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存在

1137浏览    1121参与
选填记忆___

【繁嚣之下,有你存在】(55) 只是在乎

  因为抱愧,季言卸了装甲,颔首低眉地在对方身边跪着.

  因为落寞,季言一语不发,不希望自己的存在打扰了对方.

  因为在乎,季言垂下了头,誓不愿对方看到他潸然泪下的脸.

  “哭了?” 

  “没” 

  “委屈了?” 

  “没有” 

  “头抬起来” 

  季言没有听从,不是闹脾气,而是真的不想再给对方添任何的麻烦了,如果莫然看到自己哭肯定会因为自己撒谎而动怒,就会为了惩戒而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但话又不能不听,所以只好等哭好了,再抬头.

  可是想象是美好的,泪水并没有依照自己的想法而止住..

  莫然放下了笔,微微...

  因为抱愧,季言卸了装甲,颔首低眉地在对方身边跪着.

  因为落寞,季言一语不发,不希望自己的存在打扰了对方.

  因为在乎,季言垂下了头,誓不愿对方看到他潸然泪下的脸.

  “哭了?” 

  “没” 

  “委屈了?” 

  “没有” 

  “头抬起来” 

  季言没有听从,不是闹脾气,而是真的不想再给对方添任何的麻烦了,如果莫然看到自己哭肯定会因为自己撒谎而动怒,就会为了惩戒而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但话又不能不听,所以只好等哭好了,再抬头.

  可是想象是美好的,泪水并没有依照自己的想法而止住..

  莫然放下了笔,微微转了个身,用他修长的指尖托起季言的下巴,季言被抬起的头,已经干涸的泪痕尽露.莫然没做什么,也没说什么,只是冷冷看了,皱起眉了,然后,提起了季言搁在背后的藤条.

  惩罚似乎终于要来了,莫然终于停止了无视,季言知道这一次跟其他的情况都不一样,自己罪孽深重,对于莫然的惩罚没有任何反对的理由,安然接受.

  季言很懂事很乖巧的要脱下裤子. 

  “不用了”面对季言的自觉,莫然竟以此回应.

  不用了?这是什么意思…印象中莫然打自己从来都打在自己赤\裸裸的肉体上,自己打言诺也是如此,这样可以看到伤口更容易控制力度,相信莫然也是这个想法.可是现在说不用了?这个意思,是不打自己了吗?

  ‘嗖~啪’…不容多想,第一下倏忽而下,狠狠的落在季言左边臀上.

  是自己想多了,莫然不打自己什么的事,不存在吧.

  仅仅的一下,已经足以让季言痛苦不堪,季言还放在腰间的双手由不得垂下,握紧拳头努力忍受.这么一下,季言突然觉悟上次被狠罚看来似乎还用不到莫然的一半力气,可见莫然生气的程度.于是季言扳直了身子,继续等待惩罚的到来.

  ‘嗖~啪’..这次落在了右边,也是竖着的,不仅打到肉最多的臀峰上,还打到了最脆弱的臀\腿交接处,以及后大\腿部.

  ‘啪’..这一下还是右边,季言以为是左右轮着便只是绷紧了左\臀,右\臀完全放松,这一打能像面团一样打出一条陷来,痛到了极点,是钻骨的痛.

  ‘啪’…依旧右边,根本无法预测,莫然这是铁了心要自己完完全全的感受到痛楚,和他的怒火.

  ‘嗖~啪’..这次回来左边了.痛,真的很痛,是格外的痛..这种痛,像似很多东西绞在一起的痛…

  ‘啪——’..这一下,斜着打下去了,整整横跨了两边!

  跪着的季言实在受不住了,上身沉重得只能向前倾,幸好及时伸手压在地上勉强撑住了身子,才没有扑倒下去. 

  ‘嗖——啪—’

  “痛..”季言有气无力.

  ‘啪!’ 

  “好痛…求你..求求你”对于任何惩罚季言是真的全然接受,他不是想求饶,但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痛,这种痛不是他能忍的.

  不知道硬撑了多久,季言已经疼得睁不开眼睛只能半开,异常的痛,晕,然后..便是黑漆漆一片了.

 

  直到重见光明,自己似乎在床上躺着了. 

  “唔..”季言动了动. 

  “哥!”听到了动静言诺立刻呼喊着,也担心着,“哥你没事吧?感觉还好吗?” 

  季言眨了眨眼,“小..诺?”奇怪,小诺为什么会在这里.季言好奇的看了看四周,这些摆设是莫然房间里的,自己大概躺在了莫然卧室的床上!季言看到了输液,大概是自己晕倒了吧,真是的..这么不经打吗.. 

  “哥,你胃还疼么?”见季言不在状态似的,言诺担心问.

  胃疼?原来是自己的胃又犯毛病了,怪不得会有绞痛的感觉.说起来,现在腹部对上的位置,还在隐隐作痛.. 

  “他还是人不是!” 

  “小诺!”季言艰难的大声吼住了言诺的不尊重,然后轻声解释:“不能怪他..” 

  “可是..可是你胃痛他还打你”言诺替自家哥哥打抱不平. 

  “那是因为..你哥做了一件..很错的事” 

  “天大的错也用不着打成这样吧..” 

  “小诺,是我骗了他出来陪我们去玩,你知道他平时都很忙,然后今天却因为我的一个谎言放下了整个公司,他作为总裁身上背负了上千员工的饭碗,而我却因为一己之私,骗了他,逼他放下工作” 季言知道自己撒一个谎会让莫然和公司损失多少利益,为此推掉了多少个客损失了多少个亿,可季言实在太想,太想试试这种被陪伴的感觉,尤其是那天意外的得到了莫然的宠溺,这种感觉像洪水一样爆发了就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即便就这么一次,即便并不那么完美,即便要付出多么沉重的代价,季言都心甘情愿,这样的机会,真的可遇不可求.

  “你真的以为莫然哥就为了这个原因打你?你就觉得你哥是这么市侩这么无情么?”突然站在一旁的睢旴发话了.睢旴除了给季言看胃疼外,顺带也看了下后面的伤口,打得并没有想象中的重,只是有点肿而已,看来莫然也似乎没有想要重罚什么,但季言却因为太紧张了而刺\激到胃了.

  “旴哥?你也在?” 

  “一直都在”翘着手挨着墙回应. 

  “怎么来了?” 

  “还能为什么?你哥让我来的” 

  对了,睢旴也算是半个军医.. 

  “那..是为了什么...” 季言收起笑容,认真起来,等待答案. 

  “为了什么?因为他紧张你,在乎你啊” 

  “在乎..我?” 

  “你这还不懂么?我问你,在到游乐园后发现是个骗局,莫然哥明明能马上回公司继续他的工作,更何况他早在昨天你提出家长会的时候就已经猜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但他为什么没有即刻戳破你?”

  对了,这次只是诚邀家长一同旅行,不是强制性的,所以有不少学生其家长没出席,即便是说了家长会出席最后因为事务繁忙临时缺席学校也不会怪责.谎言揭晓之后莫然明明可以选择临时缺席的..但他并没有,甚至全程都没跟公司进行电话讨论..这都是,因为自己… 

  “他可以为了你对抗他权威的父亲,他可以在受了重伤之下不忘担心你,他可以在知道你受伤失落的情况下抛下工作去安慰你,你真的没有察觉一点他对你的好么?” 

 

  季言晕倒醒来是第二天下午的事了.这个下午,季言都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想了好多好多,尤其是听完睢旴对自己说的话,都在深刻反省,特别是“你们两兄弟之间为什么不能坦诚相待,非但要透过欺骗才能让对方答应请求么”这一句,大概,莫然会如此生气不是因为自己撒谎了,而是自己,没有相信他对自己的重视,和爱.

  已经醒了这么久了莫然都没来看自己,果然,他还是很生气.

  ‘叩叩叩’季言被敲门声从沉思中抽回来,小诺和睢旴已经看过自己了,这个点难道是莫然?季言立刻拖着沉重的身体坐好.

  “嘿,还活着吗?”

  这俏皮的说话方式,原来是云翌来看自己了.季言有点失望. 

  “就这么不欢迎我?”看到季言没有一丝反应,云翌鄙视问. 

  “怎么会”季言勉强的笑了笑,不是不欢迎好兄弟,只是来的人,不是莫然. 

  “哈我就知道”云翌坐到了旁边看了看,“他回来了怎么不告诉我?还搬家了”云翌是医生,自然不需要多问什么身体状况,看就懂了. 

  “赶急啊,想着等安定了之后,再告诉你”季言当时是想着知道真相后再作搬出去的打算,只是没想到就这样住了下来. 

  “他还是那么凶么” 

  “你怎么知道的?” 

  “以前就见到你的手和腿有伤痕,也猜到了.只是你不说,我也没必要问” 

  “真不愧是将来的医生,对伤口这么敏感”季言开玩笑着回应.

  然后云翌陪季言聊了聊天,便离开了.他来最主要的不是问责,只是担心朋友.

  不久,敲门声又响起. 

  “请进”怕是莫然,季言轻声着说. 

  “哥?” 门缝里露出了一个小头儿.

  “是小诺呀”季言温柔微笑着,眉却不自觉的皱起,“小诺是有什么事吗?” 

  “没..来看看你” 

  这个孩子还是很有自己心的,“嗯”,季言伸手揉揉言诺的头,以回应言诺对自己的关心.

  看到哥哥没事,也享受完了宠溺,“那..我先下去吃饭了” 

  “嗯,好,去吧,好好的吃” 

  “知道~”

  目送言诺走到门前,打开了门,季言似乎看到了一个高俊的身影.但莫然很忙,应该是没空来看自己的了..

  季言本已打消了那个念头,以为那个身影是管家来送饭罢了,却没想到这一次,真的是莫然了,手上还捧着一个餐盘,端着一些碗碟.

  季言明明有很多话想要跟莫然说,可是心心念念的莫然现在来了,季言却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无从说起.

  季言就默默的看着莫然把碗碟摆放好在自己眼前的桌子上,然后在床边坐下了.因为不知道对方气消没消,对方没开口吩咐季言也就不敢随便动手.

  “怎么,不起筷是要我喂?” 

  “不是...” 季言哪敢怠慢,说着便动了起来.

  虽然莫然似在威严的反问,但季言不知道的是,如果季言说是,莫然是真的会亲自喂他吃饭.所以这不是反问,而是个非常纯粹的疑问句.

  季吃好了,莫然拿起保温瓶倒出了暖乎乎的水,然后把已经分好的药放在了季言眼前.莫然这趟看来是为了监视自己吃饭吃药的吧,大概是怕自己没好好吃饭又胃疼了,因为在他的注视下就是自己心情再怎么不好也是不敢不吃的...

  季言藥也吃好了,莫然收拾好便要離開.在莫然快走到门前的时候,季言终究开了声把莫然喊住,“你现在有空吗?” 

  似曾相识的一句话成功让莫然止住了脚步,皱着眉回头看了看季言. 

  “能..陪我聊一会儿吗”这一回,季言把最真实的想法讲出,如果现在不好好把握机会,可能就没有下一次了.

  莫然把已经搭在握把上的手放下,往回了走,没说什么,但行动已经说明了他,愿意听.

  季言不顾伤痛执着要站起來.

  “睢旴沒让你不要乱动吗” 

被指责了季言也不管,继续要起來,结果一下沒站稳要往下跌,反应快捷的莫然一下子扶住了季言,才没有跌倒.季言反应过来后趁着这个机会搂住了莫然,抱着抱着,季言哭了.

  “对不起,哥,对不起!”季言哭得声嘶力竭.

  “嗯”莫然又怎么会不懂呢?虽然只是照顾了季言不长不短的几年,但季言的性格脾气习惯以及一旦过度紧张就胃疼的小毛病,莫然了如指掌,也包括了季言的承受能力,这次的打其实不算重,季言这次胃疼,是过度紧张愧疚害怕自己会一直不理他所引起的.

  尽管莫然只是淡然回了一个'嗯'字,季言知道莫然已经没有生气了,虽然只是跟莫然一起生活了短短两年,但莫然的脾性季言也是一清二楚,就这一个字也是对季言心灵的一大慰藉了.于是,季言趴在莫然身上,放肆的哭泣.

  擁抱,能把那些说不出口的不能说的透过肢体传递,传递最真實的感情,这叫理解.所以有时候难过了,受不住了,不仿找个可信的人,擁抱一下,不需要很多的语言修饰,只是一个拥抱,就足够了.

  季言从莫然怀里抽离,看到莫然湿了一片的衣服,“哥,先,换件衣服吧”有点惭愧. 

  “不应该帮我洗了?” 

  被逗了季言脸一下泛红.

  莫然把西装衬衣换过了恤衫,脸上依旧挡不住的帅气.

  “哥,你不吃饭么” 

  “还不是因为被你留着?” 

  “......”又脸红了. 

  “好了,还有什么要说的” 

  歉道过了,安慰受到了,其实也没什么了,“明天是小诺的生日”还是想把莫然多留一会儿.

  莫然听后略有所思的,“嗯”,然后便走了.

选填记忆___

【繁嚣之下,有你存在】(54) 任性一次

  那件事没有往坏的方向走,所以莫然也没有给季言什么大惩罚,只是稍微提醒了一下凡事需先冷静便过去了.

  大概过去了一个月,上班的上班,工作的工作,学习的学习,上学的上学,再平常不过了.

  直到有一天,季言收到了一个电话说其父亲季涛意外身亡了.得知季涛的逝去季言异常淡定,淡定的安排了后事,淡定的把季涛安葬在了游筱的墓碑那里,一切都很淡定.

  这天,季言没有按时做好练习,不是忙碌忘记了而是故意的,他在故意挑战莫然的底线.果然,莫然生气了责备自己了,唯独没动手,只是再设了个时限给自己.季言之所以故意犯错其实是希望莫然能看出自己的一些不妥,从而关注一下自己,但又不好意思直接找莫然聊心事,于...

  那件事没有往坏的方向走,所以莫然也没有给季言什么大惩罚,只是稍微提醒了一下凡事需先冷静便过去了.

  大概过去了一个月,上班的上班,工作的工作,学习的学习,上学的上学,再平常不过了.

  直到有一天,季言收到了一个电话说其父亲季涛意外身亡了.得知季涛的逝去季言异常淡定,淡定的安排了后事,淡定的把季涛安葬在了游筱的墓碑那里,一切都很淡定.

  这天,季言没有按时做好练习,不是忙碌忘记了而是故意的,他在故意挑战莫然的底线.果然,莫然生气了责备自己了,唯独没动手,只是再设了个时限给自己.季言之所以故意犯错其实是希望莫然能看出自己的一些不妥,从而关注一下自己,但又不好意思直接找莫然聊心事,于是就故意犯了这么一个小错,但计划失败了.

  最后,季言冲了杯参茶去了莫然的房间.季言这是要找借口来吸引莫然的注意.

  莫然接过了参茶,“怎么了?” 

  “唔..没什么,哥辛苦了喝点参茶会好一点” 

  “为了没做练习的事赔罪?” 

  季言有点丧气..哥你平常把我的心猜得那么准,为什么这次就猜不到了呢?但直接向莫然说心事季言觉得是一种很别扭的事,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喜欢说心事的,于是季言顺着莫然回应:“嗯..”

  “好好做” 

  “哦…”莫然还是..没有发现伪端.算了,这么大一个人了还奢求什么安慰…季言失望的回了卧室.

  从小都不喜欢说心事,云翌是第一个能稍微理解自己的人,但云翌他也有很多烦恼,经常帮助自己已经很感激他了,怎么还能麻烦他呢?小诺是自己的弟弟,作为哥哥怎么可能要求弟弟来替自己解决烦忧呢?后来出现了这么一个人,一个能完全猜出自己心思的人,一个强大到让自己觉得终于有可以依托的人…可是,可是他没有,没有发现自己的暗示…

  本来已经放弃了,季言没再想什么诡计,也没再抱什么希望.突然,有人敲了自己卧室的门.本以为是言诺来问作业,或者管家来喊吃饭什么的,却万万没想到打开门看到的人居然是莫然.

  莫然来了,灭了的希望之火又再次燃起.

  期待的人来了,季言却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可以说些什么,当然也不知道莫然来的目的,所以只能傻傻的站着…只见莫然进屋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又打量了一下自己,最后坐到了床边.

  “过来” 

  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可莫然的话好像..不能不听.

  季言听话的走去了,还想问个什么就被莫然一手拉下去了,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趴在了莫然腿上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突然的莫然打了起来,就很突然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

  啪啪啪啪啪啪啪…“嗯哼” 季言一不注意不安分的小手不自觉的去挡.然后手就被抓/住稳稳的摁在了自己的背上.

  啪啪啪啪啪…这是莫然第一次用巴掌打自己,但一点都不比工具挨的轻松啊.

  啪…又停手了.突然身后一凉,裤子被脱下了.

  房间里就莫然季言两人,季言脸上的气温恍是飙到了四十度,极其羞涩.虽然自己不是没有用巴掌打过言诺,但言诺才十五岁还是个孩子,自己都十八岁的成年人了啊,还像小孩那样被摁着打真的…太羞耻了.

  可是接下来没有感受到痛楚,季言只感觉到了一只大手在揉捏着.

  算了,要丢脸刚刚都已经丢完了,现在什么都不想思考了,脑子只有好好享受这份难得的温柔的一个想法.偶尔耍耍赖任性的抛下所有事似乎是一件不错的事,至少大脑终于可以放空一阵子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季言感觉迷迷糊糊的,都快要睡着了…‘啪——!’ “嗷!”正当眼皮要掉下来的那一刻,就这么活生生的被突然的这一下疼痛弄醒了.

  季言一脸怨念的扭头看着莫然. 

  “起来”莫然吩咐道.

  好吧..看来温柔的时间过了.季深深呼了一口气,撑着床用力一推一下子站了起来,盯着莫然看.因为莫然打得不重所以走动是可以的.

  “裤子不穿了喔?”莫然笑着提醒.

  季言白/皙的脸一下子又红了起来,赶紧把裤子穿上了,刚刚太困太迷糊了都忘记裤子被脱了.

  看着在言诺面前威严但在自己面前笨拙的季言,莫然觉得蛮好笑的.这孩子怕不是不敢跟自己说心事才不惜故意犯错冒险吸引自己的注意,季涛的死亡对季言来说是个挺沉重的打击吧,虽然季言有能力自己度过这个难关,劝谕什么的道理季言都懂,所以也没想要说什么,但有时候适当地给予鼓励和陪伴真的很重要,能带给人无穷的希望,无穷的动力.这些不是道理能够给的,关爱却能.

  而这,就是莫然安慰的方式.

  安慰过了,是时候回到正常的生活了.莫然起身准备回去工作,但在提步之际,莫然伸手揉了揉这个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弟弟的头脑勺.这似乎给季言打了一支巨大的强心针.不要害怕,不要懦弱,有什么事,面对就是,面对了,就好了,就过去了.

  “哥…”趁着莫然没走,季言转身把莫然喊住了.

  莫然停下了脚步听着. 

  “你明天有空么?” 

  “有话就说” 

  “先决条件是你有没有空嘛,没的话就什么都不用说了” 

  莫然还是没回应只是皱了皱眉,好吧,还是自己先说好了,

  “明天是..小诺的家长会…你会出席吗?”投去期待的目光.

  莫然认真的想了想,“会” 

  “十二点..”季言激动的说出来,“十二点要到..”补充说. 

  “嗯”说罢,莫然便回去了.

  季言脸上恢复了笑容.

 

  第二天,十一点,莫然季言言诺三人整装出发.到了学校还没到十二点,没有所谓的老师学生接应,从装饰来看似乎和家长会违和,来的家长不是很多,学生们兴高采烈的,老师忙着点名.这似乎,并不是季言说的家长会.

  不久,一辆巴士驶来,老师让所有人上车.下车地点是一个充满丛林气息的野生动物乐园,游客很多,也有很多学生,来玩的,打卡的,参观的,学习的,比赛的,都有.而圣枫学院这次来是高一的一个旅行活动,让日常认真的学生和其繁忙的家长能够轻松一天,享受天伦之乐,毕竟学校也挺注重学生心里健康,虽然更重要的目的是要让家长觉得学校十分关注学生,办得体面才能吸引更多人投资.

  抵达目的地是自/由活动,大家都分开行走了.言诺这边有季言陪着,莫然则是在后面随着他们走.

  言诺其实对这个旅游没有特别大的兴趣,毕竟发生了那么多事并没有这样的心情,只是偶尔走走吸收一下大自然的气息也不错,大自然似乎有洗涤心灵的能力.莫然这种天生的工作狂自然对玩乐没兴趣.倒是季言,一直拉着言诺去不同的交互区跟动物交流,然后又拉着言诺去玩机动游戏,以及拍照什么的..言诺以为已经足够认识季言了,季言这一年来表现得就是沉默寡言风度翩翩的.像今天这个童真的样子一点都不符合自己认识的,没想到季言对于游乐园还有这样一颗炽/热的心,有着这样的反差.

  时间过得很快,是时候离开乐园了.学校有安排去和回的车程,去言诺他们乘坐了,但回的时候莫然拒绝了,并让睢旴开车来了.于是四人便坐莫然的车回去了.

  季言看上去很开心很满足,但似乎没有人注意到其实季言这一整天都提心吊胆着,他艰辛的把莫然骗来了,而真相也揭晓了,回去就是要承受任性的后果了.

  季言在车上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窥探莫然的神情,莫然没有给自己摆脸色,一如既往的沉静,连气都不生了,也不看看自己,像似要忽视自己一样,不想理睬自己那样…

  回到了家,晚饭时间,莫然继续没有正视自己,他跟其他人说话如常,但就是不骂自己又不看自己一眼,好像没发现自己存在一样似的,这样比晾着自己在一旁还要难受,有一种对方不想再管自己了的感觉…

  吃完了晚饭,莫然回卧室去了,大概是要把这一天落下的工作完成吧.今天玩了一整天也累,季言让言诺回卧室好好休息.然后主动帮忙管家收拾餐桌,为的就是求管家给自己拿藤条.

  自知难辞其咎的季言拿着藤条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莫然书房去负荆请罪,可是从敲门后莫然只回了‘进’那么一个字,看了自己那么一眼,然后又无视自己起来了,没说让自己干嘛,也没问自己来干嘛,只是自顾自的在工作.

  主动请罪真的是一件需要极大勇气的事,已经不是羞不羞人怕不怕痛的层面了,而在于不知道对方愿不愿意接受,如果做到这个份上了对方依然无动于衷的话,试问天底下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

  此刻似乎就是处于这个状态,不知所措的季言也不知道可以再怎么去弥补了,无助的他只能站着,放在背后的双手紧紧握着藤条,静待.

  等待久了,思想也开始涣散,开始不集中,开始忘记自己在做的事,然后放空身体,眼神恍惚.

  季言这才意识到自己是第一次参观这个卧室,文件虽多但窗明几净,摆设不偏不倚甚至能看出放置的角度是经过了悉心量度和设计,井然有序得好像能找出规律似的,这大概是莫家的严谨性,小细节也不容放过,也就培养出莫然这种有条不紊的性格吧.然而除此之外,卧室里似乎已经没有其他东西了,没有让人看到会很兴奋的颜色,没有任何玩物,也没有多余的摆设,虽然横装有格调但就是一个完全让人工作的地方,这些都是没有童年的特征吧.

  眼睛环顾了一周,又回到了莫然的身上,一个非常认真工作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或者说是心理作祟,莫然看上去似乎比以往观察到的还要专注,专注得像被隔绝了一样.以往莫然还会在乎罚站的姿势,只是一点的微动都要修正,如今季言已经换了好几个姿势了,他却一眼都没有看,一句话都没有说.

  可能是因为自己的骗局出外一整天落下的东西现在只能拼命的补上而无暇分心吧..如果哥没有去的话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局面,莫然答应自己去是因为以为是去小诺的家长会,之所以百忙中抽空去是因为他其实很重视言诺,而且家长会是一件庄严的事需要花时间对待,结果却是自己骗了他去玩乐,害得他要付出极其沉重的代价.

  或许自己真的不该任性,或许自己真的需要更体谅这个值得尊重和理解的哥哥,季言既后悔,又不后悔,因为季言留意到去乐园莫然全程没有用手机也没有工作,虽然只是跟随着走,也没有一起谈论和拍照,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陪伴,季言也足够满足了.今天所有的画面,都深深刻烙在季言心里了.

sometimes

生活中逃不开的20个定律

1、当你拥有某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种东西并不像你原来所想的那样有价值。

——价值定律


2、一个人花一个小时可以做好的事情,两个人就要两个小时。

——合作定律


3、当你不总在想自己是否幸福的时候,你就幸福了。

——幸福定律


4、有人站在山脚下,有人站在山顶上,虽然所处的位置不一样,在两人眼里的对方却是同样大小。

——地位定律


5、在争辩的时候,最难辩倒的观点就是沉默。

——沉默定律


6、动力往往来源于两种原因,希望或绝望。

——动力定律


7、受辱时的唯一办法就是忽视它。不能忽视它,就藐视它。如果藐视它也不能,你就只有受辱了。

——受辱定律...

1、当你拥有某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种东西并不像你原来所想的那样有价值。

——价值定律


2、一个人花一个小时可以做好的事情,两个人就要两个小时。

——合作定律


3、当你不总在想自己是否幸福的时候,你就幸福了。

——幸福定律


4、有人站在山脚下,有人站在山顶上,虽然所处的位置不一样,在两人眼里的对方却是同样大小。

——地位定律


5、在争辩的时候,最难辩倒的观点就是沉默。

——沉默定律


6、动力往往来源于两种原因,希望或绝望。

——动力定律


7、受辱时的唯一办法就是忽视它。不能忽视它,就藐视它。如果藐视它也不能,你就只有受辱了。

——受辱定律


8、愚蠢大多数是在手脚或嘴比大脑行动还快的时候产生的。

——愚蠢定律


9、如果一堆苹果,有好有坏,你就应该先吃好的,把坏的扔掉;如果你先吃坏的,好的也会变坏,你将永远吃不到好的,人生亦如此。

——苹果定律


10、开了电视睡得着,关了电视反而睡不着。

——失眠定律


11、最使人厌烦的谈话有两种,一是从来不停下来想想,另一种是从来不想停下来。

——谈话定律


12、死无疑是痛苦的,然而还有比死更痛苦的东西,那就是等死。

——痛苦定律


13、无论你保龄球打得多“菜”,每次玩都可能有一两次全中,令你满意,高兴地下次再来。

——游戏定律


14、当用一个手指指责别人的时候,别忘了总有三个手指指向自己。

——指责定律


15、没有比记忆中更好的风景,所以最好不要故地重游。

——旅游定律


16、问题越复杂,期限就越短。

——危难定律


17、学会用左手做一些事情,因为右手不是永远都管用。

——备份定律


18、一分钟有多长?这要看,你是蹲在厕所里面,还是等在厕所外面。

——时间定律


19、有时候越是急着找手机,翻遍整个房间也找不见;静下心来发一会儿呆,你就会发现手机一直就在左手里。

——寻找定律


20、遇事只要往好处想你就会快乐,就像你如果掉进沟里,都可以设想说不定刚好有一条鱼钻进你的口袋。

——快乐定律

Jinny
Day 181 彼此存在,又毫...

Day 181

彼此存在,又毫无关联……

Day 181

彼此存在,又毫无关联……

选填记忆___

【繁嚣之下,有你存在】(53) 暴风雨的前夕(2)

  这边季言站的有点丧气,莫名其妙的被罚,本来被冷落就是件不好受的事,出去了还不告诉自己一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季言觉得还不如直接开揍,长痛不如短痛,好比现在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真实难熬.
  一小时不见如隔三秋,季言也就这个时候才那么想念莫然.
  等了等,等了又等,除了等还是等..季言盯着门盼了许久,终于,把手扭动,望穿秋水的莫然回来了.
  可是,莫然直接掠过了自己坐回到椅子上,然后继续工作了.
  够了,有什么不能直接说的..非得要这样折磨人..正当季言想要主动开口的时候,莫然似乎察觉到什么样的站了起来,朝着书柜方向起步.
  “我帮你”这是个好机会,既不用自己先开口认错,借着这个机会让莫然说...

  这边季言站的有点丧气,莫名其妙的被罚,本来被冷落就是件不好受的事,出去了还不告诉自己一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季言觉得还不如直接开揍,长痛不如短痛,好比现在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真实难熬.
  一小时不见如隔三秋,季言也就这个时候才那么想念莫然.
  等了等,等了又等,除了等还是等..季言盯着门盼了许久,终于,把手扭动,望穿秋水的莫然回来了.
  可是,莫然直接掠过了自己坐回到椅子上,然后继续工作了.
  够了,有什么不能直接说的..非得要这样折磨人..正当季言想要主动开口的时候,莫然似乎察觉到什么样的站了起来,朝着书柜方向起步.
  “我帮你”这是个好机会,既不用自己先开口认错,借着这个机会让莫然说下去就好.季言走过去看了看电脑里的档案,确定了后去了书柜那边,取出了一个案例文件夹,便走回去了.
  结果,莫然不按自己的剧本走,接过了文件夹说了声:“谢谢”后便继续工作.
  “哥..” 一声叫唤透露了不满和委屈.
  “什么?”
  “……” 无言以对.
  此时,莫然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怎么?我这样对你有没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吗?当然有啊,莫名其妙就罚自己凉着自己,又不解释解释,是个人都觉得难受,只是..能说吗?
  “在想怎么回答比较符合我的想法?”
  “……” 还不是因为怕你生气继续凉着自己…
  “那不必这么苦恼了,我要的是你最真实的回答,最真实的感受.”
  “那我实话实说,我觉得,很无辜” 此刻,莫然是季言唯一可以任性的人,罚都罚了,凉也凉过了,还不讨点糖.
  “你还知道无辜”
  季言不傻,这句话明显有什么暗示,但季言就是不懂,是在说看着自己这模样莫然也觉得很无辜吗..“哥,季言有点蠢,还望哥指点”
  “言诺干了什么?”
  “未成年喝酒,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喝酒都伤身,如果是我的话哥早就藤条上身了不是吗?他,无辜吗?”
  “你怎么知道他喝酒了?”
  “...”季言没即刻回应,似乎有点犹豫了,“他身上的酒味,很重” 但证据确凿..
  “这就代表他喝酒了?是不是你身上有/血\迹就代表你杀/人了?”
  “……” 好像…这么一说,自己似乎有点武断了.
  “我是不是不高兴了拉你就打?”
  “……” 最近实在烦躁,整个人都毛毛躁躁的,连逻辑都有点混乱了.
  “所以,知道要做什么了?”
  “敢问小诺现在..在哪儿” 突然没有了刚才的菱角.
  “卧室”
  “我能离开一会儿么”
  “去”
  “谢谢哥”

  唉,这是季言第一次,不敢面对言诺.平时能有条理的在言诺面前说着大道理,如今,却害怕对方会怪\罪自己.想起来,当时小诺是想解释什么的,但自己却没有给他这样的一个机会.
  “唉..” 想着想着,已经走到卧室跟前了.季言沉重的举起手,把门敲了敲.
  “哥!你没事吧?!” 谁知道,言诺一看到是自己来了迫不及待的关心.
  “有事,啊~疼死了~” 季言开着玩笑回应,现在,得缓和气氛.
  “他又打你!”说着言诺架起款子想要报仇似的.
  “欸!”季言急忙拉住言诺:“你哥的哥他不是这么野蛮的人..因为,我才野蛮..”
  “哥哪门子的野蛮?”
  “哥没有好好查清楚没听你解释就判定你喝酒犯错了..不野蛮吗”
  “呃..哥是因为太担心我..才..”
  “小诺,对不起”
  “没事儿..哥,我没怪你”
  面对诺的乖巧,季言又自责了几分,无奈的笑笑.
  “哥,你肚子饿了吗?” 不希望看到季言为自己自责的言诺,错开了话题.
  “嗯,有点儿吧”
  “哥!”随之,言诺搬出刚才辛苦捧回来的饭盒,“噔噔~请慢用~”
  外卖? “这..你们刚才出去吃饭了?” 突然想起莫然消失了的那段时间.
  “嗯..” 言诺不好意思回应,自己跟莫然出去吃饭了,留下季言一个在家里..
  “谢谢哦”说着季言便吃起来了,这是弟弟给自己带的外卖呢.唉,自己为何如此失败,幸亏莫然阻止了自己,不然小诺得饿着让自己打呢…论当哥哥,莫然比自己好多了.
  “哥”
  “嗯?”
  “我身上的酒味,是因为小格的好朋友方昀他有点失意,我放学回家无意看到了他在酒吧里,把他拉了出来谈了谈心,送他回家,可能挨得太近了不小心染上的味儿..我以后会小心注意点儿的了”
  季言摇了摇头,“不,这次小诺做得好好,看到朋友坠落,当然得好好扶持才对,小诺没有任何的错,助人的话不用保持距离.只是,事先给个通知就好”
  “嗯!我知道啦~” 言诺一下子趴在了季言的身上,搂着季言说.
  这个拥抱,这个笑容,给了季言无尽的支持.对了,愁什么呢,身边有这样一个弟弟,就很好.

Wenxiang

抽象

抽象必要吗?


我们只能关心显现的事情,假如你认为不是,那也一定是因为你相信未显现的事情将会显现。今天路过的路口,明天它的红绿灯还是跟今天一样,虽然它未显现,这是你的信心。不过很快你就会发现,这种信心实在很可笑。就算对照手表看,明天的红绿灯替换次序分秒不差,但可以确定,过马路的车与人一定不尽相同了。如果你看着秒针来决定什么时候过马路,很快就会出交通事故。


规律在哪里,抽象是什么样的?


四季循环,草木枯荣循环。但用“循环”这个词,岂非歪曲了事实,一棵树今年秋天的模样,又怎么可能同去年秋天的模样,草木构成的秋天,又岂能是每年都一样。


你很聪明,你说循环是抽象,它不变;变的只是...

抽象必要吗?


我们只能关心显现的事情,假如你认为不是,那也一定是因为你相信未显现的事情将会显现。今天路过的路口,明天它的红绿灯还是跟今天一样,虽然它未显现,这是你的信心。不过很快你就会发现,这种信心实在很可笑。就算对照手表看,明天的红绿灯替换次序分秒不差,但可以确定,过马路的车与人一定不尽相同了。如果你看着秒针来决定什么时候过马路,很快就会出交通事故。


规律在哪里,抽象是什么样的?


四季循环,草木枯荣循环。但用“循环”这个词,岂非歪曲了事实,一棵树今年秋天的模样,又怎么可能同去年秋天的模样,草木构成的秋天,又岂能是每年都一样。


你很聪明,你说循环是抽象,它不变;变的只是具体的事情。


但你仍然无法在去掉所有具体事情后指出,你的那个抽象在哪,什么样子。


没谈过恋爱的人说,听说恋爱是那样的;谈过恋爱的人说,其实恋爱是这样的。肤浅的人说,我想和你上床;故作深刻的人说,下午三点半,到湖边散步,想跟你聊聊海德格尔。


恋爱是什么,爱情是什么?


我每一次看见你,欣喜,欣喜是相同的,可是欣喜时的眼神流露一定千差万别。


每天醒来我都想到你,每次想你的情景都千差万别,只要你不否认实实在在的那些细节。


明天冷空气会来,上次的冷空气来时,风向正北,明天的风呢,凌晨五点四十分时,可能是西北偏北,再准确点说是西北偏北偏西风。


是的,明天你会发现,冷空气来的时候,吹北风,准确的说,其实是不准确的说,是西北偏北偏西风。


花米音乐

邓紫棋《存在》,女生翻唱最成功的一首歌!

邓紫棋《存在》,女生翻唱最成功的一首歌!

_陆廿三



春夏说,如果有下辈子,她还是会选择做人。因为没有试过其他的,她只做过人,有下辈子的话,那就努力把人做好吧。


  可是我想,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要再做人了。

  我可以没有思想,可以是在草原上奔跑的豹子,可以是水里的鱼,可以是一粒尘埃。


  当然最好的,是不要再有下辈子了。


  好好活完这一生,然后一颗粒子都不要在这世间留下。




  春夏说,如果有下辈子,她还是会选择做人。因为没有试过其他的,她只做过人,有下辈子的话,那就努力把人做好吧。


  可是我想,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要再做人了。

  我可以没有思想,可以是在草原上奔跑的豹子,可以是水里的鱼,可以是一粒尘埃。


  当然最好的,是不要再有下辈子了。


  好好活完这一生,然后一颗粒子都不要在这世间留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