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子推燕

11.5万浏览    1154参与
万理一空千百载

是久违的更新٩(⁎ ́ი ̀⁎)۶:.✧

驴打滚薛定谔的打滚和暴击:)

另外大家康康孩子的协会吧:安卓手q一区【小笋应援会】
协会群:701136447

群里有好多画手太太!第一时间发布内部福利!自产自销满足你任何愿望!欢迎进群来玩呀!!!

是久违的更新٩(⁎ ́ი ̀⁎)۶:.✧

驴打滚薛定谔的打滚和暴击:)

另外大家康康孩子的协会吧:安卓手q一区【小笋应援会】
协会群:701136447

群里有好多画手太太!第一时间发布内部福利!自产自销满足你任何愿望!欢迎进群来玩呀!!!

东枯冬菇东咕咕
吃兔兔包噎到的子推燕 Σ(゚∀...

吃兔兔包噎到的子推燕 Σ(゚∀゚ノ)ノ

吃兔兔包噎到的子推燕 Σ(゚∀゚ノ)ノ

知更鳥

耍流氓自爽

如果你說我是那春日的垂柳,

那麼你就是那撥動垂柳的風。

如果你說我是那撥動垂柳的風,

那麼你就是那撫過風的海。

如果你說我是那春日的垂柳,

那麼你就是那撥動垂柳的風。

如果你說我是那撥動垂柳的風,

那麼你就是那撫過風的海。

瞳陌是个菜鸡

八一八那些代班食魂都是什么鬼【上】

@空桑管理司
*多cp,论坛体

*豆腐和剁椒的cp名不知道打什么,打的单人tag和西红柿,知道的可以告诉我一声【不要问我为什么叫西红柿,问就是因为麻头,特麻头】

*虽然我磕的是冷圈邪【也有正的】教但我真的爱

*我瞳陌陌一定要把我吃的cp都给你们安利一边,今天顺序是:龙燕——西红柿——彭扬

*有雷点可以跳过那段剧情或直接右上角点X,谢绝人参公鸡

*是活动文,想要头像框,希望小可爱能点个小红心小蓝手么么哒

  

  

  

  八一八那些代班食魂究竟是什么鬼

  

  1L  LZ

  如题所言。

  我是真的忍不住吐槽了,前段时间听说空桑少主过两天要外出一天...

@空桑管理司
*多cp,论坛体

*豆腐和剁椒的cp名不知道打什么,打的单人tag和西红柿,知道的可以告诉我一声【不要问我为什么叫西红柿,问就是因为麻头,特麻头】

*虽然我磕的是冷圈邪【也有正的】教但我真的爱

*我瞳陌陌一定要把我吃的cp都给你们安利一边,今天顺序是:龙燕——西红柿——彭扬

*有雷点可以跳过那段剧情或直接右上角点X,谢绝人参公鸡

*是活动文,想要头像框,希望小可爱能点个小红心小蓝手么么哒

  

  

  

  八一八那些代班食魂究竟是什么鬼

  

  1L  LZ

  如题所言。

  我是真的忍不住吐槽了,前段时间听说空桑少主过两天要外出一天,换成食魂代班。我刚开始是非常高兴的,你们想想,食魂欸,做出来的东西肯定超级无敌好吃。

  于是我提前两三天就开始蹲等了。【苍蝇搓手手】

  但是……

  

  2L

  前排蹲瓜,怎么说到一半就没有了?

  

  3L

  披萨挺好吃的啊,我甚至觉得可以让食魂们继续代班下去。

  

  87L LZ

  我去上了个厕所回来你们就刷了好多。

  言归正传,今天我看外卖快到我家了,就打算把垃圾先扔了,然后等着吃,总不能影响吃东西的心情,对吧。

  然后我看到了两个古装扮相的男人,有一个背上还有一对羽翼,长得都很好看,估计是在cos什么角色。

  我路过他们的时候,隐隐听到什么“神明”“心悦之”“吻”之类的,没仔细听。

  我老气横秋的背着手走了,哎哟现在的年轻人可真会玩。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沉默的看着手里被我忘记的垃圾,算了,回头再丢。

  

  88L

  似乎知道是谁了呢。

  龙燕我太可了!!

   

  89L

  龙燕!!!!

  我好酸!!!

  

  96L  LZ

  龙燕?什么龙燕?

  我在家等着我的披萨,好不容易门铃响起。我激动万分的打开门,然后看着面前的那两只疑似cos的食魂陷入沉思。

  你们送个外卖为什么要在路上秀恩爱?!?!还让我看到了?!?!

  看着我一直没接,那个长翅膀的好像犹豫了一下,企图对我露出一个微笑,然后被另一个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男人拉到了背后。

  “外卖,拿着。”

  我还没看到他笑?!你们服务态度能不能好一点?!我愤愤不平的接过了外卖关上了门,这世界对我的伤害太大了。

  在这个冰冷萧瑟的冬天,唯有怀里热乎乎的披萨让我感到一丝温暖。

  我接过去之后,包装盒还没打开就闻到了那股香气。心旷神怡,提神醒脑,甚至想让我原地死亡。

  你们敢相信???我收到了一份中药披萨???披萨上面的无数黄连对我报以无情的嘲笑。

  你们真的觉得黄连披萨好吃吗????????

  【不要跟我说还没冬天,我觉得冬天了,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97L

  似乎猜到了是谁的手笔呢,此时此刻应该@某位焦姓食魂,但是我不敢,我怕他以为我上火了给我开药。 

  

  98L

  楼上过于真实,某焦:年轻人就应该多吃点中药,对身体好。

   

  99L

  黄连:呵,没想到吧,披萨也没给你带来温暖。

  

  100L

  恭喜你很荣幸的吃到了焦医师做的披萨。【对于你的不幸遭遇我深表难过.JPG】 

  

  107L  LZ

  试探性咬了一口,苦的我面色发黄,似乎可以直接升天了。你大空桑以为派一对看起来很好吃的cp食魂过来我就会原谅你给我派黄连披萨的恶劣行径吗?!

  我是那种磕cp的人吗?!?!

  我明天继续点,我就不信了。

   

  108L

  似乎看到了王某泽既视感,坐等真香。 

 

  109L

  坐等真香+1  

  

  110L

  坐等真香+10086

  

  359 LZ

  今天我又点了披萨,如果还是黄连披萨我就投诉空桑!!! 

  

  360L

  蹲。 

  

  391L  LZ

  我操。

  412L

  ????LZ你怎么了???

  413L

  ???我们要不要打电话报警?

  

  444L LZ

  我滚回来了,我刚刚眼睁睁看着今天的外卖小哥的头飞出来了,我觉得我的三观突然碎裂。

  那个雀斑脸和那个头会掉的家伙看我一副快死的样子,把我扶回了沙发上,然后给我喂了一口披萨。

  今天的披萨不是黄连披萨,是辣椒披萨?!

  我看着那满是辣椒的表面一脸崩溃,他们还以为我是不好意思吃他们喂的,给我强行塞了进去。

  讲真我很喜欢吃辣的,但从此刻开始辣椒就是我最大的敌人了!!!!1

  我要死了,我一定要投诉空桑!!!!!

  476L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让我想起了被辣味支配的恐惧。

      477L

  辣椒:爱我你怕了吗?感动不?

  LZ:不敢动不敢动。

  478L

  比如说,辣的冰糖湘莲。

  479L 

    辣的太极芋泥。

  480L

  说起这个,难道更重要的不是头飞出去的某剁椒吗?

  481L

  此时此刻应该……

  482L

  @空桑少主

    483L

  @空桑少主

  484L

  @空桑少主

  576  空桑少主

  怎么突然这么多@?

  稍等,我爬个楼。

  599L  LZ

  我回来了,我不投诉了。

  600L

  惊,究竟是什么使楼主变卦了?

  601L

  惊,说翻脸就翻脸,说出尔反尔就出尔反尔,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

  602L

  还是道德的沦丧?

  603L

  数百头母驴为何半夜惨叫?

  604L

  小卖部保、险套为何屡遭黑手?!

  605L

  女生宿舍内衣为何频频失窃?

  606L

  连环强歼【我没有错别字】母猪案,究竟是何人所为?  

  

  607L

  老尼姑的门夜夜被敲,究竟是人是鬼?

  621L LZ

  ???你们怎么突然开始玩梗了?

  622L

  LZ你回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出来让我们开心开心【划掉】帮你出出主意

  

  623L  空桑少主

  我爬完楼回来了……

  LZ真的抱歉啊,给你带去麻烦。

  624L LZ

  !@空桑少主 不要这么说!请让他们继续来!

  我毫不介意!哪怕再来几个adilahdladil

  625L

  ???LZ激动到脸滚键盘了吗? 

  

  626L 空桑少主

  欸?

  652L LZ

  我又又又回来了。

  我激动是因为我的WZNY上了王者了!!

  人生第一次!!!!我好开心!!!!!

  653L

  大佬带带我!我也想上!

  654L

  跪求被带!!!

  671L LZ

  那个雀斑脸是真的厉害,说是为了防止被骂,答应带我打游戏补偿我。

  我躺到了王者,简直美滋滋。

  只要能继续被带躺,我可以顿顿点披萨!

  699L 不准叫我雀斑脸

  看到我id了吗,不准叫雀斑脸!!

  要不是因为剁椒鱼头没克制好脾气,我才懒得带你这种菜鸡。

  700L LZ

  ……

  714L 莫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你技术那么水,带的动他居然带不动我。快回来,我们还要继续送披萨。

  雀斑脸。

  715L 不准叫我雀斑脸

  不准叫我雀斑脸!!!

  到底是谁水?我今天还就不送外卖了!

  你给我过来!我今天不把你带到王者我就是雀斑脸!

  716L LZ

  ……

  721L

  我仿佛看到了LZ萧瑟的背影。

  722L

  我仿佛get到了新的cp。

  743L LZ

  这凄凉的世间,难道就没有一点温情了吗?

  但是这对cp居然有点……

  不!我!钢铁直男!绝不向cp低头!

  我要是低头了就让我以后打排位一直掉分!

  744L

  来了,这熟悉的flag。

  745L

  像极了那个爱炒饭的男人。

  746L  墨卿先生门下弟子

  炒饭?是在说晚生吗?

  747L

  扬州美人!!!!!!

  748L

  美人你送不送外卖!!!送的话我点十份!!

  749L

  @LZ 你明天点外卖一定要记得备注让美人送!!!

  他又好看又温柔!叫他不会错的!

  记得拍照片给我们看!!!!

    

  750L

  扬州我喜欢你!!!!

  你为什么还不来我家!!!! 

  770L  P

  呵。

  771L

  ???楼上是冰糖湘莲吗??这个语气??

  

  772L

  LZ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还是让我们期待明天吧。

  846L LZ

  扬州美人好看也是真的好看,连我这个钢铁直男都不得不承认。

  但是危险也是真的危险。

  847L

  ?????我扬州危险?????

   

  848L

  我美人那么好看哪里危险?????

    

  849L

  LZ你站出来我保证不打你【提着菜刀.JPG】

 

  876L LZ

  你们别这么激动,听我把话说完。

  危险的不是美人本身,而是他的护花使者。我看到他的一瞬间,真的是心花怒放,美人让人心情愉快诚不欺我!他的笑容我真的是!阿伟死了!!

  我今天点了三份,怎么能让美人提那么重的东西!然后当我正准备接过外卖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股死亡凝视。我僵硬着身子看过去,那个黑衣男人,卧槽气场好强,我都没敢多勾搭美人,光速接过外卖甚至连手指都没敢碰就打算关上门,吓死宝宝了。

  只见美人转头对他笑了笑,瞬间气氛就缓和过来了。

  也许这就是兄弟情吧。【抽烟.JPG】

  我怀疑我被我妹洗脑了,我竟觉得他们像极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男女主人公,霸道……黑道大佬?和美人小娇妻?好像还不错,我觉得我需要倒一杯冷水冷静冷静。

  877L

  神tm兄弟情,明明是兄弟情。【此处应该有个哲学符号】

  

  878L

  不是,重点难道不应该是,我扬州美人居然谈朋友了?!

  

  879L

  不!!!!我不允许!!!!我不同意你们的婚事!!!!

  

  880L

  这个男人是谁!!!!!抢走了我们的美人!!!

  

  888L 坛起荤香飘四邻

  哦?扬兄今日不是一个人出门的么?

  

  889L 墨卿先生门下弟子

  的确是一人出门,途中……拜访了一位故友。

  

  890L 汤圆圆

  故友?是我们认识的哥哥吗?

  

  891L 弟控本控

  据我了解,今日除了送外卖的几个人以外,其他相识的食魂都呆在家里。所以,应该是我们不认识的食魂。

  

  892L 兄控本控

  喂,你的名字怎么回事?

  

  893L 兄控本控

  ???我的名字???

  谁动了我的账号!!!

  894L 锅包肉

  根据可靠消息来源,少主曾找他们两个都借过论坛账号,并且还都记着账号信息和密码。

  也许您@空桑少主 需要解释一下。

  

  899L 空桑少主

  我觉得没毛病啊。

  【值班八小时,七小时找弟弟.JPG】

  【值班八小时,七小时躲哥哥.JPG】

  

  900L 兄控本控

  ??@锅包肉 你再不收拾一下她,她都要闹翻天了!!

  我可没有天天躲他!

  

  901L 弟控本控

  ……少主您可真是,罢了,您开心就好。

  啊符,快回来巡逻。

  

  902L 兄控本控

  烦死了。

  

  903L

  你们为什么不说话。

  

  904L

  因为我们在为符德的完美爱情流泪。

  

  905L

  不好意思我吃德符。

  德芙,纵享丝滑,巧克力和音乐更配哦。

  

  906L

  ?年下不香?

  @兄控本控 出来证明你攻的身份!

  

  907L

  年上王道!

  @弟控本控 快说你和你弟弟谁在上面!

  945L 弟控本控

  ……

  

  946L

  这个诡异的省略号,我似乎猜到了什么。

  

  957L 兄控本控

  你们上边的都给我住脑,不准瞎想。

  喂,@弟控本控 ,不是要巡逻吗,还走不走。

  

  998L LZ

  我又双叒叕点了外卖,今天不知道会是谁。

  上次那个男人是真的可怕。

  

  999L

  我赌佛笋。

  

  1000L

  我压北极。

  

  1001L

  ???北极是什么?北极圈?

  

  1002L

  北京烤鸭X太极芋泥!

  你们不觉得这对很香吗!!

  少年小皇帝和聪明绝顶的策士,“即使我拿不住过重的武器,却仍能助你在万军中取敌将首级。”

  我超可的!!!

  

  1003L

  !码住了!

  我马上滚去找粮!

  

  1004L

  那我站符德好了。

  

  

  

*有兴趣的可以猜一猜下一对出场的是哪个

*猜中可以得到一个么么哒

    

一拙野

【龙燕】知乎体

夹带了:德符和湘沅

还有我和松鼠!

- - - - - 

提问:救命!我不小心把燕燕放在助战了!还有一位朋友不小心/有意选中了他!我空桑的龙井呷酸拈醋一早上了怎么办!

回答:没救了,这位少主冷静一点。

曾经我也是这样,在龙井没回来的时候把助战瞎几把设置,放上好看的60级燕燕,欣赏,纯欣赏。

龙井回来之后差点没把我按着锤。

他对我说:你把我媳妇借给别人?


第一次补充:

都追着我问szd吗真的很没意思,回想一下当时的场景我肋骨现在还痛。

龙井当然不会直接说“他媳妇”balabala,这不是废话吗他那个清高的性格怎么可能允许他这么无耻地塞狗粮,他当时说的是“我的神明...

夹带了:德符和湘沅

还有我和松鼠!

- - - - - 

提问:救命!我不小心把燕燕放在助战了!还有一位朋友不小心/有意选中了他!我空桑的龙井呷酸拈醋一早上了怎么办!

回答:没救了,这位少主冷静一点。

曾经我也是这样,在龙井没回来的时候把助战瞎几把设置,放上好看的60级燕燕,欣赏,纯欣赏。

龙井回来之后差点没把我按着锤。

他对我说:你把我媳妇借给别人?


第一次补充:

都追着我问szd吗真的很没意思,回想一下当时的场景我肋骨现在还痛。

龙井当然不会直接说“他媳妇”balabala,这不是废话吗他那个清高的性格怎么可能允许他这么无耻地塞狗粮,他当时说的是“我的神明”——不过我空桑都知道要自己替换成“我媳妇”。

我后来还把燕子放助战了吗?那必须的不敢()

其实当时最要命的,大概是那个被助战的少主,带着一个没燕龙井,那个龙井看着我的燕子眼睛都直了。


第二次补充:

所以那个少主没燕子关我什么事呢!!!!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淦。


第三次补充:

抱歉,今天更新晚了,我家猪猪把厨房烧了,必胜客打电话给我,我拉着松鼠去给人道歉了。

嘤,所以猪猪你不要进厨房……

麻烦上次留言说:“你做错在把已婚食魂推出去助战”的少主来我空桑了解一下吉利虾虾红娘业务,谢谢您们,连婚都帮我的龙井燕子结了。

他们当然没有结婚。

食魂怎么结婚????(抠头)


第四次补充:

请不要在我的回答下面盖楼中楼说你家德符在火车站办了什么感天动地的世纪婚礼,也不要在我回答下面晒你家湘沅的结婚证,谢谢各位,这里不是我们结婚吧,是空桑拉组。

不过如果要给那位提问的少主一点建议,我建议你在茶园给龙燕办婚礼。

【图片.jpg】【图片.jpg】

最后放上我和我松鼠的结婚现场。


第五次补充:

我看到回复了!!!!这位少主您真的很不错!!!

龙燕szd!!!!!

茶园婚礼好玩吗我也想去怎么不给我发请柬呢我可是提出了第一手建议的高端玩家哦哦哦哦哦哦哦龙燕这结婚照真好看我哭。

我想到开心的事情。

我家龙燕也结婚辽。


第六次补充:

其实场面很朴素。因为我没贝币也没金玉了。

【图片.jpg】【图片.jpg】

结婚前夜我还在问龙井呢,说怎么就突然跟神明表白。

他还感谢我。

感。谢。我。

我靠啊我吓了个半死!!!呜呜呜呜呜呜抱紧松鼠。

他说感谢我是因为那次助战。

我还不知道当时他俩呆在一块,龙井正情深意重地握着笔和神明腻在一处写字。

(这些我都没看到,是郭一品转述,他滤镜很厚,各种意义上)

然后助战申请发过来,把燕子吸走了。

我大概能想象那个场景,本来以为自己抓得很紧,却发现也只不过是抓着一缕烟。

龙井说他想了很久,特别是后来助战结束子推燕回到空桑站在门外的时候。

没有伤,只不过有点暴击后的脱力感,脸色不太好,他有点想上去抱抱燕子。

不过,以什么身份呢?

龙井说,以友人的身份,君子之交,他现在应该上前去告诉他辛苦了,做的好,没有辜负他人的期待。但他明显又不想这样。

他只想走上去,抱抱他的神,如果可以,揉揉翅膀,亲下脸颊。

他们可以一直做友人,不过龙井现在不想了。

?所以你想不想关我什么事哦????我只是个要出钱给你搞婚服搞捧花搞伴手礼的卑微少主?

我酸死了,我恰柠檬。

松鼠抱我.jpg

我怀疑他只是因为看到了隔壁空桑那个龙井的眼神,你们懂那种狼看见肉的眼神吗?


最后一次补充:

回答问题:如果不小心把已有对象的食魂放在助战了怎么办?

让他们结婚。

万事通。

赞 123456 回复 233        


- - - - - 

龙燕 is rio!!!(挥舞大旗)

少主没有了,一滴都没有了。

没有魂芯没有金玉没有比萨饼。

我恨必胜客。

故事来自我和 @薄橙煎雪 的讨论(=´∀`)人(´∀`=)

(错字不影响阅读不用指出。)

凯特酱~
上传一下之前食物语的稿!是单主...

上传一下之前食物语的稿!是单主和燕燕的合影w

上传一下之前食物语的稿!是单主和燕燕的合影w

大和抚子181
白嫖佛系玩家所以没有子推燕。最...

白嫖佛系玩家所以没有子推燕。
最近这几天才知道有这个角色。
属于一眼看过去比较喜欢的那种了。
公测开始把初始石头用完之后就再也没有抽到过御了|˛˙꒳​˙)。
还有多少角色我估计见都没见过。|˛˙꒳​˙)

白嫖佛系玩家所以没有子推燕。
最近这几天才知道有这个角色。
属于一眼看过去比较喜欢的那种了。
公测开始把初始石头用完之后就再也没有抽到过御了|˛˙꒳​˙)。
还有多少角色我估计见都没见过。|˛˙꒳​˙)

瞳陌是个菜鸡

救赎【龙燕】

*好像又越写越乱了……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随便看看吧

*名字瞎取的【来自取名废的凝视.JPG】

*似乎少了点细节又似乎没有【陌陌沉默.JPG】

*我流ooc

*捋思绪捋的我自己都懵逼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陌陌式懵逼.JPG】

*皇帝X仙人【明明刚开始群里说梗的时候是傻白甜设定来着????】

  

  

  “天佑大安——”国师的声音悠扬洪亮,有幸前来观礼的百姓面露喜色,齐齐跪倒在地,应声喝道:“天佑大安!”

  本应显得恢弘盛大的典礼,对于龙璟来说索然无味。

  虚伪至极。

  这是他唯一的想法。

  “皇上,该去祭拜先祖了,臣便不奉陪了。”国师假意笑笑,将百姓驱散了。

  这个皇帝,太危险了,决不能留。前朝...

*好像又越写越乱了……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随便看看吧

*名字瞎取的【来自取名废的凝视.JPG】

*似乎少了点细节又似乎没有【陌陌沉默.JPG】

*我流ooc

*捋思绪捋的我自己都懵逼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陌陌式懵逼.JPG】

*皇帝X仙人【明明刚开始群里说梗的时候是傻白甜设定来着????】

  

  

  “天佑大安——”国师的声音悠扬洪亮,有幸前来观礼的百姓面露喜色,齐齐跪倒在地,应声喝道:“天佑大安!”

  本应显得恢弘盛大的典礼,对于龙璟来说索然无味。

  虚伪至极。

  这是他唯一的想法。

  “皇上,该去祭拜先祖了,臣便不奉陪了。”国师假意笑笑,将百姓驱散了。

  这个皇帝,太危险了,决不能留。前朝国师号称足以沟通神灵,唬的皇帝信了,地位威望比皇帝还高。然而大安不一样,他故技重施,说自己可以沟通神灵,再弄几个小把戏,足以让这个刚登基不久的皇帝震撼,如前朝的人一般给自己极高的地位。

  但龙璟却不为所动,导致国师的地位堪堪与丞相持平,这让他如何甘心?这个人必须死,自己再扶持一个傀儡皇帝,总能夺回最高的地位,再集荣华富贵与强权于一身。国师又何尝不想当皇帝,但百姓对皇族血统外的人太过排斥了。

  他若不想遗臭万年,就必须徐徐图之。

  从前便一直是龙家统领大安,前朝外姓人弑君篡位,大旱洪涝接连频发,百姓言说是外人登了龙位,导致大安遭了天谴。

  龙璟组织了亲兵近卫,一路夺回了皇位。天灾渐渐消失,国师认定这是巧合,百姓却将其当作是龙的回归带来的神迹。

  龙璟冷淡的点点头,独步走上山路。

  春寒料峭,云雾围绕,美不胜收,却太过安静。

  一道黑影无声无息的从他身后一闪而过,澄亮的匕首对准了他的心脏。

  “当”的一声,刀刃被扇面挡住了,金属制成的扇面泛着隐隐的光。

  他果然不会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龙璟面无表情的观察了一下四周,应该还有人。

  “都出来!他今天带的是银扇!不是摺迭扇!”

  又有三个身着黑衣蒙着面的人一跃而出,将他团团围住。

  对方下手处处对着他的弱点,他下手愈发重,以轻伤换对方重伤,以重伤换对方死亡,对方已经死了两个,但他依旧难以继续打下去,失血过多带来阵阵晕眩,眼前逐渐有些模糊。龙璟用力一咬舌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他似乎听到了一阵遥遥的叹息,“拦路之物,早点消亡就好了。”

  是谁?

  眼前的两个人目露恐惧,看向他身后。

  葱白如玉的手指于半空中缓缓一点,两人眨眼间便死亡了,不留任何痕迹。

  他勉力抬头,黛发青年遥坐在云上,清雅无垢,琥珀色的眸子不含任何情绪。

  ……神?

  


  他醒来的时候,天色依旧明亮,身上的伤口消失不见,地上也没有任何血液与打斗残留的痕迹,他几乎以为是一场梦。

  他先是去拜祭了先祖,才在山间四处走动。

  找了许久,也未曾见到那个一闪而过的青年身影。

  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他转过身。

  “你在找我?”青年出现在他身后不远处,背上有一双巨大的玄色羽翼,羽翼尾端有灿如阳光的碎金色。

  “方才的事,多谢。”

  “不过是一时兴起。”

  “你是神明?”

  “被叫仙人居多,若说是神明,倒也差不多。”

  “朕……我能知道你的名讳吗?”

  “子推燕。”

  他低声念了两遍,“我名叫龙璟,是现在这个朝廷的皇帝。”

  “我知道。”

  “那么,你要随我回宫吗?”

  “嗯?”子推燕疑惑的看着他。

  “你停留在这里,是有什么要事吗?不妨随我一道回去,待我好好感谢你。”

  “并无要事。此地不过是短暂栖息之地,算是漫长旅途的一介慰藉。”

  “你是要前往哪里?”

  “并无目的,四处漂泊,找寻消亡之法罢了。”

  “皇宫藏书居多,你不若去看看,说不定,有你需要的东西。”

  “如此……亦可。”

  龙璟脸上带了点笑意,这只神明看起来不谙世事,果然挺好骗的。

  被他带回去,就是他的了。


  国师见到他活着回来了,一脸惊愕,四个顶级杀手也杀不了他?!

  “怎么,国师见朕回来了,很惊讶?”

  “你身后那是?”

  “这是先祖显灵让我带回来的神明。”

  “怎么可能……”会有真的神明?定是自哪找来的异物,他一定要找机会揭穿这个异物的假身份,把龙璟拉下皇座。

  子推燕看了他一眼,微微皱了皱眉,没有否认龙璟的话。

  “走吧,我带你进去。”龙璟神情极其自然的拉过子推燕的手带他进去。

  凡间的人都这么亲密的吗?他脑内这个想法一闪而过,乖乖的被带了进去。

  “坐吧。”龙璟给他斟了杯茶,把一边的点心递到他手边。

  子推燕拿了块糕点仔细咀嚼起来,他很久没碰过凡间的食物了。

  “你是很久没来过凡间了吗?”

  “也不能这么说,来是来过,只是没有碰见过任何人。你是例外。”

  “那你可知道,我们凡间有个规矩。第一次见面牵手不拒绝,还吃对方东西,可是要被带回家养的。”

  子推燕手上的糕点“啪”的掉在了桌子上,“???”

  凡间什么时候开始有了那么奇怪的规矩?是他太久没关注了吗?

  他怀疑对方在一本正经的骗他但是他没有证据。

  子推燕最终答应留下来在这里长住。


  

  早朝。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小太监尖声念出了惯例的话语。

  “臣有奏。”国师不等他点头应答,先行向前一步。

  “前些天,陛下带回了一位陌生人,言说其是神明。然而近几天,京城附近洪涝成灾,堤坝破损,淹死了无数百姓与庄稼。我与真正的神明沟通过了,从未有过什么叫子推燕的神明!神明高高在上,哪会那么轻易被凡人撞见,甚至跟随入宫,此物必定是邪崇冒充!臣恳请皇上,诛邪灭妖,还我大安一个清净的天下!”说是恳请,他的脸上依旧带着傲慢,没有任何让步的意思。

  “荒唐,你说是邪崇便是邪崇?那么是否某天,朕在尔等口中,也变成了所谓的邪崇?你口中的神灵,怎的不当面与朕对质一番?”

   “皇上息怒!”外边的宫女侍卫跪了一地,殿内的大臣们面面相觑,低下头不敢说话。

  国师冷眼与皇帝互瞪,“臣说了,神明高高在上,又怎么会轻易来到凡间!你如此包庇这个邪崇,怕不是你也是个……”

  丞相慌忙打断,“陛下息怒,国师也请冷静,不若改日再议。”

  国师自知差点失言,不甘不愿的答应了。


  国师消停了一阵子,龙璟乐得与子推燕培养感情无人打扰。他倒是越来越喜欢这个纯粹透顶的神明了,好懂也容易哄。

  “你怎么老是摸我的翅膀?”子推燕看了龙璟很久,忍不住开口了。

  “你刚刚出去了一趟,羽毛有点乱还有点脏。”

  要不是他知道自己只是出去看了看花花草草,他就信了。子推燕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算了,想摸就摸吧。

  他百无聊赖的四处看看,然后落在了龙璟的头发上。欸,龙璟的长发看起来好像很柔软?

  他伸出手试探性的摸过去,被抓住了手腕。

  “嗯?”

  “我想摸摸。”一派无辜的表情。

  “……你摸吧。”

  子推燕微微眯起眼睛,果然和他想的一样,柔软顺滑,手感极好。

  “我还以为,你会拍开我的手,呵斥我莫要乱碰?”之前他就见过,一个宫女也不知是太过自信还是怎么,娇娇弱弱的就想倒龙井身上,被躲开了。

  还不死心的想抓住他的袖子,被一把扇子拍开了手。

  “莫要乱碰,把她带下去。”

  说实话,子推燕觉得那个宫女还挺漂亮的,只是有点蠢,也不知道是不是奇奇怪怪的东西看多了。

  那件衣服和扇子,自那天后他再也没见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龙井丢掉了,想到这个竟有些莫名的愉悦。

  “你是我的神明,自然是……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所谓的洪涝成灾,堤坝破损。龙璟派人去当地调查,暗卫连夜将消息传回,有人为的痕迹。

  国师已经克制不住想要除掉他了。

  修长的手指在桌上轻叩,该提前做好准备了。

  “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藏书阁的吗?”

  前些天龙璟糊弄过去了一次,时隔多天,子推燕提起了那个几乎被他忘记的目的。

  “那我们走罢。”

  藏书阁极大,数百年下来出现过的书籍或多或少都有备份在里边。

  “你可能需要一本一本看过去了。”

  “你陪我一起?”

  “自然。”

  时间过得极快,朝廷近段时间依旧保持着和平的假象,潜藏在底处的黑暗不知何时会跳出来。

  龙璟隐隐有些焦躁。

  神明依旧不紧不慢的翻阅着他的书籍,偶尔疑惑的看过去的时候,总会收到一个安抚的眼神。

  龙璟有时会想,如果从一开始,他没有遇见神明的话。会不会一切都不太一样?

  那份最初的信仰与喜欢,已经变质了。

  

  

  以谎言与欺骗为开始,他就已经站在了冰面上。只待一个时机,便是万劫不复。

  神明会原谅一个满嘴谎言的信徒?

  也罢,从很早以前开始,他就知道,恶魔是不会被眷顾的。

  他垂眸看着写了加急的奏折。

  奏折上写明,国师造反,竟有三分之一的朝廷官员跟随他一同,他们占据了离京城最近的城池。

  他并无多少怒意,只是觉得这一天,终于来了。

  只是他的神明……

  他的神明本该居于九天之上,却被他哄骗停在此处。

  本是因为安定才让神明停留,而今战乱再一次掀起,他的手里不知还会沾染上多少鲜血。

  神明不该将目光停驻在肮脏污秽的他身上,终究是他太过自私。

  他转头看向了安安静静坐在一边看书的神明,“子推。”

  “嗯?”

  “你还不知道吧,我先前都是骗你的。凡间没有什么带回去养的规矩,我这里,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消亡之法。往后,你若要离去,便离去吧。留你多天,朕……也该放手了。”

  冷冷清清的琥珀色眸子看向了他,“我知道你之前一直在骗我,我也并非单纯到什么都不懂。若我无意,何物都困不住我,枉论凡间规矩约束,你不必太过自薄。”

  我本想放你离去,但既然你留下了,那你……再也无法离开了。

  我的神明。

  “若我说,我心悦你。”

  “我心亦如君。”本该毫无温度的眼眸,看着他微微弯了起来。

  龙璟怔住了,深呼吸了一口气才把内心的激动压下去,“过两天,我便向他们言明,娶你过门,你可愿?”

  他微微有些讶异,“名分一事,我倒没什么所谓,无需……”

  “若我连一个名分都无法给你,我可无颜再见你。”

  只要可以娶你,就算变成肆意妄为的昏君又如何。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最初见到这个人,不过是一时兴起救了下来,反倒被带了回宫。消亡之法真的会存在宫殿里?他不知道,只是隐隐觉得,在这里稍作停歇也不错。神明冷心冷情,却会对唯一的信徒纵容和偏心。若是有人碰他翅膀,他会在别人碰之前就远离。但这个人是不同的,他没有任何排斥的感觉。

  喜欢?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也不知道。

  时光漫长,他总有机会弄清。找寻消亡的心思,在对方各种不着痕迹的挽留下淡了很多。

  那就顺其自然吧。

  

  

  “你所谓的天佑大安,便是带动兵民造反?”他的视线扫过叛军为首几个人,被他看到的人都低下了头。他们曾经是他手下最得力的士兵,但战乱平叛,他们再无用武之地,哪怕每月拿着足够的粮饷,依旧不满,人心不足蛇吞象。

  子推燕轻轻皱眉,把手抬了起来,被握住了。

  “龙璟?”

  “无需动用你的力量,我想凭借自己替你扫平一切。”

  “……好,若你受伤,我会出手。”

  战争持续了整整一个月,百姓们叫苦不迭。

  他亲手斩下了最后一个叛军的人头,转头看向被捆起来的国师。

  “带去法场。”

  太监尖声念着他的罪名,“国师意图谋权篡位,勾结亲王引发战乱……杀无赦!”

  “你这般执迷不悟,大安可是会——”国师的话没有说完,刽子手便在皇帝的示意下挥动了自己手中的屠刀。

  围观的百姓悄然无声,把头低下,仿佛在诉说他们的悲鸣,战争结束,许多人得以躲过一劫,却有更多的人,死在其中。

  这场暴乱,血流千里。

  “这世间,无人可以亵渎我的神明。”

  “你何须为了我做到这种地步。”

  “你会觉得我是暴君吗?”

  他摇了摇头,神灵的天生感应告诉他,死的人要么贪婪成性,要么手里人命无数。

  “神灵没有正邪之分。你若做明君,我便做正神。你若做暴君,昏君,我陪你做邪神。”

  “我手里沾满了鲜血,你会怕我吗?”

  “你是为我染上的血,我为什么会怕你呢?”

  龙璟笑了起来。

  我满手染血,但只要你不怕我,我便无所畏惧。

  “倒是你,会不会害怕?”

  龙璟哑然失笑,“我这一生杀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会害怕呢?看到我这幅样子,该害怕的你居然反而问我怕不怕。”

  “你是人,他们是你的同类,更是你曾经信任过的臣民。”

  “你啊……”神灵的眼睛,看得太过通透。

  

  

  前朝暴乱,为了安抚民心,他征战四方才换得了和平,重登皇位。当年他第一次手染鲜血的时候,半夜惊醒四五次,后来就渐渐习惯了。

  他们叫他恶魔,亦叫他明君,暴君,有太多太多的绰号,却并不足以概括他的一生。

  他手里人命无数,即使知道绝大部分都并非好人,他依旧会忍不住质疑自己,是否真的没有做错。

  神灵对他而言太过耀眼,就连触碰都是一种玷污。他一直以恶魔自诩,别人靠近他,要么为财权,要么为了他的命,任何人都对他感到恐惧。

  当初上山之时,他已料到可能会出事,却义无反顾。

  庆幸的是,他遇到了他的神明,被神明垂悯的恶魔,在那时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谓温情。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愿意陪我一直走下去吗?”

  “神说,他答应你的一切要求。”子推燕的手点在他的唇上,微微笑了起来。

  百姓们似乎忘记了先前的战争,四处张灯结彩,为他们皇帝的大喜之日添一点自己的力量。

  固然他是个暴君,却为他们带来了和平与安定。

  引起战争的人才是他们应该痛恨的。

  

  

  龙璟看着眼前一身红衣的神明,满脸惊艳。

  本来白色就极适合他,红色着实太艳,如果不合适可能看上去庸俗不堪,在他身上却美得惊人。

  宫女将端着合卺酒的盘子放在桌子上,识趣的退了出去,并关上了门。

  酒杯被送至唇边,里边装的是他前些天亲手封坛的桃花酿,只会微醺而不会醉。

   他的手指抽掉了子推燕的腰带,低笑出声,“子推,今日……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他身下的神明懵懂无辜的看着他。

  春宵苦短值千金。

  这一夜,他亵渎了自己的神明。

  那日白云上清雅的神明,终于被他拉下云端,内心充斥着一种不可明说的恶意与满足。

  他终于是我的了。


云胡不喜

关于食魂的口头禅和一些梗

一时兴起,一时兴起……(别打我)

莲花鸭血: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

剁椒鱼头: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

子推燕: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

德州扒鸡: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

佛跳墙: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

风生水起:亲了少主的那时俞生,和我风生水起有什么关系?

一时兴起,一时兴起……(别打我)

莲花鸭血: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

剁椒鱼头: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

子推燕: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

德州扒鸡: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

佛跳墙: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

风生水起:亲了少主的那时俞生,和我风生水起有什么关系?

與書
发生了啥请自行脑补,我被封号封...

发生了啥请自行脑补,我被封号封怕了,不敢上高速了

发生了啥请自行脑补,我被封号封怕了,不敢上高速了

尘香.

【子/一/飞/起/鹄】《暗香疏》

*少主攻向,注意避雷

你们都懂需要外链的是什么内容对吧

对,是车,这次我带飞龙和俞生玩儿了!(你有病,你补要脸)

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鸡胸肉走来了!看啊尘香把观众姥爷噎死了(?

丢人选手来了!!!

我写的什么玩意儿,劈一劈能当柴烧了

我跟你们说,我真的是想写第三人称的,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碰鹄羹我就自觉切到了第二人称,顺滑到我都没意识到,甚至是第二次看才反应过来

所以我就是馋鹄羹身子,我下流,我反省,我下次还敢

看评论哦宝贝们!!

*少主攻向,注意避雷

你们都懂需要外链的是什么内容对吧

对,是车,这次我带飞龙和俞生玩儿了!(你有病,你补要脸)

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鸡胸肉走来了!看啊尘香把观众姥爷噎死了(?

丢人选手来了!!!

我写的什么玩意儿,劈一劈能当柴烧了

我跟你们说,我真的是想写第三人称的,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碰鹄羹我就自觉切到了第二人称,顺滑到我都没意识到,甚至是第二次看才反应过来

所以我就是馋鹄羹身子,我下流,我反省,我下次还敢

看评论哦宝贝们!!


瞳陌是个菜鸡
重温活动剧情我是真的觉得这个燕...

重温活动剧情
我是真的觉得这个燕子此时此刻A爆了
我太可了
貌似get到了新的萌点

重温活动剧情
我是真的觉得这个燕子此时此刻A爆了
我太可了
貌似get到了新的萌点

顾英桓
燕燕这是在笑吗 他好可爱啊!

燕燕这是在笑吗

他好可爱啊!

燕燕这是在笑吗

他好可爱啊!

一只骚气任撩的妖狐狐
祝我自己11.18生日快乐🎂

祝我自己11.18生日快乐🎂

祝我自己11.18生日快乐🎂

mica☆鋆帆


龙燕真好磕啊(¯﹃¯)
第二张是没有上色调的
同学说第二张比第一张好看
emmm
想要小心心跟评论(*/∇\*)
构图有参考


龙燕真好磕啊(¯﹃¯)
第二张是没有上色调的
同学说第二张比第一张好看
emmm
想要小心心跟评论(*/∇\*)
构图有参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