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子推燕

13.8万浏览    132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9 13:19
キ
“你……是来挽留我的吗?” 一...

“你……是来挽留我的吗?”


一个虚假的战损OTZ

“你……是来挽留我的吗?”






一个虚假的战损OTZ

一个大扑棱蛾子

全员沙雕兔兔第二弹♪

空桑今天也充满了和平欢乐安逸和舒适

空桑少主:我太难了

第一弹传送门http://wuyuezhixiao.lofter.com/post/1f14afd2_1c6a26f84连着食用效果更佳

全员沙雕兔兔第二弹♪

空桑今天也充满了和平欢乐安逸和舒适

空桑少主:我太难了

第一弹传送门http://wuyuezhixiao.lofter.com/post/1f14afd2_1c6a26f84连着食用效果更佳

胡苗苗

oc注意!

社会人子推燕 桃花粥

太懒了,背景文案通用嘻嘻。

oc注意!

社会人子推燕 桃花粥

太懒了,背景文案通用嘻嘻。

WU1kou
美人!!我爱!! 我来 @空桑...

美人!!我爱!!


我来 @空桑管理司 了因为我想要头像框(((o(*゚▽゚*)o)))

美人!!我爱!!


我来 @空桑管理司 了因为我想要头像框(((o(*゚▽゚*)o)))

痴汉米叔叔—纳纳子夫人

第八章食完感想之一

文案好懂,但我相信文案还能更懂(挤眉弄眼)

第八章食完感想之一

文案好懂,但我相信文案还能更懂(挤眉弄眼)

醉氿斋——老板温峦

「佛/北/扬/龙/子/鹄/诗/灯」贪孟浪

·没有什么比开车更爽的了(暴言)

·少主攻

·评论、私聊内支持点梗

·蹲评论关注小心心小蓝手( •̀∀•́ )

【佛跳墙】

福公大口的吐息着,不时因受到承接不了的刺激而弹起腰肢,像极了一条脱水的鱼。

凌乱的华贵衣衫向下滑落,露出大片斑驳的胸膛。

佛跳墙的肌肤本就白,加上那点缀一般的紫红色斑斑印记,反倒是有了雪上落梅的效果,直教人倒吸凉气。

“美人、唔啊……饶了我、啊……”

你低头去舔舐福公落下的泪,将他的求饶当作了过耳风,可有可无。

那双异色的瑰丽眸子饱含泪水,被床头烛火照得莹莹发亮。

似恐惧似渴求的情感缠绕着,愈发...

·没有什么比开车更爽的了(暴言)

·少主攻

·评论、私聊内支持点梗

·蹲评论关注小心心小蓝手( •̀∀•́ )

【佛跳墙】

福公大口的吐息着,不时因受到承接不了的刺激而弹起腰肢,像极了一条脱水的鱼。

凌乱的华贵衣衫向下滑落,露出大片斑驳的胸膛。

佛跳墙的肌肤本就白,加上那点缀一般的紫红色斑斑印记,反倒是有了雪上落梅的效果,直教人倒吸凉气。

“美人、唔啊……饶了我、啊……”

你低头去舔舐福公落下的泪,将他的求饶当作了过耳风,可有可无。

那双异色的瑰丽眸子饱含泪水,被床头烛火照得莹莹发亮。

似恐惧似渴求的情感缠绕着,愈发显得他诱人了。

点了火的男人本就惹不得,更别说这往上泼油。

你粗暴的伸出手揪住他的栗色散乱长发,硬是将佛跳墙扯到面前。

“啊!疼……唔、呃嗯……”

犬齿撕磨着红肿两瓣,直到唇齿之间血腥味涌动方才放开。

泪水更是大颗,犹如决堤的潮水,衬得这人可怜孱弱。

可殊不知,这样却更是激起了你的狠意。

在狂暴的撞击之下,佛跳墙已是再发不出声音。

你眼神发暗,低头在他耳边低语,犹如清晨他唤你起床一般。

“美人,可真是紧了些。”

【北京烤鸭】

小皇帝被你缠着要了几次,气力不够,已有昏过去的预兆。

水汪汪的大眼睛眯起,褐色的瞳仁向上翻,露出大片眼白。

斑驳的躯体在你的臂弯之中颤抖弹动,纤细腰肢之上留下了你的宽大掌印。

可见粗鲁。

一头橙色发丝已然凌乱披散,平日里素不离身的禽冠也不知被你扔到了哪个犄角旮旯。

剩下的衣服遮不住健康的肤色和你的恶意,随意一处都有点点紫红。

北京烤鸭如何知道这长得温和可人的空桑少主内心底下竟然如此狂野恐怖,高傲如他,也忍不住开口求饶。

“爱卿、呜……放,了朕……”

听见帝王的求饶,你得意的勾起唇角,露出锋锐雪白的虎牙。

几乎是一字一句的,你向他耳语:

“殿下,恕臣无能为力。”

【扬州炒饭】

酸儒总是喜欢跟你讲什么大道理,谈什么美风雅。

你不喜欢。

你喜欢听他低柔的嗓音向你婉转求饶,低泣轻诉。

扬州炒饭一头淡金色的发被你宽大的手掌揉乱揉散,好不狼狈,这哪里是什么君子之风。

二人衣物交叠,俱都弃于地上,沾染了尘灰烟火。

他的一双手修长好看,此时却使劲的攥着床单,直至指尖发白。

“唔、唔……哈!……”

你知道他素来就比较要面子,所以才偏要他难堪。

细嫩的颈被你啄得红斑数点,犹如他常握手中的梅,花瓣落在颈间,便也是这个效果。

门外时不时有食魂经过,扬州炒饭怕得咬紧下唇死不出声,你就偏把他顶在门上,刺激他那脆弱的神经。

你看着怀里美人绝望恐惧的眼神,终是嗤笑出声。

“你还是这幅模样更讨人喜欢。”

【龙井虾仁】

他一双翠绿的眼眸终是含满了泪水,却打着转不肯滴落。

龙井虾仁不喜有伤风雅的事物,可你偏偏就要将他拖进凡尘悠悠,让他淌一身的庸俗,再回不到那所谓高贵风雅。

你将手伸向他雪白的外衫,果不其然得到了的他疯狂挣扎。

“怎么,如此粗鲁?”

趁他未回过神,你一把攥着他的手腕,随即捆在床头,又怕他再有什么动作,还用膝盖顶着他的大腿。

一层又一层的衣服被掀开,公子的泪水终是顺着脸颊轮廓向下流淌。

你恶意的舔了舔唇,向他展露出一个肆意的笑。

“吃虾还是要剥壳啊。”

【子推燕】

神明的羽翼被粗糙的绳索捆绑在一起,无一丝挣脱的可能性。

子推燕的本身被你锁在怀中,强迫着接受承担欢乐。

“啊、如此消亡……”

你的眼神暗了下来,似乎是因为恼怒这人这时还不忘说丧。

食魂们都知道,空桑的少主是个行动派。

子推燕没有把话说完。

——或者说,他说不出下半句了。

顶撞的频率太快,完全就是刺激大脑。

金色的瞳仁向上翻,子推燕颤抖着达到了顶峰。

他在昏睡过去前,听见了少主恶魔般的低语:

“神明大人,来日方长啊。”

【鹄羹】

温柔的人确实很有吸引力,食魂也不例外。

可具体来说,会吸引什么样的,就得另谈了。

鹄羹的那撮粉色长发被你捏在手里把玩,直到缠绕在指尖。

他弓着身子,说不清是想逃离还是想迎送,只是那盘在腰间的腿蜷缩得极紧,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

这一次你们二人可谓是‘赤诚面对’,鹄羹环抱着你的脊背,手指刻意伸展着,是怕挠伤你。

这种时候就不要太温柔了啊。

你如此想着,回了他一个温柔热情的吻。

绵长而深沉。

【诗礼银杏】

学士扭动着身躯来躲避你的顶撞,却没成想让你撞得更深。

诗礼银杏是在教书授业上无所不能的老师,可要是在这方面,他可谓一窍不通。

少年的单薄身子很容易掌握,颤抖着接受你的举捧把玩。

或许是舒适过于猛烈,或许是感受太过新奇,他竟很快的就睁大眼睛缴械投降。

看着这位平日里严肃又保持着可爱童心的老师在你怀中软弱成这幅模样,你的内心就忍不住升腾起一股欺负欲。

是他缴械不是你,只要一扭腰,那还精神的物件就在诗礼银杏的体内动弹。

余韵未过,新潮又起。他一个初尝此事的人哪里受得住,几乎被你几下要了命。

你眯着眼看他愉悦又痛苦的眼神,低笑出声。

“老师,这时候是不是应该不耻下问呢?”

【灯影牛肉】

不得不承认,这个食魂实在是媚功了得。

起初你是被他的身段所吸引,一度无法自拔,如今这几近是幻想一般的人儿在怀,没有理由再去忍耐。

你低头在他结实的腹肌上啃了一口,留下两排紫红。

灯影牛肉的腰极其纤细,却也柔韧非常。

此时你已经不怎么动了,一直在以一种看戏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扭曲腰肢的他。

舒适得让人上瘾,灯影牛肉知道你是什么想法,自然不用多语。

他狭长的眼尾发红,就像扬州炒饭手里的梅花,艳丽诱人。

感受着不快不慢的节奏,性急如你,再也忍不住伸手握着他的腰往下按的举动。

突然而来的刺激撞在某个点之上,灯影牛肉的声音瞬间拔高了几度。

便是一起堕入极乐。

毛刺刺毛

谁还不是个病美人呀(少主痴汉脸(上不动色了就这样婶儿吧

谁还不是个病美人呀(少主痴汉脸(上不动色了就这样婶儿吧

痴汉米叔叔—纳纳子夫人

找到一只藏在树林里睡迷糊了的大燕子☆

找到一只藏在树林里睡迷糊了的大燕子☆

陆则阳
自诞生起便向往着消亡我的神明(...

自诞生起便向往着消亡
我的神明
(awsl

加个 @空桑管理司

自诞生起便向往着消亡
我的神明
(awsl

加个 @空桑管理司

妄术
消亡今天的子推燕也是期望消亡+...

消亡
今天的子推燕也是期望消亡+1心情+1+1

消亡
今天的子推燕也是期望消亡+1心情+1+1

小径

终于忍不住做了这个沙雕图

终于忍不住做了这个沙雕图

偷夏是条咸鱼
“他不是我的神明,他是与我平起...

“他不是我的神明,他是与我平起平坐的友人”
@空桑管理司

“他不是我的神明,他是与我平起平坐的友人”
@空桑管理司

北风江上不太寒

子推燕真的吼吼看噢 可爱的一自闭小哥

子推燕真的吼吼看噢 可爱的一自闭小哥

江波涛中泥石流

【食物语乙女向】当他中了药(扬州/佛跳墙/燕/鸭)

*ooc有,文笔差有


@秦敛 这个梗刚聊到时候秦敛老师可是非常兴奋的说她要写,大家要是还有什么想看的角色,评论区点一下,我们暗(ming)示老师……


*扬州炒饭/佛跳墙/子推燕/北京烤鸭


*硬生生写饿了。


没写太多是因为还要去肝稿子,啊码字真的太快乐了,比起画稿子。


————


  

【扬州炒饭】


  发丝凌乱紧紧贴在脸颊上,胸口的起伏比平时要剧烈。


  他蜷缩起身子躺在床

*ooc有,文笔差有

 

@秦敛 这个梗刚聊到时候秦敛老师可是非常兴奋的说她要写,大家要是还有什么想看的角色,评论区点一下,我们暗(ming)示老师……

 

*扬州炒饭/佛跳墙/子推燕/北京烤鸭

 

*硬生生写饿了。

 
 

没写太多是因为还要去肝稿子,啊码字真的太快乐了,比起画稿子。


 
 

————


 
 

  

【扬州炒饭】

 
 

  发丝凌乱紧紧贴在脸颊上,胸口的起伏比平时要剧烈。

 
 

  他蜷缩起身子躺在床上。

 
 

  咬着下嘴唇,努力让自己不发出与这寂静夜晚不相合的声音。面色潮红,眼角也染了些许梅花色,一如平时他握在手里的那枝般。

 
 

  因身子里的异样生出的紧张警惕把周围一切的感官都放大数万倍。

 
 

  你进来时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他干咽了咽,扭过身背对着你,身子都有些颤抖。

 
 

  你迈步向前,低下头,温热的气息扑在他耳畔,暖暖的痒痒的。

 
 

  他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眼中泛起涟漪,好似快哭出来了一样。

 
 

  “要是我不帮你。”

 
 

  “这里好像就没人能帮你了…”

 
 

  他听见她说道。

 
 

  理智在一瞬间断了弦——


 
 

  

  若不是如此—

 
 

  你假意离去。

 
 

  他转过身,把自己的脸埋在枕头里。伸出手,虽是有些颤抖,手指却仍准确无误扯住你衣摆的一角。

 
 

  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难以启齿的词,却仍结结巴巴开了口。

 
 

  “少…少主,冒,冒犯了,抱歉。”

 
 

  



 
 

  

 
 

  

 
 

  【佛跳墙】

 
 

 

  衣衫有些乱,此刻倒是没什么心情去理好。

 
 

  明明中药的是他,你却有种感觉:处于劣势的反倒居然是你。

 
 

  一副狼狈的样子不似往日福公的形象,在面对着你时却仍是勾起了抹笑,眯起眼眸,带着气息音的话语传入你的耳。

 
 

  “美人舍得看我这样难受吗?”

 
 

  


 
 

  

  【子推燕】

 
 

  找到他时,是在衣柜。

 
 

  你有点无奈——他还真的听了你的建议找了个衣柜缩着,还好没有坚持找个更大的树洞。

 
 

  推开衣柜门,映入眼帘的是把自己缩成一团,两个大翅膀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子推燕。

 
 

  但勉强还能看出已经衣衫不整的样子。

 
 

  见你靠近他也没有阻拦,更没有其他太大反应。声音稍显虚弱的喃喃自语,还是往日般消极的语调:

 
 

  “就这样消亡……”

 
 

  “这样不会消亡,只会更难受罢了。”

 
 

  你冷冷打断了他的话,他这才抬头与你对视。

 
 

  看他因为药效变得通红的面颊,眸子却依旧是往日般神情,只是好像显得更加颓废了些。

 
 

  你叹了口气,也翻进了衣柜。

 
 

  



 
 

  “衣柜门不关…是会被人发现的。”

 
 

  皎洁月色照在他翅膀上,像是镀了层辉。他望着你,缓缓开口。

 
 

  






 
 

  

 
 

  【北京烤鸭】

 
 

  “我听春卷说鸭鸭你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方便给我开个门吗?”

 
 

  你试着敲了敲锁着的门,听着里面突然不小的响声,不知道是弄倒了什么。

 
 

  “朕…无碍,爱卿请…请回吧。”

 
 

  你蹙眉,这听起来真的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再一联想起刚刚的声响,心里就生出了些担心。

 
 

  

 
 

  听见你脚步声远去,床上的人松了口气。心里却有些忿忿不平,你真的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吗?

 
 

  这种矛盾的心情和身体上的药物作用交织起来滋味可真是不好受。

 
 

  

 
 

  恍惚间,他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还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闻声扭头探查。

 
 

  见来人是你,心里的复杂情绪更甚,有欣喜又烦躁的想让你离开,脑子自然顺着心走了,他用带命令式的语气恼羞成怒的说。

 
 

  “你怎么又回来了?!朕说了无碍,自然是不需要你做这么多,现在连朕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你置若罔闻,拎着饺子爷爷的医药箱——平时常见的病症都有配好的药,费力把药箱放在一旁桌子上。

 
 

  爷爷说过,并不能拖,拖得久了烧的厉害就会说胡话。

 
 

  你俯下身,想用摸摸他额头的温度看是不是发热了。却在还未触及他皮肤的一瞬被握住手腕,他与你对视,眸子里迸发出些许凛冽。

 
 

     中了这等卑略之计已经足以让这位少年帝王觉得气愤了,更何况是在…下属面前。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见他如此反应,你联想起他离席前的种种,心下了然,却也并没有生出什么不自在。

 
 

  并未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本是侧坐在他床边的你伸出另一只手,撩开因为药物作用出汗而黏在额头上的发丝,而后不紧不慢的撑在枕头上。

 
 

  你俯下身,眸色晦暗不明,若即若离的声音传入他耳,听清你的话语后霎时间他耳尖儿红的像是要滴出血。

 
 

  你说:

 
 

  “为君分忧,不该就是我这个爱卿理应做的吗?”

 
 

  

 
 

  


 
 

  ——

 
 

  宽衣解带时,你叹口气,话语却充满笑意。

 
 

  “虽说这个让爱妃来倒更合理,但谁让我身兼两职呢?”

 
 

  

 
 

  

 
 

  

 
 

  

 
 

  

 
 

  

 
 

  

 
 

  

  

 

吃⍢⃝   狩猎

好想搞燕燕喔!!!!!!
大家食我龙燕安利太冷了我饥寒交迫😭😭

好想搞燕燕喔!!!!!!
大家食我龙燕安利太冷了我饥寒交迫😭😭

尺素徽墨

子推燕真是太可爱了。

试图正经,但果然正经不起来,我只适合画沙雕图,那么有什么沙雕子推燕可以画呢【?

子推燕真是太可爱了。

试图正经,但果然正经不起来,我只适合画沙雕图,那么有什么沙雕子推燕可以画呢【?

大饭团

食物语[全♂员(中)]

————

*依旧是滴滴滴的车!

(三句话开che系列)

(上篇可点我主页看)

————

_(:з」∠)_啊对了,顺便说一下,虽然我最近是日更,但实际上要想剧情想角色什么的其实还是挺不容易的,然而我最近看到了几篇和我撞梗撞脑洞的文,有一两次还是挺常见的,但多了就...orz看得有些心情复杂,希望以后还是多注意些吧

————

照例蹲蹲蹲红心蹲蹲蹲关注!

想冲一波整百粉谢谢各位大佬们了!

比心!


————

[锅包肉]

“您是说...我会在醉酒之后唱歌跳舞?”

“那我觉得您还是忘掉这部分的记忆比较好。”

锅包肉将你的双手摁压在了枕头的两侧,随后他快速地挺song腰肢,好让你随着他的动作而逐渐模糊了神志。

“否则,我会让您全...

————

*依旧是滴滴滴的车!

(三句话开che系列)

(上篇可点我主页看)

————

_(:з」∠)_啊对了,顺便说一下,虽然我最近是日更,但实际上要想剧情想角色什么的其实还是挺不容易的,然而我最近看到了几篇和我撞梗撞脑洞的文,有一两次还是挺常见的,但多了就...orz看得有些心情复杂,希望以后还是多注意些吧

————

照例蹲蹲蹲红心蹲蹲蹲关注!

想冲一波整百粉谢谢各位大佬们了!

比心!


————

[锅包肉]

“您是说...我会在醉酒之后唱歌跳舞?”

“那我觉得您还是忘掉这部分的记忆比较好。”

锅包肉将你的双手摁压在了枕头的两侧,随后他快速地挺song腰肢,好让你随着他的动作而逐渐模糊了神志。

“否则,我会让您全身无力到没心思去记这种事。”

“或者你可以试试,和我去瀑布边做...少主意下如何?嘶——放松些,别咬这么紧。”


————

[鸡茸金丝笋]

你的身上原先还穿着鸡茸金丝笋精心为你裁制的衣服,但此刻它们都被他粗暴地扯下并丢弃在了一旁。

本该冷静自持的小少爷此时却显得有些失控,他知晓你容貌出众身材窈窕,但他从未想到,你居然能将他所制的衣物穿得如此出色...甚至能让他心生许多不该有的旖旎思想。

他伸手搂住你的腰,随后边凶巴巴地一口轻咬上你的肩头边有些别扭地对你说道:

“这种衣服你穿得一点也不好看,下次你别穿了!”


————

[一品锅]

你怀疑你家一品锅喝了假酒。

因为此刻的他执起了那支他从不离身的毛笔,随后他将其在水中随意点了几下之后,就以笔为具在你的身上肆意游走。

你被他挑dou逗得双腿紧jia眼角泛泪,xiong前的蓓蕾被他点缀地水光潋滟,那极致的sao痒感让你连忙捂住了嘴巴不敢发出声音。

“捂什么?”

一品锅伸手拉开了你的手,他低头抵住你的额头,此刻的他脸颊烧红,眼眸中尽是那浓浓的爱yu。

“你不喜欢吗?”


————

[子推燕]

翅膀的翅尖处是子推燕的min感点。

你原先是不知道的,但某天你哄骗他说你的床可以让他消♂亡,随后便拽着他同你一起在床榻上寻求快活。情/mi/意/乱的时候,你伸出手指拈了拈他的翅尖,却不料对方当即就连chuan粗气示意你快些停下。

你不听,反而伸腿jia缠住他的腰肢去逗他,引得他一把搂紧了你,随后不受控制地狠命ding撞起来。

过了许久,他才抱着你低低地叹了口气。

“若真能在床//shang与你以这种方式消亡...倒也不错。”


————

[鱼香肉丝]

“少主,我快坚持不住了...”鱼香肉丝俯在你的耳边湿润地吹了口气,“所以你乖乖配合我,让咱们尽早结束好不好?哥哥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呸!我才不信你这个猪蹄子的话!你明明刚才就说是最后一次的!

你伸手攥住了床单不想去理会他,而他也并未多说些什么,只是伸手调整了下你的姿shi后便做起了最后的冲ci。

“呀,小绵羊,哥哥我好像还没过瘾呢。”

短暂的休息过后,鱼香肉丝将你抱到了他的身上。

“真是抱歉,我食言了呢,那么...还请少主好好惩♂罚一下我这个骗子了?”


————

[烤乳猪]

“我——我感受到我的体内多了一股邪火!我需要你来帮我扑灭它!”

“你快些——再快些!不然我就要控制不住他了——!”

“呜嗯——!烤乳猪你这个坏蛋——!”你吃力地gui趴在他的身上扭动着身子,天知道这姿shi有多么考验你的腰部力量,但这个家伙偏偏不懂你,硬是摁住了你的腰肢让你死死地吃住他。

当他注入你的时候,你感觉自己全身都要被他给灼烧,你伏趴在他的身上chuan着气,却不料他一个翻身又将你摁了回去。

“我感觉,我体内的邪火还没有消灭干净。”

“所以你可不可以再帮帮我?”


————

[八仙过海闹罗汉]

“师妹...嗯——!这、这真的是诗老师布置的新课业吗?”

“对哦我的亲亲师兄,”你亲了亲他的额头,随后伸手攀上了他的肩膀,“诗老师让你好好地、用力地完成这个课——呀啊!没必要那么用力的!”

八仙不太懂这些事,但既然你说要用力的话...

“你慢点、慢点——!师兄你...嗯嗯——!”

你瞬间瘫软了身子,就连双腿都huan不住他的腰,一下子虚在了chuang//上。

八仙看着面色潮红尽是吻痕的你,想着他这回的课业应该完成得十分出色吧?


————

[鼎湖上素]

“出家人,应戒色、戒欲、不骄不躁、不为万物而心神波动。”

说是这么说,但此刻在你的身上肆意驰骋的也是他。如今的鼎湖上素已然抛却了任何佛家礼法,光是你那诱//ren的声音就足以让他情绪失控。

“你这女施主不仅乱贫僧心神,还使贫僧破戒...”

他伸手扣住你的后脑勺,随后低头在你的额上留下一吻。

“真是该罚。”


————

[德州扒鸡]

说实话,和德州扒鸡做这种事,你还是有些怕的。

因为你担心他会计算出你和他做的时间,或者算出他chou送的平均速度。

虽然这个想法很鬼畜但你真的害怕!

幸好他没有,或者说他也不会有,因为此刻他的整颗心都贴在了你的身上。他的动作虽然看上去十分中规中矩,但未过多久便乱了套。

军//人出身的他向来体力超群,他可以以各种ti位满足你,只要你能受得住。

事后的你次次都裹着被子不想理他,而他慌张地跪坐在一边手足无措地看着你。


————

[虾饺]

他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子,不仅拥有一副好嗓子,还能将小裙子穿得异常好看。

他喜欢搂着你撒娇,抑或是亲着你的脸颊卖萌,他仗着自己的模样像女孩,便肆无忌惮地在你的身边亲密地做着任何举动,你也经常随着他去,久而久之你也快将他当成一个真正的女孩子了。

但他不是啊,他掏出来可大了啊(x)

“少主...你有没有把我当男人看待过?”

身上的少年轻笑着问你道,那好听的嗓音此刻却低沉得似恶魔的轻语,你被他折腾得几乎无法发声,只得哭哭啼啼地点着头以示肯定。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啦。”

粉发少年缓缓露出一抹纯真的微笑。

“那以后,你便做我的专属听众吧...”

“有些歌,只能独唱给你听哦。🎶”


————

(我感觉这趟车我能开很久,滋溜)

(都别给我下车!统统给我开到城市边缘!)

蹲红心蹲蓝手蹲评论蹲关注!

感谢!


带恶人Mcaster

玩这个游戏给我最大的感觉是:我们的女主角就像fgo里的达芬奇似的,是万能之人,啥啥都会,啥啥都知道。那么小的孩子打点整个空桑,还要参加各种宴会,情商高懂人心不说,还明辨是非善良正直。我天这孩子简直是完美的,跟我这个肥宅完全搭不上边。作为玩家感觉配不上女主角了呜呜呜TwT于是!就有了这条条漫,好好夸夸我们的少主。全员向,不知道怎么打tag,就打几个我喜欢的食魂tag吧(厚脸皮)


p2是我但凡多吃一粒花生米都不会醉成这样的产物(桃饱网带会员)


p3是少主的蝴蝶头饰被福公的香气吸引跑啦~(佛酱:诶嘿)


就这样,感谢大家的观看!有什么想交流的评论区见!

 @空桑管理司 

玩这个游戏给我最大的感觉是:我们的女主角就像fgo里的达芬奇似的,是万能之人,啥啥都会,啥啥都知道。那么小的孩子打点整个空桑,还要参加各种宴会,情商高懂人心不说,还明辨是非善良正直。我天这孩子简直是完美的,跟我这个肥宅完全搭不上边。作为玩家感觉配不上女主角了呜呜呜TwT于是!就有了这条条漫,好好夸夸我们的少主。全员向,不知道怎么打tag,就打几个我喜欢的食魂tag吧(厚脸皮)


p2是我但凡多吃一粒花生米都不会醉成这样的产物(桃饱网带会员)


p3是少主的蝴蝶头饰被福公的香气吸引跑啦~(佛酱:诶嘿)


就这样,感谢大家的观看!有什么想交流的评论区见!

 @空桑管理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