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孙越

8771浏览    579参与
承情-

搭档是两个人的事

训诫文,训诫!


私设严重,慎入!


请勿上升正主。


--------------------------------------------------------------


熬过了籍籍无名,熬过了风餐雨宿,我的角儿在台上永远带着他自己的光芒。


哪有人生来就知道努力,只是不想看到爱的人投来失望的目光。

而我的努力,所有都是因为你。


孙越也没想到,自己的偶尔早来后台一次,就被自己的搭档、小师侄“惊喜”到了。


闲来无事想去后...

训诫文,训诫!

 

私设严重,慎入!

 

请勿上升正主。

 

--------------------------------------------------------------

 

熬过了籍籍无名,熬过了风餐雨宿,我的角儿在台上永远带着他自己的光芒。

 

哪有人生来就知道努力,只是不想看到爱的人投来失望的目光。

而我的努力,所有都是因为你。

 

 

 

 

孙越也没想到,自己的偶尔早来后台一次,就被自己的搭档、小师侄“惊喜”到了。

 

闲来无事想去后台看看,结果一打开后台的门就发现自己的搭档在努力的练活儿。曾经看过自己的搭档初次上台时的视频,第一次的经历对于那个年轻的少年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一次次的逼着自己正视那段经历,不愿放弃任何希望,哪怕天生愚钝,也要和天斗争,也要挣得自己的骨气。少年人的锐气总是锋芒毕露,及伤到了他人,又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对于搭档的上进,孙越不可谓不惊喜。在郭老师第一次指出让他和岳云鹏搭档的时候,他心里捏了一把汗,不知道两人能否合作好,自己的前途是不是要会被葬送。

 

出乎意料的是,两人是真的合拍。那个在舞台上曾经怯懦着下场的少年,重新焕发了光彩。

 

当他在门缝中看着上进的少年奋发图强,心里更多的是欣喜。可越看下去,越觉得不对劲。

 

明明是单纯的背词、练活儿,可在他的语言之间,就好像有个人再给他捧哏,停顿的每一分每一秒恰到好处的流出捧哏的余地。再联想到,两人明明没有太多私下里对过活儿,仅有的几次都是孙越主动去找的小师侄,为什么两人会如此的合拍?

 

孙越在门外待得时间越长,发现他的破绽越多。自以为是两人天生的适合,其实总有一方在偷偷的努力。

 

 

 

岳云鹏努力回想着孙越师叔在台上的一句一动,他已经把所有的演出视频看了无数遍,对自己的搭档可谓了如指掌,对于他会在哪个地方停顿、习惯在哪个地方塞话。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不敢有丝毫放松的岳云鹏又翻出了两人搭档时的视频,认真的观摩着。

 

孙越沉默着走进后台里,看见岳云鹏在他来的时候兴奋的打招呼,心里却格外不是滋味。

 

“师叔好。”自己已经捋完一遍,觉得台上不会出太大的问题,看着孙越走进后台的时候满眼都是孙越的身影。

 

大白牙露在外面,憨厚的笑容看起来格外讨喜,只是现在落在孙越眼里就只剩下了烦恼。沉默着不做回应,岳云鹏以为只是师叔的心情不好,讪讪的收回笑容,整个后台陷入寂静。

 

随着后台的师兄弟逐渐变多,气氛才不是那么的尬尴。终于轮到他们上台的时候,孙越未跟岳云鹏说过一句话。

 

摸不准师叔今天是怎么了,岳云鹏忐忑不安的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背影。深吸一口气,撩开门帘。舞台大过天,台下再多的不顺,撩开门帘,依旧是那一张令人熟悉的笑脸。

 

一场活演下来,稀碎的节目差点让整台都垮掉。

 

明明都是自己计算好的,每个步骤、每个停顿,却都被人撂在了地下。岳云鹏看着台下已经开始起哄的观众,心里发虚,额头上的汗不住的流。像是看出了他的为难,半场节目都未捧到点上的孙越这才恢复了正常。

 

“师叔,您今天…是情绪不对么?”节目终于结束转身下台后,岳云鹏拿出一块帕子摸摸额角的汗珠,犹豫着开口。

 

“跟上。”冷冰冰的抛下一句话,岳云鹏不敢怠慢,跟在人的身后亦步亦趋。

 

 

 

 

“师叔…”被罚站在墙根的少年小心翼翼的开口,平日里那个总是温和笑着像是弥勒佛一样的孙越此时正黑着脸盯着站在墙角的他。

 

“闭嘴。”狠厉的斥责声吓得他心里忐忑不安,面上也浮现出害怕的情绪。

 

房间里一片安静,连呼吸的声音都不敢太大,只怕那人觉得烦。随着时间的流逝,岳云鹏感觉自己的腿都在颤抖,挺直的胳膊僵着几乎快要废掉。

 

偷偷地将直挺着的胳膊弯曲一下,拿着快板的胳膊一直不被允许放下,只能直挺的立在胸前。

 

一扇子抽在胳膊上,毫不余力的抽打让岳云鹏的冷汗都滴了下来。原本斜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小憩的孙越就好像知道岳云鹏的下一步动作,在他偷偷放松的那一刻给他重击。

 

长时间站立让岳云鹏整个人僵在那里,更别提手里那分量不轻的板儿。本想瞅着人闭上眼睛的时候偷摸放松,却被人逮了个现行。

 

实木的扇子接二连三的抽打在小臂、手背上,岳云鹏咬紧牙关不敢有放松。

 

“报数。”

 

“四、五、六……十。”原本想凭借咬紧牙关来停过惩罚,却没想到要求自己报数。因为疼痛导致声音不稳,颤抖着声音抱着数。

 

疼痛、害怕、羞愧的情绪在岳云鹏的心间来回翻滚,不止被抽打的地方翻起了红肿,连他的眼眶里也充满了泪水,整个眼圈都红了起来。

 

不敢抬手擦,倔强的眨眨眼睛把眼泪憋了回去。不肯让泪水从眼眶里留下来,额角的冷汗逐渐凝实,顺着擦过脸颊往下滴在地上。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么?”声音越是温和就让岳云鹏心里越是打鼓,半大的少年即使心里害怕却也不肯让人瞧去半分。

 

“我没错。”倔强的开口,即便被打的地方疼的厉害,也不愿意低头。

 

“那你在害怕什么?”

 

“我…我只是怕您生气。”少年希冀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师叔,年纪相差不大,却隔了一个辈分的两人,刚开始搭档时总是错误频出,太想要证明自己能行,结果却总是事与愿违。

 

“转过去。”不忍看他的眼神,生怕自己下不去狠手的孙越让他转身面对着墙面。

 

上好的檀香木扇子一下又一下的落在岳云鹏的背上、屁股上、腿上…用的力气太大,结实的扇骨已经有些隐隐的开裂,再又一次的大力挥打下,强忍着不肯出声的少年终于忍不住闷哼出来。

 

手里的扇子已经四分五裂,劈开的木头就可见这人下了狠手。听见他的闷哼声,孙越却越发的生气,面色沉了下来,心里的那些心疼怜惜再人嘴硬不肯求饶的刺激下消失殆尽。扔掉劈开的扇子,实打实的肉与肉之间的接触,每个巴掌不留余力。

 

 

 

 

“咱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搭档。”

 

“你且知道我们是搭档,为何从来不肯主动找我?”被罚站到腿软没有哭,被扇子打到红肿疼到不敢动弹也没有哭, 却因为这人短短的一句话,再也憋不住泪水。

 

“我害怕…我怕你嫌弃我,我怕你看不上我,我怕你嫌我烦、生我气…”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一向伪装着自己很坚强的岳云鹏终于在孙越面前展现出最真实的自我。

 

“你怕个屁,我们是搭档!”忍不住暴起了粗口,一向好脾气的孙越这次真的是被岳云鹏气的够呛。结结实实打在他身上的巴掌与扇子之前的痕迹落在一起,又疼又痒。

 

孙越感觉自己的手都已经肿了起来,这才停下。而趴在墙上的岳云鹏此时除了抽噎的声音传来别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长叹一口气,将他转过身来,用帕子擦干他脸上的泪痕。

 

岳云鹏看着悉心擦拭着自己脸的师叔,也不知道自己该哭是该笑,如果仅是因为这么一顿打,能让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他宁愿多来几次。

 

“我也不是洪水猛兽,不用避而远之。”孙越狠不下心去看着这个少年走入歧途,分开冷静一段时间还是比较好的选择,“如果我给你带来的压力这么大,我们可以分开冷静一段时间比较好。”

 

“师叔…”听到孙越说两人分开冷静一下,岳云鹏彻底慌乱起来他没有想到孙越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爷们儿,就像今天在台上,咱们两个人完全不合拍,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么?”

 

“因为…因为我接不住。”

 

“唉,是因为我们台下没有对活。”看着岳云鹏把所有的责任一昧的往身上拦,太过小心翼翼精心呵护的感情往往经不起打击。

 

“如果不是我今天早些去了后台,我怕是一直被你蒙在鼓里。”摇摇头,少年敏感又自强的心情他可以理解,但是这个舞台不需要死板的言语,而是鲜活的人气。

 

“搭档是一辈子的事情,是考验两个人默契协调,你呢?你从来不肯主动给我了解你的机会,自己偷偷看视频,然后呢?你觉得你了解我了么?”

 

“不…”嗫喏着开口,少时就独自在外打拼习惯了一个人,不由自主地迎合他人,少给人添麻烦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岳云鹏一直觉得是自己配不上孙越,是自己不够优秀,拼命地往前赶,拼命地想要做的更好,却忘了两个人地默契从来不是靠他自己就能磨出来的。

 

嘴唇几乎被咬出鲜血,羞愧的垂下眼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师叔。又酸又涩的滋味从心头涌上来,眼睛干涩的紧,好像有什么东西快要支撑不住一下涌出来。

 

孙越看着他怯懦的表现,心里的失望积满,转身离开却被人拉住了手。

 

“师叔,我错了…我以后不会了…”看着他转身要离开的身影,真切的感到害怕不安,拉住他的手,留住他的念头压过了一切。

 

憋不住的眼泪混合着汗液流到嘴里,咸涩的滋味在口腔里着实不好受。两个膝盖着地,带着哭腔的声音留住想要离开的孙越。

 

“师叔…”唉,一天的时间不知道叹了多少次气,孙越感觉自己头发都快要愁白了,体重都要减下来了。

 

心软的拉起跪在地上的岳云鹏,“你以后可知道该怎么做了?”

 

“知道了师叔。”察觉到孙越软化的态度,忙不迭地向他表着忠心,“我以后一定多多找您,您是我搭档,是一辈子站在我身边的人,我们之间应该坦诚。”

 

“师叔,我天生就笨,您日后还是不要嫌我烦的好。”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憨厚的脸上满是局促的笑容。

 

“咱俩是搭档,相声说不好也有我的责任,遇见事别自己扛。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再看见第二次了。”拉着人坐到沙发上,看见他在屁股接触到沙发时扭过头去呲牙咧嘴的表情,转过来又是那一张憨憨的笑。孙越气的都快乐出声来了。

 

 

 

“爷们,疼不疼。”

 

“不疼。”

 

把人的衣服撩起来,扇子抽打过的皮肤已经红肿起来,高出一块。伸手按在这块皮肤上,听着岳云鹏抽气的声音,却还嘴硬着说不疼。

 

忍不住拿手又在那片地方抽了下去,伤上加伤,整块后背连带着臀部都没有一块好地方了。岳云鹏整个人都抖了起来,被鞭笞过的地方皮肤滚烫。

 

“疼吗?”

 

“疼…”

 

“真的疼?”

 

“可疼了。”

 

松了口终于肯向人服软,不再憋屈着自己,拽住孙越的衣服嚎啕大哭。终于在他身上看到鲜活的人气,孙越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知道疼了就好,知道疼了就好…”嘴里重复着这句话,拿出自己珍藏依旧的伤药,细心的涂抹在少年背后的伤处。

 

岳云鹏的情绪逐渐地稳定下来,孙越的衣服已经被他哭湿了大半,回过神来的他有些羞涩的不敢看他。

 

“以后啊,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又我在你边上你就放下心吧。咱俩可是一体的,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呢。”好笑的看着抓紧自己衣服的岳云鹏,几乎要把脑袋埋进自己的胸口不敢出来。少年还是要有少年的模样。

 

 

 

微凉的药膏涂抹在伤口处,清清凉凉的感觉让伤痛逐渐消退,搭档面前何必需要伪装。

 

“孙老师,我想吃桃儿。”

 

“还想吃你师父呢?”

 

“桃儿!水果,桃儿!”

 

“你自己身上肿的就跟水蜜桃似的,还想吃呢。”

 

“想。”

 

“行吧,师叔给你买。”

 

“得嘞,谢谢师叔。”

 

 

 

 

 


殇空雨落
谁能想到我写了个草稿,后然忙忘...

谁能想到我写了个草稿,后然忙忘了😂😂😂想续写,看了看时间,差好久emmm…算了吧

谁能想到我写了个草稿,后然忙忘了😂😂😂想续写,看了看时间,差好久emmm…算了吧

小黑猫喵喵喵

表情包第二波
粗制滥造
我就做个乐呵,您也看个乐呵

表情包第二波
粗制滥造
我就做个乐呵,您也看个乐呵

墨香氤氲

感冒😷

当岳岳感冒:

或许是应了岳六妮儿的小名儿,岳云鹏每个月总要感冒那么几天,比女孩子亲戚来的都准时,自家师猪总是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难受,守在床边什么也不说。其实岳岳有的时候觉得,他们两个就差扯证了。可是师猪的眼中,永远只有疼惜和宠溺,从来没有过吃醋。所以,岳岳不敢确信师猪是否和自己有一样的心思。故意和烧饼小四走得近也没见人怎么要,倒是被那俩秀了个够。

这次感冒来势汹汹,让本来挣扎着想要去小剧场工作的岳岳又瘫倒在床上,意识昏沉间,还想着假还没有请,师猪该和谁临时搭。

岳云鹏是在米粥清甜的香味中苏醒的。额头上的清凉告诉岳岳,身边的人的名字。是的,无论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这人总是即时出现,给自己敲到好处的帮助...

当岳岳感冒:

或许是应了岳六妮儿的小名儿,岳云鹏每个月总要感冒那么几天,比女孩子亲戚来的都准时,自家师猪总是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难受,守在床边什么也不说。其实岳岳有的时候觉得,他们两个就差扯证了。可是师猪的眼中,永远只有疼惜和宠溺,从来没有过吃醋。所以,岳岳不敢确信师猪是否和自己有一样的心思。故意和烧饼小四走得近也没见人怎么要,倒是被那俩秀了个够。

这次感冒来势汹汹,让本来挣扎着想要去小剧场工作的岳岳又瘫倒在床上,意识昏沉间,还想着假还没有请,师猪该和谁临时搭。

岳云鹏是在米粥清甜的香味中苏醒的。额头上的清凉告诉岳岳,身边的人的名字。是的,无论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这人总是即时出现,给自己敲到好处的帮助,台上台下,一如既往。

岳岳睁开眼,果然看到自家师猪担忧的眼神。像中邪一样,岳云鹏猛地凑近,在人唇上狠狠的嘬了一口,然后缩进被窝当鸵鸟。整个脸都是红彤彤的,对自己刚才的举动懊悔不已。

孙越唇上的触感还没消失,回过神就看到罪魁祸首把自己裹成蚕蛹,不肯出来。轻轻拍了拍鼓鼓囊囊的被子,人却说什么都不肯出来。“你再不起,我走了”孙越笑得狡桀,满意的看人猛地把被子掀开,翻腾的被子像展开的蝶翼,把人柔软的躯体暴露出来。其实岳岳穿着睡衣的,不过一气儿折腾,还是让扣子松了几颗,以至于胸膛大片被染成粉色的皮肤裸漏出来,倒把孙越弄了个大红脸。

岳云鹏看着师猪脸上的酡红,突然间福临心至,好像知道了纠结已久的答案,毫不犹豫的又扑过去啃了一口。可师猪只是傻愣愣的,动也不动,岳岳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可怜的紧,心下伤心正打算缩回身子,就被搂紧,和师猪争夺所剩不多的氧气。

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身上,岳岳捧着香糯绵软的白粥,腾腾的热气带着大米的清香氤氲在周身,不知不觉被香气包围,连心情都变得轻松起来。

孙越看着岳岳不停的搅弄晾好的白粥,无奈的轻笑,顺手接过,挨着人坐下,轻轻吹了吹,给人递过去。不出意外的看到人闹了个大红脸,可还是乖巧的把勺中的粥喝干净。就这样一喂一喝,房间里只有微弱的吞咽声。

孙越喂完了粥,给人擦了擦嘴,就收拾碗筷打算离开。岳岳心下一横,“孙老师”。孙越勾唇一笑,转身看着人。岳岳被注视着磕磕绊绊的,话也说不利索,干脆闭上眼,“孙越,喜欢你”

孙越弯下腰,在人额头印下一吻,“小傻子,快睡吧”







ps:男人亲吻女人额头代表疼惜,代表道歉,代表保护欲,代表珍爱

至于具体哪个,自己猜啊(◍˃̶ᗜ˂̶◍)✩





大越:

孙越仗着脂肪堆积,大夜里把身上的外套脱给了非要看星星的六妮儿。本来身体就不好,再冻着。谁成想养了多日的脂肪偏偏请了假,得,这下感冒了。嗯,估计还发烧了。孙越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是认命的给师哥打了请了假,也没听清师哥说了什么,又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但孙越是被熟悉的压抑的哭泣声唤醒的。孙越有些无奈,怎么又哭了?六妮儿这两年经历了许多事儿,还以为终于成长了,怎么还是这么容易哭哭啼啼的呢?

孙越伸手抚上岳岳短短的发茬,这个长度有些扎手,让人怀念它过往的柔软。

岳云鹏抬起头,把自己的脑袋从人手掌中解救出来。红肿的眼框告诉孙越这人有多难过和害怕,只是怕什么呢?无意中接触到对方的眼神,孙越下意识的瑟缩一下,想把手收回来,却被岳岳攥的更紧。粉丝眼中他总是软萌的可爱的,师兄眼中他总是懂事的能干的,现在这幅样子,带着任性的,莫名执拗的样子,或许只有自己看到过吧。孙越心里不可自抑的荡起喜悦,只有我啊。突然像想起什么,孙越的脸色苍白了几分,手上用了力,想收回来,却被人用更大的力道攥着,索性放弃了挣扎,就让人这样握着。

岳云鹏妥协了一般,眼中的执着消散尽是委屈,水汽聚集在眼眶,下一秒就要吧嗒吧嗒掉下来。岳云鹏喜欢孙越,喜欢很久了,久到自己都不记得第一次心动,久到所有熟人都来求过证,粉丝都心照不宣。可是,这个人啊,总是那样干干净净、温温柔柔的站在自己右后方,规规矩矩,也拒人千里。

把自己的脸放在对方手掌中轻轻磨蹭着,肌肤相接的触感真实温暖,眼泪就流下来。孙越觉得此刻的角儿像极了被主人抛弃的小猫,乖乖的认错,亲昵的讨饶,令人心软,也让人心疼。正走着神,猝不及防就被掌心濡湿的触感惊醒。孙越是震惊的。他承认自己知道小孩儿的心思,总觉得是人玩心起并不认真,拖着就好,耗着耗着就淡了,谁曾想一拖就拖了这么久。

孙越手上使了点力气,把人的脸有些强硬的抬起。没办法不感动,没办法狠下心。相处的岁月里,就这样理智的看着自己一步步靠近他,从此再难离开。慢慢的靠近,俯身在人唇上印下印记。看着人因震惊而瞪大的双眼生出不满,轻轻咬了下唇齿间的软肉。岳云鹏回过神,更用力的将孙越抱紧,全心全意的回应这个吻。


我已向你走了九十九步,停在这里,等你走向我,好在,我等到了。
























和大家说个事情,我最近可能不会码郭岳了


(越岳岳越谦越还会写)


所以之前的长篇可能要过段时间了


没什么特殊原因,就是可能不萌了


希望还有机会写完那几个故事吧。


就酱紫。


P殿

上帝造物主之德云社【第二弹】


第一弹指路👉第一弹


上帝: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P7P8是原图

【可供自由发挥】


别以为我不知道,最后一张图就是你们


抱图吱欧买噶


上帝造物主之德云社【第二弹】


第一弹指路👉第一弹


上帝: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P7P8是原图

【可供自由发挥】


别以为我不知道,最后一张图就是你们


抱图吱欧买噶



殇空雨落

行吧,正主又按着我磕,晚上考虑掉落垃圾小段

行吧,正主又按着我磕,晚上考虑掉落垃圾小段

岳岳崽今天吃饺子了吗

人间舒芙蕾 孙老师


因为孙老师和小岳有一对可爱的外号


人间舒芙蕾x人间甜甜圈🍩


所以涂鸦了一个孙老师


哈哈哈哈我觉得还挺像的


改天再画个小岳甜甜圈🍩



(没有专门学过画画 信手涂鸦 自娱自乐而已hhh)

人间舒芙蕾 孙老师


因为孙老师和小岳有一对可爱的外号


人间舒芙蕾x人间甜甜圈🍩


所以涂鸦了一个孙老师


哈哈哈哈我觉得还挺像的


改天再画个小岳甜甜圈🍩



(没有专门学过画画 信手涂鸦 自娱自乐而已hhh)

苏苏喂苏苏^
考古是一件很刺激 很刺激的事?...

考古是一件很刺激 很刺激的事🌚

(话说最右边那个太扭曲了没看出来是谁🙈)

考古是一件很刺激 很刺激的事🌚

(话说最右边那个太扭曲了没看出来是谁🙈)

-Lauren-
在洛杉矶圆了我看德云社的梦!

在洛杉矶圆了我看德云社的梦!

在洛杉矶圆了我看德云社的梦!

forever-9

哈哈哈
我社大老爷们太有意思了

哈哈哈
我社大老爷们太有意思了

云九姳

没有标题的标题

刚刚把岳哥今年的上海场四刷完成,个人感觉,每场节目都超赞的。

这场呢,有个意外,开场啊,推迟了十分钟。但是,岳哥依旧给大家了一场完整的表演,哪怕是最后,后台不停催他的时候,他也依然坚持要完成对大家都承诺。

岳岳返场的时候,唱歌的时候,一直在台上转悠,他尽全力的照顾到每个位置的观众,他真的很好。

他唱歌的时候,有一会儿盘腿坐在了舞台上,起来的时候,台上的演员,下意识的都伸出了手去扶他。

岳哥把一首歌的歌词改了点,“你是捧呀,我是逗,都别放手”。

每次听到这里,都会忍不住泪目,真的是一幕幕都在眼里看着,看着岳岳一步步走到今天,他如今和自己的师父一样,在上场门那里,看着自己的徒弟给观众表演...

刚刚把岳哥今年的上海场四刷完成,个人感觉,每场节目都超赞的。


这场呢,有个意外,开场啊,推迟了十分钟。但是,岳哥依旧给大家了一场完整的表演,哪怕是最后,后台不停催他的时候,他也依然坚持要完成对大家都承诺。


岳岳返场的时候,唱歌的时候,一直在台上转悠,他尽全力的照顾到每个位置的观众,他真的很好。



他唱歌的时候,有一会儿盘腿坐在了舞台上,起来的时候,台上的演员,下意识的都伸出了手去扶他。



岳哥把一首歌的歌词改了点,“你是捧呀,我是逗,都别放手”。





每次听到这里,都会忍不住泪目,真的是一幕幕都在眼里看着,看着岳岳一步步走到今天,他如今和自己的师父一样,在上场门那里,看着自己的徒弟给观众表演。





可能岳岳看到自己徒弟,也想起了自己曾经也是这样,被师父看着,看着自己从德云社的一名小学生,到现在还是一名“德云社的小学生”。



相声这行啊,遇见好搭档不容易。


要不然,郭老师也不会说:“如果于老师不干这行了,我也就不干了”

岳岳也不会借歌词说:“你是捧,我是逗,都别放手”

高老师不会说:“你全票通过,谁否你,我否谁”

二爷不会说:“我不需要朋友,除了杨九郎”

九郎不会说:“感谢一切让你回到我身边的力量”

孟哥不会说:“其实台上,我挺依赖他的”

九龄不会说:“如果有一天王九龙不给我捧哏了,我可能就不说相声了”

九熙不会说:“有些人一旦错过,就再也遇不到了”

九华不会说:“遇见你我也很幸运”

九香不会说:“放心,踏实住了,有我在”

……






还有很多很多,他们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搭档,终有一天,他们都能顺着那条正确的道,走向他们满眼期待的未来。






有人问我,为什么喜欢德云社?

曾经,我的回答是,因为我喜欢。。

现在,我的答案是,因为他们值得。

阿覔🌓

岳越 / 常饮酒,易开怀,喜人间

我写的这个不搞cp情,我搞不出来

岳越是我入德云社时候听得最多的,我打心里喜欢他并且尊敬他。

初心是如此,认真听相声,收获哈哈哈哈,全是热爱。

没有文笔的改包袱沙雕

我他妈,又限流了,看看孩子主页更新吧。

 

 

 

岳云鹏病了,辗转几家医院后,自觉靠谱的大夫告诉他回家收拾收拾,吃点好的。然后就不再看他低下头在本上刷刷的写着诊断,岳云鹏听完这话有点慌了,坐在那儿不知所措,心里突突的不是滋味,说话声都抖了和医生说

 

: 大夫,您给我交个实底儿吧,我能挺住。

 

大夫抬头不明所以的瞪他一眼说 : 你有病啊?...

 

我写的这个不搞cp情,我搞不出来

岳越是我入德云社时候听得最多的,我打心里喜欢他并且尊敬他。

初心是如此,认真听相声,收获哈哈哈哈,全是热爱。

没有文笔的改包袱沙雕

我他妈,又限流了,看看孩子主页更新吧。

 

 

 

岳云鹏病了,辗转几家医院后,自觉靠谱的大夫告诉他回家收拾收拾,吃点好的。然后就不再看他低下头在本上刷刷的写着诊断,岳云鹏听完这话有点慌了,坐在那儿不知所措,心里突突的不是滋味,说话声都抖了和医生说

 

: 大夫,您给我交个实底儿吧,我能挺住。

 

大夫抬头不明所以的瞪他一眼说 : 你有病啊?

 

岳云鹏斗大的眼睛立马睁的溜圆说 : 我有病啊。

 

大夫指尖敲着桌面凑近他看看说: 你没病吧。

 

岳云鹏听这话有点急了说 : 大夫,这玩意儿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您就直接说清楚,我能行。

 

大夫不再看他,把那诊断递给他叹了口气说

 

:咱随缘吧。

 

岳云鹏接过那张纸,上头写着

 

没啥事,就涨肚,回去吃点健胃消食片,放俩屁比啥都强。

 

他pia县来的农村孩子,字认得不多,但也能看出来大致是这个意思,岳云鹏交完了钱就回了保安队里。

 

队里他最好的伙伴叫孙越,两人站在一起就如同四面八方,为什么这样形容,反正就是面对面时候,你只能看见他俩。

 

孙越晃悠过去问他 : 怎么着爷们,你什么毛病啊。

 

岳云鹏活动腿脚准备跑步时候说 : 大夫说我欠放屁。

 

孙越一撸袖子,瞪起眼睛说 : 这什么大夫,咋还骂人呢。

岳云鹏看他一眼嫌他没文化又说 : 弄啥勒,我就是涨肚。

 

孙越哦了一声跟在他身后跑着,没一会觉得不对劲儿,他够上岳云鹏的肩膀,岳云鹏登时让他拽了一个载愣,回头问他 : 咋了啊你。

 

孙越捂着肚子脸色惨白说 : 不对劲儿啊爷们,我这肚子生疼。

 

岳云鹏两手急的直拍腿说 : 那咱赶紧上医院啊。

 

 

靠谱的大夫看到岳云鹏第一眼时候问他 : 放屁了吗。岳云鹏顾不上那么多指着地上的孙越说,您看看他。

 

: 屁成精了?

 

……

 

 

大夫 : 阑尾炎吧,手术就好了

 

大夫 : 打麻药吧

 

大夫 : 分三种麻药,你选一下。

 

 

孙越 : 哪 哪三种啊。

 

 

岳云鹏 : 疼这样了还问呢?

 

大夫 : 口服,外敷,精神麻醉。

 

孙越 : 口服是怎么个意思

 

大夫 : 嗯……就是敌敌畏。

 

岳云鹏 : ????什么玩意儿??那不直接给弄死了吗

 

大夫喝了一口白酒 : 哈哈哈哈,我逗你玩。/ 放下白酒 /

口服就是和我喝点,二两牛二下肚你就狗屁都忘了。

 

孙越 : 岳云鹏,他让我忘了你

 

岳云鹏 : ????

 

孙越 : 外敷又是啥啊。

 

大夫 : 就这下酒的小辣椒,吃俩在一涂就麻了,你要嫌不够劲儿我这儿还有散白 / 散装白酒 /

 

大夫扬扬手,岳云鹏汗都下来了说

 

: 这不还是口服吗。

 

大夫打了个嗝说 : 这俩可以混合套装送你。

 

孙越疼的不想说话,脸色苍白,张张嘴又问了一个 :精神麻醉是什么。

 

岳云鹏差点给他个嘴巴子让他赶紧精神麻痹过去得了。

 

大夫晃晃悠悠站起来 : 就是咱俩划拳,你输了就喝,喝到麻痹。

 

岳云鹏 : 大夫你怎么还骂街呢。

 

孙越 : 就口服吧,别折腾了。

 

二两牛二下去,倒在那儿,脸色红润。

 

孙越 : 我觉得我 ,嗝,麻痹了。

 

手术完

 

大夫拍拍他脸 : 醒醒,醒醒。

 

孙越虚弱地问 : 大夫,完事了。

 

大夫 : 对了,刚才忘问你了,你这个伤口缝不缝

 

孙越 : 我他妈 ……大夫,别搞我了

 

大夫 : 我们这缝也有三种。

 

孙越抬下眼皮问 : 哪……哪三种。

 

岳云鹏进来看 : 我亲娘勒,这晾着是弄啥叻。

 

大夫 : 第一种就是胶布

 

孙越 : 胶布吧。

 

 

岳云鹏的 : 你要死吧你。

大夫 : 你要死吧你。

 

异口同声。

 

孙越激动又不能大声说话 : 那他妈你还让我选。

 

大夫嘿嘿嘿嘿嘿嘿 : 我逗你玩,第二种,我会十字绣,可以给你来一个清明上河图。

 

岳云鹏 : 他这身板也够。

 

孙越 : ……

 

大夫 : 第三种……

 

孙越 : 别说了,您缝吧,原样就行。

 

大夫 : 这可是你说的嗷。

 

 

缝完,大夫醒酒了,开怀一笑说常来玩。

 

岳云鹏拦着要弄死大夫的孙越说 : 你快闭嘴吧。

 

 

最后一种缝法,大夫把孙越的阑尾又放了回去,原样缝上,闻见阑尾味儿还吐了岳云鹏一身,说腰子没烤好。

 

 

 

 

 

/.我不咋会这种,怕逗不笑你们,但还想写,下次就写保安队。

 

我这个人没什么的,常饮酒,易开怀,喜人间。

 

/ 我应该就是那个大夫。

 

 

 

 

 

 

 

 

 

 

 

 

 

弥生

脑洞点梗哦江城老师@星河长明。
就当我抽中了双十一的奖励。

岳:终于又出国了哈(看他师叔),今天我们来呢,一个是演出,给大家送去欢乐,另一个呢,也是想补个仪式让大家做了见证。
越:摆摆手,大家看看就得了,没必要替我们做宣传。
岳:大家不要激动,马上换个衣服,这就开始。

请新郎亲吻新娘(不是)

闭眼等亲越真的很可爱呦
仔细观察岳其实期盼很久

脑洞点梗哦江城老师@星河长明。
就当我抽中了双十一的奖励。

岳:终于又出国了哈(看他师叔),今天我们来呢,一个是演出,给大家送去欢乐,另一个呢,也是想补个仪式让大家做了见证。
越:摆摆手,大家看看就得了,没必要替我们做宣传。
岳:大家不要激动,马上换个衣服,这就开始。

请新郎亲吻新娘(不是)

闭眼等亲越真的很可爱呦
仔细观察岳其实期盼很久

墨香氤氲

温柔乡

  (六)残荷听雨


岳岳躲不开,大监送走匆忙离开的帝王,招呼宫女婢子们伺候妆容,满脸堆笑的说着恭维的话,在岳岳看来尽是讥讽。以至于脸色越来越白。


等大监自说自话回过神来,岳岳脸上已血色尽失,本来红艳的双唇失了色彩,颤抖着嗫嚅这什么。大监不由得慌了神,之前的桩桩件件,让大监明了这位新宠儿的不同。如今,要是在自己手上出了事……


急忙唤来了  ,暗中吩咐侍从都要小心谨慎,磕了碰了都有性命之忧。


不过大监的担忧是没必要的了。


早朝刚下,大监就接到密令,将人秘密困在正阳宫(杜撰皇帝寝宫)。岳岳本就初次承恩,加上心思沉重,万念俱灰,安静的任人摆弄。这倒令大...

  (六)残荷听雨


岳岳躲不开,大监送走匆忙离开的帝王,招呼宫女婢子们伺候妆容,满脸堆笑的说着恭维的话,在岳岳看来尽是讥讽。以至于脸色越来越白。


等大监自说自话回过神来,岳岳脸上已血色尽失,本来红艳的双唇失了色彩,颤抖着嗫嚅这什么。大监不由得慌了神,之前的桩桩件件,让大监明了这位新宠儿的不同。如今,要是在自己手上出了事……


急忙唤来了  ,暗中吩咐侍从都要小心谨慎,磕了碰了都有性命之忧。


不过大监的担忧是没必要的了。


早朝刚下,大监就接到密令,将人秘密困在正阳宫(杜撰皇帝寝宫)。岳岳本就初次承恩,加上心思沉重,万念俱灰,安静的任人摆弄。这倒令大监微微松了口气。


一众仆役退下,岳岳双手被柔软的帛帕缚在床头,双脚并拢,以同样的材质束缚。即使是这班任人鱼肉的状态,岳岳依旧安安静静,像精致的瓷娃娃,失去了灵魂。


大监叹了口气,低声说着,得罪了,也是按命令行事。取出玉瓶的丸药强硬的塞进新宠儿嘴里。那一刻,分明看到丢失的灵魂在颤抖,载满秋水的眼睛里尽是对未知的恐惧。


岳岳,以为自己不怕了。世人不会怪自己的王昏聩,只会指责他身边的人,即使自己是受害者,可这悠悠众口,又会怎样评定?还有,姐姐怎么办?她真的好爱好爱那个人。


想过一了百了,又怕牵连无辜。倒不如就这样吧,反正,总会结束的。如果,可以快些就好了。可是,大监取出药的时候,切切实实的恐惧瞬间袭占了岳岳的理智。那一瞬间,岳岳才发现原来是在乎的。只要活着,就好啊!


一行清泪缓缓留下,不知谁的叹息伴着清晰的关门声传来

















我设计的上部结局,就是囚禁嘛


所以上篇才说快结局了


下部会按史实结局来写


不过以我的拖更速度……


那个,先填哪个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