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存在主义

3537浏览    359参与
北屿朔风
《自剖》#2 世界是荒诞的,我...

《自剖》#2

世界是荒诞的,我爱你是荒诞的。

《自剖》#2

世界是荒诞的,我爱你是荒诞的。

断岸

如果

如果寒风将幸福吹起

如果刀剑将生命割弃

如果地狱的烈焰奋勇焚烧世界

如果自由如灰烬似白雪

如果爱与恨模糊了界限

如果那楼宇倾颓

如果打碎那些精致的瓶瓶罐罐

如果为了逃避而牺牲生存的勇气

如果书籍里渗出愤怒的鲜血

如果文字中净是怨毒的诅咒

如果混乱是狂热的注脚

如果行动是团结的凯歌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

如果这一切是未来

如果寒风将幸福吹起

如果刀剑将生命割弃

如果地狱的烈焰奋勇焚烧世界

如果自由如灰烬似白雪

如果爱与恨模糊了界限

如果那楼宇倾颓

如果打碎那些精致的瓶瓶罐罐

如果为了逃避而牺牲生存的勇气

如果书籍里渗出愤怒的鲜血

如果文字中净是怨毒的诅咒

如果混乱是狂热的注脚

如果行动是团结的凯歌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

如果这一切是未来


Ancy

绝望者的自我毁灭系统Self-destruction system of the desperate

问我想有什么成就,我本不想活太久。何以这晚以后,我竟想去习武保卫地球。

——写在前面


有一天我终于认识到,有一种人,他们却必须背上寻找意义的十字架,不是义务,而是责任。

很不幸的,我生来就属于这一类人。

从小便了解文学作品里所传达的价值与道理的我,看见的除了文字的本义,还有延伸义和比喻义。总爱思考跟古希腊先哲一样的问题: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小时候能得出的最深的思考结果,大概是做有价值的事情。

年少时期是一只被保护在黏腻而鲜活的蜜糖罐子,终于有一天,蜜糖罐被打碎,你走出来看见的世界,全都是你的现世的责任。你会不断遭遇热衷的事业,爱,伤害,和背叛。并且像轮回一样,一次又...

问我想有什么成就,我本不想活太久。何以这晚以后,我竟想去习武保卫地球。

——写在前面

 

有一天我终于认识到,有一种人,他们却必须背上寻找意义的十字架,不是义务,而是责任。

很不幸的,我生来就属于这一类人。

从小便了解文学作品里所传达的价值与道理的我,看见的除了文字的本义,还有延伸义和比喻义。总爱思考跟古希腊先哲一样的问题: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小时候能得出的最深的思考结果,大概是做有价值的事情。

年少时期是一只被保护在黏腻而鲜活的蜜糖罐子,终于有一天,蜜糖罐被打碎,你走出来看见的世界,全都是你的现世的责任。你会不断遭遇热衷的事业,爱,伤害,和背叛。并且像轮回一样,一次又一次地重演。

开始,你可以一次又一次站起来,睡醒后忘掉昨天的不好,而且痛苦让自己感觉到鲜明地活着。直到黑暗越来越多,无法跟鱼的7秒记忆一样清零从来,你才蓦然明白,这到底是一个物理的世界,甚至连人类心理都要遵守能连守恒定律。量的累积终究迎来了质变,时刻感受着死的成分:软弱、虚空、沉闷、黑暗,和痛苦。是厌世的,抑郁的感受。

我重新思考,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余华的《活着》告诉我,活着的意义就是活着,只要活着,活着本身就是意义。这并不能解答我的疑问。

文学终究是缥缈的,于是我试图从哲学、历史、社会学、心理学、量子力学中寻求答案。

尤瓦尔·赫拉利试图站在一个极其宏观的宇宙视角告诉我们,人类整体的机构体质都是建立在一个庞大的故事体系之上,用身份认同、国家法律、社会规范、经济体制、各种仪式、牺牲自我等等的方式,让你坚信这个故事就是事实。“从目前的技术和科学革命来看,我们该担心的不是算法和电视镜头控制了真实的个人和真正的现实,而是‘真实’本身也是虚幻。人类害怕被困在盒子里,但没意识到自己早就被困在一个盒子里了(这个盒子就是人类的大脑),而且盒子外面还有一个更大的盒子,也就是充满各种虚构故事的人类社会。你逃离母体,来到了一个更大的母体。你想找出这个世界用哪些方式操纵你,最后也会发现自己的核心身份只是神经网络形成的复杂幻象。”

“所以,如果想知道宇宙的真相、人生的意义、自己的身份,最好的出发点就是开始观察痛苦、探索痛苦的本质。答案永远不会是一个故事。”

尤瓦尔·赫拉利给出的答案戛然而止。但我们大多数人也许并无所谓知道“真相”,只想关注人类个体的人生意义。社会学终究只是探索问题并试图找出病症所在,要找到解药还是要回到心理学中。

维克多•E.弗兰克尔给出的解答是“意义疗法”。 “人不应该问他的生命之意义是什么,而必须承认是生命向他提出了问题。简单地说,生命对每个人都提出了问题,他必须通过对自己生命的理解来回答生命的提问。对待生命,他只能担当起自己的责任。因此,意义疗法认为,负责任就是人类存在之本质。

首先要将神经官能症和常人对生命之意义的追寻区分开来。神经官能症是一种心理疾病,伴随着焦虑、歇斯底里,以及软弱、虚空、沉闷、黑暗,和痛苦。而人对于生命价值的担心乃至绝望是一种存在之焦虑,而绝非心理疾病。

然而,如果在神经官能症之上,苦寻生命意义与价值,这必定是双重的痛苦。

于是,我们可以用三种不同的方式来发现生命之意义:(1)工作(做有意义的事情);(2)体验自然和文化,或献身于所爱的人(爱);3.拥有克服困难的勇气(痛苦的意义)。

1.通过工作实现自我价值。

我认为这前提是,一份可以实现价值的工作,是可以实现你的个人价值以及社会价值的。其实任何工作都有自身的社会价值所在,比如每个公司都必有的行政、人事部门,不可或缺,也必定需要有人去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我贪心的、追求的,是这份工作能否实现我的个人价值。没错,一个小小的行政也能实现价值,但它是谁都能胜任的事情,我得不到任何的快乐与成就感。

这个时代,最吸引人也最折磨人的也许就是成就感这回事了。你一开始给自己设定的道路就是创造性的、创意型的工作,道阻且长,也并不舒服安逸,但它带来的是经历痛苦之后的成就,这是一种高级感。我始终认为——不管这里面有没有存在偏见——任何事情都是有高低优劣之分的,不然为什么所有人都渴望成为富人。人总想往高处走。

但是当你经历过痛苦、伤害、和背叛,对这样有难度且自我伤害的工作产生怀疑,就像感情一样。你的天平开始摆向另一边,一份非创造性的、高薪且安逸的工作。的确,像风平浪静的闲暇日子,没有了痛苦,却开始在忍受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平庸和浅显的快乐(毕竟快乐只是附属品,并不永存)都让我难受,我终于明白,无法实现自我的真实价值,才是最大的痛苦。

什么样的工作都会带来痛苦,但痛苦的意义,是为了实现人类存在的自我超越,成为更好的自己。我很喜欢草东的一句歌词,甚至奉为座右铭:“他们扔了你的世界,去成为更好的人类”。

2.爱的意义。

被伤害过的人,容易沉迷于各种声色场所,或是滥用酒精香烟和药物,他们存在的虚空被一种原始的享乐意志所替代,补偿了。在圣经的解释里,这是一种体贴肉体而造成的“死的感觉”。任由自己听从人类的原始欲望,试图通过麻痹神经以逃脱软弱、虚空、沉闷、黑暗,和痛苦,但却正是这样,你让自己更加接近软弱、虚空、沉闷、黑暗,和痛苦。厌世,想寻求解脱,最后发现只有一条路。死亡是解脱的方式,但死亡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相信佛教的人世轮回,就会知道,死亡不会让你归零,灵魂不会消失,你会在千万世轮回中,继续你的灵魂的修行。

“自由是人的生命消极的一面,而其积极的一面就是责任。实际上,如果人不能负责任地生活,那自由会堕落为放任。”

我以前以为,爱是对自我的救赎,或是这个世界给出的一个虚幻的故事,让大家活在简单而美好的世界里,以忘记现世的痛苦。你在成长过程中,在对抗家庭坏的影响之时,爱情不会给你救赎,只会重蹈覆辙,将过去的伤害一次又一次地在你身上演练。你试图吸取教训,但真正的错误在于,你只会索取,或者一味地满足自己那一点虚妄而原始的快乐。

维克多•E.弗兰克尔真正的爱,应该是奉献,是帮助他人实现其自我潜能。“爱是直达另一个人内心深处的唯一途径。只有在深爱另一个人时,你才能完全了解另一个人的本质。通过爱,你才能看到所爱的人的本质特性,甚至能够看到他潜在的东西,即他应当实现而尚未实现的东西是什么。只有通过爱,才能使你所爱的人实现他的全部潜能。通过使他认识到自己的所能和应为,他就会实现自己的潜能。”

不求回报的爱,很难,因为人的自私与存在可能被伤害的高风险,但这也是奉献的意义所在。

就像身处迷宫,你看不清真正通往出口的道路在哪里。但是你已经走过那些通往死胡同的道路了,你已经知道选择那些道路的结果,下一次,不管有多难,你都应该选择另一条道路,在磕碰中寻找出路。这一点,会在后面的悲剧性乐观主义的论述中再作深化。

3.苦难的意义。

“人要关注的不是获得快乐或避免痛苦,而是看到其生命的意义。这也是人们为什么甚至准备去受苦,在这个意义上,他的痛苦有了意义。”

这里的遭受痛苦有2个方面。

第一种是可以避免的痛苦,那么我们就应该去消除痛苦的根源,而不是继续让自己遭罪,自虐性的痛苦完全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我想举的一个例子,跟上一点关于爱的意义与思考有关。我曾经用了整整两年时间,爱着一个男人,他叫做“别人的男朋友”。不管是因为他的容颜还是才华让我深陷,我卑微却努力找寻自己的位置。如果要说这期间最大的痛苦,不是他深知我对他的感情还对我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态度,也不是他在女朋友面前的道貌岸然,是我深知“我喜欢你”这句话永远无法诉说,即使几经提到嘴边,即使我们心知肚明。于是,终于有一天,我厌倦了这样的感情状态,亲自结束这段关系。心态是解脱和释然,我终于完成对那虚妄而原始的快乐的抵抗。这种痛苦的根源在于执着,将快乐变成了目的。然而“快乐是(而且一直是)一种附加品,如果这种附加品本身成了目的,反而会受到减损。”

另一种是必经的痛苦。我们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会有感到痛苦的时刻——即使是身在甜甜的爱情中——因为矛盾是时刻存在的。“在某些情况下,人被剥夺了工作或享受生命的机会,但痛苦的不可避免是永远也不会被排除的。在勇敢接受痛苦之挑战时,生命在那一刻就有了意义,并将这种意义保持到最后。换句话说,生命之意义是无条件的,因为它甚至包括了不可避免之痛苦的潜在意义。”动物之所以有痛觉神经,是警醒之义。犹如敲黑板划重点,这个痛点必然有它的意义所在。关键在于你如何作出应激反应:努力适应,适应不了就改变,改变不了便离开。

 

另外,谈谈维克多•E.弗兰克尔对悲剧性乐观主义的解析。

简单来说,它指的是即使身处“三重悲剧”当中仍然并且一直保持乐观的情绪。“三重悲剧”包括:(1)痛苦;(2)内疚;(3)死亡。

1.痛苦——将人生的苦难转化为成就。

首要的是创造性地去改变让我们遭受磨难的境遇,但最要紧的还是腰子的如何承受不可避免的痛苦。

2.内疚——从罪过中提炼改过自新的机会。

维克多•E.弗兰克尔在给圣昆廷的犯人做报告时,告诉他们:“你们是自由地做了违法的事情,成了罪人。不过现在你们有责任通过超越罪过、超越自己、重新做人而战胜它。”

3.死亡——从短暂生命中获取责任的行为的动力。

死亡其实也涉及生命,因为生命的每时每刻都包含着死亡,而每一刻都不会再重复。那么,生命的这种短暂性难道不是使我们尽量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刻最好的提示器吗?因此,尽情享受你现在的生活,就像是在或第二次,不要像你的第一次生命那样,错误地行事与生活。

 

去爱吧,就像不曾受过伤一样;

跳舞吧,像没有人会欣赏一样;

唱歌吧,像没有人会聆听一样;

干活吧,像是不需要金钱一样;

生活吧,就像今天是末日一样。

 

 

2019.11.18

Ancy


他山之玉

每个哲学家都认识到生命并不遵循逻辑论证的连续性,一个人通常不得不冒险超越理性的界限以便最圆满地过自己的生活。 ——《存在主义简论》

每个哲学家都认识到生命并不遵循逻辑论证的连续性,一个人通常不得不冒险超越理性的界限以便最圆满地过自己的生活。 ——《存在主义简论》

深红

1911xx 随笔,思考与杂谈

191101 杂谈

在完成一件事的一瞬间虽然产生无尽的脱力感,却是我一日之中最兴奋的时候,即使肉体与精神上感到疲惫,我的灵魂却依旧快活地颤抖着,以一种忽快忽慢的频率颤抖着,可能这就是生命自身的脉搏。

关于应当写什么,大致总结为两点,一是写任何自己想写的任何东西,不要受题材形式和篇幅的限制;二是,可以无视第一点。

虽说我常和别人说自己如何谈论死亡如何思考死亡,但我更多地还是不加思考死亡地活着,就像肉体在夜晚安眠放松——在白天、我放纵我的灵魂去做任何事情。

没有人能把一位躺着思考的人从床上拉起来,只有灵感来时却没有纸笔的时刻,或是尿急。

有人常说作品是作者的孩子,可哪有这么不负责任的父母...

191101 杂谈

在完成一件事的一瞬间虽然产生无尽的脱力感,却是我一日之中最兴奋的时候,即使肉体与精神上感到疲惫,我的灵魂却依旧快活地颤抖着,以一种忽快忽慢的频率颤抖着,可能这就是生命自身的脉搏。

关于应当写什么,大致总结为两点,一是写任何自己想写的任何东西,不要受题材形式和篇幅的限制;二是,可以无视第一点。

虽说我常和别人说自己如何谈论死亡如何思考死亡,但我更多地还是不加思考死亡地活着,就像肉体在夜晚安眠放松——在白天、我放纵我的灵魂去做任何事情。

没有人能把一位躺着思考的人从床上拉起来,只有灵感来时却没有纸笔的时刻,或是尿急。

有人常说作品是作者的孩子,可哪有这么不负责任的父母,生下孩子就不闻不问了?我觉得要是拿来打比方的话,更像是送入火炉的瓷碗和工匠的关系,或是制革匠手里完成鞣皮的一张鞣革。

191104

“正是在此在生存的不断超越中,人获得了自身存在的主动性,实现了诗性生存的可能性。在此在生存中,人之所以能够超越他自身,就在于此在赋予了人类自身选择、决定自身生存状态的命运和去向。”

——海德格尔生存论美学思想研究

“艺术(诗)被规定为原始的“存在之真理”(澄明与遮蔽)向“存在者之真理”(世界与大地)实现的基本方式。”——海德格尔

通过诗,海氏一方面避免了主体主义,避免了使存在主义变成个体主义,又保留了其原有的“自由性”的特点;另一方面,他又避免了使其变成一门对象化的科学,抛开固有成见和经验,通过诗这种无规律的文字以表达哲学。

“然而问题仍然在于:这种“思”———与“诗”为邻的“思”———如何可能守住自己的内在品质和内在尺度?这种“思”在言说上如何免于过度或失度?”——孙周兴《非推论的思想还能叫哲学吗》

那么,思的尺度在何处?有什么东西可以丈量思以至于其既不会完全成为诗,而依旧带有诗性;既不会完全成为科学,而依旧带有科学性?

海氏通过本有介入这样一个问题,我想从另一方面入手,利用类似于萨特提及的一种非个人意识的前反思是否可行?对自我思考的反思,但其并非出自于自我这个主体,而仅仅出于思考这一行为产生的一个临时的主体。

从这样一个非个人的临时主体出发,仅仅在思考这一行为的立场上对诗性评判,从单一个体的主观性陷阱逃出。而由于其建立在思考之上,其科学性自然存在。

那么问题就变成了,如何产生这样一种前反思?因为这样一种前反思不单单是个体对自身思考的再思考,而是个体抹消掉个体对存在,站着全局的观点对这一思考的评判,这样一种全局观从个体上来说是不可能的,但是是否能够将其建立在全体人类的交流体系当中呢?这样一种前反思是否能在大众生活中产生呢?

日常生活中如何产生前反思?这样一种前反思恰恰是人在生活中不需要的那一部分,大多数人仅仅使用思就足矣,那么动用这一种前反思就需要一个契机,或者说“一个撬开前反思的杠杆”。

或许思考(自我之思)可以作为一主动的火花塞以产生前反思?这么说来,又产生了一个循环。这样一种撬动的行为将会永远持续下去吗?不,思考只是一个契机,只是使轮子转动的点火装置,当反思—前反思走上正轨的时候就不再需要契机,人们将会自然而然地对生活思考,并对思考产生思考,从而通过这样一种对思考的思考使生活得到控制——过上诗性与科学并行的生活。

海德格尔通过归本远离技术社会,通过从本有出发建立此在的自然生活境域。

“海德格尔更多的是关注一种后哲学的思想如何直接地入思,如何对技术世界作出直接的反应,如何以一种沉潜、节制、持守的思想力量去应合“存在”(“本有”)的隐匿、聚合、遮蔽。”——孙周兴

海德格尔呼吁思想的“转向”(Kehre):让技术对象入于我们日常世界又让它们出于我们的日常世界,即让它们作为物栖息于自身。这种对技术世界既肯定又否定的态度,被海德格尔称为向着物的泰然处之。——孙周兴

海德格尔谈及的转向固然正确,但是复归又从何而来的正确地位呢?这样一种远离虽说行之有效,但依旧没有解决技术社会的问题,只是复归自然人的发展,如果有一天人们再次遇到类似的问题,难道再做一次复归吗?
(此处删去一段)
补记:我先前的思考或许欠缺考量——对的,必须得承认,或许只有这样的回归才能唤醒原始的人,才能让人回忆起原初的梦与爱情。

尧毒

自愿死亡意味着承认,哪怕是本能地承认这种习惯的无谓性,承认缺乏生活依据的深刻性,承认日常骚动的疯狂性以及痛苦的无用性。


——加缪《荒诞与自杀》

自愿死亡意味着承认,哪怕是本能地承认这种习惯的无谓性,承认缺乏生活依据的深刻性,承认日常骚动的疯狂性以及痛苦的无用性。


——加缪《荒诞与自杀》


尧毒

《隔离审讯》读书笔记

这一部戏剧是萨特名言“他人即地狱”的出处。主要讲述了三个鬼魂在地狱中相互倾诉、折磨,从而表达出“他人即地狱”的内涵——每个人的价值和期待都是需要从他人身上证明获得的,但是心灵与心灵之间是无法达成真正的理解状态的,于是个人的价值也就没有办法得到实现,而就会给人带来痛苦。这样的痛苦被放大之后,生活在社会中就是一场毁灭的、灾难的状态。

萨特之所以选择用“鬼魂”的视角来讲述这个故事,也是为了放大。其一,死去的状态可以使得角色与现实生活完全隔离,角色所处的空间彻底封闭而又因为有上位面掌控者的存在不可能被打破,由此加剧冲突与痛苦的程度。其二,为增加故事叙述特色,增加悬念推动剧情层叠曲回发展,吸引观众的注...

这一部戏剧是萨特名言“他人即地狱”的出处。主要讲述了三个鬼魂在地狱中相互倾诉、折磨,从而表达出“他人即地狱”的内涵——每个人的价值和期待都是需要从他人身上证明获得的,但是心灵与心灵之间是无法达成真正的理解状态的,于是个人的价值也就没有办法得到实现,而就会给人带来痛苦。这样的痛苦被放大之后,生活在社会中就是一场毁灭的、灾难的状态。

萨特之所以选择用“鬼魂”的视角来讲述这个故事,也是为了放大。其一,死去的状态可以使得角色与现实生活完全隔离,角色所处的空间彻底封闭而又因为有上位面掌控者的存在不可能被打破,由此加剧冲突与痛苦的程度。其二,为增加故事叙述特色,增加悬念推动剧情层叠曲回发展,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丰富剧本可读性。

 

以下是人物和剧情梳理,以及部分剧情分析

主角:加尔森  虐待妻子逃兵                              死于枪决

      伊奈司  女同性恋引诱弟弟的妻子                    死于煤气中毒

      埃司泰乐偷情杀死自己的女儿                       死于肺炎


 

加尔森想要得到自我价值的认同,想要证明他不是懦夫,而是勇敢的人

埃司泰乐想要得到男人的爱,以此证明自我的存在

伊奈司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爱


 

加尔森的价值认同必须从伊奈司身上得到,因为她知晓贪生怕死的含义,并且憎恶加尔森,已经死去的加尔森无法改变活人对他的认知,只能在与活人有着同样“憎恶”特质的伊奈司身上下手,改变她的认知,从而达成目的。

埃司泰乐需要通过引起男人的欲望、需求,获得他们的爱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而加尔森作为三个人中唯一的男性,埃司泰乐的价值只能由他证明。

伊奈司是加尔森情感与价值的承接者,她作为女同性恋者死于色域,而所谓“地狱”的惩罚即包含与她的情人同样有着金色头发的埃司泰乐永远不会对她的情感作出任何回应。埃司泰乐和加尔森的亲密动作则会让她感觉到嫉妒,由此她也永远不会承认加尔森“勇敢”的特质,,加尔森也永远无法达到目的。

断岸

无题

许多晦暗的边界

摸不到星星

渴望一种开云见日的彻悟

我知,你与你

战争纷飞,血肉模糊

被人观看,便知廉耻

可“荒谬是世界的主调

反抗是我们存在的理由”

许多晦暗的边界

摸不到星星

渴望一种开云见日的彻悟

我知,你与你

战争纷飞,血肉模糊

被人观看,便知廉耻

可“荒谬是世界的主调

反抗是我们存在的理由”


断岸

秋日

秋日等不及夏天去世

用一场寒蝉的雨,证明自己的勇武

这个季节显然不适合燃起炉火

不是寒而是凉

让人一时穿上毛衣

一时脱下短装

告别大不容易

过了秋的开端,

生活就要进入肃杀

因为年关钉死在了日历上

唯有跑动,是饮鸩止渴

拖延哪怕一时的倒数

令年轻的和不那么年轻的人们

可以在生活的缝隙里

窥见些自愚的曙光

如光线中漂浮的扬尘

被从死亡吹拂来的风

颠簸不休

秋日等不及夏天去世

用一场寒蝉的雨,证明自己的勇武

这个季节显然不适合燃起炉火

不是寒而是凉

让人一时穿上毛衣

一时脱下短装

告别大不容易

过了秋的开端,

生活就要进入肃杀

因为年关钉死在了日历上

唯有跑动,是饮鸩止渴

拖延哪怕一时的倒数

令年轻的和不那么年轻的人们

可以在生活的缝隙里

窥见些自愚的曙光

如光线中漂浮的扬尘

被从死亡吹拂来的风

颠簸不休


深红

190917 内在的虚无是什么

内在的虚无是什么。
在开始讨论前我们必须将人分割,不能因为所谓人是统一整体的言论就放弃这种可能,更何况人确实是被分割的,其区别之大甚至让自反对者自身也感到惊讶。
虚无是什么?虚无可以有很多种解释,可以说是历史的虚无,也可以是人性的虚无和生命时间上的虚无。但对于个人来说,最大的虚无还是来自内在的虚无,要讨论内在,就务必将外在之物分离开来。
人内在的虚无可以分为三类:落空和丧失,盲目和麻木,对虚无的无能为力。
希望和希翼的落空是常有的事,人失去了充实的感觉,便会发现虚无巨大的空洞。但虚无的无形的,只是有形的东西的突然消失所产生的,而不是凭空出现的。要说大部分人之所以对这种虚无感到烦恼,大致出于对未来的视而...

内在的虚无是什么。
在开始讨论前我们必须将人分割,不能因为所谓人是统一整体的言论就放弃这种可能,更何况人确实是被分割的,其区别之大甚至让自反对者自身也感到惊讶。
虚无是什么?虚无可以有很多种解释,可以说是历史的虚无,也可以是人性的虚无和生命时间上的虚无。但对于个人来说,最大的虚无还是来自内在的虚无,要讨论内在,就务必将外在之物分离开来。
人内在的虚无可以分为三类:落空和丧失,盲目和麻木,对虚无的无能为力。
希望和希翼的落空是常有的事,人失去了充实的感觉,便会发现虚无巨大的空洞。但虚无的无形的,只是有形的东西的突然消失所产生的,而不是凭空出现的。要说大部分人之所以对这种虚无感到烦恼,大致出于对未来的视而不见——当一个人不曾试想最坏的结果,那么就没有承受结果的能力——一来他没有与虚无抗争的预备、自然也无从谈起战胜虚无,二来他因为不曾试想虚无、便容易忽视存在、忽视充实而丰满的生活。
而更为可悲的是,在人不为存在而喜悦的时候,人渐渐的还失去了对虚无的悲伤和痛苦。人变成了麻木的人,他们的生命失去了延展性,就像在太阳下暴晒的橡胶。麻木比落空更为可怕,落空的内在的我对虚无的反馈,而麻木则是连内在的我也被虚无吞没。有许多人有着光鲜亮丽的生活,却在私底下做着不可见人的勾当;他们有什么病吗?他们没有生病,他们只是失去了能够掌控的本我,他们是最容易走上极端的人,不论是生的极端还是死亡的极端,对于他们并无区别。
在这其中,还有什么比自我的丧失还可怕的吗?有的。“真正的绝望不是死亡,而是死亡到来前的宁静。”没有什么比放弃思考更为轻松的了,但也没有什么是比思考更为愉悦的;有些人热衷于体验这生活中的一切、热衷于发动自己思考的能力去面对生活,但同样,看得越远的人越会发现真实的虚无,纯碎的虚无是无底的,越是渴求的目光越能到达虚无的深处——那些光也照不进的地方——但越是探求虚无的深度,越发感到恐惧。他们是在钢丝上跳舞的人,出于纯粹的对生活的热爱去拥抱生活,却也随时有着落入深渊的可能,往往越是技艺高超的舞者越会尝试挑战更高的钢丝,就这样他们一次次挑战,直到虚无的突然降临——那种最大的、不可避免的虚无,从人之诞生其就存在那里的虚无。

KummerspecK
Søren KI...

Søren KIERKEGAARD Fear and Trembling

恐懼和顫慄橫在理性與信仰之間,卻是擺脫絕望的唯一途徑。

超脫邏輯而無法被推理的弔詭悖論向我發出挑戰,人之自我崇高本意的實現是全然賴於信仰的一躍,若不然,那致死的疾病終將是我唯一的歸宿。

‘Faith is a marvel, and yet no human being is excluded from it; for that in which all human life is united in passion, and faith is a passion.’


過去讀他,是揣著求證問題,...

Søren KIERKEGAARD Fear and Trembling

恐懼和顫慄橫在理性與信仰之間,卻是擺脫絕望的唯一途徑。

超脫邏輯而無法被推理的弔詭悖論向我發出挑戰,人之自我崇高本意的實現是全然賴於信仰的一躍,若不然,那致死的疾病終將是我唯一的歸宿。

‘Faith is a marvel, and yet no human being is excluded from it; for that in which all human life is united in passion, and faith is a passion.’


過去讀他,是揣著求證問題,為寫論文而讀。

現在再去讀他,才窺出了那些詩性,那些對世情的批判,對人本的熱情。

Fear and Trembling作為一本署於假名的做評,揉雜了齊克果的寫作性格,其生命卻始於Johannes de Silentio

而Silentio的存在主義充滿希望。

深红

190820 浅谈时间因果与时间广度

190820
“时间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值得我们花上大量时间去思索。”
“这话怎么说?”
“你想想,我们站着的每一寸土地都死过无数的人,只要是人到过的地方都有人死去。”
“是的,有人估算,总共有一千一百亿人曾经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你再想想,你年迈的祖母也有年轻的时候,也有穿着花裙子昂着胸脯在马路上走着的那些日子。”
“可以想见,我见过她的照片。”
“再比如说,在古代你的某位祖先必然在年轻时参加过一场战争,不论是哪场……如果你的那位祖宗没有从那场战争中活下来,活到娶妻生子,那么你就完全不可能存在。”
“简单的因果论。”
“值得一提的是,因果关系只适用于‘过去’和‘未来’两个情景。比如我说:我现在在这里说一...

190820
“时间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值得我们花上大量时间去思索。”
“这话怎么说?”
“你想想,我们站着的每一寸土地都死过无数的人,只要是人到过的地方都有人死去。”
“是的,有人估算,总共有一千一百亿人曾经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你再想想,你年迈的祖母也有年轻的时候,也有穿着花裙子昂着胸脯在马路上走着的那些日子。”
“可以想见,我见过她的照片。”
“再比如说,在古代你的某位祖先必然在年轻时参加过一场战争,不论是哪场……如果你的那位祖宗没有从那场战争中活下来,活到娶妻生子,那么你就完全不可能存在。”
“简单的因果论。”
“值得一提的是,因果关系只适用于‘过去’和‘未来’两个情景。比如我说:我现在在这里说一句话,可能会影响到两百年后某个杰出的人才的诞生与否……你也无法完全否定这种可能性。众所周知,蝴蝶效应。”
“那么因果论就不适用于‘现在’了吗?”
“不完全是。因果是将一对相关联的事件联系起来的纽带,比如从过去的一段时间到过去的另一段时间,我们可以称之为因果;同样未来到未来亦是。但是,一旦这段时间跨越了‘现在’,这段时间尝试着从‘过去’跨越到‘未来’,一切就变得不可言说了。”
“‘现在’在因果中是什么地位?”
“现在是一个起始符号,是录音机上的开始按钮——你可以从这里开始,却不能在这里停下——这意味着,历史对现在的影响是微小的——在某个时间发生了某件事,然后历史的录音机在滚动着,走到了‘现在’,祂发现无法关掉录音机。”
“你必须按下另外的停止按钮……才能停下。”
“对的,是这样的。但是现在和未来的因果就不一样了——‘现在’是起始键——所有的未来都从现在出发,所有的果都是现在的因。”
“这和原始因果论有何区别?当现在变成历史之后,我们还能说那个‘因’必然产生‘果’吗?”
“这就是和传统因果论不同的地方:当现在变成过去的时候,这条联系因果的纽带就断掉了——因为又有新的‘现在’产生了,换句话说——新的因果就替代了旧的因果。——但不是传统的不变化的、固定的因果——我更愿意将其称为‘现因’和‘未果’——由‘现在’产生的不断变化的因和由这个因产生的不断变动的、未能确定的‘果’。”
“说的不错。”
“好了,让我们抛开因果,再从时间的广度上谈时间。”
“嗯。”
“时间是迷人的、复杂的,时间将所有的‘过去’综合起来,就像用一块布把所有东西投影出来——当然投影出只是一部分,只是作用在‘现在’的小小一部分,更多的是在投影面之外,时间整体庞大地让人难以想象。”
“……‘未来’又是什么?”
“而未来,是完完全全地从这一张布上延伸出去——无穷的可能性——在现在改变的时候,未来也在不断变化。”
“所以,‘现在’就像是沙漏中小小的瓶颈,被夹在臃肿的象征‘过去’的下部和象征‘未来’的上部之间。”
“对,‘现在’被紧紧地夹在‘过去’和‘未来’之间,这二者是无限的、巨大的,他们压迫着‘现在’,试图用它们的所以力气消灭‘现在’;‘过去’不仅仅投影在‘现在’,它还试图穿过‘现在’去影响未来。”
“我们可不能让历史完全占领未来啊。”
“是的,至少‘现在’依旧握在我们的手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从‘过去’手里夺过对‘现在’的控制——我们必须要对那些历史性的死板印象、那些就像亡灵似的死缠不放的成见进行抵抗——人必须在抵抗中才能成为真正的人。”
“那真正的人是什么人?”
“真正的人是充实的人,他抵御住过去虚无的压迫,他拒绝未来虚无的诱惑。他只用现在填充自己,他是他自己——他不因他人而活、他不为成见而苦、更不为名义而死——他是最强大的人,是尼采所说的‘超人’。”
“那这样的人,在时间中处在一个什么地位?”
“他就是沙漏里的一颗沙子,一颗紧紧粘在瓶颈中央不愿下去也不愿上来的沙子,一颗永远在和‘现在’搏斗的沙子。”

断岸

浪游

我不想再扮演听话的

我想要成为浪荡子

在父亲深皱的眉头

母亲焦虑的哭泣中

堕落

我不想再肩负负罪感

好像我必须长成那样的树藤

承受那样恩惠的雨露

到底是谁定义了我的年岁

让命运的刻刀在我的灵魂里

肆意妄为

又到底是谁,有权利决定幸福

是什么样子的定义

这些可能的答案

都有着爱的捆绑

就像那些脚踏实地的词

金钱,房产,稳定,婚姻,子嗣

我不愿

我愿扑向大而空而无当的叙述

愿被自由,理想,民主,权利

蛊惑

我要做一名浪荡子

在晴空海浪的白波里

作冲上虚冥的游鱼

我不想再扮演听话的

我想要成为浪荡子

在父亲深皱的眉头

母亲焦虑的哭泣中

堕落

我不想再肩负负罪感

好像我必须长成那样的树藤

承受那样恩惠的雨露

到底是谁定义了我的年岁

让命运的刻刀在我的灵魂里

肆意妄为

又到底是谁,有权利决定幸福

是什么样子的定义

这些可能的答案

都有着爱的捆绑

就像那些脚踏实地的词

金钱,房产,稳定,婚姻,子嗣

我不愿

我愿扑向大而空而无当的叙述

愿被自由,理想,民主,权利

蛊惑

我要做一名浪荡子

在晴空海浪的白波里

作冲上虚冥的游鱼

深红

190816 从历史浅谈未来

190816
人类历史的统治大致可以分成三个阶段——从王权、个人统治到宗教统治,从宗教统治到律法和政治统治,再从政治到经济统治。这三个阶段的变化之中,是否有什么共通点?

首先可以看出,罗马的分裂使得教皇的权力得到极大的提升,这是王权向教权转变的开端;而法国大革命是因为资产阶级资本积累,变相削弱了贵族势力;而现代,从政治到经济最显著的表现就在于苏联解体,象征着政治对抗走向消亡,而经济的力量又卷土重来。
我们用经济指代当代资本主义,用资本指代近代资本主义。二者虽然有表象上的不同——当代资本主义更大程度给予劳工自由——但是劳动支配和经济统治这个行为的本质还是不变的。
经济作为一条隐线一直贯穿人类历史,即...

190816
人类历史的统治大致可以分成三个阶段——从王权、个人统治到宗教统治,从宗教统治到律法和政治统治,再从政治到经济统治。这三个阶段的变化之中,是否有什么共通点?

首先可以看出,罗马的分裂使得教皇的权力得到极大的提升,这是王权向教权转变的开端;而法国大革命是因为资产阶级资本积累,变相削弱了贵族势力;而现代,从政治到经济最显著的表现就在于苏联解体,象征着政治对抗走向消亡,而经济的力量又卷土重来。
我们用经济指代当代资本主义,用资本指代近代资本主义。二者虽然有表象上的不同——当代资本主义更大程度给予劳工自由——但是劳动支配和经济统治这个行为的本质还是不变的。
经济作为一条隐线一直贯穿人类历史,即使将来我们也很难完全摆脱资本统治。甚至可以说一战二战都是资本主义内部的矛盾——金钱与人性的矛盾。
所以,历史中金钱始终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要么是显现的角色:资本积累,经济全球化;要么是掩蔽的角色——教会垄断,集权政治。
在这样的一种此消彼长的过程中,人类在不断地进步——不可否认金钱始终是全体人类进行“人类资本积累”最快速也最有成效的方法——但是必须得注意,经济只是一种手段,不是目的,不能盲目地崇拜金钱万能而失了人的理性,成了“单向度的人”。
按照这样此消彼长的规律性,我们是否能够判断,在下一个进程里,人类将重新寻回理性?在艺术(古希腊)—宗教(天主教会)—政治(集权主义)之后,人类是否能够再次寻找到可以“信仰”或者说可以“依赖”的东西?
我断论,这种东西存在,并且必然存在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终结,就像必然能走到尽头的隧道——只是这个时代太过黑暗,这条隧道太过漫长——人们苦苦等待只剩绝望,任自己被金钱的巨大黑暗摄住。
从量变到质变需要漫长的等待,作为未能成为新人—又早已脱离旧人的我们这群人,除了仰望,又能做什么呢?大概就是保持自己的视线永远清明,永远专注。
让我在最后小小地展开一番,人的理性的发展是从外向内的:从一开始古希腊对对象的探索——人是把自己仅仅当做是一个视点,不去思考人自身的存在;到中世纪对神学的探究——人开始对物之上的某种与人相似的东西感到好奇;到近代集权主义、个人崇拜——人对某个人的思想痴迷和狂热;最后是现象学和存在主义——人开始对自身感到兴趣,人对自己有了更多的了解,人更加愿意把理性投射在自己身上。
人在发现自己的过程中成为人。
在不远的将来,存在主义将会逐渐替代结构主义,越来越多人发现自身,发现存在和虚无,那将个是人类理性自由被最大化的时代,或许,人类将走向自我灭亡;或许,人类将回归金钱的怀抱;又或许,那就是人类最终的模样……

断岸

短句

我时时刻刻都在与魔鬼搏斗

但不能每时每秒都分辨出

谁是魔鬼,谁是我

我时时刻刻都在与魔鬼搏斗

但不能每时每秒都分辨出

谁是魔鬼,谁是我


平成废物

萨特的“存在”和梅洛-庞蒂的“行为对应真实情况”是否可以划等号?

萨特的“存在”和梅洛-庞蒂的“行为对应真实情况”是否可以划等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