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嫁衣

4075浏览    172参与
千里里里里里
嫁衣 我亲爱的姑娘 哪怕未来相...

嫁衣

我亲爱的姑娘

哪怕未来相伴身边的不再是我

哪怕未来最重要的人不再是我

哪怕未来生活的轨迹不再是我

也请让我用时间为针,祝福为线

为你秀一件最为华丽的褂皇

在你最为隆重的婚礼上

带着我龙凤呈祥的美好寄愿

风风光光,走进你未来的夫家

传承,属于我们的宝藏

——————————————————
不会写诗啊,就是有感而发,看见服饰里的中国有一个做龙凤褂的母亲给小女儿做嫁衣,用了11个多月,做了龙凤褂里最尊贵的褂皇,共有54条龙凤,女儿心疼老人,同时也想要更红一些的嫁衣,想让母亲做小五福,最后被母亲说服了,一起做嫁衣,期待美好的未来……真的很幸福,这是我们中国才有的文化,与中国...

嫁衣

我亲爱的姑娘

哪怕未来相伴身边的不再是我

哪怕未来最重要的人不再是我

哪怕未来生活的轨迹不再是我

也请让我用时间为针,祝福为线

为你秀一件最为华丽的褂皇

在你最为隆重的婚礼上

带着我龙凤呈祥的美好寄愿

风风光光,走进你未来的夫家

传承,属于我们的宝藏

——————————————————
不会写诗啊,就是有感而发,看见服饰里的中国有一个做龙凤褂的母亲给小女儿做嫁衣,用了11个多月,做了龙凤褂里最尊贵的褂皇,共有54条龙凤,女儿心疼老人,同时也想要更红一些的嫁衣,想让母亲做小五福,最后被母亲说服了,一起做嫁衣,期待美好的未来……真的很幸福,这是我们中国才有的文化,与中国女人特有的魅力*^_^*

摩天轮和三叶草

嫁衣 主蝶香,微蛛医 故事向

嫁衣 主蝶香,微蛛医 故事向

唐鲤_是个半仙er

“你真是,说什么订做了新衣服,我又看不见。”


“道长穿这一身很好看的!来,我给你带上簪子。”


“那我现在如何?真想看看呀,也不枉了你的好意。”


“…”


“怎么了?你在抖吗?”


“…没有,今天可是高兴的日子呢。道长这一身素白,上纹暗银云纹,霎是仙风道骨。”


“你莫要取笑我了。对了,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吗?”


薛洋只笑笑未答。镜中只映出晓星尘出世的容貌和薛洋颤抖的双手。



—————————————————

唐鲤:希望大家看懂了 就是洋洋给道长定做了婚服 只有他一个人知晓的成亲。一点也不虐对吧!

洋洋左右手是反的是因为这是镜子中的样子...








“你真是,说什么订做了新衣服,我又看不见。”


“道长穿这一身很好看的!来,我给你带上簪子。”


“那我现在如何?真想看看呀,也不枉了你的好意。”


“…”


“怎么了?你在抖吗?”


“…没有,今天可是高兴的日子呢。道长这一身素白,上纹暗银云纹,霎是仙风道骨。”


“你莫要取笑我了。对了,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吗?”


薛洋只笑笑未答。镜中只映出晓星尘出世的容貌和薛洋颤抖的双手。





—————————————————

唐鲤:希望大家看懂了 就是洋洋给道长定做了婚服 只有他一个人知晓的成亲。一点也不虐对吧!

洋洋左右手是反的是因为这是镜子中的样子。


————————————————

看到全程的阿箐:…


彩蛋:

洋洋:老板我要定做嫁衣 新娘185新郎180

裁缝:???

————————————————

最后:后期把我鸽了。让电脑白痴唐鲤自己ps真的太难了!!导到电脑上死活有色差我哭辽。没有鼠标的mac太难用了…


2017年的唐鲤是什么给你的勇气让你发出这种黑历史的…??

jeffery_j

春嫁偶遇

篱外几枝红与绿, 

春来花骨冷香袭。 

逐捉飘絮拼花冠, 

绣尽丝绦做嫁衣。

篱外几枝红与绿, 

春来花骨冷香袭。 

逐捉飘絮拼花冠, 

绣尽丝绦做嫁衣。

七溪♢
嫁衣——最美不过出嫁时(这里七...

嫁衣——最美不过出嫁时
(这里七溪

嫁衣——最美不过出嫁时
(这里七溪

yaoye5453

嫁衣

嫁衣

“我着嫁衣,等你归来。”轻声微起,眸似滴水,是女子站于男子身后的情语。男子略沉默道:“你安心在宫中,我肯定会回来的。”

三军战马,旌旗飞扬,战甲兵刃,银光辉辉。“一将功成万骨枯,此去三军数十万人,陛下,你的心当真如此狠辣吗?或者我的威望存在,已经开始影响了这个国家内部的安定!你是要我做选择吗!”三军校场,唯有一人的轻语。“三军,出征。”“诺,诺”三军之声此起彼伏。

边疆军帐,军令频出,现在却也是孤凉。明月光影,青衫独长,月色皎洁映衬着若水的眸光。转身,青衫的留影越来越长,也更显落寞。空中却响着刚才落寞时的轻语“嫁衣,你可以穿上,怕是我永远也见不到了。此次出征皇上是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

嫁衣

“我着嫁衣,等你归来。”轻声微起,眸似滴水,是女子站于男子身后的情语。男子略沉默道:“你安心在宫中,我肯定会回来的。”

三军战马,旌旗飞扬,战甲兵刃,银光辉辉。“一将功成万骨枯,此去三军数十万人,陛下,你的心当真如此狠辣吗?或者我的威望存在,已经开始影响了这个国家内部的安定!你是要我做选择吗!”三军校场,唯有一人的轻语。“三军,出征。”“诺,诺”三军之声此起彼伏。

边疆军帐,军令频出,现在却也是孤凉。明月光影,青衫独长,月色皎洁映衬着若水的眸光。转身,青衫的留影越来越长,也更显落寞。空中却响着刚才落寞时的轻语“嫁衣,你可以穿上,怕是我永远也见不到了。此次出征皇上是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呀,名将。枯万骨。三军凯旋是最好的结局吧,只是独负了你,若雨。”

三军交战,血染山谷,残肢断臂,遍山难数,残甲兵刃,暗淡无光,乱马破车,尽显苍凉。血染的战场,永远的埋骨,枯骨成将名,疆场亦埋帅。

皇城,孤立的身影,微风轻起,带乱缕缕发丝,空中依稀听见那身影的无奈“可笑吗?别人给我选择,而我却将选择交给了你,我没有做到对若雨的守护,是吗?风兄!” 

立志要产双安粮!
花嫁总司(…灵感来源于一首歌,...

花嫁总司(…
灵感来源于一首歌,妈妈看好我的我的……(打死

花嫁总司(…
灵感来源于一首歌,妈妈看好我的我的……(打死

浅海RS

千杯绿酒何辞醉,一面红妆恼杀人

千杯绿酒何辞醉,一面红妆恼杀人

妮酱emmm
尝试自己画了一下嫁衣天依,,,...

尝试自己画了一下嫁衣天依,,,

我画不出天依的万分之一美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尝试自己画了一下嫁衣天依,,,

我画不出天依的万分之一美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wαй

她已然远离尘嚣纷扰
然而,既然她希望天下人都以为她活着
希望他还以为她活着
那他便让她永远活着吧
活在他心间
活在这山水之间
让他俯瞰这万里河山,江南明媚,中原厚朴,南蛮苍莽,塞北黄沙白草
处处都有她的气息精魂
                                  ...

她已然远离尘嚣纷扰
然而,既然她希望天下人都以为她活着
希望他还以为她活着
那他便让她永远活着吧
活在他心间
活在这山水之间
让他俯瞰这万里河山,江南明媚,中原厚朴,南蛮苍莽,塞北黄沙白草
处处都有她的气息精魂
                                              ——句子迷·偶得
元旦快乐鸭
又想起这部剧弄一弄图
然后就觉得自己不可能
出冬珠的坑了
🌙

阿念

【all曦】嫁衣(完)

*我的妈呀,曦臣哥哥的第一个系列(大概?)终于写完了。撒花🎉🎉🎉

*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猜出这个故事的剧情线,我觉得应该很好猜

*深夜发文就是我。这章忘机弟弟戏份较多。说实话,这个系列说是all曦,但感觉的表现的都不明显,除了羡澄谈话的那段是个直球

*祝看文愉快

谁也不知道,在不久的未来,天道,第一次揭开了它脸上冷硬的面具。

露出来的,是千万年人间的恶意。

————————

“嘀嗒……嘀嗒……”红色的细小水流顺着手指流下,在黄金的台面上绽开一朵朵红色小花,片刻后又在黄金台面上消失不见,恍若眼花。可在空气中慢慢散开的血腥味昭示着,所有的一切的真实。

血液里带着诱人的芬芳,风一...

*我的妈呀,曦臣哥哥的第一个系列(大概?)终于写完了。撒花🎉🎉🎉

*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猜出这个故事的剧情线,我觉得应该很好猜

*深夜发文就是我。这章忘机弟弟戏份较多。说实话,这个系列说是all曦,但感觉的表现的都不明显,除了羡澄谈话的那段是个直球

*祝看文愉快





谁也不知道,在不久的未来,天道,第一次揭开了它脸上冷硬的面具。





露出来的,是千万年人间的恶意。




————————





“嘀嗒……嘀嗒……”红色的细小水流顺着手指流下,在黄金的台面上绽开一朵朵红色小花,片刻后又在黄金台面上消失不见,恍若眼花。可在空气中慢慢散开的血腥味昭示着,所有的一切的真实。



血液里带着诱人的芬芳,风一吹,这香味传出很远,唤醒了沉睡在这座城市的恶鬼。




地面震颤,细小的石子在地上不安地抖动,逃不出生天。蓝忘机他们也被这突然发生的动荡给弄得一个趔趄,险些摔下屋顶。





“那是……兄长……”蓝忘机一面稳住自己的身体,一面注视着那边高台上的红衣人,低声呢喃。





江澄站在蓝忘机身边,耳聪目明的他听到了蓝忘机的呢喃,明白了他话里的含义后,失声道:“你说什么!?那是蓝曦臣!?”





“二哥!?”




“泽芜君!?”







魏无羡一把把蓝忘机抓到自己身边,眼神犀利:“你确定那是泽芜君?”





淡眉微蹙,蓝忘机没和魏无羡计较他抓着他衣领的事,点了点头算做回答。





这下子站在这里的人都不淡定了,咬着牙在地动中保持好平衡,都一起看向黄金台上的那人。




明明伤口不大,血液流出的速度却很快。没有一会儿,蓝曦臣就感觉到自己的眼前一阵发黑,头脑也开始产生危险的眩晕感。他抬手想要点穴为自己止血,猝不及防被黄金台上突生的锁链捆缚住四肢,一下子跪在原地动弹不得。





他苦笑一声,朱唇轻启,轻声哼唱起软糯缠绵的姑苏小调,平稳着自己颤抖的身体。





血液被黄金台上的阵法吸收到饱和,停止了对蓝曦臣的虐待。清风卷起黄金台上的一点金粉,金点附在蓝曦臣的伤口上,伤口肉眼可见的合拢,修复。





风蓦地停了下来,周遭空气也跟着停滞不动。空旷的场地上,只听得叫蓝曦臣柔和的声音和石子碰撞发出的轻微抖动声。






突然,一只金色的大手破土而出,直直朝着黄金台上抓去。一片阴影笼罩住蓝曦臣,他抬头,看着金色手掌的掌心纹路笑了笑,眼神安然。




血色鲛绡在他身上,他就是一个会带来灾祸的不详之人。鬼城夜晚的非人类的厮杀重复几夜,凑够了一界恶业。仅靠残魂就生存于世的修者,是悖逆天道。




这下子,蓝曦臣就成了被天道盯上的“此世之恶”。这下子,就可以保全他们的未来了。




真是……讽刺。




“点点脚板,跳过南山,南山勿倒,水龙掼掼……编花篮,编花篮,花篮里厢有小囡……”软糯缠绵的声音唱着姑苏流传的童谣,他一动不动地直视着朝他落下的巨大手掌,眼角湿润。





落到这步田地,蓝曦臣早有预料。或者应该说,这一切都是在他的主导下进行的。可当天道真正锁定他的时候,他只能在那浩瀚的天威下,用熟悉的歌谣将自己那冒头的恐惧给掐灭,抑制住自己想要反抗、逃跑的冲动。




大道之下,人皆蝼蚁。




“兄长!”蓝忘机大概是第一次这样丢掉仪态大喊。远远地他看见那只金色的大手向黄金台上的人拍去,登时脑袋一空,不管不顾地御剑疾驰过去。




几道流光几近同时点亮,江澄他们咬牙也跟在了蓝忘机的后面。





天威难挡,还没有靠近黄金台,大掌就裹挟着劲风落下!大风带着天道的意志,将御剑而来的几人吹飞很远,远到蓝忘机他们只能看着天道,将那道红色的身影吞噬。





最后的最后,蓝忘机看到的,是那人一把掀了红盖头,向他看过来的含泪面孔。




“蓝涣!”




——————



“兄长!”蓝忘机蓦地从榻上坐起来,眼睛瞪大,一脸惊恐。身上亵衣被冷汗打湿,贴在蓝忘机的身体上,黏腻得厉害。他现在顾不得关心自己的形象,醒来披上外衣就连忙下了榻冲出房间。




此时还不到卯时,云深不知处还沉睡在一片薄雾之中,天边只有微弱的熹光,提示着这已经是新的一天了。




这时候蓝忘机在廊上奔跑的声音就特别明显了。




“嗒嗒嗒……嗒嗒嗒……”




一路跑到寒室,蓝忘机“啪”地一声推开门,急急进入休息的内室。






然后,眼眶含泪。




————————

*所以你们说这是个he还是be呢?

*文中曦臣哥哥的那段童谣,取自苏州童谣

*就像死刑犯死之前会让他洗个澡吃顿好饭一样,天道为曦臣哥哥治伤也是这个道理


*如果有猜不出剧情线的,可以评论里说,所有问题我会在评论里进行回答


*废话结束

拾光印画摄影工作室
浅海RS

【你嫁衣如火…】
每次看到“病娇的小红”就想刷这句歌词😂

【你嫁衣如火…】
每次看到“病娇的小红”就想刷这句歌词😂

阿念

【all曦】嫁衣(下)

*⭐👉注意!!!《情缠》我会最后做一个分享链接,最后三天我会继续给私信我的小天使分享,三天以后,我就不再给私信我的小天使们私发分享了。
*回去看我的前文的时候,发现一个问题:我要怎么才能让温总不失礼貌又逻辑合理的出现?然后我就默默地删掉了温曦的tag
*你们以为这是结束吗?你们错了!哈哈哈,还有一章,感觉老是写不完的样子
* @姑苏天子笑 这位小天使的点梗(居然还没写完)
*应一位小天使的要求,先更了《嫁衣》
*你们的女装大佬·涣上线,请接收
*祝看文愉快

那是什么?

大概是,幻想多年的绮念。

————————

蓝曦臣面无表情地抬手,任由面色青白、一身死气的红衣侍女为自己穿上一层又...

*⭐👉注意!!!《情缠》我会最后做一个分享链接,最后三天我会继续给私信我的小天使分享,三天以后,我就不再给私信我的小天使们私发分享了。
*回去看我的前文的时候,发现一个问题:我要怎么才能让温总不失礼貌又逻辑合理的出现?然后我就默默地删掉了温曦的tag
*你们以为这是结束吗?你们错了!哈哈哈,还有一章,感觉老是写不完的样子
* @姑苏天子笑 这位小天使的点梗(居然还没写完)
*应一位小天使的要求,先更了《嫁衣》
*你们的女装大佬·涣上线,请接收
*祝看文愉快






那是什么?


大概是,幻想多年的绮念。


————————

蓝曦臣面无表情地抬手,任由面色青白、一身死气的红衣侍女为自己穿上一层又一层的衣物,最后由一层又一层的瑰丽装点出惊艳世人的绝色。


大红的嫁衣涌动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其间金线在袖摆衣角描绘山河百里、走兽十万,奢靡至极。而最引人注目的,是背上用金线绣着的凤凰。它一副展翅欲飞的模样,然而却被人用带着封印的金线囚禁于一片小小的布料。这怒火让它的眼睛从高贵神圣的金变成了血染罪恶的红,更让人背后发寒的是一旦被它的眼睛盯上,那人就会变成一片飞灰。


这是真正的神兽。现在,却只配成为一件小小嫁衣的花纹,被这般戏弄,难怪如此生气。


被盯上的仆人一个个死去,又有一个个仆人默默地走上前来继续为蓝曦臣穿戴衣物。

衣物穿戴好,又有侍女捧来铜镜和脂粉。

脸色一白,蓝曦臣张口就要拒绝,突然想起,她们都是身死之人,所做的,不过是听从他人的命令而已。遂又闭了口,内心苦涩。


敷铅粉,抹胭脂,涂鹅黄,画黛眉,点口脂,描面靥……蓝曦臣五官肖似其母,上了妆也不会过分另类,反而凸显出五官精致,颜色绝美。既然上妆都阻止不了,更不要说绾发。


黑长的头发在侍女灵巧的手上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其髻如云,垂叠如山。


绾好发,又一位侍女手捧托盘,盘内放着凤冠、五色缨穗和盖头。


戴上凤冠,插上五色缨穗簪,盖上盖头,吉时到,礼炮响。


蓝曦臣被侍女扶着起身,上了六十四人抬的大轿。


花轿很大,坐上一个蓝曦臣还绰绰有余。轿内装饰有大红的牡丹,坐垫周围用花生围着,寓意多子。透过花轿四面挂着的红纱,蓝曦臣看到了地狱一样的景象。


他皱眉,低头不语。冷眼瞧着队伍走过的地方鲜花开遍,内心只觉嘲讽。


开在尸体上的鲜花,汲取鲜血骨肉而生。出世,便是罪恶。


罢,他和这些鲜花,又有什么区别?不过,他是养花人而已。



————



隔日天一亮,江澄就从浅眠中醒来,一个翻身从屋顶上坐起,就见魏无羡背对着他,低头俯视屋下街道。



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还没等江澄伸头去看,就被魏无羡一把拉了回来。




他说:“别看。”





虽是知晓那一定不是一个好景象,但是江澄并非惧怕这些东西的人。斜睨魏无羡一眼,把自己的意思表示的明明白白,然后江澄一把拍开魏无羡的手,去看那经历了一夜厮杀的城市。






残肢断臂,血流千里,人类的尸体铺满了城市的大街小巷。成堆的尸体里有老人,有孩子,有妇人……众生百态,全都齐全。




若是普通的厮杀还好,可看见一位妇人生生用手将自己怀胎八月的孩子从腹中挖出掼在地上,江澄还是忍不住别过头,不忍再看。






魏无羡上前把他拉回来。




高空的风有些急,带着难以消散的血腥味,掀起他们的衣摆。镂空的九瓣莲银铃被带到半空,又被一条紫色细绳牵绊,逃脱不得。



他静静地看着远处绵延的房屋,对上地平线初升的太阳,说:“别看。”





“一会儿,他们就会再次复活。继续昨天的噩梦。”



躲过晚上,也就意味着他们暂时安全了。白天居民复活以后,并不会进入房屋,而是如朝圣一样,继续聚拢在城市中心的空旷地方,静静观看一场屠杀。






回到之前的屋子,江澄发现蓝忘机眼下的青黑,默然无语。



一夕之间,经历这种事情,脸色没有变化才是假。


屋子里的空气有些死寂。


过了片刻,魏无羡才低声说道:“要开始了。”


城市里的人即将再次复活,太阳落下之时的噩梦继续延续。


如他所言,没有一会儿,房屋外就传来奇怪的声音。纵使也见过多次,可金凌还是忍不住到窗户边蹲下,偷偷扒开一条缝隙,见证外面称得上是诡谲的“奇迹”。


想着金凌只是看看,在座几位也没有太过管束。却不曾想,外面的世界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思、思追……你看外面……那是什么!?”瞳孔缩小,金凌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好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可光是他话语里的意味和紧绷,就叫一屋子的人将目光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发生了什么?”魏无羡冲到金凌身边,顺着金凌的视线往外看去,表情一怔,然后从金凌颤抖的手里接过窗户,轻轻合上,全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蓝思追蹲在金凌身边,目含担忧:“金凌,你没事吧?”


金凌苍白着脸,狠狠喘了几口气,才压下满心恐惧,只是声音还有些微颤抖:“花……花吃掉了尸体……”


剩下几人对视一眼,偷偷开启窗缝,往外看去。


昨天留下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片片红花取代尸体的位置,开的鲜艳灼眼。而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一颗颗绿芽从尸体中长出,随着骨肉的消失,绿芽迅速抽长、开花。如金凌所言,确实是花“吃”掉了尸体。


“怎么回事!?”

“得马上去那个广场!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找到事情发生的可能方向,几人也不迟疑,当即跃上屋顶,沿着屋顶向那个屠杀鲛人的场地过去。


那个场地的确是特殊的。一夜的厮杀,血液没有冲刷它的青砖一寸,肢体没有超过边界一毫。似乎所有人都做下了一个保护这里的约定,无人可越雷池一步。


血肉铺就的十里红妆,到达场地边缘就失了踪迹。



代表鲛人死亡的血液消失,地砖干净的就像之前江澄和蓝忘机共同目睹的一幕成了幻觉。取而代之的是红色的诡异阵法图纹。阵法中心,是一座比城市最高的高楼都还要高的黄金台。白玉做阶,黄金为面;山河万里为纹,异兽千万做饰。奢华至极,诡异至极。

高台上,一身红衣的新娘背对他们,一步步走上石阶,到达城市最高处,然后拿起了放置在贡桌上的雪白刀锋,举起了屠刀。


刀锋划过,暖玉做的腕上,出现一条细细的血线,血液流出,顺着那人的指尖流下,滴在黄金台上。


那人回头,隔着一层红纱盖头,看见了站在屋顶上的他们。他勾唇一笑,无人可见这倾城美景。


“忘机……”

——————
*emmm……东拼西凑的,感觉写文的时候状态啥的都没有,不过好歹赶上了
*大家一定要将就着看😂😂😂
*曦臣哥哥终于上线了,忘机弟弟依然没什么戏份呢,最近沉迷吸🍊,所以晚吟妹妹的戏份老多了

wαй

自拼嫁衣群像然后三人的稍加了滤镜
都是超级爱的
手机壁纸自给自足哈哈哈

❤❤❤

自拼嫁衣群像然后三人的稍加了滤镜
都是超级爱的
手机壁纸自给自足哈哈哈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