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孟婆

14919浏览    536参与
梁某

这首歌好好听(´,,•∀•,,`)

这首歌好好听(´,,•∀•,,`)

罗睺

轩离孟婆篇之《承诺》

孟婆篇师姐和姐夫必须拥有姓名!

---------------------------

  “这孟婆汤,是什么滋味?”他好奇地往这口鼎里看。

  “我这汤,是往生之人眼泪加入忘忧草之类熬制而成,人这一辈子,哪有几滴喜悦之泪?不过都是咸涩辛苦罢了。”我搅着锅中的汤水。

  “你为什么总喝这汤?”他那双桃花眼定定地看着我。

  “有的人眼泪太多,自己喝不完,我不喝也是浪费啊,”我笑笑,“其实我也有想遗忘的东西,虽然这汤对我毫无用处,不过,万一哪一天就……”

  “你不要再喝了好不好?”

  “为什么?”

  “我怕你忘了我。”他粲然一笑,伸出手...

孟婆篇师姐和姐夫必须拥有姓名!

---------------------------

  “这孟婆汤,是什么滋味?”他好奇地往这口鼎里看。

  “我这汤,是往生之人眼泪加入忘忧草之类熬制而成,人这一辈子,哪有几滴喜悦之泪?不过都是咸涩辛苦罢了。”我搅着锅中的汤水。

  “你为什么总喝这汤?”他那双桃花眼定定地看着我。

  “有的人眼泪太多,自己喝不完,我不喝也是浪费啊,”我笑笑,“其实我也有想遗忘的东西,虽然这汤对我毫无用处,不过,万一哪一天就……”

  “你不要再喝了好不好?”

  “为什么?”

  “我怕你忘了我。”他粲然一笑,伸出手来要点我的额头,就像他常做的那样。

  就在下一刻,他的形体宛若迎风的蒲公英,瞬间消散。

  “阿月!”我惊叫出声,终是睁开了眼睛。

  梦。

  我看着窗外模模糊糊的天空。

  那个曾经不许我忘了他的人,如今,还好吗?

  我抻了个懒腰,翻身下床。

  又是忙碌的一天辣!


“这汤,可不可以放一放?”桌前一身金星雪浪袍的俊俏青年双手按在膝上,看着有些紧张。

“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我去招呼呢。”放不下执念的人很多,但这么紧张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那我先不去往生行吗?”

“你要等谁?”

“阿离。”

脸上的紧张荡然无存,只剩下坚定。

曾经也有这么一个人,同样的一脸坚定。

他说:“非阿孟不娶。”

可后来又怎么样了呢?

“你的妻子?”我皱皱眉,“她还年轻,你要等多久?”

“我……”

“听我的,了却前尘,去吧。”

他摇了摇头。

“哪怕魂飞魄散,哪怕不入轮回,我也要等她。”

“何苦如此?”

“我说过,无论去哪,我都会陪着她的,这是承诺。”

承诺啊……

“好啊,我同意你在这里等她,”我笑了笑,“但是,用你转生的权力做代价。”

“好。”

  我拍拍衣服,起身,一拂衣袖,汤碗扣在了地上,汤撒了一地。

  他坐在那里发愣。

  “愣着干什么?我留你在这儿是干活的,不是吃干饭的。”我扶额。

  “哦哦。那,我要干什么?”

  “既然放不下前尘往事,就去守望乡台吧,”我勾勾手指,一套黑色的深衣飞来,“这是工作服,换上。”


  “早啊。”我一边抻懒腰一边跟路上的同事们打招呼。

  “早啊早啊早。”大家都是嘻嘻哈哈。

  “大人早。”却是刚换上黑色工作服的金子轩。

  “守望乡台这活儿如何?”

  “很好,”他回头看了一眼万丈高台,“得空的时候,我还可以看看她过得好不好。”

  “那,她过得好不好呢?”

  “……”

  “抱歉,当我没问。”我愧于自己的失言。

  “无妨,”他笑了笑,却是苦涩万分,“我那两个小舅子不会看着她被欺负的。”

  “你要是想她,等中元节了,你可以上去看看她。”

  “真的?”

  “我可是孟婆啊,我怎么会骗你?”我伸出手,“拉钩。”


  可惜,我的判断出了问题。

  那个被他唤作“阿离”的女子,没有活过中元节。

  “我看不到她了,她是不是……”他估计是一路小跑过来,气还没喘匀。

  “是。”我点点头,继续熬着汤,任着他的泪往鼎里掉个没完。

  “那,她为什么不在这里?”

  “再等等,不会太久的。毕竟,她也没做过什么错事。”

  “她怎么就……”

  “生死有命,节哀顺变。”

  他没有再说什么,回身,离去。


  “姑娘,慢慢喝。”我把汤放在桌子上,转身去招呼下一个往生者。

  那紫裳女子看着碗里的莲藕排骨,半晌也未曾动。

  “我特意加的莲藕排骨,你别等冷了再喝啊。”我转了一圈发现她还没喝,有点疑惑。

  “谢谢大人。”

  “是你的丈夫让我这么做的,他说你会喜欢。”

  “子轩?”她激动得站了起来,“他不应该去往生了么?”

  “为了等你,他放弃了往生的权利。”

  她一脸惊诧,又坐了回去。

  半晌,露出一个带泪的笑容。

  “真傻,等我做什么啊。”

  眼泪滴入汤中,绽开一朵重瓣芙蓉。

  “老身活了十几万年,傻子见多了,”我也带着泪笑了笑,“他说,这叫承诺。”

  阿月,原来天上地下,也不止你一个傻子。

  “大人怎么哭了?”

  “没事没事,对了别叫我大人,叫阿孟吧。”

  “那么阿孟,我想陪着他。”


  “阿离,我跟你说个事啊?”我把一堆生日礼物放在桌子上。

  “什么事啊,阿孟?”一身黑衣的师姐,正招呼着那些往生者。

  “今天我那个哥哥叫我去,说是我的生日,要给我送礼,你猜我要了什么?”

  “别卖关子好不啦?”

  “你和子轩的转生权。”

  “转生啊……”她停下手里的动作,“还是算了。”

  “为何?”

  “下辈子,我还能遇到他么?”

  “你们两个就是一个样子,刚才他也那么说,”我撇撇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们下辈子会遇见的,还有我呢。”

  她的脸上绽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那,谢谢你啊。”

  “不客气喽。”

  她笑吟吟地向望乡台跑去,活像个三四岁的孩童。

  “为什么要他二人的往生权?”兄长那时如是问道。

  “爱情悲剧这种东西,有我和阿月就够了。”


  “慢走啊,手抓紧了!”我冲着桥上的二人朗声喊道。

  “阿孟,再见!”金子轩挥了挥左手。

  “下辈子见!”阿离也挥了挥右手。

  “嗯,下辈子见。”我颔首。

 

  二十五年后……

  “诶?阿孟,你中元节不是不愿意来人间遛弯吗?”化成人形的谛听,一脸好奇。

  “我去哪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白了他一眼。

  “我猜猜,你是来找人的,是也不是?”

  “算你聪明。”

  “你要找的那两个人,在那里呢。”他指着一个方向。

  我信步走过去,却是平平朴朴一家小店。

  “这位客官,你要来点什么?我们这的莲藕排骨汤很好喝。”

  年轻的老板颇为俊秀,眉间浅浅淡淡一点朱砂。

  可惜,喝了汤,便不再认得我了。

  “好,那来一碗吧。”我扣扣桌子。

  “阿离,来碗汤!”他向里面招呼到。

  “欸,来喽!”

 


 


 

 

 

 

 


石上清泉

图一阴阳之守,图二海国迷踪(和七五三节吃甜食的大天狗连上了),图三sp切召唤活动

图一阴阳之守,图二海国迷踪(和七五三节吃甜食的大天狗连上了),图三sp切召唤活动

木鱼玖

一碗辣椒油

来自朋友热情提供

@一碗辣椒油

       冥界最近很不太平,来自人界的使者送来的投诉信已经堆积成山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如今的孟婆汤不能让人哭出来,喝完孟婆汤所留的泪可是至关重要的,那是能让人完全忘记前世的泪。

      现在的人啊,个个都模模糊糊回想起了自己的前世,而阎王也没办法啊,谁有能力当那个孟婆啊,为了稳定人界,阎王决定把死者的灵魂安放在奈何桥边,但这也不是个办法,那天啊,一位少女在奈何桥边散步,顺便溜到阎王府投诉。

    ...

来自朋友热情提供

@一碗辣椒油

       冥界最近很不太平,来自人界的使者送来的投诉信已经堆积成山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如今的孟婆汤不能让人哭出来,喝完孟婆汤所留的泪可是至关重要的,那是能让人完全忘记前世的泪。

      现在的人啊,个个都模模糊糊回想起了自己的前世,而阎王也没办法啊,谁有能力当那个孟婆啊,为了稳定人界,阎王决定把死者的灵魂安放在奈何桥边,但这也不是个办法,那天啊,一位少女在奈何桥边散步,顺便溜到阎王府投诉。

      “咚咚咚,咚咚咚。”

      “谁啊?”

      “你先甭管我是谁了,啥时候让我们过奈何桥啊,我们在这住多久了,不投胎了是不?!”

      “孟婆汤不达标,我有办法啊?!”

      “来来来,怎么说?”

      “就是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懂了吗?”

      “这好说,好说,我能当孟婆啊,有啥好处啵?”

      “小娃子胆子不小啊你,就你能当孟婆,我倒立吃尸体。”

      “你先让我试试呗!”

      总之也没人愿意当孟婆,少女也就这么上了。

      奇怪的是,每一个喝过她孟婆汤的人都泪流满面。

      乖乖,这下真得倒立吃尸体了,阎王泪奔。“我看着你吃。”少女皮笑肉不笑。

      少女永远不会告诉别人她在孟婆汤里加了一碗辣椒油,足足一碗!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少女在这儿也混熟了,小日子过的潇洒,“诺,你的汤。”那天孟婆一如既往地给了前去投胎的人孟婆汤,但那人却迟迟不动手“喝呀?你干什……”视线对接之间,少女愣住了,对面的少年呆呆地望着她,或许隔了太久,她已经忘了自己一直在等他,但真正见到他的时候,自己却……

      孟婆汤被打碎在地上,少女猛地舀了碗无添加的孟婆汤,一饮而尽,泪从眼角滑落,再看向少年时,少女眼神变得坦然且透明,随后便被引路人带去投胎。

————————————————————————

      消息很快传到了阎王府里。

      “什么!孟婆投胎了?!这辞职辞得也忒暴力了叭!怎么回事啊到底!”阎王又得焦头烂额了“少年?哪个?你去生死簿里查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阎王呼唤手下开始了搜集活动。

      结果……

      “这少年不简单啊,既是少女的前世恋人又是少女的自杀原因呢。”大堂沉寂了“或许我们可以为每一个人安排一个孟婆,谁不会为真挚难忘的感情流泪呢?”

      人界冥界至此和平长安。

      是啊,比一碗辣椒油更好的药材,是真挚难忘的感情啊。

 

鹤九山风

恶友 一世相依

  无间地狱,彼岸花正开的,一眼望去,一片红色的花海,望不到尽头。少年身上流着血,身上衣袍早已被血染的红透了,眼中早已没有以前的戾气,只是满满的无奈。脸上依旧满是少年的稚气,眉眼中透着灵气,倒也是十分俊郎。他望着前面人海人海的奈何桥,摇了摇头,喃喃道“小矮子,但愿你晚点来到这里,不过我会等你的!”抬起脚朝桥上走去。纵然荒冢枯骨,纵然黄泉陌路,我亦等你奈何桥上,生死同路。

     此时此刻,金家宗主的房间内,另一位少年唇红齿白,长得精致极了,脸上着淡淡的笑容,既不觉得亲近也不觉得生分,到是叫人看

   

  

  无间地狱,彼岸花正开的,一眼望去,一片红色的花海,望不到尽头。少年身上流着血,身上衣袍早已被血染的红透了,眼中早已没有以前的戾气,只是满满的无奈。脸上依旧满是少年的稚气,眉眼中透着灵气,倒也是十分俊郎。他望着前面人海人海的奈何桥,摇了摇头,喃喃道“小矮子,但愿你晚点来到这里,不过我会等你的!”抬起脚朝桥上走去。纵然荒冢枯骨,纵然黄泉陌路,我亦等你奈何桥上,生死同路。

     此时此刻,金家宗主的房间内,另一位少年唇红齿白,长得精致极了,脸上着淡淡的笑容,既不觉得亲近也不觉得生分,到是叫人看不透他。“宗主,薛,,,,,洋,他死了,请宗主节哀。”苏涉在门外,背着薛洋的尸体,“什么?!成美他,,不可能!”在外人面前风光无限的仙督,此时此刻头发乱了脸色苍白,毫无形象可言。眼睛布满了红血丝,整个人在发抖,跌倒在地上。苏涉从未见过如此失态的金光瑶,再大的打击他都能镇定自若,如此可见薛洋在他心中的分量了。苏涉刚刚想说什么,金光瑶声音沙哑“你先出去吧。”那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岁。金光瑶抱着薛洋的尸体“成美,成美,你醒醒啊!”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不住的往下掉,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脸颊流到脖子上在多到地上,一声声都在诉说着主人的无奈。“凭什么!凭什么!我一个个在乎的人都要理我而去!”金光瑶的一声声哀嚎一生生诉苦,告诉世人身为一个少年的痛!小时候别人在父亲肩头撒娇,他却在勾栏里受尽委屈,意气风发的少年时,要为了自己前程杀人,没人知道他第一次杀人的颤抖。他一步一步踩着无数尸体走上来的痛苦没人懂只有他薛洋一人懂的。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背后的含义没人知道,只有薛洋!一切的一切世人皆不知,唯有薛洋!所谓的正义与邪恶,不过是一场人数的较量罢了,人多即为正义。这世上到底孰黑孰白,孰正孰邪。

     薛洋在这奈何桥头等待的第二天,变看到一位少年嘴角还渗着斑斑血迹,金星雪浪袍早已凌乱不堪了,乌纱帽掉了,眉间的朱砂淡了,那位已经不是金光瑶,死后他是孟瑶,只有在薛洋面前他是孟瑶!“小矮子,你终于来了。”“成美”此时此刻金光瑶脸上的是真心实意的笑容。 孟婆到“既然公子等的人已经来了,便可饮下这孟婆汤转入轮回了。”薛洋和金光瑶纷纷拿起孟婆汤对视一眼,对方眼中有不忍不舍不甘不愿...... 终是薛洋先开了口“小矮子但愿来世我们还能一起掀摊子。”这玩笑的口气,包含着少年深情。说完两人讲汤一饮而尽。“小矮子!”“成美。”孟婆看了笑意盈盈的说“两位公子用情至深,实乃感人,既然今生今世无法相依,边待着这记忆进入轮回吧,愿你们来世生死相依,不离俩不弃!”薛洋紧紧握住金光瑶的手,十指相扣。孟婆看着有情人终成眷属,目送他们离开,暗暗苦笑,你看孟婆汤对于用情至深的人根本没有用,一百年了我还是不能忘记你,你在阎王殿里还好吗?我的阎王殿下。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这一世薛洋金光瑶两人仗剑走天涯,远离权利斗争,偶尔夜猎,两人默契十足。二人隐居山林,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这一世你眉间一点朱砂由我来勾勒,这一世你心中所有的甜蜜由我来给予。  纵然笑颜已故,纵然繁华落幕,我亦许你金风玉露,此生不负。

       end


第二次写文可能还不够成熟,不过谢谢每一个点赞的喜欢我的文的人,我会努力,也请包容,如果撞梗了纯属不小心,我的每一篇文都是我一点点码的


vincentkinnn

官推
靠鬼切这个侧脸我🉑🉑🉑🉑了
抱图留言

官推
靠鬼切这个侧脸我🉑🉑🉑🉑了
抱图留言

月淇丫

传话游戏

嘿嘿,本淇来啦~

并不是第一次写,但是文笔不太好,不喜勿喷那~

是地府全员向,注意避雷!!

人设崩塌预警!!!!

那么……

正文开始!!!!

“好无聊啊……”魍魉浑身无力的瘫在桌子上“再不玩点什么我会无聊死的……”

小白正在旁边优(恶)雅(龙)品(饮)茶(水),听到这句话,淡淡的说“听说最近挺流行传话游戏的,要不我们来试试吧”

“好啊好啊!!我去把其他人叫过来!!”震惊!一坨蓝色不明物体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以每秒70公里开挂般的速度冲了出去,又以开挂般的速度冲了回来,后面还拖(拽)这一群人(鬼)!是什么让……咳咳跑题了

“姐姐,魍魉今天怎么了……”某位不愿透露姓名...

嘿嘿,本淇来啦~

并不是第一次写,但是文笔不太好,不喜勿喷那~

是地府全员向,注意避雷!!

人设崩塌预警!!!!

那么……

正文开始!!!!

“好无聊啊……”魍魉浑身无力的瘫在桌子上“再不玩点什么我会无聊死的……”

小白正在旁边优(恶)雅(龙)品(饮)茶(水),听到这句话,淡淡的说“听说最近挺流行传话游戏的,要不我们来试试吧”

“好啊好啊!!我去把其他人叫过来!!”震惊!一坨蓝色不明物体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以每秒70公里开挂般的速度冲了出去,又以开挂般的速度冲了回来,后面还拖(拽)这一群人(鬼)!是什么让……咳咳跑题了

“姐姐,魍魉今天怎么了……”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黑某摸了摸快被拖平的脸,一脸怨气的问某白

“只是玩个传话游戏而已。各就位,准备开始吧”小白依旧淡定

游戏开始!

第一位是魍魉史莱姆(划掉)来写话。魍魉不假思索的写下了“我喜欢晓音”

下一位是孟婆。她看了一眼纸条,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挥笔写到“魍魉爱晓音”

接着是小黑。她瞬间明白了点什么,带着一脸搞事的笑容写下“魍魉和晓音是cp”

小白与小黑默契度极高,在姐妹俩一个确认眼神之后,写道“魍魉和晓音成了”

接下来是琰萝。她看了看旁边面无表情专注吃糖的钟馗,瞬间嘴角扬到了太阳(太阳:嘴角你怎么又来了),一字一顿的写道

钟、馗、被、绿、了

钟馗看了看纸条,微微一笑“小幽灵不听话,是要接受惩罚的哟~”说完,便不负责任地抱起魍魉走向卧室

“魍魉,要保重啊”----来自某淇的心里话

罗睺

忘羡之这一届孟婆不太好当啊

写了晓薛篇就想搓篇忘羡的~

阿孟我对不起你啊!

--------(强行分割线)-----------------

  我是孟婆,今天也是开心的工作日呢!

  “阿孟,闲着呢?”

  “哥,你怎么有闲工夫出来看老身啦?”一看是结拜的老哥阎王,我摆了个可爱的笑容。

  “别这么笑,傻。”

  “是,闲着呢。”

  我一个白眼翻死你!

  “我给你找个人解闷儿怎么样?”

  “老身活了十几万年了,什么人没见过,除了月老,谁能给我解闷儿?”

  “嗯……可是这个人让我这个活了几十万年的人都笑的胃疼啊。”

  “哇,能让你笑出...

写了晓薛篇就想搓篇忘羡的~

阿孟我对不起你啊!

--------(强行分割线)-----------------

  我是孟婆,今天也是开心的工作日呢!

  “阿孟,闲着呢?”

  “哥,你怎么有闲工夫出来看老身啦?”一看是结拜的老哥阎王,我摆了个可爱的笑容。

  “别这么笑,傻。”

  “是,闲着呢。”

  我一个白眼翻死你!

  “我给你找个人解闷儿怎么样?”

  “老身活了十几万年了,什么人没见过,除了月老,谁能给我解闷儿?”

  “嗯……可是这个人让我这个活了几十万年的人都笑的胃疼啊。”

  “哇,能让你笑出来?这人我非见见不可,”我有点兴奋,但一转念觉着那里怪怪的,“不对啊,活人死人啊?”

  “这有活人吗?”阎王蹙眉。

  “也对哦,”我点点头,“那我不得放人家去轮回吗?”

  “生前罪孽深重,且执念过深,怕是一锅孟婆汤也不能让他忘却前尘。”

  “如此一人,如何有趣?”

  “你翻翻生死簿,此人姓魏名婴字无羡,自然便知。”

  我吹了个哨子,生死簿飞来,停在我面前。

  细细读了一遍,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倒霉的事儿似乎都让他摊上了,但是他还是没心没肺,快快乐乐。

  “他受了刑么?”

  “此人能操纵阴灵,除非有咱们这道行,否则,难啊,”兄长摇摇头,“所以这个人你要不要?”

  “要要要!”


  “阿孟!”

  我无奈扶额,以前“阿孟”这个称呼除了老哥谁也不能叫的,可是魏无羡根本无视这个问题。

  不过呢,自从这位魔道祖师到奈何桥头孟婆庄来陪我之后,还真的不缺乐子了。

  “做咩耶啊?”

  “看看看,在鬼市上弄到的,”他扬了扬手中的酒坛子,“原来这儿也有天子笑啊。”

  “迄今为止没人给你送钱来啊,你这酒怎么弄来的?”

  “那自然是靠我这张脸啦!”他嘻嘻一笑,他这丰神俊朗的脸蛋配上这笑,自是一片春光明媚。

  “鬼市上的酒娘连潘安宋玉都见过,你哪来的自信?”然鹅,我还是忍不住想怼他,虽然知道自己根本说不过他。

  “啧,你这人,怎么和江澄那么像?”他吐了吐舌,坐在桌边。

  “还没有人给你烧纸钱的话,你就要揭不开锅了。”我拍了拍他的肩,“你要是天天乱花钱,我的工资也养不起你啊。”

  不管是人间还是鬼界,正儿八经的生存条件还是必须的,没人送钱来的话,就要变成街边的乞丐了。

  因为被人遗忘而穷的叮当响且不能再入轮回的鬼特别多,所以地府也有相应的公务员制度和抽奖活动。

  但是像魏无羡这样的人真成了乞丐,不知会是什么光景呢。

  “谁还会给我送钱呢?”他苦笑,“我死前什么处境阿孟你也不是不知道啊。”

  “……”我不知如何答对。

  孑然一身,与天下为敌,就连曾经的好兄弟,也与他分道扬镳。

  那个想站在他身边的人,也终是没能站在他身边。

  正在这相对无言之时,“铮铮”两声琴音竟然从头顶那片混沌中传来。

  本来趴在桌上的某人支起了耳朵。

  “谁在问灵?居然问到这来了?”

  问灵,问的都是还徘徊在人间的魂灵。人的手段再高明,也不能“跨界”。

  可见,这问灵之人,执念极深。

  “尚在否?”他抬了头仰视地府的“天空”,重复着翻译出来的琴语。

  “在何处?”

  “何时归?”

  “尚在否?”

  “在何处?”

  “何时归?”

  ……

  “一直都是这三句话啊……”我皱了皱眉,“能猜到是谁吗?”

  “他么,不太可能吧……”他看向我,“我做出回答,他能听到么?”

  我摇摇头,“不能的,你只是能听到而已,毕竟,你没有那么强大的执念。”

  “那,就当没听到吧,来来来,喝酒喝酒喝酒!”

  我从厨房端了两碟小菜,看了看他已经磨破了角的衣服,“你下回去买酒,还是从我这拿钱吧。”


  “阿孟,中元节快乐啊~”魏无羡笼着袖子跑了过来。

  “我不是让你拿钱去买新衣吗?”我刚换了新制的旗袍,从后间走出来。

  “嘿嘿,我也不能总用姑娘家的钱不是?”他笑了,“你这衣服真好看。”

  “呵呵。”我转了转手里的烟袋锅子。

  “总看你拿着这东西,怎么不见你抽呢?”

  “这是法器,你懂什么?”

  “铮铮”

  这清越琴音已经成了我这儿的日常。

  “那个人真的想找到你啊。”

  “指不定多恨我呢。”

  “我看可未必,”我侧耳倾听那弦音,“中元节了,要放孔明灯吗?”

  “放孔明灯做什么?”

  “把你想的那个人的名字写上去,他会看到的。”

  “……”

  我把准备好的灯笼拿了出来。

  “算了吧,他不会希望看到的。”

  “那,趁着鬼门开上去看看?”

  他摇了摇头。

  我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魏无羡,他真的很想你。


  时间过得有点快啊,一晃眼就是十三年。

  其实他早可以去轮回了,可是,他不肯。

  “人世间很好玩,可我真的不想回去了。”

  “在这陪过我的人很多,说这话的却只有你一个。”我伸出手来,想搂住他的肩膀。

  十三年了,也算是至交好友,鬼生知己。

  可是,一道血色结界突然出现罩住了他,生生把我的手拦在了外面。

  我孟婆再不济也是个神仙,可这结界,我却如何都破不了。

  “献舍。”他看着身体一点一点地变淡,却是一脸的淡然。

  “这次你不想回去也要回去了,”我收了手,拢在袖子里,“都说献舍之后,记忆会错乱,不过上去之后,一定要记得给我烧纸啊。”

  “好。”他点点头。

  那一下头轻轻点过,人已是消失不见了。

  这奈何桥头,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虽然知道没用但我还是得过来问问,有人给我送钱吗?”我一脸无奈地站在柜台前。

  三年过去了,那小子是真的忘了吧。

  “有。”

  “⊙∀⊙!真的假的?!”

  “我还骗你?!”

  红纸封的钱,上面写了字。

  “阿孟,省着点花啊,中元节快乐!”

  落款是--

  “忘羡”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阴阳师手游  【紅葉開學季】
天氣越來越涼爽,秋風讓綠葉換上了紅裝。
式神們來到校園,和大家一起體驗清涼的秋日生活!
--------------------------------------------
【來自掃地工的提問】
式神們在學園之中,擅長的學科和不擅長的學科是?

阴阳师手游  【紅葉開學季】
天氣越來越涼爽,秋風讓綠葉換上了紅裝。
式神們來到校園,和大家一起體驗清涼的秋日生活!
--------------------------------------------
【來自掃地工的提問】
式神們在學園之中,擅長的學科和不擅長的學科是?

沈倾斓

我是孟婆。

没错,就是那个在奈何桥上熬汤的孟婆。

我在这里待了多久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奈何桥旁原来是没有任何生灵的,而现在,却几乎被妖冶的彼岸花海埋没了。

我生平有两个爱好:熬汤和听故事。

这片彼岸花海,便是我听过的一个个故事。

每一个魂魄在转世之前,都要来我这里喝一碗汤。

汤的材料自有鬼使免费提供与我,是以它们喝汤的唯一要求便是讲一个故事给我听。

有的魂魄讲自己的故事,有的魂魄讲朋友的讲家人的故事,也有魂魄随便编一个故事敷衍。

但无论如何,它们到底喝了汤投入轮回重新出生。

这日,我看见了一个姑娘。

她的皮囊不是特别完美的那种,但是那双眸子清亮的惑人,混合她周身的气质,竟让...

我是孟婆。

没错,就是那个在奈何桥上熬汤的孟婆。

我在这里待了多久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奈何桥旁原来是没有任何生灵的,而现在,却几乎被妖冶的彼岸花海埋没了。

我生平有两个爱好:熬汤和听故事。

这片彼岸花海,便是我听过的一个个故事。

每一个魂魄在转世之前,都要来我这里喝一碗汤。

汤的材料自有鬼使免费提供与我,是以它们喝汤的唯一要求便是讲一个故事给我听。

有的魂魄讲自己的故事,有的魂魄讲朋友的讲家人的故事,也有魂魄随便编一个故事敷衍。

但无论如何,它们到底喝了汤投入轮回重新出生。

这日,我看见了一个姑娘。

她的皮囊不是特别完美的那种,但是那双眸子清亮的惑人,混合她周身的气质,竟让人难以忘怀。

似曾相识。

仿佛不久之前,我也见过一个有着同样清亮眸子的魂魄。

像是多年未见的旧友,她径直在我面前席地而坐:“一个故事一碗汤?”尾调微微上扬,竟带了几分女儿家独有的娇俏。

我一边用汤勺搅拌着刚刚开始沸腾的汤,一边缓缓的移动因为常年面无表情而有一些僵化的肌肉,努力让他们呈现出微笑的样子:“是。姑娘如果想好了自己要讲的故事,便可以现在讲出来。若是没有,也可以慢慢想。”

“我已经想好了。”她向我调皮的眨眼,语调平缓的讲述她的故事。

她说,她叫苏云,父亲是个地方官员,母亲是商贾之女。

她父亲一生只有她娘亲,膝下也独独得了她这一个女儿,于是万般娇宠,她便也开始无法无天。

她十岁的时候偷偷读了丫鬟从外面带回来的话本,便开始向往江湖生活。于是她央着父亲为她寻了个师父,跟着学了几年武功便打算出门游历,学一学话本里面的女侠行侠仗义的风范。

然而她一来年纪尚轻武功不高,二来初出茅庐履历不足,于是很轻易的就被一场拙劣的骗局给套了进去。

这骗局也很简单,无非是几个男人一同调戏一个女孩,然后女孩子向人求救,获取信任之后女孩给对方下迷药,再将被迷晕的人带走,或贩卖或奴役。

那一日,她第一次明白何谓恶意。

她看着那个之前还向着她求救的女孩满面麻木的解开自己的衣服然后亲手将她推向围上来的不怀好意的男人。

她拼命挣扎着,然而却是徒劳。

她绝望的闭上眼,心里暗暗发誓,若是此后可以活下来,她无论如何也要杀了这几个人,然后自尽。

这时,她听见了一声哀嚎。

预想的疼痛并没有发生,取而代之的有温热的液体滴在她的脖颈处,缓缓流下。

她试探性的睁开眼,看见的是一张死不瞑目的面容。

她心底一惊,却又松了一口气。

“这位姑娘,你……可还好?”怔愣之间,她仿佛听见了谁的询问。

“姑娘?”那人试探性的又询问了一声。

“啊……”苏云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推开身上的尸体,粗略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屈身行礼:“多谢这位少侠相救。不知少侠可否告知名讳,以便小女子日后相报。”

“范君越。”

那声音很是清朗,她不自觉的循声望去,便见得英俊的青年逆光而站,看不清面容,却无端的让她安心。

这场英雄救美便是一切故事的开始。

后来,被范君越送回府中的苏云看着他的背影,满心欢喜。

之后便是托物报恩,书信往来。情窦初开的少女和看尽沧桑的青年,毫不意外的相恋。

范君越父母双亡,二人的亲事便由苏府包揽。

那一场亲事,虽比不得十里红妆,却也是少有的盛大。

二人成亲半年后,苏云便有了身孕,然而好景不长,范君越被人用计杀死,而她当时在苏府,逃过一劫。

后来她生下二人的骨肉,欲追随他而去,却不忍留下孩子孤苦伶仃的活着。

而今,他们的儿子娶妻生子,她的父母也已经离开,她便追随他而来。

我低头想了想,把她口中的名字对了号,方知这熟悉感从何而来。

那个唤作范君越的魂魄,也有这样一双清亮的眸子。

然而我终究没有提,只是默默的舀起来一碗汤递给她。

她接过汤,犹豫了半晌,迟疑着开口:“请问……他投入了哪个轮回?”

“你会再遇到他。”我低着头,不再看她。

她道了声谢,捧起汤碗小心翼翼的啜了一口,似乎尝到了甜味,便大口喝下,不待汤将记忆完全消融便大步的走了。

我抬头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脸侧那不甚明显的晶莹,不由想到那个叫范君越的魂魄给我讲的故事。

他说,他父母死于江湖仇杀,

他说,他后来无意间救了一个姑娘,却不想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他说,他知道那个姑娘的父亲就是杀了自己父母都人,但他下不了手,只是没想到他也会死于她父亲的手中。

他说,孟夫人,她怕苦,如果有一日她也来到了这里,请你给她的那份汤多加些蜂蜜。她的眼睛很好看,你会认出来的。

我将汤锅旁边出现的根茎埋在范君越走后出现的那颗根茎旁边。

两颗根茎一颗刚刚长出叶,一颗绽放着妖冶的花,紧紧的依偎在一起,看着很好看。

我看了一会,抬手往汤锅里面加入汤和底料,继续熬下一锅汤。

一目

百绘罗衣

孟婆-桂花汤圆

百绘罗衣

孟婆-桂花汤圆

窃车不打工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上穷碧落,月老执红线,定宿命姻缘;

  下极黄泉,孟婆熬奇汤,解三生执念。

  “传说这天宫的姻缘正神与地府的鬼仙孟婆曾经在人间做了九十九世夫妻,却在第一百世的时候,丈夫突然顿悟升仙,留下妻子一人在人间。

  在人间的妻子,最终也修成正果,随阎罗去了奈何桥边,做了断他人执念的孟婆。

  孟婆到底是不是婆婆,这也是有待商榷的,毕竟见到她的人最后都忘记了这位鬼仙的真正模样。

  她姓孟吗?孟的意思是长,她或许只是家中长女。

  姓甚名谁,她自己都不知道了,只知道有人换她孟女,后来就成了孟婆。

  传说中她应该是一位美人,她在人间徘徊数年,忘记了来处,也不知道去处了,容颜不改,失去...

  上穷碧落,月老执红线,定宿命姻缘;

  下极黄泉,孟婆熬奇汤,解三生执念。

  “传说这天宫的姻缘正神与地府的鬼仙孟婆曾经在人间做了九十九世夫妻,却在第一百世的时候,丈夫突然顿悟升仙,留下妻子一人在人间。

  在人间的妻子,最终也修成正果,随阎罗去了奈何桥边,做了断他人执念的孟婆。

  孟婆到底是不是婆婆,这也是有待商榷的,毕竟见到她的人最后都忘记了这位鬼仙的真正模样。

  她姓孟吗?孟的意思是长,她或许只是家中长女。

  姓甚名谁,她自己都不知道了,只知道有人换她孟女,后来就成了孟婆。

  传说中她应该是一位美人,她在人间徘徊数年,忘记了来处,也不知道去处了,容颜不改,失去悲喜,成为了鹤发童颜的女仙。

  不过现在叫她一声婆婆也是无妨的,她早已活了数千年。”

  说书人说着说着,脸上有些伤感,茶馆里听着的众人也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这时堂内一位客人忍不住开口问道:“然后呢?”

  说书人穿着窄口天青色圆领袍,裙边绣着青山绿水,脸颊上有一颗痣,开了扇子,上面写着金风玉露四个大字,笑道:“这位客官要是觉得我说的好听,给我赏点茶钱吧,我好继续说下去。”

  堂内一位穿着月白齐腰襦裙的女子大手一挥,笑的得意洋洋:“何必她说,我知道!”

  女子身边是个穿着靛青色衣衫的男人,一半头发挽起,一半头发披散在肩,头上有一根银树枝的簪子。

  他见女子欢喜的模样,明明张了嘴又不说了,只是笑着看着她,由着她。

  “月老其实也并不是一位真正的老者,只是托梦给别人被看到了满头白发,便被人认为是老人了。

  其实月老也是一位鹤发童颜的神仙,而且也是生的俊逸无双,在人间的九十九世轮回,三百六十行已行行精通。

  两个人本是女娲造人后落下的两点泪珠,却被女娲寄以重任。

  他们共同在人间经历九十九世悲欢离合,做了九十九世的夫妻,最终共同掌管六道因缘。

  因就是万事起承转合的因,缘就是连接众生的缘。”

  众人听到这里来了兴趣,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奇闻轶事。

  说书人脸色已经不是很好看了,想要抢回话茬。

  “但是这还不算什么,在第一百世的时候,天宫地府为了让两位神仙归位,还有一出大戏,这两位关系到三界六道的正常运转,天界地府诸神做了不少努力,大家还要听吗?”

  “不过是棒打鸳鸯罢。”

  女子脸上不是很好看,此刻双手抱胸。

  男人看她生气模样,给她倒了一杯茶递到面前。

  女子见他的茶,又恢复笑容了。

  男子扔了一锭银子到说书人方向:“请继续讲下去吧。”

  那人伸手接住,笑容灿烂:“好的客官!”

  “说起他们夫妻,那就不得不提到他们在人间的最后一世……”

  说书人再看那桌,那两位客人已经不见了,虽然有些疑惑,却还是继续讲下去。

  ————————————————

  金碧辉煌的皇城被熊熊火光照亮。

  这个雍容华贵,金雕玉砌,世人以为是人间天堂的地方,如今一夜化作炼狱。

  无数的哀嚎充满了美轮美奂的宫殿,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鲜血,都是尸体,都是涌进来的敌军。

  一个男人迈着步子走在皇宫里,不紧不慢,却与这些骑着战马的人走了相反的方向。

  那些军人往更加华美亮堂的主殿去,而他去的放的方向,越走越冷清,偏殿都不算,门口写着三个大字:内惩院。

  两扇门大开,一眼望去,里面空空荡荡,寂寞凄凉。

  再往里走,里面是个小牢房,几间都是牢门大开,无人值守,最里面那间坐着一个女子,坐在草席铺成的床上,见有人来也没有理会。

  女子穿着一身月白色交领齐腰襦裙,头发挽起,一支水晶簪别住,这簪子不是凡品,她定是地位尊贵,如今是这牢里唯一的犯人。

  她手上正握着一把匕首,正要把它送进自己心窝里,面带微笑,一副要去往惬意满足的样子。

  男人手一挥,她的刀就像被另一个人拿住一样,竟然无法再往心口近一寸了,她这才看向了这个男人,这个人不是凡人。

  男人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来自地府,叫做蒋子文,今日来是要与公主殿下做一笔交易。”

  公主是听过这个名字的,传说中地府的阎罗。

  她听了也没有惊奇,想来如今她死期已到,悠然笑道:“我一个亡国公主,有什么可交易的?”

  蒋子文说道:“脖子一抹,就什么都跟你没关系了,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刘玉衍。”

  她听了这三个字,马上眼里有了神采,终于目光放在了蒋子文身上。

  蒋子文对上她的目光,说道:“此刻他正在城外,说是御敌,其实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他的死已成定局,而且下场凄惨,若是你答应了我做地府鬼仙,我可保他免受万剑穿心之苦,并且脱离轮回,远离人间的生老病死。

  作为代价,你要永世守在奈何桥边,为来往之人消除前世记忆。”

  人间有的时候也就像是地狱一般,尤其是此刻她的体会最甚。

  竟然还要万剑穿心吗?

  为什么他们的落幕会是如此,她想着想着,眼里已经盛满泪水,马上就要涌出来了。

  没有细想,万箭穿心这四个字已经足够逼她答应了。

  “我答应你。”

  说完她又笑了,垂眸,笑的落寞又悲凉:“就算留了一条命,国将不国,又有何意义呢?”

  蒋子文似是认同,看着她,眼里充满了悲悯。

  片刻,他又说道:“还有一个条件,我要你忘记他。”

  就算是永世这两个字,也没有有打动她,轻飘飘的就应下来了。

  但是此刻女子听到忘记这个词,马上惊的抬起头,声音有些沙哑:“为什么?”

  豆大的眼泪顺着她脸颊滑落,这眼泪如今就像洪水开闸,一发不可收拾了。

  蒋子文负手而立,说道:“今日你愿意为了他生生世世留在地府,明日你也可以为他不顾一切逃离,我无法冒这个险。

  再说,你若是忘了,那也就不会痛了。

  这是你唯一的力量,也是最强大的力量。”

  其实是没有谈判余地的,她知道,但是很难过。

  以为永世不见已经很痛,没有想到,让她忘记,竟然会更痛。

  蒋子文转身,走到她身边,俯身手指抬起她的下巴,依旧是平心静气的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何必死?

  死,还不如换取他的永世安宁。

  不仅仅是他,还有你们一家人,我都可以帮你。”

  他的声音沉稳有力,似乎有某种魔力,令人不得不信服。

  “弱者才寻死。当时你得知此生与他再无望,不也选择活下来了吗?你并不是弱者。”

  她轻笑一声,似是嘲笑自己没有意义的挣扎,说道:“你说的都很对,那他呢?最后告诉我,他将会如何脱离轮回之苦吧。”

  “他将会成为天界正神,为万物敬仰,世人对他无不称赞,就连神官,也要会敬他三分。”

  她苍白的脸上再次浮现笑容。

  她想到了初次见面的时候,少年鲜衣怒马,好不风光。

  皇城提起这个人,无不交口称赞。

  他是那么完美,文韬武略,气宇轩昂。

  一笑,便令人如沐春风。

  他离宫之前托人传来的话犹在耳边:“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但是如今她在这世上已然孤身一人,要如何活下去?

  她的确是坚强的,或者说她曾经以为自己很坚强,只是现在,她很疲惫了。

  她想到这里,说道:“我答应,只希望您遵守诺言,作为神,想必定是一诺千金,我跟你走。”

海客
颜料:马利水彩尺寸:8开工具:...

颜料:马利水彩
尺寸:8开
工具:普通毛笔

我想去那人间看看花,看看天,不像这黄泉,漫天黄沙,终日看不见一点绿

颜料:马利水彩
尺寸:8开
工具:普通毛笔

我想去那人间看看花,看看天,不像这黄泉,漫天黄沙,终日看不见一点绿

司令诶嘿嘿

先是插画后是泡面番讲了一集孟婆的故事,,地府组最近要过年!
(这个阎魔老师我真的可以)
(孟婆好可爱啊能不能给人家安排个皮肤嘛)

先是插画后是泡面番讲了一集孟婆的故事,,地府组最近要过年!
(这个阎魔老师我真的可以)
(孟婆好可爱啊能不能给人家安排个皮肤嘛)

罗睺

晓薛之这一届孟婆不好当啊

闲来无事决定撮个短篇~~

--------(强行分割线)-------

  我是孟婆,我很闹心。

  最近下来的人都是什么神仙玩意儿?!

  举个例子吧,就我眼前这位白衣道人。

  “孟姑娘,这汤,我喝不得。”

  要不是看在你叫老身一声姑娘的份上老娘早把你抓去喂谛听了。

  “晓星尘,正当理由?”

  “我有一个不能忘记的人。”

  我翻了个白眼,“如果您没有足够新鲜的理由,您还是把这汤喝了吧奥。”

  晓星尘满脸执拗之色。

  这个人我还是知道一点点的,他几年前就死了,不过呢,阎王那小子留下他做了几年阴差,今年不...

闲来无事决定撮个短篇~~

--------(强行分割线)-------

  我是孟婆,我很闹心。

  最近下来的人都是什么神仙玩意儿?!

  举个例子吧,就我眼前这位白衣道人。

  “孟姑娘,这汤,我喝不得。”

  要不是看在你叫老身一声姑娘的份上老娘早把你抓去喂谛听了。

  “晓星尘,正当理由?”

  “我有一个不能忘记的人。”

  我翻了个白眼,“如果您没有足够新鲜的理由,您还是把这汤喝了吧奥。”

  晓星尘满脸执拗之色。

  这个人我还是知道一点点的,他几年前就死了,不过呢,阎王那小子留下他做了几年阴差,今年不知怎么的居然要放他去轮回了。

  “你不能忘记的人?宋岚?”

  “非也。”

  “你的师姐或是师尊?”

  “非也。”

  “那,薛洋?”

  他面色一滞,点了点头。

  “前生的恩怨就都一笔勾销吧,刚出生就想着复仇也太累了。”

  “不是恩怨。”他摇了摇头。

  “你别告诉我是因为爱情。”我浏览着他与那个叫薛洋的人一起在义城的三载时光,嗟叹不已。

  “然也。”

  我沉默了。

  想当年貌似也有一个出门前一定要带上一堆红绳的人说他爱我。

  哦吼,那都是十几万年前的事了。

  “行吧,老身今天心情好,记得每年中元节给我烧纸,这年头酆都城的物价也贵得很。”

  “既如此,多谢了,”他交给我一包糖,“这个给你,总会用的上。”

  掂了一枚入嘴,是草莓味的。

  看着那翩翩离去的白色背影,我不由得感叹一句--

  老身这个月的工资啊!

 



  我是孟婆,我很慌张,面前这位虎牙少年嫌我的汤不甜,要掀了我的摊子,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叫黑白无常来。

  “小兄弟,孟婆汤为你前世所有的眼泪熬制而成,不甜不能怪我啊。”

  等等,貌似,三天前晓星尘给了我一包糖来着?

  伸着手在桌子里摸索了一会儿,翻出了那一包糖。

  想了想,我默默地把半包糖全都加到了汤里。

  这要是再不甜,我就要哭了。

  俊逸的少年端起汤来,闻了闻味道,没有喝。

  两行清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小丫头,是谁给你的糖?”他放下碗,却是一副流氓似的坏笑。

  “一个白衣道人,好像叫晓星尘来着,”我收了碗,“等等,老身活了十几万年你小子居然叫我小丫头。”

  “他已经入了轮回了,我还以为,他会等我……”笑容消失,一脸黯然神伤。

  “他是带着记忆入的轮回,代价是每年中元节给我送钱。”

  “那,要不我以后也给你送钱?”

  “呃,我钱够了,所以啊,”我把汤推到他面前,“喝吧。”

  “我有忘不了的人。”

  啊西吧!你们两个过分了啊!

  看着他晶晶亮的眼眸,我叹了口气,“帮我熬两个月的汤,我可以考虑考虑。”

  嗯,这个月的工资,扣没了。



  “小丫头,快尝尝这汤!”

  一天的工作忙完,他端着一碗汤兴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太甜了。”我喝了一口,皱了皱眉。

  这孩子,是真的很爱甜,他熬出来的汤,碗碗都甜到人心里去。

  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啊,两个月过得也是真快。

  “准备好走了吗?”

  “嗯,”他点点头,“你可别想我。”

  这孩子,和某只赖在我奈何桥头十三年打死不走的无赖魏无羡谜之相似。

  “盼你走还来不及呢,”我哼了一声,“快上桥吧。”

  我目送他上了桥。

  他走出去十来步,突然回身,将一包东西掷了过来,我伸手一接,却是一包糖果。

  “丫头,我去找能给我糖吃的人啦,这糖就留给你吧!”

  我摇摇头,无奈地笑笑,丢了一颗糖进嘴。

  嗯,草莓味的。



  三十年后……

  “中元节啦,有人给我送钱吗?”我站在柜台边探头探脑。

  “你别说,还真有。”

  两沓子十几万两的银票都用红纸封着。

  一个上面写着“小丫头中元节快乐啊!--薛洋和晓星尘”。

  另一个上面则写着“阿孟节日快乐啊--魏无羡和蓝忘机”。

  这波不亏!

 

 

 


手残党的自娱自乐

 *是不是小甜饼也不确定(原本是想写个一两百字的白黑童子小甜饼解解馋,没想到越来越偏),反正就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所以可能乱乱的*

 *就瞎写写,瞎看看*

 

  

  山兔来找孟婆赛跑,路过黑白童子家的时候,看到黑童子抱着镰刀面无表情地坐在院子门口,好奇地趴下身子,揪住莫娃头上的草,悄声问道:“蛙先生,黑童子为什么不回家啊?”白童子不是孟婆,依他的性格,是怎么都不会把黑童子赶出门的才对吧?

  “嘶——痛痛痛!小魔王你先松手!”魔蛙倒吸一口冷气,停下步子,转头看了下紧闭的院门,“不知道,应该是白童子还没回来,他在这里等白童子吧。”

  山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可是……他这样等着不会...

 *是不是小甜饼也不确定(原本是想写个一两百字的白黑童子小甜饼解解馋,没想到越来越偏),反正就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所以可能乱乱的*

 *就瞎写写,瞎看看*

 

  

  山兔来找孟婆赛跑,路过黑白童子家的时候,看到黑童子抱着镰刀面无表情地坐在院子门口,好奇地趴下身子,揪住莫娃头上的草,悄声问道:“蛙先生,黑童子为什么不回家啊?”白童子不是孟婆,依他的性格,是怎么都不会把黑童子赶出门的才对吧?

  “嘶——痛痛痛!小魔王你先松手!”魔蛙倒吸一口冷气,停下步子,转头看了下紧闭的院门,“不知道,应该是白童子还没回来,他在这里等白童子吧。”

  山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可是……他这样等着不会很无聊吗?”自己每次在等孟婆的时候,都有蛙先生陪着……“不如让和我们一起去找孟婆玩吧!”反正孟婆家离这里又不远。

  “小祖宗诶!你可别啊!”魔蛙生怕山兔真要回去找黑童子,赶忙蹿了老远,“你忘了上次准备和孟婆一起捉弄白童子的时候,他都快把孟婆家给掀了,这件事才过去几天啊。”

  山兔也回忆起来了那件事,心有余悸,“那……我给他分点零食,他应该……不会打我吧?”

  不等魔蛙反对,她就取下背上的小布包,将带给孟婆的零食取出一份,拍着魔蛙的脑袋,“蛙先生,回去,回去!”

  

  

  黑童子今天心情很差,因为他被白童子赶了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白童子也没有解释,就直接跟着判官离开了。

  终于快到了下班时间,黑童子看到了五天前欺负白童子的那只兔子。

  欺负白童子的人,都该死!

  可是那天白童子拦住了他。

  为什么白童子要替欺负他的人求情?不过……被白童子抱在怀里,真的,很舒服。

  可是现在自己被赶了出来,白童子还会抱自己吗?他……会离开自己吗?

  毕竟他朋友那么多,不缺自己一个……

  不,白童子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

  

  

  “蛙、蛙先生,你冷、冷不冷?”山兔抱紧小布包,颤着声音问道。

  她怎么感觉黑童子比刚才更可怕了?

  魔蛙的跳的速度慢了下来,腿也有些打颤,他真的不想和黑童子有什么接触啊!“小兔几,要不……我们回去吧。”他可打不过这个大魔头!

  “不、不行!”山兔从魔蛙头上跳下来,踮着脚挪到黑童子身边,把零食放到黑童子身侧,说了句“那天的事对不起,这零食很好吃的你尝尝”就迅速跑开。

  

  

  魔蛙带着山兔离开后,黑童子看了一眼旁边杏黄色的布包,自己往远处挪了一点。

  这不是白童子给的。

  

  

  今天的事情好多,不知道自己不在,黑童子跟着鬼使黑师父有没有听话。

  想到黑童子只听自己话时的乖巧模样,手臂因挥舞魂幡过久而引起的不适好像也都消失了。

  白童子刚转了一个弯,就看到浑身写满落寞与委屈的黑童子坐在家门口。

  黑童子?!他怎么没进屋?

  以前不是说过不让在外面等自己吗?

  

  

  与此同时,黑童子也看到了街角的白童子,急忙站起身,镰刀掉在地上也没有心思去捡。

  他想跑去迎上白童子,可是想到以前白童子跟自己强调过的话,另一只还没来得及迈出的脚僵在原地。

  他没有听话,白童子会不会更讨厌自己?

  原本见到白童子的欣喜尽数被恐慌替代。

  

  

  白童子见到黑童子奇怪的姿势,心里咯噔一声,扛起魂幡就朝黑童子的方向跑。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白童子将魂幡斜靠在墙边,空出双手稳稳扶住黑童子,担忧地将他从头到脚查看了一遍,“是腿麻了吗?”

  黑童子摇头,艰难地吐出一个“没”字。

  “那我们回去吧。”白童子弯腰捡起镰刀,连同魂幡一起扛在肩头,空出一只手来牵住黑童子,“外面多危险,以后在家里等……”

  

  

  白童子牵着我进院子了,他是不是原谅我了?

  黑童子双眸闪着光,把镰刀和魂幡从白童子的肩头拿下来,“我……来。”

  

  

  感受到身边人的欣喜,白童子捏了捏黑童子的指头,“那个……那些东西,你喜欢吗?”

  黑童子:“?”

  “你还没进屋吗?”白童子开门的动作一顿,“算了,我带你看吧。”

  房门被打开,桌上的一对木雕吸引了黑童子的注意力,那是雕的他和白童子。

  除此之外,屋里还多了许多他们两个模样的布偶和小像。

  

  

  “喜欢吗?”白童子的舌尖顶着上颚,内心忐忑地问道。

  为了准备这些小玩意,他这两个月都没好好睡过一次觉,虽然累,但看到黑童子嘴角微乎其微的弧度,这一切也都值了。

  

  

  深夜,白童子看着怀里沉沉睡去的黑童子,也心满意足地闭上双眸。

  谢谢你,黑童子。

  谢谢你当时愿意让我做你唯一的朋友。

  

  ————————

  鬼使白(外出任务回来):今天黑童子怎么来了?

  鬼使黑:还不是白童子,说什么纪念日,要给黑童子准备惊喜,一大早就把黑童子赶我这里来了。(替鬼使白摆好碗筷)别说他们了,来尝尝我做的饭,肯定比前天的好吃!

  鬼使白(看了眼不知道是酱油放多了还是炒糊了的菜,拿出自己在路上买的饭):还是吃这个吧。

  

  ————————

  

  听到院子外面的动静,孟婆收起笑意,连忙让牙牙带自己回屋。

  “孟婆——孟婆——我来找你赛跑了,开门啦!”

  孟婆一脸不耐烦地出来给山兔开门,“前天不是刚跑过吗?”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不一样嘛!”山兔接过孟婆递来的茶,笑嘻嘻地喝了一口,“果然孟婆这里的茶最好喝了!”

  孟婆努力控制住不听话的嘴角,“要赛跑就快点,我还要做晚饭。”

  说着,不等山兔回答就走出了院子。

  “孟婆,你刚刚是不是笑了?”山兔惊喜地把茶杯放到一边,追上孟婆,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嘴角。

  “谁笑了!”孟婆抬手捂住山兔的双眼,“再啰嗦今晚就吃红烧兔子!”

月淇丫

关于非人的一些小脑洞

本淇第一次写文!


渣渣文笔预警!!


还有请大佬多多指教!!


并没有任何黑角色的意思!!


以上!!(中了魍魉日记的毒)


分……


割……


线……


……


……


小红太红了,有一次被魍魉当做红糖水差点给喝了


小黄本来不黄,有一次看到钟馗和雷震子在***,很完美的黄化了


小绿认为自己应该为世人贡献点什么,就开了一个专卖黄瓜和绿帽子的摊子


钟馗表示官方再不加强输出就不玩了


小黑表示什么时候才能*了小白(小白:你想都别想)


孟婆表示以后再也不当着魍魉的面抽烟了,因为魍魉已经开始模仿她抽烟并很完美的喷黑了小白的脸并活动...

本淇第一次写文!


渣渣文笔预警!!


还有请大佬多多指教!!


并没有任何黑角色的意思!!


以上!!(中了魍魉日记的毒)


分……


割……


线……


……


……






小红太红了,有一次被魍魉当做红糖水差点给喝了


小黄本来不黄,有一次看到钟馗和雷震子在***,很完美的黄化了


小绿认为自己应该为世人贡献点什么,就开了一个专卖黄瓜和绿帽子的摊子


钟馗表示官方再不加强输出就不玩了


小黑表示什么时候才能*了小白(小白:你想都别想)


孟婆表示以后再也不当着魍魉的面抽烟了,因为魍魉已经开始模仿她抽烟并很完美的喷黑了小白的脸并活动地府特别招待大礼包一份


有来有去介绍了她的新菜品:大鹏鸡翅,红烧狮子头,玉子烧


顺风耳十分伤心的表示天冷了,小姐姐们都穿长衣服了,世界都暗淡了


有一天下雨,多闻撑开了伞,结果不小心触发一技能,于是还给了老天爷一些雨

(老天爷:我****?!)


最后打tag没打全我也不知道出了啥问题打不完了

可能是有上限

对不起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