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嫉妒

4313浏览    251参与
归零.

锲子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二人的代名词。对方清秀的宛如未出阁的闺女,害羞的时候总是不经意的红了脸颊,可爱极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属于别人?明明,我把所有给了他,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他可以触碰他?拥抱他?亲吻他?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说我善妒?太可爱了~

    你属于我了~不重要的人,通通消失掉就好啦~

    嗯?为什么,他已经不见了,你还要把他挂在嘴边呢?嘛~把舌头割掉,这种让人生气的话~应该就不会存在了吧~

   ...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二人的代名词。对方清秀的宛如未出阁的闺女,害羞的时候总是不经意的红了脸颊,可爱极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属于别人?明明,我把所有给了他,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他可以触碰他?拥抱他?亲吻他?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说我善妒?太可爱了~

    你属于我了~不重要的人,通通消失掉就好啦~

    嗯?为什么,他已经不见了,你还要把他挂在嘴边呢?嘛~把舌头割掉,这种让人生气的话~应该就不会存在了吧~

    那晚,夜很深。无尽的黑夜覆盖了整个城市。冰冷的地下室里,少年轻轻拥抱着坐在柔软沙发上的男孩。

    你是我的了~

想向全世界安利古拉德

【古拉德X维迪】过去和现在·前篇

警告!

长文警告!

顺便,请看清标题再来

【我真的很不喜欢撕来撕去

预告篇请走这里→【古拉德X维迪】过去和现在·预告


---------------警戒线---------------


十年前,罪过之国·波塔利亚,宙之月——

时间已近黄昏,徘徊在第六监狱的紧张感也愈演愈烈

原本事情就已经够多,现在要处理的文件更是已经在桌上堆成了小山

——而这并不是第六监狱执事长关注的重点

执事长:维迪殿下...到底去哪里了啊

『维迪殿下,对不起打扰了...但国王陛下似乎在叫您』

『父皇吗?我知道了』

『那就对不起你们啦!明天早上这个时候还是在这...

警告!

长文警告!

顺便,请看清标题再来

【我真的很不喜欢撕来撕去

预告篇请走这里→【古拉德X维迪】过去和现在·预告


---------------警戒线---------------



十年前,罪过之国·波塔利亚,宙之月——

时间已近黄昏,徘徊在第六监狱的紧张感也愈演愈烈

原本事情就已经够多,现在要处理的文件更是已经在桌上堆成了小山

——而这并不是第六监狱执事长关注的重点

执事长:维迪殿下...到底去哪里了啊

『维迪殿下,对不起打扰了...但国王陛下似乎在叫您』

『父皇吗?我知道了』

『那就对不起你们啦!明天早上这个时候还是在这里见啊!』

(早上明明还一路小跑笑着回了城...陛下到底说了什么?)

国王与王子的交谈,区区一届执事长自然没有权力旁听

打断他思绪的是身旁刺耳的电话铃,顺手接起,那头便传来了声音

『你好,这边是第五监狱。能听见吗?』

执事长:可以,请说

『我们这边,似乎找到了维迪殿下』

『需要现在就派人送回...唔!』

『维迪殿下,您这是做...』

第六监狱的执事长听到对面很明显笑了一声,一句『您没事吧?!』刚要说出口,便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那么总之,我们明天会派人把维迪殿下送回来,请尽管放心』

随后电话被挂断,留下这头一脸懵逼的执事长

(所以,陛下到底...说了什么啊?)

...

......

第五监狱,办公室

执事长:维迪殿下,在别人谈话中像那样捂住别人的嘴,是十分失礼的行为哦

第五监狱的执事长挂断电话,说着站起身来

维迪:我知道是我不对啦...抱歉

在他身后,维迪的不安全部都表现在了尾巴上

细细的尾巴摇来摇去,不时拍打着地面

(...真是好懂啊)

维迪:但是...但是!我是真的不想回去!理由的话...

维迪说着涨红了脸,便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执事长见状,叹了口气,蹲了下来,抬头看向维迪

执事长:维迪殿下...原本您出现在第五监狱就已经属于特殊情况,如果您在此久留...

执事长:迟早,国王陛下也会来强制遣返,那便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事情了...您明白吗?

维迪:但是...!

??:执事长殿下!

维迪刚想说点什么,语句却被突然的开门声打断,进来的是一个十分年轻的执事

——说是年轻,不如说感觉第五监狱在雇佣童工

稍长的黑发在脑后被绑成一个马尾,为防止前发散落,刘海上还有别几个黑色的发夹

执事长:巴特勒。这里还有客人在。

被唤作巴特勒的年轻人似乎吃了一惊,环视室内,这才意识到了维迪的存在

巴特勒:您是...第六监狱的,维迪殿下?

巴特勒:啊,对不起...!请原谅我刚才的失礼!

巴特勒:啊,这么说感觉也不对...那个...

看着语无伦次的巴特勒,执事长又叹了一口气,起身开口道

执事长:所以呢?这次又是出了什么问题?

巴特勒:是这样的...古拉德殿下,古拉德殿下他又...!

接下来的话被执事长的示意打断,随后他便头也不回的向门口走去

巴特勒:执事长殿下...?!

执事长:情况我大致了解了...我现在就去看看

执事长:总之,维迪殿下就先由你负责招待,我去去就回

办公室的门被砰地一声关闭,房间里便只剩下了维迪和巴特勒两人

然后现场便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不得不说,从执事长换成了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家伙,维迪着实感觉轻松了不少

但面对这个在王族面前紧张到紧抓衣角的巴特勒,维迪实在是找不到话题

维迪:我说...

巴特勒:是,是...!

结果还是维迪先开了口

维迪:你是叫,巴特勒?

巴特勒:是...是的...是个怎么听都很随便的名字吧

巴特勒:而且名字叫『执事长』什么的...就我这样的人...

维迪:不是个很有趣的名字吗!『执事长』什么的!

巴特勒:...!是...是吗!能得到您的赞赏,我...

维迪:所以说,你在我面前干嘛那么紧张啦!要是你想的话,不用敬语也可以的哦?

巴特勒:这个就不用了...您毕竟也是王族,我这样的话...

维迪:那如果这是我的命令的话?

巴特勒:请...请不要随便就胡乱下这样的命令!这样我也会很困扰好吗!

维迪:你看,你这不是可以正常和我说话吗

巴特勒:诶?

维迪:啊哈哈!你果然和名字一样,是个有趣的家...

『咕~』

突然,什么奇怪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聊天

巴特勒:说下来,执事长殿下似乎说过...

巴特勒:维迪殿下,您好像从早上开始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吧?

另一边,维迪一面拼命遮住羞得通红的脸,一面点了点头

巴特勒:这怎么可以...!

见状,巴特勒突然向前一步,抓住了维迪的手臂,却又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匆匆把手放了开来

巴特勒:啊,不对,这样似乎不合礼仪...我记得执事长殿下似乎是...

接着便连忙退了半步,理了理身上的执事服,走到门边

巴特勒:那么,请随我移步至餐厅...是这样吧?

...

......

维迪他们所在的办公室,严格来说并不是城堡的一部分

这里毕竟是波塔利亚,是由7所巨大监狱组成的国家

这里的所有执事,都只是相对城堡而言。在监狱里,他们便是狱吏

要到达城堡,首先须穿越监狱,这便是这里的结构

而这就是为什么巴特勒现在正带着维迪走在这阴森的走廊上

维迪向来认为,他的一族所管辖的第六监狱是最能见人的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说实话,他曾经拜访过第七监狱,那里的犯人除了会呼吸和死人也没什么区别

整个监狱上下弥漫着尸臭一般的气味,他曾经以为那就是极致...

而这里,第五监狱,『暴食』的监狱

昏暗的灯光摇曳着,照出铁闸门内营养过剩的影子

食物和呕吐物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恶心

维迪正忙着观察四周,原本在身旁的巴特勒却已经走到了前面

维迪:喂...喂!

维迪:我说,你好歹等等我啊!

巴特勒:是,是

就这样走了几步,巴特勒突然开口道

巴特勒:您...真是不可思议

巴特勒:明明同样是王族,呆在您身边心灵就会很平静...

巴特勒:我是不是...跳槽去第六监狱更好啊?

巴特勒:...开玩笑的

维迪:...?

维迪:我记得,你们这里的王子名叫...古拉德?对他就不行吗?

仅仅只是这么一句话,巴特勒脸上的笑意便没了踪影

维迪:喂...喂!不是吧!他有这么可怕吗!

巴特勒点了点头

维迪:...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到这话,巴特勒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

巴特勒:是一个...非常冷漠的人

维迪:诶?

巴特勒:对人冷漠,也不怎么说话,完全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巴特勒:我不知道对执事长殿下是不是也这样...所以有时候,会怀疑古拉德殿下是不是根本不喜欢我...

巴特勒:那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我还能在这里工作呢...!这么想着,就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巴特勒:啊,跑题了...总而言之,那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

巴特勒:维迪殿下!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或许还是不要跟他搭话为好

维迪:嗯,哦...

维迪却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愣愣地点了点头

巴特勒:啊,光顾着说话...我们到了,就是这里

二人面前是一扇巨大的门,要不是旁边确实写了这是餐厅,称其为大门都毫不夸张

巴特勒:来,维迪殿下,请吧

随着巴特勒的声音,身后的大门缓缓敞开,里面貌似确实是个金碧辉煌的大厅

随后便从里面传出了声音

『古拉德殿下!不是都跟您说过了吗!您怎么又...!』

目睹了一切的巴特勒,动作僵了一会,便赶紧关上了餐厅的门

巴特勒:啊哈哈...维迪殿下,您什么也没看见...

巴特勒:您应该很累了吧?不如我先带您去客房稍作休息...

转身时还带了几分尴尬的微笑

...

......

最终,维迪还是先被带进了房间,现在正躺在客房的床上

(刚才那个场景...怎么回事?!)

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之下,

巨大的餐桌上堆着无数的空盘,椅子则是倒在一边

蓝发的少年就这么跪坐在桌上,用手抓着东西往嘴里送

手上、脸上、乃至全身,都粘着黏腻的污渍...

(这就是...他们说的古拉德吗?)

(好像...是有点可怕)

维迪: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呢

维迪:同为王族,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这么想着,维迪拍了拍脸颊,倏地从床上坐起

维迪:好!那么...

执事长:维迪殿下?

维迪:哇啊啊啊啊!你为什么都不敲门啊!

执事长:...侍奉古拉德殿下太久,养成了不好的习惯,真是抱歉

执事长:我是来提醒殿下的,晚膳已准备就绪

执事长:维迪殿下,是现在便随我至大厅就餐吗?

维迪:哦!

说着,维迪从床上跳下,跟随执事长的脚步,再次来到了刚才的大厅

(喂...你们是魔法师吗)

就在刚才,这里分明还是一片狼藉,现在便被收拾得整整齐齐

执事长:维迪殿下,我这就去取您的餐具,请您稍等

执事长匆匆离开,维迪则是被另一位执事带位到餐桌旁

在他面前,巨大的圆桌上依然铺满了食物

维迪:好厉害...!这个量,看起来两个人根本就吃不完...

身旁的蓝发少年则完全没有看他一眼,一直自顾自的吃着桌上的东西

这种态度让维迪尤为尴尬,只能没话找话

维迪:我说,古拉德?

维迪:啊,不对,首先是不是应该自我介绍?

维迪:我叫维迪,和你应该是初次见面!

古拉德:...

而古拉德却好像没有听见一般,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

维迪:...我说,你们这里都是这么浪费经费的吗?

执事长:维迪殿下,您的餐具

维迪:有这些钱,为什么不修一下这里的灯光什么的...

见古拉德依然没有反应,维迪的状况便显得更加尴尬了

维迪:...算了算了,当我什么也没说,你别在意

古拉德:...

维迪叹了口气,顺手拿起刚拿来的叉子,伸向桌上的培根

手却被身旁人紧紧抓住,动作被拦了下来

(抽不回来...!)

朝动作发出的方向看去,

古拉德终于咽下嘴里的食物,看了过来

直直望向维迪的眼神十分尖锐,其中似乎还蕴含着无尽的愤怒

『维迪殿下!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或许还是不要跟他搭话为好』

维迪:...!

执事长:古拉德殿下,我之前是怎么跟您说的,您就忘记了吗?

执事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引得身旁人一愣,松开了紧抓着的手

古拉德:...

而后又盯着自己盘里吃到一半的食物看了好一段时间,

古拉德才重新拿起刀叉,又开始将桌上的食物往嘴里送

(奇怪的家伙...是不会说话吗?)

维迪甩了甩被捏得发白的手臂,重新拿起桌上的餐具

...

......

在之后的时间里,就算没有再加以阻止

但每当维迪伸手,古拉德还是会抬起眼来,看得维迪心里发毛

在这种情况下,维迪根本吃不了什么,身旁的执事长也无能为力

就这么到了当天半夜——

城堡里一片漆黑,位于最角落的一个房间却突然亮起了灯

古拉德:呜...好饿...

古拉德从床上坐起,用手揉了揉通红的双眼,连下床的脚步都不是很稳

拉开床头的抽屉,满满一抽屉的零食

古拉德:晚饭完全没吃饱...

从里面抽出一条巧克力,呲啦一声撕开包装,送入口中

『待会,维迪殿下会被安排和您一起用餐,所以...』

(一起?)

『不可以』

『这里的所有食物,全部,都是我一个人的』

『不是吗?』

『...古拉德殿下』

『很快,您就会明白...食物,从不可能仅归一人所有』

(...不明白)

巧克力棒一条接着一条,拆下的包装也就这样随手丢在地上

暴食,原本就是想要独占世间一切食物的罪行

(要我把食物分给别人...怎么可能)

(说到底,维迪...是谁?)

还没来得及咀嚼味道,就算是零食也只是被草草咬碎,便滑进了食道

(说下来,他在吃饭的时候好像说了什么)

(肚子太饿了...没听清)

又一条巧克力告罄,古拉德把包装纸随手一丢,便又伸手进抽屉翻找

——却什么也没抓到

望向抽屉里,居然已经被吃了个精光

『啧』了一声,古拉德拖着身体,躺回床上

刚开始似乎还能勉强入睡,但胃部传来的食欲渐渐覆盖了大脑的困意,逼得他又坐起身来

古拉德:啊,还是好饿...

古拉德叹了口气,挑起一盏灯,便朝着外面走去

波塔利亚的城堡,没有月光,更没有星光

在这样的地方,只要有一点点灯光,便会十分显眼

古拉德行色匆匆,更是引得灯影摇曳

(厨房...食物...有没有食物...)

??:哇啊啊啊啊!!

古拉德:...!

??:什么啊,原来是你啊!不要吓我啊!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怪物什么的...

??:首先说清楚,我可不是在害怕!我只是...只是...

古拉德:...

维迪:你那个表情又算怎么回事啊!我叫维迪,我们刚才才见过面吧!

古拉德:...你

维迪:?

古拉德:在那里做什么?

维迪:哇!你居然会说话!!

古拉德:...?我本来就...

维迪:会说话这事情就好办了,我跟你说啊...

(...啰嗦的家伙)

古拉德转头就走,身后的人却依然在滔滔不绝

维迪:喂!你要去哪啊!等等我啊!

维迪:喂,我说,能不能带我去找一下执事长啊?我想...

『咕~』

古拉德:...!

刚确认了这声音不是从自己身上发出,对面的人脸却早已变得通红

维迪:...吃点东西

古拉德侧过身来,盯着维迪看了好几秒,终于在维迪要崩溃之前开了口

古拉德:我也是...肚子饿了,我要,去厨房。你要来吗?

维迪:...哈?

(...我没听错吧)

(他刚刚不是才清空了那么大的,两桌...)

古拉德:你不来吗?

维迪:...!

古拉德:喂,喂...!你,别拽我啊...

...

......

维迪:好厉害!到处都是可以吃的东西!

似乎因为是第一次半夜溜进厨房偷吃,维迪显得十分激动

维迪:这里有,这里也有,甚至这里都会放?!

古拉德:...

古拉德却仿佛早就习惯了一般,随便打开了一个柜子

随手拿下几包饼干,就这么往地上一坐,便开始将饼干往嘴里塞

维迪:那个是...会夹芝士的那种面包?

古拉德:...?

维迪:我来尝尝看!

(中间夹了芝士的面包?)

(和普通的面包有什么不同...我不明白)

(可是...)

维迪的表情闪闪发光,不断吸引着古拉德,以至于他把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放下自己手里的饼干,将手伸了过去,揪下一块放入嘴里

第一块没能吃出任何味道,于是又揪下一块,放入口中,仔细品味着

(有什么差别...)

意识到身旁人的视线,古拉德连忙又拿起了自己的饼干,尝试着小口咀嚼

(那个,中间...比起旁边好像有点冰)

(吃那种面包的话,就能露出那样的表情吗?)

(为什么...)

维迪:诶?!那边还有那么多为什么抢我的...

古拉德:...

维迪:还给我!还给我啊!

维迪:明明比我大这么多怎么还抢我的...!

维迪又跳又叫,但怎么都够不着古拉德举高了的面包

维迪:啊真是的!我说!你只能得逞这一会的!

维迪:你给我看着!我以后一定比你高...!

古拉德:...啊

维迪:等到那个时候,等我长大了...

古拉德:没有了...

维迪:...我的东西一点都不会给你吃!你给我记住!

执事:...两位殿下,这么晚了还在做什么呢?

执事:维迪殿下,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可不行哦...

仍然身着睡衣的执事朝地上坐着的古拉德行了一礼,维迪便就这么一路哭闹着被带回了房间

古拉德看着满橱柜的东西,将手伸向了又一块面包

古拉德:这次好像,有甜味

——是中间夹了草莓酱的面包

...

......

(这里...是哪里?)

(好黑啊...好可怕...)

周围一片漆黑,只能朝着唯一一块有光亮的地方赶去

在那光亮之下,是一个绿意盎然的庭院

(波塔利亚,还有这种地方的吗?)

与波塔利亚到处都是的枯树不同,这里的每株植物都显得生机勃勃

庭院中央,伫立着一名蓝发的少年

少年的周围丢满了果核,看样子是已经清空了周围的灌木丛

他东张西望着,最终视线锁定在了树梢挂着的果实

他伸出手,拼命向高处跳着,背后的翅膀也跟着扇动起来

『古拉德殿下...』

庭院那头走来吟吟笑着的女仆

『仅凭那样一对小小的翅膀是飞不起来的吧,翅膀还没发育完全,殿下看来还需努力喔』

少年仰头望着走来的女仆,她脸上的笑意似乎更深了几分,将果子轻轻摘下

『来,殿下』

『...』

少年试探性地咬了一口,背后的尾巴便欢快地摆动起来,很快便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古拉德殿下?』

呼唤他也没有反应,一旁的女仆灵机一动,便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梳子

少年的头发很卷,又非常软,很适合顺手梳个双马尾

『啊啦,真是可爱』

——而少年只专注吃好自己手上的果子

(噗嗤)

『哦呀?这又是哪里来的小殿下?』

女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朝这边走了过来

(糟了!)

『您是...第六监狱的维迪殿下?怎么会在这里...』

(不要碰我...!)

维迪:你不要过来啊...!

维迪:...原来,是梦啊

(怎么会做这种梦...都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

客房的床似乎比第六监狱维迪的床要硬,一晚上睡得他浑身不舒服

『维迪,那些,就是你所谓的「朋友」?』

『依我看,他们都不值得深交』

『话说回来...你看看你,和平民玩成这样,没有一点王族该有的样子』

『真是波塔利亚王家的耻辱』

(说到底,要是父皇不那么说...)

维迪:我现在也是在自己家而不是在这里睡啊!

维迪一拳头砸在床上,随后便注意到了床头放着的东西

维迪:嗯?这些又是...

巴特勒:听到动静就过来了...不愧是维迪殿下,醒得真早呢

维迪:我说,这些,你给我的?

维迪说着,指着床头的一堆零食

巴特勒:诶?

一段时间后,第五监狱,厨房

执事长:对不起维迪殿下,我们着实不知情...要不要现在就命人彻查?

维迪:这...还是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打扰你们了真是抱歉啊!

古拉德:饭,还没好吗?

古拉德突然出现在门口,身上还穿着昨晚那样的睡衣

执事长:古拉德殿下?!

执事长:...对不起,今天的早饭有一些特殊情况,还请您稍等

古拉德:这样吗...嗯?

看见维迪手上的零食,古拉德便快步走了过来

古拉德:你,居然还没吃吗?那...这个,我可以吃吗?

维迪:什...!这东西,是你放的?

古拉德点了点头

维迪:哈?!干嘛大半夜把这种东西放我床头?

古拉德:因为...昨晚你都没怎么吃

古拉德:半夜饿醒没有东西吃的话,会很难受

古拉德:你昨晚,不是吗?

古拉德这么说着,歪了歪头

执事:古拉德殿下!您怎么这个样子就出来了...

后面追过来一个执事,古拉德随即便被带了回去

剩维迪愣在原地,从手上拿出一颗,撕开包装

维迪:这么甜!...居然还有点好吃?

...

......

在昨天的大厅里,早餐似乎正常的进行着

将两人的食物分开,各自食用自己面前的东西,着实避免了不少冲突

但第五监狱的仆从们从来都明白,自己的殿下食量绝非常人

又要做出两人差不多的食物,所以今天的早餐才会格外的花时间

而维迪从正常吃完一盘以后,便一直惊讶地看着身旁的古拉德吃下一盘接一盘的续餐

——不,确切地说,维迪连那一盘都没有吃完

花菜被弄到了盘子的一边,维迪只吃掉了其余的部分

突然,维迪似乎想起了什么,视线游移,寻找起大厅应该有的挂钟

古拉德:这些,你不吃吗?

维迪:诶?

一只手伸了过来,端过维迪面前的盘子

古拉德:你不吃的话我就吃了

维迪:诶!可以吗!

维迪两眼放光

维迪:在第六监狱那边,我不吃这个还会被执事骂...

维迪:完全没有想到还会有人愿意帮忙!

古拉德:...?

虽然不太理解,但古拉德还是把维迪的盘子拖到了自己面前

身后目睹了一切的执事长叹了一口气

执事长:...维迪殿下,挑食是长不高的哦

 

 

---------------分割线----------------

 

 

56身高差我能玩十年!

预告放出一个多月,结果还是写成了一个远古巨坑

呜哇坑越来越多了什么时候能填完啊

【填不完了填不完了】

【咕咕咕咕咕】

沉默的狮子

嫉妒你给予别人的温柔,想要将你永远的囚禁,独享这馈赠的暖阳。


恶魔莲x神父希

tag:七宗罪—嫉妒


ps:终于!!赶在发布日完稿啦,是双七企划哒!我第一次为爱发电~不做咕咕咕啦hhh

嫉妒你给予别人的温柔,想要将你永远的囚禁,独享这馈赠的暖阳。


恶魔莲x神父希

tag:七宗罪—嫉妒



ps:终于!!赶在发布日完稿啦,是双七企划哒!我第一次为爱发电~不做咕咕咕啦hhh

锦堂

乞丐并不会妒忌百万富翁,但是他肯定会妒忌收入更高的乞丐。

——伯特兰·罗素《幸福之路》


阅读时光案例分享技巧讲堂锦堂文稿


乞丐并不会妒忌百万富翁,但是他肯定会妒忌收入更高的乞丐。

——伯特兰·罗素《幸福之路》




阅读时光案例分享技巧讲堂锦堂文稿

小鼠阿迟

嫉妒


拉丁语:invidia 英语:envy



嫉妒跟贪婪一样,是一种因为不能满足的欲望而产生的罪恶。贪婪通常跟物质财产有关,而嫉妒则跟其他方面有关,例如爱情,或他人的成功。



但丁说:“对自己资产的喜爱变质成了忌恨其他更美好事物的拥有者的欲望”。



「白雪公主与皇后」



也许你忘了自己也很美

嫉妒


拉丁语:invidia 英语:envy




嫉妒跟贪婪一样,是一种因为不能满足的欲望而产生的罪恶。贪婪通常跟物质财产有关,而嫉妒则跟其他方面有关,例如爱情,或他人的成功。




但丁说:“对自己资产的喜爱变质成了忌恨其他更美好事物的拥有者的欲望”。




「白雪公主与皇后」




也许你忘了自己也很美

想向全世界安利古拉德

【古拉德X维迪】过去和现在·预告

众所周知,罪过之国是一个拥有着7大王族的国家

以不思议之国·奇妙之梦作为参考,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十分热闹的王室

但因各监事务众多且融合度低,王族之间向来各忙各的,极少聚会

说到底,确实也没有见别的王族的必要——

所以当时,罪过之国的王子,在某种层面上,可以说是相当孤独的

而这种状况,在巴斯汀真正开始在第二监狱掌权之后,才开始得以改善

而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在这样的时间里的,某一天的故事...


---------------分割线---------------


大家好,我,鸽王,又来开新坑啦!

这次是让维迪当主角的初次尝试

那么,什么时候能更完呢?

鬼知道...

众所周知,罪过之国是一个拥有着7大王族的国家

以不思议之国·奇妙之梦作为参考,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十分热闹的王室

但因各监事务众多且融合度低,王族之间向来各忙各的,极少聚会

说到底,确实也没有见别的王族的必要——

所以当时,罪过之国的王子,在某种层面上,可以说是相当孤独的

而这种状况,在巴斯汀真正开始在第二监狱掌权之后,才开始得以改善

而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在这样的时间里的,某一天的故事...


---------------分割线---------------


大家好,我,鸽王,又来开新坑啦!

这次是让维迪当主角的初次尝试

那么,什么时候能更完呢?

鬼知道x

Null猋
多年之前的老图了我家混沌龙(๑...

多年之前的老图了
我家混沌龙(๑>؂人设出自于《重返天堂》

多年之前的老图了
我家混沌龙(๑>؂人设出自于《重返天堂》

角砂糖

嫉妒

我的手边有一块台历,我划去今天的日子。

我思考过究竟是在一天刚开始的时候划去那一天,还是在结束的时候划去那一天。犹豫了很久,最终我决定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划去那个数字。因为在划去之前,我还可以期待一阵子。就一小会,让希望在我身边飞一圈,然后啪地一下拍死。

我常常会往前翻台历,有一些日子会用不同颜色的墨水,因为当时手里的笔是不同的颜色。但清一色的都是叉,从某一天开始,都是那样子,在纸上划下印痕,也在心里刻印。

唰 唰 唰。

连续不断的叉,持续了很久。过去的每一天,都是不合格。我唯有在心中祈祷,让自己不出声的愿望不被听到,蒙住嘴呐喊,也在没有人的海滩蒙住耳朵尖叫。

看到台...

我的手边有一块台历,我划去今天的日子。

我思考过究竟是在一天刚开始的时候划去那一天,还是在结束的时候划去那一天。犹豫了很久,最终我决定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划去那个数字。因为在划去之前,我还可以期待一阵子。就一小会,让希望在我身边飞一圈,然后啪地一下拍死。

我常常会往前翻台历,有一些日子会用不同颜色的墨水,因为当时手里的笔是不同的颜色。但清一色的都是叉,从某一天开始,都是那样子,在纸上划下印痕,也在心里刻印。

唰 唰 唰。

连续不断的叉,持续了很久。过去的每一天,都是不合格。我唯有在心中祈祷,让自己不出声的愿望不被听到,蒙住嘴呐喊,也在没有人的海滩蒙住耳朵尖叫。

看到台历上的数字,就直接换算成时间。每个数字都安分守己蜗居在小小的格子里,听从当时设计好的命令,不准乱动。一个个小小的绳结,每天越系越紧,无法打开。歪歪扭扭的曲线,混乱的图案,除了提醒自己又是这样的一天以外,没有别的意思。不可以有其他的意思。不可能有其他的意思。

是了,是这样了,她不可能有其他的意思。

我追溯着之前的回忆,看到的都是侧面的轮廓。仔细一看,她身边站着一个我不认识的人。

我不认识,但她在出生以前就已熟识。

我奋力闭起眼睛,用手指按压。眼睛周围有些发热,在黑暗里看到一个个红色的数字排队走过。

我的手边有一块台历,是我划去今天的日子。

千九今天也在码字边缘试探

【乙女/七宗罪】来和七宗罪谈恋爱吗

4.

“你对我来说取之不尽。”


贪婪


你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剧情有些无聊。你拿起遥控器上下翻动有些烦躁,但就是不想放下。你听到身后有声音觉得有人靠近,仰起了头。贪婪就那么看着你,他含着笑意看穿了你的无所事事。


你正想开口说话他却从后面吻上你,双臂搭在你的肩上。你手上遥控器掉到地上,愣了好半天。


他揉揉你的脑袋,笑着,“无聊的话就把时间全部给我吧,怎么也觉得不够呢。” 


5.

“你是我唯一的欲罢不能。”


欲望。


当初班里你被班主任点了班长,下课后回来他坐着你的位置。你问,“你谁啊?”他当时衣服就没好好穿,露出大半个肩膀。他伸个懒腰,眼睛亮亮的,吐出的...

4.

“你对我来说取之不尽。”


贪婪


你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剧情有些无聊。你拿起遥控器上下翻动有些烦躁,但就是不想放下。你听到身后有声音觉得有人靠近,仰起了头。贪婪就那么看着你,他含着笑意看穿了你的无所事事。


你正想开口说话他却从后面吻上你,双臂搭在你的肩上。你手上遥控器掉到地上,愣了好半天。


他揉揉你的脑袋,笑着,“无聊的话就把时间全部给我吧,怎么也觉得不够呢。” 


5.

“你是我唯一的欲罢不能。”


欲望。


当初班里你被班主任点了班长,下课后回来他坐着你的位置。你问,“你谁啊?”他当时衣服就没好好穿,露出大半个肩膀。他伸个懒腰,眼睛亮亮的,吐出的字让你脑袋一热,“我是你前任。” 


在之后和他相处,这个人总是无意间说着很多让人误解的话。比起这个你更在意别的男人越长越俊郎,他怎么越长越漂亮。和他站在一起会让人感觉压力山大的好吗。


“想什么呢?”


他吻过你的额头,吻过眼睫,吻过鼻尖最后停在唇上。如果忽略腰间作祟的手你其实很乐意和他来一次热烈的吻。


你有点想拉开他的手,谁知道他发什么疯突然把你抱紧在怀里。你感觉他在嗅你的头发,甚至咬你的脖颈,你听见他的声音沙哑,他说,“宝贝儿,我真想现在办了你。”


6.

“比不上我的都配不上你。”


傲慢。


你要去逛商场他急得跟他买衣服一样,一手拽着你一手拎着大大小小的包。你都觉得这个人是不是看个好看的都要买下来。


反正那一大堆东西中很少是你要买的。


你在裙子面前停了停,破天荒的打算试试那条白色的长裙。你对着他点点衣服然后直接进了更衣室,面上其实有些发烫。


因为这条裙子和他穿的衣服很像情侣装啊。


你整顿好自己出来,看见他拿着你手机接着个电话,声音都是冷的不由自主的挂起了高调,“……连我都比不上还追她?呵,你不配。”


挂了电话冷脸没了,他转过身把手机放你手心抽手还挠挠你掌心,你感觉一阵子的酥麻。他笑着亲亲你,把所有的温柔和纵容都留给你。


“这是帮你掐桃花的奖励。走,继续买东西。” 


7.

“我嫉妒你对他们好,所以我想更好。”

嫉妒


嫉妒很温柔,你躺他腿上眯着眼,手指绕着他的长发,笑着,“来,叫声夫君听听。"


他不应话,任你玩着头发。你抬起胳膊一把揽着他的脖子,低下头看着你。眉眼弯弯看的你愣神,你晃晃脑袋让自己不被美色所惑。你又开口,“娘子,唤声夫君儿。”


他弯下身凑在你耳边,不说话。温热的气息洒在你脖颈间,长发扰过你面颊有些痒。他吻吻你的耳,又吻上你的唇,惹得你有些面红。他轻声唤了声,尾音羽毛尖儿,猫爪儿一样。他又亲了亲你开口,明亮眸子里全是你,“那妾身好生伺候相公,如何?”


你不说话,他盯着你,歪着脑袋眉眼弯弯,说着却是灌了醋的话。


“相公先前给傲慢,贪食,愤怒准备饭食。妾身好生‘羡慕’。妾身不懂这些,把自己送给相公品尝,可好?”


没了。


哭得好大声的无艳
咸鱼的我趁有空摸了一张, 出自...

咸鱼的我趁有空摸了一张,

出自游戏【星之后裔】。

_(:з)∠)_ 希望快快有进步(贪)

咸鱼的我趁有空摸了一张,

出自游戏【星之后裔】。

_(:з)∠)_ 希望快快有进步(贪)

司库

嫉妒美丽

       有一种嫉妒,是嫉妒美丽。在自然界,鸟的世界里,也有这一现象。
       在植物园,看见过黑八哥,灰喜鹊群攻红嘴蓝鹊的情况,第一次没有抓拍上。
       在植物园里,红嘴蓝鹊算是鸟中凤凰了,长长的尾巴,艳丽的羽毛,个头也大,没想到,也被欺负。
       幸运的是,昨天,这种情况又被我看到了,红嘴蓝鹊被...

       有一种嫉妒,是嫉妒美丽。在自然界,鸟的世界里,也有这一现象。
       在植物园,看见过黑八哥,灰喜鹊群攻红嘴蓝鹊的情况,第一次没有抓拍上。
       在植物园里,红嘴蓝鹊算是鸟中凤凰了,长长的尾巴,艳丽的羽毛,个头也大,没想到,也被欺负。
       幸运的是,昨天,这种情况又被我看到了,红嘴蓝鹊被追到我站的前面一棵树上,刚想休息一下,又被赶走了。
       黑八哥,灰喜鹊不喜欢漂亮的鸟儿进入它们的领地,它们嫉妒美丽的红嘴蓝鹊。






Amber

或许是因为经历过把自己的心都献出来的暗恋,对于那些双向暗恋的或者暗恋的文就十分喜欢,每次看的时候都仿佛感同身受,也许还有羡慕与嫉妒,羡慕他们终成眷属,嫉妒他们两情相悦,看着文里面的两个人缠绵悱恻,痴情爱恋,就好像把自己的心拿出来泡在柠檬水里起起伏伏,一点一点的心痛从心里传到指尖。

不会再有这个人了,他不属于我,我得不到他,没人属于我,没人得到我。

或许是因为经历过把自己的心都献出来的暗恋,对于那些双向暗恋的或者暗恋的文就十分喜欢,每次看的时候都仿佛感同身受,也许还有羡慕与嫉妒,羡慕他们终成眷属,嫉妒他们两情相悦,看着文里面的两个人缠绵悱恻,痴情爱恋,就好像把自己的心拿出来泡在柠檬水里起起伏伏,一点一点的心痛从心里传到指尖。

不会再有这个人了,他不属于我,我得不到他,没人属于我,没人得到我。


南无观世音菩萨

抛弃嫉妒心、嗔恨心

人不要去比较,去跟人家一比较,你就会产生嫉妒,因为人比较之后,输了,他一定会去嫉妒人家。如果小张和小王去比,谁修得好,一比较,如果小张差,马上就会生出嫉妒心,反之亦然。所以,不比较的生活那才是真正的生活,比较的生活会让人产生贪瞋痴。修心修到后来,一定不能有邪心,不能有一点点偏差,一点邪思都不能有。

我有自性的人,我一定能够自己度得好自己,这样的话,你才能了解自己,你才能了解自性。一个人要能够了解自己,要知道自己是吃几碗饭的,能做的就做,不能做的不要去揽在身上做,中国人有句话叫“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对不对?所以,要放下所有的心,真度自己,把自己所有的心全部放下,你这...

抛弃嫉妒心、嗔恨心

人不要去比较,去跟人家一比较,你就会产生嫉妒,因为人比较之后,输了,他一定会去嫉妒人家。如果小张和小王去比,谁修得好,一比较,如果小张差,马上就会生出嫉妒心,反之亦然。所以,不比较的生活那才是真正的生活,比较的生活会让人产生贪瞋痴。修心修到后来,一定不能有邪心,不能有一点点偏差,一点邪思都不能有。

我有自性的人,我一定能够自己度得好自己,这样的话,你才能了解自己,你才能了解自性。一个人要能够了解自己,要知道自己是吃几碗饭的,能做的就做,不能做的不要去揽在身上做,中国人有句话叫“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对不对?所以,要放下所有的心,真度自己,把自己所有的心全部放下,你这个人就是在真正地度自己。嫉妒心、瞋恨心、贪心,什么心都放下,你就是真度自己,这才是正见。

l為了了l
今天的壁纸呀,临摹的~

今天的壁纸呀,临摹的~

今天的壁纸呀,临摹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