已清楚是复仇的工具,他还在渴望什么呢?

渴望她对自己施舍那么一丝欢喜么?

他用软巾将...



薄云之上是展翅而飞的海东青,它的翼尖破开温润薄云,将沧州的腥咸海风带入姽婳城内。

“于沧州发现蓝城主,城主留下一信后不知其踪。”

晚媚见公子蹙眉,用诡秘的手法打开封漆的信件,她悄然退出。

这封信既可是灵药,亦可是鸩酒。

叹碧叶半衰,念秋分又至。

公子将信展开,不让所料,只一张薄纸

却载着数载的母子之情。

“三载将尽,杯雪埋骨。”

只八个字,便道尽余生。

他将信捏成一团,哭笑着掷入火中。

不必看了,那是一张催命符。

它有如惊雷炸开心扉,将苦痛与血泪灌入其中,把他的悲欢吞噬殆尽。

何为贪嗔痴?皆在此中矣。

室内寂静了许久,熏香袅袅,凝于鼻端。

早已清楚是复仇的工具,他还在渴望什么呢?

渴望她对自己施舍那么一丝欢喜么?

他用软巾将泪痕拭尽,平静地拂开珠帘,走出室门。鬓角的两股黑发隔绝所有悲喜。

“无事,”他睇见守候已久的晚媚,“彼岸殿待久了,我总该出去的。”

去哪儿呢?是薄冰之上、杀机暗藏的朝堂么?还是权力无尽、举目无亲的王位?

疑问如哽在喉,但她心已清楚。

那必是个她无法触及的地方。

“那便祝公子前路无忧,无所不达。”她凝眸公子的侧影,直到他转头与她目光相对。

陈卷又铺,往事重来,命数无尽,惟此而已。


无端华年

重山



一路无险地出了江州城,公子寻了辆马车载她回姽婳城。

“现在还未到姽婳城地带,不宜多做停留,你先忍着些。”公子掀开帘,入眼是一片荒凉,闲田满目,唯有几棵枯木在风中颓然而立。

“城外已如此荒芜了吗?”晚媚一惊。

“永王盘据江州,下至垂髫小儿上至白发老者,皆被征去,”公子放下帘子,车内顿时有些暗了。“不过那管桓倒是将兵士的家属安置于城中营地里,既可防叛乱又可振民心,真是好手段。”

“当然,我已领教过了。”晚媚的脚被青色的布仔细裹着——尽管她已涂过上好的伤药,伤也愈了大半。

“这次任务必然会败,因为管桓早已知你行踪。”公子指尖一挑,一根缠于她耳坠的发丝便落了地。

“内鬼?”她问道。

“是流韫,”公子挑眉“她用外疆语...



一路无险地出了江州城,公子寻了辆马车载她回姽婳城。

“现在还未到姽婳城地带,不宜多做停留,你先忍着些。”公子掀开帘,入眼是一片荒凉,闲田满目,唯有几棵枯木在风中颓然而立。

“城外已如此荒芜了吗?”晚媚一惊。

“永王盘据江州,下至垂髫小儿上至白发老者,皆被征去,”公子放下帘子,车内顿时有些暗了。“不过那管桓倒是将兵士的家属安置于城中营地里,既可防叛乱又可振民心,真是好手段。”

“当然,我已领教过了。”晚媚的脚被青色的布仔细裹着——尽管她已涂过上好的伤药,伤也愈了大半。

“这次任务必然会败,因为管桓早已知你行踪。”公子指尖一挑,一根缠于她耳坠的发丝便落了地。

“内鬼?”她问道。

“是流韫,”公子挑眉“她用外疆语与城外人相通,被截住了,但是她先前放出的雁鸟,已到了江州。”

“外疆语?”

“她原是外疆人,管桓亦是。”

“是晚媚冲动了。”她转过头去,一种无力之感陡生于心。

她真的配得上姽婳城主的位置么?

公子似有察觉,轻抚她的头发。

“无事,你看,姽婳城有了你,才有了白日。”

他的声音如温水中的白玉,浸润人心。

“嗯。”她应了一声,便再未答话,仔细品味着这许久未曾有过的感觉。

————————————————————

姽婳城内的刑堂从来不是什么令人舒适的地方。歇斯底里的叫或哭充盈在每一分污浊的空气中。

这是姽婳城的影,这是世间对错法度都无法触及的地方。

她的长廊末的那间走去。

流韫被锁牢中,铁钉将她的肩钉了个对穿,她的手无力垂下,十指指甲定是没有了的,没想到指根处的皮肉也被撕了下来,十道狰狞的血痕一直蜿蜒到手腕。

她的膝下是粘稠的鲜血。

这些见不得光处的鲜血只会慢慢凝积,最终被“仁德”这白雪覆盖,成为登上高处的路。

这些见不得光处的眼泪,只会蒸腾为他们脚下的青云。

它们不曾消失,它们只是未被世间所知。

“城主……”流韫的黄发遮住了她的碧眸。

“你既已暴露,我也没什么好和你说的。”

她只是想看看这为爱叛离的天杀是个什么下场,公子还是顾及她的,知她会来看望,也没有对流韫施以酷刑,只小惩大诫。

但她知道,在她走后,流韫便不会是现在这般,至少,难逃一死,亦或,生不如死。

“城主,我知道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时日的,你能听我讲个故事吗?”

晚媚默许。

“我和管桓原本是一对恋人,但为了逃避家中长辈,不得不前往中原,最后失散在流沙中,我被人伢子几度转卖,为人禁脔”

“后来姹如将我拾回姽婳城,一直晋到天杀, 直到这次任务,我与他重逢”

“我一眼认出了他,我原以为我下的了手,”流韫的肩颤抖着,伤口渗出的血液汇成细流,沾染了她的蓝衣“可我最终没有。”

“天杀之位只能让我衣食无忧的活下去,也只是活下去。”

“只是这样的话,你大可以像当初一般,永不回姽婳城,待在江州,和他在一起。”晚媚挑破了谎言之上的薄纱,嘴角玩味的笑意,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他只是利用你。”晚媚补上一句,一声轻笑令空气中的血腥气味消散几分。

妾心眷故土,郎志在长安。

“你可以走了。”她用神隐斩断锁链,缓步离开,遣散了一路上的看守。

这或许是仁慈。

————————————————

“有人在江州城外的乱葬岗发现了流韫的尸体。”公子轻晃着茶碗,缓缓说道。

“我原以为她一到江州就会因为已成弃子而被杀死,没想到竟多活了半余月。”晚媚凝眸碗中的茶叶。

温水使它又复生机,但改不了它用后即弃的命运。

“她死前穿着胡服,心脏被剖了出来。”

“嗯?”

“我曾征战过外疆,那里的人视心脏为魂灵寄居之所,他们会将亡士的心剖出,带回去安葬。意为弃去凡躯,永享安宁。”

“所以,管桓给不了她旧日的情感,只能给她故土的死法?”晚媚将碗中茶细品。

她比流韫,真是要好太多了。

“公子,你的茶要凉了。”她掩笑说道。


无端华年

比翼



(有晚安戏份,但我发誓,这只是铺垫。)

江城又出了个永王,据说是楚王之弟。姽婳城派出去的天杀败了一次。

即使是天杀,也只有两次机会。

晚媚翻阅有关永王的信件,但最终只知他体弱多病,身边有近臣——江州刺使管桓。

此人多有手腕,天杀流韫都刹羽而归。

是啊,能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永王上位,哪里是简单的人。

她拿出阁中有些积灰的红魔伞,在自窗户透进来的日光中轻轻一抖,伞上微尘纷飞,伞中幽魂哀嚎。

金莲蘸了人骨末,零星的白点熠熠生光,周遭氤氲着血红,却只以素纸为底。

浮生人世,皆是白纸上的尘埃碎片,被一阵劲风打落,不知归往何处。

吹杏楼中的光与夜都带着一份颓唐,宛如将枯未枯之花。

她骑上备好的马匹,疾驰上路。

赶到江州时已是深...



(有晚安戏份,但我发誓,这只是铺垫。)

江城又出了个永王,据说是楚王之弟。姽婳城派出去的天杀败了一次。

即使是天杀,也只有两次机会。

晚媚翻阅有关永王的信件,但最终只知他体弱多病,身边有近臣——江州刺使管桓。

此人多有手腕,天杀流韫都刹羽而归。

是啊,能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永王上位,哪里是简单的人。

她拿出阁中有些积灰的红魔伞,在自窗户透进来的日光中轻轻一抖,伞上微尘纷飞,伞中幽魂哀嚎。

金莲蘸了人骨末,零星的白点熠熠生光,周遭氤氲着血红,却只以素纸为底。

浮生人世,皆是白纸上的尘埃碎片,被一阵劲风打落,不知归往何处。

吹杏楼中的光与夜都带着一份颓唐,宛如将枯未枯之花。

她骑上备好的马匹,疾驰上路。

赶到江州时已是深夜,明日永王将下访百姓,体察民情,街道上已没有多少行人。

孤月寂寥,寒露如泪。

她随意入家客栈,报上拟好的姓名时却被告知已有人给她订好了上等房。

她的行动可未通知姽婳城中人。

“记错了,不是七雪,是萋雪,蒹葭萋萋的萋,白雪皑皑的雪。”她笑着掩了过去。

上楼时瞟见一间房屋灯火仍亮,却一派死寂,驻足一刻,然后信步离开。

江州经了一番水灾,又逢秋日,打开窗寝至半夜便觉冷意彻骨,晚媚起身,却见星星萤火窗前浮动。

想是公子来寻她了,她关上半扇窗,任由它们纷飞。

白日,永王车架足有九辆:金丝作纱,上绣神鸟;珍珠镶顶,碎玉装饰;水纹缎绣为帘,紫铜鎏金作轮;四匹良马为动力,一位高手作护卫。

她放出萤蛊探察,朝第六辆下了手。红魔伞直冲心口,却被一位高手的头颅挡住,但终是血伞更狠,白色脑浆顺伞尖滑入那人心口。

夹黄长发,诡异双瞳,是管桓。

她骤然发力,马车被内力横切开来。她踩着一片碎片跃离至一条陋巷,在阴影中将追击者伏杀。

左脚传来疼痛,许是刚才被紫铜鎏金割破了。

一点青色微光在日光下显得十分微渺。

“走吧。”来人打着一把崭新的红魔伞,一身青色如竹如玉。

她欲开口,公子已发现不对。

“要我背你么?即使背着你,我们也能安稳离开。”公子打量着晚媚的脚下的鲜血,长发遮掩了眸中的不忍。

“不了。”她摇头拒绝了那人的好意,但转念又发觉这样更加不妥。

“公子能扶我么?”她放低了声音说。

“好。”公子干脆地伸出手,扶着她的肩,将她从血泊中带离。


非幕非

听竹院cp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七天了,那件事发生已经第七天了。

侍候新皇的顺安公公在心里默默想到,私自下药想要迷惑皇上再趁机刺杀的侍女已经杖毙,前朝余孽也被一网打尽,可是皇上和月影姑娘那儿仿佛无事发生一般。

月影姑娘照常处理姽婳城的事务,分拣出重要的情报着宫人送来,圣上也一件件写了批复,两位贵人每日按时起床,好好用膳,准时就寝,底下伺候的人除了那日夜里慌乱了些,也没出什么纰漏,大明宫里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十分平静,平静到让近前伺候的人感到不安。

顺安弓腰垂眼地守在御书房外,脑子里却老神在在地想着这宫里连日来的诡异气氛到底出自何处。他觉得自己能被新皇钦点为总管,靠的不是别的,正是这爱琢磨的脑子,也深...

第八章

第七天了,那件事发生已经第七天了。

侍候新皇的顺安公公在心里默默想到,私自下药想要迷惑皇上再趁机刺杀的侍女已经杖毙,前朝余孽也被一网打尽,可是皇上和月影姑娘那儿仿佛无事发生一般。

月影姑娘照常处理姽婳城的事务,分拣出重要的情报着宫人送来,圣上也一件件写了批复,两位贵人每日按时起床,好好用膳,准时就寝,底下伺候的人除了那日夜里慌乱了些,也没出什么纰漏,大明宫里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十分平静,平静到让近前伺候的人感到不安。

顺安弓腰垂眼地守在御书房外,脑子里却老神在在地想着这宫里连日来的诡异气氛到底出自何处。他觉得自己能被新皇钦点为总管,靠的不是别的,正是这爱琢磨的脑子,也深信一点,如果一个奴才不琢磨主子想怎么做,那就没法子帮主子办事,没法子办事的奴才就是不贴心的奴才,不贴心的奴才总会被主子厌弃。

正当顺安好容易琢磨出点东西的时候,一个小内侍连声唤着“顺安总管”,跑得满头大汗地过来。

顺安很是恼火,这小太监一打断,他就快琢磨出来的门道一下子跑了个光,正打算用御前不得大声喧哗的理由训斥一番,却被小太监带来的消息,惊掉了下巴:

月影姑娘没了!

大明宫的这位新晋总管如醍醐灌顶一般抓住了脑海里刚刚闪现的念头:两位主子除了政务便没了一点旁的交流,平日里听人回报来看皆是不悲不喜的模样,册封的诏书一位不给,一位不讨,谁也不曾提过见一面的意思。这哪里像有过云虞之欢的恋人?

顺安声音里带着哭腔:“这下好了,月影姑娘无声无息地这么殁了,陛下那儿可怎么交代啊!!”

“顺安!给朕滚进来!”

顺安心想,完了,圣上内力深厚,定是听到了消息要找我等服侍的人问罪了,这总管的位置算是坐到头了。

如此,他便不由哀怨地拽起小内侍的袖子道:“你!跟咱家进去回话!”哼,我要死也得拉个垫背的!

......

其实我一心处理政务,并未听清那内侍同顺安说了什么,只是隐约听见了月影二字,又不见顺安如常进来回禀,便不由得心生烦躁,厉声换他入殿回话。谁料顺安领着那小内侍一路膝行至我跟前,哭嚷着表述忠心勤恳,吵得我头疼,抄起手边的茶盏掷在地上:

“哭什么哭!朕且问你,月影可有事回禀?”

顺安被茶盏吓了一吓,也忘记了哭诉,连忙回话:“月,月影姑娘殁了,圣上您节哀啊!”说着又伏地恸哭起来。

真是奇怪,顺安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得懂,可是偏偏连起来,教我觉得可笑之极!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月影怎么会死?!她幼时便跟在我身边,从一个婢女到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姽婳城绝杀,那么多次艰险的任务,那么多次生死一线,她都没有死。对了,甚至是上一次,她成了李存勖的皇后,宫门破了,她的帝王丈夫死了,整个皇宫都死了,全天下的人都以为她死了,我也以为她死了,她也没有死,她还活着。她活着回到了我身边,那日,我还曾和她抵死纠缠,她温热的呼吸和惶恐的身体和我融为一体,她怎么可能会死?!

我感到喉头一阵腥甜,有什么从我身体里挣扎着要跳出来,我无力反抗,一口血喷在桌前的案牍上。突然,我感觉到仿佛有什么东西瞬间从我心中逝去,心脏随着它的离开收缩,胸腔里一阵绞痛。

“不,不,不是的!月影姑娘没有死,她只是走了!”

旁边的小内侍不知所以,早就被顺安的阵仗吓住了,见我吐血,壮着胆子喊道。

我看向这个内侍,“你说什么!”

一旁跪伏在地上的顺安抖个不停的顺安也小心地抬起了头,“此话当真?”

我睨他一眼,他复又趴下,只竖着耳朵听。

“当,当真,月影姑娘还留下了一封信。”

————————————————————————

我更不动了,还有一两章大结局,大家容我缓一缓。

不要怪我ooc了,呜呜呜呜呜


许北愔

【晚安夫妇】晚安

姽婳城媚杀院里的小甜饼√

-------------------------------------------------

那人用心暖我失魂落魄,一声晚安我定许你长安 。

夜深露重,姽婳城里安静得很,只有暗影在守着姽婳城。

长安一人坐在晚媚屋子的屋顶上,虽然已是亥时(晚上九点到十一点)临近子时(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但长安依然坚守着,时不时的观察着方方面面的动向。

这算是长安养成的一个习惯。晚媚虽亥时就会睡下但经常睡不着会跑出来荡荡秋千,长安不放心所以亥时他基本不会去休息且姽婳城里的危机四伏其实要比江湖上要更危险,长安自然要留个心眼。

长安看着今日的月亮,被云霭遮蔽着,朦朦胧胧...

姽婳城媚杀院里的小甜饼√

-------------------------------------------------

那人用心暖我失魂落魄,一声晚安我定许你长安 。

夜深露重,姽婳城里安静得很,只有暗影在守着姽婳城。

长安一人坐在晚媚屋子的屋顶上,虽然已是亥时(晚上九点到十一点)临近子时(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但长安依然坚守着,时不时的观察着方方面面的动向。

这算是长安养成的一个习惯。晚媚虽亥时就会睡下但经常睡不着会跑出来荡荡秋千,长安不放心所以亥时他基本不会去休息且姽婳城里的危机四伏其实要比江湖上要更危险,长安自然要留个心眼。

长安看着今日的月亮,被云霭遮蔽着,朦朦胧胧的可以看见月亮的模样,也只有几颗星星闪烁得比较亮。

今日是有些乏了吗?长安有些困意,今日晚媚又上公子那去领任务了,姹萝很不高兴,听说又让邢风扒了某个影子的皮,邢风也就来了个皮影戏讨姹萝欢心。

这月亮,长安回想起了那年的圆月。

那年八月十六的晚上,百姓们享受着团圆节的欢聚之中。

悬崖之上,圆月之下,婉心死在了长安的怀里。

婉心便是长安在姽婳城里的第一个主子,性子跟姹萝有些相似,是个争强好胜懂得圆滑世故的姑娘,却对长安十分信任,最后还是落了个如此下场。

长安虽不喜婉心,但毕竟是出生入死的主子,哪有不难过感慨的呢。明明其实可以救得了婉心,为什么就差那么一点点!长安心里愧疚,有愧于婉心对自己的信任,更有愧于“长安”这个名字。

初入姽婳城的谢欢并没有得到姹萝的欢喜,姹萝直来直去的性子哪里会看上谢欢的隐忍不发,就连名字也有些懒得给他起。邢风却不然,他倒是很欣赏谢欢,他看人向来准,此人日后定能辅佐好主子,甚至和主子一齐拿下姽婳城城主的位置,他便给谢欢起名“长安”。

姹萝轻笑“我倒要看他日后如何许个一世长安!”

然后甩手离开。

显然姹萝并不满意“长安”这个名字。

回想了这么多,长安快要睡下去了,意识到这一点,他立马把自己掐醒。长安毅力向来惊人,其实都是被自己逼出来的,他对自己从来都狠绝。

差不多子时已过,长安准备回房歇息去,就听见晚媚屋子里“窸窸窣窣”的声音。这是怎么了,亥时晚媚睡下不久,屋子里也有这声音,这小妮子今日怎么这般不寻常?长安想。

只见晚媚小心翼翼的从屋子里出来,悄悄的要潜进长安的屋子。长安不做声的跟在晚媚后面。

晚媚敲了门,长安没回,怕是睡了,于是她小声开了屋子的门。

一瞬间长安随着晚媚进了屋,把门一关。

“谁!”晚媚一惊,握拳起势回头。

晚媚的功夫如今还比不上长安,长安很快占上风,将晚媚抵在门边上。

“长安?你……”晚媚许是惊着了,有些支支吾吾。

晚媚身上只穿着睡时单薄的衣物,跟长安靠得很近,近到听见两人心跳的声音。

长安自制力也是相当的强,可是面对晚媚不禁心跳加快了些。

长安放开了晚媚,无奈的说“主子怎么想着来长安的屋子?”说着还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披在晚媚身上,为她系好。

“那个……就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好好休息”晚媚有些慌了“我看你最近都没什么精神。”

“是这样的啊”长安明显不信“那媚主子安心,长安会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的。主子快去歇息吧。”

“不是,我……”晚媚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虽然知道长安就是这样的性子“那我走了。”

长安点点头,看着晚媚出了门关上门,却站在门口不肯走。

“怎么了?晚媚”长安看晚媚没有走,定是有事情了,他换了个亲密的称呼。

“长安”晚媚走到长安没有关上的窗户那。

长安于是也走到窗户那“嗯?”

这时,云霭被剥开,明月的月光照下来,长安看见晚媚清晰的面庞,娇媚动人,笑颜盈盈。

她踮踮脚,在长安脸上小“啄”一下。

温声细语的说

“生辰快乐,长安。”

“晚安。”

说完脸红着“溜之大吉”。

长安看着远去的披着自己披风的晚媚,笑了。

他想,正是这样的晚媚,他愿意甘之如贻。

他定要许晚媚许苏七雪一个一世长安安然!

晚安,他的傻姑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