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孙尚香

29.5万浏览    6741参与
默南
我真是 太爱他们了 万事俱备蔷...

我真是

太爱他们了

万事俱备
蔷薇尚香
@孙尚香

我真是

太爱他们了

万事俱备
蔷薇尚香
@孙尚香

霡霂时雨

弟弟妹妹的照顾方式

孙策孙尚香

如果要问起孙尚香是怎么养成现在这个几乎没人敢惹的性格的,孙策应该是脱不了干系,毕竟没有几个大哥会心大到让年幼的妹妹去玩弩炮。孙尚香小时候被粗心大意的哥哥坑过不少次,一起出去被忘记在外面都算是小事。有一回孙尚香翻墙摔伤了腿,向来坚强的孙尚香疼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孙策居然给她拍了拍灰,告诉她没事的,后来孙尚香足足在床上躺了十多天才能下地。

不要以为孙策不疼妹妹,孙尚香常年在外惹是生非(不是,是见义勇为),经常有人来家里找麻烦。“不可能,我妹妹那么乖巧听话,不会无缘无故打人的,一定是那个人自己做错了事,我妹妹不过是主持正义。再说了,她一个女孩子打人能有多疼。”

孙策带妹妹的原则就是放养,不...

孙策孙尚香

如果要问起孙尚香是怎么养成现在这个几乎没人敢惹的性格的,孙策应该是脱不了干系,毕竟没有几个大哥会心大到让年幼的妹妹去玩弩炮。孙尚香小时候被粗心大意的哥哥坑过不少次,一起出去被忘记在外面都算是小事。有一回孙尚香翻墙摔伤了腿,向来坚强的孙尚香疼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孙策居然给她拍了拍灰,告诉她没事的,后来孙尚香足足在床上躺了十多天才能下地。

不要以为孙策不疼妹妹,孙尚香常年在外惹是生非(不是,是见义勇为),经常有人来家里找麻烦。“不可能,我妹妹那么乖巧听话,不会无缘无故打人的,一定是那个人自己做错了事,我妹妹不过是主持正义。再说了,她一个女孩子打人能有多疼。”

孙策带妹妹的原则就是放养,不危及性命的就不是大事,就算是女孩子也要学会坚强独立。不管想去做什么都有哥哥在身后,哪怕天塌下来也有哥哥顶着。

大乔小乔

大乔和小乔虽然是双胞胎,却因为家族预言不在一起长大,姐姐有着世族小姐的优雅,妹妹有着邻家女孩的活泼。姐妹相认后,身负家族使命的大乔希望守护妹妹的天真活泼。在小乔面前,大乔永远是温柔端庄的姐姐,姐姐知道许多新奇的故事,姐姐会在自己有需要的时候出现。而魔道家族背后的黑暗都被大乔默默的藏了起来。

大乔对妹妹的爱是无言的守护。

铠露娜

铠是个感情淡漠的人,可在家族里最小的生命-露娜用小手攥住铠的手指,奶声奶气的喊哥哥的时候,铠的内心有了柔软的触动。

露娜哭闹的时候,冰山脸的铠会抱起还没有他腿高的露娜哄,其实铠也并不会哄孩子,不过是学别人的样子抱起来拍拍背。但是神奇的是别人怎么也哄不好的露娜一被哥哥抱起就会停止哭闹。

铠后来失去理智,杀光了家人,可是面对心甘情愿被自己杀死的露娜,铠想起了露娜还在摇篮里的样子,最终还是放走了露娜。即使铠失去了记忆,露娜小小的身影也依然时不时的在铠的脑海中划过。

守约玄策

年幼失去双亲,长时间的颠沛流离,使得兄弟之间的依赖比一般的兄弟之间要强得多。在守约的心中,弟弟是坚持下去的动力,是对母亲的承诺,是对明天的希望。守约可以说是最尽职的哥哥,他对玄策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简陋的环境下,守约会尽量把最好的给弟弟。在玄策的生命里,守约不仅仅是哥哥,同时还担任着父母的角色。

发生意外,玄策走失后,守约一直在寻找弟弟,直到两人在长城重逢。玄策心里的怨恨在兄弟相认的时刻轻易化解。

“玄策,今天的蔬菜也要吃完哦。”


蛋黄黑金
从周年活动抽到起就一直想摸的大...

从周年活动抽到起就一直想摸的大小姐,拖到现在了。
不嫌弃的话关注然后评论我抽一个小可爱画你本命英雄吧,啥皮都可以。没有黑幕因为之前很少玩老福特谁也不认识😔没人评以后就自己随便画着玩555

从周年活动抽到起就一直想摸的大小姐,拖到现在了。
不嫌弃的话关注然后评论我抽一个小可爱画你本命英雄吧,啥皮都可以。没有黑幕因为之前很少玩老福特谁也不认识😔没人评以后就自己随便画着玩555

晚安安安
是乔妹花魁w香姐cn神岩(她超...

是乔妹花魁w
香姐cn神岩(她超级温柔又好看)
还是不太会用老福特,就先随便发几张试试叭

是乔妹花魁w
香姐cn神岩(她超级温柔又好看)
还是不太会用老福特,就先随便发几张试试叭

Kookie
画了香香,可以用,最近开放头像...

画了香香,可以用,最近开放头像约稿啦!!!

画了香香,可以用,最近开放头像约稿啦!!!

众芸生
【王者约香】去往祥云殿的路上,...

【王者约香】
去往祥云殿的路上,刚从朱雀阁出来的两名下仙抱着要送往祥云殿的阁录 其中茶衣下仙的口中言语实在是憋不住,见了刚才之景,实着是令人。。。不,令仙忍不住的好奇,见离了朱雀阁管辖界,便忍不住的向自己身边的绯衣好友问道“方才朱雀仙君头上的莫不是那。。。”
“莫多言!”常年冷脸的好友打断自己问题,瞪一眼又接着告诫道“上仙之事非吾等可言语,做好手中之事即可。”
“。。。。。。(好嘛( ̄ー ̄))”微微撇了撇嘴的下仙见好友眼中的警告更重(脸更凶了),不在多言,(可那小娃。。。嗯,仙子不是新晋仙的战仙最近一直急着在找的妹妹么,不告诉他一声。。。。。。)望了望了怀中一堆的阁录,(算了,反正只要做好咱们殿内的...

【王者约香】
去往祥云殿的路上,刚从朱雀阁出来的两名下仙抱着要送往祥云殿的阁录 其中茶衣下仙的口中言语实在是憋不住,见了刚才之景,实着是令人。。。不,令仙忍不住的好奇,见离了朱雀阁管辖界,便忍不住的向自己身边的绯衣好友问道“方才朱雀仙君头上的莫不是那。。。”
“莫多言!”常年冷脸的好友打断自己问题,瞪一眼又接着告诫道“上仙之事非吾等可言语,做好手中之事即可。”
“。。。。。。(好嘛( ̄ー ̄))”微微撇了撇嘴的下仙见好友眼中的警告更重(脸更凶了),不在多言,(可那小娃。。。嗯,仙子不是新晋仙的战仙最近一直急着在找的妹妹么,不告诉他一声。。。。。。)望了望了怀中一堆的阁录,(算了,反正只要做好咱们殿内的事就好了,而且朱雀仙君,实着是少见的在做政务中能这么放松的,至于那新晋的孙战仙,管他呢!╮(‵▽′)╭上仙之间的事跟咱们又莫得关系。)



我流设定,若撞车了,纯属巧合。
(*`▽´*)

众芸生
香香的女仆装(限定马尾)我爱了...

香香的女仆装(限定马尾)
我爱了 你呢?

感谢女仆装妲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乁( ˙ω˙ )厂

香香的女仆装(限定马尾)
我爱了 你呢?



感谢女仆装妲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乁( ˙ω˙ )厂

颓废.
摸鱼使我快乐xxx疯狂肝作业中...

摸鱼使我快乐xxx
疯狂肝作业中…

摸鱼使我快乐xxx
疯狂肝作业中…

铭时一米八_

【香莹】青梅

*121 @尹树. 树哥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尚香,来见见姐姐。”


  女童被母亲轻轻推出身前,她步子有些踉跄,似是不很情愿,一张小脸上猫眸却瞪得大大,碧莹莹地溜着光。


  乔莹大方方地冲她笑笑,白玉般的手伸出去:“你好。”


  小女孩还生得没她高,要仰起头来才能对上她的脸,还歪了歪脑袋,两只眼瞳凝着目光似在审视。好半天,才拔萝卜般难地从背后抽出一只手,白胖的手指在乔莹柔软的掌心挠了两下,又哧溜一下收回去。


  乔莹一愣,被那猫挠唬失了神。再定睛,视线里便只剩一个逆光跑远的背影了。


  夏日太阳正烈,炙得门前值岗的侍卫黑皮都发了焦红,廊间抱茶盘的侍...

*121 @尹树. 树哥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尚香,来见见姐姐。”


  女童被母亲轻轻推出身前,她步子有些踉跄,似是不很情愿,一张小脸上猫眸却瞪得大大,碧莹莹地溜着光。


  乔莹大方方地冲她笑笑,白玉般的手伸出去:“你好。”


  小女孩还生得没她高,要仰起头来才能对上她的脸,还歪了歪脑袋,两只眼瞳凝着目光似在审视。好半天,才拔萝卜般难地从背后抽出一只手,白胖的手指在乔莹柔软的掌心挠了两下,又哧溜一下收回去。


  乔莹一愣,被那猫挠唬失了神。再定睛,视线里便只剩一个逆光跑远的背影了。


  夏日太阳正烈,炙得门前值岗的侍卫黑皮都发了焦红,廊间抱茶盘的侍女也急了步子生怕坏掉一身女儿脂。整个整个曝在光中的满园花木却一个赛一个地精神。园里花里,有一美人,不细瞧时几难分辨花和人哪个更娇些。


  美人长眸眯着,鎏金日光走她眼尾流进去。她仰头冲树上叫:“香香,别调皮。”


  繁叶无风自动,一个脑袋探出来:“树上凉快。”


  乔莹看到那坏猫乌亮黑发都被汗湿了粘在粉热的颊边,没办法地叹气。


  那猫还在扒着树枝叫唤:“树上凉快,你要上来么?”


  乔家大女正经,无论如何做不出学猫上树的事情。但又不能把这擅闯乔府的小贼搁着不理,只能好声好气地哄:“你下来,来我屋里吃冰。”


  大树没了动静,好一会才叫鱼咬了饵,猫叼了鱼,一阵窸窣。那猫又开始大呼小叫:“姐,我下不去了!”


  乔莹头疼得要命。


  “你跳下来。”


  孙尚香:“那不成,摔成俩瓣事儿小,压坏乔姐的花,那可不得了。”


  “我在这呢。”乔莹无法,只能直白地打开双臂,顶着烈日强光抬头,树荫繁繁碎日点点,窸窸窣窣落在她玉面上。


  见美人讨抱,孙家大小姐一时晕了头脑。当下也不顾矜持,手一撑着枝干就往下跳。不及两人高的树,叫她不管不顾生生跳出了殉情姿态。


  人动风来,衣袂翻飞。青纱蓝裳缥缈如烟,将花拢了个满怀。孙家的猫儿跌进花里,抬眼一看,又跌跌撞撞溺了海。


  乔莹笑意荡进眼底,波光粼粼。


  “姐。”她发鬓凌乱,满身汗腻,面上晒熟地热,喉咙蚁爬般痒,抑不住地喊。


  “走吧。”









——

是,对,tbc

我一个月就这半天假【苦涩】


含樟

摸鱼摸了个香香,没细节,快乐摸鱼🐟

摸鱼摸了个香香,没细节,快乐摸鱼🐟

昀扰

【王者同人】《惊鸿踏雪》 策乔/瑜婉/云香

十七话


「周瑜」


一场秋雨一场寒。


晌午时虽霁,却也不见暖和,空气里仍存留着雨过的丝丝寒凉,我与伯符回来见过吴夫人后唤尚香来祟羽阁谈事,她只盯着茶盏中漂浮的茶叶,不敢抬头看伯符与我。


她晨起去书房将先生的墨倒入干井,还把先生的书简藏在花盆里,昨日下午习字时间偷偷溜出去后山骑马,还有前些日子在屋里舞剑打碎了一只青露方瓶。


这些事教书先生都与我们说了,小孩子难免贪玩,今天我们并不是为了说这些。


“尚香,今日大哥与公瑾哥哥有些事要与你商议。”


“与我?”


江东吴侯与军事竟有事与一个小丫头商议,尚香也觉得这是稀罕事,低头看了一眼桌子尚精致的糕点,伯符说是...

十七话


「周瑜」


一场秋雨一场寒。


晌午时虽霁,却也不见暖和,空气里仍存留着雨过的丝丝寒凉,我与伯符回来见过吴夫人后唤尚香来祟羽阁谈事,她只盯着茶盏中漂浮的茶叶,不敢抬头看伯符与我。


她晨起去书房将先生的墨倒入干井,还把先生的书简藏在花盆里,昨日下午习字时间偷偷溜出去后山骑马,还有前些日子在屋里舞剑打碎了一只青露方瓶。


这些事教书先生都与我们说了,小孩子难免贪玩,今天我们并不是为了说这些。


“尚香,今日大哥与公瑾哥哥有些事要与你商议。”


“与我?”


江东吴侯与军事竟有事与一个小丫头商议,尚香也觉得这是稀罕事,低头看了一眼桌子尚精致的糕点,伯符说是特意从益城带给尚香的,她抬眼看着我二人,水眸透出狐疑,估计是想着我们有什么盘算。


“对。”伯符好像不知该如何开口,看了我一眼,我与他交换了个眼神,伯符才继续道:“尚香今年也整十三了,大哥有门亲事想说给尚香。”


“什么?!”


尚香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比起知道了她前些天做的坏事来责备她,还是说亲听起来更为糟糕。小丫头蹙眉看着伯符,问道:“大哥不会是嫌我在家惹事了吧。”


“大哥不是这个意思。”


那双深邃的眼眸认真地看着尚香,语气虽然平稳,但很严肃:“毕竟你也到了可以说亲的年岁,既然有人选,大哥便来征求尚香的意思。”


尚香自然是不爽的,还嘴道:“婉儿也与尚香年岁相同,为何大哥不给婉儿说亲。”


谁知伯符非常自然地答道:“婉儿不是早就说过,要嫁公瑾么,你若是也心内有人选,大哥也就不必说这些了。”


尚香的小脸儿瞬间垮下来,不过以她的性子,凭伯符说出什么神仙一样的人来,她也绝不就范。


不过,赵子龙的话,可就说不准了。


“嘁。”尚香干脆把脸扭一旁去,不看我们两个。


“尚香先听过是何人再恼不迟。”


其实,她还是有点好奇究竟是什么人,小脸虽别在一旁,眼神却忍不住地往这边飘。


“谁啊?”她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问伯符。


伯符笑道,“尚香见过的,从前随蜀地主公刘玄德来的赵子龙。”


院中竹苋恰满,铛一声脆响惊飞几只雀儿,檐上积雨顺着屋檐纹路滑下滴落在地面上,轻微微的声响,尚香转过脸来,表情却忽然变得愣愣的。


我偶然从吴主母口中听说,尚香那时与赵云很是聊得来,看样子是没错了。


“尚香?”伯符伸出手在尚香眼前晃了晃她才回神。


“为什么是他?!”尚香叉腰站起身来,像个小茶壶似的,不过能感觉到她并没有生气。


我笑着把一块桂花糕递给她:“赵子龙虽长了尚香十岁,但其人并不似许多武将一般粗野,尚香也是见过的,此人气宇非凡,容貌品性皆上佳人选。”


尚香坐了下来,低头吃着桂花糕不语,耳根子却是通红,我继续道:“若是尚香不愿,我与吴侯回了刘玄德便是,以后再不提此事。”


 


说着,我与伯符就要起身,只见尚香慌忙咽下桂花糕,顾不得擦拭唇角的碎屑便拦住我们:“我又没说不愿……”她似乎是想起了刚才使小脾气的也是自己,咳了一声,撅着小嘴恢复了刚才一脸不情愿的样子,继续说:“总得容我考虑考虑吧。”


看这可爱的样子,我与伯符相视一笑,心中明了尚香女儿家的小心思说不得,便不再多言,只说让她好好考虑。


其实赵子龙说来也是刘玄德手下最为合适的,经前几番打交道可以看出他虽为武将却也是个稳妥的人,毕竟尚香还是小孩子,有些时候是会使小性子闹脾气,赵云长她十岁已心思纯熟,许多时候必然不会与尚香计较。


“公瑾。”


就算尚香有意说要考虑,但伯符并没有因此而轻松下来。我很理解,毕竟他最是疼爱尚香的,让他突然之间要接受把最亲近之人嫁去荆州,山高水远,就是日后思念的紧了也不能说见就能见到。 再说蜀地是个什么光景,刘玄德打什么算盘,嫁过去之后赵云待她如何皆是未知,他也实在担心尚香。


伯符动了动嘴唇,却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千万万语堵在喉间良久,他低着头才开口:“我倒希望,他二人都是不情愿的。”


我知道伯符不愿的不仅是把尚香的婚事掺杂了江东利益,尚香虽平时顽皮一些,却是个明白事理的孩子,这事除却她的个人意愿,她怎会不知这门亲事其中的利害,为了江东她也会思量。


与蜀结盟,眼下对江东有利,但为何刘玄德会选择这种方式,怕是另有所图。


看伯符烦心的样子,我与他说:“不如你去看看吴主母,回来之后你还未看过她。”


“嗯。”也就是吴主母和他们的孩子才能让伯符稍稍放松。


伯符前脚刚走,我欲去书房,衣袖却被人拉住,我回头看到婉儿的小脑袋,她仰脸看着我,问道:“公瑾先生,尚香是不是要嫁人了。”


我 一时语塞,她继续道:“我方才都听到了,那个人叫赵……赵…”


“尚香还在考虑。”我摸了摸她的头发,婉儿仍看着我,抛出一串问题:“那个人会不会像姐夫待长姐那样待尚香好?尚香是不是要嫁去很远的地方?我若想尚香时该去哪儿找她?”


还是头一回,我被婉儿这丫头问的答不出话来,看着她樱色的眼睛盛满疑惑,我只好告诉她:“尚香已经到了年岁,有伯符大哥在,那人会待她很好的。”


我看到她眸中的疑惑并未散开,她也没再问什么,只是拉着我衣袖的手缓缓垂下,有些沮丧地告诉我她去找尚香玩便走开了。


这算不算说谎,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婉儿,全然也没了看书的心思,独自走到后院。


入秋时后院的草木便已经枯黄了许多,过了中秋更是满目金黄交织,虽不复夏日的繁茂,但趁的别有风情。


尚香在习剑,她自小好观武事,现在舞剑已经非常娴熟,身形辗转招式收放自如,轻盈如燕。我忽然想起从前与她说笑,她的小脸儿上满是认真,告诉我她将来想为江东一将,为江东效力,所以她一直以来都这样认真的习武。


想横刀策马为君效力的愿景最终还是断在了她身为女子不可避免的宿命里。但人生一世,本身就会有遗憾……


“公瑾哥哥。”


她转过身来看到我,收了剑便跑过来,“等我习剑罢了,咱们叫上婉儿一起去集市好不好嘛。”


“好。”


伯符去看吴主母之前就吩咐我,代他多陪陪尚香,除了为月末出征伯符要整顿兵马抽身不开之外,他怕是无法说服自己心内对尚香的歉疚,即便尚香是识大体的孩子,伯符还是无颜面对她吧。


侨乐_俺是个信吹

冬天到了我屯了头像图。


最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私心打个tag俺很喜欢小国王和原皮哥哥cp

冬天到了我屯了头像图。


最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私心打个tag俺很喜欢小国王和原皮哥哥cp

众芸生

【王者约香同人】
是水果甜心X绝影神枪
喜欢纸杯电话这个梗就弄了
   乁( ˙ω˙ )厂
一份有“电话”一份没有“电话”

上色?那是什么?能吃么?溜了溜了Σ(@) Σ(⊙▽⊙"a

【王者约香同人】
是水果甜心X绝影神枪
喜欢纸杯电话这个梗就弄了
   乁( ˙ω˙ )厂
一份有“电话”一份没有“电话”



上色?那是什么?能吃么?溜了溜了Σ(@) Σ(⊙▽⊙"a

昀扰

【王者同人】《惊鸿踏雪》 策乔 /瑜婉/云香

十六话

「孙策」

中秋。夜凉如洗。青烟幂处,碧海飞金镜。

满天繁星的光彩都让给那轮皎洁的冰盘占了先。月色投落在庭院中,地上好似铺上了一层霜雪,树上的鸦雀停了聒噪。

院中的桂花绽放的正好,随风如雪恣意,在这清寒的月下沾了点点晶莹秋露。

明日吩咐下人采些桂花来腌桂花糖,滢儿与两个小丫头...


十六话

  

 

 

  「孙策」

 

     

 

  中秋。夜凉如洗。青烟幂处,碧海飞金镜。

 

 

 

  满天繁星的光彩都让给那轮皎洁的冰盘占了先。月色投落在庭院中,地上好似铺上了一层霜雪,树上的鸦雀停了聒噪。

 

 

  院中的桂花绽放的正好,随风如雪恣意,在这清寒的月下沾了点点晶莹秋露。

 

 

  明日吩咐下人采些桂花来腌桂花糖,滢儿与两个小丫头是爱吃这个的。我正仰脸看着那些桂花出神,但却是脑袋空空,干巴巴地站着而已。

 

 

 

  “伯符。”

 

 

  唤我回神的是滢儿温柔的声音。她披一件素色的衫,坐在我身旁。

 

 

  “伯符怎么在外头坐着。”

 

   

  “看看那些桂花如何,明日吩咐人摘了腌糖给你们。”我与滢儿成亲已将近三个月,像我这般脾气的人,有时因公务烦躁起来便一人坐在书房里,闭目不想言语。滢儿很懂我,时常端着清茶,晾到不会烫口的温度,放在一旁,她也静静地站在一旁,为我扇着扇子,驱散暑热,待我冷静下来,她才问我:“伯符因何事心烦?”

 

 



  她的声音,她的人都让我的烦躁感瞬间烟消云散,“一些公事罢了。”

 

 

 

  滢儿绕至我身后,柔若无骨的手放在我肩头捏了起来,“伯符已经好些日子没有睡好了,不要太过操劳才是。”

 

 

 

  “无妨。”



 

 

  后来入秋,我发觉滢儿有些精神不振,茶饭吃的甚少,晨起呕吐也成常事,母亲唤了郎中来,把脉后与我们道喜,“向吴侯道喜,吴主母是喜脉。”

 

 

 

  “你说的可是实话?”

    

 

 

  郎中一语叫屋子里热闹了起来,两个小丫头与公瑾纷纷道喜。那时我的内心只有喜悦,公事带来的所有不快一扫而光,我看着滢儿的眼睛,“滢儿……”

 

 

 

  却是不知道除了叫她的名字外该说些什么。

 

 



  晚膳我与公瑾还有乔公小酌了几杯,母亲高兴的合不拢嘴,已经开始盘算着要给母子两个准备些什么。

 

 

 

  滢儿用过晚膳便躺下了,我吻了吻她的额心,“谢谢你,滢儿。”她只是轻轻地笑着:“不知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都好。”我握着她的手,有些凉。我内心是有些偏爱女儿的,不必像男孩子一样经天纬地,日后要为东吴社稷打算。  

  

 

    若是模样再随滢儿,也是个不得了的小美人。

 

 

  滢儿身孕也一月了,她身子弱,折腾的吃不下睡不好,看着瘦了些,尽管有母亲和下人悉心伺候着,我也不那么放心,只要得了空闲,便去看滢儿。

 

 

 

  “大哥,大嫂。”

 

 



  尚香拿着小团扇从屋子里跑出来,乔婉也随其后,手里捏着一截桂花枝。两个小丫头跑到滢儿跟前,仰脸儿看着滢儿,尚香问道:“公瑾哥哥说,大嫂肚子里的小孩子以后出生了,尚香就当姑姑了。”

 

 

 

  滢儿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是啊,以后就有人叫尚香姑姑了。”

 

 

 

  乔婉也凑过来小脸,“那婉儿呢?”

 

 

 

  “就要叫婉儿姨母了。”

 

 

 

  “那婉儿能带他去听戏嘛?”乔婉笑嘻嘻地,眼睛弯成月牙状,不过随机又睁大,闪烁着疑惑,问道:“小孩子是怎么跑到长姐肚子里的?”

 

  

  

  “这……”

 

 

 

  小丫头这话把滢儿的脸问的红了起来,她看着我,我笑道:“是婉儿的长姐把小孩子吃了进去。”

 

 

 

  “咦?”尚香与乔婉同声发问,两双大眼睛充满不可思议,直直盯着滢儿的肚子。

 



 

  看这俩丫头像是真信了,我赶忙解释道:“大哥说笑的,逗你们两个小丫头罢了。”滢儿笑嗔道:“伯符真是的,逗小孩子作甚。”

 

 

  正与两个小丫头打趣,下人便附在我耳边低低说了几句。我摸了摸尚香的头发,叫兴霸带着两个丫头出去看灯会,我送滢儿回房,待她睡下后,自前往公瑾的书房。

 

 

  纤云肆卷,照野霜凝。桂树的影扑在窗纸上,书房内昏昏暗暗的,我一进去,公瑾便将一封信递给我。

 

 

  字迹苍劲有力,我认得那是曹孟德的。我看过一遍,问公瑾:“刘玄德已经决定了?”

 

 

  “看样子,是决定了。”公瑾眼眸微阖,眸中映着烛火的一点红芒,“曹孟德想探峡谷是虚,诈泣血之刃下落才是实。”

 

 

  “曹孟德信说,月末即征,明日晨起就叫兴霸与子义点兵。”我还是觉得有些古怪,曹孟德就算真有泣血之刃在手,凭魏之兵力的确难以征峡谷诛暴君。不惜派司马懿游说我与刘玄德数月,口上说着共分暴君之力,但曹孟德岂是平分春色就能满足的?他到底在酝酿什么。

 

 

  既然刘玄德应允,当是诸葛亮也盘算不出曹孟德的用意,投石探路,我与公瑾也只好如此。

 

 

  翌日天刚擦亮我便起身,先见过兴霸与子义,将月末出征峡谷的事与他二人吩咐了,调拨兵马操练后才去与母亲问安。

 

 

  两个小丫头和滢儿还没起身,厅内只有我,母亲,乔公和公瑾四人用早膳。我与母亲说道:“母亲,月末伯符需领兵出征,滢儿和家中事宜,还烦母亲与乔公照顾。”

 

 

  “老朽自当尽心。出征路上吴侯千万保重。”乔公虽然说着让我放心,但他看我的眼神却充满担心,同母亲一样。

 

 

  “是啊,家中你不用惦记,出征在外,你二人可要保重身体。”饶是我每次出征,母亲都会这样唠叨半日,不过是担心我罢了。

 

 

  随后,母亲似乎想到了什么,问我:“出征去哪儿?”



 

  我不知该不该把实话说给母亲,想随便搪塞但我是她的儿子想要含糊过去也没那么简单,便如实告知:“王者峡谷。”

 

 

  闻言,母亲的脸色果然沉了下来,“那地方恶劣凶险无比,好端端的去那作甚。”

 

 

  公瑾见母亲不悦,开口道:“吴夫人,此去并非单单我与吴侯,同去的还有蜀地刘玄德,魏曹孟德,联军出征,只是试探,并非要讨个结果。”

 

 

  即便这么说了,母亲也还是放不下心,但脸色缓和了很多:“罢了,你二人当心才是,莫要勉强,这事,我先不与滢儿说了。”

 

 

  “嗯。”我用了早膳后吩咐下人待滢儿起来为她热些燕窝和牛乳,她想吃什么便给她准备。

 

 

  我与公瑾牵了马,带公绩一同前往益城。曹孟德书信,同去益城共聚。三地三主,届时出征该听何人也是个问题,今做商议也是应该的。

 

 

   中秋过去愈发萧瑟。碧云天,黄叶地,天边秋色与秋波相连,弥漫着空翠略带寒意的秋烟。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鹄南翔。

 

 

  益城的秋比任何地方都更具风情,灿金的朝阳中伴着浮动的云,即使深秋已至却仍是满目青苍铺在山间,连那修筑在湖心的酒肆外头,也罩着一层绿郁的景。

 

 

  刘玄德与曹孟德已在二楼雅间等候。

 

 

  这一屋子的人虽说不上旧相识,但也都是照过面的。刘玄德仍带着赵子龙与诸葛亮,跟着曹孟德的依旧是司马懿与许褚。

 

 

  当年同出稷下的学生今日都聚在一处了。

 

 

  气氛也变得有些微妙,难以形容。谁都没有先开口,只是互相打量,猜测着对方的心思。

 

 

  “魏主公孟德,见过蜀主公与吴侯。”曹孟德打破安静,先行礼。我与刘玄德还礼,“见过魏主公。”

 

 

  “今日孟德便直说,叫二位主公来此,特商议联军结盟之事。”

 

 

  我看了看公瑾,他和诸葛亮一样,看着司马懿的眼神中都表露出几分明显的警惕。

 

 

  公瑾与我偶尔也会说起从前,从他口中说起最多的还是诸葛亮,有着惊天智谋却避乱世之外的卧龙先生。他如今肯出山随刘玄德,那人想来也是不简单的。

 

 

  刘玄德饮茶不语,斗笠遮着他的眉眼难辨情绪。我也继续听着,曹孟德道:“孟德所见,既联军结盟,可暂不分国度,行动三位谋士商议后我与二位主公再做商议做定夺,如何?”

 

 

  “甚好。”诸葛亮笑道:“就依魏主公之言,各位主公意下如何?”

 

 

  “也好。”既然谁也摸不透彼此的心思,眼下也只好商量着行事。

 

 

  此事按下,酒已温热。吩咐店家安排了下酒的熟肉与果子,几人便吃了起来。晨雾也渐渐散的稀薄,觥筹交错间耳听外头鼓瑟齐鸣,船工唱起了歌,口音细细分辨,似有些吴音。

 

 

  席上一时静了下来,待那曲儿罢了,刘玄德看着我,似说笑一般开口:“闻两三月前吴侯娶妻,可是皖城乔公家长女乔滢?”

 

 

  “不错。”我送到唇边的酒盏顿了顿,继而饮下。

 

 

  “闻乔公家双女容色倾城,吴侯好福分。”刘玄德笑了笑,看了一眼窗外,又看了看我,“吴侯,外头好像要下雨了。”我也笑了笑,没再接话。

 

 

  酒过三巡,本该午后晴朗的天空渐渐披覆上一层阴翳,云层变得厚重,几人约定了时日后散了。

 

 

  我与公瑾到了酒肆外头,待曹孟德走远,又吩咐公绩去外头寻个住处。这才唤个渔家渡我们过了湖对岸。

 

 

  不多时,刘玄德只携了诸葛亮过来。

 

 

  方才在酒肆时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叫我散了席后来这儿等他。

 

 

  他们的小舟刚刚靠岸,这雨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轻轻冲洗着益城,打在刘玄德的斗笠上啪嗒乱响。

 

   

  他只带了诸葛亮,而我刚才也支开了公绩。

 

 

  “吴侯。”相互行礼过后,谁也不想淋雨,刘玄德便开门见山道:“约吴侯在此处等候,是有要事请吴侯细细斟酌考虑。”

 

 

  “蜀主公请讲。”

 

 

  “若玄德所猜无误,吴侯之妹,也就是郡主孙尚香,今年整满豆蔻之龄,玄德有幸曾见过,虽郡主年岁尚小,但气质非凡,当真是个奇女子,玄德佩服。”

 

 

  也许他也注意到了我逐渐冰冷的目光,语气愈发严肃,表示自己没有在开玩笑:“玄德既有心将蜀吴结同盟之喜,必然会选德行才貌俱佳者方才可配郡主。”

 

 

  “不知蜀主公意选何人?”我倒是有些好奇,不过还是一时难以接受尚香才十三岁便要说亲了。

 

 

  刘玄德拱手,正色道:“若吴侯不嫌,玄德意举赵子龙。” 

 

 

  赵云的确是一员猛将,且正如刘玄德所言,德行才貌俱佳,虽然与尚香年岁上差了许多,但除了年岁也说得上般配了。

 

 

  他见我沉思不语,便行礼道:“此事吴侯可慢慢思量,毕竟给郡主说亲,也得郡主点头方可。”

 

 

  结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眼前曹孟德求三军同征,刘玄德私下与我求盟,到底打了什么主意。

 

 

  “孙某自当与尚香商议。”

 

 

  “那玄德静候佳音了。”

 

 

  辞了刘玄德,我与公瑾去寻公绩,顺便在路上买了些稀罕物带回去给两个丫头和滢儿,今日且在益城歇息,明早再回去。 

 

 

  公瑾一直没开口,人的心思实在是太难捉摸了,看他这幅不吭不哈的样子,倒把公绩给急坏了,不断问我公瑾怎么了。

 

 

  “他在参禅。”

 

 

  公绩显然不信我的,将手一摆,道:“不说我也就不问了,这哪里是参禅的模样。”

 

 

  刘玄德着实使我一惊,权衡利弊之后结盟确实没有坏处,但我实在不想让尚香小小年纪卷入这样复杂的世道,更不想让她的婚事与江东的利益有任何联系,她不是江东的棋子,她是郡主孙尚香,她该有自己的选择,选择如何过完一生。

 

 

  我知道公瑾也是不忍的,所以他一直没有开口。但回去之后,我还是会向尚香提及此事,让她自己拿个主意。

 

 

  哎……

 

 

  长叹一声,我现在就开始觉得有愧于尚香了。

 

 

 

  > 策哥盒饭倒计时<

 

 

 

 

 

 

 


夜雨寄归人
某发小言正义辞地说,你不打ta...

某发小言正义辞地说,
你不打tag谁都看不出来这是备香……
咳咳,不能那么嚣张,毕竟是上课画的
灵魂画手报道
@琉璃诗所
你还欠我什么东西来着?
老子语文作业都写完了啊,,,

某发小言正义辞地说,
你不打tag谁都看不出来这是备香……
咳咳,不能那么嚣张,毕竟是上课画的
灵魂画手报道
@琉璃诗所
你还欠我什么东西来着?
老子语文作业都写完了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